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小狐狸的异界之旅-第4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听他这么一说,不少人似乎有了妥协的意图,毕竟以上次的经验来看,硬碰硬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只是…明明是差不多的问题,为什么迷失问出来那船员就乖乖做答,我一问就吼我呢?太过份了,这是歧视!!
    “嗯…为什么你们明明知道这里是白狮海贼团的领地,还要往这儿走呢?难道你们以往每次航行都会主动把客人送给他们?”我看着那越来越接近的海贼船,我随口发问道。只是这么一问,包括那船员在内,船上大多数人脸色都不太好。
    “我们昨晚遇上风暴,所以偏离了原本的航线。”迷失说道,“据那船长和那些船员所说,原本的航线是不会遇上海贼的。”
    喔…也是,我们现在所乘的是系统船,在还没有玩家海贼的前提下,如果连普通的航行还是如此不安全的话,在目前玩家等级普遍较低的情况下,恐怕没有人敢轻易出航。
    只是…风暴耶!早知道昨天晚上就溜上来玩了又错了一样好东西了,呜
    “快看,他们已经来了!”望着已然近在眼前的海贼船,有人开始不安地惊呼着,“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情况明摆着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难道要投降?向NPC投降?”一个不服输的声音冒了出来。
    “如果你想送死的话,请便!”
    “你…好,那大家想怎样就怎样,互不干涉!”
    “别吵了!”刚刚那位船员终于忍不住周围不断的吵嚷,“只要船上有一人反抗,他们会默认全员反抗……格杀勿论……”他叹了口气又轻声说道,“幸好白狮海贼团一向不会拿普通船员开刀,你们慢慢在这里商量吧,我们先回船舱了。”说着,原本还在的几个船员陆陆续续地退了去。
    只是,这番话,像颗炸弹般,顿时使得原本还吵吵闹闹的甲板寂静一片。
    照这情况看来,刚刚他们能胜还真是不可思议啊,先不提战力完全比不上别人,光是这般毫无团结精神,这次如果还能赢那才怪呢。
    “冽风帮主准备怎样?”迷失突然说道。
    冽风轻轻一笑,傲然道:“不战而降,那是不可能的!”
    “看来这次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的蜜饯盒
    随着一根铁锚被抛到眼前,那艘船渐渐向我们靠了过来,虽然船上众人还在为是战是降争论个不休,但…似乎我身边这几位已经达成一致了。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气氛也没先前那么僵了。
    我双手一撑,坐上栏杆,两只脚随意地荡啊荡好不自在。反正对于我来说,怎么样都无所谓啦,现在看海贼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在我的满心期盼下,海贼大叔们终于隆重登场了:长长头包巾,腰间挂着短刀。上身着马甲,下身及膝的篷篷裤,腰间则缠着长长的腰带。在往这里走过来的五人中有两个脸上还带着不同形状的刀疤,看上去很凶狠的样子。
    看着他们那仍挂在腰间的短刀,我直觉他们似乎并无恶意。而冽风他们在暂时弄不清情况之前,也只是看着,并没有着急动手。
    “我们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开口的是那领头的有着如蓝天般澈蓝长发男子,他约莫三十岁,面部廊括非常的深,犹如大理石雕刻出来一般,此刻他那冷俊的脸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船上有没有船医?”
    “船医?你们船上没有医生吗?”不像啊…海贼船不可能不带船医就到处跑的,更何况是这样一艘诺大的的海贼船。
    “船上的几位船医相继出事,所以……”他顿了顿说,“不知船上是否有船医相借?”
    船上有没有船医我是不知道啦,但…即便有船医应该也不会愿意去海贼船,从此踏上不归路吧?
    “那…那我…我是船医……”被某位玩家押着出来的中年男子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说。
    “太好了!!”男子满脸欣喜地询问道。“那你会不会炼丹术?或者,你有没有仙级以上的炼丹炉?”
    那船医胆怯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我…我只是普通的医师而已。手机小说站http://wAp。z…z…z…c…n.com更新最快。怎么…怎么会有这么高级的技能和…和物件呢……”
    男子失落之情表露无遗,遂而转向我们这边。仍带着一丝希望般道:“那有没有人懂得炼丹术或拥有仙级以上炼丹炉地?”
    看着船上的人都默默摇了摇头,男子不觉一声叹息,随即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那一刹间只觉身体周围的空气被紧紧挤压着一般,使人喘不过气来。
    “那个…虽然我不是医师。但我会炼丹术眼见冽风他们也手按武器,大战一触即发,我这才举起手来说道。
    “绯雪!”一声阻止声是出自冽风地,只有他知道我会炼丹术和有天尧的事。其实也不是我故意隐瞒谁啦,只是,在大多数地时候连我自己都忘了。
    “绯雪?”两声疑惑声是出自迷失和风云绝天,虽然风云绝天曾在我这里买过药,但只限于药,而那颗用炼丹术炼出来的丹。他并未看见,所以,在他看来我只不过是炼药术等级比较高而已。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我此话一出,几乎全船的玩家都以一种呆然的表情看着我。
    “你真得会炼丹术?”风云绝天不敢相信的问道。“还有。排行榜上地天尧是炼丹炉?而且,在你手上?”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其实我不知道,目前在《异界》中,即使放弃一切,单单攻炼药术的玩家此该最高的也只不过刚刚达到炼药术的中级,而且基本上都是由几个大帮派花费巨资培养的,而那数目,五个大陆加起来,用十根手指就能数得完。至于炼丹术,在炼丹炉都不可得的世代,仍是属于难以想像的技能。
    “你真得会炼丹术?”同样的话,这次是那名男子问出地,声音充满了惊喜。
    我点点头。“那,那你能不能把炼丹炉给我看看?”男子似乎怕我会不答应般,紧接着说,“你不用担心,我只是看看,确定一下而已。”
    我无所谓地撇撇嘴,将手上的天尧递过去,“小心喔,别把里面话梅给倒出来,不然要你赔!”
    男子微一错愕,“我想要地是炼丹炉,不是这…这蜜饯,呃…蜜饯盒…”
    “这就是炼丹炉天尧啊,你到底要不要,手酸死了啦
    “……”片刻之间,原本还留存着地窃窃私语声竟完全停止了。不,不止这样,就连动作也都维持在了前一刻,似乎全部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
    寂静维持了1秒钟,顿时只听四面八方传来犹如崩溃般的呻吟声:“暴殄天物啊!!!”
    那男子也在深深叹了口气之后伸手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很留心地没有让里面地话梅滚出一颗,对此,我非常满意。
    “这…这确实是仙级炼丹炉。”男子将天尧传递给同行的其他四人,那又惊又喜之色瞬时在各人脸上表露无疑,“请你无论如何得和我们回船一趟!”男子将天尧交还于我后便请求着。
    “好啊毫不犹豫的我便答应了,我早就对海贼船好奇了,能有机会去看看实在是太幸运了然这也是我会乖乖举手承认我会炼丹术的真正原因,不然的话,谁会放着现成的热闹不看,自找麻烦呢
    “不行!你要看海贼船的话,以后找机会带你去看,这次不许过去。”冽风沉着脸,似乎已经很不高兴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连我只是想去看海贼船都知道……
    见到有人拒绝,男子杀机又现,一时间气氛再度变得十分凝重。当然我知道,在场的除了冽风,迷失和风云绝天外,都希望我能够随那男子过去,这么一来,眼前的危机便能迎刃而解。只是…没有人敢提出来罢了。
    “我只是去玩玩啦,很快就回来的
    “不许!”
    “一下下啦,我不会惹麻烦的
    呜次索性连回答都没有,只是用他那种可以吓死人的目光瞪着我,害得我都说不出第三句话来。
    郁闷啊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被管得死死的了?貌似一直以来除了晨晨外,没人这样管着我啊……这下怎么办呢?
    ……望着那近在咫尺,很快便能与我做亲密接触的传说中的海贼船,却不能上去参观一下,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对了,我脑中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很好主意…^
    于是,我趁着冽风偶而没留意的空档,立即使用“幻变”,在他一时错鄂,来不及反应的当口,发挥我们狐狸一族超强的跳跃力,毫不犹豫的便往那海贼船上跳了过去。
    可是……实践证明,狐狸一族的跳跃力实在不乍的,要不怎么会船没跳到,反而直接跳海里去了呢??
    我努力扑腾着四肢,可是…苦涩的海水还是不停地往我口中灌啊灌……
第一百五十二章 海贼的回忆
    海水不停地往我口中、鼻中灌啊灌,没多时,我便感觉身体越来越无力,神智似乎也渐渐模糊了起来。唉,真倒霉,看来这次真得要淹死了……
    系统音:“神兽邸龟的祝福启动,玩家绯雪领悟技能水精灵的庇护。”
    迷迷糊糊间,听到系统音在耳边响起,可已经实在没力气去留意它说的到底是什么了。只是…有空播系统音的话,我倒还宁愿它把先我给救上去……
    这溺水的滋味还真不好受耶次如果还能活着上去的话,我保证以后都乖乖的!!
    就在此时,突然觉得有一只大手将我给拎了上来,而就在意识完全丧失的前一刻,我似乎看到了那飘浮在海水中的澈蓝色长发……在凉凉海风的吹拂下,我渐渐醒了过来,看到眼前那虽然混身湿湿嗒嗒,但仍难掩其愤怒之色的冽风,我敢肯定这次又被我给捡回了一条小命……喔,不,现在小命能不能保还很难说,说不定没过多久,我便会被这人给掐死了……
    弱弱地往后缩了缩身,值得庆幸的是我仍维持在狐狸状态下,所以…非常轻易地便缩进了身后那木柱夹缝中。
    “出来!”
    我把头摇得向泼朗鼓一样,明确而果断地向他传达着我的意愿:傻瓜才出去呢。
    “……”他不再多言,索性直接伸手来拉我,我虽然拼命地往后缩,可无奈,进深着实太浅了。容我一个狐狸身已经非常不错了,还缩,除非我有穿墙术。这样说不定可以直接缩到木板的另一头。
    尽管我死命地赖在原地,还是没有拖过多少时间。Www;zzzcn.com更新最快。很快被便怒气冲天的某人给拖了出来,至于接下来的事……唉,不提也罢。
    可怜兮兮地趴在地上,屁股还隐隐生痛。太过份了,居然趁我不能幻化为人形。毫无抵抗能力就……虽然打得是不重啦,但…呜在太丢脸了啦!!我含怨带怒地抬头撇了他一眼,便继续将头埋在两爪之前郁闷着……
    “那个…你们地事情处理完了吗?”
    抬眼望去,咦?怎么是那个领头的海贼?难道?我疑惑地东张西望,这桅杆,这大旗,这些个海贼大叔……耶!太棒了!我果然还是到了海贼船,好幸福啊!!我兴奋地连郁闷都忘了,立马就跳了起来。准备好好参观参观,顺便体会一下海贼船风情。
    可是…还没等我跑上两步,便被人一把拎了起来。刚想抗议。但…一看到那张已然面无表情的脸,我不觉缩了缩脖子。顺便也把那想说地话给咽了回去。
    “谢谢你们的搭救。”冽风向着那男子淡然而诚恳地说。
    “无妨。毕竟是我们有事相求。”男子顿了顿又不经意地说,“你们冒险者的水性似乎都不好。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曾听晨晨提过,在《异界》中仍没有开放“水性”系统,也就是说即便玩家在现实是游泳比赛的奥运冠军,在《异界》中也不过只是一个旱鸭子而已。那么说来…我会溺水应该也不算太丢脸吧?
    冽风淡淡一笑没有多言。
    “嗯…不知道你们是要我做什么呢?”
    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虑,“此事说来话长,嗯…我叫蓝洛。此次冒昧打扰主要是为了我们船长和副船长的病。”
    病?船上地两大巨头一起生病?这好像太凑巧了些吧……
    “嗯…其实也不算是病。”蓝洛沉吟了会儿道,“此事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我们无意中得到了一张藏宝图,于是,我们按着藏宝图的线索寻去,大约行了一月左右的航程,我们找到了那座岛……那座银白色的岛。”
    银白色?“那…是冬岛?”一年四季兼为冬季的岛屿被航海之人习惯的称之为冬岛。
    蓝洛点头道:“确是冬岛,只是这座岛屿比之我们曾到过的寻常冬岛更要寒冷数倍,在岛上除了白色的冰雪外,几乎都看不到还有其颜色的存在。我们按照藏宝图地指示,找到了一个隐秘的山洞,可是…”说到这里,他不由摇头叹了口气。这不由使我对接下去发生的事更加好奇了。
    “那山洞内地空间很大,这从表面一点都看不出。山洞一直延伸着下去,就这样,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时间和距离都似乎已经模糊了起来……”
    一直往下延伸的山洞?这令我不由想到了我们曾到过地那个独角兽圣地…当时,似乎也顺着阶梯走了不少路。难道…这种所谓地密境都喜欢埋在地底下?
    “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扇门,延伸才得以终止。……当我们刚看见那扇门的时候,我们真得以为在那门地另一头,就是我们所寻觅的宝藏,可谁料……”说到这里蓝洛停了下来,似乎正在回忆,又似乎连他自己都不确定是不是应该继续说下去。
    约莫一、两分钟后,蓝洛终于又开口了,“只怪我们太过轻率,什么都没想就找开了那门,其实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相信,当时为什么竟会像鬼使神差般……唉!”他低垂着头,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极度懊悔之色。
    照他这样所说,那当时他们的意识是不是正被什么东西控制着?不然的话…以这种称霸一地的海贼团应该不会为了区区宝藏就连基本的安全都忘了提防吧?而且,就此说来,莫非…“门里的难道不是宝藏?”
    “……门打开后,里面只有一个人……”
    人?到底是什么怪人会待在这种地方,未免也太过诡异了些吧?想着,我不觉打断了他的话,好奇地问道:“呃…是怎么样的人?”
    听我这么一问,蓝洛稍稍愣了下,回忆道:“是一个男子,看上去大约三十五、六岁,有着一头银白色及腰的长发……”
    银白色?进入游戏这么久了,除了我以外,无论是NPC或是玩家还真没见过有着银白色头发的人,这…只是巧合吗?我下意识地觉得这件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他整个人就像是用冰雪雕刻出来般,远远地就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着某种难言的寒气。在那一刹那,我甚至怀疑,他究竟是人还是…一座冰雕。”蓝洛说着说着,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来般,指着我说,“对了,我记得很清楚,他和你一样有着九尾和耳朵。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明显的特征,我直到现在才想起来……”说到最后,他用手撑着头,脸上显露的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第一百五十三章 寒气侵蚀
    银白的头发,九尾,狐耳还有寒气……难道是…是雪狐族?不对啊,我记得狐狸妈妈明明说过,雪狐族仅存的只有我们两人,什么时候又…而且,还是出现在如此诡异的地方。
    九尾…那不就应该是雪狐族王族的象征吗?“你有没有记错?真得是银发、九尾?”我急急地问着,“真得是这样吗?”
    蓝洛肯定地点了点头道:“错不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会完全没留意到,但…现在回想起来,那就如同深深刻在脑中的烙印一般清晰,想忘都忘不了。”
    九尾雪狐,那会是谁呢?不过,不管怎样,雪狐族还有幸存之人,而且还是王族,狐狸妈妈一定会很高兴的,下次回去时一定要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只是…要找到回家的路还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耶
    “难道是那男子伤你们的?”见我正沉浸在幻想中,冽风代替我开口问道。
    对了,我也想知道这点,于是,我忙将自己拉回现实,端端正正的确…呃,趴在地上。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吧。”蓝洛顿了顿说道,“准确地说来应该是我们被他身上的寒气所灼伤的。”“那后来呢?”我问道。
    “我们长久以来称霸一方,即便是官府对我们也极为忌惮,可谁料,我们竟然在他面前站立不到1分钟,便完全失去意识。”说着蓝洛轻轻摇了摇头,脸上流露出的是一丝苦笑,以及失落,“他根本就不需要动手。我们便毫无招架之力…这,这就是所谓的力量吗?如同神一般,难以言喻的力量。z…z…z…c…n小说网电脑站www;z…z…z…c…n.com更新最快。”
    “那你们后来是怎么出来的?”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故意要打扰他感慨地,只是我实在是太好奇了。这属于无心之举啦
    蓝洛轻叹道:“直到我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船上。据当时留守的船员告知,我们几人是突然之间出现在甲板上,没有人知道我们是怎么回来的,反正就是一回神。我们就躺在那里了。”
    “也就是说,可能是他把你们送回去地?”
    他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那么…你们找我是?”貌似说了半天都没说到正题耶然让我知道了雪狐族可能还有幸存者,但…这与他们要找医师有关吗?他们不是都已经回来了?
    “虽然我们已然返回船上,并且也已远远施离了那岛,但是,船长和副船长两人却至今都没有清醒过来。不仅如此,最近的情况似乎已经越来越糟了。”
    “那,你们是几个人去地?你们怎么没事?”
    “我们当时有15人一共前往。再发现在事情不对时,船长他们挡在了我们身前,所以…所以他们二人所受的寒气最重。而至于其他人。大概都昏迷了5…10天就清醒了过来。不过,据船员们所说。我们当时出现在船上时样子十分可怕。整个人就像是被封闭在冰块中般,完全冻僵了。幸好船医抢救及时。我们才得以捡回一条命来。”
    “既然你们有船医,为什么还要四处找医师呢?”我刚问出口便想起他上我们船时曾说过,船上的几个船医都出了些事,这…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几位船医在为我们治疗过程中,自己被寒气所侵蚀了,他们不像我们,有着良好的身体底子,他们这么一病就…唉,也如船长般昏迷不醒。只有船医长青姚,他挨的时间久了些,也顺利地为他们开出了药方,可,但那药方一写完,他随即倒在了地上。”
    原来如此,只是…刚写完药方就倒了,这听上去很有戏剧性
    “我们根据这药方总算将大多数地药材全部找齐,可船上却没有一个人拥有炼丹术,而船长他们的病也已经不能再拖了。所以,无论如何,请拜托了。”说着,他站了起来,向我深深鞠了个躬,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你们说大多数的药材找齐了,那剩下的呢?”“剩下的只有一味,我们无法寻得,但是青姚曾说过,这一味虽然重要,但即使找不到,以其他的药材炼丹同样对船长他们的伤势有帮助,只是,如此一来,即便醒了,也会元气大伤。”蓝洛无奈道,“虽然这并不是我们所想看到的结果,但…这也总比如现在船醒不过来,然后渐渐死去要强得多了。”
    “那味药真得很难寻?”以他们海贼团地规模,真得需要什么,只要知道在哪儿,即便抢也应该抢得回来吧?
    “其实那也不算是药,青姚只写了一句话——极寒之物。”蓝洛思索道,“我们虽然找到很寒性之物,无论草药、动物或者是任何可以食用之物,但无论怎么想,那都不论不上一个极字,可能,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定,所要寻找的究竟是何物吧。”
    “为什么要用极寒之物呢?船长他们中的不是寒气吗?难道不怕会使伤势加重?”
    蓝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不是医师,所以对此也不太明白。只是当时听青姚所言,似乎是因为船长他们中地寒气太重,普通药物无法顺利被体内吸收,所以加入极寒之物作为引导。就因为这样才麻烦,既然是作为引导,那不就要求与我们所受的那股寒气有相似地效力,这在此世上如何才能寻得?”
    嗯…此时,我突然想到,如果说那人真是雪狐族之人地话,以血脉而已,与他最相近的应该就是我了,如此说来地话,我身上拥有的寒气不就应该与他同脉?虽然现在看来弱得毫无危胁,但作为引导,应该会挺管用吧?
    “请无论如何,帮我们一回吧。”蓝洛诚恳地看着我们道。
    “好啊,我知道了,不过……”
    “不过什么?”蓝洛急切地打断我的话说道,“无论你们开出什么条件,只要能救回船长,我们都会答应。白狮海贼团虽小,但一定会满足你们的一切要求,即使你们要的东西我们拿不出来,即便抢也会为你们抢到手。无论任何代价,哪怕是……”
    “等一下啦,你先听我说。”居然连抢都被他说出来了,我再不发话的话,恐怕之后便是攻城掳掠了,到时,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我只是想说,炼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