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小狐狸的异界之旅-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谡饫铩!辈恢问弊叩轿疑肀叩馁缜嵘馈
    “后来呢?”
    “什么后来?”
    “后来花培育出来了没有?”
    “你当是在听故事啊?”
    “本来就是嘛想进去看看啊,又怕会打扰到他……所以,现在好无聊,既然你说到故事了…那么,讲故事给我听吧
    “啊?”
    “快点快点对了,我要听有圆满结局的喔
第二百十九章 开学第一天
    故事还没听成就被晨晨那急切的召唤给叫了下去,一下线便见她正气鼓鼓的看着我,理由很简单——翘课。
    本来还以为她最近很忙,忙得会把这件事给忘了呢,没想到忘是忘,但只忘了大半天这不,一想起来就立刻把我给叫了下来,不顾早已到了最后一节课都快要结束的时间,急冲冲的拉着我就跑。
    理由当然不是她想上课,更不是我需要上课,只是…她觉得我最近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过散漫了,借着上课刚好让我收收心。
    于是,为了这不是理由的理由,我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看着我那可爱的电脑,不甘不愿的就被拖了出去。
    学园是从来都不会去管理学生翘不翘课这个问题的,只要每个学期的考试能够顺利通过,就算整个学期的课都不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当然通不过也没什么问题,只要离开学园就可以了。
    只是,无论规定如何松散,奈何学园课程的难度早摆在那里了,所以翘课的现象基本上还是近乎于零。
    为了不打扰正常的上课秩序,静悄悄的从后门溜进了教室,果然…课程几乎已经快结束了,教授正在为整堂课做最后的总结。
    图诺的班级规模都很小,大概都只不过维持20…30人左右,而且基本上都维持着小班授课的模式。环顾了下整个教室,与上学期相比,班级少了4个人,但又多了3张生面孔,这种现象每个学期都会发生。所以早就不会为此而觉得新鲜了。
    只是看到这个,我才想起沁紫的入学考试……那之后便没有听到什么消息,那边也没有再为此来烦过我。wap;z…z…z…c…n.com更新最快。不知道最后是被她勉强混了进来,还是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间课程便结束了。教室里又恢复一片喧闹……
    “可以吧,课都结束了,我们回去了啦
    “不行,等一下有班会。”
    “啊?你怎么知道?”奇怪了,晨晨过着和我差不多的“隐居”生活。今天也只不过刚刚来上课,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
    “废话。”晨晨鄙视的白了我一眼,“每年春假结束后就是学园祭。你还说自己的日子没过混,没混会连这个都想不起来吗?”
    “学园祭耶我自动忽略了晨晨后面地话,“太好了,我今年要请人过来
    每年的学园祭学园的学生都可以邀请校外地亲友,也是唯一几个可以任校外之人进入学园的机会。因此每年地学园祭对整个学园而言都是极为热闹的一个节日,对于本校学生而言也更是一个很难得的任由玩闹的机会。
    只是,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人可以邀请。所以每年都是赖着晨晨一起玩,可今年…我确实有些人想邀来玩
    “想请谁?“当然是夜罗有……”我神秘的笑笑,“还有以后再告诉你
    “不行。你现在就得告诉我。”晨晨一本正经看着我道,“我得调查清楚了才能决定是不是允许他接近你。”
    晨晨会这样说早在我地预料之中。反正我一直以来就是被保护过度的。不过说起来,也可能是我从小就太赖着她了。不知不觉就把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全方位保姆”。
    我想,如果不是我坚决要求她不要介入家里的事的话,可能她也会想着法的替我全部处理妥当的。
    所以,对于请谁这个问题,一开始也没有想瞒着她。只是…我指了指讲台处,示意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原来班会已经开始了,在介绍了三名新同学之后,话题很自然的便转到了学园祭策划这个问题上。
    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我那散漫性格地情况下,那些麻烦的工作如往常一般不会摊落在我身上,但是什么都不干也说过去。所以到最后的最后,我拿到了最轻松地活儿:传单制作。
    虽说是说落在了我身上,但基本上,依每年的惯例来说,我地工作就是晨晨地工作,晨晨的工作当然也就是她地工作罗
    对于那三位新生而言,他们似乎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一个只是为了庆祝校庆的学园祭会令我们这般兴奋,但是很快也都融入了这种氛围中,兴致勃勃的参与了进来。
    讨论一直持续到了很晚,直到实在挨不住腹中的饥饿,这才宣告结束。但大家都知道从这一天开始,所有的人都将为着学园祭而忙碌开来。
    其实时间也很紧迫,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也才十几天而言,所以每年一到最后关头就会有人提出抗议说来年延期或提前开学,但每个来年都还是如前一年一般。于是…学园的老生们都早已习惯了春假结束后的这种忙碌。匆匆忙忙的在食堂用过晚餐便赶了回去,找到了正在附近练级的冽风,将“瞬移珠”交了给他,又约好明天上线的时间,就急急的下了线,因为晨晨让我陪她出校一趟,进行一些采购。
    学园祭前夕也是最容易取得出校证明的,一听得我们要出校,除了必要的采购目录外,班中同学们又匆匆开出了若干份清单,塞了给我,要求我们混在采购品中偷偷带进来……
    虽然晨晨并不是所谓的冷美人,但她平日里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使得班中近乎所有的人对她都是怕怕的,所以…明知道负责采购的人是她,但那些个清单却依旧塞在了我的手中。
    “哇,有好多东西要买耶在车上看着那几张她们私拟的清单,我不觉吓了一大跳,从日常品、化妆品一直到食物,清单中几乎涵盖了各大类。
    “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带得进学园,不用管她们,买好学园祭需要的东西就可以了。”晨晨眼角都不向那些清单撇一下就直截了当的说。
    “但…人家已经答应她们了啦
    “那也不用管。”
    “不要啦正顺路嘛,就买回去好了其实,每次她都会这么说,但每次…最终还是会将这些东西都买妥并想方设法的蒙混进校,所以…每次我手上几乎都会有着这些货品单,那也是因为她们都知道只要我收了下来,那基本上就不会有问题了。
    因为我自己也有很多想要的“违禁品”,混在这一堆违禁品中也不容易被查出来,最重要的是,既使被查出来,由于东西也涉及不少人,那么我自己,就可以想办法赖了
    就这样一家家超市、专卖店般跑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待我们一切购妥准备返校时,在偶而路过的酒吧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第二百二十章 酒吧中的三人
    正待我们将一切买妥准备回校时,我却在视线那偶尔的一撇下,在路边的酒吧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喔,不,现在是两个了,另一个刚刚被人挡着,现在才显露在眼前。
    说起来只是为了节省时间才往这里抄近路的,可是…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他们。
    “瓴,怎么了?”
    我撇撇嘴,示意着酒吧内。顺着我的视线,往酒吧内看去,晨晨也傻了眼,“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种配对怎么看都有些奇怪耶?”
    是喔,看着那正坐在吧台前的父亲和沁紫,父女两人在这种时候一起上酒吧…虽然不能说不正常,但…应该也不多见吧?
    “怎么?”
    “什么怎么?”
    “不进去?”
    “开玩笑,我又不是活着太闲了,难道要进去自找麻烦不成?”
    反正再怎么也是他们自己的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拉了拉晨晨,指了指手上的表,时间已经不早了,再不尽快赶路的话,恐怕就不能在门禁之前返回了。
    “好了啦,你说走就走吧。”
    话虽这么说,但晨晨的脚步却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没办法之下,我只好劳动自己的双手发挥“拖”的功力…风水轮流转啊!!一直以来“拖”这件事都是晨晨用来对付我的,现在怎么就颠倒了?
    ……咦?那是?
    没拖上几步,另一个人影的出现却使我停下了脚步。
    老实说,对于这个新出现的人,他的身影我确实陌生地很。但是,那恰巧的一撇却正在灯光之下,虽然此处的光线显得如此昏黄。但是…这种灯光映称出地五官依旧令我感觉极为眼熟。wap;z…z…z…c…n.com更新最快。可是,却想不起那是谁。
    依常情。只要我见过的人应该就不会忘记,可是…为什么这个人只是感觉有着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刚来地那人似乎和他们有约,打了招呼后便在沁紫身旁坐下,而且…看两人间的那种热络。应该有着某种不寻常的关系。
    我就说嘛,他们两人怎么会一起上酒吧呢,原来是约了人啊。
    “瓴,那不是?”
    “嗯?晨晨,你认识他?”
    “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不认识吧?”晨晨以某种怪异的眼光看着我。
    “只是感觉有些眼熟,但…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人是谁。”我老实的回答道,随即又问道,“他到底是谁啊?你怎么会认识?”
    晨晨无力地用手按着头,“那是你未婚夫耶。你竟然说只是有些眼熟?”
    “啊?是他啊?”我重新打量过去,由于位置的关系,在酒吧外勉强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可是这背影怎么看都是与之前完全一样的结果——不认识!
    其实这也没奇怪的。说起来我只见过他一面,那也不过是我2、3岁左右的事。而他那时也不过6、7岁吧……此刻正因为他的五官还隐约透露着幼年的样子。所以我才会觉得眼熟……至于背影,不管怎样。20岁的人总不可能还有着与小时候相像地背影吧?
    只是…“你怎么会认识他啊?”
    “从知道你有未婚夫那天起我就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查了个一清二楚的了,而调查的结果就是:如果你真地准备履行那混蛋婚约的话,我就先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着晨晨地语气,我不由暗暗倒吸了口冷气……看来这个人应该令她极为反感,不然地话也不会引起她如此大的反应。
    相比之下,我似乎对这件事真地不怎么再乎,自得知有这个婚约以来,我一直都只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如果不是今天在这里偶然看到,恐怕等到了订婚那天我才会知道那个所谓的未婚夫现在长什么样吧?
    喔,不,说不定永远都看不到了,依晨晨的脾气,她基本上是说话算话的。
    但,无论我再怎么对此感到无所谓,此刻发生的事依旧使我自内心深处感觉到无比怪异。
    照理说我家与南家的关系自外公去世后就越发糟糕,而且这桩婚约,他也是从一开始便表示了强烈的反对,似乎是担心我会依仗南家来对付他。
    可是现在…从他们那的相谈来看,怎么都谈不上“恶劣”两字,相较之下,更觉得“亲密”会比较贴切些。
    再看看沁紫,两人紧挨着坐在一起,他时不时的便会靠近她的耳际说着什么,随着那话语,可以看到沁紫的双肩微微的颤动着,那偶然侧过显露在灯光下的脸上更是流露着无比愉悦的欢笑表情。
    “他们在搞什么鬼?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看看。”
    “你让我在这里等?”我为难的看了看四周,“而且…你进去也没用啊亲和沁紫都认识你耶,酒吧的人又不多,根本就避开不了他们的视线啊
    晨晨静默了片刻,便掏出手机……
    我伸手拦住了她,“你家最近很多事都已经忙不过来了,这件事过两天再说吧,反正也不急,人总不会跑掉吧
    “调几个人过来也没什么问题的。”
    “好了啦你先把家里的那件麻烦事搞定了再来管这件事,OK?”从晨晨最近那不断的熬夜便可看出这次她家里发生的事肯定比她所告诉我的要复杂的多,这种情况下,我也不想她再分出神来为我的事操心。
    更何况,反正事情已经摆在那里了,早一天晚一天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反正,相较与晨晨的性急,我一直以来对任何事都只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
    “嗯…再给我三天,三天之后,我绝对会想办法把这件事弄得清清楚楚。”
    “好好,走了啦顺手又看了看时间,这下绝对是糟了,无论怎么赶貌似都不可能在门禁区前赶到学园了,难道今天非要让我们俩露宿街头不成?
    话说回来,我也有点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搞什么?
    如果说南家与父亲的关系并不如外界所猜度的那么差,在这种时候提出那纸我所谓的婚约是不是他们故意设计的?可…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既使我依婚约成了婚,也不可能就此放弃继承权啊。那么…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如果,那婚约并不是他们所设计的,那么…现在眼前所见的又代表什么呢?尤其是沁紫,我印象中她应该是很高傲的,可是现在却如此乖顺的依偎在他身边,看起来认识绝对不止一、两天……
    而父亲,看他那样,似乎已经快将他当作女婿了,但…他会让一个有婚约的男人和自己宝贝女儿交往吗?更何况那个人婚约名义上的对象还是我。
    头有些涨了,果然,我还是不太适合去考虑什么阴谋鬼计啊!
第二百二十一章 撬门入校
    对于我来说,阴谋鬼计这种事实在是不适合,而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因为…学园的门禁时间就快到了,再不赶回去的话,轻者露宿街头,重者恐怕会面临惩罚……
    于是,也顾不得他们究竟在做什么,更没空对此去多加观察,匆匆忙忙地便穿过了这条酒吧街,连走带跑的往停车场的方向而去。
    开着车,逆向飞驰在高速公路上,目的即不是飙车,更不是没事干在兜风,只是为了能够尽可能快的回到学园,唉,真是用心良苦啊!!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抱怨学园的选址,离城市太远也不是一件好事啊,光车程,以我们现在飙的速度来计算,也得近个小时才能到达……
    也多亏得晨晨车子的性能极佳,不然的话或许直接开直升机出来还会比较方便些。
    不过,我们倒算了,反正也是在自讨苦吃。真正累的是那些敬职的警察大叔们,好端端的却不得不被我们“逼”着一路尾随我们回学园。
    “晨晨。”我指指后视镜。
    “没事,他们执夜勤太无聊了,让他们运动一下也好”晨晨满不在乎的说,“等我被跟烦了,就甩了他们。”
    喔,我点点头,那就好,只要别任由他们一路跟到学园,她爱怎么玩就随她去吧。
    我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眯着眼就这样靠在椅背上。或许正如晨晨所说的,我最近玩游戏确实有些玩过头了,这不,连睡眠似乎也开始不足了……
    既然现在开学了。既使我想,恐怕她也不会任由我这样毫无顾忌的玩下去吧?管他呢,先把手上的任务做完。其他地待公测后再说吧。
    还有,学园祭……到那一天就可以真正的见到夜了。Www;zzzcn.com更新最快。从来没有像今年这般期待着这一天的来临。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便陷入了沉睡,待我醒来之时,已经到了学园,但是…就说嘛,时间太紧了。即便我们这样一路死赶活赶最后还是错过了门禁时间,很自然的,我们被那混蛋电子系统给挡在了门外。
    晨晨狠狠踹了门一脚,转头,“瓴,老规矩。”
    “还来啊?”
    “当然,不然你想在这里待到明天天亮吗?”
    感受着嗖嗖冷风,这里可不是《异界》,我怕冷地很。于是毫不犹疑的接受了晨晨的提议。
    再说了,反正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幼年的时候。晨晨对于这种被“关”在这里的日子非常地不耐烦,所以就时不时的拖着我溜出去玩。被训导了几次后。我们也学乖了,一旦错过门禁便直接用这一招:撬!
    当然不是普通的那种撬。由于全是电子系统,所以得先侵入学园的系统,更改其命令,同时还得替换监视系统所拍下的那些关于我们的影像。总之,干的活就像黑客那般。
    晨晨负责侵入,我负责修改,虽然很久没干这种事了,但…动作却比以前快的多,没多久我们便进入了学园内。
    值得感谢的是,学园所采用地那种全系统监视装置,及模拟机器人的巡视制度,所以一到晚上,在学园晃悠的真正地人类也是比较的少见地,对于我们而言要篡改记录就显得简单地多。
    “怎么样?”
    “没想到快1年了,还得干这种撬门而入的事。”我有些怀念地轻轻一笑。
    想来以前我们偷溜也只不过集中在国小或幼稚园时,后来有一次因为带我出去后,我着了凉引发了旧疾,在学园的医院中住了近一个
    那一次之后,晨晨便再也不会硬拉着我往外跑了,而可能因为我对她太粘,她也习惯了经常性的待在学园中陪着我,基本上不会留我一个人在学园,就算是偶尔回家也会带着我一起回去。
    “你哥哥打来过电话耶,要回吗?”查看着来电记录的晨晨转头对着我说道。
    “太晚了,算了吧。”我看了看时间,近点了,回来的确实也有够晚的,“明天再说吧。”
    正说着,电话再一次响起,看着那来电显示上出现的脸,我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以最快的速度接起了电话,“夜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我跟你说喔,我们今天……”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将昨天偷带进来的货物分赃完毕后,很自然的,大家便为着学园祭忙活开来了……
    看着所有人都那么忙碌,发现再也没有人将视线停留在我身上了。于是,我便毫无罪恶感的,缓步偷溜了出去。
    你们好好干吧,一定要把这次的学园祭打造成前所未有的规模喔,我就不陪你们了,byby
    在心中暗暗表示着对他们所寄予的殷切希望…我迅速的跑回了寝室,“异界来啦!!”
    上了线,此地仍是在昨日下线的地方,只是我待着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帐篷,正为我挡风遮雨。
    一时间我差点以为是那失踪许久的水母小姐回来了呢,但立刻便发觉不是…因为水母小姐变幻的帐篷是那种半透明的,而且只能做为观赏的。
    可是,这个帐篷就不一样了,虽说外观并不怎么好,但应该是系统帐篷。这不,它正辛勤尽着系统付予它的重大使命。
    系统帐篷有着与旅舍相似的作用,也可以称为便携式旅舍吧,在荒郊野外无旅舍休憩下线之处,便可使用帐篷,这样既使下线,留在线上的身体也不会成为野兽们的餐点。
    不然的话,说不定下线吃个饭再上来时便会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复活阵了。不过,这系统帐篷由于价格过高,所以销量并不怎么样,对普通玩家而言几乎是属于可望不可及的东西。
    这不,揭开帐篷们,我更加肯定这绝对就是那传说中很是昂贵的系统帐篷……因为账篷外正围着数十只白白的东西,分明就是白熊,或者在这满是飘雪之处应该称之为雪熊吧?它们盘距在外面,正碍于这个帐篷的阻挡,而无法对我发起攻击。
    “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溜回来上线,就给我碰上这么群欢迎者?
    “嗨们好,天太冷了,还劳驾你们来欢迎我,慢走!不送了!!”我强颜欢笑的打了个招呼,便缩回了那个安全罩里。
    话说,原本那些个熊只是恰巧集体散步路过此处的,如果我没有揭开帐门,碍于系统帐篷的设置,它们根本不会发现我,理所当然的很快便会离开此处。
    可是…倒霉就倒霉在我这不合时宜的揭门,顺便还“自作多情”的向他们打了个招呼,这下可好……熊大哥们都明白这里似乎有一顿美味的晚餐。
    ***还有2万字左右,努力完结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第二百二十二章 巨雕?女子?
    熊啊熊,我为什么早不上来,晚不上来,偏偏这时候上来?莫非我从昨天便开始的霉运还没有彻底结束?
    唉,果然偷溜是种不好的行为,如果我继续待在那儿给她们捣乱就好了,这样一来也可以省得她们太过顺利而产生腻烦感;二来可以混到和冽风约好的时间,就不用干待在这里陪着熊老兄了……真是失策啊!!
    为了弥补这个决策上的失误,我毫不犹豫的立刻便选择下线,可是…系统却响起了那个最近经常听见,同时每次都让我觉得极为无力的话:“战斗状态中,不得下线。”
    又是战斗状态,我只不过出去和熊老兄打了个招呼而已,怎么就进入战斗状态了?!
    战斗就战斗吧,我现在就偏赖在这里就不出去了,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我将帐门掀开一条缝,恨恨的瞪着门外那驻扎不走的熊老兄们,自暴自弃的这么想着。
    与它们就这样耗着,只感觉越来越无聊,本想把焰儿或涟弄出来玩,可是却发现他们俩竟然一个都不在……
    貌似那两只一个是我的宠物,而一个是我的技能吧?可现在…居然放着我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