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是不知道对方实际作战的能力怎么样,能否发挥出象平台作战这样的实力?
要知道虚拟平台作战跟实际的作战终究是有区别的。
就像有的人平时的训练水平不错,但是等到比赛上场发挥时,却往往无法发挥出平时训练的最佳水平,甚至远远低于平时的训练水平。
虚拟平台作战和实际作战,最重要的一个差别就是心理因素。在虚拟平台作战中,是不必担心战场伤亡的,说到底这只是一个模拟游戏而已,这样心态往往可以放得很轻松,容易发挥出最佳的水平。
但是实际作战炮火无情,是有真实伤亡的,死亡的威胁时时刻刻存在,这对于作战人员的心理素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象这样在平台作战中是英雄,在实际作战中成了狗熊的例子,并不少见,屡见不鲜。
阿曼达瞟了面前的江平一眼,心中冒起一个念头:他会不会就是这样的一个狗熊?
看到她来了,江平从驾驶舱跳了出来,来到她面前,恭恭敬敬行了一个敬礼,道:“教官!”
阿曼达轻轻嗯了一声,道:“江平,刚才的作战我看到了,你的表现很不错。”
停了一下,她又道:“不过,你要知道,实际作战,跟虚拟平台作战,还是有所不同的,你觉得你自己在实际作战中,能发挥出虚拟平台作战中的几成水平?”
听到对方这么问,江平想了一想之后,回答道:“这两者之间或许是有些差别,不过我觉得若是在实际作战中,自己起码能发挥出在平台上仈jiǔ成的水平。”
其实他本来想说得再高一点,但是觉得有吹嘘的嫌疑,因此就说低了一些。
“起码仈jiǔ成的水平?你就吹牛吧!”
阿曼达暗中不信,心道:你一个连真正战场都没有上过的雏儿,上了战场能镇定住心神,不吓得心惊胆战,发挥出你平时一半的水平,就算难得了,还说什么起码仈jiǔ成的水平?
象对方这样自视甚高,不知深浅的学员,以前她见得多了,这些人都是没有见识到真正战场的残酷,接受过战场洗礼的菜鸟,只有真正在战场中走过来的老兵,才会深切知道,真正的战场跟纸上谈兵完全是两码事。
她决定给对方一些打击,免得对方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江平,你要记住,永远不要低估战场的残酷。你是不是以为你现在很厉害,在战场上可以成为英雄了?”阿曼达脸sè一沉,肃容道。
江平一愣,道:“教官,我可没这么说……”
阿曼达道:“实话告诉你,在真正的战场中,是没有英雄的。就比如你,我承认你的太空坦克cāo作技术很出sè,可以以一敌三,甚至更多,在这个平台上,你可以逞英雄。但是到了实际战场上,成千上万的坦克舰船作战,个人的作用是渺小的。你若是运气差,被敌方的炮火优先集中瞄准,那么你的命运就只有一个,被对方齐shè的炮火给秒杀,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到时你的cāo作技术再好,也无用武之地,只能是众人眼中的炮灰!炮灰!你明白吗!”
江平眉头抽动了几下,想要反驳什么,但是他发现,对方说的好像是事实,他根本无从反驳。
瞟了对方一眼,阿曼达继续道:“我跟你说这些,就是要告诉你,不要有什么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要时刻提醒自己,上了战场,谁都可能成为炮灰,要时刻有这种炮灰的心态,明白吗!”
炮灰的心态?
江平想了一想,立正道:“教官说的是,学员明白了!”
看到江平欣然受教,阿曼达脸sè好了一点,打击要适可而止,若是把对方的信心都打击坏了,就弄巧成拙了。
因此她缓和语气又道:“其实作为一个学员,你已经很优秀了,任何一个教官,能教出你这样一个学员,都应该感到骄傲的。看来把你放在太空坦克班,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江平听得一愣,心道:这女人到底又怎么了,莫名其妙一顿大棒之后,再给个甜枣吗?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扬眉吐气

阿曼达继续道:“说起来,当初把你安排在太空坦克班,是我使的绊子,本来以你的体测成绩,完全可以去更好的专业班。”
说到这里,她转头瞟了对方一眼,问道:“你会不会因为这个,而怨恨我呢?”
江平听得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不,我怎么会怨恨教官呢,其实我觉得太空坦克班挺好的。”
阿曼达哼了一声,道:“是吗,你真是这么想的?但愿你不是口是心非!”
江平连忙保证,信誓旦旦的道:“若是要我再一次选择,我依然会选择太空坦克班的!”
“呃,有教官你这样的美女教官在,谁不愿意当你的兵呢?”
听到他竟然出语调侃自己,阿曼达冷艳的俏脸微微一红,不禁挥起拳头,佯怒道:“你胆子好大,竟敢调侃起本教官!”
说罢粉拳作势向他身上打来,江平下意识一扬手,便已经把对方的手握在掌中。
阿曼达吃了一惊,用力想要抽回,却发现手腕被对方扣得死死的,哪里抽得回来。
这下阿曼达脸sè更是cháo红,朝他横眉一瞪眼,呵斥道:“混蛋,你还不放手!”
江平放开了对方的手。
阿曼达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去,在走到门口之时,似是想到什么,又回过身来,对他道:“江平,等下午下课之后,你到教官公寓C9区来找我。”
到教官公寓去找她?
江平一头雾水,他还从未被对方叫去过教官公寓。
“教官,是有什么事情吗?”江平不解的问道。
阿曼达不耐烦的道:“叫你来你就来,问这么多干什么!”
江平无奈的苦笑道:“可以不去么?”
阿曼达哼了一声,道:“不行,这是命令,记住了!下午下课之后,一定要来教官公寓C9区找我!”
说罢不等对方分说,她就转身出门离去了。
“砰——砰——”
武馆的练武场中,一对对学员正在捉对厮杀。江平的对手正是克里斯蒂娜。
“嗖——”
江平的一记下摆腿凶悍的踹了出去,克里斯蒂娜侧身避过来势,顺势一拳打向了他的腿肚,这时耳畔风响,对方五爪成钩,凶狠的抓向了她的喉咙。
克里斯蒂娜只能撤拳,伸手架开对方袭来的爪子,虽然成功化解了对方的这一记狠招,但是对方手掌中掠过的劲风,还是刮得她脸颊生疼,掌劲中挟带的力量,更是带得她的身体站立不稳,连退了数步。
克里斯蒂娜黛眉微微一蹙,心中暗道:对方今天这是这么了,出手这么凶狠,吃了枪药了?
就当她在这里惊诧间,对方一个滑步,身形再次欺了上来,一击重拳,狠狠的击向了她的腰肋,克里斯蒂娜抬膝踹去,对方突然变招,变拳为爪,一把就扣住了对方的足踝。
足踝被对方抓住,克里斯蒂娜心中一惊,身形跃起,另一腿绷紧一个弹踢,踢向了对方的面门,江平身形闪过,抓住她足踝的手一个四两拨千斤,轻轻一扭一送,克里斯蒂娜的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这一脚也踢空,整个人的身子扑跌在了地面的软垫之上。
还没待她站起,她的身子便已经被扑上前来的江平的膝盖紧紧压在了地上,一只手肘狠狠抵住了她的咽喉。
一股剧烈的疼痛之感从身上传来,克里斯蒂娜脸上掠过一抹羞怒,不甘就这么受制,抬腿yù踢,她的反应却早在江平的预料之中,伸腿一勾,把对方的双腿给踢开,身子顺势一屁股坐在了对方的身上。
这下克里斯蒂娜完全动弹不得了。
这时候两人倒在地上的身体亲密接触,姿势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被压制在对方身下的克里斯蒂娜脸蛋涌上一片cháo红。
“混蛋,还不放开!”克里斯蒂娜在心中轻轻暗骂着。
江平似乎听到了她心底的暗骂,没有让这难堪尴尬的局面保持多久,就放开了她,站起身来。
克里斯蒂娜从地上翻身跃了起来,感觉到四周投shè过来的异样目光,俏脸上更是一时燥热难当,恶狠狠的瞪了对面的江平一眼,不服输的道:“再来!”
江平这个时候站立场中,一副剑拔出鞘,扬眉吐气之感。以前跟对方对练,他大都是输的一方,被对方吃得死死的,但今天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雪前耻了!
如今正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时候,见对方不服输的继续邀战,他自然不会拒绝,你要战,我便战!
接下来的一幕,让旁边对练的人都一时停了手,看得目瞪口呆。
克里斯蒂娜一次又一次的发起挑战,冲上前去,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江平打倒,制服,被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两人每次亲密接触的身体姿势,都是那样的暧昧无比。
看到这里的时候,旁边的人看得双目直喷火,嫉妒羡慕yù死,暗道这小子今天可是吃尽豆腐了啊!
而克里斯蒂娜屡屡不认输,不断上前挑战的情形,也不禁让人心生疑惑,难道她是一个受虐狂?
又一次被对方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感受到从对方身上传过来的不可抵挡的强横力量,克里斯蒂娜羞愤难当,双颊通红如火。
躺在地上的她气喘吁吁,全身都酸痛难当,江平的下手没有半点留情,这次即使江平已经松开了她,她也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
“江平,我恨死你了!”
克里斯蒂娜这个时候,心里有种想哭的感觉,暗道你就不能让我一次吗!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江平哪里知道这个大美女心中此刻的心思,心中多久的怨气一扫而空,看着下课的时间也快到了,顾不得旁边众学员神情各异的古怪目光,径直去收拾一番,就大步走出了jīng武馆。
出了jīng武馆的大门,他停住了脚步,想起了上午阿曼达教官的吩咐。
“还是去一趟吧。”
迟疑了一下,他最后还是依言向着岛上教官公寓区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阿曼达叫他到底是什么事,但对方是教官,她说的话,他不得不听。


 第一百四十三章 又是演戏

教官公寓位于岛上东南角,那里长有一排排茂密的寒温带林木,环境十分幽静。
公寓大门前,有几个jǐng卫站岗。江平在出示了军校的学员证,登记一番之后,获准进入了公寓区内。
走进大门,迎面就是一条笔直宽阔的林荫大道,在林荫大道两旁,绿树掩映之中,一栋栋公寓建筑耸立在其间。
江平记得,阿曼达对他说住在C九区,让他去那里找她。江平顺着林荫大道一路走来,不久之后,在一个十字路口旁,就见到了一个大大的“C区”的醒目标志。
江平沿着林荫道继续往下走,不久就停留在一个环境幽雅的月洞门前,在月洞门的门额上,正挂着一个“C九区”的牌子,看来这里就是阿曼达公寓住所所在地了。
走进月洞门,看到两栋两层小楼的小型公寓建筑相对而立,中间是一个绿草如茵的花园,花园中间是一个假山喷泉,环境十分幽静。
整个公寓之中静悄悄的,看不到人。
江平打量了一下两栋建筑,大概看出这C九区应该是住了四户人家,但却不知道阿曼达到底住在哪一栋的哪一层。
正在这时,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女军官,从右边一栋公寓中走了出来,来到近前,看到月洞门前的江平,停住了脚步,目光在对方身上打量几眼,肃容问道:“这位学员,你来找谁?”
江平正要说出阿曼达教官的名字,这时就见到左边的公寓楼二层阳台上面,推门走出来一人,不是阿曼达是谁。
她正来到阳台上张望,看江平是否到了,一眼见到底下月洞门前的江平,就高兴的挥手打起了招呼,喊道:“江平,我在这,你快上来!”
那个中年女军官听到阿曼达的喊声,她没有再追问下去,转身离去了,只是脸上闪过几丝疑惑之sè,喃喃自语的道:“从来没见过阿曼达教官邀请学员来到她的住所来,今天这又是怎么了……”
且不说她的疑惑,江平看到二层阳台上的阿曼达,走到公寓楼的楼下,仰头问道:“教官,我来了,你有什么事情?”
阿曼达朝他使劲挥手道:“你先上来!”
江平心中疑惑,只得硬着头皮走进楼中,来到了第二层,还没有按门铃,楼道的铁门已经开了,阿曼达从里面走了出来,笑吟吟的朝着他招手道:“快进来里面坐!”
阿曼达现在并没有穿着军服,似乎刚刚沐浴,一头还湿着的秀发随意披散在肩后,穿着一身寻常家居服,松软的丝质布料,把她曼妙玲珑的身段衬托的一览无遗。
江平看得有些呆了呆,站在那里有些踌躇不前,道:“教官,我就不进去了,有什么吩咐你就说,我会尽力办到的。”
阿曼达美目瞪了他一眼,道:“你磨蹭什么呢,难道还害怕教官吃了你不成?叫你进来就进来,还愣着干什么!”
虽然感觉有些古怪,但江平还是迈步走了进去,阿曼达在他身后随手关上了楼道的门。
“随便坐吧。想喝点什么,饮料,咖啡,茶?”
阿曼达把他引入了客厅中坐下,然后笑吟吟的问他道。
江平哪里有什么心思喝茶,心里猜测着对方请自己来到底是什么事,口中道:“随便吧,有菲尔雪么,来一杯好了。”
阿曼达笑着道:“菲尔雪没有,不过欧尼丹露倒是有的。”说罢从冰箱中掏出一瓶欧尼丹露,打开瓶盖用杯子盛了一杯,放到了江平坐着的沙发面前。
江平起身接过,心中却更是忐忑。所谓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对方对自己越是这般殷勤,就说明对方越是有所求。可是他又想不明白,自己一个学员而已,又能帮到对方什么忙呢。
江平把手中的欧尼丹露放下,再次问道:“教官,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你若再不说,我就走了!”这个闷葫芦不打破,他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阿曼达没接他这个茬,也无视他语中的威胁,又来到音乐柜前,问道:“想听什么音乐?摇滚乐,轻音乐,乡村田园乐?”
江平现在哪里有什么心思听音乐,他还没说话,阿曼达已经自作主张,插入了一张光碟,按下播放键,一道优美柔和的音乐旋律,在客厅中响荡了起来。
没有开灯,客厅中显得有些昏暗,伴随着那悠扬婉约的音乐曲调,一男一女同坐一室,一种淡淡的暧昧气氛,开始在室中弥漫开来。
阿曼达的俏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cháo,一双美眸带着异样的情愫,如水的波光向着江平的身上涌了过来,看她现在脉脉的表情,哪里有一丝平素冷艳冰山的模样,分明就像是一个怀chūn少女!
江平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他其实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但不管说些什么,总比这样沉默来得好,客厅中这种暧昧沉闷的气氛,让他心里有些发慌。
阿曼达却轻嘘一声,止住了他要说的话,轻柔软绵的语声道:“江平,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只静静的看着我,难道你不觉得,现在这样的气氛,很是美妙吗?”
江平闻言,不由自主的抬头向对方看去。对方那似乎蕴含着海样般无限深情的眼眸,也正在注视着他,仿佛就是在凝视着自己的亲密恋人一般。
江平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震,脸孔有些发烧,慌忙别过了头去,心中暗呼道:这阿曼达在搞什么名堂,难道是在引诱我吗?
这不可能吧!她是教官,我是学员,她怎么会引诱我呢!可是对方刚才的神情之中,明显带着引诱挑逗!
江平再次转头看去,这次对方眼眸中虽然仍荡漾着情意的波光,但是江平还是察觉到了其中一闪而过的一抹戏谑之sè。
原来是在捉弄我呢!
江平突然感觉一阵又好气又好笑,升起一股促狭之心。
他的思感波动延伸出去,席卷包裹住对方,同时向对方传送着自己的情意。
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悸动席卷全身,阿曼达的娇躯如受雷亟,陡的一震,眼眸中掠过几抹慌乱之sè,不敢再跟对方对视,慌忙别过头去,一颗心如鹿撞一般,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江平心中暗笑,道:“教官,你的脸颊发烫,是不是身子有点不舒服?”。
阿曼达白了他一眼,倒是没再“挑逗”他,这时迈步向着阳台那边走了过去,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停了下来,身子躲在一边,目光向着外面窥视着。
江平在一旁见了,心中又是奇怪,不知对方在干什么,又搞得什么名堂。


 第一百四十四章 假戏真做

不久之后,阿曼达走了回来,不过这次脸sè却正经了许多,肃容道:“江平,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叫你来吗,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我请你来,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合着演一场戏。”
“演一场戏?”
江平神sè愕然,心中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阿曼达走到他的近前,不容他分说,伸出如白藕般的玉臂,一把拉起了他,道:“对,在这场戏中,你就是我的恋人,现在你搂着我,我们走到阳台上去!
江平站在那里,有点莫名其妙,心中涌起一股荒谬之极的感觉。
一股沁人的清香扑鼻而来,阿曼达已经走到他跟前,投身他怀中,一双白藕般的玉臂很自然的轻轻环抱住了他的腰躯,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记住,你现在是我的恋人,表情自然点,别演砸了,否则我饶不了你!”
“好了,别站着不动!搂着我,现在跟我一起到阳台上去!”
阿曼达在耳边催促着,江平无可奈何,只得配合着搂上对方的娇躯,两人相偎相依,就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恋人,向着外面的阳台走了过去。
来到阳台外面,透过目中余光,江平看到,在楼下面的月洞门前,正站着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束鲜花。
呃?那人不就是当初在学员餐厅中,见到的那个青年教官杰弗瑞吗?这人显然是阿曼达的一个追求者,不过阿曼达对对方的印象却不怎么样,当初为了拒绝他,阿曼达还跟自己来了一个香吻!
看到这个人,江平顿时全都明白过来了。
果然又是演戏!阿曼达又把自己当作拒绝对方的挡箭牌了!
江平不由苦笑,暗道这个人也真够死皮赖脸的,现在还死缠着教官不放,还没有死心呢!
他死皮赖脸不要紧,可是却连累到我,又被拉来演这一场戏,当一次挡箭牌了!
江平在这里胡乱想着,腰间却是一痛,原来是阿曼达狠狠拧了他一把,沉声命令道:“抱紧我,吻我,快!”
“这……”
江平还在迟疑,两片丰润湿暖的朱唇已经印上了他的嘴唇,阿曼达抱着他拥吻起来。
好吧,要演就演得逼真一点,彻底让底下那个家伙死心,免得阿曼达以后还要再来麻烦自己!
江平心一横,索xìng豁出去了,双手紧搂住怀中娇躯,俯头跟对方热吻起来。
这一吻说不尽的旖旎风情,开始两人只是浅浅的吻,到后来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火爆,四片嘴唇交缠在一起,难解难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喘不过气来之后,两人才分了开来。
“那个人还在!”
江平实在有点佩服底下这人,竟然还没有离去,在这里看戏吗?
阿曼达玉颊红红的,气喘吁吁的道:“那我们继续?”
江平还在犹豫,阿曼达的香唇又已经凑了上来,两人又是一番痛吻。
好久阿曼达才抬起头来,双颊火红的在江平耳边道:“抱我到里面去!”
江平一把抱起对方,走进了屋子里面。
一进了屋子,江平放了她下来,双手却仍怀抱着对方的娇躯。阿曼达横了他一眼,娇嗔道:“你这混蛋,还不放开,刚才占得便宜还不够么!”
软玉温香抱满怀,江平心中的火越烧越旺,已有席卷不可遏止之势。
看着对方灼热的眼神,阿曼达心里开始发慌,双手慌乱的推着对方,口中娇叱道:“混蛋,还不放开我!”
江平哪里肯听,反而搂得又紧了一些。
“你,你想干什么!”阿曼达心里更是慌乱起来。
“你放开我!呜——”
阿曼达话音未落,一点芳唇已被对方堵住,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呜咽。
这一吻,又不知持续了多久,阿曼达那开始推拒的双手,也变得yù拒还迎起来。
直到快喘不过气来之时,两人才缓缓分了开来。
阿曼达脸上的红cháo尚未褪去,一双美目似嗔似怨的瞪了对方一眼,轻喝道:“你这混蛋,好大的胆子,连教官也敢欺负!”
江平双手再次紧搂住了对方的娇躯,感受到对方眸子中的熊熊之火,阿曼达这下是真的发慌了,开始奋力推拒,终于一把推开了对方,反手一掌,狠狠的抽了对方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这一记耳光使得江平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长长呼吸了几下,心中生出一丝惭愧,暗道自己刚才是不是玩大了。
“江平,你这混蛋,还不快跟我滚出去!”
阿曼达俏目圆睁,气呼呼的朝着江平娇叱道。
“啪——”江平脸现惭sè,自己也打了自己一个耳光,道:“教官,我刚才真是昏了头,竟然冒犯你了!”
“你快出去!”阿曼达再次呵斥道。
江平朝对方微微一躬身子,迅速转身走出了屋子。
看到对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又听到门外楼道的门传来一声关闭的声响,阿曼达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娇躯无力的瘫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之上。
江平关上楼道的门,正要下楼走出公寓楼,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道:“江平,你刚才的生命磁场似乎波动得非常厉害。”
这是生命种子在跟他说话,江平也用思感跟对方交流道:“小藤,你说我刚才对教官无礼冒犯,是不是很不应该?”
“小藤”是江平给生命种子起的一个称呼。
小藤轻笑一声,道:“怎么会呢,说起来她还应该感谢你呢,在刚才跟你生命磁场的共振中,她的生命磁场可是得到了净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