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服了吗?
  安如风低头想了想。“好吧!你先帮我做一件事,我便跟着你走。”
  欧阳克“刷”地一身,收起折扇。笑道:“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公子慢走!”安如风下了逐客令。欧阳克不以为忤,淡笑着出去,还顺手帮安如风关好了门。
  离别
  “你先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情?”
  “你应该也不想多带一个人走吧。帮我将小竣送回亲戚家。”
  “好!”
  ……
  站在房中,安如风心中尽是憋屈。欧阳克的强迫只让她愤怒得连大脑都快硬成浆糊。她不想去中都,不想与射雕里的剧情人物再有关系。可目前,自己处于弱势,却无能反抗。既然是这样,那她不如把射雕的世界搅得一团糟,让所有人都跟她一样过不上好日子。
  不就是去北京吗?黄蓉在那里又怎么样?反正黄药师也不会过去,她怕什么。一想到黄药师,安如风心中又酸又涩,自己这是何苦来哉,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上这么一个男人!一想到他最后玉箫怒指,满脸杀气的样子,就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之前,她就不敢去面对这份感情。之后的离岛,却仿佛是逼自己死心般。可不这么做,又能如何?自己的一切都是黄药师教的,除了熟悉剧情外,无论哪一点,在他面前都不够瞧。真要碰到了黄药师,安如风不知道自己会遭遇到什么?私自离岛已经是背叛,依黄药师的个性,就是杀了自己也有可能。可是,她偏偏不服气。就是死在外面,也不愿意被他当成叛徒般处死!
  安如风故意忽略内心深处的那个念头。只要不是死在他的手下,她还能幻想黄药师舍不得杀死自己的。可若他真的动手了,那让自己该如何面对自己心中的那份感情?这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他,却被他弃之敝履的无力感。
  紧咬下唇,安如风不再去想这些,努力回忆着剧情。所有事件是从包惜弱开始的,完颜康调戏穆念慈,郭靖为她打抱不平。之后,杨铁心发觉完颜康的母亲是自己的妻子。再之后,两人相遇,冰释前嫌,想逃出王府,最后却被困。为了不拖累他人,两人前后自尽。如果,在最初的时候,这两个人没有死,而是逃出了金国。那完颜洪烈会怎么做?这人的野心甚大,是个江山美人都要的主儿。从这里开始搅乱,后面的剧情会不会发生变化呢?
  至于欧阳克,安如风冷冷地笑了笑。这个人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他不相信女人会拒绝他吗?那就让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欺负的。所以,首当其要的,就是把孙思竣送走。
  ——————————分割线————————
  得到安如风的许可,没再继续拖延,欧阳克第二天就启程。
  “杏儿,你就躺会儿吧!你现在不能起床!”听得胡大娘哭喊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安如风一眼扫去。发现胡杏竟然跌跌撞撞地站在了客栈门口,一脸期待、凄楚地看着。
  无奈地看到,两人害怕的表情。安如风苦笑地嘲讽自己,看来昨天真的把她们给吓住了。被人畏惧的感觉真不好!也不知道黄药师是怎么忍受众人所指的。
  胡杏昨天生死一线,今天身体还没恢复,可她实在不甘心,撑着虚弱的病体前来送行,就是希望欧阳克回头。哪里知道,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只顾着向安如风浅笑,心中那种又嫉又恨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可瞧到安如风的眼神时,她竟然害怕地缩瑟了一下,心头的恐惧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昨日醒来后,她便突然想到第一次见到安如风时的情景。当时,她便是轻松地一把将自己从人群中拉出。之后,明明也饿得快走不动路,仍然轻易地抱起孙思竣死去的奶奶。可是,她之后一直很安静,让人极易忘记她这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突然心中后怕不已。胡杏脚软得有些站不住,紧紧地扶住门框,支持着自己不倒下去。如果安如风昨天把自己掐死了,欧阳克怕是也不在乎吧!自己怎么那么傻?竟然要为了这个不在乎自己的男人去惹那个煞神!
  她面如死灰,一把拉住胡大娘,嘶声说:“娘,我们走吧!”欧阳克拿了200两银票给自己,真是讽刺,竟然是与安如风给的一样多。如果当日自己拿了安如风的银子就走了,恐怕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吧!绕了一大圈,她还是走上了原路。只是,身心俱疲。
  ……
  骆驼缓缓地前行着,安如风从怀中掏出一块面纱,将自己的脸包了起来。一抬头,发现所有人不由地看向自己。她无辜地看了回去,很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吗?没见过女人遮脸啊?
  “小安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欧阳克实在忍不住了,就没看见过哪个姑娘这么怕别人知道自己美貌的。又是把脸抹黄,又是将脸遮住,她还真是与众不同。
  安如风淡淡地说:“挡灰!”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众人绝倒!
  安如风确实是有些厌恶这张脸了。外人看来,她的相貌出色之极,可她却从来就没快乐过。这张容貌给她带来的只是难堪。安如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怀念前世那张清秀的容颜。那时候,总是希望做美女。现在真成美女了,倒觉得还是当个普通姑娘来得好。至少,也不会落到如此不堪的处境。所以,她能遮便遮,能掩便掩。
  ……
  知道他们是先送自己回亲戚家,孙思竣一路上的心情都是低沉着。他未必不知道小安现在摆脱不了欧阳克,自己只是累赘。心中好恨,如果自己厉害一些,就不会被她抛下了。
  所以,这些时日,他也没再对欧阳克摆出怒火冲天的模样,虽然心中实在很想他离开,却总是压抑着自己。他不能给小安带来麻烦。谁让自己只是个拖累。
  再不希望离开小安,路再长,也有到尽头的时候。他的亲戚家到了。敲了敲门,姨妈果然在家里。孙思竣心冷地听到,她的第一句便是:“你怎么来了!”声音里除了惊讶,便是嫌弃。瞧瞧,这就是他的亲人,还不如一个外人对自己来得温柔。
  “姨妈,我的家人都死了……”孙思竣神情平淡地说。
  “啊?那你不是要……”迅速地将后面一句话吞了回去,姨妈满脸的为难。
  安如风见孙思竣仿佛被遗弃般地站在原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悄悄地塞了一张银票给孙思竣的姨妈。“这位大娘,我跟小竣一路同行。幸而身有赢余,希望可以帮你解决一些困难。”她不敢塞多了,只抽了一张五十两的银票。看到孙思竣的姨妈眼中燃起一丝兴奋时,微微吐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就是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才想跟着自己的吗?
  孙思竣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安如风瞧到他木然的脸,突然有种罪恶感。避开他姨妈的视线,安如风苦笑着又塞了两张一百两的银票给他。心中实在鄙视自己,怎么跟个暴发户似的,只知道拿钱。“小竣,你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我走了。”
  孙思竣突然抬头,面容平静,声音却带着一丝颤意。“小安姐姐,我会努力变强的。”
  瞧到他眼里的思慕与不舍,安如风心中突然泛酸。缓缓地平息一下呼吸,她摘下面纱,凝起笑脸:“好,等到那个时候,我再来找你。”
  孙思竣的眼中瞬间燃起一丝光亮,“我们说好了?”
  “嗯!”安如风点点头。君子一诺千斤,自己虽然是女子,却也重承诺。
  “那么,再见!”孙思竣没再继续缠着她,最后看了她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姨妈的家里。
  “唉唉,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孙思竣的姨妈捏着手里的银票,突然态度180度的转弯,热情了起来。她佯骂了孙思竣几句,转头向安如风邀请:“姑娘,你们不留下吃顿便饭?”在看到安如风的相貌时,突然愣了愣。
  安如风皱了皱眉头,戴好面纱,婉言拒绝。既然把人家孩子扔下了,还多停留做什么。这不是让他更难受嘛!欧阳克更是巴不得早些走。于是,一众人又骑上骆驼往金国首都,以后的北京,现在的中都赶去。欧阳克见安如风有些不开心,忍不住甜言蜜语地安慰起来。可安如风才听他一开口,便一个眼神扫过来,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叫他不要多管闲事,自己没空搭理。
  欧阳克微笑着闭嘴,只是心中越发觉得有意思起来。看了看远方,他又忍不住皱起眉头来。完颜洪烈的书信越发客气,似乎图谋颇大。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听说他有个极美丽的王妃,还有个儿子,叫完颜康,也是个浊世翩翩佳公子。不过,这都跟白驼山没关系。他巴不得把江湖中的水搅浑才好。只是有些头疼,自己借着游历江南的借口,把这一边都寻遍了,四处都打探不到“黑风双煞”的消息。唯一的线索,便是听说他们可能去大漠了。那边是蒙古的地盘,难不成跟大金联系后,还要去跟蒙古搭上关系?回头写信请教叔父,看他老人家有什么意见吧。
  暂时放下心头的事情,瞧到安如风一身俗气的衣衫,欧阳克又忍不住开口:“小安姑娘,在下给你买的衣裙,你为什么不穿呢?”自从戴上了面纱,她便没再把脸给抹黄了。于是,欧阳克又把目光注意到安如风的衣着上。只觉得这身衣服看起来碍眼无比,生生将这个绝色美人的艳色遮掩了一大半。
  安如风笑着说:“欧阳公子,我倒觉得这身衣衫很不错。颜色鲜艳,就像山中的花儿,看起来极为生动。”她也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啊!回头是该找些正常的衣服穿了。天天穿得跟个村姑似的,实在是有些丢脸。不过,令她满心舒爽的是,现在,她丢的是欧阳克的脸。谁让他死活不让自己走!
  欧阳克有些气结,觉得跟她有些无法沟通。心中直想,难不成小安姑娘的眼光天生极差?这些天来,就没看过她对华丽的衣物与首饰感兴趣。所有的衣物,都是俗不可耐的颜色与款式。女人不是天生爱美吗?这个小安姑娘有时候还真是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
  看到欧阳克被堵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安如风笑意盎然。嫌她打扮俗气,你就别带着走。连胡杏长得平庸他都忍受不了,竟然能受得了自己这般故意恶整。这个色狼对美女的执着,还真是一般人不可比的。
  守候
  一路无论欧阳克如何开口,安如风几乎无视。欧阳克也怪,越是不搭理他,他越觉得兴趣盎然。安如风只得心中暗骂,果然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难怪那些外表清冷的女人总是比娇媚的更容易引起男人的征服欲。
  刚入城门,便有人马前来迎接。原来完颜洪烈早已经关注欧阳克的行踪,此时见他来,更是以大礼相待。来到赵王府,安排好所有人的住处。安如风自然也分得一间。还未坐下多久,欧阳克便被请走,说有事相商。
  这人礼貌倒也做足,跟安如风道一番失礼后,就径自离去。在他心中,安如风只是一名孤女,只是仗着貌美才敢对自己不假辞色。却未料到,安如风就是等着他离开。
  好笑地看到房门外竟然无一人看守,安如风只觉得满意异常。看来自己这些时日的表演做得很到位。欧阳克以为,到了赵王府,自己就没办法出去了。走到房门前,小心地张望了一会儿。这里环境很不错,金碧辉煌的,亮得扎眼。难怪会把杨康养得舍不得回归本姓。
  安如风轻松地躲开侍卫的注意力,如若无人般在王府里张望了起来。一连转悠了大半个时辰,竟然找不到那个据说很破旧的牛家村小屋。安如风没有目标地转了半天。碰上好几波守卫,却始终找不到正主儿。本想抓着下人来问一问,可转念一想,没必要把动静闹得这么大,于是干脆出府,上街看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做打算。
  中都的大街果然热闹,只是安如风一身招牌式的丑衣很是醒目。安如风打量了一下自己,红衣、绿裙,怎么土怎么装扮,若说穷也就罢了,偏偏衣着还光鲜得紧。一时间,不知道引来多少人窃窃私语。实在讨厌受到瞩目,安如风左右张望了一会儿,来到一家成衣铺,买了一身淡粉色的纱衣。想了想,故意买大了一号,将腰身又弄得粗了些。然后再捡了几件同样大小的衣物,配好纱巾便付了钱。
  此时,比武招亲不知道开始了没有。想到此处,安如风跑到街头转了一大圈,遗憾地发现,居然没有杨铁心父女。
  随便买了些小东西,向摊贩问话。那个摊贩说起此事时,竟然颇有兴致。“那个俊逸的小少爷功夫确实厉害,可为人就轻佻得很。打败了人家姑娘,撕破了人家袖子,还脱了人家的绣鞋儿放入怀中不还。最后竟然伤了人家父亲。一个朴厚的乡下少年看不下去,上前阻止他。正在纠缠时,竟然来了一帮子人要帮那小少爷。”
  “随从中,有三个人相貌特别。一个是魁梧的藏僧,一个明明满头白发,脸色却光润得没有一丝皱纹,还有一个人五短身材,满眼红丝。正说着,竟然来了一个头上长了三个肉瘤的家伙与乡下少年斗了起来。那个乡下少年眼看着就要吃亏。可真是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一个小乞丐竟然冲了过来。三两下便把有肉瘤的男人引走。我们以为,这回闹大了。却瞧见王妃来了。”摇摇头,小摊贩刚开始的兴奋,变成了一脸的不认同,“原来那个俊美少年竟然是小王爷。真叫我们这帮俗人看走了眼。可是,这些达官贵人,天生好命,又何苦寻我们这些混饭吃的小民开心。姑娘,你是没瞧到那对卖艺父女的脸色,惨白得毫无人色,真是可怜哪!”说着说着,不由地长吁短叹起来。
  “我们都以为他们这下子没得救了,却突然来了个黑须白袜道人。他好生厉害,听其中一人说,叫什么铁脚仙,什么玉阳子王处一的。然后小王爷竟然服了软,说要请乡下少年与这道人到王府中一去。这事已经过了大半天了,看热闹的人都散了。”说着手脚麻利地帮安如风将货物包了起来。小摊贩笑着问:“姑娘,还要买些什么不?”
  知道自己来晚一步,安如风直骂自己笨。完颜洪烈那么急着请欧阳克过去,肯定就是遇上了扎手事。她只以为当真有事相商,居然没多想。其实安如风倒是弄错了,请走欧阳克的是完颜康。知道王处一要来教训自己,他自然要找些帮手。
  摇摇头,她只是问:“谢谢大哥。这些东西暂时够用,回头若有需要,我再来光顾。大哥,还得问件事,那对父女住哪儿,你知道吗?我对此事也有些好奇!”
  摊贩也没多想,这段时间看热闹的人太多了。他们都指了好几波路了。看着城西头,“喏,姑娘,那边有个高升客栈。小王爷一闹后,大家都看着这对父女走过去。不少人唏吁,这让人家姑娘以后怎么嫁人啊!”
  安如风心中一定,总算不迟。不过,看到他们,自己又该如何呢?直接告诉杨铁心,包惜弱就是王妃吗?他能相信自己吗?要不,引他到王府去?可欧阳克在那里,这人武功不错,没真的较上手来,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思来想去,只能先去看看。
  乍一来到高升客栈,却见店中冷清,外面却有很多人指指点点。安如风凑在人堆里一听,心中只骂,完颜康太狡猾了。前脚将王处一和郭靖带走,后脚竟然把杨铁心父女抓进了府。她烦闷无比,自己一无人脉,二无消息,先前以为知道剧情,现在才知道自己其实无能得很。
  难道再闯进赵王府?刚从里面出来,她实在不愿意进去。只好耐下性子安心等待,心想如果杨铁心与包惜弱逃出王府时,看自己能不能发挥点作用。虽然如此决定,但心中的丧气越发严重。是谁说穿越女个个万能的?她孤身一人,面对的大多有权有势,想搅些风浪起来,居然这么困难。
  随便找了家不起眼的客栈,安如风便住下。待到第二日,才在王府门口前的一间茶馆里坐下。这一坐,竟然等了一天。赵王府大门紧闭,悄无声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安如风明明知道,里面已经被郭靖闹得翻江倒海了,可她在门外硬是瞧出了几分冷清。
  直到夕阳西陲,还是没有安静如初。安如风不愿离去,换上一身黑衣,将头脸都蒙好,便跃在茶楼屋顶上耐心守候。一直到夜色沉沉,星空密布,才看到有动静。竟然有六个人翻墙而入,其中还有一名女子。瞧到有一个长相凶恶的中年人拄着拐杖,安如风明白,他们应该是江南七怪了。可他们是怎么过来了?心中实在想不明白。
  其实,原著中,江南七怪瞧到欧阳克带着姬妾四处掳掠良家女子。心中一时义愤,便打抱不平。他们打架,一人是全部上,十人还是全部上,习惯了围攻。欧阳克武功虽高,却也不敌。只能抛下掳到手的少女,落荒而逃。助他为恶的姬妾却被南希仁与全金发分别打死了一人。他们虽然失去欧阳克行踪,却也一路跟到了北京。稍一打听,便知道是去了王府。
  可在这里,欧阳克却因遇见了安如风,竟没能去掳女子。可与他分开打探消息的姬妾却依然照旧习帮他干这些事情了。江南七怪哪里看得惯此事。刚开始把那些姬妾拦下来,发现居然都是女子。听说她们此举是为了自己的少主欧阳克,便怒火高炽。知道欧阳克要来北京,帮着大金作恶后,六人一商量,反正是找不着郭靖,不如把欧阳克这个恶人杀了。
  江南七怪长年地处大漠,虽然苦练武功,大有长进,却在中原武林消失颇久。如果杀掉这种恶人,也能重新立威。他们均是心高气傲,又性情古怪之人。更何况郭靖此时奉铁木真之命来杀完颜洪烈,心想说不定可以与徒儿相遇,于是杀掉作恶的姬妾,一路赶来了赵王府。
  没料到府内已经被郭靖黄蓉翻搅得热闹无比,一进去,便被缠住了。
  再过得一会儿,居然有名红衣女子又站在安如风视线可及之处。瞧她相貌柔美,身型苗条,应该是穆念慈了。想了半天,安如风也没忆起她是为何在此处。心中只是感叹,编剧害死人,篡改剧情,搞得她由大仙变为半仙,还是那种半灵不灵的。明明知道大概的剧情,却常常瞧不明白接下来到底该演哪出。
  此时的穆念慈焦急地在墙下站着,眼睛不住地四处瞧着,仿佛在等人。原来她与父亲被抓入府内后,郭靖与黄蓉因一时好奇,跟着侍从才知道他们也进了府。还没等他们想办法放出二人,却被杨铁心知道了郭靖竟然是义兄之子。心情激荡下,又遇上包惜弱。
  这么多年,他都以为妻子身死,只一心寻找大嫂李萍与义兄遗腹子的下落。哪里知道妻子竟然摇身一变,成为赵王府的尊贵王妃。心中的怨气实在按捺不下,便让女儿先出来,他偷偷潜入包惜弱的房中。
  本想怒斥她变节,却看到她竟然住在破陋的小屋里,摸着一杆锈铁枪神色悲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便软下声音,说出家变当夜他们夫妻间的几句对话。包惜弱知道丈夫没死,正在心喜间,却被儿子完颜康知道房内有人。一番周折,完颜康虽然没杀掉杨铁心,却也没相信他就是自己亲生父亲。
  再等了一会儿,安如风才瞧见一个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女人从里面跌跌撞撞地奔了出来。此人正是杨铁心。夜幕下,也不瞧不太清,只觉得此人身材魁梧,却有些微驼。怀中的包惜弱倒是看起来年轻貌美,只是身上也是穿着粗布衣衫,不施脂粉。
  突然,一队人马从赵王府中冲出来,当先的头领刀枪并举,大叫:“莫走了劫持王妃的反贼!”杨铁心四处打量一番,四下无隐蔽之处,便冲穆念慈叫道:“孩儿,你来抱住了妈。”
  当下拉开包惜弱的双手,将她交在穆念慈怀里,转身向追兵奔去。挥拳打倒一名小兵,夺了一枝花枪,将头领扎中逼他落马,众亲兵齐声发喊,四下逃走。
  安如风冲了过去,连连挥掌,逼下几名亲兵,伸手连抓抢来三匹马。压低嗓音:“快上马!”
  杨铁心未料此时竟然有人来帮自己,感激之下也来不及多说,抱回包惜弱跃上马便向城外狂奔。
  照旧
  抢来马匹,三人分别骑去。安如风掏出怀中准备好的石子儿“嗖嗖”弹去。她的弹指神通虽然练得让黄药师瞧不上眼,但对付外人却是相当有效。一时间人仰马翻,竟然无人能追得上他们。
  杨铁心抱着额头血流不止的包惜弱,心中悲喜交加。听得她说,完颜康竟然是自己的儿子,正高兴杨家有后。哪料儿子根本不认他这个父亲。被赵王府亲兵追袭,也是因为完颜康见到母亲撞壁,倏遭大变,一时手足无措,被杨铁心夺人出府。之后,他定是赶去禀报了完颜洪烈。
  一时间,王府里里外外,闹得天翻地覆。他当时只顾着抱着妻子逃出,此时心中却越发不是滋味。儿子不认祖归宗也罢,却奸滑狡诈,帮得大金算计自己的同胞。郭靖纯良朴实,自己的儿子与他相较起来,真是差远了。
  可一想到怀中的妻子,他心中柔情又起。这些年来,惜弱一个女子受了诸多苦难,纵然在教子之上有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