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麻辣爱情不烫口-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再次伏下头,贴着她的太阳穴,一只手轻柔地揉着她的颈项,促使沈家情仰起头面对他。
  最终,沈家情不自觉地抬起早已满布泪水的脸,让他温柔的唇替自己拭泪。可沈家情一直都不敢睁开眼睛,直觉上认为如此美好的时刻、被包容的感觉应该是在梦里才能寻到的,她害怕一旦睁开眼会发现原来一切都只是在作梦。
  “这只是一场梦……我在作梦,对吗?”沈家情喃喃自语着。
  “不,你没有作梦,我证明给你看。”孟傲贤肯定地点着她的唇瓣,然后吻住沈家情。用一个热烈的吻告诉她,此情此景不可能是梦境。
  一直被浓云遮住的月亮此时也冲破重重的阻碍,露出半个脸为他们的身影镀上一层银纱。
  第八章
  是否属于自己的一切不幸都随着孟傲贤的介入而全都成为过去了呢?沈家情不敢肯定。可是,她知道自己再也不需要背负着金骏笙所赋予的创痛度日了。日子是崭新的、充满阳光的,是因为有了孟傲贤。她从来不敢想象,原来自己还有资格再爱与被爱。每天一早,她微笑迎接旭日,心情好得彷佛连那呆板的高楼也懂得跳探戈。虽然现在已经是秋天,可是认识沈家情的人都发现现在的她整个人洋溢着春意。属于沈家情的春天终于来临!
  工作依旧是他的秘书,依旧忙碌,依旧被他这一股龙卷风卷得晕头转向。只是,每天待在办公室的时间却是沈家情最快乐的时光,当然,她的甜蜜是相当含蓄的。她尽量维持着一个秘书的形象,不随便抛媚眼、不随便讲私事。她相信要不是有时候孟傲贤的从中破坏,她是一定能做到的。
  只是,他却把她的计画给破坏了。刚刚他一回到公司,便当着Mark的面轻拥着自己吻了一下脸颊。然后他还可以若无其事,而她只能红着脸快步逃离。这个人简直是太放肆了!不过,Mark好像更可怜,他刚才见到了那一幕之后便忙着偷笑,忘记了自己和孟傲贤讨论到什么地方,结果当然是被海骂了一顿。
  不行,沈家情决定她不能让公司的谣传漫天飞的。刚才被那个口无遮拦的Mnrk见到,肯定不到半天公司上下的同事都会津津有味地谈论着他们这一段老套的秘书恋上上司的情事。沈家情深深地吸一口气,拿紧手中的速记本和笔,打醒精神警告自己不能让他骚扰成功。
  他见到她了,只是对她打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坐到他的位子去替他做会议记录。而沈家情刚刚坐下,孟傲贤就把椅子转到他的面前,很是深情地对着沈家情微笑。不过那微笑带着一抹危险的气息,这让沈家情心中一寒,马上试着推开椅子。但她没能推开分毫反而被他转到桌前,随即他双手抵着桌子,用身体顶着椅子,接着他的头便伏下来贴着沈家情的颈项,轻轻地上下摩挲。
  这还象话吗?沈家情使劲地把头扭开,刚想开口骂他,却迅速地被他的唇捕捉到,给了她一个深长热烈的吻。一切是那么的让她措手不及。沈家情只觉得天旋地转根本无法思考,等孟傲贤终于移开他的唇,沈家情浑身颤抖得除了瞪着他什么也不能做。
  而那个该死的男人却哑着声对电话里头刚报告完的经理说:“我觉得一次比一次好。”然后他又想骚扰沈家情。
  沈家情却对他不满地嚷道:“你吃错什么了啦?”
  正在电话那头讲着销售计画的人,不解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而那个始作俑者却掩不住笑意地对电话里头的人说:“没什么问题,沈秘书对于你讲话的速度之快有点惊讶而已。”
  (叫她直接说就可以了,为什么骂人?)那人咕噜几句便继续他的报告,而孟傲贤则对着无辜的沈家情咧着嘴可恶地笑着,然后又趁着沈家情没有提防之际再度把她给深深地吻住。
  “孟先生,吃饭了。”沈家情轻轻地拍拍正聚精会神在浇花的孟傲贤。
  他不解地看着她认真地问:“为什么你还叫我先生?好像我是那陌生人一样。”
  沈家情歪着头对他微笑着,“其实,你的确像一个陌生人。我好像一点也不了解你,就只知道你叫孟傲贤,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家财万贯;好像还喜欢左拥右抱,名副其实的一名黄金单身汉。”
  话音刚落,孟傲贤就把沈家情的手抬起,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深深地凝视着她,低声说:“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彷佛已经认识一辈子了呢?”
  看着他深不可测的目光,沈家情只感到自己的心急遽的跳着,可在那跳动里却充斥着甜蜜。她开玩笑地问孟傲贤:“你是不是对你的每一个女朋友都这样说?”
  “我的感情生活的确很丰富,也有过很多女人。不过现在的我却希望只对你认真。”他说得很坦白,确实也没必要隐瞒什么。“那么你是否可以接受一个拥有很多荒唐过去的男人呢?我保证他以后只要你一个。”
  沈家情再也不敢笑话他了,她知道他是认真的,他的眼睛告诉她了。爸爸,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我认真的人了!在这一刻,沈家情只想到要感谢天。
  “能够遇到你我才发现原来爸爸一直在保佑着我,命运待我真的不薄。”女人总是容易感动,而伴随感动的始终是眼泪。笑中有泪,泪光中蕴涵着无穷的车福,原来幸福就是如此。
  孟傲贤不再多说,只是把沈家情拥在怀里让她也感受自己的心情,让她知道他同样是那么的满怀感激。
  突然,一阵催促的门铃声打破了他们此时美好的静谧。沈家情推开孟傲贤走去开门,门一打开,沈家倩错愕地看着门外同样惊讶万分的周紫漩。
  沈家情,Michael的秘书,她在Michael家?周紫漩强装镇定地昂起头像尊贵的公主一样等待着沈家情跟她打招呼,也等待孟傲贤出来迎接。
  “周小姐,你好。”沈家情侧过身让周紫漩进门。
  “Michael呢?”周紫漩冷冰冰地打量着客厅,她可是连一眼也没有看沈家情。
  “紫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孟傲贤走到沈家情的身边,很自然地揽住她的肩。
  为什么他看起来是那么的轻松愉快呢?周紫漩眨了眨眼,有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Micahel正在和沈家情拍拖吗?
  周紫漩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层开笑容平静地说:“一时心血来潮想和你聊天。不过,现在看来我是一名不速之客。”她对孟傲贤挑挑眉,转向沈家情说道:“沈小姐,你的本事还真大,连我们孟先生也肯乖乖地待在家陪你。有机会我可要向你多多请教。”接着,她洒脱地对他们挥挥手道再见。
  不知为何,沈家情敏感地觉得周紫漩不喜欢她。周紫漩望着她的眼神让她感到心寒,直觉地,沈家情知道这多少跟孟傲贤有关。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呢?
  事实上,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确的!周紫漩从孟傲贤家里出来后,便快步冲到楼下,开车离去。她重重地踩着油门,一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她是不能哭的,怎么能哭呢?但是,此刻她发现自己退化已久的泪腺又再度地起了作用,她哭了!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她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如此软弱?最后,她把车停在一个荒芜的沙滩边。
  下了车,周紫漩点燃一根烟靠着车身,静静地看着这个小小的沙滩。她不禁重重地叹一口气,何等的巧合呀!她的心不正像沙滩般荒凉、凋零,而且,她很寂寞。
  周紫漩知道寂寞是她的死敌,而且多年来一直未曾有远离她的迹象。她的青春已经被它吞噬得差不多了,可是,孟傲贤却从来没有陷入她向他撒下的情网。反而,自己却在一天一天的相处下把自己的心系在孟傲贤身上。
  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她就被孟傲贤那勃勃的野心、源源不绝的精力以及他全心投入工作的那种积极所吸引。再与他相处之后,她更是被他的神秘感所诱惑。当下,她就决定要掳获他的心。但是,周紫漩知道她不能用对待其他男人的办法来对待孟傲贤,聪明如他,一定只会和她逢场作戏一番然后抖抖衣服离去。她要他死心塌地地对自己,那么她就要显得与其他的女人不同。所以,一开始她就对孟傲贤摆出绝对只谈友情莫论爱情的高姿态,周紫漩要他逐步加深对自己的迷惑,然后要他亲口对她剖析感情。
  她的计画很好,她当时也非常的肯定;可是几近十年的等待证明了她的计画在孟傲贤身上行不通。这么多年来,他依旧只是将她当作好朋友,他似乎特别尊重自己。面对很多次她或明或暗的提示,或有意无意之间的挑逗、诱惑、鼓励,他都能以礼相待,从不越雷池一步。等他十年了,可他居然私毫不为所动,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对他的特别,他只是害怕承担责任吧!
  她是累了,也腻了要戴着假面具度日。于是,她决定主动打破他们之间的局面:可当她想对孟傲贤坦白一切的时候,这才发现他已经寻到一直挂在嘴边要好好爱护的女人。他这一次对沈家情是认真还是像以往一样只是当作游戏呢?周紫漩希望他一如以往只是在游戏人间。可是,他看着沈家情那种怜爱温柔的眼神却是那样真实的浮现在周紫漩的脑海里。
  有可能是那个平凡的沈家情吗?那个女孩顶多只能用清秀来形容,眼高及天的孟傲贤为何会选择她呢?而我周紫漩却是人中之凤!绝不可能输个如此平凡的女子。似乎在那么一瞬间,周紫漩又重拾了斗心。她站起来冲到海边,看着那层层迭迭、翻涌起来的海浪,她默默告诉自己:我是周紫漩,不可以就这样认输的,孟傲贤是注定要爱上我的,接着周紫漩转身大踏步走回车上,随即飞驰离去。
  与此同时,沈家情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不舒服吗?”身边的孟傲贤温柔地揽住沈家情的肩膀。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沈家情侧过头对着孟傲贤傻傻地笑着。“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是这么体贴的人,我一直以为你的嘴巴是只用来骂人的。”
  孟傲贤邪邪地看着沈家情,暧昧地说:“我的嘴巴除了骂人外还有很好的功用,这一点我可是很自豪的。”说着他就点住沈家情的唇。
  “这么优长的手指,要是有只戒指陪衬一定会更加完美。”说着,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沈家情。
  他的话让沈家情大吃一惊,她用另一手抚着正急遽起伏的胸口,她愚笨的心固执地不想知道他话里隐含的意思。
  孟傲贤长这么大从不知道紧张是何物,现在他终于感到自己开始有点紧张了。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不是戏言,是由衷的。虽然沈家情的眸子里时常闪着疑问: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为什么会碰在一起?在沈家情眼里,像他这种有事业、有社会地位的男人应该找那种同属于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或者其他名女人才相配。可她却永远不明白,她眼里的温柔与笑容正是他向往已久的追求。
  “家情,嫁给我吧!”他郑重地握着沈家情的手。
  想哭又想笑的激动夺走了沈家情的控制能力,她低下头想借着头发掩饰那欲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想答应他,可是她又不敢。她没有勇气那么彻底地把自己全赌上!在心中,她已经答应他了;但,说出口的话又与心中所想不同。“让我想一想。”抬起头,看着孟傲贤脸上紧绷的线条。“你也要好好想清楚。”
  “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孟傲贤盯住沈家情好一会儿。“我不用再考虑什么了,我是以结婚为前提与你开始的,因为你是我要追求的另一个半圆。”说完,他转过头重新看向电视萤幕。
  沈家情敏感地知道他不可能如此迅速就能平静下来,她只好低叹一口气,叹自己的胆怯。只是前一次的伤害实在把她给伤得太重、太彻底,让她不敢再相信爱情,也不愿意再期盼梦境会成真。
  当沈家情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站在家中的阳台,望着天际那一幕星云,忍不住又问自己一次,到底她是不是在作梦,这一段日子所发生的一切皆让她迷惑,她要自己相信摘星的女孩已经成功地找到了一个支撑者,可是心中却总会有那么一些声音,总是在她就要相信自己的星梦成真之时嘲笑她,提醒她不要忘记当初被抛弃的痛。噢!她该如何才能把心中的那一根刺拔掉呢?
  沈家情又叹了一口气,不禁把眼光从天际移回到此时应该毫无人迹的大街上。突然,她发现在大街的对面,路灯旁边有一个人挨着那灯柱望着她家,忽然心中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和一阵不祥的预感。那股熟悉的感觉来自一位应该已经在她生活中消失的人——金骏笙。沈家情记得他很喜欢站在那灯柱下跟她说再见,或者等她出门,反正那灯柱算是见证了她和他之间的一段情。
  不会是他吧!意识到这个令她感到害怕的可能,她赶紧离开阳台回到自己的房间,并且命令自己不准破坏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
  目送着沈家情匆匆消失在眼前的身影,金骏笙深深地叹一口气,从口袋中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一边抽着烟一边低着头沿着马路走,在他的脑里充斥着的就只有沈家情的样子,他不能忘记沈家情,也没办法把那一段真切的感情忘掉。只是,他更不能抛下的就是他的婚姻。
  他与程宝仪的婚姻就像一出闹剧。一开始,他母亲不喜欢他和沈家情交往,希望他能与门当户对的程宝仪结婚,可是当发现他对沈家情的感情是认真的时候,她们就利用他的懦弱来对付他,让他知道他的母亲罹患癌症,临终前的愿望就是看到他和程宝仪能结婚;而最可恨的就是他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与程宝仪发生了关系,再加上父亲所下的最后通牒:若他与沈家情继续在一起就取消他的家族继承权,断绝父子关系。这样一来,他是真的不可能再挣扎了,只能选择与程宝仪结婚。
  刚刚结婚的头几个月,他们还可以相处得很好,可是时间一长当他母亲的谎言被揭穿后,他知道自己是整件事中唯一被愚弄的,而且他再也不愿忍受程宝仪的千金小姐脾气,于是他们就天天吵架。自始他便终日与酒瓶为伴,他很挂念一直把他放在第一位的沈家情,彷佛在她的面前他才觉得自己有被人尊重的感觉。只是,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再受伤害,毕竟自己狠狠地伤害过她。
  但他上星期在俱乐部碰见周紫漩时,听她提起孟傲贤最近又换了一个“游戏物件”,就是他的秘书沈家情。当时他就大吃一惊,要求周紫漩说清楚,这才确定她所说的人真的是他牵挂的家情。于是,几天前他开始按捺不住了,常常在深夜的时候驾车来到沈家情家楼下,独自一人伫立在灯柱下,远远地望着她的家。在心里,他在挣扎着要不要把自己对她的新恋情的想法告诉她,他甚至还期望着沈家情在知道孟傲贤的真面目后能与他重修于好。但,他真的需要这么自私吗?当初自己已经伤害了她,现在又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她原谅自己呢?甩甩头,金骏笙把手中未抽完的烟抛在地上狠狠地踩熄。算啦!他的幸福早就在与沈家情分手的时候断送了。于是,金骏笙再一次带着无尽的内疚、迷惘与寂寞踱向前方无边的黑夜里。
  “家情,这是你今天第六次归错档。”档案部的经理悄悄地拿着归类错误的文件对沈家情说,大概略有所闻沈家情与孟傲贤的“绯闻”,因此这位经理别有用心地给予沈家情通融。按照创世代的规炬,如果一个秘书连续归错档案达四次以上,就会被革职。
  “真对不起,温经理。”沈家情接过文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最近给您添麻烦了。”
  送走了温经理,沈家情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用力地揉着紧皱着的眉心,心里不断骂着自己,怎么可以让一个猜测影响自己呢?自从两天前的夜晚,她在家中的阳台隐约看到一个类似金骏笙的人站在对面的灯柱下,便让她心绪纷乱,手忙脚乱的。如果真的是金骏笙,她该如何面对呢?蓦然,沈家情从椅子上弹起来,自言自语:“我为什么要害怕?我的不安绝对不是因为他。”
  但是接下来,沈家情接到一通电话,足以让她知道她的不安完全是有理由的。
  (家情,我是金骏笙。今天晚上八点在老地方见,不见不散。)
  沈家情一拿起电话,他就径自说着,说完就挂了线。由始至终,沈家情没开过口。只是,她知道她一定会赴约的,就当作是老朋友见面也好,而且她想知道为什么他要再度出现。
  突然,感觉到孟傲贤的目光,沈家情马上拉回心神,放下电话假装平静地看着已经站在她办公桌不远处的他。
  “家情,你有心事。”他的眼光是何等的锐利,早就看出沈家情假装平静的面容下有着纷乱、疲倦的心情。“今天我提早下班,陪你到处走走,好吗?”
  不要今天!沈家情在心中大喊不妙,怎么办?她只好低下头,企图掩饰紧张的心情,可却被孟傲贤抬起她的下巴,让她完全不能躲避。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她要跟金骏笙见面的事。
  “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沈家情别开眼,含糊地说道:“是凌苇约了我。”顿了顿,他再继续说道:“我要和她解释清楚我们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之前我是介绍她给你的嘛。现在,我想我们之间总会有那么一点隔阂。”
  孟傲贤说道:“朋友,是值得花时间去经营的。”停了停,他继续说,“那只好订明晚,晚上等我电话。”说完,他转身匆忙进办公室,大概是因为股市的价位有变吧。沈家情看着孟傲贤的离去,心中仍旧是七上八下的。到底自己怎么啦?居然想到要隐瞒他!算了,反正这绝对是最后也是唯一的一次。
  “骏笙,你要知道,这次绝对是我们单独见面的最后一次。”待金骏笙一坐定,沈家情立即正色地说道。“我们见面,始终不是那么好的。有什么事情,请你尽快说吧。”这问“海天”咖啡厅,就是以前她与金骏笙约会的地方越是多坐一会儿,沈家情心中对孟傲贤的内疚就增加一分。
  金骏笙重重地吸一口气,像是鼓起很大勇气对着沈家情说:“家情,我……”不知为何他的勇气突地消失,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椅背上,神情复杂地看着沈家情好一会儿,然后就拿起桌上的白兰地一饮而尽。
  看着这个曾经是生命里伤她最深的人,沈家情感到此时是百感交集,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快就爱上孟傲贤那样的男人。沈家情不禁摇摇头,声音也放温柔2l——许多。“骏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沮丧?”
  “家情,我过得一点儿也不好!”金骏笙哑声地喊道。“没有了你就好比没有了生活重心,我一直都过得不好。”说着,金骏笙的声音越来越低。“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只是家情,所有事情并不是就如表面上你所看到的那样,我无从解释,只是我对你的心一直没有变。”
  “你太自私了。”听着金骏笙一番肺腑之言,沈家情出乎意料的冷静。“你为什么要这么自私呢?要和程宝仪结婚、要和我分手,这一切的决定都在于你呀!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个地步的?到底你要的是什么?我一直没有恨你,因为我知道一切的事情发生皆有原因。可是,请不要在我刚开始走出你所带给我的伤害的同时又来打扰我,好吗?我们的分手只是证明了我们要走的路并不一样。”
  叹一口气,沈家情试图从脸上扯出一点笑容。“骏笙,你已经做了爸爸,做事就要顾全大局。今天我就当作我们没有见过面。再见了!”说完,沈家情迫不及待地站起身要离开,可是却被金骏笙一把抓住手臂给硬是拉坐了回去,她刚打算严厉地训斥他,却被他眼角的泪水和他满脸的痛苦表情所阻止。
  “家情,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金骏笙痛苦地掩脸喊道。“要是我早知那一切都只是一个陷阱,家情,我不会、我绝对不会——”
  沈家情很快地拉下金骏笙的手,打断他的话:“不要再说下去了,再说的话,我就真的会恨你了。骏笙,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做过的事情必须要自己承担后果。既然已经分手了,就不能漂亮一点吗?我们已经过去了,不会再有任何将来的。求求你,不要让我有恨你的理由,毕竟我们曾有的过去是快乐的,就让我们只做朋友好吗?”
  金骏笙看着沈家情平淡却显得坚决的脸,突然间,他发现沈家情已经不像以前那般温婉柔弱,现在的她虽然还是温柔,却平添一份坚持不退缩和一种自信的光彩。他终于明白一切都不能再回到从前了,因为他的家情已经蜕变成熟了。此时,他不得不说:“他令我佩服,和他在一起能令你变成熟与自信。他应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吧!”
  沈家情并没有回答金骏笙,只因她脸上的笑容已经给他一种肯定。
  “家情,我这样说,咳,比方说——”对于即将要说的话,金骏笙显得有所保留,不过他觉得还是有说出来的必要。“家情,要是我对你说孟傲贤只把你当成他的游戏物件,你会相信我吗?”
  “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很幼稚吗?”沈家情有点动气了。
  “家情,不是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