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可否认,若不是情非得已,他是实在不愿意看到,一个贱民出现在这里的。只是,种种迹象表明,眼前的这个马兰人贱民,极有可能就是欧丽雅公主的“心灵人”,以他紫色圣将明辨秋毫的鉴察力,清晰的察觉到了这一点,让他想要自欺欺人的否认都办不到。
“也许这就是上天的旨意吧。”他只能这么默默的无语问苍天。(未完待续。。)


 第一三九三章 贱民心灵人


“公主殿下!”江平轻喊一声,想要说什么。
欧丽雅公主摆摆手,道:“你什么也不要说,就这么看着我,念一首诗好么,我希望它是表达爱情的。”
江平怔了一怔,随即便点了点头,道:“好!”
说罢就低声吟哦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欧丽雅公主听得神色动容,美眸中情不自禁露出几丝痴迷神往之色,喃喃自语道:“好,好诗——”
沉吟一阵,她娇躯微微躬屈前倾,头顶紫色独角向前探出,玉颊浮起一抹红云,微微闭上美眸,轻声说道:“吻我!”
江平一怔,随即明白过来,这是要进行鉴定了。他深吸一口气,走上前一步,微微低下头去,吻向了对方的那根紫色独角。
场上场外,无数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禁失神呆住了。一个贱民,就这样吻上了帝国最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殿下神圣圣洁的紫色独角,这怎么可能,有人为此情不自禁失声痛哭了起来。
在对方的唇齿轻轻碰触到头顶独角的一刹那,欧丽雅公主的娇躯起了一阵轻颤,从心魂深处。升起了一阵不可遏止的颤栗,波动。她的心魂动了,如波涛一般。不断的在涌动升腾。
两人的生命磁场,如电石火花一般,激烈碰撞交织在一起,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震荡不息,仿佛在演奏着一曲激荡的生命和谐乐章。
一种心荡神驰的沉醉,在心头弥漫荡漾,欧丽雅公主从没想到,心灵间的灵犀交汇。是这般令人喜悦,迷醉。
原来,他真的就是我的“心灵人”么!这一刻,欧丽雅公主心头生起一股莫名的惊讶,喜悦,又有一阵的迷惘,茫然,一时恍惚出神,就这么呆立在了那里。久久没有了动静。
全场也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沉寂当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望向了台上的国师尊胜阙,等待着他的判决。
无数人都渴望着。从国师的口中,吐出“未过”的那两字,随后。那个台上罪大恶极的贱民,就将被无数人的怒火给撕成碎片。
这个贱民。不可能是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的,这绝对不可能。这一场闹剧,到现在为止,终究要落幕了,那个贱民,他将得到应有的下场,那就是如蝼蚁一般灰飞烟灭!
此刻国师尊胜阙也陡然睁开了双眼,直直的盯在了对面的那人身上,眼神中透出复杂的,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时,欧丽雅公主也从迷惘中回过神来,睁开眼,直起身子,朝着一旁的国师尊胜阙看去。
“国师!”她轻轻喊了一声,似是提醒对方宣布结果。
国师尊胜阙回过神来,神色颇是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又看向了对面的那个人,他现在心中委实矛盾之极,充斥着震惊与惊喜,他没想到,那个贱民,竟然真的是欧丽雅这位帝国公主,紫色圣将的“心灵人”,刚才欧丽雅的心魂感应,清晰无误的表明了这一点,他即使想不承认都办不到。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不得不深叹造化弄人,“心灵人”亿中无一,可遇而不可求,但是没想到,还真是找到了,只是其人却是一个贱民,这简直不知是悲剧,还是喜剧,或者只是一场闹剧。
他很是想否定这个结果,宣布没有通过,然后命人把眼前这个贱民灭杀,结束这一场闹剧,但是,这样的决定他一时又下不了,因为他深深知道,“心灵人”可遇而不可求,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灭杀此人容易,但要再寻找到一个“心灵人”,就是千难万难,渺茫未知的事了。
他不愿冒这样的险,从眼前这个人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就是冲击前所未有的紫色圣将之上境界的希望。
从有所记载以来,他们伊甸人中,虽然强者云集,不乏涌现无数惊才绝艳之士,但是却从无一人,能够突破紫色圣将这一道天堑关口,进入更高境界。
而欧丽雅这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紫色圣将的出现,让他看到了突破这一魔咒的一线希望,而现在,欧丽雅的“心灵人”的出现,又为这一线希望,增添了一个重重的砝码,虽然对方是一个贱民,但不管怎样,那也是“心灵人”。
他也十分清楚,当他口中吐出那两个字时,对帝国,对皇族,是怎样一个莫大的耻辱,将成为帝国历史上,皇族历史上永远抹之不去的一个污点,耻辱,但是在最后,对于冲击紫色圣将之上境界的狂热期盼,还是最终战胜了这一切顾忌,此刻在他眼中,所有一切都是虚幻乌有的,只有冲击紫色圣将之上的境界,破除这一亘古魔咒,才是最真实的事情。
此刻,面对着欧丽雅,面对着场上场外无数的目光,国师尊胜阙虽然很不甘心,但最终还是从口中缓缓吐出了两个字:
“通过!”
这话一出,仿佛一道雷霆在耳旁炸响,无数人都现出不可思议之色,只觉得这个世界都变得虚幻,不真实起来。
这个贱民,竟然通过了?通过了最终的鉴定,那岂不是就是说,他就是帝国最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了?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太荒唐荒谬了,这一切都不是真的,都是虚幻的,他们不是都在做梦吧!
无数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不可接受这么一个结果。
台上的江平,此刻也不禁神色微微动容,他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算计了各种可能的突围逃生之路,但是在听到从国师尊胜阙口中说出那两个字时,发现这一切都白费了,他不用再怎么寻思跑路了。
他都感到一阵不真切起来,仿佛是在做梦一般。
他不禁抬头,朝着对面的欧丽雅公主看去,仿佛意识到对方的目光,欧丽雅公主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美眸中也荡漾着一抹欣慰喜悦之意,随即一阵羞赧上来,玉颊又浮上一抹红云,别过了头去,又朝着一旁的国师尊胜阙轻声说道:“国师,你应该宣布,这场选秀行动结束,江平阁下就是欧丽雅的‘心灵人’了!”
国师尊胜阙怔了一怔,随即就想到,对方说的也没错,既然找到了“心灵人”,那么这场选秀行动也该结束了。
他踌躇片刻之后,正要大声宣布,这时听到一阵风雷之音响起,从空中传来一声大喊道:“且慢!”
闻声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上空云层中现出一辆豪华八驾的独角兽马车,飞临上空,缓缓落了下来。
看到这种情形,众人都猜知,应该是皇帝铁翼长到了。
八驾独角兽马车在高台上落下,车门打开,果然就见到皇帝铁翼长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
“参见皇帝陛下!”场上众人见到,纷纷行礼问好。
皇帝铁翼长没有理会,径直来到国师尊胜阙面前站定,神色肃然的说道:“国师,即使今天鉴定已经通过,但这个选秀行动也不必中止,还可以继续下去的。”
他的意思很显然,就是要把江平这个新鲜出炉的“心灵人”,当作一个保底的“备胎”,选秀行动继续进行下去,如果找不到“心灵人”,那江平这个“备胎”只有“扶正”了,但若是能够再找到“心灵人”,那江平这个“备胎”就只是备胎而已,自然没有价值了。
对于今天这个结果,皇帝铁翼长自然是万分不情愿看到的,一个贱民,竟然成了帝国最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的“心灵人”,这让他万分不可接受的。
不过,国师尊胜阙一言九鼎,已经表态“通过”了,他也无法可想,不能否定这个结果了。既然不能否定这个结果,那他所能想到的,也只有继续寻找“心灵人”这一个缓兵之计了。
他的这个如意算盘,一旁的欧丽雅公主自然心知肚明,听到之后,顿时就不答应了,她原本拉江平出来,就是打算要尽快结束这个令人厌烦的选秀行动的,现在听到皇帝铁翼长说,要把这场选秀行动继续下去,她自然就不干了。
“父皇,‘心灵人’既然已经找到,那这次选秀行动再进行下去,已没有意义,自然要立即结束了!”她连忙说道。
皇帝铁翼长紧板着脸,道:“为什么不可以继续下去?说不定后面还能找到更好的‘心灵人’呢。”
欧丽雅公主听了,不由气笑不得,道:“‘心灵人’难道还有什么好坏不成!”
皇帝铁翼长一本正经的道:“怎么没有,随便一个‘心灵人’,也会比这个贱民‘心灵人’要好,难道不是吗?”
“这,这——岂有此理,我是不会同意的!”欧丽雅公主不禁愤怒的道。(未完待续。。)


 第一三九四章 宇宙大恶人


皇帝铁翼长看向国师尊胜阙,想要寻求他的支持。
国师尊胜阙一时沉吟不语,皇帝铁翼长的提议,一度让他也十分动心,若非情非得已,他也不愿意看到,欧丽雅的“心灵人”是一个贱民的。
但是他又不得不顾忌到,这样一来,对江平这个贱民的影响,这么做,无疑对其是不公平的,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心境,产生愤恨之心,以致影响到双方之间的契合度,那这就并不是什么好事了。
继续寻找下去,能够找到新的“心灵人”的希望依旧渺茫,反而会大大影响到现有“心灵人”的契合度,这其间的利弊得失不言自明。
在经过一番权衡考虑之后,国师尊胜阙终于又否定了皇帝铁翼长的这个提议,道:“皇帝,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不宜再多生枝节。”
现在他一心重视看重的,就是欧丽雅的修行,至于其它的什么贱民,帝国,皇族的耻辱,他都顾不得多管了。
见到此状,皇帝铁翼长虽然万般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了。
当从国师尊胜阙口中,正式宣布,选秀行动结束,马兰人江平成为欧丽雅公主的“心灵人”时,可想而知,整个帝国都轰动沸腾了,无数人都目瞪口呆,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更有人呼喊号叫,以致失声痛哭,认为这是帝国绝大的耻辱,这一天,注定将成为帝国的耻辱日。
媒体网络上也是一片哀鸿遍野,吵翻天了。无数人口诛笔伐,唾骂的口水汇合成洪水滔天。直把某人骂的体无完肤,就是死人见了。只怕也得从棺材里爬出来,不过好在某人此刻有这个自知之明,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他骂由他骂,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不过也有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事已至此,大家应该接受这个事实。尊重这位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不要再诋毁谩骂了,而应该看在欧丽雅公主的面子上,保持足够的尊敬等等。
而这样的言论一出来,可想而知,顿时又遭来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声讨谩骂,什么“脑残”“脑子进水了”,“五毛”“吊丝”“沙比”“土比”等等之类的汹涌而至,一下子就如洪水滔天淹没而至。只把那些说句“公道话”的人骂的再也抬不起头,不敢露面为止。
“太可恶了,太气人了!”
屏幕前,看到网络媒体上铺天盖地。洪水滔天的诋毁谩骂,欧丽雅公主气愤不已,情不自禁就抱不平起来。道,“他们有什么资格这般诋毁谩骂。贱民怎么了,贱民也是有人权的。为什么就不能成为‘心灵人’了!事实都已经俱在,他们为什么还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紫霜在一旁垂首站着,现在她的心情也是十分的矛盾复杂,她万万没想到,事情最后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那个马兰人贱民,竟然真的成了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了!这怎么可能,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即使事实摆在面前,她却依旧难以置信,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但是不管她相不相信,接不接受,事实就是如此,那个马兰人贱民,当真成了帝国最尊崇高贵的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了,此事是由国师尊胜阙亲口宣布的,权威性不容置疑。
网络媒体上那众口一辞,洪水滔天的口诛笔伐,声讨谩骂,直把某人骂的狗血淋头,体无完肤,磬南山之竹,书罪未已,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只差在某人头上贯与一个“宇宙第一大恶人”的称号了。
不得不说,看到这些,她心中也是大快人心,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
不过在大快人心,狠狠出了一口恶气的同时,她心中又有几分不对劲,再怎么说,那个人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了,那些人这般诋毁谩骂,岂不是连带欧丽雅公主也骂上了,面子上不好看?
说一千道一万,那个人成了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是不争的事实,看现在公主殿下这般气愤恼怒的样子,她心里也不好过。
“紫霜,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这般穷凶极恶的诋毁谩骂,江平阁下招他们惹他们了,他们有什么资格,不依不饶的这般诋毁谩骂呢?”
欧丽雅公主气愤不已,又回头朝着一旁的侍女问道。
紫霜咬牙切齿,心中暗道,那个人就是活该,骂得好,骂得妙,骂的大快人心,那个人就是活该被骂才好呢。
不过,现在见到公主殿下气愤恼怒之状,她自然不敢火上浇油,便道:“公主殿下,这个很简单,江平阁下当然得罪了他们,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大骂也是情理之中,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欧丽雅公主听得一怔,道:“江平阁下无缘无故,无冤无仇,哪里得罪了他们,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了,惹得整个帝国都声讨他了?”
紫霜道:“公主殿下,你想想,江平阁下成了公主殿下的‘心灵人’,那么就等于绝了他们成为公主殿下‘心灵人’的希望了,这不是损坏了他们的利益,又是什么,他们当然要来骂了。”
欧丽雅公主听得一怔,随即就气愤道:“就仅仅因为这一点,他们就要来骂吗,这简直是岂有此理,难道江平阁下不成为‘心灵人’,他们就以为,他们能成为‘心灵人’了,这不是荒谬滑稽的很吗。”
紫霜道:“不管怎么说,即使希望渺茫,但总还是有一丝希望的吧。”
欧丽雅公主道:“就仅仅因为这么一点渺茫不可寻的利益希望,他们就要大动干戈,不休不饶的诋毁谩骂,他们是不是太过分,太卑鄙无耻了!”
紫霜一时也是沉默无语。
欧丽雅公主又道:“可是,我还看到,有些不相干的,他们总跟‘心灵人’不相干的,可是也在骂,这些人总不该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吧,为什么他们也要骂呢。”
紫霜想了想,便道:“也许是这些人有正义感吧,凡人都有正义之心,看到丑恶黑暗的事物,自然就看不惯,要站出来大义凛然的声讨一番的。”
欧丽雅公主听了,便大不以为然,忿忿道:“以正义之名谩骂?我看不见得吧,他们就一定以为,他们就是站在正义一方的么,他们难道一个个的就是道德帝,是正义使者的化身了,我却是不信的,他们自以为站在正义立场上,口诛笔伐,却是干的邪恶的事情,实际都是卑鄙无耻之辈罢了。”
“我就不明白了,江平阁下哪里就邪恶,不正义了,就是因为他是贱民,就邪恶,不正义了?我看贱民之中,倒是没有谩骂的,反而支持的居多,这是为什么呢,这不就是因为他们也同是贱民,利益相关,休戚与共吗,归根到底,不过就是各自的立场,利益相关有所不同罢了,跟什么正义不正义,邪恶不邪恶,倒是不相关的。”
听了这番话,紫霜一时也是哑口无言,辩驳不得。你能说那些人代表的是正义么,若是那个人不是贱民,他们会这般不休不止,如丧考妣的口诛笔迷,声讨么,他们只怕不会吧,说到底,他们还是立场不同,觉得一个贱民不配当公主殿下的“心灵人”罢了,跟正义不正义倒确实是半点不相干的。
“总之,这太可恶,太过分了,我不能再看着他们这般肆意妄为下去!这样对江平阁下是不公平的!”欧丽雅公主又忿忿的道。
紫霜心里又不以为然,心道,那个人就是活该,骂得好,公主殿下大概不知道,就是紫霜,也忍不住去骂了好一番的。
再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大家都要骂,又有什么办法,还能阻止不成。
心中想着,口中便道:“公主殿下,你想怎么办呢,这件事只怕也不好办啊。”
欧丽雅公主道:“我要奏请父皇,给江平一个身份爵位,这样他们就不敢再这般肆意诋毁谩骂了。”
紫霜听得吃了一惊,连忙劝说道:“公主殿下,这不好吧,再说,就是给了江平阁下贵族爵位,也不能阻止悠悠众口啊,就是给他封了国公,也无济于事啊。”
文明发展到今,已经十分“民主”了,民众就是肆意谩骂公侯大臣,那也完全是理直气壮的。
欧丽雅公主眸光一闪,道:“那就封他为王!看到时谁还敢肆意谩骂!”
什么,封他为王!
紫霜大吃了一惊,没想到对方竟然会说出这般话来。虽然帝国已经十分“民主”,普通平民也可以随便议论朝政,谩骂公侯大臣,但是还是有一点底线,那就是不能谩骂皇族长老,以及王一级的人物。
若是那个人封了王,倒是可以堵住这悠悠的众口了,不过,这可能吗!
帝国之中,非皇族成员,鲜有能够封王的,更别提一个贱民封王了,这简直就是绝无仅有,荒谬之极的事情了。(未完待续。。)


 第一三九五章 士梁园的变故


“公主殿下,这万万不可啊!”不及多想,紫霜不禁惊叫起来,劝阻道。
欧丽雅公主道:“为什么不可?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可的。”
紫霜心道,现在外面已经是骂声一片了,若是再给那个人封王,那岂不是火上浇油么,还不知又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她又劝说道:“封王岂是儿戏,江平阁下又不是皇族成员,而且寸功未立,怎么能随意封王呢。”
欧丽雅公主一时沉默下来,紫霜见了,以为对方也只是随口气愤之言罢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了。
士梁园中,当江平回来的时候,园子里,迎接他的目光,有羡慕畏惧的,有愤恨嫉妒的,有依旧孤傲不屈,鄙夷不屑的,也有改变了态度,隐隐巴结讨好的,不一而足。
谁都知道,眼前的人的身份地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若说以前,对方虽然受到公主殿下的青睐眷顾,但终究只是一个贱民而已,说不定哪一天公主殿下的眷顾青睐一去,这人就打回原形,依旧是一个贱民,一无所有。
但是现在,这个人已经成了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这是已经从国师尊胜阙口中宣布的确凿无疑的事实,这个贱民,就再不是以前那样无足轻重的贱民了,当真是一步登天,鱼跃龙门,化身为龙,身价何止百倍千倍了。
有人依旧难以接受这个无法接受的事实,但也有人,已经开始正视面对这个现实。开始考虑自己以后的处境了。
这个马兰人,一朝得志。该不该有仇报仇,秋后算账。对他们这些以前得罪冒犯了他的宾客们开刀下手了?
相信只要对方的一句话,他们这些人就该打理行装,卷起铺盖走人了,相信公主殿下也不会驳了对方的意思。
一时彷徨不安的气氛,开始在宾客们中间弥漫起来。
这士梁园客卿的身份地位,都是尊崇高贵的,出去跟人一说,是士梁园的客卿,那么无不被人高看一等。即使面对王侯权贵,也毫无失色,到处都礼遇有加,若非情非得已,他们实在不愿意就此离开的。
但是现在离不离开,还由得了他们么。他们以前,可是把那个贱民给得罪狠了的,要说对方此刻一朝得志,不找他们来秋后算账。他们也不相信,对方此刻要做的第一件事,只怕就是拿他们开刀立威了。
江平哪里知道这些人的心思,看到众人神色不对。还以为他们又要生事,也没有理会,正要径直走开。这时一个宾客站了出来,喝道:“我知道。你现在一朝得志,就要得意洋洋。来找我们报复了,你有什么伎俩招数,尽管亮出来就是,我们也不怕了什么!”
“就是,我们也不怕了,大不了离开此地就是!”
不少宾客纷纷附和,但是也有不少人沉默,暂时观望着。
江平听了,目光朝着那位宾客看去,淡淡的道:“阁下何出此言,若是在以前,你们也不会说,什么不怕了的话,现在却信誓旦旦的说,并不怕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们已经心虚了,已经怕了,我说的没错吧。”
“胡说八道,你现在一朝得意,一定以为我们会怕了你,而我们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事实,别以为你现在虽然得志了,我们就会怕了什么,大不了离开这里就是!”那宾客大声道。
江平道:“我还是我,还是你们眼中的马兰人贱民,你们还是你们,依旧是名闻帝国的名流才士,这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我依旧好好的待在这里,而你们现在却将面临被迫离开的窘境,这是为什么呢!”
众人听得一愣,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一时踩了狗屎运,竟然成了欧丽雅公主殿下的“心灵人”么,否则你一个贱民,还能嚣张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