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穿越之种田小日子-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脖撸獯ゼ八呛廖扪诟堑奈锛弊旖且怀椋闷鸫脖叩乃椴季腿拥剿杓洌澳闵仙降氖焙蚴遣皇怯黾橇耍俊

“路姑娘怎么知道?”李言一下子抬头,眼神闪亮亮的。

路青一窘,咳了一声:“既然你知道天黑以后过山路会有危险就尽量避免这种情况……真是的,你到底是怎么活到这把年纪的。”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而李言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自责的神情。

她简直就要抓狂了,这看起来明明一强壮的男娃子怎么拥有一颗比女孩子还脆弱易碎的心脏啊!

“好了,赶紧先把伤口处理一下,换一身衣服。别忘了你明天还有给我带路去村长家里,别垂头丧气的一副丧家犬的模样。你娘没告诉你大男人不可以露出这种表情么?”路青看着他委屈的表情,伸手就在他脸上一抓。

李言抬起头,无辜地眨眼睛,“什么表情?”

“咳……”路青倏地缩回手,微微抬起下巴,以一种女王般高傲地架势冷酷地出声,“总之经过这件事以后,你也要长点记性,不要什么人给什么东西都吃。还有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就要提前做好打算,不是每一头狼都会那么温顺,只咬你几口就放过你,要是下次你遇上的是狼群呢?最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不是必要性的话,就不要事事依着人家。许诺可以轻易从嘴巴里说出来,但是要面面俱到却很难。李言,你不是一个有三头六臂的人,所以学着怎么去拒绝别人吧。不然……总有一天,你会被你的善良给害死的。”最后一句,她的眼神暗了暗,有些语重心长。

李言第一次看到路青露出这种感伤的表情,心底里一痛,慌张地出声:“俺很强壮的,俺是不会有事的……俺……俺会保护路姑娘的……”

路青翻了一个白眼,但是在低头触及到他坚定的眼神时却心里一惊,心里面像是被什么轻轻点了一下,旋即她就感到这样失常的自己有些可笑,便直接忽视了他那小鹿般澄澈的眼神,背过身去。

心里长叹一声,这到底是他捡了自己,还是自己捡了他呢?
作者有话要说:有点恶趣味,没啥节操,确认关系后会有肉赠送~




、第三章

替李言把伤口包扎好了以后,已经临近了凌晨,两个人都没有再提刚才那件事情,毕竟说起来也会让人尴尬。而目前有些棘手的是……

“路姑娘……你、你不睡觉么?”

李言就躺在床的内侧,见路青皱着眉盯着自己看,便有些不知所以然,“路姑娘?”

路青见他还没有意识过来,便眼光一沉道:“我不会跟别人同床。”

李言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脸色有些苍白,不知是因为伤势所致还是她这样冷静到近乎残酷的话,但最后李言还是从床上起身,冲路青腼腆地笑了一下,然后径自去取了毯子就要铺到地上。

“不过我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还有这里明明是你家,你不用这么让着我。”路青说出了自己心里那一点不悦,说实话这种老实头实在是乖的让她怀疑是不是外星来的。按理说她才是那个侵入者,他有必要这样迁就自己?她倒宁可他出声维护自己,也不想见到他这种无意识地就把领地亲手送上的态度。

看着真让人恼火啊……

“不是的……路姑娘是女孩子,我是一个大男人,大男人吃一点苦是没事的。而且总不能让路姑娘睡这么凉的地,这山头上到了半夜里就特别冷,虽然说现在天气比较热,可对路姑娘的身子也是十分不好的……”说着李言就露出敦厚的笑容,这种笑容就算路青已经在他脸上看了那么多回,但每次都会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她并不是一个天生没感情的人,只不过单亲家庭长大的她,从小在醉酒父亲的暴力下被磨得慢慢失去了信任人的能力,只懂得怎样最好的维护自己的感受,而选择武术学院也是想着不要再继续承受父亲的暴力。被母亲遗弃,被父亲家庭暴力,养成她孤僻冷酷的性格,但路青……并不是天生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

谁不想渴望被温暖包围,谁不想有个人能够在自己身边发自内心地宠爱自己?她失去了童年,失去了信任的本能,可是就在这个本不可能跟她有关联的老实头身上,感到久违的温暖。

按她的倔强的确是不想要承认这种不妙的感觉,不过转眼路青就觉得自己这种反应反而太矫情让人误会,便道:“睡同一张床也可以,但是我提醒跟你说一声,一旦我发现你有什么异常,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那样欲盖弥彰的话语虽然李言并不懂,他并不了解路青那种自尊心,但是他却觉得她愿意妥协跟自己同睡一张床上已经很难得。特别是他这样一点本事都没有,可她却不顾自己名声。

李言握起拳头忽然义正言辞地道:“俺、俺一定会对姑娘负责的!”

路青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已经躺□到了床的内侧,背对着李言的人说道:“我是要离开的人,所以根本不需要你负责。有这个想法,还不如熄灯睡觉,明天还要起早准备下山呢。”

男人唔了一声,面对这样的路青,他感到很无措,但最后李言什么话都没有说,吹灭了幽幽的烛灯后就抱着被子上了床。

等李言上床后,路青就往床里又靠紧了几分,李言似乎察觉到她不喜欢跟人靠得很近,眼神暗了些,就撑起上身道:“路姑娘如果不愿意的话俺还是下床吧。”

“我只是一时间不习惯而已,反正也只有这么一个晚上。你不用介意,睡吧。”

“委屈姑娘了……”半天,他才有些自卑地挤出这么一句话。

路青忽地就转过身来,把低着头的李言吓了一跳,“姑娘”

啪地一声,路青用双手捧住了他的脸,这回不仅把李言吓得说不出话来,而本身没怎么跟女孩子相处过的李言,整张脸迅速地红了起来,身子也紧绷起来。

她认真地锁住他的眼睛,眼眸凝定而专注:“你听好,我不是有意要闯入你们这个村庄的,而且我不习惯这种生活方式,所以才要离开。不是因为嫌弃你或者别的,还有你很好,虽然老实又笨,但是在我看来却有着寻常人比不上的特质。所以李言,你不用这样自卑,像以前那样开开心心地活着……就很好。好了,我说完了,现在可以睡觉了。”

等到路青转过身去后,李言觉得自己的脸是滚烫的,其实他不明白她所说自己身上那种寻常人比不上的特质到底是什么,可是李言还是隐约感到了路青那种倔强冷漠之下真切的善意,就像是清水一样缓缓流入自己心口,暖暖的感觉。

他就这样想着路青刚才那濯濯的眼眸,带着笑容闭上了眼。而转过身的路青却长叹一声,真特么的不容易,不过总算糊弄过去了。

这丫看起来老实巴交,但是那种容易自我谴责的个性真让人槽心,恨不得有种冲动让人一锤子打醒他才好!

第二天清晨醒来,路青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未亮,山上带着清凉的雾气将小屋遮掩住,路青低头看着身边还睡着的人,踮起脚尖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刚要下床的的时候却突然被人握住了脚踝。

“路姑娘……”

路青浑身一个激灵,寒毛在一瞬间蹿起,低头看李言紧闭的脸上带着一种奇妙的笑容,路青就觉得浑身发寒,忍不住就想要一脚踹醒他。

“白痴,醒醒。”

她努力地想要把脚从他手掌里抬出来,但这货居然跟捡到宝似的握得死紧,“喂,李言!”

“路……姑娘……”

姑娘泥煤!路青忍无可忍,抬起脚丫子就踩在他腰腹上。

李言发出一声惨叫,这才松开手。

路青轻快地跳到地面,然后伸脚穿上布鞋,双手交叉抱着胸看他,“醒来了没?”

李言哀呼了几声,这才抱着肚子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瞧着她,“路、路姑娘,刚才……”

“没错,是我踢的,刚刚我下床的时候你抓住了我的脚。还有……你做梦都在做什么,还叫我的名字?嗯?”路青一副质问的态度,气势汹汹。

李言一张脸立刻就通红无比,窘迫又局促地模样,这更让路青起了疑心。

这货……不是在意淫自己吧?

路青咳了一声,转过头不想继续这个可能会跑偏的限制级话题上面去,道:“我们收拾一下,然后你就带我下山去见你们的村长吧。”

“嗯……路姑娘,你真的一定非走不可么?”李言忽然道。

路青转头看着李言的眼睛,脱口而出的是在嘴边转了转,便变成了略带犹豫性的话语,“至少……现在是。”

李言咬了下唇角,眼神看了看路青后便道:“昨晚还有些剩着的腊肉粥,从这里下山要有段时间,俺再烙几个饼子,路姑娘若是饿了好在路上吃。”

“我首先跟你说一下,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弱,你大可以把我跟你见过的那些庄稼地里面的姑娘家一样看待,不用对我特别优厚。还是说……是因为我这张脸……”路青忽然起了戏耍的恶兴趣,猛地靠近了他。

李言瞧着近在咫尺的路青,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和灵动狡黠的眸子,让他胸口一震,可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后,李言却忽然慌张地冲她摆手,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可他却那样笨拙而急切地解释。

“不、不是的,路姑娘是很漂亮……可是俺并不是因为这样才想要留下姑娘的……”

路青愣了下,声音低了几分,“那么是因为什么?”

“一开始是因为俺看了姑娘的身子,娘说过看了姑娘家身子就要负责任,后来……后来跟路姑娘相处了以后俺觉得姑娘……觉得姑娘……”李言说到这,似乎是找不出能够形容的词汇,一时间就憋住了。而脸色也更加得通红,那模样让路青都看得逗弄不下去了。

路青收回了那种调侃的神情,打住了他的话,“你还是先去收拾一下吧。”不知为何,她并不想继续听李言说下去,因为她总觉得这家伙虽然又笨又傻又愣的,但是有时候说出来的话却总能让她乱了心。

这种感觉,可不妙。

李言见她转过了头去,有些懊恼自己的愚笨,他尽量想要取悦路青可是却发现在她面前总会说错话或者就说不出话,手不自然地在粗糙的麻布上搓了几下,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呐呐地道:“路姑娘,俺给你打水……”

路青本想要阻止,但看他手脚麻利地已经出了屋门,便没再说什么,眼神望着他的背影却是深了几寸,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自己,所以这样讨好她么?可明知她一定要离开这里,何必还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她站在门口,思索的眉不解地紧皱起来。

等李言从外头的井里把清水打上来后,便招呼了路青,路青愣了下便抬脚走了过去。而李言已经撩水洗了一把脸,直接抬手抹了抹便同路青道:“俺先去给烙饼子了,还有路姑娘昨天身上穿着的衣服俺已经帮着姑娘洗好了,也替路姑娘把破掉的地方给补好了,俺想路姑娘肯定穿不习惯这些俺的衣裳……”说到这李言匆匆地跑进了屋内,屋子里传出翻箱倒柜的声音,没一会儿李言便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圆形的物件,“这是俺娘留下来的铜镜,俺是个大男人也不用这玩意儿,路姑娘是个姑娘家,路上说不定能用得上……”

路青接过那铜镜,瞧着那昏黄色的表面,只能隐约看见自己的相貌,心想这东西带不带都没什么作用,倒是李言的这份心意……心里不由地感叹这就是个十项全能的居家好男人啊……如果是在现代,她或许真的会看上他。

她半天没有说话,李言很怕她会嫌弃自己给的东西,见她并没有拒绝,脸上就露出笑来,随后便转身进了屋内去烙饼了。

这个男人……真是傻得可以,她跟他顶多就是萍水相逢,他这种事事为人着想的个性……唉,果真是个老好人。

路青洗完脸后随意地梳了一个马尾辫,拿起铜镜看了看,虽然模糊却还是能看出个大致,他给的倒也不全是无用的。不过收了他的东西,又亏得他这么诚心诚意地照顾,自己不回点礼倒有些过意不去。心中这么作想,路青便进了屋内,见李言背对着他正在烙饼,带着芝麻的香气传了过来,惹得她肚子倒是饿了。

李言许是察觉到路青进了屋,便回过头对路青道:“衣服就放在床上,路姑娘可以放心换上……俺不会回头看的……”

路青走到床边把衣服拿起来一看,休闲服上头尽是被缝补过的痕迹,虽然看起来有些破烂,但的确要比目前身上穿的麻布要舒服多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李言忙碌的背影,心头无意识地袭来一阵柔软,低头褪□上的衣裳,换上了休闲服还有登上运动鞋。

没过一会儿,李言就端着食盆走了过来,香喷喷的芝麻鸡蛋饼和腊肉粥,看起来倒是挺让人馋嘴的。

李言见她吃自己做的东西没有丝毫排斥,心里眼里都是笑意。

“你不吃么?”路青受不了他看着自己那种恶心扒拉的眼神,眼神瞥了过去。

“啊,吃,俺吃……”

路青无语地翻白眼,然后继续低头吃饭,填饱肚子上路才是她现在的主要目的。

等吃完了以后,李言把饼子用纸先包裹起来,再用干净的布装好,然后用一根麻绳系在了路青的腰间,方便携带。

“我有东西给你。”

李言愣了下,就见路青从怀里捞出一件玉镯子放到石桌上,把李言吓了一跳,“这个、这个……俺不能要……这东西太贵重了……”

“就当作是你救我的报酬。”路青口气生硬地说,“我不想欠谁的人情,所以既然我说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东西,要怎么处置是你的事情。”说罢,她脸色有些不悦,眉间紧蹙着就从石椅上站起了身。

这老实头是想要她产生内疚感么?这么笨,白给也不要。

“俺……俺一定会收好的,这是路姑娘给俺的东西,俺会珍惜一辈子的……”李言把那玉镯子窝在手心里面,眼神珍视而感动地望着路青。

路青一怔,这玉镯子是遗弃她的那个女人临走前给她的,而她现在……只不过是要彻底把这种感情给断裂。就像是当初那个女人走得那样决绝一样,她也没必要在继续当个宝。因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从前不会,现在更不可能。

可是这个她不要的东西,现在赠给了这个又笨又傻的老实头手上,他却用这样爱护的目光,让路青的心上有种说不上的怪异感觉。

“我们走吧。”路青忽然出声。

李言点了点头,走到她前头去,而路青紧跟其后,看着李言的背影,她心里想,反正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机会遇到了,所以这种怪异的感觉,也会很快就消失的。

恩,没错。这么想着,路青就安了心,跟着李言踏上了下山的路。




、第四章

按李言的说法,从山下到村长家里会比较远,总共约莫十里的路程,路青算了下时间,加上因为是下坡路,他们走路到村长家估计要一个时辰左右。索性下山有专门的山路,李言本是顾虑着路青,想要走慢点,不过后来路青催促他才加快了脚程。

这样子两个人走到山脚的时候,天也才算是刚亮。

李言看着不怎么喘气的路青,有些惊讶,“路姑娘看起来精神很好,你是经常走山路么?”

路青回道:“只是经常野营而已,这点路算不上什么。”再说她又是武校的大学生,家里还有个暴力老爹,再娇弱的人也被锻炼的皮糙肉厚了。

李言像是没想到似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路姑娘看起来不像是会走山路的人……”

路青只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搭话,从表面上去看人,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所以你这个老实头才会被人坑得那么惨,真是活该被利用。

见路青不讲话,李言又内向,也就不知道该讲什么话题,两人俱都沉默下来,不言一发地继续赶路。

没走几百米的路路青就看到了不远处有一个村庄,家家户户都升上了炊烟,按这天也不算早了,所以大部分的人家都开了门,各自忙碌起来。经过一家门前时,有个身着黄色衣衫的少女跑了出来,“李大哥,李大哥!”

李言停住了脚步,看到那黄衫姑娘便笑了下,“小田啊,怎么早就出来了啊……”

“是啊李大哥,待会儿就要去田里干活呢,毕竟都快临冬了,娘说了要抓紧开始种牧草了,到时候好卖给张家的农场做猪羊的饲料。对了李大哥你今天怎么下山了,还有这位姑娘……”小田的眸光看向了路青,路青却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毕竟小田对她来说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人。

李言看了一眼路青,见路青眉目里有一丝不耐,便对小田抱歉地道:“小田啊……我现在有点事儿,就不能陪你多说了。这位是路姑娘,叫……”

“还有那么多时间闲聊么?”就在李言要说出她的名字时,路青忽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这老实头可真够愚钝的,居然看不出人家姑娘对他有意思,还要把自己介绍给她,搞笑,她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成为别人的假想敌。

李言看出路青有些不高兴了,便同小田挥挥手就道:“那李大哥就先走了。”

小田立在原地,有些无措地看着李言和路青离开,红唇慢慢地咬住。

路青回头还看了一眼,不过很快就转过了头来,“昨天你就是到她们家去帮忙的……?”

李言点点头,“是啊,小田对俺很好的,经常给俺煮东西吃,俺跟小田从小一起长大的……当初俺的父母不在了,也是小田的爹娘接济了俺,所以俺经常到他们家帮忙……”

听语气这老实头对那小田姑娘倒是挺关心的,不过却是属于哥哥对妹妹的关心,而不像那个小田对这老实头的心思是男女之情。

“那你昨天可吃了她做的东西?”

“是哪,临走前小田给做了馒头咸菜,小田本来要留俺住一晚的,但是俺觉得这样会坏了小田的名声,所以就先走了……”李言转过头,看着路青,“路姑娘问这些……”

“没什么,继续走吧。对了,路上不要见到什么熟人就打招呼,也不要提我的事情,懂么?”路青斜过眼,口气有些冷。

李言似乎有些伤心,也隐约察觉出什么,“刚才路姑娘打算俺……就是不想俺跟小田说你的名字么……”

“知道就好,不要废话了,走吧。”

“路姑娘为什么要对人冷冷的呢,其实俺知道路姑娘就是俺娘说得那种刀子嘴豆腐心……”

路青猛地回过头,眼神毫无感情地盯着李言看,李言被吓了一跳,呐呐地张嘴,“路姑娘还送了俺这么贵重的东西……所以说路姑娘是很好的人……”

她简直就想要拿针把这老实头的嘴巴给缝起来,不就是一块玉佩,也值得他这么在意,她不是说过这只是报酬而已,他倒是把自己想成了大好人了。

“路姑娘不高兴不想俺说,那俺就不说了……”李言咬了咬唇低拉着脑袋走到前面去,而路青则黑着脸跟在他后头。

两个人大约走了十几分钟以后就来到一家大宅子门前,李言指那宅子对路青道:“这就是村长家了。”

路青倒没想到这村长家里倒挺有钱的,这大住宅俨然就是古时候的地主,唇边露出一丝半讽刺的笑容,无论在哪里都会有着不公平的事情吧,就算是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也好。

“你跟村长比较熟络吧,你先进去跟他们说一声吧,我在外面等着。”

“好的。”李言走了过去,宅院的大门前有两个人守着,见李言走了过来就把长矛往前一挡。

“什么人?”

“我是村长家的工人,见村长有点事要谈,能不能麻烦大哥跟村长说一声?”

“村长现在人不在,回去吧。”

李言回头看了一眼路青,路青站在外头见李言面有难色的模样,心里就有了火气,这个村长难不成还真是个土霸主,这村庄为何就这村长家建设得这样豪华,村里的人见个面还要这种麻烦的礼数?

路青本是想要先礼后兵的,不过既然如此……她几步便走了过来,清丽的面孔上没什么表情,走到大门口前看着其中一个守卫道:“是我找你们村长有事,所以请通传一声。”

这种态度……李言有些慌了,伸手拉了一下路青的衣角。

路青却是连理都没理他一下,“如果你不愿意通传的话,那么我就只好失礼了。”仰起的脸带着一股强硬的气势,让那俩守卫愣了一下,大概是想不到村里还有这样大胆的女人。

“兄弟,还是看紧点你的媳妇,村长可不是一点小事就能让你们见的。”

李言大概也是有些羞赧,其实他不想让路青来见村长也是因为有这个缘由的存在。村长不怎么见村民,除了一些必要的时候,例如从外面进货回来需要分派会出一次面,多数是不见客的。更何况这个隔绝的村庄里都是自个自足,长此以往下来,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是不会让见的。

大概也是感觉到李言的局促和窘迫,路青笑了下,不想让这老实头继续因为自己而为难,便道:“你回去吧,接下来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李言有些惊讶,“路姑娘……”

路青已经转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须要见村长,而且我并不是你们村庄里的人,跟这个人也只是偶遇,扯不上别的关系。我想你们村长对外来客的存在,一定会感到非常有兴趣的。”

外来客?守门的二人对这个称呼感到震惊,在这村庄里几百年来,至今还没有外来客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