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麻辣爱情不烫口-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忍住在眼里打滚的眼泪,沈家情仰起脸,企图保持她所仅剩的冷静。她的心正在被烧红的铁棒狠狠地敲打着,痛得不能出声、不能思考,沈家情勉强从喉咙发出镇定的声音:“该道歉的不应该是你。”擦干滚下来的泪水,沈家情正眼看着程宝仪,咬咬嘴唇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像只终于逮到久不到嘴的食物的狐狸般,程宝仪嘴角升起两抹掩不住的笑纹,兴奋的声音在沈家情耳边响起。
  “也快了,我们准备在这个月内尽快结婚。要是再过一段日子,我怕肚子大了就不好看。你也知道,金家可是豪门望族,未婚先孕,总是不大好的。”说完,程宝仪盯住低下头的沈家情,心想:这次你还不对金骏笙彻底失望。
  不出她所料,沈家情果然在那一剎那彻底地被她打败,她完全对自己感到灰心:就凭自己这一只癞虾蟆也配吃那天鹅肉;还妄想自己会是那个灰姑娘能得到王子的爱,根本是妄想!现在最怕的就是不能也不敢再爱了。因为,她对爱情失去了憧憬,再也不敢奢望了!于是,沈家情抬起头看着程宝仪,此时她不会再去担心眼泪会泄露她的软弱和伤心,再也不需伪装了。
  “请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了,一切我都弄明白了。祝你们快乐。”说完,沈家情飞也似地离开这一块她永远都不会再踏足的地方。
  雨越下越大,就像沈家情的眼泪般大颗大颗地滚落。雨打在她的身上,就像一条一条的软鞭在轮番鞭打着她。沈家情想喊痛,想问为什么,可是她怎么也喊不出来。她跑了一段路后跌倒在地上。在雨水里爬起来时,沈家情发现自己的喉咙像被火烫过似的,她出不了声,更发现自己的头又痛又晕。
  不能控制地,沈家情扑倒在地上,此时她的胃在翻腾着,骤然间由胃里涌出一股气,让她把肚子里仅有的东西都吐出来。吐完那些秽物后,沈家情还不断地作呕。她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吐了,只是在吐黄胆水,心想:要是能把金骏笙也一同从脑海里吐出来,那该有多好!最后,沈家情只觉得自己快死了。她没有力气站起来,就这样倒在那里,不断地向前爬,她的衣服破了、她的手臂流血了,但她不要这般没尊严地倒在这个富豪的住宅区里,心中害怕被金家的人发现她仍未离去,那她就更无地自容了。只可恨自己身体不争气,居然在这个时候支撑不住。
  沈家情脑袋空空的,她分办不出哪条是下山的路,只晓得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只可惜有心无力。连日来堆积的悲愤一下子升到顶点,本就已经孱弱的身子更加支撑不住,而选择在这个时候倒下。沈家情知道此时即使有车子向她驶过来,她也没有力气躲开。渐渐地,沈家情的头像被火烧烫着,像被抽去全部的力气,只能无助地趴在地上,眼皮越来越重,开始有点神智不清地喃喃自语……
  不知过了多久,在模糊的意识里,沈家情觉得自己被人抱了起来。她勉强地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只能迷糊地感到自己是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沈家情蒙眬中看到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她永远也忘不了的深邃目光。她好想再看清楚一点,但强烈的痛楚又向她侵袭过来,她觉得自己在说话,可是说的是什么她却毫无意识,她的身体与意识早已经不受控制。
  那个男人抱她上了车,对,应该是一辆车。因为迷糊中,她听到车子的发动声音。可是为什么他还在她的身边?那个男人替她摘下眼镜,接着又想脱下她的毛衣,沈家情心中本能地响起警钟,即使现在处于极度无力的状态下,沈家情依然想反抗。她使出全身仅剩的力气抓住那个男人的手,紧紧地抓着不放。这个举动,使得沈家情终于力气用尽,彻底的昏迷过去。在没有意识前,她模糊地说了一句:
  “带我走!”说完便昏死过去。
  第二章
  当沈家情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雅致的房间里。头依旧很痛,可是已不复刚才那般难受了,摀着头,沈家情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低下头看看自己。她意识到自己在医院里,从不曾感觉到像现在如此空洞,如此的空虚。她感觉不到自己的血液在流动,脑袋也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梦游者,处于无意识的状态,头脑和身体都不受控制。她想躺下去睡,可是却又强迫自己要下床离开这里。她不能让妈妈知道她曾经到过金家并且昏倒在街上,这一定会让妈妈心痛不已的。而且住一晚这种病房一定贵得要命,这个月她常请假,工资已经所剩无几了。
  沈家倩很艰难地下了床,扶着墙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位护士开门进来,露出笑容对她说:“小姐你醒了,是不是想去洗手间?我扶你去好吗?”她走过来扶着沈家情,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不用啦!谢谢。”沈家情婉拒道:“请问怎样去办理出院手续呢?我明天一早要上班,今晚一定要走。”
  那护士很愕然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的脸色那么苍白,就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最起码也要休息一两天才能恢复。“小姐,医生说你是极度缺少睡眠,而且现在很虚弱。”护士一边说一边摸摸沈家情的额头,“你还没退烧,医生说你营养不良,身体很差。你怎么能现在就出院呢?还是听医生的话,在这里休息一个星期,这样对你的身体比较好些。”
  “一个星期?”沈家情瞪大眼睛看着那个护士,“我很好,身体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别说一个星期,就连一晚的费用我也付不起。”沈家情准备离开。
  “小姐,你不用担心费用。送你进医院的那位先生,已经替你付了两个星期的费用,你可以放心地在这里休息。”护士拦住她,“而且我已经通知你的家人,他们说天一亮就来看你。你快上床躺一躺,现在已经早上五点多了,等一会儿你家人就来了。”
  “不会吧!两个星期的贵用,至少要两万多。”沈家情不敢置信地看着护士,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呢?
  护士见沈家情要走的决心已经下那么坚决,便马上扶着沈家情。“小姐,你不要辜负了那位先生的一片好意,还是早点休息吧。”护士扶沈家情上床,替她盖好被子。
  也好,在这里起码可以静静地想一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事实很明显,自己被人骗了心,而现在人家已经将玩弄得七零八碎的心扔回给她,只能自己躲在角落里舔伤口。就当作是一次教训吧!以后不能轻易交心给男人,不要忘记这一次的伤痕,这是一道心灵上难以复元的伤痕。
  醒醒吧!沈家情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她的举动吓到正在倒水的护士,她手一滑把杯子摔在地上,发出杯子破碎的声响。她看着那一地破碎的玻璃,不正是她此时的心境吗?不能再想过去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沈家情,你要忘记那一切。即使现在不能,也不可以再因为那一场闹剧而影响你,你可是要养家的,家旭今年升大四了、又要准备留学的钱;妈妈头痛病又发作,那可是要看医生的。交房租、交学费、交水电杂费,一个家庭的开支费用是很庞大的。
  沈家情,你要坚强一点,以前父亲去世的时候,不也是咬紧牙关就撑过这么多年,就当作是做了一场很美但结果却很恐怖的梦吧。想到此,沈家情躺下床,刚想闭上眼睛,护士突然走过来递给她一个袖扣。
  “差点忘了,这个袖扣是你从那位先生的袖子扯下来的。小姐,你不知道你抓那位先生抓得多紧,推你进急诊室时,你还不肯放开他。我们本来都以为他是你的男朋友,可是他说只是在路上见到你晕倒在地,然后送你进医院的陌生人而已,他后来付了医药费后就离开了。”
  沈家情纳闷了一会儿,然后叫住护士,“请问那位先生有没有留下姓名地址?”
  “他什么资料都没有留,现在已经很少有这么好的人了。小姐,你真够好运。”说完她就离开病房。
  拿着袖扣,沈家情想仔细看个清楚然后再想该如何找到那位好心人,人家救了自己一命,总该说声谢谢才行。不过再见到他时,她还能认出他吗?应该会认出的,他的眼眸她没有忘记。
  这个袖扣是银色的,上面的雕饰很精致,应该不是便宜货。噢!不要再想了,她的头又开始痛了,握住袖扣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手里的袖扣被紧紧地握着,似乎那就是她的心,必须紧紧地守护着。再受一次伤,她可承受不起。
  到了早上,沈母和沈家旭都来到医院。他们似乎很有默契什么都没有问,不过眼神充满疑惑,沈家情看得出来。她知道家人对她的关怀,她对他们保证似地说:“我没有事,从今以后她都不会再有事了。”希望他们能相信,也更希望自己真的能做到。
  凌苇也来探望沈家情,她一进门就嚷道:“沈家情,你知道你做错什么吗?”一屁股坐到沈家情的病床上,话题一转,“你呀!真拿你没有办法,上次把我扔下不管,害得我整晚对着那个不知道叫John还是David的人,把我都给闷坏了。”
  “对不起。”她羡慕地看着凌苇,真希望自己能有她那样的洒脱及活力。她一进来,沈家情就觉得本来很寂静沉闷的病房变得活泼许多。
  “算了啦!不跟你计较,谁教我们是好朋友。”凌苇突然倾身向前,神秘兮兮地笑着低声道:“喂,听外面的护士说有个很帅、很性格的男人送你进医院。从实招来,怎么认识的?家世好吗?做什么的?几岁?”
  沈家情被凌苇给逗笑了,这是她连日来难得出现的笑容。她按着凌苇的肩,“你当我是你呀?我当时昏昏沉沉的,只知道他是一个男人,应该是有钱人吧?他好像是有司机替他开车,而且还替我付了医药费,我就只知道这些了。”沈家情保留她最难忘的部分——他的眼神。要是让凌苇知道,肯定又要笑她了。
  “真没用。”凌苇白了她一眼,就继续讲别的事。可是,沈家情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她的心思飘向另外一个世界……
  心是一个容器,总是不停地在累积;日子则是一个沙漏,每日不停地在流逝,然后又倒转过来。可能苦闷,可能单调乏味,但是起码不会刺激。沈家情不再希冀日子会有什么奇迹出现,只想安静地过日子。休息近两个星期,沈家情再回到公司时,发现她的位置已经有别人代替了。
  老板向着沈家情走过来,“沈小姐,你已经被辞退了。我们公司不需要金枝玉叶,这是你的遣散费,拿去。”
  不会吧!她家可是靠她这份薪水维生的。“老板,我有请病假,而且我替你工作了那么多年,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以后我再也不会请假了,我家可是全靠我一个人在养。”
  沈家情的苦苦哀求最终也得不到老板的回心转意,只能垂下头转身离开。她想要再找另一份工作,可是现在失业率那么高。别人都是大学毕业,什么硕士、博士生也有很多找不到工作。自己学历就只是商专毕业,经验也只有在这间公司做了六年。拿什么跟别人去抢工作呢?唉!千错万错就是自己不应该贪小便宜,就算真的不用钱,也不该在医院住那么久嘛!
  真是祸不单行呀!沈家情呀沈家情,你做人怎么如此失败?一想到此,沈家情真想跳海自杀。可是,她又不禁想起父亲临终前,将母亲和弟弟的手交到她的手上,沈家情明白父亲的意思:从此她要接过父亲的重担,照顾多病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
  不知道为什么,昔日辛酸劳碌的生活一下子浮现在脑海。她和母亲弟弟相依为命,互相扶持走了过来。多少年了?整整八年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不,应该是从来不敢去想,多年来一直很羡慕能尽情享受青春;春,就好像从来不曾靠近过她。当同伴们正在为初尝恋爱及初入社会而感到兴奋新奇时,她就好像已经淌过泥沼的人,对未来的路既害怕、但又得硬着头皮走下去;当同龄的友人正享受着明媚春光时,她却只能像个老妇人匆匆步入凋零的冬天。
  迎面吹来一阵冷风,沈家情不禁摇摇头,扶正眼镜,心中严厉地告诉自己:不可以对肩负的责任有半点的松懈,更不可以埋怨。在这世上,她就只剩下弟弟和妈妈,他们对她是真的好。做人是不能忘本的,这好像是父亲说过的话。
  现在沈家情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工作,除了违法的,她觉得什么都可以做。本着这个信念,在失业后的两个月,沈家情打的求职信少说也有五百封,寄出去的也有四百多封,可是每封都如石沉大海没有消息。看着存折上的数字一天一天地减少,看着家中饭桌上的菜一天比一天精简,沈家情的心中是又急又无奈和内疚。她知道妈妈的头痛药吃完也没有再买,弟弟一晚兼三个家教,凌苇也曾存过钱到她的户头。唉!天啊,可怜可怜我吧!
  要是老天爷可怜她,就不会让她又失恋又失业。想到失恋,心中的痛楚又增加了几分。金骏笙和程宝仪的婚礼很轰动,连电视台也有新闻报导。虽然家人刻意避开电视节目,也把报纸杂志收起来,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沈家情会在早上去买报纸,把所有有关报导看过一遍。避免让他们担心,沈家情躲在房里哭了整晚,第二天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天啊!就可怜可怜我吧!我要工作,要很忙很忙的工作!沈家情在心中不断地祈祷与吶喊。
  或许老天真的被沈家情的真诚打动,有一家公司给了沈家情回音,说沈家情到他们公司应征秘书一职,要她前去面试。这个消息在沈家犹如春雷第一响,全家都为沈家情高兴。沈家旭不断地替她恶补英语,沈妈妈开心得头也不痛了,满心欢喜地替沈家情熨衣服。沈家情自己也很高兴,她未来的“钱”途终于有一线光明。要去应征的公司是一间证券投资公司——创世代。
  第二天,沈家情早早便起床梳洗,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沈母才刚买完早餐回来。看见沈家情起得那么早,她面试的时间应该是十点,可是现在才只有七点多,她女儿总是太小心了。
  “家情,你为什么不睡晚一点?时间还很充裕的。”
  “才不。”沈家情从母亲的食物袋里拿出一根油条,边吃边说:“那一区可是全市的工作中心,况且我不是很熟悉那边的车流人潮。早点去比较妥当,免得面试迟到,那样可就惨了。妈妈,我走了。”说着,沈家情就开门离开。
  当沈家情搭上巴士,再转地铁来到这被誉为白领之区、同时也被称为金钱众集的中心地区时,沈家情知道自己今早的决定没有错,因为人潮跟车流实在是太繁忙了。骤然来到这一区时,她不禁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那么多的美誉,走在路上的人,每个都穿着体面的衣服,男的西装革履、女的亮丽套装,而且四周全是高楼大厦。在这里集中本地的世界级大企业,也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跨国公司,这可是一个金钱与权力的中心。
  面对匆忙的行人、整齐干净的街道、奔流不息的车流、设计新颖的建筑物,沈家情只能吞吞口水,强挺起胸大踏步向她今天面试的地点走去。心中却想着要是得到了这一份工作,要买一套象样的衣服和一双鞋。
  创世代公司的总部设在市中心,有一座巨型的喷水池正对着的中银大厦,公司位在四十八层到五十层。这是全区最高、最辉煌的建筑物,它是由世界数一数二的建筑师贝聿铭先生设计的,大师的设计的确是不同凡响。看着看着,沈家情的脚不禁开始发抖,就连走路也开始不稳。看来自己真的走了百年难得的狗屎运。四百多封求职信居然是这间如此具有规模的国际性企业通知她来面试。怎么办?人家一见到自己这副尊容,再看一下自己的学历,怎么可能会录取自己呢?还是赶快逃走吧,免得待会儿出丑。才刚转过身,看见喷水池喷得高高的水柱,沈家情愣住了。水往低处流这是恒久的规律,可是现在连水也能向高空发展,我又为什么连尝试也不敢呢?最坏的状况已经历过了,还怕出什么丑?更何况有几个人像我这样的学历能够去中银大厦面试的,至少也要试试那部速度超快的电梯吧。
  打定主意,沈家情回过身面对着中银大楼的落地大玻璃门,整理一下衣领,她刻意忽略自己那发抖的双脚与不断冒汗的额头,进入这个全城最多银行总部与金融业聚集的大厦。在这里,首先得出示公司证明和身分证,接着登记进入时间,还要接受红外线检查,这里的保全工作确实做得很严密。一切的入门手续结束后,有一位电梯小姐走过来领着沈家情来到电梯间,由另外一位电梯小姐负责送上去。
  电梯上四十八层楼只需要三十秒,这里的确不愧是投资者的天堂,连电梯的速度也符合他们每分钟都在赚钱的速度。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因为金融股票市场是全世界最瞬息万变的报幕板,它会每秒每分告知世人,有哪些人刚登龙门成为富翁,又有哪些人在一瞬间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小姐,请问需要什么帮忙吗?”在创世代公司的服务台前,有一位长相很甜美的小姐礼貌地询问沈家情。
  “我是来面试的,请问方小姐的办公室在哪里?”
  “你往这里走进去然后一直走,在你右手边数来的第三问,就是方小姐的办公室。”
  沈家情对她致谢后绕过屏风,看到眼前景象顿时忍不住低声惊呼。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充满工作干劲的地方,彷佛在工作的这些人都被人注满了电力,他们很认真、很热情地在工作,这感觉沈家情马上就可以感受得到。是谁让这些人都如此干劲充足、如此奋发工作呢?这间公司的凝聚力真的不容小觑。
  镇定心神,沈家情继续往前走,当她数到第三间办公室时,已经走到整个楼层的中央。拉正一下自己的衣服,沈家情轻轻地敲了门。
  “Come in!”里面的人招呼她进去。
  “方小姐,你好。l一进门,沈家情边打量着办公室边跟正在忙于工作的女人打招呼。
  “你就是沈家情小姐?”这个女人应该有四十岁了,头发剪得很短,显示出她是一个非常干练的职业女性。而且她看上去并不会摆什么架子,毫不吝啬向沈家情展现笑容。“我叫方文华,是创世代证券投资公司的内务部主管,负责公司的人事调动与内务管理。”接着,她向沈家情伸手拿履历,说真的,沈家情是千百个不愿意交给她,心想这下可惨了!
  “沈小姐,我不妨直说,你的工作经历并不丰富,而且来应征我们秘书一职的,学历比你高的很多,请问你有什么理由说服我录用你呢?
  沈家情早就料到这种状况,只好硬着头皮上。于是她清清喉咙,托正眼镜认真地说:“方小姐,我知道我的履历是很难和其他人竞争。但可能是我太爱家庭的缘故,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我很热爱我的工作,就算不如意我也会安静地处理。我不会是那些做这家想那家的人,我可能不够聪明,但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去完成你们交给我的工作。你请我做秘书也行,让我做清洁阿姨的工作也行。我什么困难都能克服的,而且你可以放心,我没有感情问题的烦扰,可以完完全全地投入工作,方小姐,我只能用这些来说服你。”
  听完沈家情的话,方文华先是打量一下沈家情,只见她一脸的坦然。然后方文华再看看沈家情的履历,最后很出人意料地将它们撕掉。正当沈家情惊讶不已的时候,方文华对沈家情展露出亲切的笑容。“沈小姐,你把我说服了。我们公司正需要像你这种真诚的职员,若不把你的履历撕掉,我怕商业间谍会把你的资料泄露出去。”
  不敢置信地,沈家情惊讶地站起来。几近想哭地露出笑容,有点神经质地握着方文华的双手不断地说:“谢谢你!太感谢你了!我真的不能相信……”不断地道谢是沈家情此时能做的事情。
  方文华安慰地拍拍沈家情的手,告诉她:“你未来的工作是我的秘书,不过因为最近公司很缺秘书,所以你可能就要多兼顾一些工作。你可以在下个星期一来报到——”突然,方文华被桌上刺耳的电话声打断,她只好停下先接电话。
  但是她却很大反应地对着电话嚷了起来:“你怎么搞的嘛!Mork,我跟你说,孟先生这个月就已经Fire掉七个秘书。我登这广告也登到烂了。七个耶!一个月七个!他当我是专门生产秘书的吗?”顿了顿,方文华继续听着电话,然后她突然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沈家情,她眼睛转了转才又开口道:“刚刚录取了一个秘书,本来是想要来帮我的。但是现在没办法了,只好叫她先去帮忙孟先生,等一下我就和她一起上去。”
  放下电话,方文华看着有如待宰羔羊的沈家情,很无奈地说:“沈小姐,我想你的工作可能要改了。你不是要做我的秘书,而是要暂代我们老板孟傲贤先生的秘书,而且我想你可能立刻就要上班。”方文华拿起外套,边穿边说道:“我们现在就上第五十层楼,带你认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