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氩焕Ф寄选=ソサ兀燮ぷ泳陀行┨Р黄鹄戳恕E擦伺采碜樱米约嚎康酶娣T俟靡换岫接腥颂玖松忝挥幸馐读恕
  眼前一片雪亮,安如风睁开眼睛时,发现已经日头当午了。第一念头便是,午饭没做。当她站起身时,却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黄药师依旧坐在对面,见她醒来,也没抬眼。
  安如风暗骂自己,才当了一天的厨师,居然还养成习惯了。揉了揉眼睛,自己倒了杯水清了清口,便看着桌上的饭菜有些发呆。刚醒来,实在吃不下。可这个时辰,饭点早就过了。
  “岛主,你先吃吧。”她声音有些迷糊地说,竟然觉得,还想再睡一会儿。前些日子天天被欧阳克要胁,睡觉提心吊胆。生怕他不守约,晚上用药迷了自己。回到桃花岛后,又担心身上的毒。这一放松下来,竟然觉得疲累无比。
  “无妨,等一会儿。”黄药师没放下手中的书,径自看着。
  安如风有些摇晃地站起来,往竹屋走去。
  “你去哪里?”
  “继续休歇。”没睡足,安如风的脾气有些不大稳定,语气也不大好。
  “吃了再去睡。”
  “不要!”听到黄药师有些命令的语气,安如风彻底爆发了。回头冷冷地看着黄药师,她笔直地走了过去。“岛主,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一件事。”
  黄药师放下手中的书,微皱着眉头看了过来。
  “你到底清不清楚眼前站的人是谁?”安如风一字一顿的说,成功地看到黄药师的脸色也冷峻了起来。
  “收留我,养育我,教导我,这些如风都很感激。但是,请你知道,我是另外一个人,不是你心中一直惦念着的妻子。”从容地把这些一直埋在心头的话说出来,安如风刚刚还有些糊涂的脑袋彻底清醒了。
  眼前的黄药师虽然坐着,但身上已经明显地飘着一股萧杀的气息。
  安如风满意地笑了笑,早就该说清楚的。“你知不知道,我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你!”未等他脾气爆发,她又扔下一颗原子颗。威力大得当场把黄药师的怒火给压了回去。
  黄药师脸色复杂之极,诧异、惊怒中,居然还有一丝安如风看不出来的感情。
  “如果我未曾对你动感情,凭着你这么多年来的养育之恩,被当成影子也只会心怀感激。可是偏偏不止是这样。那么,你将我强行带回岛中,便是对我最大的折磨。我只是我,不是你妻子的投胎转世,更不是影子。请你看清楚,分明白,不要再认错人了!”安如风没再像往常那般,藏着掖着自己的想法,趁着这个机会,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瞧到黄药师坐在原地,脸色一变再变,却始终没动。安如风差点悲愤得想大哭!心中这才明白,黄药师不是不想惩罚她,是根本下不了手。这一刻,她才知道,在他心中,自己果然只是一个影子。因为这张脸,他舍不得下手。
  不再理他,安如风拂袖而去。这番话,说得也算是解恨!本来还疼痛难忍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现代人,当然个个自私。自己不好受,那害自己不好受的人也跟着一并儿难受吧。凭什么她在一旁郁闷得要死要活,黄老邪还能悠然自得地吹箫泼墨。不如公平一些,两人都不快活吧。
  之后,黄药师果然一直避开着她。只是,还是冷冷地告诉她,必须在主屋里住下,三餐还是必须由她来准备。安如风这回倒不觉得被委屈了,都应承了下来。因为,每次看到黄药师有些尴尬的脸,她都觉得心里的憋屈好受多了。
  人果然是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快活。这不,换黄药师郁闷了,她却心情舒爽了。拿着医书,安如风继续研究医术,可怎么也想不出附骨针的解药。要知道下毒可以随心所欲,解毒却必须对症下药。有时候药效不对,很可能会引发其他的连带反应。安如风本来就喜好医术,知道其中厉害,哪敢轻易配制。
  最为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的便是,身体当真一点异样都没有。这让她想查看些反应都束手无策。只是黄药师瞧着她整天钻研这些,忍不住笑了两声。
  安如风不客气地瞪了回去。打从挑明之后,她的客套也收敛了不少。明摆着这人不会杀自己,还跟他虚伪什么。前几次,黄药师确实不悦,到得后来,却没了反应。只是瞧到她苦瓜一样的脸,笑意更深了。
  安如风气得心尖尖都有些发痛。非不相信自己会配不出解药来,实在不行,毒发就毒发。她倒是越发捏准了黄药师的心态,只要他忍得下心看这张脸痛苦不堪,就由得他去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竟然又渐渐相处得和谐起来。吃饭、练武、画画、看书,虽然大多时候安如风不愿开口,可两人也没再针锋相对。
  只是,黄药师无论做什么,都将安如风带在身边。到得后来,安如风实在忍不住心头惊讶,问他:“岛主,你最近是否身体不适?我给你开个方子如何?”
  语音刚落,成功地气得黄药师拂袖而去。安如风这才觉得安心,生气的黄药师、别扭的黄药师才是像他。之前的那些表情,只是梦魇吧!
  “爹,爹,蓉儿回来啦!”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大喊,竟是黄蓉的声音。坐在书房中埋头苦读的安如风屈指一算,发觉竟然回来一个月了。
  黄蓉冲到书房中,却看到安如风端坐其中。刚刚还挂满笑容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我爹呢?”
  安如风指了指外面,“不清楚,大约是在外面走走吧。”今儿个是十五,黄药师定期找周伯通麻烦的时间。她向来离九阴真经避而远之,自然不会去淌这滩浑水。不由地多看了几眼黄蓉,小丫头谈了恋爱之后,脸上的稚气竟然消了不少,有些成熟妩媚的风情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黄蓉靠在门边,口气有些不悦,脸色却很平静。
  安如风一笑,“比你早上一个月。”
  黄蓉恍然大悟,“那次在归云庄时,爹爹便找到你了。”
  说到此事,安如风也无奈叹气,人生不满意十之**。
  “那你为什么乖乖地听话?”黄蓉脸上也带着好奇。
  “我打得过你爹吗?”安如风摇摇头,不想再说此事。
  黄蓉侧了侧脑袋,脸上的不悦又多了几分。“哼!爹爹真是。”这个女人不就像长得像娘,走了便走了,还抓回来干什么。
  点点头,安如风无比同意黄蓉现在的看法。她也不明白,黄药师那么执着地是为什么。瞧到她脸上的神情,黄蓉气得跺了跺脚,扭头就走。安如风浑当不见,继续低头看书。平静的脸上泛起了笑容,剧情终于来了。
  开戏
  黄蓉一回岛,便喜得在花丛中失了身影。哪里知道郭靖第一次进岛,而且还是比归云庄的阵势更复杂。无论怎么走,总是觉得回到了原地。立时就迷失了方向,只见东南西北都有小径,却不知走向哪一处好。他虽然反应慢,却也不是蠢货。于是便在原地等黄蓉,哪料足足等了一个时辰,还是不见半个人影。
  心急之下,便乱闯起来。当他想起黄蓉有可能找不到他,想回到原地时,已经把小红马都一并弄丢了。只好坐在地上,等着黄蓉来找。坐着坐着,竟然睡着了。直到皓月当天,突然听到一阵美妙的箫声。
  他也明白这种被困阵中,常常看起来无路,实则另辟小径。不过,他想不明白,于是便干脆从树上飞越而走,只跟着箫声,笔直地闯了过去。看到了冯衡的墓,他立时知道这是蓉儿的母亲。当下在坟前跪倒、恭恭敬敬地拜了四拜。
  随后又跟箫声往前走。只是,再过得一会儿,箫声调子斗变,似浅笑,似低诉,柔靡万端。听得郭靖心中一荡,只感面红耳赤,百脉贲张。箫声渐渐急促起来,似是催人起舞。他不懂其中厉害,只觉心中难受,干脆坐在地上,依照马钰所授的内功秘运转内息。王重阳的内功是正宗道家,对这种引发邪魔念头的外因最是相克。才过得一会儿,郭靖便觉得箫声如海中波涛、树梢风响无异了。
  可惜周伯通已经破了童身,体验了男女之间的情爱,自是对此反应极大。黄药师因长久未能让老顽童认输,居然吹起了《碧海潮生曲》,来逼他就范。若是安如风在场,定要笑得肚子疼。黄老邪为人果然邪妄,吹的黄曲儿居然能勾得人比看AV还来得激动。
  这首曲子,安如风与黄蓉倒是听过,也听黄药师讲解过其中多般变化。只是两人均是闺中待嫁好儿女,哪曾经历过巫山**,当然体会不到其中厉害。所谓曾经沧海,便是这样。
  见到老顽童此次有些抵挡不住,黄药师心中暗喜,一首曲儿更是吹得缠绵悱恻,有若情人耳语般柔媚异常。可是郭靖看得老顽童作势跃起,大叫“算了!算了!”想也不想,便抢上去一掌拍上他的“大椎穴”。因按拍的部位恰到好处,周伯通心中一静,便自闭目运功。
  黄药师箫声一顿,气得低骂了一声:“小畜生,坏我大事!”转身便走。他虽然看出是郭靖来帮忙,可自恃身份,不愿计较。且虽有外因相助,周伯通毕竟还是抵住了他的进攻。便直接回去。
  刚一入门,便瞧到黄蓉坐在正厅翘首以待。这个姑娘知道直接把郭靖带来,黄药师定不轻饶,于是便自己过来了。原本以为很快就能去找她的靖哥哥,却不知道黄药师去与周伯通决斗,她再奔回原处,一时也找不到郭靖,便只好回来继续等父亲。
  安如风瞧着有趣,本来早就安歇,这会儿竟然也坐在客厅里看热闹。
  过了一个多时辰,黄药师回来了。脸色难看得像被人揍了一般!想了想,安如风顿时明白了。他被郭靖打扰了好事。
  “爹爹,你去哪里了?蓉儿好想你!”黄蓉一看父亲的脸色,赶紧撒娇地扑了上去。
  “你还知道回来?”黄药师正在气头上,虽然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却还是不大高兴。
  “蓉儿知道错了,爹爹,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黄蓉深谙她家老爸的心,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直看得安如风要把头撇过去,才忍得住笑。这么拙劣的演技,也亏得黄药师就吃这套。
  果不其然,黄药师的扑克脸摆不下去了,又笑吟吟了起来。跟她唠了两句,在听到郭靖的事情后,再次变脸了。
  安如风暗暗一笑,转过身朝自己房里走去。郭靖刚得罪了黄药师,黄蓉还有的熬了。
  “你去哪里?”突然听到黄蓉的声音响起,安如风疑惑地回头,是在跟她说话吗?
  父女俩齐齐看向安如风,黄蓉脸上有怒意,这里明明只是自己跟爹爹住的地方,什么时候她也住到主屋来了。黄药师的脸色晦暗不明,只是眸光带着一丝丝尴尬。
  安如风想了想,“岛主让我在这里住下的。其实,我也觉得竹屋比较适合我。”只要你家老头子同意,我马上走人,出岛都行。
  “爹爹!你!”黄蓉转头怒瞪她老爸,气势顿时高涨。
  安如风也不回去了,只在旁边站着。你们父女商量好,回头说明白了让我住哪里。谁让自己被迫寄人篱下,想自己出去置家产都没得机会。
  “蓉儿,住哪里,都是在桃花岛。爹爹还没问你,你为什么要把那个笨小子带过来。”黄药师避而不答,逗得安如风笑意连连,果然是女儿最大,竟然敢让他转移话题。
  一提到郭靖,黄蓉又撒起娇来,“靖哥哥说了要向你领罪嘛!我这不是怕他人老实,找不着方向,这才把他带过来。”
  眼瞧着就这么一句,就没自己啥事了。安如风站了一会儿,发觉他们的话题又纠结在如何处理郭靖上,顿时觉得没劲。转身时,却看到黄药师盯了自己一眼。安如风一愣,瞧到自己的方向竟然是朝屋外走。其实,她只是想去透透气,听着他们父女吵架其实也挺无聊的。想了想,为了避免战争又烧到自己身上,还是乖乖去休息吧。
  于是,一连N天,黄蓉都把心思费在讨好黄药师上。安如风没搭理这对父女,只是觉得有黄蓉回来正好,她便不用再整天受黄药师的欺负,把自己指使得团团转了。
  摸了摸后颈,安如风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如果身上真有根针,她怎么会这么无知无感。要知道,那可是扎在骨子里的。难道,黄药师是吓唬自己的?可当时她明明有痛感的。思来想去,安如风还是觉得其中有蹊跷。任何毒,都会有前兆,黄老邪再厉害,也不可能把附骨针做得像缥缈峰灵鸠宫的生死符一样,直接使用冰吧。
  黄老邪不肯松口,黄蓉也不敢把郭靖往主屋里带,她就怕父亲真的动手了。偷偷摸摸一番调查后,终于知道他原来跟周伯通在一起。于是悄悄通知他,让他安心地留在那里,她好专心做父亲的思想工作。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大约二十来天,桃花岛来人了。瞧到一艘大船的船头扯着一面大白旗,旗上绣着一条张口吐舌的双头怪蛇。安如风正准备跟着一同迎上去,黄药师却顿了顿,看了安如风一眼,“你留下来。”
  安如风一晒,自己原来见不得人!见到她脸上的笑容,黄药师脸色阴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了出去。黄蓉回头看了看她,脸上也有不愉。安如风只觉得这对父女莫名其妙,不过自己本也是食客,不出去也不算怠慢。
  更何况,她冷冷地笑了笑,等到你们回头热闹起来,还能阻止得她出去吗?好戏终于即将开锣,她可不能浪费了机会。
  依旧是带了一大堆蛇儿前来。蛇的品种杂乱,带头的,是巨头长尾、金鳞闪闪的怪蛇。金蛇走完,黑蛇涌至。大草坪上万蛇晃头,火舌乱舞。驱蛇人将蛇队分列东西,中间留出一条通路,数十名白衣女子手持红纱宫灯,姗姗而至,相隔数丈,两人缓步走来,先一人身穿白缎子金线绣花的长袍,手持折扇,正是欧阳克。身后一人,身材高大,也穿白衣。只是相貌却没有欧阳克那般帅气,倒是英毅了不少。同样高鼻深目,眸中不时闪过利芒,看起来便是心狠手辣之辈。
  黄药师携了黄蓉的手迎了出来。欧阳锋抢上数步,向黄药师捧揖,黄药师作揖还礼。欧阳克只是站在一旁施礼,神色淡淡的,眼睛却在不由自主地搜索着。
  与叔父欧阳锋碰面后,他便将遇到梅超风的事情说了。欧阳锋自然知道,那个青衣人是黄药师。之后,完颜康被放出归云庄的事情,他们也知晓了。两人私下商讨,觉得黄药师手中肯定还有九阴真经。周伯通十五年不见,听说最后遇到的人便是黄药师。而梅超风竟然能偷盗出九阴真经的下册。很可能,黄药师知道周伯通身在何处。后来得知郭靖与黄药师相约之后,便也赶了过来。
  欧阳克倒是抱有别的心思,他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安如风在哪里。这桃花岛总还是要去一趟的,只是结果是好是坏,他与欧阳锋心中都没底。于是,依旧带了蛇阵过来助势。欧阳锋被王重阳用一阳指破了蛤蟆功,这几年才算是恢复过来。欧阳锋觉得自己比之以前大有进展,更是信心十足。
  瞧见叔父礼毕,欧阳克也拜了下去。“侄儿叩见黄岛主。”
  黄药师道:“罢了!”伸手相扶。
  欧阳克料到黄药师定会伸量自己武功,在叩头时早已留神,只觉他右手在自己左臂上一抬,立即凝气稳身,只盼不动声色地站起,岂知终于还是身子剧晃,刚叫得一声:“啊唷!”已头下脚上地猛向地面直冲下去。
  欧阳锋横过手中拐杖,靠在侄儿背上轻轻一挑,欧阳克借势翻了过来,稳稳地站在地下。
  欧阳锋笑道:“药兄,摔个筋斗是见面礼吗?”语声铿铿然似有金属之音,听来十分刺耳。
  黄药师也只是笑道:“他曾与人联手欺侮过我的瞎眼徒儿,后来又摆了蛇阵欺她,倒要瞧瞧他有多大道行。”
  此时,郭靖已经先周伯通一步顺着蛇儿来到了积翠亭前。看到黄药师满脸笑意地打量着欧阳克,更瞧得他白衣翩翩,说不出的儒雅风流,站在同样笑意灿烂的黄蓉身边,宛如一对良侣,心中竟然有些难过。在竹林里停留了一会儿,竟然暂时没想到出去。
  求亲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所有的伏笔,这一章全部揭晓。。。。竟然没有人怀疑小安的名字有问题,偶尔有人问,为毛会称为小安姑娘。喏,原因就在这里!她一报全名,稍有见识的,就会猜个七七八八了。。。
  欧阳锋长笑一声,“药兄,我此次前来,是替侄儿向你求亲。”
  一席说得在场人全愣了,包括郭靖。
  只见欧阳锋伸手入怀,掏出一个锦盒,打开盒盖,盒内锦缎上放着一颗鸽蛋大小的黄色圆球,颜色沉暗,并不起眼。他对黄蓉笑道:“这颗‘通犀地龙丸’得自西域异兽之体,并经我配以药材制炼过,佩在身上,百毒不侵,普天下就只这一颗而已。以后你做了我侄媳妇,不用害怕你叔公的诸般毒蛇毒虫。这颗地龙丸用处是不小的,不过也算不得是甚么奇珍异宝。你爹爹纵横天下,甚么珍宝没见过?我这点乡下佬的见面礼,真让他见笑了。”他擅使毒,却送避毒物品,自然是想表示诚意。
  郭靖只是心想,蓉儿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的是自己,怎么会接受他的礼物。哪料到黄蓉却笑着伸手去接。欧阳克盯了黄蓉一眼,摇了摇扇子,没吭声。心中却有些沮丧。叔父此次前来,并未跟他说过提亲之事。哪料到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偏偏他虽姬妾众多,但婚姻大事,叔父说要安排却也是没法。只是想,若真是要娶,他宁可娶小安姑娘,也不要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娘。突然灵光一闪,黄蓉回到岛上,那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不知道来了没有?想及此,欧阳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如果也来了,那倒真是有好戏瞧了。
  黄蓉见他出神,以为是被自己容貌吸引,准备接通犀地龙丸的手突然扬起,便是一把金针洒去。这是当时欧阳克用蛇群困住洪七公时,想出来的法子。可她却不知,欧阳克早知她机变百出,狡猾无比,心下防备。只见眼前金光闪动,已经打开的扇子便是一扇,故意将针儿全部激了回去。嘴中却惊叫:“哎呀!黄姑娘,快躲开!”
  黄药师自是不可能看到女儿受伤,喝骂:“干什么?”左袖挥出,拂开了射向黄蓉的金针,右手反掌便往她肩头拍去。
  欧阳锋顺手挡下黄药师没有内力的一掌,笑道:“令爱试试舍侄的功夫,你何必当真?”
  黄蓉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叫道:“爹爹你打死我最好,反正我宁可死了,也不嫁这坏东西。”
  欧阳克随手抓了一两根金针,刺入皮肤中。面上装着痛苦之色,还帮着黄蓉求情:“世伯莫要责骂黄姑娘,她只是想与侄儿戏耍一番。”眼中却带着戏谑般地看着他们演的一场戏。只是心道,谁想娶你这种女子。虽然相貌不错,却还有个安如风可以分庭抗礼,算不得举世无双。若是论起刁蛮任性,倒还真是无人能及。
  黄蓉怒瞪他一眼:“不需你替我说好话!”
  气得黄药师又骂了她一声:“蓉儿,休得无礼。”
  其实欧阳锋倒是真有替侄儿求亲的意思,但是,比不得拿九阴真经来得心切。他借口说要请教武功,想在岛上逗留几日,也是想知道还有没有相关线索。可他满口的谦逊,却是惹得黄药师起了疑,毕竟两人相识多年,知道他不是这么低调的人。只道,难不成蛤蟆功被破后,竟然练不回来了。
  于是,便借口吹曲迎客来试探功力。欧阳锋是何许人,自是不肯吃亏。便把带来的32名各地美丽处、女献上来了。
  黄药师却脸色不快,只说:“兄弟素来不喜此道。锋兄厚礼,不敢拜领。”
  欧阳锋笑道:“聊作视听之娱,以遣永日,亦复何伤?”
  黄药师知道其中肯定有名堂,便也不再阻止这些女子献艺。随着音乐声起,这些女子姿态妖媚,神情撩人,眼宇间尽是诱惑,柔软至极的身子最后更是媚态百出,双手虚抚胸臀,作出宽衣解带、投怀送抱的诸般姿态。
  黄药师心下不喜,脸上却淡淡一笑,吹了几声。众女突然间同时全身震荡,舞步顿乱,箫声又再响了几下,众女已随着箫声而舞。欧阳锋也弹起了铁筝,铮铮几声,便冲淡了黄药师曲中的柔媚。
  两人越斗越凶。只见二人神色郑重,黄药师站起身来,边走边吹,脚下踏着八卦方位。欧阳锋头顶犹如蒸笼,一缕缕的热气直往上冒,双手弹筝,袖子挥出阵阵风声,看模样也是丝毫不敢怠懈。只听得双方所奏乐声愈来愈急,已到了短兵相接、白刃肉搏的关头,再斗片刻,必将分出高下,正自替黄药师耽心,突然间远处海上隐隐传来一阵长啸之声。
  安如风听到这里,便知道洪七公也来了。慢条斯理地拿茶、倒水,心想,不知道她呆会儿出去时,这些主角都会是什么脸色。顿了顿,等到所有人应该都介绍完毕,便动作轻柔地端了茶水走出主屋。
  此时,洪七公已经告诉大家自己收了郭靖与黄蓉为徒,这次过来正是要替二人求亲。黄蓉见得郭靖总算是出来了,也是心中委屈,冲上前便抓着郭靖的手,泪花闪烁,未语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