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的呵斥落在似乎已经呆滞的江平耳中,依旧是充耳不闻,全无反应。
“找死!”
对方的举动。落在独角人青年眼中,就是明明白白的蔑视,他就不信,他的喝斥对方会听不到。对方这个样子,纯粹就是故意的,完全没有把他的警告放在眼里。
想到自己一个堂堂青铜部士。竟然被一个贱民给无视了,独角人青年顿时心头火起。哪里还忍耐得住,大喝一声。举手握拳,一拳就向对方打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哇里金等人都闭上了眼,不忍目睹,不是他们好心,而是这马兰人本是他们的“摇钱树”,现在却无端招惹上这个独角人青铜部士,飞来横祸,连带他们的“奴隶贸易”大计只怕也要就此夭折,这让他们哀叹不已。
在他们看来,独角人青年这凝聚怒火的一拳,即使不要了对方的命,也足以把对方打得骨断筋碎,倒地不起了。
“砰——”
独角人青年的这一拳,正正的打在对方的胸口,发出一声如击败革的沉闷声响。
从拳头处传来的钻心疼痛,让独角人青年忍不住要张口痛呼了出来,他这一拳,哪里是打在人的**上,完全就像是打在一块钢板上,他打出去的拳头力道又多大,反震回来的力道就有多大。
独角人青年收回自己的拳头,痛的龇牙咧嘴一阵,再去看眼前的这个贱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眼前的这个贱民依旧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如木雕泥塑般的发着呆,仿佛刚才自己的一拳,打得不是他,而是别的人,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似的。
邪门了!
独角人青年暗叫一声,他就不信这个邪,当即再次向前,挥舞拳脚,对着眼前的人猛烈的拳打脚踢起来。
“砰砰砰——砰砰砰——”
独角人青年的拳脚,如雨点般的落在了对面的人身上,而对面的人依旧一动不动,仿佛一个沙包一样,承受着“风吹雨打”,就是岿然不动。
眼前这一幕,看在一旁的哇里金等人的眼中,都惊呆了,一个青铜部士的实力,他们都清楚的很,强者的力量,是平民无法抗衡的,一拳的力道,重逾千钧,平民根本承受不了强者的一拳。
但是眼前,这个独角人青铜部士对着那马兰人拳打脚踢,拳拳到肉,但是那马兰人却似乎依旧好好的,没有什么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那马兰人表面上没事,但其实里面已经被打烂了,成了一堆碎肉,又或者这个独角人青铜部士只是在演戏,表面上拳势凶猛,拳拳到肉,但是实际上却并没有用上多大的力道,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但是这个独角人青铜部士有必要这么演戏么,看他咬牙切齿狰狞发怒的表情,出拳的狠劲,似乎又都不像是在演戏,否则只能说这个独角人青铜部士实在太会演戏,完全可以去竞争影帝头衔了。
突然,江平先前曾经跟他们说过的一番话,不禁浮现在了哇里金的脑中。
“那些青甲人一个个太不经打了,三拳两脚就都躺下了……”
“后面又来了一个身穿漆黑衣甲的人,要我手下留情,我见这黑甲人态度还算可以,又肯主动赔礼道歉,我就不为已甚,没跟他们多计较了……”
这样的话,当初听在他们的耳中,他们只当作一个天大的笑话而已,但是现在,哇里金看着场中依旧如沙包一样,承受着一个独角人青铜部士怒火的那个人,心中突然升起一个让他惊惶不安的念头,难道他当初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而不是什么笑话?
不仅是哇里金他们,此刻注意到这里的异状,街道上也有不少的人都围了上来,观看着这一场闹剧。
一个独角人青铜部士,对着一个贱民拳打脚踢不止,这样的场面,实在太稀松平常,没有丝毫的新奇感,但是眼前的情况又有所不同的是,被打的贱民浑然无事,一动不动,而打人的青铜部士,却是上窜下跳,气急败坏?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让人感觉太荒谬,太古怪了,因此很快的就吸引了一大堆的人,围在这里驻足观看,评头论足着。
“有趣,有趣,这位部士强者,大概是在像耍猴一样,戏耍这个贱民吧,就像猫捉老鼠,在把老鼠吞吃之前,总是要尽情戏耍一番的。”
旁边围观着的一些独角人平民心中这么想着。
可是场中情形给他们的感觉又很是有一点古怪,就仿佛被戏耍的猴子不是那位贱民,反倒像是那位部士强者一样。
也许是这位部士强者演得太逼真了吧。这些人又这么想着。
场中的众人一时都被眼前的这一幕闹剧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从远方天际边,蓦然出现一道白光,向着这边飞速驶来,眨眼间就到了近前。
到了近前,这才看清,空中驶来的这道白光,原来是一辆雕栏玉砌,金碧辉煌的豪华马车,而更令人惊异的是,马车前面,拉着马车的,并不是别的异兽,而是一对银白色的形状似马的独角兽!
不错,正是独角兽,头顶上如同独角人一样,长着一根尖尖独角的异兽!
独角兽,是一种蕴含着奇异的能量,能在空中飞行,力大无穷的异兽,是被独角人尊为国宝的神兽。
独角人自古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独角人和独角兽就是来自同一祖先,所以独角人对独角兽十分尊崇,奉为镇国神兽。
而现在,来的马车前面,拉车的竟然是两头独角兽,这毫无疑义的表明,马车中的人,是身份尊荣高贵的皇族之人,否则绝没有这个资格乘坐独角兽所拉的马车,除了尊荣高贵的皇族之人能够乘坐独角兽马车,其他的人乘坐,都会被视作僭越,是违宪的。
独角兽马车渐渐奔近,带着风雷之音,隆隆的在上空响起,这时围观的众人才惊醒过来,抬头看到上空奔驰而来的独角兽马车,一时纷纷神色恭敬的躬身行礼。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马车中的主人是谁,但来者是尊荣高贵的皇族成员是毫无疑问的了。
众人以为,独角兽马车很快就会从这里过去,但是让他们惊讶的是,驶到这十字街口的上空之后,独角兽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而那个独角人青年,却还在继续不管不顾的对着面前一动不动的人拳打脚踢着。
“住手,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从上空传来一声清叱,声音响荡在人耳膜间,仿佛有震慑人心的效果。(未完待续。。)


 第一三零一章 独角兽马车


一道人影从马车之中射了出来,落在了众人的头顶上空,来人是一个面目姣好的独角人女子,看她头顶的独角,却是白银色,无疑是一位白银侍将到了。
众人都面现恭敬之色,那个独角人青年也停了拳打脚踢,对着上空的白银侍将女子躬身行礼。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白银独角女子目光在其身上一扫,喝问道。
独角人青年一指旁边的江平,回道:“回侍将大人,这个贱民不知好歹,属下正在教训他一番!”
那白银独角女子目光又看向了对方口中所说的贱民,她一眼就看出,这确实是一个贱民,贱民在独角人中的定义,就是那些不属于伊甸人,而又炼体术孱弱的异族人。
不过这个贱民好生奇怪,此刻还发呆的站在那里,注目着前方,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她也看到了那街口高高悬挂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的凤菲小姐的影像。
白银独角女子在其身上扫过一眼,就没有任何兴趣再多看了,又朝那独角人青年喝问道:“这个贱民如何不知好歹,你要教训于他?”
独角人青年回道:“回侍将大人,这个贱民不知好歹,站在这里痴痴的观看着凤菲小姐的影像,实在是对凤菲小姐的极大亵渎,属下这才不忿,出手教训一下他。”
白银独角女子闻言,柳眉不觉蹙了蹙,道:“只是因为这个。你就要教训于他?”
独角人青年道:“不错,属下认为。这样的贱民,根本是多看凤菲小姐的容颜一眼。都是一种亵渎!”
“胡说八道!”
白银独角女子语气中顿时带上了几丝怒气,喝道,“他虽然是贱民,但也是有人权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仅仅因为对方多看了凤菲小姐的影像几眼,就要出手教训于他,这像话吗,你一个堂堂的部士。这般欺负贱民,好意思吗!”
独角人青年一时被问得语塞,无言以对,他一个青铜部士,可以在贱民,平民面前耀武扬威,但面对着一个白银侍将的怒火,他却是半点气焰也没有的。
“念在你出手还算有分寸,并不是很重。就不跟你计较了!记住,他们虽然是贱民,但也是有人权的!”
说完这番话,白银独角女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此掉转身形,电射而去,回到了那马车之中。
出手还算有分寸。并不是很重?
听到这里,独角人青年倒是要喊冤了。老天作证,他出手一点也不算有分寸。一点也不并不是很重。
一想到这一点,独角人青年的目光又落到了那个贱民身上,此刻稍稍冷静下来,心中狐疑大起,这个贱民,为何承受了我这般疾如骤风暴雨的攻击,还能如此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这不是很反常,很值得怀疑吗。
若是寻常的人,这个时候只怕早就成了一摊肉泥了,别人不清楚,他自己可是十分清楚明白,自己拳脚中蕴含的力道。
越想下去,他心中就越是惊疑起来,再看向那人的目光中,充满了狐疑不解,满肚子都是问号了。
正当他再要上前,去喝问的时候,这时人影一晃,只见刚才那个白银独角女子又去而复返,手中拿了一个小小的紫色玉牌,朝着底下依旧呆立不动的那人扔了过去,口中道:“算你这个贱民运气,这是一张明晚小明岛宴会的请柬,凤菲小姐到时将会参加宴会并演唱,你拿去吧,算是对你的一个补偿。”
说完这番话,她二话不说,就此掉转身形,电射而去,回到了那马车之中,不久之后,那独角兽马车又隆隆开动,很快就走远消失不见了。
独角兽马车走后,众人还停在场中一时没散,都在议论纷纷,猜测着那独角兽马车中的主人的身份,对方能够乘坐独角兽马车,无疑是尊崇高贵的皇族成员。
而对方身为尊崇高贵的皇室成员,竟然也有兴趣管了这件贱民的事情,也算是十分稀奇了,更让人稀奇的是,那马车主人竟然还赠送了这个贱民一张宝贵的明晚小明岛宴会的请柬?
这个皇族成员的古怪行径,让众人都大是称奇不已,而更让他们心动的,则是那个白银侍将女子口中所说的那张明晚小明岛宴会的请柬!
众人的目光一时都落在了掉落在那个贱民身旁地上的那个晶莹紫色玉牌上面,目光中无不都透露出贪婪羡慕之色。
凤菲小姐这次大驾光临明月星的消息,大家自然都知道了,而且受邀会参加明晚在小明岛的宴会,并在宴会上演唱,这次小明岛晚宴是明月星的总督尤仓黄金大将为庆贺其母汉西郡主百岁大寿而召开的私人宴会的一部分,能够受邀出席这次小明岛宴会的,无不都是权贵名流,普通平民根本就得不到这样的请柬。
而现在,眼前这个贱民,似乎就被那个神秘的独角兽马车主人意外的赠送了一张明晚小明岛宴会的请柬?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大美事啊。
那个独角兽马车主人行事也太荒诞不经了吧,竟然把这样一张万金难求的请柬,就这么轻飘飘的扔给一个贱民了?
众人一方面对那个独角兽马车主人行事的荒诞不经腹诽不已的同时,也对地上的这张请柬眼热心跳不已。
他们都是平民,自然是没有资格参加明晚小明岛的宴会,但若是有了这张请柬就不同了,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参加明晚的小明岛宴会了,若是一有机缘,在宴会上结交到什么权贵名流的大人物,那或许就是鲤鱼跃龙门,飞黄腾达,鸡犬升天的机会就到了。
至于地上这张请柬的真假,他们则是丝毫不怀疑的,独角兽马车主人送出的请柬,可能是假的么,看地上的这个晶莹紫色玉牌,就知道绝不可能是假的,不仅不假,而且是代表着尊崇身份的贵宾请柬无疑。
众人对地上的这个紫色玉牌贪婪觊觎不已,但一时都没有敢有什么动作,因为场中还有一位青铜部士在,在不明对方的心思之前,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异动,当然,至于这个玉牌请柬的真正的“所有者”,那个贱民,自然都已经被他们给无视了,在他们看来,虽然那白银侍将女子把这张玉牌请柬给了这个贱民,但这个贱民根本不配拥有。
那独角人青年也看到了地上的这个晶莹紫色玉牌,目光中同样闪现着炙热贪婪之光,刚才那白银侍将女子的话他同样听得清清楚楚,这是一张明晚小明岛的宴会请柬!
这次小明岛的宴会,是明月星总督尤仓黄金大将为庆祝其母汉西郡主百岁大寿而举办的私人宴会,能够受邀参加的,无不都是豪门权贵,名流才士,他这个普通的青铜部士,哪有资格参与。
不过若是有了这张请柬就不同了,有了这张请柬,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明晚的小明岛宴会了,而参加这样的权贵名流宴会,对他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一旦抓住一个机会,他飞黄腾达的时候或许就到了,想到这里,他心下更是一阵火热。
至于抢夺这块紫玉请柬的后果,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他完全抛之在脑后了,他不相信,那个独角兽马车主人竟会真的把这样一张珍贵的请柬送给一个贱民?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是那个独角兽马车主人一时心血来潮的荒诞不经的行为,但在此之后,对方想必也会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的,对于一个尊崇高贵的皇族成员来说,一个贱民的事情怎么可能放在心上的。
所以他抢夺这块紫玉请柬,是完全不必有什么顾忌担心的。
何况,他十分怀疑,这块紫玉请柬,其实多半就是那位独角兽马车主人送给自己的,对方是尊崇高贵的皇族成员,怎么可能会把这样一张珍贵请柬,当真送给一个贱民呢,这岂不是很可笑,很荒诞滑稽么。
所以说,对方其实就是送给自己的,是对自己“教训”这个贱民的“奖赏”,只是对方不肯明说而已。
想通这一点之后,他更是再没有任何顾忌了,若是不把这块紫玉请柬抢到手,老天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想到这里,他哪里还能按捺得住,身形一晃,一个箭步窜上前来,伸手朝着地上一抓,那块紫玉请柬就稳稳的落入了他的掌中了。
紫玉请柬入手,独角人青年心中得意,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紫玉请柬被他夺去,旁边的众人一个个心中都咯噔了一下,大是沮丧起来,看这样子,对方摆明了是要抢夺这块紫玉请柬了,那他们就再没有任何机会了,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想要虎口夺食,跟一个青铜部士去抢?那不是茅坑里点灯,找屎么,一个青铜部士的力量,是他们无法抗衡的。
独角人青年哈哈大笑一阵,目光看到一旁那个还在发呆的贱民,想到其古怪之处,脸色随即一沉,大步走上前来,喝问道:“你这贱民,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老实交代!”
一边说着,一边五指成钩,向着对方胸前狠狠抓了过去。(未完待续。。)


 第一三零二章 一张尊贵的请柬


“砰——”
一直呆立不动的江平在这一时刻猛然出手了,一拳捣出,那个青铜部士哼都没哼一声,立即被打得离地飞起,如死狗一般划过长长的一段弧线,掉落在街心口,摔了个鼻青脸肿。
这一幕,看得场中人群都惊呆了,一时都回不过神来了。
这是什么人,一拳竟然把一个青铜部士给打飞了?这还是贱民么。
众人看向场中的人的目光顿时就变了,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一个隐藏不露的强者,刚才对那青铜部士的挑衅,竟然隐忍不发,直到现在才猛然暴发出来,给了对方一个好看,这才是真正的扮猪吃虎啊。
看到这一幕,哇里金等人更是惊呆了,这个马兰人,竟然一拳把一个独角人青铜部士打飞了?若不是事情摆在面前,他们简直都不敢置信,但是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们不信,除非那个青铜部士在配合对方演戏,但看来那个青铜部士实在不会无聊到这样的地步。
原来先前他说的那番在贸易市场经过的“鬼话”,竟然都是真的,哇里金这下终于是确定无疑了。
想到这么一个强者,竟然就在自己等人的身边,而自己等人还整日打着对方的主意,要做对方的奴隶生意,想起这番情形,哇里金等人不由得不寒而栗,后背发凉,心中大是惶恐不安起来。
自己等人这些天的“作为”,简直就是对强者的大不敬了。对方会不会秋后算账,跟他们好好算这笔帐,以对方显露出的身手,把他们灰飞湮灭是分分钟的事。
哇里金等人此刻惶恐惊惧的心情,江平是无暇去顾及的,此刻他手心中,握着一件物事,正是刚才一拳出击,从那青铜部士身上夺回来的那块白银独角女子扔下的晶莹紫色玉牌。
看着这块紫色玉牌,他不禁想起了先前那白银独角女子说的话。这是什么明晚小明岛宴会的请柬。那个酷似索尔蒂丝的什么凤菲小姐明晚也会去参加这个宴会?
这个凤菲小姐,跟那木赫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或许可以从这凤菲小姐口中,得出那木赫的下落消息?
江平隐约记得。索尔蒂丝曾好像跟他提起过。木赫曾经在她面前提到过一个叫凤菲小姐的人。说她跟凤菲小姐十分相像,唱歌也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韵味。
难道,那木赫说的凤菲小姐。就是那屏幕上的酷似索尔蒂丝的那个独角人女子?应该就是这样的了!
这么说,这个小明岛的宴会,倒是有必要去一趟,说不定就可以打探到那个木赫的消息。
江平心中寻思着,就此打定了主意。
按说那个木赫如果回来搬救兵,带回来邪恶虫族在他们母星伊甸星肆虐的消息,那么在这伊甸帝国,不至于一点动静也没有的。
若是有什么动静,那么在媒体网络上一定会有议论的,我只要上网一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怎么先前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江平暗骂自己一声,随即回过神来,转目四顾,那些围观的人群一时还没散,此刻见到对方的目光看过来,这才带着畏惧的四散而走了。
哇里金等人则还神情怪异的站在那里,一时不知该逃走还是该留下。
江平看了一遍,见到路旁一个小亭中好像就有一个网络终端服务器,当即走了过去,却发现要用这个,还需要身份认证,还要交费。
他朝着还愣在那边的哇里金等人招一招手,哇里金等人吓了一跳,不敢不从,忙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哇里金此刻的态度已经跟先前截然不同了,脸上带着谦卑的笑容,点头哈腰的问道:“江——,没,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厉害的强者……”
江平挥挥手,打断了对方没营养的废话,径直问道:“你能上去这台网络终端吗,我要查询一些信息。”
哇里金赶忙来到这台网络设备面前,捣鼓了一阵,往里面塞了几枚硬币,最后对江平谦恭的笑道:“成了,可以上了。”
江平来到这台网络终端面前,找了一个搜索引擎,就要搜索信息,只是在输入的时候,他有些犯难了,不知道这邪恶虫族在伊甸语中怎么说。
邪恶虫族这样的极端黑暗邪恶的生物,在伊甸帝国也罕有听闻,并没有固定的用语,江平最后只能根据字面上的意思输入了“邪恶虫族”这样的关键字,但搜索出来的结果,却让他哭笑不得。
只见屏幕页面上搜索结果倒是很多,但都是关于一些“邪恶”的“昆虫”的?
这些搜索的结果,“邪恶”的“昆虫”不少还带了图片,看上去果然一个个千奇百怪,一看就十分“邪恶”之极。
他连续翻了好几页,都是如此的“垃圾”信息,并没有从中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若是直接用“白银侍将木赫”作关键字来搜索,自然是最直接的,不过可惜,“木赫”这个名字,应该只是那木赫的“尔石人名”,他的伊甸人名,却不知是什么,当初独角人跟人类交流,用的直接都是人类语言,并没用用他们的伊甸语。
没有办法之下,江平只得又用上诸如“极端邪恶黑暗的生物”,“文明的灾难”,“可以吞噬整个星域文明的邪恶生物”,“强大的吞噬和复制能力的生物”,“正能量热子束,正能量芥子炮才能有效杀伤的强横邪恶生物”,“如小山一般黑乎乎的,可以吞噬战舰,变身战舰的恐怖生物”等等这些的搜索关键字。
可惜让他无语的是,搜索出来的结果倒是十分多,千奇百怪,可里面就是没有他所想要的信息。
在这里折腾了许久,一无所获,正在这里感觉无计可施之时,最后他又试着输入了“白银侍将”,“重返母星伊甸星”,“回归帝国”这样的搜索字样,而这一次,搜索结果出来,终于让他心中一振了。
在出现的搜索页面上,他赫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的图象,不正是那个跟阿曼达有**分相像的白银侍将柳炎是谁!
又仔细阅看了一下这些搜索结果的具体内容,江平终于能够确认,图片中的人正是那白银侍将柳炎,而这些信息中叙述的事情,也正是对方的舰队在一次偶然意外中,得以重返银河系的母星伊甸星,近期才得以回来的事情。
不过在这些信息中,都没有提到什么邪恶虫族,十分邪恶黑暗的强横生物,可以吞噬整个星域文明的恐怖存在这样的消息。
江平随即明白,应该是那柳炎或许把邪恶虫族的事情向高层上报了,不过却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