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之种田小日子-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书名:穿越之种田小日子
作者:鱼又
章节:共 16 章,最新章节:大结局



、第一章

路青靠坐在坚硬的石桌边沿,一只手肘抵着石桌粗糙的表面,一只手捏着下巴打量着在她眼里认为是破烂不堪,简直跟原始人类有得一拼的屋子。

一开始还不习惯身上穿着的麻织衣,不过适应能力极强的她在几分钟后就麻木了,然后集中把关注点落到了这个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山是清的,水是秀的,房子像是几百年前的,而屋里面挂着的一整头猪腊肉在她眼前晃了晃,还时不时飞进来几只蚊子在上面嗅啊嗅。

她要崩溃了,不就是遇到野外宿营的时候碰到野兽自己偷偷溜走了么,老天爷就要这么惩罚她?居然是穿越这种狗血的剧情!而且就算是穿越,她宁可穿成花木兰也不想穿到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里面自生自灭吧!

路青极为郁卒,眸子阴郁地扫视了几番后突然啪地一手拍在石桌上,“老娘绝对不会认命的,绝对哎哟,尼玛的怎么这么硬!”甩了甩手,路青低头看着自己脚上唯一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登山运动鞋,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就长长地一声叹息。

在屋子里环绕几周后拿起一双看起来是这破烂屋子里算得上精品的布鞋,赤脚穿了进去,发现比她的小脚大了一圈,不过这时候她也不想挑剔了。

这是一双男人穿的鞋子,那么捡她回来的估计也是个男人,她身上原先的休闲服都不见了,可见是那男人亲手给自己换的衣服。所以……狗屎的她肯定被那个混蛋家伙给看光了!不过她没工夫计较,毕竟这个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才是她最先要做的事情。

但是她还搞不清这世界是怎么回事,是那种历史上存在的还是异能玄幻的地方,所以她顺手捎了一把杀猪刀抓在掌心,尼玛哪只不长眼的禽兽敢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砍一刀再说。

就在她觉得万事俱备,正推开那扇木门走了出去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半裸着上身,下面只穿了一条及膝的短裤的黝黑男人,背上扛着一大堆柴火哼哧哼哧地走了过来。

“姑娘,你醒来了啊!”

那男人看见她先是脸一红,然后大声冲她喊了一句,随后便加快了脚步朝她走了过来,“姑娘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别过来”路青猛地抬手,手里的杀猪刀反折住刺人的银光,看得出这把刀倒是十分锋利。

男人愣了一下,那张麦色的脸上浮现一抹诧异,“姑娘这是要做什么?”

路青没有回答,只紧抓着杀猪刀,仔细地盯着那男人瞧,当看见他腰腹上那完美的六块腹肌,和高大结实的身躯时,心里就紧了紧,盘算着自己要是跟他打起来的胜算能有多少。

待看清楚她眼眸里明显的敌意和排斥后,男人便停住了脚步,先把柴火放了下来,眼睛直直地看着路青道:“姑娘误会了,俺对姑娘没有恶意的……俺是在小溪边看到姑娘昏迷不醒,衣服又都破了洞,湿濡濡的一身,俺怕姑娘着了凉所以才会给姑娘换了一身衣裳,俺真的不是故意要看姑娘您的身子的……不过既然俺看了姑娘的身子,俺娘说了……”

路青忽地眉心一皱,嘴角一抖,“你娘不会说要你负责吧……”

男人顿时眼里掠过一丝欣喜,随后又极快地扭过头去,而耳根后明显地浮上绯红之色,羞涩的模样恶心得路青胃里泛酸。

“姑娘如果不嫌弃俺的话……”

“老娘嫌弃!”路青冷着眼,快速地截断了他的后半句话,“很抱歉,我对生活在这个鬼地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识相你就告诉我怎么从这里离开,不然宰了你炖肉!”

男人大概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可以这样的凶悍,又或者说在他眼里见到的那些泼悍村妇都没有路青那样带着凌然的杀气,真的让他吓了一跳,也丝毫不怀疑她真的会有这样的打算。

可是男人却是个实心眼的老实头,他虽说有些畏惧路青的气势,但是心底里也总觉得一个姑娘家就这么在外头肯定不安全,这荒山不说野兽,村庄里的几个流氓要是瞧见她,肯定也不会放过,而这样削瘦的人儿独自一身又怎么能敌得过?

越想越不放心,男人便大着胆子上前走了几步,神色关切地道:“姑娘,这天也渐暗了……你一个人在外头太危险了,而且这个地方和外面是分开的……前年的时候那过崖的桥断了,过水路只有村长有船,一般人是不可能让过的。”

“带我去见村长。”路青直接抓住重点,瞪着他道。

“可是村长现在……”

路青皱眉:“现在怎样?”

“不是……是没什么必要的事情就不能见村长的。姑娘如果只是想要从这里离开的话……恐怕村长是不会见你的。”男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笨,看出了路青的想法,但是这个村庄之所以与世隔绝,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他们的存在。

当年战乱的时候人们都逃到了这里避难,后来慢慢地都居住在了此地,之后众人选出了领头人,大家伙又只是想过个安静的日子,不想受到世俗纷争的困扰,就此订下了绝不能把这里透露给外面的规定。

本来这边隔着另一座悬崖有吊桥,可是后来不知被谁割断了,所以除了寄放在村长那里的船只可以通过水路,其他人都不能擅自离开。而村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外头进货,而村庄也一直很平静。

看出男人脸上的犹豫之色,路青的眉心皱得越发的紧,难道这里还真的是个世外桃源?她这是到了桃花庄不成?

路青性子顽劣不羁,当然不会听男人的这套话。她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就算离开这里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路青觉得自己的底气又足了几分,就大声地道:“我不是你们村庄里的人,所以必须要离开这里。你既然救了我不如送佛送到西?”

“可是……”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宰了你?”路青觉得对于这个敦厚的男人还是威胁这招比较有效。

男人的肩膀缩了一下,他半咬着唇,瞧了路青半天,直把路青瞧得火气蹭蹭往上冒,就快冲出界限时,终于开口道:“不行,俺不能……让你伤害村长……而且历代祖先都说过,在长乐村里的人,绝对不能到外面去。”

该死的她盯着他的眼神变得可怕了一些,路青是不想伤害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的,毕竟也是他捡了自己,不然昏迷中的自己很可能已经被野兽给分尸了。她不是那种恩将仇报的人,但是她真的不能想象自己在这鬼地方继续呆下去会不会疯掉。

男人鼓起了勇气,走到她面前:“姑娘……俺知道你嫌弃俺,可是俺不能就这么平白看了姑娘的身子而不负责任,娘说了这不是一个大男人该做的事情。所以姑娘能不能先委屈自己几天,先呆在这里几天,姑娘的请求俺会跟村长去说的。而在这之前,姑娘身上的伤也该好好治一治,不然留下了疤就可丑了。”

看着男人诚恳而毫无杂质的请求,路青心底一软,心里转念一想,这儿她人生地不熟的,万一遇到什么事也没有照应,就算她现代的野外生存水准已经非常好,可对于这完全陌生的世界,她或许还是先策划一下会比较好。

一开始的心急慢慢稳定了下来,路青看了男人一眼,对上他那淳朴的笑容时微微一怔,轻咳一声转过头去,“既然你这么说,那你明天就随我一起去见你们的村长。放心,我绝对会很有礼貌的。”似乎是怕男人误会自己还会用这样的行头去,路青特意地解释了一下,唇角扬起露出一抹笑。

男人却像是傻掉似的,愣着低喃:“姑娘……你真漂亮……”

路青的笑容一下就变得僵硬起来,但一想到这老实头讲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带着淫邪的意思,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路青转身走进了屋内。

男人有些局促不安地立在原地,叫唤了一声,“姑娘……”

路青扭过头,狐疑地挑眉:“怎么了?”

“要委屈姑娘跟俺睡在一张床上……俺真的过意不去……”

“噗……”如果路青现在嘴巴里有水的话,肯定一口喷在男人的脸上了。

她嘴角抽搐地反问,“为什么我一定要跟你睡在同一张床上?”

“因为俺只有一张床啊……”

路青深吸一口气,然后甜甜一笑,伸出手指指着他:“你,睡地板。”

“啊?”

“我睡床,你睡地板,这样就解决了。”路青拍拍手,似乎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感到十分的满意,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她立刻嚷嚷起来,“我饿了,你拿这么多柴木是要做饭吧,那就赶紧做饭吧……”

路青坐在石椅上,在屋内灰暗的光下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男人,眼神满是不耐烦的,明明没有一点温馨的感觉,男人却无故地觉得心口一暖。

他先是怔了怔,然后就笑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转身先把柴木给扛了进来放置好,随后腼腆地站在路青面前,“姑娘……俺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好了。”路青不怎么挑剔,也是她以前在野外的时候连树皮都啃过,所以对待食物的态度是能吃就行,没毒就好。

“这个时候黄昏还没来呢,俺不吃饭的,待会儿还要去小田家里帮忙,所以姑娘要是饿了的话,就让俺先给你弄吧。”

路青无语地一声长叹,最后无力地趴倒在石桌上,斜眼上挑着睨他,“你这儿有什么能吃的么?对了,那东西我不要。”她一伸手指了指屋檐上挂着的一整头腊猪肉,亲眼让她看着路青觉得自己肯定吃不下。

男人想着她身子上有伤,那些油腻的东西吃不来,但是家里缸子里的米也没剩多少了,而在村长家干活的钱要过几天才能发下来……

路青歪着头,有气无力地出声:“怎么了?”

男人被她的眼神瞧得浑身一颤,最后还是决定了,“腌肉粥姑娘觉得怎么样?”

“就是这个上面挂着的?”

“不是,是俺今早上刚刚做好的,本来是要拿去给小梅家的。不过没关系,回头俺跟他们说一声就是了,毕竟姑娘的身子虚……俺再给姑娘烙一个饼子,这样配着吃比较有味。”男人说完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来,“俺也不知道俺做的姑娘能吃得惯不……”

路青一开始是想要立刻就离开这里的,但是瞧着男人那张黝黑脸孔上的质朴笑容,打杀惯了的一颗没什么感情的心居然奇迹地觉出几分热度来。

“喂,你叫什么?”说起来,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男人叫什么,见他有些诧异,路青就觉得好笑,道:“我叫路青,路途的路,青草的青,路青。”

“路……青,姑娘的名字也很好听。”男人似乎觉得有些难为情,侧了侧脸,“俺叫李言……木子李,说话的言……”

“李言?”路青还以为他会报出一个张三李四这样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倒真没想到这老实头的名字挺秀气的。

“看来给你取名的那个人还有点文化……”

“父亲曾是村子里教书的先生,只不过……但是现在俺一个人过也挺好的。路姑娘……那俺就先给你去烙饼子了。”男人说罢就转身去忙活了。

路青盯着他的背影,眼里含着一丝琢磨的表情,会不会就像是小说里说的那样,其实眼前这个老实头的身份……很不简单呢?他的父亲是个教书的先生,可在这偏僻的地方,怎样的土壤能培养得出一个教书先生呢?真叫人好奇。

不过……望着李言忙碌的背影,路青的心里头忽然感到有一种奇妙的感觉,难道说……她和他是命中注定?


作者有话要说:俺素神马都不会的鱼仔……新文新年新气象,敲锣打鼓求收藏!潜水的快淹死的都出来冒泡了!声明一下俺是典型不会过日子的败家娘们儿一个,嗖俺会控制住咱们家女儿的犯懒精神,把时间都花在压榨老实头儿子身上!对,没错,此文就素调教系,告诉乃怎样使唤老公是最正确的!(乃们就当鱼仔在胡说八道吧……)请看正文!皮诶斯:俺这边今天刚好下雪!!!好日子!!!




、第二章

就在她上一刻还想着命中注定这种狗血的设定时,下一刻李言已经走了过来,脸上还带几分为难的表情,“路、路姑娘……”

路青斜了斜眼,瞥他,“怎么了?”

“那个……那个俺突然想起来李婶子家还要俺把这堆柴木赶着送过去……怕是这时候不送,待会儿就赶不及天黑前回来了……这样留姑娘在家中一人,俺不放心……”

路青的眉皱得已经可以夹死蚊子了,她深吸气又吐气,终于忍下心里一口气问道:“你到底许诺了多少人家要帮忙?你是傻子么?一个人可以做那么多事情,你不会拒绝么?”

李言大概是没想到路青会说得这么直白,不由地红了脸,极为尴尬,“俺……俺只是想要跟村里的人……好好相处……”

路青一见他这样子就彻底明白过来了,这货就是不懂拒绝的老好人,这村庄里的人恐怕也是看他独自一人住着,又没个人护着才会这样压榨他吧?看他这副结实的模样,也亏得那些人手下留情没把他给压榨成干柴火了。

她无语地挥了挥手,“我没胃口了,你赶紧去吧,早去早回。”

李言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出尔反尔很是不地道,路青的脸色都有些发虚了,以为是自己这般作为让她生气,李言不由地低下了头,吞吞吐吐地道:“俺会赶快回来的……姑娘若是真的饿得不行……”说到这,李言忽然伸手拽起了路青。

路青没个防备,又加上身子的确虚弱,居然就被李言一下子从石椅上拉了起来,“唉你!”

“烙饼很简单的,俺可以教姑娘……就是像这样先……”李言执起了锅铲,在已经蒸热的铁板上将揉好的面皮压匀,然后在上面撒了些芝麻,还加了一个鸡蛋。嘴巴里则一直念着,动作极为熟练。

路青颇有些惊奇地瞧着这个男人,虽说她本身是很讨厌这种不懂拒绝的老好人,说白就是个傻子,可面对这样的傻子还真不能让她硬起心肠来。不过她也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既然他能够开开心心地活到现在,那么以后也根本轮不到她来操心。恩,就是这样。

胡乱地想着时,李言已经烙了一个饼子,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离自己所说的天黑已经不远了,忙把热腾腾的饼子从铁板上头给娶了下来,放到一大碗上。幸好那碗筷什么的没有路青想象中生锈发臭,不然她一定吃不下去。

“姑娘……俺真的要走了,姑娘一个人千万不要在这深山里乱走动,会有危险的……”

“那么你呢,天黑以后你再回来就不会有危险了?”路青用筷子戳了一下饼子,撕开一小片吃进嘴里面,居然出奇地好吃,心情稍微好转地情况下她无意识地说了一句。

李言一愣,半刻后老实男人的脸上染上一分红色,“姑娘……是在关心俺么?”

路青握住筷子狠狠地戳在大碗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重响,这家伙……真的是老实人么?一下子就升级到关心这种程度?

“你还要不要去了?”

李言被路青这么一提醒,立刻回过神来,站在门槛处看了几眼路青后才把门口的柴木背上,匆忙地下山去了。

路青想着他临走前对自己那依依不舍的感情有些好笑地摇摇头,这老实头充其量也是因为自己这幅皮相而动了心,但是那种感情就跟过眼云烟一样,很快就会消失的。而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就当这个男人只是一个过客。总之当务之急,就是要离开这里,不过话说这饼子……还是挺好吃的嘛。

唇角扬起了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她一边撕着一边在心里思索着将来。

等到天已经彻底暗下来的时候,李言还没有回来。吃了一个饼子的路青倒也不怎么饿了,本身她的饥饿程度也并不严重,一个饼子的能量已经足够补充。而她见天黑了李言却还没有回来,心底里居然有几分关心起他的状况来。

用手拍拍自己的脸,路青嘟囔着不过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又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引路人才会这么关心,可尽管这么想着,她心底里还是不能排除那几分莫名的情绪。

决定遵从自己本能的路青打开门走了出去,从这里到山下有一条专门的通道小路,她对李言一个人住在山上感到很奇怪,他为什么不下山跟大家住在一起呢?这样互相帮忙的话不是更方便么?不过路青并没有常住的打算,才没有问他这种深入性的问题,问多了还怕李言那老实头会瞎想些什么呢,她可不想在临走前制造什么狗血的误会。

突然在黑暗中,她眼尖地看到了一抹身影,而当路青看清楚眼前的情形时,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吃饱了恢复气力的她一个箭步冲到了那身影的跟前,而佝偻这身躯趴倒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言。

他身上有多处被咬伤的痕迹,她只一眼就大概明白李言是被山中的野兽给袭击了,而这伤口……是狼。

路青二话不说把李言庞大的身躯扛在了肩头上,虽然力气恢复了些,但这么个大男人对于她还带着伤的身体来说也够吃力的。把李言扛到了屋子里面后,然后平放到了坚硬的木板床上。

“喂,李言,醒醒……”路青用手拍他的脸,力道可一点没轻。

李言被她给拍醒了,只感到滚烫的身躯被手掌冰凉的滋味一触,整个人就不觉地像是无尾熊一样地攀附了上去,“热……”

路青吓了一跳,一下就把他推开了。

不过就在一瞬间的恶心过后,路青察觉出了李言的不对劲,她刚才匆忙之下并没有发觉,现在从他嘴里吐出一个热字后才察觉过来,他的身子很烫很烫,而脸上潮红的神情明显就是……中了春X药。

他娘的,路青在心里吐了三字经,无语地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她没有眼睁睁看着男人欲X火焚身死掉的场面,更何况……这男人对她也不差。

“喂,老实头,你给我忍住了,不要乱动。”路青恶狠狠地说着,然后一下撕开他身上那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衫。

幸好他身上的咬伤痕迹并不深,只是一些皮外伤。而真正让他晕倒的恐怕是这强力的春X药,而如果现在不让他发泄的话,加上这伤势说不定真的会出事。她可不想她的引路人就这么嗝毙了,臭小子,算你好运了。

忍住胃里面翻腾的恶心,路青直接扯开了他下X身的裤子,眼睛却在一霎那间闭上了。

不行,她还得再做一点心里建设,这东西虽然见过,但是亲自上手还是头一回,可是如果不给用手,让这个毫无经验的老实头自生自灭……妈的,这他妈的什么鬼地方!路青在心里低吼了一声,终于睁开了眼,却发现李言的那物儿居然就凑到了她的眼前。

李言受不了那热度翻了一个身,手紧抓着身下的木板低声道:“好热……怎么回事……热……”

“跟你说了别动!”路青吼了一声,嚯地起身用手按住他的胸膛。

李言低吟了一声,感到胸口冰凉的触感让自己好舒服,不由地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好舒服……”

路青骂了一句,紧皱着眉,毫不留情地抽出了手来,然后俯□在他耳边道:“你想要的话就不要乱动……不然……就不给你……”

李言并不懂这些情X事滋味,但却仿佛能够听明白路青所说话的意思,这下就强忍住小腹里的骚动,整个人绷紧了,当真是不动了。

路青只觉得他这样子居然有些可爱得搞笑,噗哧一声轻笑,才伸手握住了他的那一处,只感到手心里的物件慢慢地变大,而李言居然在她握住那的一瞬间就神迹般地射了。

这尼玛有这么快的啊,简直就是神枪手!

更令人崩溃的是,李言的身躯在一次的喷出后居然就安静了下来,这让路青在做够了心里建设,正准备给他模仿□来一套手技时,手里的物件已经蔫了……

“唔……”李言轻哼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路青这会子还没回过神来,脑袋反常地有些空白,等到李言惊慌地喊了一声路姑娘,路青这才快速地张开手,倏地手回去,啥话也没说就转身舀水……废话,当然是洗手去了!

李言还愣在床上,看着路青的背影脸蛋涨得通红,而心里面简直可以说已经翻天了。

路姑娘怎么会那样做……可是为什么她那样做的时候,自己心里却很欢喜……欢喜地快要升上天去了……

“路姑娘……俺……”李言红着脸地说,唤她时的口气似乎也变得亲昵了许多。

路青忽然转过头,一边使劲搓着手一边无情地道:“我刚刚那样做,是你因为你中了春X药,而不是有别的什么意思。你应该好好想想下山的时候到底吃了哪家人给的食物,或许哪一家的姑娘是看上你了,才会用这样的手段。”

那样冷静的解释一下子让李言的脸就白了,他不懂男女之事,但并非傻得连春X药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也在路青那有些漠然甚至嫌恶的口气里明白了路姑娘根本不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也是,这样美貌的路姑娘怎么会当自己的媳妇呢?李言有些自卑地想,头也低了下去。

路青在第N回搓手的时候回过头,看到李言坐在床上,一副耷拉着脑袋,就跟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似的,心里软了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一个大男人到底脑子里都装得是什么?”路青甩了甩手,然后走到了床边,眸光触及他那毫无掩盖的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