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这个时候还来得及么。他却并不怎么乐观。
果然,在国师尊胜阙终于露出了求战心思的时候,先前一直咄咄逼人,步步紧逼的江平,反而立刻收敛了锋芒,缩回了拳头,变得稳扎稳打,并不与对方交战,一味的化解局势,使局势简单化。
此刻的国师尊胜阙,就仿佛一头要发作的猛虎,伸出拳头去,却处处打在了棉花堆,使不上力道了。
看到这里,老者青远心中叹息,暗道这果然是个狡猾的小狐狸,这是不打算给对方任何机会了。
从他这段时间的观摩来看,此人的棋艺并算不得怎么高明,若是正常行棋,以国师尊胜阙的棋力,吃住对方是十拿九稳的,可是偏生一上来就被对方唬住,连连走出昏招,错过了翻盘的大好机会。
虽然后面似乎有所醒悟,可惜大局已定,已经太晚了。
“啪——”
当江平的又一颗白子落下,收下最后一个大官子时,毫不客气的站起身来,朝着对方拱手道:“承让了,承让了!”
国师尊胜阙坐在那里,脸色难看的很,一脸的不甘心。这盘棋他下得可真是憋气带窝火,稀里糊涂就这样一步步被对方牵着走,把胜利的希望拱手送出了。
老者青远在一旁,看到国师吃瘪之状,差点笑出声来,此人说承让了,可一点都不差,这盘棋,可不是承国师给“让”赢的么。
“江平阁下,没想到,你的棋艺也这般高明啊!”
一旁的欧丽雅公主欣慰的说道,本一直担着心,见到江平赢了,倒是松了口气。
江平道:“公主殿下过奖了,我的棋艺算不得高明,不过看来比起这位老者,应该是高了一点点的。”
他这番话,无疑又是旧事重提,揭老者青远“让棋”的伤疤了。
老者青远一时又是脸色紫涨,神色尴尬不已,暗道这小子嘴也真够损的,在这里得势不饶人呢。
国师尊胜阙这时反倒是气笑了,哈哈笑了一声,道:“你这小子,别的不说,单这胆气,倒是令人有些佩服,竟敢一再在我面前捋虎须。”
江平道:“国师过奖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国师尊胜阙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带着几丝揶揄道:“你,就是那‘春江花月夜’,‘归去来兮辞’,‘洛神赋’的作者吧,或者说,是抄袭者吧。”
江平神色如常的道:“不是抄袭者,只是叙述者而已。”
国师尊胜阙道:“好一个只是叙述者,仅凭着听来的几首诗词,就有资格作公主府上的文学侍从,上卿嘉宾吗?”
江平道:“为什么不可,别人不能叙述,我能叙述,我依旧为此骄傲。”
国师尊胜阙愣了一愣,道:“有人说阁下寡廉鲜耻,无耻之极,看来果不其然。”
江平道:“国师谬赞了,我说的只是一个事实,难道不是吗。”
国师尊胜阙哈哈笑了起来,道:“你这个人倒是有些有趣,只是可惜啊!”
“可惜什么?”江平问道。
“可惜你再怎么狡辩,都改变不了你是一个弱者的事实,你的生死,全在我掌中。”国师尊胜阙语气一转,森寒的说道。(未完待续。。)


 第一三六四章 寻找心灵人


江平道:“国师这么说,莫非是想要自毁诺言,依旧不肯放过在下了。”
国师尊胜阙道:“你确实是赢棋了,不过我也只是承诺,今日饶你一命,但他日依旧可以取你性命。”
江平道:“国师对我这般重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国师尊胜阙道:“你用不着用这激将之法,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蝼蚁,随时可以抹去,随我的喜好罢了。”
顿了顿,他又道:“不要以为你的伎俩,我不知道。你一进来,就反客为主,故意借这棋盘,激怒于我,你想着,这样一来,我要向你下手,就不免要有所顾忌,免得传出去,落得一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没有容人之量的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江平一怔,一时却反驳不得。
国师尊胜阙又是冷笑一声,道:“不过你错了,你并不了解我的为人,我可不会顾忌什么外人的非议,就放过了你,你的这些伎俩在我面前,都是没用的。”
“你应该明白了,只有弱者,才会用这些伎俩,强者凭借的,就是绝对的实力。就像现在的我和你,任你怎么耍阴谋伎俩,也改变不了你为鱼肉,我为刀俎的事实。”
江平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便道:“国师果然是明白人,不过我倒是有一点不明白,还想请教一下国师。”
国师尊胜阙冷着脸道:“什么明白不明白,你说!”
江平道:“我与国师无冤无仇。今天更是第一次见面,不知为何国师见到了我,就不依不饶,喊打喊杀,一定要置在下于死地呢,这其中的缘由,国师可否跟我道明呢。”
国师尊胜阙冷冷道:“灭杀你如灭杀一个蝼蚁而已,有这么多理由么。”
江平道:“当然,一定会有所理由的,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这般做法,一定是有什么理由的。”
国师尊胜阙道:“你若非要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因为你该死。”
江平扫了旁边的欧丽雅公主一眼。道:“国师为何不明说呢。国师这般恨我。应该跟公主殿下有关吧。”
国师尊胜阙道:“是又怎么样。你一个蝼蚁贱民,没有自知之明,不知天高地厚。看不清自己的身份,行事狂妄无忌,这就是你的取死之道。”
江平摇摇头,道:“不,这些都没有说到点子上。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你怕了我。”
“什么,怕了你?”国师尊胜阙仿佛听到一个极为荒唐可笑的笑话一般,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堂堂国师尊胜阙,会怕了你,一个蝼蚁贱民?简直太可笑了,这简直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笑话了。”
国师尊胜阙哈哈笑着,突然觉得,眼前这人,实在是无赖无耻之极,就是一个只会逞口舌之快的狂徒无赖,跟这样一个无赖无耻之徒较劲,都污了自己的手。
江平却是一副认真的模样,道:“不错,你是怕了我,怕我是一个威胁,不过,我知道,你是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也许你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罢了。”
国师尊胜阙瞪着大眼看着对方,仿佛看着一个白痴一样,过来半晌才道:“你知道吗,你是我尊胜阙见过的最无赖,最无耻的人了。”
江平不以为意,淡淡的道:“国师过奖了,我只是说了一些实话而已,国师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国师尊胜阙瞪着对方,突然觉得,跟这样的“无耻之徒”多说半句,也是污了自己的口,突然挥挥了手,道:“你去吧,我说了今天不跟你计较,就不会食言。”
江平见了,也不多说,当即就告辞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说着就转身径自离去了。
一旁的老者青远见了,心中倒是佩服不已,不管怎么说,对方能够在国师面前,依然这般夷然无惧,放肆抗辩,这番胆色,就令人自叹弗如了,或者说,莫非这就是无知者无畏?
他知道国师有话跟公主殿下相谈,当即就知机的提出告辞,国师尊胜阙也没有挽留,点了点头,老者青远也就告辞出了亭子而去了。
欧丽雅公主此刻也是心情复杂,她没想到,江平一来,就触怒了国师,她还从未见过,在国师面前敢这般冒犯顶撞之人,心里倒有几分佩服之心,暗道果真不愧是曾经孤身独闯空间漩涡,与邪恶虫族死战的“英雄”。
此刻走上前来,说道:“国师,江平他不识礼数,冒犯尊颜,还请国师见谅,不要与他一般计较。”
国师尊胜阙扫了她一眼,道:“欧丽雅,你是在为此人求情?”
欧丽雅公主道:“或许是吧,或许他在国师面前的举动,十分冒犯无礼,不过,我想他并不是故意的,他这么做,岂不也显示出此人胆识过人,颇有英雄气概,国师你说,难道不是吗?”
“胆识过人,英雄气概?”国师尊胜阙哂笑一声,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道,“欧丽雅,你不要被此人的表象迷惑住了。我不得不说,这人若不是无知者无畏,就是一个心机深沉之辈,他明知道,向我求饶是没有用的,所以反其道而行之,不惜激怒于我,与我作对,以求一线生机,说到底,不过是一个疯狂的赌徒罢了。”
欧丽雅公主蹙了蹙眉,道:“其实他也不是什么恶人,国师为何对他这般先入为主,存有偏见,不肯放过呢。”
国师尊胜阙道:“为什么不肯放过?这其中的原因,你难道不知道么。我原先以为,你对这个贱民只是一般的优厚礼遇,以此作为典型,来宣扬你的‘贱民人权’思想罢了。我说了,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也并不反对,可是,你后来的做法,就太过分了。”
“我听说,你在那士梁园中,与此人一连几天喝酒,说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还把此人视作知己?这简直太荒唐太过分了!我想,这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宣扬你的‘贱民人权’思想吧!”
欧丽雅公主说道:“国师,你说的不错,我确实与他在士梁园中喝酒,也确实是把他当作知己。在酒桌上,我不再是什么公主殿下,只是与他一般的酒客,与他畅饮倾谈,不知不觉,就融入其中,感觉到一种心灵的对话,仿佛对方就是自己的多年知己一般——”
“哼!”国师尊胜阙脸色铁青,道,“你还敢这么说!你是尊崇高贵的公主殿下,紫色圣将,对方只是一个蝼蚁贱民,你们之间,隔着天堑鸿沟,他替你提鞋都不配,你竟然还把他当作知己,这简直太荒谬,太过分了!”
欧丽雅公主道:“可是,我说的也是实话啊,我确实是这么感觉的。”
国师尊胜阙气得不由一阵无语,过了好半晌,才道:“欧丽雅,你就不要这般任性了,我知道,因为你跟无定的事情,你心里对为师还在气恼着,是不是。”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大道,我只得这么做,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份努力,你即使因此对为师心存怨恨,我也认了……”
欧丽雅公主听了,忙道:“国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欧丽雅怎么敢对你心存怨恨呢,这是没有的事,我,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欧丽雅好,欧丽雅又怎么会这般不识好歹呢……”
国师尊胜阙扫了对方一眼,道:“这可是你的真心话?”
欧丽雅公主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并没有任何责怪国师的意思,我和无定的事,也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去多想了。”
国师尊胜阙见了,倒是有些意外,点了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沉吟一下,又道:“我有一件事,正要告诉你,我已经跟皇帝商量过了,打算正式展开为你寻找‘心灵人’的选秀行动,这件事情十分重要,必须作为当前帝国最主要的任务来对待……”
欧丽雅公主听得吃了一惊,道:“什,什么,寻找‘心灵人’,选秀行动……”
国师尊胜阙道:“是的,寻找‘心灵人’,这对你的大道十分重要,虽然突破紫色圣将的希望看似渺茫难寻,但是我们不能放弃,必须尽最大的努力去做,若是能够寻找到你的‘心灵人’,对你的大道,对你有朝一日突破紫色圣将,进入到从所未有的更高境界,一定会大有裨益的。”
“不,我不同意,我不要寻找什么‘心灵人’!”
欧丽雅公主心中一阵莫来由的惶恐不安,下意识的就摇头反对道。
国师尊胜阙道:“欧丽雅,你为什么要反对呢,这对你不是大有好处,是一件好事情吗。”
欧丽雅公主道:“不,这事情太荒谬了,我不同意。”
国师尊胜阙道:“欧丽雅,你就不要再任性了,寻找‘心灵人’,这是为了你好,合情合理,怎么算是荒谬呢。”
欧丽雅公主依旧摇头,道:“不,‘心灵人’可遇而不可求,哪里是能够找到的,这不是荒谬又是什么,反正我不同意!”(未完待续。。)


 第一三六五章 梁园虽好


国师尊胜阙道:“不去寻找,又怎么知道找不到,去寻找了,说不定万一真找到了呢,只要有一线的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这个努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欧丽雅公主心中还是十分抵触,摇头道:“不,我就是不答应!”
国师尊胜阙道:“欧丽雅,你就不要这么任性了,为师这都是为了你好。好了,你先回去,这件事我和皇帝会为你办好的。”
欧丽雅公主还想说什么,国师尊胜阙挥挥手,道:“好了,你先回去好好想想吧。”
欧丽雅公主无法,只得告辞转身出了亭子,又出了国师府,回自己的公主府邸了。
一路之上,见到对方一副闷闷不乐之状,紫霜就试探的问道:“公主殿下,出什么事了,国师跟你说了什么?”
目光一转,带着几丝希冀道:“是不是和那个尔石星人有关啊,我早就说了,那个尔石星人不是什么好人,你早该把他驱逐出府去了!今天他得罪了国师,也是罪大恶极,自找苦吃!”
欧丽雅公主也没有瞒她,摇头道:“不是这件事,国师告诉我,要替我寻找‘心灵人’!”
“替公主殿下寻找‘心灵人’?”
紫霜听得一怔,随即便欣然道:“那这是一件好事啊,公主殿下为何还不高兴的样子。”
欧丽雅公主道:“什么好事,我可不想这样的。‘心灵人’岂是这般好找的,再说。找到了,若是我不喜欢的。那怎么办,我心里害怕的很。”
紫霜安慰道:“公主殿下。你就不必担心了,既然是你的‘心灵人’,你怎么会不喜欢呢,否则就不会叫做‘心灵人’了,说不定你一见到他,就一见钟情了呢。”
欧丽雅公主摇头道:“不会的,反正我就是担心害怕,‘心灵人’岂是这般好找的,若是找不到。难道要把国中的人一个个找来不成,这不是胡闹吗,反正我是不答应的!”
紫霜劝说道:“虽说‘心灵人’如大海捞针,可遇不可求,不过说不定碰巧就遇上了呢。再说,即使找不到‘心灵人’,退而求其次,找一个知己的‘灵犀人’,也不错啊。”
听她说到知己。不知为何,欧丽雅公主脑中就浮起了一个人的影子,心中突然叹息,他要是我伊甸人就好了。
这个念头一浮上来。让她都不禁吓了一跳,脸颊也不禁有些发烧,心中暗道。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最近老想着他呢。难道我……
想到这里,她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不可能的……”她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心里却越发乱成一团麻了。
“公主殿下!”
看到她有些出神,紫霜在一旁轻唤一声,欧丽雅公主回过神来,应了一声道:“怎么了?”
紫霜说起她关心的事,问道:“对于那个尔石星人,公主殿下打算怎么处置?”
欧丽雅公主不解的道:“什么怎么处置?”
紫霜道:“他得罪了国师,在国师面前放肆无礼,实属罪大恶极,难道不应该治他的罪,好好惩戒一番吗,我看最起码也该把他驱逐出府去了!”
欧丽雅公主喝道:“你别胡说!江平他虽然先前在国师面前有些冒犯,但也不是故意的,国师也都没有打算再追究他了,我为何还要给他治罪惩罚,说起来,其实他也没什么错嘛。”
想到先前在亭子中,江平的一番作为,让一向狂傲尊崇的国师也不禁吃瘪,输了棋,最后还不得不大度的放过了他,她心中就感到一阵哑然失笑,心道,这个人,也真是胆大妄为呢,竟敢在国师面前这般狂妄自大,放肆无礼,不过呢,也真是胆识过人,英雄气概呢。
想到这里,就有些痴了,脸颊又有些发烧起来。
“这个人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国师没有惩戒他,那是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却不能轻易饶了他,否则他只怕更要得寸进尺,无法无天了!”
紫霜气愤愤的说着,没有听到对方作声,回过头,看到对方发呆之状,不禁又神色古怪的问道,“公主殿下,你怎么了?”
欧丽雅公主回过神来,道:“没,没什么!”
说着玉颜紧绷,又道:“紫霜,我告诉过你,以后不得对江平上卿抱有成见,无礼怠慢,你记住了吗!”
紫霜心中不甘,但见到对方严厉之状,也只得无奈的答应了一声,没想到那尔石星人这般肆意妄为,狂妄无礼之极,公主殿下竟也饶过了他,简直是太宽容眷顾了,这可怎生得了!
江平回了公主府邸,又径直回到了士梁园自己的住所,坐定之后,依旧是一阵不安不已。
这次国师府邸之行,让他感觉到了危机,那国师尊胜阙无疑已经对他起了杀机,虽然并没有跟对方交手,但从对方那里传来的深不可测的气息,还是让他忌惮不已,根本没有跟对方抗衡的底气。
这次虽然侥幸逃过了,但逃得了一次,逃得了下一次吗。
想着,情不自禁起了逃离之心。
正在这里想着,这时发现,通讯器来了一个信息,忙打了开来瞧看,看过之后,神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信息是言曼发过来的,信息中也没说别的事,只是告诉他,那个晶楚的出兵银河系的上书,已经交到了内阁和军部,此刻内阁和军部的大臣正在广泛讨论这件事,帝国大臣们对这件事的争论十分激烈,基本上持支持和反对态度的各占了一半。
看完之后,在那里又沉思了良久,最后发现,对于这件事,他根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这个插手的余地,难道他能跑到那些独角人大臣面前,劝说或者威胁他们不成。在一个帝国面前,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
但这样坐以待毙也不是办法,想来想去,他最后无奈的发现,他现在所能倚仗的,还只有那个独角人中“特立独行”的“好人”,欧丽雅公主殿下了。
在那里又寻思了一会儿,他就起身出去了。
此刻,欧丽雅公主正在自己寝宫的一间雅致花厅中,用着晚餐,侍女紫霜在一旁陪着。
正用着餐,这时侍女星月从外面走了进来,行礼禀报道:“公主殿下,外面江平上卿求见!”
还没等欧丽雅公主说话,一旁的紫霜柳眉挑了挑,道:“公主殿下现在没空,叫他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侍女星月应了一声,正要转身退下,欧丽雅公主止住了她,道:“慢着,叫他进来!”
侍女星月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不多说,就领着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不正是江平是谁。
“江平阁下,你来了,吃过了吗,要不坐下一起吃吧,星月,吩咐御厨,再送些食物来。”欧丽雅公主含笑说道。
“这怎么可以!这不合规矩!”一旁的紫霜连忙急声劝阻道。
这时江平走上前来,行礼说道:“公主殿下,我已经吃过了。这次我来,是特地来向公主殿下辞行的!”
“辞行?”
欧丽雅公主听得一怔,不禁站了起来,问道,“为什么要辞行,出了什么事了!”
美眸一转,又说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国师府中的事?这个你尽管放心就是,你虽然对国师有所顶撞,但国师宽宏大量,并没有再怪罪你的意思,你尽管在府中安心待着就是。”
江平道:“倒也不是因为今天在国师府中的事。”
欧丽雅公主又追问道:“那又是因为什么事呢?”
江平说道:“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地,我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欧丽雅公主道:“为什么呢,我也并没有任何怠慢得罪你之处,为什么又要急着离开呢!若是府中有什么怠慢得罪的地方,你尽管说出来,我必严惩不贷。”
江平道:“公主殿下误会了,公主殿下对在下倒是十分宽容优待,周到倍至,我并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
欧丽雅公主听了,便又问道:“那你为何又突然要辞行离开了呢。”
江平道:“我说了,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地,这里,毕竟不是久待的地方,我终究还是要回去的,不是吗。”
“回去?”欧丽雅公主吃了一惊,目光一转,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回银河系?”
江平点点头,道:“不错,我正是要回去。”
欧丽雅公主又问道:“为什么好好的,你又急着要回去了呢,你即使要回去,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啊。”
江平道:“很简单,时不我待,我要回去,准备跟你们伊甸人的战斗。”
欧丽雅公主听得又是一怔,道:“回去,准备跟我们的战斗?此话又是怎讲?”
江平淡淡的道:“公主殿下何必明知故问呢,你们已经打算了要出兵银河系,对我们兵戎相见了,难道我还能留在这里,任由你们侵略不成。”
欧丽雅公主神色微微动容,回过头去,问起旁边的紫霜,道:“紫霜,帝国要出兵银河系?可有此事!”(未完待续。。)


 第一三六六章 公主进言


紫霜迟疑了一下,说道:“是有此事,不过这件事内阁和军部大臣还在争论中,还并没有一个结论。”
欧丽雅公主听了,回过头去,对江平道:“你听到了,这件事还只是在讨论中呢,并没有一个结论,你也不必这么着急的。”
江平道:“是吗,不过我看这个结论早晚要出来的,我还是早点离开是好。”
欧丽雅公主沉吟一下,便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坐视不管的,我明天就去找父皇,说说这件事。在我看来,你们尔石星人与我们之间,无冤无仇,你们尔石星人消灭了母星伊甸星上的邪恶虫族,说起来对我们还有恩,不说回报罢了,怎么还能恩将仇报,出兵与你们开战呢,这没有道理!”
江平扫了她一眼,沉声道:“公主殿下说的可是当真的真心话么。”
欧丽雅公主道:“当然,我欺骗你做什么,我说了,明天就去找父皇,说说这件事,劝阻帝国出兵银河系。”
江平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