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三绝公子-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毕竟苏玲儿有绝对的信心自己的曲可是将近完美的境界了。怎么可能随便出来个人都能说怎么怎么样就怎么怎么样呢。
    如果是稀音公子魏云,魏无极的话自己还可能无话可说。但是,这人并不是魏公子,又有何惧哉。
    于是便装着微笑道:“但不知我曲里还有哪些缺点,烦请箫公子一一指正。”
    虽然苏玲儿微笑着问,但是需要还是看出了她眼中的轻视。
    却也不计较,淡淡一笑道:“既然在下说了是有瑕疵,当然是比较明显的,不然也难以服众不是。”
    苏玲儿不服道:“还请箫公子赐教。”
    语气中已经不难听出不耐了。毕竟跑出个人来说你的什么什么不好,还说是很明显,换谁都不舒服。
    萧遥也不去计较苏玲儿语气深红的不爽,微微一笑道:“赐教不敢当。苏小姐,你技艺虽精湛,但百尺竿头要想再进一步,却也甚难。我今日若是点出了你的破绽,也算得上是帮了你一个忙,但是,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对吧,我既然给你指出了缺点指出,是不是也应该有点什么条件?”
    苏玲儿愣了一下。转载自3Z中文网旋即点了下头后说道:“不错。却不知箫公子提地是什么条件?”
    萧遥淡淡笑道:“很简单。只要苏小姐答应我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不行!”侯希鸿首先大声道:“就你一个穷酸书生。倒打地好主意。苏小姐这般神仙人物。哪是你能亵渎地。”
    萧遥笑着看了侯希鸿一眼道:”侯公子。你是对在下地不放心呢。还是对苏小姐琴技地怀疑呢?
    侯希鸿被他说地愣了一下。是啊。若是阻挠这个书生。那不是说秦小姐琴艺有破绽吗?这可是唐突了佳人。
    倒是那个李公子。见到萧遥如此对侯希鸿。淡淡地笑了下。仿佛是有了兴趣。饶有兴致地看着萧遥。
    见苏玲儿仍是在沉思,萧遥嘿嘿一笑道:“苏小姐不要多虑,绝不是他们所想的那般龌龊之事。”
    苏玲儿却是妩媚一笑,身体轻扭到萧遥身边,在他耳边轻轻道:“只要能让铃儿输的心服口服,铃儿便如公子所愿。”她含笑望着萧遥,眼中却闪过一丝寒光,显然担心他提出什么非分请求。
    厅中众人皆是一愣,没想到这苏玲儿竟然答应了这个小小的书生的要求,不过在他们看来,要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书生挑出苏玲儿的毛病,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毕竟不是谁都能看那么多的书的,像自己这样的大家子弟有没听出来,他怎么可能听得出来呢。
    萧遥对苏玲儿勾魂的眼神以及威胁的语气仿佛没听到,朗声笑道:“如此一来,在下就不客气了。”
    苏玲儿娇笑道:“悉听公子教诲。
    萧遥道:“苏小姐技艺极为高超,这点我不否认,但正是因为这点,也极易走入误区。就拿方才这曲来说,问题就不少。”
    苏玲儿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似在聆听他说的话。
    “第一,曲乐过于单调乏味。众所周知,龙凤方呈祥,琴瑟为和谐。单凭一支古琴,即便是万年之木,却也奏不出两种声音。若能结合其他乐器,比如用箫,相互配合,则必能韵律丰富,琴瑟和谐。”
    苏玲儿愣了一下,急忙道:“不同乐器韵律不同,混在一起,是否会产生杂音?况且自古有言,琴不与箫和。这样真能奏出好的曲子来?”
    萧遥微微摇了下头后说道:“苏小姐未曾试过,怎知会产生何种效果?如果不去尝试,你永远不会发现新的事物。我建议你还是试一试,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呢。而琴不与箫和,也只是别人说的,你又没试过,又怎么知道?哪怕真的不能走出来,那也只是你自己的技术问题,却怪不得别人了。”这是萧遥根据以前电视剧《笑傲江湖》中的琴箫合奏得出的经验所言,自然有一定道理。毕竟那曲子可是很不错的,自己听了可不止一次两次了。
    苏玲儿思索良久,方才点头道:“萧公子说的有礼,铃儿受教了。”
    “其二,过于注重技巧了。”萧遥接着说道。
    “难道注重技巧也不行吗?要演奏出好的曲子不就是要高超的技术吗?”苏玲儿不解的问道。
    “不,技巧故然重要,但是过于追求技巧那就舍本逐末了,苏姑娘的技巧已经出神入化,这点在下无话可说,但是却正是过分的追求技巧,没有一点感情,须知只有把自己的感情完全的融入进去,在弹奏的时候达到忘我的境界,那才能演奏出使人共鸣的曲子。而苏姑娘现在的曲子,恕在下直言,却是便空有靡靡之音,却难润人肺腑。”
    苏玲儿这次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并未反驳,算是默认了。
    “第三,毫无新意。你现在弹奏的曲子,唱的词,无一不是前人玩剩下的。毫无自己的东西。哪怕你弹奏的再好,有能好的过最先创出此曲的人?要知他可是有感而发,才有了这曲子,你有如何用你这无情之曲去与他的有情之曲相比?”萧遥一点一点的述说着。
    当萧遥说完三点,大堂中纷纷响起议论之声。
    却是有赞同也有反对,去是不一而足。
    苏玲儿思索良久,脸上时红时白,心里有些不服,偏生她根本就无法反驳,只得轻哼了一声,算是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毕竟只要自己同意了他的观点,那自己可是要答应任何条件的呀。
    萧遥吃定了她,见她脸上不好看,也不以为意,故意道:“苏小姐,你可心服?”
    苏玲儿脸上神色幽幽变幻,忽地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盯住萧遥道:“铃儿心服口服,愿意满足公子任何要求。”
第四十五章 苏玲儿(5)(收藏太少)
    第四十五章苏玲儿(5)
    苏玲儿紧紧的盯住萧遥的眼睛,浅吟低笑间,眼神中却露出一种楚楚可怜的哀求之色,使人看了不忍伤害。转载自3Z中文网
    只见眼前的苏玲儿杏眼娥眉,桃脸玉腮,脸上泛着淡淡的羞涩,洁白的颈项之下便是高挺的酥胸,实在是惹人遐想。她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兮,似在是在对情人低语,丰满的身体紧靠在他身前,一阵淡淡的女儿幽香传入萧遥鼻孔里。
    使得萧遥迷迷糊糊只见脑海中只想着对她说一句,我没有要求。
    然而,正当萧遥要说的时候,萧遥体内出来没有动用过的内力却自动流转了周身一遍,头脑顿时清醒过来。
    而那马上就要出口的话也卡在了喉咙,没有再说。
    萧遥可是还记得,自己这次可是跟旁边几位说好要追到她的。不留点什么条件,下一步还怎么进行呀。
    而苏玲儿看到萧遥瞬间清澈的眼神,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以及陷入了思考之中。
    “我的条件…………。”
    还没等萧遥说完,就听大堂有人开口叫道:“你这贱民,竟敢对苏小姐无礼,你好大的胆子。”却是侯希鸿看不下去了,大声的开口道
    原来刚才大厅中众人见萧遥与苏玲儿含情脉脉的对视着,侯希鸿首先忍不住开口打断了萧遥的话。
    萧遥也不去理会侯希鸿地叫喊。null3z中文脸上浮现一丝冷笑道:“苏小姐。既然你已经心服。那我也要提我地条件了。”
    “好胆。来人啊。将这捣乱地穷酸将给我拿下。”侯希鸿大声命令其下人道。
    “慢来。慢来。”那个一直不说话地李俊李公子缓缓跺了过来道:“希鸿兄。这位箫公子犯了什么条例啊?要你拿人。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你——”侯希鸿一时无语。萧遥与苏玲儿打赌地事是大厅中众人都听到地。虽然在场地人不少。但是如果没有人为这个穷酸书生出头地话。他也许能凭着铁腕把这事给平了。以讨美人欢心。但是现在这个李尚书地儿子。同时有着纨绔之称地李公子一定要横插一脚。自己却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他父亲与自己父亲不和。而自己也一直与他对着干。但是现在却是自己没理。说到哪都不好说。
    而李俊对萧遥笑了一下。又偷偷地竖了竖拇指。意思是。哥们。好样地。哥们我顶你地。
    萧遥见李俊也就比自己大了没几岁。表情文雅。相貌也生地不错。而且自己刚才对他地评价也不错。现在又帮自己。也对他心生好感。回了他一个淡淡地微笑。
    这是苏玲儿却微笑着岔开话题道:“没有啊,我与萧公子打赌呢。我愿赌服输,不知道萧公子有什么要求呢?”
    大厅中众人也顿时停下了各自的议论声,都想听听萧遥到底会提什么要求。
    而只有许雷双手捂着脸,一副颓废样。嘴中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只要他出手,我就没希望了。我应该在他说话前就出手的,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连出手的机会都没了。”
    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萧遥身上,只见萧遥邪邪的一笑后说道:“我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说吧。”
    顿时大厅之中响起一片出气声。
    幸亏这人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众人如是想到。
    而这时还是只有许雷嘀咕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呀,这么好的机会老大怎么就放过了呢?没理由的呀,难道老大还要照顾我一下,让让我?这更不可能呀。”
    而此时的赵文却后悔的没话说了。
    “哎~~~~,早知道先生这么厉害,那就相信他了,哪怕是这个要求给我,让我能跟苏小姐单独相处一下,那也是人生一大美事呀。被爷爷知道了,侯希鸿没有这样的机会,而自己有,那还不是爽死。”赵文后悔的想到。
    “好了,现在田野不早了,许雷,我们走吧。”萧遥说着就往楼下走去。
    “先生,我…………。”赵文说道我就没说下去了。
    不过萧遥却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你随便吧,想要留下来就留下来吧,放心,我不会对你父母说的。”萧遥给了个理解的眼神后说道。
    而许雷跟汤和却跟着一起下楼了。
    “箫公子,你这就走了?”忽然后面传来苏玲儿的声音。
    “难道苏小姐还想留我过夜?”萧遥转头看着苏玲儿调侃道。
    只见苏玲儿脸色瞬间转红,当她说出这话的时候也意识到这话的歧义。现在经萧遥这么一说,脸就更红了。
    “铃儿只是还有一些问题想请教公子。”苏玲儿马上说道。
    而这份急才也确实难得。也就只有这种见过一些场面的风月中人才不会为自己一时的语病而反应不过来。
    “下次吧,今天不早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萧遥淡淡的笑了下后说道。
    萧遥一下就知道了苏玲儿只是转移话题,也就没有去揭穿她,只是顺着她的话语说道。
    几人离开雨花楼,走在寂静的街道上,许雷首先忍不住开口道:“老大,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放过了呢?我看你也不像那种正经的人呀。”
    “你说什么话呢,我不正经你正经?”萧遥有点无语了。
    “哦,不不不,我不是这意思。我只是奇怪而已,你不是要追吗?怎么后来就放过这次机会了呢?”萧遥马上解释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欲擒故纵。学着点吧,以后你要学的还多着呢。”萧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许雷考虑了一会后说道:“高,实在是高,不愧是我的老大。佩服佩服。您果然是英明神武,智计超绝…………”
    许雷仿佛马屁不要钱一样的送着。
第四十六章 路遇
    第四十六章路遇
    萧遥几人在寂静的街道上说说笑笑的走着。没过多久就到了岔道口。
    “老大,我可就先走了,您可小心了,尤其是小心那些女子,看你长得那么漂亮,不小心把你抢回家酒不好了。”说着,许雷狂笑着离开了。
    “哎~~~~。”萧遥无奈的叹了口气。
    然后摸了下脸,喃喃道:“哎,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前世可不是长得这么样的呀,今生怎么就长了这么副样子呢,看样子‘妖’这个词还真就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自己都有点看不过去了,又不是女子,要长得这么漂亮干什么呀。”
    不过萧遥没没多想这是,对萧遥来说,其实这也无所谓。大不了改天有空了,多看一些道家的书籍,给弄出点飘渺出尘的气质来,那不就不会让人有一种妖的感觉了。
    当然,这只是萧遥无聊时候自己想想而已,真正要他实施却又有一定的难度。且不说没那么多时间经历,哪怕是有,道家那些飘渺的气质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有的,那种的要求可是清静无为,萧遥虽然现在深居简出,但是也知道自己做不到无为,不争。
    起码现在还不行,在母亲的事了解之前自己还是放不下的。
    而对于母亲最后的愿望,自己也还是要去完成的。
    萧遥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却是越想越不对劲,自己平时可不可能像自己这样的呀。
    自己可是一直都能平静的面对一切的呀,可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也会头脑发热而去追求一个小女生。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应该能发现问题的。
    对了,好像在跟苏玲儿对视的时候自己的内力自动运行过,难道问题出在她身上?
    不对不对,那时候自己已经昏头了,早就已经跟许雷打赌了。问题应该不是她吧。
    难道自己真的是被赵文气昏头了?
    可是这跟自己的脾气也不和呀,那时候自己要找赵文过来,教他追女孩,这跟自己本来的为人也不同呀。
    到底问题在那了?
    对了,跟汤和许雷聊天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后来就听到琴声,等等,琴声。
    对了,就是琴声。
    原来问题还是在苏玲儿身上。
    原来她能用琴声使人热血沸腾,冲昏头脑,干出一些别样的事情来。这应该是属于魅惑之音一类的吧。
    难道这世上也有一魔门?这就是一般所说的魔音。
    难怪,我就说嘛,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在没有什么资本的时候敢与得罪王爷这种人物。
    她就不怕那个发生点什么什么事吗?
    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她是有所侍呀。管不得敢这么嚣张了。
    却是不知道她背后到底有事是吗势力了。
    看样子这世界的人也不简单呀,自己以前是不是太骄傲自满了呢?
    萧遥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前面走着。
    却不防前面忽然冲出来一个人。对着萧遥喊道:“公子,公子,我终于还是找到你了。”一边说着,萧遥却看见其眼中有眼泪流出。
    仔细看去,只见其人蓬头垢面,衣衫破烂,身上赃不垃圾的,还能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酸酸的。非常刺鼻。
    萧遥敢肯定,这样打扮的人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再怎么说需要才出来多久,以前可是完完全全是宅男的生活呀。出来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什么时候又去认识丐帮的人呢?
    “喂,喂,哥们,在下可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找错人了?你应该找丐帮的人呀,怎么来找我了?”萧遥调侃道。
    “没有啊,公子,我可就指望你了,不是你说让我来找你的嘛,你怎么又装作不认识了呀?那我可惨了,真的没法活了。”那人流着泪哭诉道。
    “等等,等等,你倒是说说你是谁?”萧遥忽然仿佛想起什么来,看着那人问道。
    “我就是城外茶铺的小二呀,公子,你不会忘了吧?我这几天可是差不到跑遍了临淄的酒楼了呀。”那人焦急的问道。
    萧遥认真的看了一下后终于确定还真是那人,记得那时候自己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不过进城来后自己为了方便还真弄了一家酒楼,可回头就把他给忘了。没想到他还真找来了。原来这时代的人还不是一般的老实呀。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怎么弄成这样了呀?”萧遥疑惑的问道。
    这小二既然能在城外找到工作,应该是本地人呀,不可能会弄成这样的呀。白天找不到萧遥,晚上还是可以回家的呀。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了呢?
    “你们走后,我又在那做了一个月,我估摸着你们这应该差不多要用到小二了,于是就辞退了原来的活,而且还发誓,不混出个人样,绝对不再回去。但是来到这里后找了你好几天没找到,钱爷花完了,也就成了现在这样了。”小二低头卡了下自己的衣服后说道。
    “哦,原来这样。”萧遥点了下头后说道。
    没看出来,这人还有这样的决心,混成这样还没放弃,看样子这人还不错。
    “那你先去找间客栈住着吧。”说着萧遥从怀里拿出一锭银子。“还有,好好洗一下,买套衣服。”
    “你休息几天去天然居报道吧。就说是我让你去的。”萧遥说完后也没在说什么,向着赵府走去。
    “什么,天然居,原来天然居竟然是公子开得,那我以后不就是天然居的小二了。哈哈哈哈,我小六子终于出人头地啦。”萧遥走后,小二反应过来大笑着叫道。
第四十七章 笑红尘
    第四十七章笑红尘
    去了一趟雨花楼,但是也改变不了萧遥平淡的日子,第二天萧遥又去了书房上课,不过却发现这天赵文没来,却多了一个用面纱蒙着脸的女子。
    不过看她苗条的身材,乌黑的头发,洁白的皮肤,以及面纱那半透明的效果,也能看书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萧遥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后就没说什么,蒙面纱,对萧遥来说只是故作神秘而已,要不就是男女之防吧,反正萧遥无所谓。也就随她去了。
    而且看样子应该也是赵府的人吧,搞不好有事直接的那个表姐。
    而赵文没来上课,这早就在萧遥的预料之中,就他那样,能来还真见鬼了。
    萧遥进去后仍旧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按惯例,前面的时间是留给他们自己的,自己也就只要看看书就可以了。
    不过,显然今天不太可能了。
    “先生,你知道赵文去哪了嘛?”赵雅首先开口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跟在他身边。”萧遥没好气的说道。
    当然,这也是需要做样子的,难道让萧遥告诉他们,赵文在雨花楼,昨天我去的时候看到的。本来我还想教他怎么追女孩子的,只是后来他不相信我,所以我就自己上了。
    汗,这么说的话,萧遥可以预见自己的后果。绝对不会得到他们的夸奖。
    而且自己的人品还得受到怀疑。弄不好一个色狼的光荣称号就伴随终生了。而她们几个可能以后见到自己也会圆圆的让开了。
    虽然这时代男的可以说有点钱的人人都去过青楼,但是说出来又是另外一件事了。其实热就是这样一种自欺欺人的动物。
    “那你昨天晚上又去哪了?怎么我们去找你的时候你不在?”赵幽忽然插口道。眼中还一闪一闪的。
    对于赵幽的问题需要更是无语,有时候萧遥也想不通,同样是在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其他热酒这么单纯,而这赵幽就个鬼机灵呢。而且最喜欢问的问题还是让人不好回答的问题,还总是问道点子上。
    “没事,出去溜达了一圈,来临淄这么久了,都没怎么出去过。”难得的萧遥的脸稍稍红了一下。
    “哦这样啊~~~~。”赵幽故意拖着长音说道。这长音到最后还一颤一颤的,听得萧遥心都抖其来了。
    “先生,要不今天不上课了,你教教我们吹箫吧,我看你这箫挂在那从来没用过。不会是摆设吧?”赵幽忽然转变话题到。
    萧遥这时候也不得不佩服赵幽了,知道在那问题上纠缠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而趁着这时候对自己提点要求自己绝对没理由拒绝。
    而她们以前也求过自己吹箫给他们听,但是自己却没有答应,虽然这古代的曲子萧遥也懂,但是实在不怎么喜欢,而如果吹的话,萧遥一定会吹出现代的曲子来的。
    萧遥可是真的这后果的,当时只是无聊,给她们讲了几个故事,到现在却可以说被逼着天天讲。而这故事讲一两个是乐趣,而天天讲那就很痛苦了。
    所以萧遥以前坚决不在他们几个,面前吹曲子。
    不过看样子今天是过不去了。
    萧遥也没说什么。解下腰间的玉箫。放在嘴边。
    而这时的萧遥,闭上了眼睛,眼前闪过前世种种,商场上的争斗,胜利,以及种种亲情,爱情。
    萧遥脸上闪过无奈的苦笑。很遥远了,的确很遥远了,都两世为人了。
    那时候自己为了家,却舍弃了家。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或者说,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吧,根本就没有对不对直说,从一开始就错了吧。
    而这时,萧遥口边的玉箫才飘出淡淡的音符。一丝宛若天外传来的细微声音飘飘忽忽的响起,霎那间,便如九霄晨风轻轻起,万里流云默默飘,呜呜咽咽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中看透天地间一切的睿智,又仿佛经历是人间百态,最后流露出来的沧桑。
    箫音显得低柔婉转,却又似是豪迈激烈,中间还夹杂着浓浓的苍凉悲苦,一时间,整个赵府上空,均是淡淡回荡着这优美而又落寞凄凉,人间沧桑的异样箫声,所有听到的人均是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是一个看尽江湖路,笑傲生死的老人,在看透人生百态,世事苍凉之后,悠然泛舟于山水之间。
    萧遥身后的几人,静静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