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正是此种原因,皇帝陛下才一直没有动作,算是默认了这门亲事了。
“公主殿下!”
此刻,大厅中的众人看到从外走进来的欧丽雅公主,都不约而同的上前作揖行礼。
欧丽雅公主走进大厅,没有多理会其他的人,目光投向大厅中的那位丰神俊秀,气质高雅的黄金色独角公子。招呼道:“无定,你今天怎么来了!”
她这话语中,倒是带着几丝埋怨的语气。说起来,相比于其他的这些“狂蜂乱蝶”,无定见她的次数倒是最少的。
那黄金独角公子无定行礼问好道:“公主,你还好么,许久没见,我来看看你。”
欧丽雅公主心道,你来看我就是了。为何还带上这么多“狐朋狗友”来呢,这些“狐朋狗友”来得倒比你勤多了!
口中随口道:“我好着呢,不劳你挂记!”
那无定一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旁边的临影轻咳一声。道:“公主殿下,你也不能只眼看到无定公子,而看不到我们这么多人。不理不睬吧。”
欧丽雅公主没好气的道:“我又没叫你们来,我为什么要哩你们。你们这就都给我走了吧!”
临影故意夸张的语调道:“公主殿下这般无情无义的对待我们,我们可都是会伤心的!”
其他人也都一个个涎着脸。做出一副“悲伤欲绝”的神色。
看到这群人的惫懒无赖之状,欧丽雅公主气笑不得,啐骂道:“你们一个个都去死了,我才高兴呢!”
“公主殿下太狠心了,也罢,我就依公主殿下之命,去死了的好。”临影作势就往外走去。
大厅中的人也一个个看着他就这么走出去。
走到大厅门口,临影心中暗骂,这些人也太混账了,也不拉住我一下,一个个巴不得我走呢。
他这时又返身走了回来,欧丽雅公主看着他,喝道:“怎么不去死了,又回来了?”
临影涎着脸道:“我这不是舍不得公主殿下么!”
欧丽雅公主啐骂道:“油嘴滑舌!”
“公主,我听说,你最近十分优待一个贱民,还把他聘为了府上的文学侍从,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时无定出声问道。
欧丽雅公主听得一怔,脸色一变,随即不悦的道:“无定,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今天是特地来兴师问罪的么!”
无定道:“公主言重了,我怎么敢兴师问罪,我只是听说了这件事,觉得有些不妥当,因此向公主建言而已,若是有冒犯之处,还请公主恕罪!”
欧丽雅公主道:“有什么不妥当的!”
无定道:“那只是一个贱民,一个贱民,怎么能够得到公主你的这般优待,并聘为府中文学侍从,这实在有失公主你尊崇高贵的身份啊!”
欧丽雅公主道:“贱民又怎么了,贱民也是有人权的!”
无定道:“贱民就是贱民,他们始终是孱弱的弱者,跟我们这般拥有强大力量的强者是不同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就比如你,公主殿下,一出生就是白银色独角,代表了高贵尊崇的身份和实力,是那些贱民终身也高不可攀的存在,他们一辈子也达不到哪怕是青铜部士的成就,你能承认他们是跟我们强者一样的存在么,他们注定只能是弱者而已,而弱者是没有权力跟强者抗衡的。”
欧丽雅公主道:“那又怎样,多少强者,还不是从弱者过来的,哪里会有天生的强者,你认为的强者,在其它强大种族眼中,或许也就是弱小如蝼蚁罢了!”
“即使是弱者,他也有他的权力,这种权力是天赋与的,不可剥夺的!”
无定道:“公主,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本就是这自然的法则,你不能够一厢情愿的否认,强者和弱者之间的存在,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欧丽雅公主道:“我说了,那又怎样,贱民也是有人权的,他们不应该遭受到各种歧视对待!今天你是强者,肆意欺凌弱者,但焉知明日,来了一个更强者,肆意欺凌你,你又会作何感想!”
无定道:“若是这样,我会听天由命,谁叫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呢。”
欧丽雅公主道:“你这般的做法,就是错误的,这宇宙间的大小种族,都是平等的生命,为什么不可以和平相处,非要你争我夺,拼个你死我活呢,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么。”
无定道:“公主,你错了,生命的存在,就是垫着其它生命的尸体而进化的,食草动物吞噬的,是草的生命,食肉动物吞噬的,是食草动物的生命,这就是生命存在的食物链,而我们智慧的人,只不过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而已。”
“为什么我们可以把下面的生命当作食物,却又对其它卑微低贱的种族要高看一等呢,其实他们跟那些下面的生命也没有本质的区别,也不过是食物链下面的食物而已,难道不是吗?”
欧丽雅公主玉颜涨红,道:“这,这不是不同的!我们都是智慧的人,不是那些没有文明的野兽,植物!”
无定淡淡的道:“我倒是不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我不跟你说了!”说着欧丽雅公主跺一跺脚,气冲冲的就掉头而走了。
欧丽雅公主走后,大厅中的人面面相觑。
临影道:“无定,这次我们真不该把你叫来,说那个贱民的事的。”
银翼道:“是啊,无定,那个贱民确实可恼可恨,不过呢,现在公主殿下摆明架势铁了心一心要维护他,你也不该这般跟公主殿下一味顶撞,而是好言相劝才是。”
洛书道:“这样一来,惹得公主殿下生气,怪罪于你,倒显得是我们的不是了。”
昇龙道:“无定,我看你还是好好去跟公主殿下陪个礼,道个歉,收回你先前的话,不要再说那个贱民的坏话了,这样公主殿下或许就消了气,原谅你了。”
银翼又道:“公主殿下一心要维护那个贱民,我看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随着公主殿下的心意了,无定,要不你去见一见那个贱民,让他替你在公主殿下面前美言几句,让公主殿下消消气好了。”
众人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劝说着。
无定摆摆手,止住纷纷劝说的众人,道:“你们都不必说了。这件事怪不着你们,是我决意要劝阻公主的。另外,要我去向那个贱民求情?那是绝对办不到的事!”
众人面面相觑,临影又道:“这件事说起来,归根到底,全都是那个贱民的缘由。我看这个贱民一日不除,这件事就得不到了结,不知以后还会传出什么样的笑话来了。你看现在,这个贱民的事情,都已经成了整个帝国的笑柄了,连带公主殿下尊崇高贵的声誉也不免受损了。”
“是啊,这个贱民太可恶了,就是这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
众人又都纷纷附和,议论纷纷起来,撺掇的意味不言自明。
无定扫了众人一眼,说道:“你们的意思是?”
临影举手虚砍一下,道:“很简单,一个贱民,蝼蚁而已,只要把他灰飞烟灭,这整个事件也就消停了,就是公主殿下受损的尊崇高贵的声誉也可以洗雪了。”(未完待续。。)


 第一三二三章 他乡遇故知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一副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之状。
无定道:“一个贱民,蝼蚁而已,灭他不费吹灰之力,不过,若是公主殿下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很生气的。”
临影道:“公主殿下或许会生气,但又能怎样,只是一个贱民而已,她至多就是发发脾气罢了,过了这一阵就好了。而且我们还可以把这件事做得隐秘一些,滴水不漏,让她也抓不到把柄。”
无定想了想,依旧摇头道:“一个贱民而已,我们完全可以从正面打败他,我就不信,连一个贱民也斗不过,我们要让这个贱民输的心服口服,自己乖乖的从公主殿下面前消失。”
看到他这般决定了,临影,银翼等人直摇头,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这个无定,气死我了,竟敢当面顶撞于我!”回到自己的寝宫之后,欧丽雅公主依旧气恼不已。
侍女紫霜在一旁劝慰道:“公主殿下别生气,无定公子也不是有意要顶撞公主殿下,我看他这般,实在是受了他人的挑唆撺掇罢了。”
欧丽雅公主扫了她一眼,道:“你说他受了人挑唆撺掇?那是受了何人挑唆撺掇?”
紫霜一时却是没有说话了。
欧丽雅公主一想,随即便也明白过来了,道:“是临影,银翼他们那些人么,简直可恶之极,定然是他们在背后怂恿搞鬼的了!”
说到这里,又忿忿道:“紫霜。你说,他们这些人。是不是很讨厌!”
紫霜道:“他们的用意,无外就是想要让无定公子激怒公主殿下罢了。这样的做法,自然是让人讨厌,不过他们这么做的本意,还是在于公主殿下而已,公主殿下这般美貌,又是尊崇无比的紫色圣将,哪个能不心生爱慕呢……”
欧丽雅公主摆摆手,道:“你不用说了,哼。这些人简直心思龌蹉之极,明知道我跟无定指腹为婚,早就有了婚约,他们却还这般纠缠不清,简直是岂有此理,心思龌龊之极,我看要趁早让他们绝了这份心思为好。”
紫霜瞟了对方一眼,道:“这么说,公主殿下是已经完全心系于无定公子的了。”
欧丽雅公主玉颜微微一红。道:“我跟无定早已经指腹为婚,难道还有别的选择么。”
紫霜心道,这也未必啊,指腹为婚。本就没有多大约束力,若是你坚持不喜欢,谁还能强迫你不成。
不过。除了无定公子,也没有能够更配得上公主殿下的了。不过。也不知无定公子的心灵磁场是不是跟公主殿下契合。
想着,她突然便道:“公主殿下。恕属下说句冒昧的话,难道公主殿下就没有想过,寻找你的‘心灵人’?”
她这也是一心为对方着想,伊甸人所谓的“心灵人”,指的是一对男女独角相交时,心魂能够完美契合的一对人,能够寻找到自己的“心灵人”,对自身修行裨益极大。公主殿下虽然已经达到了紫色圣将的境界,但若是能够找到自己的“心灵人”,有助修行之下,焉知不能达到一等紫色圣将的顶峰,甚至再有往上突破的可能?
紫色圣将再往上,是不是还有什么更巅峰的境界,族中典籍倒是曾经有过若有若无的隐晦的预言,只不过,这千万年来,还真没有真正突破紫色圣将的先例记载。
“寻找‘心灵人’?”
欧丽雅公主听得一怔,随即摇了摇头,道:“这‘心灵人’,亿万之中难有一个,纯属可遇可不可求的。”
紫霜听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对方说的也是事实,“心灵人”可遇不可求,要去找,基本是找不到的,或许公主殿下的“心灵人”根本就不存在的。
江平在士梁园观赏了一阵风景,最后在那些宾客们的冷嘲热讽,冷眼以对之下,一时也觉得没趣,当即就出了园子,又一路出了公主府,想要到外面去转转,他行动倒是十分自由,并没有受到什么限制。
出了公主府,走了一阵,他就感觉几丝不对,好像有人跟踪,他以为是公主府的人,便也没有怎么在意。
出来之后,不知不觉,就往那安靖侯府邸所在的地方而来,不久就到了那阔大的安靖侯府邸的大门前,在那里徘徊不已。
殊不知,他这般的“诡异”举动,更加引来了暗中跟踪的人的疑心,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暗中的人仔细的盯着在侯府门前徘徊的那个人影,只感觉越来越是熟悉,心中的惊疑也更加强烈了。
“你这贱民,在这里看什么看,还不快跟我滚!”侯府大门前的守卫,发现了这么一个“形迹可疑”的贱民,毫不客气的大声呼喝起来。
江平在安靖侯府门前,徘徊了一阵,终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入内跟那柳炎侍将摊牌,举步就此离去。
没走出多远,突然身后一抹轻风起,随即肩头便传来一股力量,把他给提了起来,他正要有所动作,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闪过一抹惊异之色,随即再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被那股力量,带得升空而去,往那偏僻之处而去。
不一会儿,似是到了一处海边,无边的海水拍打着岸边礁石,响起一阵波涛轰鸣声。
那股力量把他一松,任由他掉落到了地面,自己也随之落下。
江平落在地上,站稳身形,回过身来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蒙面的黑铁色独角人,虽然对方蒙住了头脸,但他自然看得分明,对方不正是当初他在银河系黑暗时期军情处的“顶头上司”,那柳炎的亲信属下,言曼黑铁校尉是谁。
他想找到那柳炎侍将,问个清楚明白,却没想到,言曼竟然也在这里,这个时候见到了。
“你到底是谁,还不露出真面目么!”来人紧盯着他,喝问道。
来人正是言曼,自从得了柳炎侍将的吩咐,她就守在公主府邸,想要寻机探明公主府这个“贱民”的底细,今天对方一出府,她就跟踪上了,见到对方在安靖侯府邸大门前徘徊,心中的怀疑更大了,再也忍耐不住,就把对方给抓了来,要问个清楚明白。
江平心思电转,眸光闪了闪,突然伸手就摘下了头罩,露出了真容,朝着对方喊道:“言曼,原来真的是你,我总算找到你了!”
“江平——真的是你——”
看清对方的真容,言曼惊呼一声,情不自禁的退后几步,露出惊讶之极的神色。
江平走上前道:“是的,是我来了。”
“这,这不可能,你,你怎么到了这里来了!”言曼情不自禁又退后几步,脸上依旧充满万分惊讶之色。
江平道:“为什么不可能,我说了,要来寻找你的,这不就来了。这还多亏了你送给我的那份星图,依着那份星图,我这才总算找到了这里,找到了你。”
言曼也摘下了蒙面头罩,露出动容不已的神色,吃吃道:“你,你是说,你是为了寻找我,这才到了这里来的?”
江平道:“是的,为了寻找你,我就到了这里来了。”
言曼仍是一副不可置信之色,道:“这,这太疯狂了,这么相隔遥远的星河,你,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即使有我送给你的星图,那也是千辛万险,九死一生的事情,你怎么就这么找来了……”
江平道:“为了能够寻找到你,千山万险,又算得了什么呢,现在,我不是已经来了,找到了你么。”
言曼露出复杂之极的神色,怔怔的看着他,道:“你真傻,这一路之上,一定遇到了很多艰辛困苦吧,你,你这又是何必呢!”
江平道:“只要能够再见到你,遇到的那些艰辛困苦,又算不得什么,现在找到你,这一切也都值得了。”
言曼又是一阵神色动容,不过想到什么,脸色一变,道:“你,你只怕并没有说出真话吧,你,你只怕是为了那个索尔蒂丝,这才来的吧?”
江平道:“言曼,你要相信我,我主要还是为了你而来,否则我也不会费劲这千辛万苦,穿越这千难万险,到达这里来了,你怎么还是不肯相信呢。”
“我,我……”言曼咬了咬牙唇,瞟了对方一眼,道:“不管怎么说,我就相信你的话好了。”
说到这里,又幽幽的道:“我实在没想到,你竟然会真的到这里来……也许,你不应该来的,而且更不应该一来,就弄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成了整个帝国的热门人物,不知引来多少人在议论么,这样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
江平道:“这也怪不得我,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总之是阴差阳错,就弄成这个样子了。”
“是了,你先前在安靖侯府邸徘徊,又是有什么目的?”这时言曼又问了起来。
江平道:“还不是为了能够寻找到你么。我打探到,柳炎侍将的府邸就是安靖侯府,我想,应该能够在这里找到你的,果然没错,让我在这里找到你了。”
言曼听了,觉得对方说的也合情合理,对于对方的这番“鬼话”,又多相信几分了。(未完待续。。)


 第一三二四章 他乡遇故知(下)


江平这时问道:“是了,我问你,木赫他们回来了没有,怎么会没有他们的消息?”
言曼听得一怔,随即想到什么,就道:“果然,你还是关心你的那个索尔蒂丝的下落消息……”
江平解释道:“不是的,木赫他们回来,主要目的不正是要从帝国这里调派大军,前去银河系围剿我们人类联邦么,对于这件事,我不能坐视不管,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的。”
言曼道:“这么说来,你到这里来,还是为了你的那个银河系联邦而来的了。”
江平道:“我说了,我来这里的目的,主要还是为了你,不过既然来了,我自然不能丢下这些事不管的。”
言曼低头沉吟一阵,道:“也罢,我就相信了你就是。”
江平又追问道:“那你告诉我,木赫他们回来了没有,现在又在哪里?”
言曼摇摇头,道:“木赫侍将他们还没有回来,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江平听得一阵失望,原来,木赫他们真的还没有回来么。
他不甘心,又追问道:“这是真的么,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们不是比你们先出发一年之久么,你们都回来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言曼道:“难道这很奇怪么,我说了,这茫茫星际之中,充满了各种不可测的因素,横渡星河,本就是一件危险莫测的事情,木赫侍将他们遇到了什么变故。一时没有回来,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他们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会回来的!”江平不由怒吼道。
言曼紧紧的盯着对方。道:“果然,我不相信你会担心木赫侍将他们,你担心的还是那个索尔蒂丝罢了。”
江平感觉一阵痛,情不自禁发狂般仰天大呼了起来,道:“索尔蒂丝,你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啊!”
言曼冷冷的看着对方的疯狂之状,喃喃自语道:“我没有猜错,你果然还是为了那个索尔蒂丝而来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我……”
江平突然一个箭步窜到对方的面前,抓住对方使劲问道:“你告诉我,索尔蒂丝她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言曼使劲想要挣脱,却挣脱不了,只是冷冷的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你的那个索尔蒂丝谁知道去了哪里,这茫茫星际如此广大,凶险莫测。也许现在她已经死了,化作这宇宙间的一片尘埃了,也说不定的。”
“你胡说,索尔蒂丝她一定还活着。一定还活着!”江平又歇斯底里的大喊了起来。
“她即使还活着,你也很可能永远见不到她了,你难道不知道。在这星际间,一旦迷路了。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吗,很有可能就永远找不到回归的方向了……”言曼带着几丝幸灾乐祸的道。
“啪——”
江平狠狠甩了对方一个耳光。怒吼道:“你胡说,索尔蒂丝一定会没事的,她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言曼抚摸着脸颊,不可置信的道:“你,你打我……”
江平此刻也冷静下来了,看着已经陷入暴走状态的对方,忙安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言曼一把推开对方,喝道:“你给我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你这个令人恶心的卑微低贱的尔石星人,快给我滚!”
江平道:“言曼,你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说,我,我是喜欢你的。”
言曼道:“滚!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江平在那里待了片刻,转身离去,走了几步路,又停住步子,转身回来,问道:“言曼,你会不会告诉那柳炎,说我到了这里,会不会?”
言曼冷笑道:“怎么,你莫非是怕了?你不是胆大包天,连那邪恶黑暗之极的虫族也不惧怕的吗,当初为了追击那虫族母体,你不是一个劲就冲进了那空间漩涡的吗,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现在这会儿又怕起来了?”
江平道:“言曼,我实话告诉你,我既然到了这里,就不会怕了什么,我有一句话要你去转告那个柳炎,叫她好自为之,不要想着跟我,以及我们人类作对,否则我必饶不了她!”
言曼听得脸色一变,呵斥道:“住口!你什么东西,竟然敢威胁起我,威胁起侍将大人来了,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了!”
江平道:“我这不是威胁,而是明明白白的告诫!我知道,她亡我人类之心不死,一直把我人类当作必欲除之而后快的祸患,是不是?”
言曼冷哼一声,没有作声。
江平道:“她是不是要像那个木赫一样,向帝国高层建言,出动大军前往银河系围剿人类联邦?你去告诉她,她若这么做了,我必杀了她!”
“你——找死!”
言曼听得心中大怒,柳眉倒竖,身形一动,高高跃起向对方扑了过去,可是堪堪到了近前,她就感觉到一股庞大而无形的力量涌来,把她给挡住了,这股庞大无形的力道是如此庞大,她的身形重重的撞上去,又被反弹得倒飞了回来,跌落尘埃之中。
“无形气劲!”
跌倒在尘埃中的言曼,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望着对面的人,一片惊讶之极的神色,心中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无形气劲!她确定,刚才她撞上的,就是对方散发的无形气劲!而这,却是只有白银侍将以上实力的大强者才具有的神通,她万没想到,在对方的身上,她却领教到了。
这种无形气劲,她也曾经在柳炎侍将身上领教过,不过,对方的无形气劲,比起柳炎侍将的,又不知强横了多少了,从她刚才这一撞,就可以看出来,若说柳炎侍将的无形气劲是小儿的力道的话,那对方的无形气劲,就是凶猛巨兽的力量了,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难道,这个尔石星人,竟然已经远超了白银侍将的境界,已经达到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