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5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闪灵人已经多次击退伊甸人的进攻,守住五凤星系,取得了战役的胜利,但是,这一次伊甸人来势汹汹,本身面临的局势又是这般动荡险恶,闪灵人能否再一次击退伊甸人的进攻,就殊难预料了。
当然,在江平看来,是不希望伊甸人取得这场战役胜利的,对他来说,最乐于看到的局面,就是伊甸人跟闪灵人,摩根人在五凤星系打得难解难分,彻底陷入战争的泥潭,两败俱伤,这样,才能确保伊甸人再没有余力,去关心银河系人类联邦的事情,银河系人类联邦免去了一场劫难,这样才最符合人类联邦的利益。
从这一点上来说,紫霜对他这个公主殿下聘请的“军事高参”一直存着警惕戒备之心,担心他会捣鬼,出“馊主意”,对帝国不利,倒也是并没有完全冤枉他的。
欧丽雅公主的座驾,两头独角兽拉的独角兽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停靠在府邸大门前,当江平到来的时候,欧丽雅公主也已经到了,在她身边,江平还意外的看到了两个人,正是久违的“老朋友”,柳炎侍将,以及言曼。
说起来,这还是离开银河系之后,他和柳炎第一次的正面相见,江平一阵错愕之后,随即就恢复如常,走了过去。
“公主殿下!”他走到近前,先和欧丽雅公主打了一个招呼。
欧丽雅公主朝着旁边的柳炎扫了一眼,笑着道:“江平,你和柳炎侍将应该是老相识了,不用我介绍了吧。”
江平这才转而看向一旁的柳炎侍将,淡淡的道:“柳炎侍将,你好,没想到我们还有见面的时候。”
对于这位曾经的银河系殖民地黑暗统治时期的“独裁者”,也深知其对人类的恶意,他自然没有什么好声气的。

 第一四零三章 送行宴会


“哼!”
见到对方,柳炎冷哼一声,正要发作,这时旁边的言曼用手肘推了推她,她这才醒悟过来,这已经不是在银河系的时候了,对方如今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了,攀上了欧丽雅公主高枝的对方,自己也得罪不得,起码在公主殿下面前是如此。
“马兰王!”她强忍心中的不快,不咸不淡的喊了一声,算是见过,又带着几丝揶揄的语气道,“柳炎在这里能够见到马兰王,也是感到意外的很,不由就让柳炎想起在银河系的时候,那时柳炎曾多有得罪之处,还望马兰王不要见怪呢。”
听着她一口一声马兰王,又暗含讥讽的语气,江平有一种荒谬的感觉,不咸不淡的道:“柳炎言重了,毕竟我们还是曾经合作过的,战胜邪恶虫族,就是我们共同合作的胜利成果,在此我还是要多多感谢柳炎你们的。”
柳炎道:“马兰王说的是,在消灭邪恶虫族的战争中,你们尔石星人是出了大力的,当然,消灭邪恶虫族,保护母星伊甸星不受邪恶虫族的荼毒,也是柳炎的责任,马兰王倒是不用多感谢什么的。”
江平道:“不管怎么说,若是没有柳炎你们的帮助,我们也不可能那么容易消灭邪恶虫族,所以总之是要多谢的。”
两人在这里互相“客气”的寒暄,不明究竟的人,还以为两人当真是合作无间的盟友呢。
欧丽雅公主见状,笑了笑,道:“你们也别谢来谢去了。时间不早了,有什么话。上车再说罢。”
说罢当先登上了独角兽马车,其他人也纷纷跟着登上了车。不多说,马车开动,腾空而起,腾云驾雾而去。
欧丽雅公主的府邸,离大皇子明心道的府邸相隔并不遥远,独角兽马车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大的弯子,才又缓缓落下,在大皇子的府邸大门前停落下来。
“欧丽雅公主驾到!”
听到欧丽雅公主到了,不论是主人。还是宾客,都纷纷迎了出来。
欧丽雅公主一行人步入府邸大门,穿廊过院,一直走来,迎面就见到一大群人正迎了出来,为首的一个锦衣华服的白银独角男子,正是大皇子殿下明心道,另外在他身旁,还站着几位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其中三皇子阿含羽和七皇子摩诃明都在。
“九皇妹!今天你这个主角可是到了,为兄还想九皇妹是不是忘了,正要差人去府上请呢!”大皇子明心道迎上前来,热络的寒暄道。
欧丽雅公主道:“大皇兄!因为府上有些事。来得迟了些,倒是让大皇兄以及诸位久等了。”
大皇子明心道道:“没事,没事。九皇妹来得正好!”
“九皇妹!”“九皇妹!”这时三皇子阿含羽和七皇子摩诃明也上前来热络的招呼。
“三皇兄!七皇兄!你们也来了!”欧丽雅公主也跟他们各自相见一番。
“九皇妹奉命即将出征,大皇兄设宴辞行。这么大的事,我们自然应该来给九皇妹壮行的!”三皇子阿含羽和七皇子摩诃明都笑着说道。
现在。朝中有识之人都可以看出,此次五凤星系战役监军,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欧丽雅公主在朝中的地位,只会水涨船高,威权日重,若是国师尊胜阙生出归隐之念,那么欧丽雅公主接任国师,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大皇子明心道,三皇子阿含羽,七皇子摩诃明,身后各有背景势力支持,在争夺皇储的事情上正斗个不亦乐乎。
而他们也都意识到,自己这个九皇妹,对于他们能否顺利拿下皇储之位,甚至以后能不能顺利接位,都事关重大,对于他们的“前途”,可是有着重大的“发言权”的。
正是因为此,所以对于这位九皇妹,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之心,极力笼络讨好不已。
这次大皇子明心道在府上设宴,为欧丽雅公主出征送行,本来三皇子阿含羽,七皇子摩诃明也不甘落后,要各自举办这个送行宴会的,不过欧丽雅公主发了话,不需要这么多的送行宴会,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得几个宴会合为一处,由大皇子明心道做了这个东道主,毕竟对方是大皇兄,他们也不好去争。
“公主殿下!”这时旁边其他的宾客们也都纷纷向到来的欧丽雅公主行礼问好。
这些人,也无不都是朝中有数的高官权贵,豪门勋贵。得知大皇子召开这个送行宴会,朝中文武百官大臣,无不以能够参加为荣,没有得到大皇子府邀请的,又去找三皇子,七皇子的门路,总之是一定要参加这次宴会的,否则就好像丢了脸面,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出场,以表示对欧丽雅公主的敬意。
看到这热烈盛大的场面,欧丽雅公主倒是有些无语,只得耐着性子跟着众人一一寒暄着。
“咦,这不是马兰王么!”
三皇子阿含羽这时突然大叫一声,一副“大惊小怪”之状,仿佛这时才看到欧丽雅公主身边的江平这个不速之客似的,随即现出几丝讥讽之色,心道,这个贱民,可真是无处不在啊,你大皇兄不是争着要举办这次送行宴会么,这下倒好,好好的一锅粥,又要被这粒老鼠屎给搅了。
他此刻心中,倒是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虽然江平已经被封为马兰王,但在众人眼中,这个草头王是当不得真的,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在他们心里,对方依旧是一个“贱民”而已。
大皇子明心道此刻脸色也有些不好看,阿含羽“大惊小怪”的喊叫,故意没事找事,他又怎么不明白,这么大一个人就站在这里,明眼人谁看不到,还要你来这里叫唤么。
他也早就看到江平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了,不过对方现在身份今非昔比,总归是一个“王”了,而且还是九皇妹的“心灵人”,又是随着九皇妹一起来的,他也不好就此下了逐客令,驱逐对方,本打着的是淡化处理,就当作没看见,把对方当作空气罢了。
可是现在,被阿含羽这么一叫喊,他再想视而不见,似乎是办不到了。
作为东道主,他不能失了礼数,勉强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招呼道:“马兰王到了,欢迎,欢迎!”
江平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什么反应。
看到他的无礼傲慢之状,众宾客心中都是腹诽谩骂,这个马兰人贱民,摆的架子倒是挺大,还真当自己是个“王”了。
大皇子明心道心中也是恼怒,不过面上反而更加和颜悦色起来,道:“马兰王可是稀客啊,若是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江平依旧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大皇子明心道见了,也就没有再去理会了,心道,简直是臭狗屎,不识抬举,若不是本宫看在九皇妹的面子上,立刻就要把你驱逐出去,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王了。
忍住不快,他又对欧丽雅公主含笑说道:“九皇妹,为兄已经在园子里备下美酒佳肴,大家就此去欢聚畅饮吧。”
欧丽雅公主点点头,道:“早听说大皇兄的牡丹园奇花盛开,美不胜收,这次倒是要好好观赏一下的了。”
这时三皇子阿含羽又插口说道:“值此盛会,只有美酒佳肴,没有诗文助兴,岂不是一件憾事,大皇兄,要不就在园子里办一个诗会如何。”
大皇子明心道听得一怔,下意识的就朝着旁边的某人扫去一眼,心中暗骂起来,这个老三,倒是一门心思跟我作对起来了,谁不知道,当初你举办的那个章台诗会,让这位马兰人贱民大出风头,倒是成了笑柄了,现在你又跳出来撺掇此事,目的用心之险恶,不言自明。
明白了对方的险恶心思,他自然不会上当,当即就道:“此次是替九皇妹送行,出征五凤星系,军国大事,好像应该郑重一些才是,不适合搞这些诗文风雅之事。”
三皇子阿含羽有心要把这个宴会“搞砸”,自然不肯轻易罢休,便道:“皇兄此话差矣,此次九皇妹出征远行,我等设宴为之送别,诗会唱和,乃是情理之中的事,古人军旅送行,也都多有诗歌唱和,乃是应有之义。”
有人一时还没有转过弯了,只是知道,这位公主殿下素来喜欢“附庸风雅”,想必是喜欢此事居多的,又见到三皇子阿含羽一力提议,当下有不少人也纷纷附和叫好起来。
大皇子明心道见状,众意难违,不得已之下,也只得接受了这个结果。
对于这件事,欧丽雅公主倒是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无可无不可的算是默认了。
一行人当即向那园子里走去。进了园子中,只见这牡丹园中,果然是百花盛开,争奇斗艳,不乏各种上古异草,阆苑奇葩,令人叹为观止。
园子里亭台楼阁,假山池沼,应有尽有,直栏横槛,雕梁画栋,风和日丽,曲水流觞,极尽园林之美,一时之间,众人三三两两列坐其中,畅叙抒怀,倒显得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未完待续。。)


 第一四零四章 和平友爱的皇子


“马兰王!”
园子中的众人相聚饮酒作歌,高谈阔论,江平却是独自一隅,花间独酌,这时听到一声喊,回头一看,就见到面前站了一位锦衣华服,浓眉大眼的白银独角男子,从先前众人谈话,已然知道对方,不正是那个七皇子摩诃明么。
看到这人,他心中倒是现出几分诧异,不知对方此刻出现,是什么意思。相比于气势逼人,锋芒显露的大皇子明心道,三皇子阿含羽,这个七皇子摩诃明倒是显得低调了一些,对于他好像也没有什么轻蔑不屑的态度,此刻好像还主动上前来,跟自己说话?
江平感觉有些古怪,也不以为意,没有理会,依旧独自饮酒。
来的正是七皇子摩诃明,见到对方不理不睬之状,他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径直就在旁边坐了下来,说道:“此地清幽雅静,别有情趣,马兰王可是好雅兴,不介意我打搅吧。”
江平扫了他一眼,依旧没有理会,径自饮酒。
七皇子摩诃明淡淡一笑,径自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自顾自的说道:“对于九皇妹,我是十分佩服的,不仅佩服她的修行,早早的就晋升紫色圣将,相比之下,我等只能高山仰止,惭愧无地了。”
“而我更佩服的,却是九皇妹的胸襟。以尊崇高贵的公主殿下身份,提出‘贱民人权’的思想,一直极力宣扬。贱民也是有人权的,也应该得到平等的权力,这更是难能可贵。令人佩服之处了。”
听到这里,江平微微一怔,露出几丝诧异之色,不过并没有表示什么,依旧是自顾自的饮酒。
七皇子摩诃明又接下去说道:“以前我是不理解九皇妹的这种行为,不过后来,我倒是渐渐的认同她的这种做法。觉得她这么做,是大有道理,大有深意的。”
“贱民不应该遭受到歧视对待。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观,人视我为寇仇,我亦视人为寇仇,同样你视我为贱民。我亦视你为贱民。这样相互的敌视,只能引来无意义的纷扰争端,对于双方来说,却都没有任何实际的好处,看起来是十分可笑的。”
“贱民也是有人权的,也应该受到平等对待,天下不应该有什么贱民,各种族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做到了这一点,大家才有可能真正的放弃敌视前嫌。化干戈为玉帛,从此抛弃战争仇恨,一起和平相处。”
“在我看来,各个种族之间的战乱纷争,并不是必然的,战争并不是双方之间的必然选择,双方完全可以做到和平共处,互惠合作的。各个文明之间,若是大家真的能够抛弃种族民族之见,互相平等对待,尊重各自的文明发展道路,那么战乱纷争就能避免,和平就能维持,这对各自文明的发展都是大有好处的。”
听到这里,江平不禁微微动容,神色古怪的扫了对方一眼,他没想到,一个伊甸帝国的皇子,竟然会说出这般“和平友爱”的话来,若不是亲耳听到,他都几乎以为是天方夜谭了。
他放下酒杯,扫了对方一眼,揶揄的道:“说的倒是好听,你口口声声说是要和平共处,避免战争,和平发展,可是现在,你们发动的五凤星系战役,却是一场明明白白的侵略战争,可知不过是口头上说得好听罢了。”
七皇子摩诃明见了,也没有生气,说道:“对于这场五凤星系战役,我其实也并不是赞同的,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帝国跟闪灵人,摩根人的战争,就从没有停止过,战争是经常的事,和平则是成了奢望,双方之间你争我夺,打来打去,却也没有一个结果。”
“其实双方都有更好的选择,结束战争,共同和平发展,对大家都有好处。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双方之间经历了成千上万年的纷争,互相之间的仇怨已经深深结下,要想化解,非一朝一夕之事。”
“而九皇妹提出的‘贱民人权’思想,大概就是走出和平发展的第一步,只有大家互相平等对待,抛弃前嫌,求同存异,建立互信,共同发展,符合各文明的共同利益,才是和平发展的长久之道。”
“只是这说起来简单容易,做起来却不是这般容易,是一件长期艰难的事情,长久的战乱纷争,已经使得双方之间结下了深深的仇怨,一时难以化解,不过也未必就没有化解的希望。九皇妹的‘贱民人权’思想,就是化解这个坚冰的第一步,我是十分赞同的。”
听到这里,江平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能够从七皇子殿下口中听到这番话,真是令人意外的很啊。”
七皇子摩诃明道:“很意外么,战争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和平才是主流,其实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找不到战争与和平之间的平衡点,时势使然而已。”
“若是有朝一日,我能够掌握帝国权力,必将极力推动九皇妹的‘贱民人权’思想的实现,努力促进各文明之间和平发展,这就是我的志向。”
说罢之后,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
江平听了,淡淡的道:“不知七皇子殿下跟我说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你这些话,对我说并没有什么用,只是对牛弹琴而已。”
七皇子摩诃明淡淡一笑,道:“马兰王可是谦虚了,众人都视你作贱民,轻视不屑,对你成见极深,却看不到一个很简单的事实,那就是,你现在是九皇妹的‘心灵人’,你的意见,对九皇妹总是有一些影响的。”
“而我,需要九皇妹的支持,如此而已。”
江平听了,一副恍然大悟之状,道:“七皇子殿下,原来你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不过你只怕白费心思了,我不会为你作这个说客的。”
七皇子摩诃明道:“马兰王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要让你作说客,只是让你明白,我的志向而已,而我想,马兰王对于我先前的一番话,不该无动于衷的吧。”
“恕我直言,马兰王你现在的地位处境,还是比较尴尬窘迫的,你名义上虽然封王,但是国中对你的偏见依旧很深,依旧停留在贱民的地步,而你要想改变这一点,获得真正的认同,那么我说的,推进‘贱民人权’思想,就是一个根本上的解决之道,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若是上位掌握帝国权力,对你是大有好处的,若是大皇兄或者三皇兄上位,想想他们如今对待你的态度,我相信,如何选择,对马兰王来说,是十分清楚明白的了。”
“我言尽于此,请马兰王三思!”说罢这番话,没有再多说,他就起身离去了。
他和江平在这里谈话的一幕,无疑逃不过有心之人的耳目,看到七皇子殿下竟然跟那个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马兰王”谈论了这许久,众人都感到诧异惊奇不已,不知七皇子殿下为何会这么做,两人又谈论了什么。
大皇子明心道和三皇子阿含羽见到之后,脸色倒是一阵阴沉,他们都隐隐明白了,摩诃明找上那个马兰王的用意目的所在。
这个老七,竟然异想天开,想要拉拢这个马兰王,以图达到影响九皇妹的目的?这简直是无耻可笑之极,难道他就不怕这么做,跟那个马兰王“同流合污”,对他的名望是重重的打击,成为帝国唾弃的笑话笑柄吗。
得知他竟然跟那个“臭名昭著,声名狼藉”的马兰王混在一起,谁还敢支持他,还不立马跟他划清界限了。他只怕是昏了头了,才想出这么一个昏招,这不是因小失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么。
老七还是太简单幼稚了,竟然看不清这个明显的道理。不过这样一来,对他们也是大有好处,这个老七走出这么一步昏招臭棋,可以说基本就退出这场皇储之位的竞争角逐,被清除出场了,对他们的威胁算是解除了。
想到这里,大皇子明心道和三皇子阿含羽心中倒是一阵莫名得意轻松起来。
“七皇子殿下!”
摩诃明此刻却浑然不知,他的举动已经引起了众多的瞩目,其他人自然是当作一个笑话,但是他这一系的亲信谋臣却是不能等闲视之,立即就有人找上来了。
“哦,是安靖侯!”摩诃明朝着来人招呼道。
那安靖侯神色肃然道:“殿下刚才因为何事,跟那马兰王谈论了这许久,莫非殿下不怕此举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非议么。”
摩诃明听了,倒是并没有在意,淡淡道:“安靖侯原来说的是这件事,本宫跟马兰王也没说什么,只是随便聊了一些而已。”
安靖侯依旧神色郑重肃然道:“殿下,请恕我直言,那马兰王如今在帝国名声狼藉扫地,实在是不能招惹的一个人物,不管殿下有什么目的用意,依我之见,还是要小心谨慎,跟其划清界限,不要有什么瓜葛才好。”
摩诃明打了个哈哈,道:“安靖侯的意思,我明白了,对于此事,我自然心中有数。”(未完待续。。)


 第一四零五章 两首好诗


安靖侯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父亲!”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安靖侯回头一看,见来的正是自己的女儿白银侍将柳炎。
“柳炎,你怎么来了。”安靖侯有些诧异的道。
柳炎道:“我是跟着公主殿下一起来的。”
说着又朝着旁边的七皇子摩诃明行了一礼,道:“见过七皇子殿下!”
七皇子摩诃明呵呵一笑,道:“柳炎你好,多日不见,怪想念贤妹的。”
安靖侯见到女儿跟欧丽雅公主殿下攀上交情,自然十分高兴,便道:“柳炎,以后多跟公主殿下亲近,多多向公主殿下请教,对你大有好处。”
柳炎道:“有一件事要向父亲说明,公主殿下邀请我加入她的护卫舰队,我便答应了。”
安靖侯听了,更是心喜,道:“这是好事啊。本来这次你误入银河系,历尽千辛万苦才得以回来,我担心不已,正寻思着怎么替你安排一个妥当的职位,现在能够加入公主殿下的护卫舰队,这倒是很好的,我就放心了。”
说着朝着旁边的七皇子摩诃明扫了一眼,道:“你们年轻人多谈谈,殿下,我就先失陪了。”说罢就转身离去了。
柳炎神情有些窘迫,正也要告辞离去,这时七皇子摩诃明叫住了她,道:“柳炎,你为什么老躲着我,难道我有什么过错,让你不屑一顾了么。”
柳炎道:“殿下言重了。柳炎也是对殿下很敬重的,怎么会不屑一顾。”
七皇子摩诃明道:“柳炎,你们这次误入银河系,一下子音讯全无,你不知道,你失踪的这段日子,我很是担心,恨不得立即抛开这里,前去找你,但我又不知你去了哪里……”
“殿下。这些就不要说了。已经过去的事了,我也已经回来了,也不想再提起这些了。”柳炎说道。
七皇子摩诃明道:“但是,柳炎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一片心意。还望你仔细考虑一下。”
柳炎玉颊微红。道:“殿下。不要说了,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达到黄金大将之前。是不会考虑这些儿女情长的。”
七皇子摩诃明怔了一怔,道:“若是你达到了黄金大将呢,我可以等的。”
柳炎玉颊又是一红,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就此转身掉头而走了。
望着对方离去的倩影,七皇子摩诃明一时怅然出神不已。
此时,园子里,众宾客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