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
  可一想到怀中的妻子,他心中柔情又起。这些年来,惜弱一个女子受了诸多苦难,纵然在教子之上有过错,却只能怪造化弄人。瞧到怀中的妻子只是情深似海的看着自己,不由得手中更加紧了紧。
  包惜弱气若游丝,却满心欢喜。低声询问:“大哥,你怎么唤这姑娘是孩儿?”
  杨铁心一手搂妻,一手持缰,安慰:“这是我收的义女。名叫穆念慈。”
  “念慈,念慈……”包惜弱声音中带着喜悦,“大哥,这些年来,我想你想得好苦。原以为,你当日离开,即使死后,也不会记得我。却没料到,我竟然一时未能将你认出。你会怪我吗?”
  杨铁心柔声道:“我怎么会怪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怪你。”
  目不转睛地瞧着杨铁心,包惜弱怔怔地落泪:“大哥,这些年来,你受了好多苦。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你一定要带我走。”
  虽然纵马急奔,耳力良好的安如风还是听到他们的对话。对二人如此情浓自是有些羡慕,却实在瞧不上包惜弱的为人。她对前夫念念不忘,却还是嫁给了完颜洪烈。任这个赵王爷如何宠爱,即使膝下无出,仍然不为动心。与其如此,还不如当初贞烈些,以死相逼就是不嫁。
  最可怜的便是杨康。从小以为自己是金人,却瞧到母亲与一江湖汉子相拥,告诉他是汉人。根深蒂固的思想如何改变得过来。若说包惜弱妇人见识,丘处机更是一个小事计较,大事糊涂的愚道人,找到了包惜弱母子后,只教功夫不教做人,更是帮包惜弱一同隐瞒徒弟身世。就算他是为了保护杨康一条小命,怕被完颜洪烈看穿后杀害,此举也是昏庸得令人想大骂。
  尝过金钱与权利的美味,杨康怎么愿意抛弃完颜的姓氏,甘心为那个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点温情的南宋做事?完颜洪烈没有继承人,向来待他如亲子,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生不及养大,若是安如风身处他的环境,大概也会三番四次救养父。
  最后,穷困潦倒的杨康还是愿意冠上完颜的姓氏,其实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这正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不过,自己也没有抱什么慈悲心肠,救他们,也只是心中一股郁闷无处发泄。倒也没资格评论他们的作为。
  一路行来,安如风也对两国恶劣的关系有了初步的了解。金人仗着势大,不但肆意抢掠,更是将宋人当成自己圈养的猪,想打想杀随性而之。民族仇恨已经积到了最高点。安如风是从和平世界里过来的,对这种战乱的世界哪里看得惯。心中对宋人的穿着打扮更亲切些,自是站在南宋这边。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动手将那些横行霸道的金人一掌拍死。
  她始终奉信一句话,杀人者,人恒杀之。虽然到得目前,她的双手依然是清白的,也对杀人有些心有余悸,却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环境。前世她便是奉公守法的好青年,到得这里,更是被黄药师几近娇生惯养般的护着。初一看这种血腥场面,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不像电影电视那么虚无,充斥在鼻间的腥味萦之不去,黏稠的鲜血洒得满地都是。想到自己当日差点掐死胡杏时的模样,安如风苦笑连连。环境果然是逼人长大的最好课堂。
  正在想着心事,却见杨铁心突然勒马停立。不由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他可以逃出生天,为何要犹豫。“怎么不走?”安如风依旧将声线压低。
  “靖儿还在府内,康儿却认贼作父。我怎么可以苟且逃生。”杨铁心咬了咬牙,低头看下妻子,“惜弱,你怕不怕?”
  包惜弱此时只觉得开心,跟着杨铁心走到哪里都行,自是点头。
  “我们回去吧!我要把靖儿和康儿带走。”他满是风霜的脸上全是坚毅,“以前,我就没能保护你和康儿,现在,我更是不能把他单独扔下。”
  转头看向女儿,杨铁心吩咐,“孩儿,你一人逃命去吧!我和你妈先过去了。”
  穆念慈甚是沉着,也不哭泣,将头一昂,道:“咱们三人一定要在一起。”
  听得安如风哭笑不得,这人脑袋瓜子难不成是榆木做的。“留得江山在,不怕没柴烧。前辈不如先躲避一阵子,再做打算?”简直是有毛病,一点都不晓得变通。
  闻言,杨铁心脸上却没有丝毫改变。“这位高人,杨某对你的好意心领了。男子汉活在世上,定当顶天立地。我夫妻二人逃出生天,却将一切扔给后辈,岂能心安。还请高人赶紧离去,不要为我杨家的事牵连才好!”
  说罢,他扭转马头,竟然是朝着王府奔去。穆念慈轻声向安如风感谢:“前辈,多谢今晚搭救。”说着也跟着父亲一起回去了。
  安如风气得差点七窍生烟,只骂腐朽不堪。心中实在不甘,便也跟了过去。心中转着一个念头,要不要把这几个人放倒了,直接给拖出城外!
  此时,完颜洪烈已经带着亲兵追出府,奔了一阵不见踪影,想起彭连虎等人神通广大,忙命儿子回府去召。彭连虎、梁子翁、沙通天、灵智上人、欧阳克等人心中有愧,自己贵为客卿,如果不把王妃救回来,真是丢大脸了。
  虽然刚刚听黄蓉提及梅超风的身份,对九阴真经均心动不已。只是人多嘴杂,且个个心中不服对方,自然觉得慢些再作打算也不迟。
  追出来的完颜洪烈还没找到杨铁心,却迎面撞上了丘处机与马钰两个道人。原来丹阳子马钰和长春子丘处机,与玉阳子王处一约定在北京聚会,共商与江南七怪比武之事。听说此事后,便救人。哪知赵王府兴师动众,丘处机一见当中竟然有完颜康,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开打。
  丘处机丘处机内功深湛,驻颜不老,虽然相隔一十八年,容貌仍与往日并无大异,只两鬓颇见斑白而已。
  安如风带着杨铁心他们并未奔出多远,转头没多久,便瞧到金兵从后面追过来。杨铁心一眼便认出了丘处机,他放下妻子,命女儿看好,便挥枪上前帮忙。几手正宗的杨家枪法使出,便叫丘处机有些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
  杨铁心喝道:“丘道长,你忘记了我,不能忘了这杨家枪。”
  丘处机蓦地里见到故人,不禁又悲又喜,高声大叫:“啊哈,杨老弟,你还活着?当真谢天谢地!”危难之下,两人顾不上叙旧,齐头并进,一心杀敌。
  杨铁心此时觉得自己果然正确,没丢下大家。丘处机则是糊涂莫名,知道完颜康对师弟的所为后,气得脑中发蒙。
  安如风正在犹豫间,却瞧到这番情况。一股无力感由心中升起,纵然有自己插手,为何事情还是变成这样?她借力跃起,遥身翻向屋顶,只是远远看着。欧阳克也在其中,她不愿意再与这个男人碰面。
  只见一片混乱中,一匹空马自远处行来。场面极复杂,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倒是欧阳克眼尖,瞧到一个身影一闪而过,眯起的桃花眼中掠过一丝精光。摇了摇扇子,继续与众人缠斗起来。
  于是,一切便朝着原著的方向发展。马钰中毒,丘处机与完颜康翻脸。再到后来,王处一也一拐一拐地赶到现场。师兄弟三人一照面,都是一惊,万料不到全真派中武功最强的三人竟会都受了伤。
  一众人被包围着,杨铁心夫妻只觉得是连累了大家。看着儿子依然站在完颜洪烈身边,杨铁心夫妇俱是心伤,包惜弱今天心情过于激荡,又撞壁受伤。哭泣地叫着:“康儿,康儿你过来!”
  完颜康见母亲委顿,便要冲过去。可丘处机虎视眈眈,仿若自己一过去便会要了自己的命,便愣了愣。
  杨铁心本来就不希望自己夫妇累了各位道长的性命。此时更是觉得生无可恋,拉了包惜弱的手,忽地窜出,大声叫道:“各位住手,我夫妻毕命于此便了。”
  转头冲着完颜康怒吼一声:“杨康,你这个不孝子!”居然回过枪头,便往心窝里刺去,“噗”的一声,鲜血四溅,往后便倒。
  包惜弱也不伤心,惨然一笑,双手拔出枪来,将枪柄拄在地上,对完颜康道:“孩儿,你还不肯相信他是你亲生的爹爹么?”涌身往枪尖撞去。
  完颜康大惊失色,再也顾不上什么,大叫一声:“妈!”飞步来救。却只来得及见母亲身子软垂,枪尖早已刺入胸膛,当下放声大哭。丘处机等见变起非(www。fsktxt。com:看书吧)常,俱各罢手停斗。
  丘处机上来检视二人伤势,见枪伤要害,俱已无法挽救。完颜康抱住了母亲,穆念慈抱住了杨铁心,一齐伤心恸哭。杨铁心撑着最后一口气,告诉丘处机,自己与郭靖指腹为婚的事情。再也没看完颜康,只觉得这一天中既与爱妻相会,又见到义兄的遗腹子长大成人,义女终身有托。至于自己的儿子,自己没养过他一天,却被赵王爷养得骄横跋扈,心中苦笑,最终双眼一闭,就此逝世。
  包惜弱神智模糊间,听得杨铁心说起此事,便奋力掏出匕首交给丘处机。只是淡淡一笑,神色中没有一丝痛苦:“大哥,咱们终于死在一块,我……我好欢喜……”容色仍如平时一般温婉妩媚。
  完颜洪烈虽然千方百计而娶得了包惜弱,但她心中始终未忘故夫,十余年来自己对她用情良苦,到头来还是落得如此下场,眼见她虽死,脸上兀自有心满意足之情。自己虽贵为皇子,在她心中,可一直远远及不上一个村野匹夫,不禁心中伤痛欲绝,掉头而去。
  安如风无语地看着,直到众人散得差不多了,这才准备转身离去。突然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影,正遥遥逼来。大骇之下,便是一掌印去。对方轻描淡写地一扇挥来,将掌劲卸去,身形飘逸潇洒。声音温和,却带着一缕淡淡的寒意:“小安姑娘,原来你竟会武功。”竟然是欧阳克。
  再见
  那天,欧阳克回房,却看到空无一人。问姬妾居然无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离去的,心中恼怒异常。想到两人一路走来,从未见到她有什么异常。虽然看到杀人的场面,会露出一丝不忍,但怎么看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姑娘。哪料竟然如此奸滑,自己前脚后,她后脚就溜了。这才知道,她明明不愿意,却爽快地答应自己一同前进,就是为了在此时给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怒喝着所有的姬妾全部退下,欧阳克愤怒至极。她这是在给自己难堪。自己以为可以把她握在手心中,可她却用事实告诉自己,她并非表现的那么懦弱无能。很好!小安姑娘,如果再碰到你,就别想再轻易离开。私下里,他派人四处寻找,回报来的消息却是从未见到相似的女子。不由得更为恼火。
  今日瞧到黄蓉时,欧阳克虽然习惯性的调戏,却觉得怪异。此女居然长得与小安姑娘极像,当然除了那丝稚嫩和娇俏外。而且,此女狡猾外露,机变百出,虽然看上去聪慧秀气,却让他少了探究的味道。
  可是欧阳克总下意识觉得,这个黄蓉与小安有关系。到后来,听到她居然与梅超风有关系,心中更是一紧。暗下思忖,小安姑娘也是行事不拘一格,难不成,她也与桃花岛有关。不管如何猜测,他还是提高了警惕。其实他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若不是安如风存心与剧情捣鬼,按她的性格,此时已经跑得远远的。可偏偏就是这么一念之差,竟然让欧阳克再次抓着她。
  在看到一抹黑影翻上屋顶时,欧阳克便在众人吃惊杨铁心之死时,悄悄地溜了出去。轻巧地翻上屋顶,打量一番,确定眼前这个黑衣人便是小安。他向来醉卧花丛,哪里会对女子身形不熟悉。想到这里,嘴边竟然扬起了风流不羁的笑容:“小安姑娘,两日未见,你的腰身又粗了一些。瞧起来,真不大好看!”
  安如风只是心头叫糟。当时骑马看到闹哄哄一些人冲过来,虽然赶紧躲了起来,哪里料到引起这个花中老手的注意。当下也不多说,掏出怀中短剑,扬手便是箫史乘龙、山外清音两招。
  欧阳克的折扇虽然是附庸风雅之物,却是钢筋铁骨。瞧到安如风刺来,也不紧张,只听“铮铮”两声,扇子一开一合间,便将短剑挡了开去。表面应付得一派轻松,心中却惊讶异常。自己的武功是叔父亲自教授,像灵智上人、参仙老怪等人,若不是为了不好扫完颜洪烈的面子,实在是没放心上。
  可安如风明明武功不弱,却被自己威胁到中都来。最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的是,她举手投足间,居然带着一股清逸,仿佛随意舞动般,剑招中杀气俱被演化成了赏心悦目的优雅。
  “小安姑娘,为何不开口?这些时日,你当真一点不想在下吗?”一边调笑着,欧阳克手中却没放松。刚刚那个黄蓉也是这般,裙袂飘飘间,杀招一招接着一招,只是明显功力偏弱。
  知道瞒不下去,安如风淡淡道:“我向来与欧阳公子不堪投缘,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话虽淡然,却知道今天这关不好过。从未与他动过手,现下看来,欧阳克是真的不好应付。随口与他说着,却在语音未落时,转身向外飘去。
  “小安姑娘,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今我们六载不见,你为何又要离去?难不成非让在下伤心难过不成?”身形连晃,一连从几个方位挡住安如风。
  安如风掌影飘飘,出手快捷无伦。身形却奇异地左斜右歪,两三步便绕开了欧阳克的纠缠。这手奇门五转本是用来揍人,却被她用作逃跑之途,如果黄药师看到,又会被她气死。安如风冷哼一声,气死他最好!
  欧阳克有些恼怒,当下也没再留情,合扇而指,处处不离她的七经八脉。安如风也不敢托大,玉萧剑法更是使得精微奥妙,一时间两人竟然打得如火如荼。只是时间越长,欧阳克越发生气,原以为只是一个貌美孤女。现在才知道,自己竟然把眼睛留在西域没带来。
  “小安姑娘,你最好乖乖停下手来。否则,在下会让你有些痛苦的。”冷冷地看着身形飘逸的安如风,他扣住一把毒药,只待她摇头,便将洒出。虽然叔父号称西毒,但欧阳克从来不屑于使些毒物。顶多,也只是牧牧蛇儿,摆个蛇阵将人困住。可是安如风之前让他难堪至极,为了留下她,也顾不上这些了。
  安如风自然是不肯停手,全当没听见。明明知道黄蓉就在不远之处,偏偏她又不愿意大声呼叫。其实,她只要叫声救命,别说关系不好的黄蓉,就是郭靖也不会任由她受欧阳克的欺负。可她偏就是不愿意与这些人打照面。
  欧阳克见她不听,再也忍不下去,抬手弹出指风,一抹绿色的药粉像实质般在空中划出一丝细线。安如风不知其中厉害,不敢硬接,只能躲避。身上没有一点祛毒药物,还是小心些好。
  欧阳克连连弹出,细线般的药粉在空中竟然留存时间极长,一时间,安如风竟然被绿粉包围住了。她也不急,屏住呼吸,一剑刺出,仿佛两败俱伤般,毫无回头之意。欧阳克竖扇而立,竟生生顶住她的剑尖,“蹭蹭”后退几步。
  安如风一招不中,身形一转,向欧阳克急速撞去。欧阳克嘴角一扬,竟然张臂来接。“小安姑娘总算是愿意跟我一同回去了。”
  回去你个头!安如风心中怒骂,右手短剑直直朝他心窝刺去,左手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姿势美妙,柔意连连。欧阳克毫不在意,钢扇缩回,扇柄将剑尖向下敲去,由得安如风向自己要穴拂来,左手却伸臂搂去。
  安如风怒哼一声,却突然头晕,身子一软,被欧阳克一把捞个正着。这才发现,原来他刚刚的药粉即使没沾到皮肤,也能令自己中招。此时混身无力,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心下讶然,这绿粉怎么如此厉害?
  “欧阳公子,原来阁下最厉害的不是手头功夫,而是这种下三滥的技巧!”输人不输阵,安如风软倒在欧阳克怀中,闻到陌生的男人气息,脸颊微红,嘴里却讽刺出声。好在用了面纱,也不怕欧阳克知道自己害羞。
  欧阳克一把搂住安如风的腰,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全是硬硬的布料,当下知道这姑娘是故意缠厚的。他不客气地捏了捏,接到安如风无数把眼刀也笑得毫不在乎:“在下从未觉得施毒有**份。小安姑娘,笑到最后才是胜者。”这些弹指醉有股极淡的味道,因为颜色艳丽,很容易让人忽略它的气味。安如风虽然尽量屏气,但在打斗之下,还是吸入少许。
  不由暗骂自己白痴,安如风这才想起,他是“西毒”传人,还怕人家笑话他使毒。气结之下,有些口不择言:“那你对着姑娘家动手动脚,会不会下作了些?”
  欧阳克将自己俊脸凑近,笑得一脸帅气,“小安姑娘,你一直知道我的企图。既然你投怀送抱,我若再假装矜持,不是让你笑话欧阳克有心无胆了吗?”
  凑得过近,几乎是亲上了脸颊。安如风用尽全身力气这才转过头去。这个色胚,当真是个真小人!无奈之下,只好最好搏一把:“你说过不勉强我的。”
  温香软玉落入怀里,欧阳克的桃花眼儿喜得艳色四射,连连点头,“当然,在下说话向来不反悔。可是小安姑娘,你若不肯老实合作,我可能就会使些非(www。fsktxt。com:看书吧)常手段了。”
  “都落在你手上了,我还能不合作吗?”安如风垂头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服软了。天知道这个色狼给自己下了什么毒,除了身子发软,无力站起之外,竟然觉得还有些痛意从骨子里散出。心中知道,欧阳克这是故意给自己一点教训。
  瞧到安如风不再说话,欧阳克也不客气,抱着她便向王府掠去。鼻中闻到幽幽馨香,大是后悔,当初为何非要答应她不强迫的。不然,此时便是**一刻值千金了。低头瞧了瞧怀中安静不语的安如风,他又扬起了笑容:“小安姑娘是否还有什么行礼落在外面,在下一并叫人取回如何?”
  横了他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安如风随口报出客栈的名字。“只是些衣物,欧阳公子若是不觉得麻烦,就帮我拿回来吧!”
  欧阳克一顿,竟然没接话。安如风突然意识到,他定是想到自己那些俗气得让人看不过眼的衣服,这才想装着没听到。一时也不由咯咯笑出了声,“欧阳公子,记得把我那些面纱儿也一并带回来,我可不愿意随便让人看到我的容貌。”
  听到笑声,欧阳克怪异地看了安如风一眼,心中觉得又上了这个姑娘的当。她分明是故意穿些可怕衣衫来碍自己的眼。也不多说,只是加快了回去的速度。别看她笑得开心,其实已经痛得有些身子发抖。可这个姑娘也真是倔强,宁可与自己谈笑风生,也不开口讨要解药。他本想让安如风多吃些苦头,此时竟然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忍。
  “张嘴!”将安如风放置到上次住的那间房里,欧阳克从怀中掏出一颗青蓝色的药丸。解下安如风的面纱,他轻哄着,把药丸放在安如风嘴边。
  安如风一脸的嫌弃,“这个药丸长得太丑了,欧阳公子就没一些漂亮些的糖丸吗?”古人的丹药想想都可怕,万一里面含了些铅、汞、硫、砷之类的玩意,那可不是吃完上吐下泄就能解决的,直接喊它“短命速死丹”也不为过。她向来只吃“东邪”牌的药丸子,西毒家的品质她觉得有些悬乎。
  “乖,吃下,这是解药。”欧阳克瞧到安如风的表情,不由失笑。原来,这才是真实的她。比起之前冷淡自持的模样,看起来生动多了。
  听话地张嘴,安如风其实也痛得也有些忍不住了。跟欧阳克贫嘴,一来是不想示弱,二来也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反正他都给自己下药了,管这是什么,张口吃了便是。顺便不客气地指挥:“欧阳公子,我要喝水。昨晚一夜未进食,我也饿了。”
  欧阳克也是心中无奈。本想给她些厉害瞧瞧,却偏偏看不惯她忍痛皱眉的美丽模样。说是解药,她竟也张口吃了,完全不怕自己另外下毒。心中实在不岔,忍了又忍还是开口:“小安姑娘如果把你腰上的东西解了,我便满足你的要求。”那个粗腰身看得他实在别扭。好好一个漂亮姑娘,非得这般折腾自己。
  安如风却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欧阳公子有所不知,小安穷怕了,便将全副家当绑在腰上。如若公子送我五千两银子,这腰上的几百两银子小安自是不会瞧在眼里。”
  咬了咬牙,欧阳克气得差点失了风度,当场翻白眼。只是摇了摇扇子,给自己解解凉。“那就一言为定!”为了瞧到美妙的身段,这点银子算什么。
  一句话说得安如风也无语了。说他色狼,他还真就认了,真是服了他。
  换衣
  安如风原以为欧阳克只是开玩笑,哪知他第二日当真送来五千两的银票。瞪了那几张明明轻薄,内含却丰富的纸儿,安如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尽力装出一副淡然的模样。
  “小安姑娘!”欧阳克将银票往她面前推了推,桃花眼儿魅力四射。
  顺手捡起来看了看,安如风心中真是对欧阳克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知道这个色胚还能做出什么令她惊讶的事情。昨天那颗蓝丸吞下后,才一会儿时间安如风便觉得身体内有如一泓清水掠过般,清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