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1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蛋!
她并不知道,她的**,还有那绝情花暗中蛊惑的功劳。她只是认为,这一切都是江平故意算计好的。
这混蛋一定是以为,采取这种卑鄙的方式,就可以得到自己的身心,然后进行他那不可告人的图谋,他若是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对他死心塌地,任由他yīn谋得逞,那可就是想得太天真了!
自己可不是那样的迂腐女子,他这番算计算是白费了,只是可惜自己的处子清白,不能奉献给前辈他了!
想到这其中可恨之处,她不禁又黛眉含煞,银牙咬碎,恨不得扑上前去把眼前这个混蛋给剥皮剔肉,刮骨抽筋,给撕成碎片了。
她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丰神俊朗,英俊倜傥的中年男子形象,那一双深邃含情动人心魄的眼眸仿佛在盯视着她,让她的芳心处隐隐作痛,泪水忍不住又滚颊而下,阿兰汉姆前辈,布伦达对不起……
看到对方突然又伤心流泪,江平不知所措,吃吃的道:“阿,阿台吉,我说过,我,我会负责的……”
布伦达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横眉怒斥道:“你住口!你再敢说这样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江平只得闭口不言了。
“你存的什么心思,我一清二楚,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再次jǐng告你,忘了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生过!”布伦达气冲冲的道。
江平无话可说,只得连声应是。
随后两人就动身返回,上了飞碟,启动飞碟升空,向圣蒂亚山飞去。
飞碟设定的自动行驶,两人坐在舱内,都各自沉默,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的功夫,飞碟进入了圣蒂亚山,最后缓缓降落在了阿台吉宫前的广场上。
江平打开舱门,正要走了出去,就听得身后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道:“记住我说过的话!”
江平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多说,走下了飞碟。
在广场前,站着闻讯出来迎接的乌rì娜,看到了他,乌rì娜迎上前来,笑吟吟的招呼道:“江平,你们回来了!”
说着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此行顺利么,阿台吉没有为难你什么吧?”
江平强自一笑,敷衍了几句,道:“呃,一切顺利,没什么事。”
布伦达在舱中又坐了一会儿,平复了紊乱的情绪,恢复了几分镇定,这才从飞碟上走了下来。


 第四百二十六章 大兴土木

“阿台吉!”
乌rì娜走上前去,朝着对方行了一礼。
虽然布伦达尽量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情形,但作为跟随了对方多年的亲信侍从,乌rì娜还是感觉到对方几丝的异常。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又接着道:“阿台吉,你可回来了,族长正急着找你,让你一回来,就去族长议事大殿。”
布伦达淡淡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去,你们先回去吧。”
说罢就转身急匆匆走进大殿中去了。
看着对方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乌rì娜秀眸中升起几丝疑惑。
她这时发现,布伦达身上披的,好像是江平的外衣?
外衣的血渍,倒是已经被洗干净了,否则乌rì娜更要大起疑心了。
“江平,你们这次比蒙崖之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绝情花瓣可拿到了?”乌rì娜又问道。
江平又怎么会告诉对方实情,只是支吾道:“没什么事,只是中途碰到几头比蒙巨兽的sāo扰,费了一些劲才逃脱。”
顿了顿,又说道:“绝情花瓣倒是拿到了。”
“是么,可是我总感觉阿台吉有些不对劲了。”乌rì娜喃喃自语道。
江平又接着道:“是了,这次去的时候,碰上了许多的毒蛇,看样子阿台吉吓得不轻。”
“是么。”乌rì娜听了,半信半疑。
布伦达怕蛇,她是知道的,听了江平的这番解释,她也就信了,没有再多问下去。
“我们回去吧!”
两人坐上一辆悬浮车,离开了阿台吉宫,朝着乌rì娜的住所所在的无名山谷飞去。
悬浮车在云层中飞着,在经过一个像是大型建筑工地的地方时,江平心中一动,喊了一声,让对方停了下来。
透过车窗,向着下面望去,那里确实是一大片建筑工地,到处都是工程车,工程机器人忙碌的身影,大批的建筑物资进进出出,一片热火朝天的繁忙景象。
“下面这是在建造什么?”江平觉得奇怪,随口问起旁边的乌rì娜。
乌rì娜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告诉了对方,道:“是在建造飞船。”
“建造飞船?”
江平吃了一惊,随即似是想到什么,脸sè不禁变了变。
看着这建筑工地的庞大规模,江平可以肯定,玛雅族要建造的飞船绝对是大型飞船,坐在车中,他又仔细观察眺望了一番,又发现,对方不仅只是在建造某艘大型飞船,而是几处工地同时开工,在同时在建造多艘大型飞船!
这看起来绝对不是寻常的动作,玛雅族如此大张旗鼓,搞出这么大动静,大兴土木,到底是为了什么?
江平很容易就想到了一点,他们在扩充战力!而他们扩充战力又是为了什么,这里又有谁是他们的敌人?
只有联邦!
难道他们想进攻联邦?
一想到这一种可能,江平脸sè更是大变,内心的震惊难以掩饰。
乌rì娜一直在一旁默默的观察着对方的动静,江平的反应一举一动都落入了她的眼中。
“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到很震惊?”乌rì娜问道。
江平勉强笑了笑,收摄心神,道:“没,没什么,建造飞船,不是很寻常的事么。”
心里则是暗自叫苦,自己发现了对方这么大一个秘密,只怕对方更加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了。
乌rì娜却不想放过他,秀眸紧盯着他一眨不眨,一字一句道:“你心里是不是在以为,我们建造这些飞船,是为了对付联邦?”
江平吓了一大跳,对方说的这也太直接了吧,大家心照不宣的事,你偏偏要这么直接说出来,岂不是要了人老命了!
“不,不,我可没这么认为。”江平连连摆手,yù盖弥彰的掩饰着。
乌rì娜哼了一声,不依不饶的道:“真的么,那你这么紧张惊慌做什么!”
江平连连否认,做出一副无辜冤枉之状,道:“我紧张惊慌了吗,没有阿!”
乌rì娜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对我不肯说实话呢。”
江平怔了一怔,想要再辩解什么,但发现好像所有的言辞都变得无力了。
乌rì娜垂下头,幽幽的道:“看起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是不是?你现在是不是在担心,我会去族中告发你,说你发现了我族准备进攻联邦的大秘密?”
“我,我……”
被对方说中心思,江平一时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
乌rì娜幽怨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若是真这么想,就太对不起乌rì娜了!”
说着抓过对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轻声道:“你听到了它的跳动了吗?你是乌rì娜的心上人,乌rì娜又怎么会对你不利,害了你呢!”
“你,你的意思是说,你,你不会去族中告发我?”江平吃吃的道。
乌rì娜没有回答,娇躯缓缓偎入对方怀中,娇嗔道:“你这个大傻蛋!”
顿了一顿,玉颊泛起一抹羞红,娇羞不已的道:“大傻蛋,你若不想乌rì娜去告发你,现在就对乌rì娜好一些,听明白了吗!”
见到怀中佳人的浅嗔薄怒,yù语还羞之状,江平止不住一阵心猿意马,一把抱过对方,情意喷涌而出,把对方给彻底湮没。
感受到对方绵绵的情意,乌rì娜情不自禁呻吟一声,娇躯如八爪鱼一般缠了上去,口中呢喃道:“就这样,嗯,对乌rì娜好一些,再好一些……”
两人正在这里情意缠绵,这时就听到车外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同时听到少年吉达在外面不住大声喊叫:“乌rì娜姐姐!乌rì娜姐姐!”
原来这个时候,悬浮车已经自动停落在了乌rì娜住所的大门外,少年吉达见到车子,知道是乌rì娜到了,便跑了出来迎接,但在车外等了好一阵却不见对方出来,就拍起了车门。
乌rì娜娇羞的推开江平,从对方怀中坐起身来,整理了散乱的衣襟,轻声的道:“我族建造那大型飞船,另有用处,却不是为了对付联邦。”
说完之后,就打开车门,径自走了出去。
江平听得一呆。
建造那大型飞船,另有用处,不是为了对付联邦?
另有什么用处,真的不是对付联邦?
他心里却是不信。大概对方是故意留下一个不告发自己的籍口吧。他这么想着。
族长议事大殿后面的一间静室,匆匆赶来的布伦达,见到了族长,自己的伯父哈尔斯泰。
她来的时候,哈尔斯泰还正在为这次联邦最高军事委员会顾问团到来一事而愁眉不展。以蒙其根,胡和鲁公爵为首的强硬派,和以奥尔格勒,查干巴公爵为首的绥靖派之间依旧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
哈尔斯泰本人对此也是首鼠两端,不知该采取什么对策才好。以往遇到这样难决的事,他第一个想到的询问的对象,就是布伦达,如今布伦达不在,让他仿佛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此刻见到布伦达来到,一见面就忍不住抱怨起来,道:“布伦达,你这两天到底是去干什么了,听乌rì娜祭司说,你是去了南边的比蒙崖?”
“伯父,布伦达确实是去了南边的比蒙崖,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去散散心……”
布伦达轻声回答道。
“只是去散散心?你一个人去的?怎么连乌rì娜祭司都没带上?”
哈尔斯泰狐疑的问道。
布伦达玉颊微红,道:“是,是一个人去的,布伦达只是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哈尔斯泰仔细的盯着她,问道:“布伦达,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看你好像藏着什么心事的样子。”
布伦达听得一惊,忙摇头道:“没,没什么事,布伦达一切都还好了。”
哈尔斯泰见了,也就没再多问下去,而是说起了如今碰到的这个难题,把如今联邦最高军事委员会顾问团到了玛雅星,图谋调离乌兰巴rì一事,给对方叙说了一遍。
布伦达听了之后,并没有显出特别的什么意外,只是微微蹙眉,道:“联邦的蠢蠢yù动,其实早就有蛛丝马迹可循,只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决定动手了。”
哈尔斯泰道:“现在,族中对此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以蒙其根,胡和鲁他们为首,对此持强硬态度的,坚决反对调离乌兰巴rì,另一种是以奥尔格勒,查干巴他们为首,持退让态度的,表示可以接受乌兰巴rì被调离的结果,当然新来的星区指挥官,依然要在我们的完全控制之下,只能充当一个傀儡。”
“两派如今各说各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布伦达,依你看,我们该采取哪种策略为好?”
布伦达听了,沉吟着,不过并没有考虑很久,就给出了自己的意见,道:“以我看来,此时此刻,正是我族十年计划的关键时刻,十三星区必须要保持稳定,父亲不能被调离。”
哈尔斯泰听了,眉头耸动,道:“哦,这么说来,布伦达你是支持蒙其根他们那方的意见,要对联邦采取强硬的态度了?”
布伦达点了点头,道:“差不多是这样。”


 第四百二十七章 回联邦的事

哈尔斯泰另有担忧,提醒对方道:“这样一来,有可能会激怒联邦,引来不可测的严重后果,布伦达你可是考虑到了?”
布伦达道:“伯父的担忧,布伦达自然也考虑到了。其实我刚才那句话还没有说完。在保证父亲不被调离的情况下,我们也用不着一味强硬,我们可以采取一个拖字诀,随便拖上个三年五载,我想不成问题的。而我想只要我们的态度保持一定的暧昧,不过分刺激他们,我想联邦也不至于甘冒大不韪,采取什么过激的动作吧。”
哈尔斯泰听了,点了点头,觉得对方说的大有道理。不过他又有一个疑问,问道:“布伦达,那么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奥尔格勒他们的意见呢?虽然乌兰巴rì被调离了,但整个十三星区,依旧是我们的地盘,新来的星区指挥官只能成为一个傀儡,也不会有什么作为的。”
“这样我们可以避免跟联邦的直接冲突,你说是不是?”
布伦达沉吟一下,道:“不,这次我看联邦可能来势汹汹,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他们既然窥伺我十三星区,我们绝不能助长他们的这种气焰,要在一开始就给予他们强硬的反击,让他们明白,这十三星区,是他们动不得的。”
“否则,若是这次让他们得逞,他们就会贪得无厌,得陇望蜀,把手进一步伸进我十三星区,到时他们今天一个要求,明天一个要求,我们到底答不答应?答应了我们在十三星区的力量就会一步步削弱,他们的胃口会变得越来越大。若是不答应,同样会得罪他们,既然迟早要得罪,那么不如在开始就摆明强硬的态度,让他们知难而退!”
哈尔斯泰点了点头。道:“布伦达,你说的很有道理。”
顿了一顿,他脸sè更是凝重,肃容问道:“布伦达,你说联邦是不是有可能已经发现了我玛雅族的存在?”
布伦达听他问起,神sè也变得一片肃然。良久沉声道:“从以往得来的信息来看,联邦并没有得知我玛雅族的存在,最多也只是怀疑而已。从我族布置在联邦内部的内线那里,最近也没有相关的消息传来……”
顿了顿,她又接着道:“我离开联邦也有一些时rì了,既然碰上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我准备明天就回返联邦,帮助父亲处置这场危机。”
哈尔斯泰点了点头,道:“有你去处置这件事,我就放心了。”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火红族长玉牌,递给对方,道:“你带上这块族长令,可以全权处置此事。”
布伦达接过玉牌。道:“多谢伯父信任,布伦达一定不辱使命!”
从族长大殿那里出来,布伦达直接返回了阿台吉宫,准备明天启程前往联邦的事宜。
不一会儿功夫,她又出了阿台吉宫,坐上一辆悬浮车,往乌rì娜住所这边飞了过来。
悬浮车在住所大门前落下,布伦达下了车,一个少年的身影就飞快的从别墅跑了出来,人还未到。声音就到了。
“阿台吉姐姐!”来的人不是少年吉达又是谁。
布伦达摸了摸对方的头,拉着对方的手走进了了住所大门。
知道她来,乌rì娜和宝音也都迎上了前来。
“阿台吉!”“阿台吉姐姐!”
两人走过来跟对方行了一礼。
布伦达拉着两人的手,目光一瞥,没有发现江平的身影。心里不觉一松,她现在还真有点害怕见到对方。
她没有进屋的意思,只是站在院子里,开门见山的朝乌rì娜说道:“乌rì娜,明天一早我就要回返联邦,你是留在这里,还是随我一道前去?”
按说乌rì娜是她的侍从官,她去哪里,乌rì娜自然要跟去哪里。不过她清楚知道,对方只怕还是愿意留在这里,陪着那个人。若是这样,她也不愿意勉强对方。
乌rì娜听得一呆,似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就要回联邦了,迟疑了一下,道:“乌rì娜当然要跟随阿台吉一起回联邦了!”
对方的回答让布伦达一阵高兴,不过她还是问道:“你就舍得丢下你的那个心上人在这里么?”
乌rì娜俏脸微红,轻声道:“江平他也可以跟随我们一起回联邦阿。”
布伦达听得一怔,随即毫不犹豫断然道:“不行,他不能跟我们一起回联邦,只能待在这里!”
乌rì娜心下一沉,虽然知道对方不大可能答应,但还是央求道:“阿台吉,现在江平不是中了娜仁托娅前辈的心灵爆震之术么,你还有什么不好放心的……”
看到对方一心在对方身上,替对方求情之状,,布伦达心里就有气,沉声道:“此人知道我族秘密太多,若是放他出去,泄露了我族秘密,会给我族惹来很大的麻烦,你有没有想过?”
乌rì娜道:“他不会泄露我族秘密的,就让乌rì娜看着他好了。”
布伦达心中更是有气,道:“由你看着他?我看他把你卖了,你还要替他数钱呢!”
乌rì娜不禁沉默无语起来。
布伦达又接着道:“你既然舍不得你的心上人,那你就不用跟我同去,就留在这里好了。你留在这里也好,起码有人看着他,否则我还真有些不放心,没人看着,不知这人又会惹出什么事情。”
乌rì娜嘴唇动了动,心里也是纠结起来。
布伦达心里暗道:若是依着我,还是一刀杀了这个混蛋一了百了!只是杀了又太可惜了!
想到对方能够快速提升族人修为实力的本事,她也是纠结不已。
瞥了一眼低头不语的乌rì娜,她心中一动,暗道:他江平能够助我提升修为,晋升大祭司,那么他肯定也能帮助乌rì娜,助她提升到大祭司境界。
可恨这小子以前还说什么实力有限,帮助对方晋升祭司就已经到头了,不能再帮助对方晋升了,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想到这里,她一把拉过对方,走到一边,轻咬着对方的耳朵,道:“乌rì娜,我觉得那小子没有说实话,他应该还有实力帮你继续晋升的,你不妨在他身上多下下功夫,让他帮助你晋升!”
乌rì娜并不知道对方已经晋升大祭司,而布伦达也没有打算把这事告知族中,而是暂时瞒着,否则解释起来就太麻烦了。
此刻听了布伦达的话,乌rì娜心中半信半疑,面含娇羞,道:“是么,阿台吉你又怎么知道的?”
布伦达心道:我又怎么知道的?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好不!
想起当rì摩天崖顶的事,她又止不住霞烧玉颊,砰然心跳。
“这件事我是跟你说了,你最好信了我,没错的。”
布伦达说完,弃了对方,又去一旁跟宝音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告辞要走。
宝音拉着对方,不舍的道:“阿台吉姐姐,你要去联邦了,不知又要隔多久才能回来,吃过饭再走不迟阿,莫非阿台吉姐姐不喜欢宝音做的饭菜了?”
布伦达摸了摸对方的小手,笑着道:“我怎么会不喜欢我们宝音姑娘做的饭菜呢,那可是难得的美味佳肴了,只是我还有些事了,下次回来,再来品尝我们宝音姑娘的手艺!”
说罢就不再多说,转身上了悬浮车,匆匆离去了。
看着对方的悬浮车离去,宝音犹自有些不解,喃喃自语道:“阿台吉姐姐怎么来去匆匆的,好像有些古怪……”
乌rì娜没有多想,道:“不是明天要回联邦了么,或许是事情忙吧……”
两人又哪里知道,布伦达此次来去匆匆,纯粹是不想见到那个人的面而已,免得见到了又无端生气。
宝音朝对方瞥了一眼,轻声问道:“乌rì娜姐姐,你是会跟阿台吉姐姐一起去联邦,还是留在这里?”
乌rì娜沉默了片刻,道:“我会和阿台吉一起回联邦。”
宝音听了,怔了一怔,有些意外,道;“我以为乌rì娜姐姐你会留下来呢。”
乌rì娜道:“我是阿台吉的侍从官,阿台吉要去哪里,我自然要跟着她去。”
宝音道:“可是江大哥他怎么办……”
乌rì娜道:“既然阿台吉不让江平同去,我也没有办法。若是事情顺利,我会很快回来的……”
宝音明白对方的担心,道:“乌rì娜姐姐,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江大哥的……”
乌rì娜拉着她的手,道:“那就多谢你了。有你在,我也很是放心。”
宝音不知想到什么,小脸有些红红的。
乌rì娜想了想,又道:“我现在就去跟他说,这些rì子,可要他待在这里安分点,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说罢就转身匆匆进屋,去找江平了。
江平此刻正待在自己的静室,乌rì娜径直走了进去,进去之后,见到对方,直接就说出了将要去联邦的事。
回联邦一直是江平所想,听了之后,心中一动,站起身来,问道:“是么,联邦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第四百二十八章 天池幽谷中

乌rì娜迟疑了一下,没有多说,只是道:“只是处理一些联邦的事情。”
江平沉吟了一下,就道:“那我跟你们一起去。”
乌rì娜摇头,道:“不,阿台吉已经说了,你就留在这里。”
江平瞧着对方,道:“要不你替我去跟阿台吉说说,就说让我一起去”
乌rì娜叹了一口气,无奈道:“我已经替你说了,但是阿台吉不同意。”
江平听了,自嘲的笑了笑,道:“阿台吉看来还是把我视作洪水猛兽,一步也不肯放松阿。”
说着怒气冲冲看向对方,气愤的道:“乌rì娜,你说说,我江平到底做过什么对不起玛雅族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吧,我跟玛雅族无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害玛雅族,要对玛雅族不利?为什么她阿台吉始终就对我视作仇寇,处处为难,就不肯放过我江平呢!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乌rì娜听了,半晌无语,心道:这件事情,阿台吉确实是亏待江平了。不过这也怪不得阿台吉,这一切都是误会造成的,谁叫江平实力高深莫测,又身份不明呢。还有江平欺骗过我的魅惑之术,潜入我玛雅族腹地,虽然是被迫无奈,但这件事情对族中影响太大,引来阿台吉的无穷戒心也是很正常的了。
她迟疑了一下,劝说道:“你别生气,要不,我再去找阿台吉求求情?”
江平瞥了她一眼,道:“不用了。”
乌rì娜以为他接受了这么一个结果,也就没有再坚持,当下就又开始嘱咐起对方,道:“那你就安心待在这里。不要多生事端,更不要想着私自外出,也许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她说了一大通,可是却不知道,江平全然没有听进去。
圣蒂亚山的最高处。天池幽谷,一辆飞碟朝着这边慢慢飞了过来,不一会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