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语音刚落,黄药师便已经半携着安如风向东而去。
  瞧得黄药师脸上木无表情,安如风却是忍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他若不是气急,此时怕是要去洗澡了吧。周伯通突然离开,肯定是知道自己可以胜得出黄药师了。习武之人知道有人突破,还不见猎心喜。老顽童乖乖地在桃花岛呆了十五年,一朝而出,黄药师怎会不想知道原因。
  耳边听到黄药师突然也轻笑一声,安如风觉得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回眸望去。却见他低下头,几缕散落的发丝随风轻飘,虽然急奔,身姿却仍是清冷出尘。一个没注意,便瞧到他的眼睛。离得太近,连自己的影子都能在深幽黑亮的瞳孔中都能找到。心中一漾,却又立时回神。因为她瞧到自己居然娇羞妩媚,一副坠入情网的模样。赶紧转过头去,不再让自己继续发花痴。可心中的淡淡情意,却是怎么也忍不住。
  突然感觉黄药师的手紧了紧,安如风不适地动了动。听到黄药师冷哼一声,她也不乐意了。“岛主,我自己过去。”
  黄药师半天没说话,安如风怒视而回。正准备继续顶两句,却瞧到黄药师的眼睛竟然盯着自己瞧。眸中的专注,看得她突然就慌了手脚。刚才想说什么,这会儿一句都不记得了。见她这副表情,黄药师没再继续,只是带着她向前掠去。安如风慌乱地转头看向前方,一时间两人之间的隔阂似乎消了不少。
  追不多时,果见周伯通在前缓步而行。黄药师足下发劲,却轻轻放下安如风,身子如箭离弦,倏忽间已追到他身后,伸手往他颈中抓下。周伯通向左一让,转过身来,叫道:“香喷喷的黄老邪啊!”黄药师这一抓快捷异常、威猛无伦,是他数十年勤修苦练之功。之前被周伯通恶整,心下恼怒之极,也没留后劲。哪知周伯通只随随便便的一个侧身就避了开去,黄药师脸色一正,不再进击。
  周伯通把自己的左手与右手用绳索缚在胸前,得意洋洋地看向他们。郭靖抢上几步,直说黄药师已经成了自己的岳父,大家是一家人,不用打了。周伯通歪七歪八地扯了一堆,什么黄药师不好相处,媳妇更是娶不得,不如远远地躲了起来。
  正说着,他便看到了安如风。一晃身,便来到安如风面前。清风一扬,带来一丝竹香,黄药师也过来了,皱眉瞪着他。周伯通嘻嘻一笑:“你这个小姑娘,前几个月给我送了几次饭便又消失了。现在怎么又出来了?”
  安如风一笑,“你若觉得好吃,回头我再做些好菜给你尝尝。”那是为了出岛,才利用的他。虽然黄药师与黄蓉或许已经想明白这点,但她可不愿意又把自己送到枪口上。
  周伯通点点头,“你的手艺跟那个黄丫头可有得一拼。不过……”说着,他围着安如风转了转,“我怎么越看你越觉得眼熟呢?”
  安如风心中一凛,知道他下面的话肯定不好听。正准备阻止,却看到黄药师居然一掌拍来,姿势清妙,体态飘逸。“周伯通,你为何突然离开?”
  周伯通突然哈哈大笑:“我知道了,我知道你像谁了!黄老邪,你不是说你老婆死了吗?为何这个小姑娘长得跟你老婆极像,居然比你女儿还神似几分。难不成,是你老婆投胎转世,舍不得你,又前来寻你!”
  他的声音听起来天真开心,却像一把尖刃般狠狠地刺入安如风的心里。一阵悲苦袭来,只痛得安如风面如白纸。想平息心中的激动,却憋得眼里含了泪花,再一次被人点醒的感觉犹如刀割。就连老顽童这种没心没肺的人都看得出来,自己居然还一次又一次地脸红心跳,简直是没得救了。
  黄药师怒斥一声:“周伯通,你胡说什么!”手掌翻飞,一时间四周都是掌影,虚实难辨的劲气如暴风骤雨般向周伯通压去。周伯通却不肯还手,只一个劲地避让,“黄老邪,你再出手,我也不能回,以免违了师兄的遗训!”
  见他当真不肯还手,黄药师恼得气息不定,却也只能停手。看到安如风脸色惨白,神情中一丝几乎看不到的悔意乍现,随即又散了去。
  欧阳克却轻悄地走到安如风面前,低语:“小安姑娘,是否身体不适。”
  安如风怒瞪回去,“关你何事!”心情实在不好,也装不出笑脸了。
  他却桃花眼里媚色横飞,“当然不关我什么事。只是生平见不得美人儿伤心,自是想来安慰姑娘几句。”原来她跟黄药师之间竟然还有这般牵扯。这样说来,她之前话中有话,怕是想离岛吧。可她一直避自己如蛇蝎,怎么会突然跟自己通气呢?难道,其中还有什么原因?
  安如风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说,“公子有空关心我,倒不如关心自己。凭你这般风流的性子,迟早会在女人身上吃大亏。”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如若真有那么一天,在下也算死得其所了。”欧阳克毫不在意。
  安如风眨去眼里的泪光,恢复了平静。“那便恭祝公子,迟早能达成心愿。”之后无论欧阳克再说什么,只是不理。
  那边,周伯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上下经书以内力压成碎片,随海风四处飘舞。黄药师十五年来,只为了凑得真经祭奠亡妻,此时眼见经书出现,却瞬间毁去。只觉得怒火上冲,飞步上前又与周伯通斗了起来。
  反常
  “老顽童,你腿伤已经好了。快把手上的绳子崩断了。”黄药师心思灵敏,见周伯通武功突猛进,便知道肯定与九阴真经有关。
  周伯通却苦笑,“我有苦难言。这手上的绳子是如何也不能崩断的。”看了看黄药师,“黄老邪,你关了我15年,打断了我两条腿,我们两下就此罢手吧?”他虽然不是全真道士,但自来深受清静无为、淡泊玄默的陶冶,本来一思寻着报复,却因想到郭靖武功远不及自己,却能抵御黄药师的的箫声,顿时明白无欲则刚的真义。于是只捉弄了黄药师一番,便想离去。他本答应师兄不学真经上的武功,戏弄郭靖却没想到自己也拖下了水,只是愧疚难安。
  黄药师见周伯通心怀宽大,也不好再跟他计较。神情顿平,却又突起波澜,“让我见识见识九阴真经上的功夫。”这会儿,他倒没有恶意,只是想讨教一下。
  可无论他怎么紧逼,周伯通只是出一只手。黄药师怒从心起,双掌与他单掌一交,劲力送出,便将周伯通震得一跤坐在地上,闭上双目。众人都好奇,若他好好与黄药师对敌,就算不胜,也决非不致落败。想到此处,就连黄药师脸上都阴晴不定。
  过得好一会儿,周伯通才慢慢站起身来,说道:“老顽童上了自己的大当,无意之中竟学到了九阴奇功,违背师兄遗训。若是双手齐上,黄老邪,你是打我不过的。”
  黄药师虽然高傲,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若是到他的田地,中了这一掌,决不会只是轻伤了事。默默不语后,从怀里掏出玉匣,取出三颗猩红如血的丹药,正是无常丹。看得安如风心中只一动,虽然明白这些丹药炼制不易,可他对自己却向来大方。瞧得他脸上略带落寞,轻扬的发丝中,又多了些白发,不觉有些酸意。
  转念却又自嘲一笑。都跟他说得那么清楚了,自己只是自己,决非替身或是影子,可他仍然一如既往。身上的附骨针在也好,不在也罢,桃花岛她最终还是不想留下来。她也真是想不明白,如若自己继续住下,到底算是什么?师徒?亲人?还是奴仆?暧昧异常,纵使表面风平浪静,底下的漩涡、暗流却激烈凶猛。况且无论在这里呆多久,安如风都没有安定感。既然四处都不是家,那随便到哪里,都可以活得下去吧。
  黄药师不再纠缠,客气地送周伯通、欧阳锋与洪七公离去时,老顽童看到那艘华美大船,吵着闹着要上去。黄药师对亡妻的一番深情,哪愿意开口对众人诉说。实在无法下,只能由着周伯通乘了上去。洪七公自是不愿意坐欧阳锋的船,也说要同乘。
  欧阳克突然看向安如风,回过她一个带有深意的笑容,转头对着黄药师恭敬地说:“黄伯父,小侄定会守诺,三个月内将留在临安府。”
  心里微微一笑,原来是去临安府。安如风脸上的表情不动分毫。这人果然聪明,竟然从这点蛛丝马迹中便知道,自己找他有事。
  黄药师此时心中烦躁异常,只是巴不得将所有人都赶出桃花岛。听得欧阳克的话,只是皱了皱眉头,略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突然回头,冷冷地看了欧阳克一眼:“世侄有心即好。倘若有失,休怪我不留情面。”说的虽然是那张图,可话中却有话。
  欧阳克只是恭谨地回答:“黄伯父尽管放心。我自是会好好保存,用心爱护!”
  黄药师淡哼一声,嘴角竟然泛起了丝丝笑容。“桃花岛的一切,我自会照拂。若是有人图谋不轨,黄老邪岂能轻饶。”
  欧阳克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黄药师已经明白欧阳克并无娶黄蓉之心,三场比试,他虽然输了,但表面也做足了戏,也算是表达出了几分诚意。可黄药师明显是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自己对安如风有所企图。原以为,自己一直尊他为长,他不好跟自己计较,现在看来黄老邪做事确实出人意料。如果真的被他给盯上了……一时间,欧阳克只觉得身上有些发冷。双手一合,欧阳克也收起了脸上假惺惺的笑脸,肃然道:“黄伯父的话,小侄定然谨记心头!”如果是安如风自己找上来的,那可不能怪得自己了。
  黄药师冷笑着,不再看向他。欧阳锋却不管他们说什么,只是眼光时不时地停在郭靖身上。一回头,黄药师见郭靖居然还打算留下来,便将满心的郁闷发作在他身上,不客气地开始赶人:“姓郭的小子,你也去吧。”郭靖不明所以,刚喊了声:“岳父……”便被他打断了。
  “你这狡诈贪得的小子,谁是你岳父?今后你再踏上桃花岛一步,休怪黄某无情!”厉声说完,便反手一掌,击在一名哑仆的背上,喝道:“这便是你的模样!”哑仆只是嘶叫着,身子飞了出去。五脏俱被击碎,飞堕海心,沉了下去。吓得众哑仆心惊胆战,一齐跪下。
  安如风却是心中好笑,黄药师这是迁怒了。今天事情多不胜数,九阴真经没拿到不说,连准备陪亡妻海葬的船都留不下来,而且,自己似乎也给他添了不少的堵。黄药师忍到这一刻,终是憋不下去了。
  他厉喝,直问下卷是不是郭靖交给周伯通的。郭靖嘴拙,哪里说得清楚。周伯通不分轻重,只觉得好玩,便是帮郭靖承认了。黄药师本来心中郁结,只道周伯通天真烂漫,不会撒谎,哪会去细想。一时间,狂怒不可抑制,怕立时出手毙了郭靖,有**份,只是拱手向周伯通、欧阳锋、洪七公道:“请了!”
  转头牵着黄蓉的手,一把拉住安如风便走。黄蓉不由得回头看向郭靖喊了一声“靖哥哥……”,语音未落,几个纵身,他们便到了数丈外。
  黄蓉拼命挣扎,黄药师却怎么也不松手,直接将她与安如风拉到屋里。黄蓉顿了顿脚,知道他们肯定已经上了船,父亲也不会由着自己去追,便冲回房里,关上门放声大哭。黄药师盛怒之下将郭靖赶走,只知他陷入死地,对女儿颇感歉疚,想去安慰,黄蓉却死活不开门,连饭菜都摔了出去。
  安如风也不多话,转身要回房。却听到身后一声冷喝:“站住!”
  有些惊讶,却还是尽力不动声色。他此时不是应该会去冯蘅墓前倾诉吗?安如风一心等着他走好打包裹,哪料他居然还有心思与自己说话。
  等了良久,黄药师都没有开口。安如风一抬头却发现他定定地瞧着自己。目光如水,几乎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看着。再停了一会儿,安如风实在招架不住他这种略带有审视的表情,直接认输,挫败地开口:“岛主,不知有何吩咐。”
  “欧阳克是因为你才来桃花岛的?”声音如冰,却环绕着一丝怒火。
  只觉得“噌”地一声,安如风也火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是知道欧阳克会上岛,可是不是冲自己来的,跟黄药师又有何关系。
  “哼!求亲!他倒是打得好主意。”黄药师居然笑了,声音里的温度彻底消失了。“居然同时求两次亲!当真以为桃花岛无人,可欺不成!”
  确实没什么人!人家欧阳锋带着儿子,洪七公带着两个徒弟,黄蓉一心想嫁人,自己只顾着外逃,黄药师只是孤伶伶一个人。安如风努力压下心中泛起的异样,只是不服输地站着。“东邪武功冠绝天下,又怎会怕人欺!岛主,如若没事,我先回房了。”
  “你猜猜看,如果你没有拒绝欧阳克,会有什么结果?”
  说来说去,仍然是把自己当成他的私有物。安如风愤怒得眼眶都红了,“你自然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又何必跟我说。”
  “如风,你的胆子倒是越发大了。”黄药师突然逼进,距离近得让安如风不由地后退几步。清俊的面容上,怒意不再掩饰,浑身也散发着冰冷的杀意。
  安如风不屑地转头:“你若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杀了我便罢了?何必受这些气。”
  “杀你?”黄药师冷笑两声,音色居然略带空灵,有些诡异。“你也知道,我不会杀你。你一向很聪明,不正是拿着这点来要胁我吗?”黄药师伸出手指,轻轻地触摸着她的后颈,略温的手指带来触电般的感觉,安如风浑身一颤,扭头躲开。满意地看着她的表情,他继续笑得冷漠:“我记得,你说过,你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我。”
  “那又如何?”安如风只觉得羞愧,自己的表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被他提了出来。
  掬起安如风滑若丝绸的黑发,黄药师眼光里竟然带了丝热度:“既然是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那么你必须留在我身边。”
  有些发昏地看着黄药师,安如风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凭什么,他凭什么这样对自己。就因为长着跟他妻子一样的脸吗?反手掏出匕首,安如风指在自己脸上,“你信不信,我毁了它。”
  黄药师手指微弹,“铮”地一声轻响,安如风只觉得大力袭来,握住匕首的手已经麻得没了知觉。她动作迅速,反手抓了上去,把自己麻木的手与匕首同时稳住。黄药师缓缓地抚摸着匕首,眼晴却一直看着安如风,仿佛温柔的轻触不是冰冷的金属,而是她的脸。“毁了它,我也不会放你走!”话音未落,安如风眼前突然幻出一抹掌影。
  回过神来的瞬间,安如风居然发现匕首已经消失了。无奈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武力值相差太大了。突觉竹香溢满了口鼻,黄药师的脸凑得极近,两唇之间只有一线之隔,连呼吸都能感觉得到。吓得安如风动也不敢动,只是僵直地站着。他,难道是想吻自己?
  黄药师邪魅地笑了一声,甩袖向外挥去,“叮”地一声,被他拿走的匕首射入了屋柱中,“嗡”声连响,劲道极大。“如风,你乖乖听话。”声音极其温柔,魅惑得让安如风半天没醒过神来,只差一点便点头同意了。
  突然觉得竹香飘远了些,安如风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脚都有些发软,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黄药师。慌乱与心悸同时浮了起来,连连后退。动作大得撞到了椅子,她连忙扶住,一个转身,便站在椅子后面,神态警惕防备。这次,黄药师没再阻拦,只是站在原地,眼神中居然带了一丝迷茫与挣扎。再过了一会儿,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安如风长吐一口气。只觉得脸有些发烫,自己刚刚怎么一副防狼的模样。一想到他突然靠近放大的俊颜,迟来的脸红心跳居然涌上来时。再也站不住,连忙冲回了自己的房间。临进门前,竟然还有空看了看黄蓉依旧紧闭的房门,突然有种怕被她抓奸的感觉。
  暴雨
    心神不宁,安如风着实被黄药师的反常吓到了。拾捡自己的物品时,她的手还在微微地颤抖。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去冯蘅的墓穴了吧?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泛起了酸意。本来,她是极期盼他进去的,这样自己便能顺利离岛。可经过刚刚那一幕,她居然变得有些在意。
  晃了晃脑袋,把一些不该有的想法甩到脑后。他不是不怕自己逃吗?不是警告她不准逃吗?那就逃给他看。世间如此大,就不信他当真能再次抓到自己。只要小心,不要跟剧情人物混在一起便行了。只是,如果再次遇到欧阳克后,想离开怕是有些难处。不过,世事有得必有失。知道他另有心思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有求于他。
  一直守到深夜,听得黄蓉出了门,安如风这才悄悄走出房内。看着黄蓉的身影在树丛中消失后,毫不犹豫地直奔港湾。黄药师还未回来!这里只剩下四五条船了,小心地没吵醒哑仆,安如风抬头看天,辨明方向,便推着一艘小船入海。
  深夜独自出海,危险异常。可安如风目前也顾不上这些。再不走,便不知道何时再有机会了。只是备了众多清水与食物,便离了去。听得远处,黄药师箫声清幽,忽隐忽现。安如风以为自己被发现,只觉得手脚都有些僵硬。好半晌才发现,没有黄药师的身影。仔细听箫声,应该是离得很远。安如风轻舒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这就叫做贼心虚吧。狠力地划了几桨,鼓足了风帆。赶紧开溜吧!
  仰身躺在船甲上,四周除了海涛,便再无声息。天幕中的星子璀灿生辉,光芒忽闪,静谧迷人。一轮明月冉冉挂在半空中,近得仿佛伸手可摘。辉煌的银河毫无遮掩,密布的星星自顾自地燃烧着。
  随波逐流地飘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安如风“嗖”地坐了起来。之前,她回江西时,因遇水灾便又急着离开了。水患毕竟不是时时发生,她大可再去一趟。因为那里有都昌,还有老爷庙。
  江西都昌早在汉高祖六年时被称为枭阳。之后,随古彭蠡泽南移,千里沃野渐成万顷碧波。于是古县枭阳遂于南朝宋武帝永初二年。唐武德五年,也就是622年,复置县都昌,于是,“沉枭阳,浮都昌”的故事相传至今。此时,隶属江州的都昌已经被划向南康军管辖,直到现代,当地的乡音中仍然含有古语的音调。
  可是,都昌老爷庙附近的水域很有古怪。据说,1945年,一艘侵华日军运输船“神户九号”,装载着从中国各地掠夺到的金银珠宝和珍贵文物,沿鄱阳湖北上,准备取道长江返回日本。在老爷庙附近突然消失,船上200多人无一生还。之后,日本海军、美国潜水打捞专家以及无数中外潜水员,费尽心机都找不到这艘运宝船的踪影。曾有打捞专家率领潜水队连续工作几个月,结果一无所获,而几名潜水员也神秘失踪了。专家说:“事后,我经过多次测试,才明白‘魔鬼三角’处于北纬30度的危险水域,这是令世界探险家都感到可怕的数字。”同处北纬30度的老爷庙水域便也成了中国的“百慕大”。
  听说,自古以来在老爷庙水域沉没的船只不计其数,也埋葬了许多财宝,但直到目前为止,无论科学家如何打捞,这些船只仿佛“人间蒸发”。
  前世,安如风倒也去过这片水域。浩渺的鄱阳湖如海般碧绿喜人,氤氲的水汽清新扑面,鳞鳞波光洁净无瑕。当时,她坐在一艘民船上,在湖中行了二十多分钟,只觉得悠悠烟水清澈见底,丝毫没有风起浪涌、急流飞溅的威力,更看不出那种中国“百慕大”的诡奇气氛。
  不如,就去那里吧!这里也是一个颇有味道的地方。陶渊明的“悠然见南山”,虽不知道是否指的便是都昌南山,但这里的地沃田肥,除了时不时的天灾外,生活还算是平静。中央集权可以迅速调取物资解救,这个时代兵荒马乱,老百姓也只能尽力自救。可南宋哪里还能找到一片净土?怕真只有陶渊明的“桃花源”才是天堂了。
  安如风心头安定了不少。不管如何,这也总是个希望。反正已经穿过一次,说不定运气够好,还能再穿一次。至于会不会那么幸运到现代,只能到时再说。毕竟当地除了有记载船只失踪,连传得沸沸扬扬的“神户九号”也只是野史轶文。不过,这之前,还必须去趟临安府。
  一个人操舟毕竟有限,虽然安如风选的是艘小船,却也控制起来有些手忙脚乱。两三日之后,突然天际传来一声雕鸣,安如风远远看去,两个小白点在蔚蓝清净的天空中翱飞,似乎有点像是郭靖从大漠里带来的两只雕儿。此次上岛,他们一并带到了桃花岛。
  想了想,应该是黄蓉追了过去吧。瞧到方向竟然不是临安府那边,安如风立时明白,欧阳克即使想留在那里,欧阳锋也不由着侄儿傻傻地在那里呆着。想了想,风帆不变,还是继续自己的方向。此时,这些人为了九阴真经闹不休,欧阳父子诡计百出,逼得郭靖写出了假经。没有主角光环照拂,安如风不想凑上前去惹这些麻烦。
  到得夜晚,突然瞧见那个方向燃起红光,照映得一小片海域都亮了起来。突然间,听得风声大作,天上的星星倏忽间便消失了。安如风赶紧收帆,心中只是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