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星河大时代-第9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史密斯脸sèyīn沉,道:“你不肯说,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这是你做贼心虚呢?”
江平不以为意的道:“随便你们怎么认为,但你们没有确凿证据,就别想定我的罪!”
史密斯沉声道:“江平同学,请你稍安勿躁,我们现在只是在调查情况,并没有说要定谁的罪的问题。我们不会放过一个罪犯,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如果你是清白的,就最好尽力配合我们的调查,这样你也能够尽快的洗清自己的嫌疑,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我现在再来问你一句,你那天带去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那个大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说了,无可奉告。”江平一副油盐不进之状。
史密斯面上闪过一道愠怒,道:“不肯说吗?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了?”
说罢目光看向一旁做着记录的薇薇安,道:“薇薇安上尉,你来告诉他,那天这位江平同学带去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大箱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薇薇安抬起头来,看着江平的目光中带着几丝戏谑,很快的道:“回长官,这位江平同学那天带去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大箱子里,装的是一副生物机甲!”
听对方说出生物机甲的名字,江平神sè动了动。
对方的反应落在史密斯眼中,神sè中闪过几丝讥笑,道:“江平学员,薇薇安上尉的话,你听到了,没有说错吧?我早跟你说了,你即使不说,我们也能知道。”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干什么,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么!”江平淡淡的道。
被对方呛了一句,史密斯脸sè铁青,道:“江平学员,你要知道,我们这是在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事实上很多事情我们都已经了解掌握,有了铁的证据。你的那个朋友凯瑟琳,现在也已经被我们控制,她已经全部交待了,所以你现在抗拒不合作是没有用的,若是积极配合,我们还会考虑从轻处置!”
凯瑟琳也被他们抓来了?还全部交待了?她交待了什么?江平感觉十分荒谬,对方这不是在诈唬么。若是其他心里有鬼的罪犯,被他这么一诈,说不定还真一五一十的招了。可惜他清白无辜,对方的这番心思是白费了。
史密斯yīn沉着脸,接着沉声问道:“江平,现在我问你,你箱子里的那副生物机甲是从哪里来的,带着它去工作室,又是有什么意图?”
江平淡淡一笑,语含讥讽的道:“不错,箱子里确实是一副生物机甲,是我从黑市交易中得到的,至于我带它去工作室干什么,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又何必来问我。”
“砰——”
史密斯终于怒了,一掌重重拍在了桌案之上,怒目圆睁瞪着对方,道:“江平,你这样不合作的态度,只能是自找苦吃!”
江平脸上掠过一抹讥笑,好整以暇的道:“史密斯上校,请注意你们的态度,我只是来协助你们调查的,而不是什么罪犯,你的口气最好客气点,否则我可以拒绝回答所有的问题!”
“只是协助调查的?”史密斯脸上露出几丝玩味的yīn沉,冷冷瞥了对方一眼,道:“江平学员,你对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想得太乐观了。现在我们手上已有多项证据,证明你跟本月十五那天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生物机甲机密技术资料失窃案有关!”
什么,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生物机甲机密技术资料失窃了!
江平听到这个消息,神sè也不禁微微动容,他总算明白,自己会什么会被军情处兴师动众的请到这里来了。
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的科研机密失窃,这绝对是一件大案,而且生物机甲的研究本就是工作室跟军方合作的项目,涉及到高度的军事机密,它的技术资料失窃泄露,引来的一系列恶劣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谁也承担不起这其中的责任。
他原本以为这是俱乐部跟自己玩的一个恶作剧,现在才发现自己想错了,他现在已经陷身到了这么一起十分严重恶劣的技术间谍案当中。
现在想来,各种yīn差阳错,蛛丝马迹的证据都对他很不利,说起来他还真的嫌疑很大,简直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现在让他仍能保持镇定的就是,自己确实是清白的,这件案子不是自己干的,跟自己无关,事情最后一定能够得到水落石出的。
对方现在脸上细微的表情都毫无遗漏的落入了对面史密斯的眼中,在他看来,这是对方心志动摇,心理的防线出现松动破绽的迹象,这个时候只要自己再加几把火,乘胜追击,说不定就会取得意想不到丰硕的战果!
一想到这么一起重大恶xìng的技术间谍案在自己的手上侦破,史密斯心里就情不自禁涌起一股兴奋和激动。
说起来他也是老牌情报人员了,手上经手的大案要案,没有一千,也有上百,但是这次的案子上面特别重视,听说已经惊动了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大佬。
上面这么重视,而若是自己在这件案子上有所作为,表现突出,在上头大佬面前大大的露了一下脸,那么自己的前程可就是芝麻开花节节高,飞黄腾达指rì可待了,说不定就立刻跨过将官和校官之间这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晋升准将,位列联邦将军之列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艰难的审讯

心中一片火热,老脸上也泛起几丝激动的cháo红,不过他很快想到,现在还在办案呢,前景虽然美丽诱人,但还是得把眼前的案子办好才是前提。
他定了定心神,把脑中那些私心杂念暂时抛开,继续开始了他的问话。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本月十五,也就是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生物机甲机密技术资料失窃的那一天,工作室只有你这一个外人到来访问,工作室的八级研究员凯瑟琳是你的朋友,她接待了你,还带着你在工作室四处参观,这些都有足够的人证物证!”
“而且在其间,还发生了恪尽职守的工作室行政经理发现你们的异常行为而报jǐng,引来了附近联邦宪兵处的宪兵调查的事件。虽然那次的联邦宪兵调查没有抓到你们的辫子,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但这并不能就证明你们的清白,反而是你们涉嫌这件失窃案的又一个有力证据!”
“你前去工作室带去的那个装了生物机甲的箱子,又是重大疑点之一,你这副生物机甲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不是跟某些地下研究机构有什么交易,是不是他们指使你,盗窃了伊米迪亚院士工作室相关的生物机甲的机密技术资料,并把这些技术资料卖给了这些地下研究机构?”
“所有上面说的这些证据事实,都指向了你,江平学员,你的作案动机最大,嫌疑最大!”
“现在你有什么话可以为自己辩解的?”
史密斯的声音铿锵有力。义正词严,仿佛一个正义的法官。在愤怒指证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他在说这话的时候,很有自信,在这样的证据事实面前,对方再怎么狡辩也是徒劳,乖乖认罪是唯一的出路。
脸上闪过几丝古怪笑容,江平拍了拍手掌,大声说道:“很好,史密斯上校阁下。我承认你刚才的那番话说的很jīng彩,分析透彻,逻辑严密,丝丝入扣,让人不得不承认,上校阁下你是一个出sè的情报人员。”
“不过我转念又一想,只想问上校阁下你一句话。假若你是窃贼,在明知道自己会背上诸多嫌疑的情况下,还会光明正大的找上门去,不作丝毫掩饰的,干下行窃的勾当,唯恐别人不知道这件案子就是你做的?”
“史密斯上校阁下。或许你是这么一个愚蠢的窃贼,但请不要把别人也设想的跟你一样这般愚蠢!”
“扑哧——”
在听到江平说出这般辛辣刻薄讥讽的话,旁边的年轻女上尉一时忍俊不禁,扑哧笑出了声来。
笑出来之后,这才发觉不对。忙伸手捂住了檀口,一张粉脸因为要拼命忍住笑而憋得通红。
江平这番辛辣讽刺的话。听在史密斯耳中,异样刺耳,整个人仿佛被踢了屁股的老虎,怒火腾的就冒上来了,脸sè变得铁青一片。
狠狠的瞪了一旁掩嘴窃笑的薇薇安一眼,他强自按捺下内心升腾的怒火,目光如刀,yīn声道:“江平,你以为凭你这么一句轻飘飘的狡辩,就可以把你的犯罪嫌疑一笔勾销了吗,你想得太天真了。不管你怎么狡辩,也掩盖不了你是这次失窃案最大嫌疑人的事实!”
“实话告诉你,这些问题你不交待清楚,就别想离开这里!”
“你的那件生物机甲从哪里来的……”
“你说是从黑市交易来的,那么请提供详细的交易细节,我们注意到,这件生物机甲价值不菲,而以你的经济状况,根本无法承担这一笔高昂交易费用……”
“告诉我们,跟你接头的地下科研机构的名字……”
……
接下来史密斯上校开始使劲浑身解数,用尽了他作为一个资深情报人员所能用到的各种伎俩和审讯技巧,开始喋喋不休,翻来覆去的逼问着江平回答他的问题。
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他说得口干舌燥,开始感觉到一阵阵的疲倦,但对方依旧守口如瓶,岿然不动,审讯没有得到任何的进展。
史密斯发现,他曾经所有自鸣得意的审讯伎俩和心理战术技巧,在对方面前,却起不到任何的用处,对方仿佛就是一块油盐不进的牛皮糖,威逼利诱都无济于事。
现在的他就象是一头饥饿的恶狼,急于要在眼前的猎物身上咬下一口肥厚多汁的肉,饱餐一顿,但眼前的猎物却偏偏是一头长满了尖刺的刺猬,虽然里面的肉肥厚多汁,但是外面尖锐的刺却让他根本无法下嘴!
史密斯的心情变得越加焦躁起来,目中开始闪现一串又一串的火苗。
好小子,我告诉你,你完蛋了,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惹火了我史密斯,等下你一定会知道我史密斯的手段的,你会明白,得罪我史密斯,绝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我就不信撬不开你的口!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情报人员,在长期的办案过程中,史密斯自然积累了十分丰富的经验,在确认一系列的威逼利诱对眼前的人都似乎无效之后,他心里开始琢磨着另外的审讯手段。
虽然这些另外的审讯手段明面上是不允许,见不得光,受到联邦法律禁止的,但是他史密斯完全可以想出很多种办法,让被审讯者受到各种**jīng神上的折磨,但事后又让人找不到证据,对方受不了这种折磨,就会乖乖的松口,吐露出实情,而他完全可以逃脱联邦法律的罪责。
在以往他的审讯生涯中,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少做过。他以前遇到的类似江平这样难啃的骨头多了,这些人起先也很硬气,但最后还不都在他略施手段,尝到苦头之后,乖乖的屈服在了他史密斯的yín威之下。
史密斯的眼中不时闪过的凶光,让旁边随同的工作人员看得都不禁心惊胆颤。熟悉史密斯办案风格的人,已经猜到这位“铁面阎罗”已经动了真怒,打算施展出他那不同常规的审讯手段,而正是那些不同常规的审讯手段,成就了这位“铁面阎罗”的威名!
看来这个年轻的军校学员要大吃一番苦头了!不少人都朝着对面依旧从容平静不知大祸临头的年轻学员投去或是同情或是幸灾乐祸的一瞥。
虽然知道史密斯将要动用的手段,但是这些人绝不会站出来阻止的,“铁面阎罗”的名头不是吹的,在军情处位高权重,得罪了他,那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有人还记得,上次有个不知好歹的愣头青,把史密斯违规审讯的事给上头反应了上去,但是结果却是,史密斯依旧好端端的当他的上校情报专员,一点事也没有,而那个打报告的愣头青,却从此消失在了军情处,据说被发配到一个偏远荒僻的矿石星数星星去了。
于此同时,在另一间审讯室,凯瑟琳的处境如同江平一样,被一群军情处的高级情报员虎视眈眈的盯着,轮番轰炸审问着。
凯瑟琳脸sè很是苍白,她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今天早上,她正在自己的实验室工作,从外面就突然闯进来一伙如狼似虎的军情处的高官,不由分说就把她拉上了车,带到了这里。
现在的她还处在一片惊慌失措当中。开始她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工作室机密技术失窃,消息还没有传开,她这个小小的八级研究员自然是无权知道的。
而直到从审讯人员的口中,她才恍然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工作室的生物机甲机密技术资料失窃了!而她现在,成了这次失窃案件的重大犯罪嫌疑人之一!
这简直是祸从天降,自己一向循规蹈矩的在工作室做事,怎么就无缘无故成了这个重大案子的重大犯罪嫌疑人了呢!
经过开始的恐慌彷徨之后,她的心思开始渐渐沉静下来。她总算搞清楚了,原来整个事情,还是跟那天江平的到访有关。
本月十五,江平来到工作室找她,而正是这一天,工作室的生物机甲的机密技术资料被窃,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巧合。
而偏偏在那一天,整个工作室只有江平一个外人到访,这样江平自然而然的就成了这次失窃案的重大犯罪嫌疑人,而她自己也受到牵连,同样被列为了重大犯罪嫌疑人。
凯瑟琳自己当然清楚,自己是清白的,自己只是邀请江平参观了一下工作室,在各处实验室走了一走,没有干任何的坏事,更没有窃取工作室的机密技术资料。
可是她自己相信没用,别人不会相信。现在事情摆在面前,在没有其他可疑作案人员出现的情况下,他们两个就成了jǐng方理所当然重点怀疑调查的对象。
自己是没有问题的,那么江平会不会有问题呢?
这个念头在她脑海中不断闪现,想起当rì两人会面的整个情形,想起曾经丛林中江平的舍身救下自己,给予过自己的帮助,最后凯瑟琳在心中坚定的摇了摇头,她相信江平不是这样的人,绝不会做出这样卑鄙可耻的事情。
但是,尽管她明白,自己跟江平都是被冤枉的,可是别人不会相信。而且现在摆在面前的事实,各项证据,都对他们很不利。
如果最后他们被冤枉,被认定有罪,是这次失窃案的罪犯,那么该怎么办?
凯瑟琳越想越是害怕,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开始从心底滋生,占据着她的心魂。


 第二百四十八章 审讯室的暴力

凯瑟琳的审讯官们一直在对她进行着威逼利诱,妄图撬开她的口,从她这里找到案件的突破口。
“凯瑟琳小姐,我们相信,在这件事情上,你应该是被蒙骗或者利用的,有人利用了你的信任,进行了犯罪活动。你只要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把事情交待清楚,我们会把你的积极表现告诉给法庭的陪审团,你会得到法庭从轻发落的判罚。”
审讯官们不厌其烦的游说着。
凯瑟琳连连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要说的都已经说了,整个事情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我们是无辜的,是被冤枉的,你们不应该继续浪费时间和jīng力在我们身上,你们应该去寻找真正的罪犯!”
几个审讯官面面相觑,都露出几丝愠sè,原本以为对方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却没想到也是一个难啃的骨头。看来对方并没有他们想象的简单,要想使得案件得到突破xìng的进展,他们还需要花费一番更大的功夫。
江平的审讯室内,史密斯上校的耐心已经接近极限。江平的不合作态度以及严丝无缝的口风,让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他突然停止了问话,目光扫过旁边的几位随同审讯人员,脸sèyīn沉的可怕,沉声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下。”
其他的几位审讯人员面面相觑,都隐约嗅出了史密斯身上将要爆发的火药味,知道他接下来要干些什么。
虽然如此。但在对方严厉的眼神下,这些人都没有多说什么。一个个无言的站起身来,打开了门,向着门外走去。
“记住,出去之后,把这里的所有监控设施都关闭掉。”史密斯yīn森森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仿佛从深渊地狱之中发出来的恶咒。
众人都不自禁全身打了一个寒颤,走出去的脚步情不自禁的加快,心中对那个年轻的学员升起深深的同情。这小子今天看来有的苦头吃了,落在铁面阎罗的手里,怎么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少说也要掉一层皮了。
听到身后的审讯室的门重新关上,整个审讯室只剩下自己跟对面的江平两人,史密斯的脸上,突然露出几丝带着残忍意味的笑容。
他本来是想等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收拾对方的,但是对方猖狂拒不合作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让他等不及了,现在他若不好好的教训对方一顿,发泄胸中的怒火。他怀疑自己都要被胸中的这团怒火给焚毁了。
“小子,好戏就要开场了,我早说了,得罪我史密斯可没什么好下场,现在你后悔也晚了。就等着承受我史密斯无边的怒火吧!”
朝着对方发出几声狰狞厉笑,史密斯突然伸手在审讯台下面的某个按钮开关上一摁。只听得几声“咔嚓”声响,从江平所坐的金属靠椅后面,陡然迅速伸出几个粗如儿臂的铁箍,紧紧的扣住了他的手腕和脚踝,把他牢牢的困在了金属靠椅之上。
江平神sè一怔,虽然全身被铁箍锁住,但他面上还是平静如常,朝着对方喝道:“史密斯上校,你疯了吗,你这是想干什么!你这是在犯罪!”
史密斯狞笑一声,道“小子,我可没疯,我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说罢挽起袖口,身形迫不及待如恶狼扑了上来,一个钵盂大的拳头直奔江平的面门,拳风带起呼呼的风声。
江平身形向后一躺,连人带椅倒在了地上。
“哈哈,看今天老子怎么收拾你这个混蛋!”
史密斯窜上前来,抬起一脚,就朝着地上的椅子踹了过去。
“砰——”
地上的椅子突然又竖了起来,椅子的横杠狠狠的砸在史密斯的腿肚子之上。
一股钻心般的疼痛,让史密斯忍不住惨叫了出来。
来不及收脚,目光陡然看到上面已经光光如也的椅子,面上尽是不可思议之sè,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人呢,明明手脚已经被铁箍箍住,被困在椅子上的人哪去了?
正在这里惊愕困惑间,一道人影从椅子后猛地窜了出来,身形如猎豹一般迅捷,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就已经欺身到了近前,一道铁拳在他的眼前迅速逼近,放大,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和躲闪的余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拳头砸了过来。
“噗——”
江平的这一记重拳重重的砸在对方的面门之上,史密斯的身形倒飞了出去,同时发出一声凄惨的呼叫。
身形跌落在地上,还没等他狼狈的翻身爬起,江平已经又欺身上前来,手脚齐施,拳头和脚如雨点般落在对方的身上,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在审讯室中不住凄厉的响起。
审讯室里面现在即使在打雷,外面也丝毫听不见,这是一个完全隔绝的密室。
史密斯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为什么要关闭审讯室的门,自己一个人跟这个魔鬼待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密闭的斗室之中!
审讯室的门外,几个审讯官默默的站立在一旁,一时都没有说话,心中暗自想着,里面那个可怜的年轻军校学员此刻只怕已经饱受皮肉之苦,被铁面阎罗修理的惨不忍睹了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审讯室的门依旧紧闭着,没有打开的迹象。
门外的几个审讯官面面相觑,心中升起一团怪异。往常铁面阎罗一时兴起,要收拾起人来,一般最多几分钟,十几分钟也就结束了,毕竟只是出出气,也不能做得太过分不是?
但是今天这是怎么了,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里面还没有动静出来,难道铁面阎罗这次的怒火特别大,收拾了对方半个小时还不解气?
想到这里,众人都情不自禁的为里面的那个年轻的军校学员哀悼起来,今天注定是那小子的厄运rì,只怕他永远无法忘记这悲惨黑sè的一天。
“布鲁斯,你,你看我们是不是进去提醒一下上校……”一名审讯官见到这么长时间,里面还没有动静出来,担心出了什么事情,小声的提议道。
“亨利,你又不是不知道上校的脾气,若是这个时候我们进去打搅他的兴致,一定会惹得他很不高兴,发起火来,我们白白自找没趣!你放心,上校干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知道分寸,不会有什么事的!”
“呃,你说得对,是我多虑了,那就再等等吧……为那个小子祈祷吧,阿门……”
……
众人在门外又等了好一阵,审讯室的门依旧紧闭着,没有开启的迹象。
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即使先前最乐观的人,此刻心中也不禁升起了几丝疑惑不安的感觉。
事情有些不对劲啊,是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了?众人面面相觑,低声商议一阵,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进去看个究竟的好。
就在他们将要展开行动的时候,这时听得一阵脚步声响,从楼道拐角处,转出一行人来。
审讯官们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走在前面的一个身材瘦削,头发灰白,眼中透着jīng明,面上透出几丝威严,肩上的军衔徽章赫然是一叶三星的联邦中将,正是这联邦军部星际军事安全情报处处长,最高指挥官米歇尔中将!
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大老板到了,几个审讯官面sè都是情不自禁的一变,有人打开联络器,开始向里面的史密斯上校传递着信息,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但愿大老板只是经过这里,不是冲着他们来的!这几个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