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瞧了瞧房内,只有那个石头小兽的镇纸看来轻巧,安如风一把抓起,比划了一番,心下满意。嗯,不错,拿来当板砖拍人估计效果差不多。就算不能做攻击性的武器,回头真要逃出去了,也可换几个零花钱。
  站起来走几步,发觉脚上的肿胀竟然消了不少,走路灵巧多了。安如风顺手将药酒也一把塞进怀里,反正这里衣服大,怀里能装不少玩意儿。这个东西如此管用,应该也能卖几个钱。拿着总没错。
  一路小心地走出绿竹林,安如风瞧了瞧小南的坟。叹了口气,不是不带她走。既然已经入土为安,自己再拖着她的尸身在海上飘荡便有些荒谬。顺着昨天的方向,安如风走到了海边。警惕地瞧了瞧四周,没有那个变态帅哥。可是,也没有船。
  想了想,她顺着变态帅哥昨天离开的方向走去。他既然走那边,总是有道理的。这个小岛,地方挺大,小心些应该撞不到他。
  幸好此时天气晴朗,温度适宜。可即使如此,行动不大利索的安如风也走了近半个小时,额头有些冒汗才看到一片淡粉色的树林。再走近些,发现尽是一株株一人多高的桃树。“日暮风吹红满地,无人解惜为谁开”。此时应该是春季,桃林粉云浮动,花色中的娇俏,花芯中的妩媚,都在随风轻颤。有若无力娇儿般,清风徐过,桃瓣轻扬,翩翩起舞。
  安如风第一反应就是掉头走开。谁家女子不爱花,满眼艳若云霞的粉色,怕是都想进去沾染一身清香。可她心中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孤岛、桃花、哑仆、蓉儿,外加一个宠爱女儿的大帅哥。瞧见那一片烂漫的春、色,她下意识地想躲开。
  可这片桃花林竟然广阔异常,粗粗看去,绕着边际估计又要走上个把小时。怎么办?安如风发觉自己错了,应该跟着那个哑仆才是。可她一心想着逃跑,哪敢打草惊绳。眼下看来,凭她是找不到船了。算了,现在也没感觉到变态帅哥的恶意,等过些天,摸清楚了状况再溜也不急。
  想及此,她又一瘸一拐地向来处转身。刚回头,却瞧见身后竟然无声无息地站了个身影。惊得一声尖叫,扬手将握得汗水津津的古兽镇纸扔了过去。没听见痛呼,对方连身型都没动。随手一抓,动作飘逸地将镇纸握住。安如风拍了拍胸口,怒目而视,却发现是那个让自己担惊受怕了一上午的变态帅哥。
  有些担心自己的莽撞会激怒他,安如风站在原地半天没吭声。却见对方连眉毛都没动,只是静静地站着。一抬手,将古兽镇纸扔在了泥土上。
  有些尴尬地看着帅哥,吃人家的,顺跑人家的物品,还拿它来砸人,这比做贼心虚还夸张。尤其是,对方那个架式就表明,这个岛是他的私有物品。眼眸一转,她干脆落落大方地瞧了过去。微笑地问:“先生是岛主吗?”
  帅哥不置可否。
  “麻烦岛主告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叫小女子心中感激岛主的救命之恩。”安如风巧笑嫣然,乱蓬蓬的头发下,一双眸子清亮如水。
  帅哥依然没啥表情,停了停,总算开口了:“桃花岛。”
  证实了心中的疑惑,安如风的脸色有些发白。“岛主贵姓?”
  抬眸瞧了瞧安如风,帅哥眼中冷漠如雪,依旧闭口不言。
  安如风心中的不安越来越重,努力吞下即将脱口的三个字,她笑得一脸惨白:“靖康之耻,尚未雪恨。赵扩只顾在半壁江山享清福,大宋子民在金国的欺凌下民不卿生。先生,我能在这里呆多久?”
  帅哥突然笑了,笑容里都是讥诮,全是对世间的轻蔑,还有一丝悲悯。再次看了看安如风,毫无预兆的,他又一次转身离去。
  安如风直接瘫倒在地,总算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这个朝代的皇帝是宋宁宗赵扩,下一个皇帝就是宋理宗赵昀。不是她的历史学得好,而是那本在21世纪大大有名的《射雕英雄传》让她记忆深刻。一觉醒来,就身在乱世。现在,她更是悲惨地发现,竟然在小说中的乱世。天啊!她终于知道这个看起来武功极高的帅哥是谁了,“五绝”之一的黄药师,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是黄蓉,他疼入心坎的女儿。
  被天雷震得失去了理智,安如风突然古怪地一笑。看射雕是哪一年的事了?原著记得不多,电视剧倒是看得不少。她都快忆不起来,哪些是原著的情节,哪些是编剧创造的情节。但是各种版本的电视剧里都没有说,黄药师是这样一个看不出年龄的大帅哥。部部电视剧将他都演成一个糟老头子,所以安如风即使心中感觉有些不妥,也没敢继续联想。
  海风咸腥,吹得桃花旋转飘扬。安如风摸了摸秀挺的鼻子,老天保护,幸好没乱闯进去。自己带的这点馒头,可不见能支撑得到能靠她自己走出的那一天。她可没自大地认为,黄老邪会好心到特意赶到桃花阵里去救自己。果然,女人的第六感很有用。
  想到刚才黄老邪神态中的那丝不屑与冷淡,安如风突然想起那四句话传遍网络,令无数花痴女痴迷成狂的话:“形相清癯,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金老爷子只用16个字,便把这个痴情男人写得天下无双。练内功的男人都这样吗?真是驻颜有术啊!
  再次摸摸鼻子,安如风不由地八卦起来。黄药师到底多大岁数了?似乎印象中,他一直是个超级男配,从射雕到神雕,就他最长命。一直活到九十多岁,还对着外孙女郭襄回忆亡妻。如今看来,他能那么长寿也不算难理解。黄药师此时到底是三十多,还是四十多。可瞧他的皮肤,瞧他那张骗死人不偿命的帅哥脸,怎么也看不出真实年龄来?貌似也没人敢问他这个问题,一来他成名得早,二来性情古怪也是世间闻名。问他这些三八话题,比捅马蜂窝还让人觉得害怕。
  可是,她总算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了。黄老邪虽然喜怒无常,却不是个滥杀之人。所有人都知道,他学识渊博,武功高深,行事诡诞。一袭青衫、一支玉萧,那是何等的逍遥。却因为九阴真经,因为对妻子的承诺甘心隐居碧波桃花之中。安如风不由地又笑了,老天总算没太亏待自己,遇上黄老邪,她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割舌刺耳之刑是不用受了,离开桃花岛应该不会反对。不过,安如风不想走了。
  桃花岛主黄药师,虽未富绝天下,在安如风的印象里,却是衣食无忧,不但一身绝学震烁古今,胸中所学更是广博无比。此时,有机会留下,虽不见得能得到传授,好处想必也不少吧。就目前看来,黄药师并未有赶她走的意思,虽然淡漠疏冷,至少她问个三五句,还能得到一句回答。那她能不能理解为,黄药师并不讨厌她?因为她记得,高傲的黄老邪素来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跟陌生人说话。
  瞧了瞧自己瘦弱的身子。安如风从地上爬了起来,安安静静地拍干净泥土,再捡起扔在一旁的古兽镇纸。年纪小还是有好处的,至少有些事情可以重头开始。若是身穿,那一身老骨头可就真没希望了。
  晃了晃右脚,除了还有些麻木外,居然不怎么疼了。果然是黄药师,家里的药酒都是极品。这里虽然不是真的南宋,却是按照历史的轨迹与安如风的世界同步。武林吗?乱世吗?安如风转身向绿竹林走去。活着一天,她就必须要为自己打算。一定要坚持到,找到回家路的那一天。
  念书
  养伤、睡觉、吃饭,很快近十天过去了。安如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已经结疤,唯一严重些的脚也早就好了。哑仆在她知道黄药师的第二天,便送来一瓶猩红如血的丹药。安如风看明白对方比划的意思,便严格按照西药的吃法,饭后半小时后,服一颗。
  精神紧张了这么多天,突然松懈下来,安如风觉得心累无比。一连几天都是抱头大睡,直到第五天才恍过劲来。之后的时间,她如不是随便走走,便是坐在小南的墓前静静地思索。除了绿竹林、桃花阵外,其他的地方,她还没有去过。因为她必须想想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利用黄药师?安如风自忖没有这个本事。可若是直接跟黄药师说,想拜他为师,怕也是不可能。黄蓉已经出生,他的老婆冯蘅已经过世。黑风双煞这两个忤逆徒带给黄药师的伤痛就这么两年时间也不知道消了没有。她冒冒然跑去说要拜师,被黄药师一掌轰出来都不觉得意外。
  黄药师不是个好相处的主儿。万一哪天惹怒了他,被他废筋断骨可吃不消。但放着大好机会就这么在桃花岛上混吃等死,安如风觉得太可惜了。身为现代人,谁会傻到放弃这么难得的机遇。不管怎么样,试一试吧。只是拜师之事,此时是万万不能提的。安如风扬眉一笑,杨过与程英不也没拜师嘛!别人可以,她又如何不能?就当黄药师是世界五百强企业吧,凭着耐性与诚意,总有一天要敲开桃花岛的门槛。
  拿定主意,安如风便在第十一天,跟着哑仆走到了黄药师住的地方。哑仆不明所以,只是看着她。安如风微笑感谢,示意他可以离去。这里有一大片荷塘。塘中白莲盛放,清香阵阵,莲叶田田,一条小石堤穿过荷塘中央。哑仆不敢随便进,安如风便直接踏过小堤,走到一座精舍前。这间屋子全是以不刨皮的松树搭成,屋外攀满了青藤。神工天巧的建筑与四周环境巧妙融合,看起来心旷神怡。黄药师真是个雅人儿,连住的地方都如此费心思。
  不过,此时的安如风心里碰碰直跳,一丝欣赏的心情都尚欠。如何抛砖引玉,跟黄药师提出此事,安如风像个首次去应聘的大学生般,心中全是忐忑。她环扫四周,瞧准书房的位置走去。站在门口思忖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爹爹,‘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是什么意思?”清亮的童音里略带疑惑,这是黄蓉在说话。
  黄药师的声音温醇清淡,“大宋积弱,辛弃疾写景言志,悲叹鸿鹄之志无以抒发。游宴娱乐场合,大多歌妓伴唱,辛公自伤抱负不能实现,世无知己。更是与上篇‘无人会、登临意’义近而相呼。蓉儿不能只看此句,更要全篇通读才能感受其意。”
  听完这对父女的话,安如风突然不想进去了!难怪黄蓉年幼却思维敏捷,跟着这个聪明的老爸,让她想成普通人都难。这都还没敲门,就被打击到了。自己当年只是混了个三本,读的书都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因为讨厌政治,还特意选了理科。昨天哪里来的勇气与黄药师打机锋?安如风只觉得满头冷汗,会不会黄药师早就看穿了自己的想法?摇摇头,不会不会,不要自己吓自己。他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古人,哪能知道自己的来历。
  “进来!”黄药师突然开口。
  安如风一惊,下意识左右看了看,没人。她想了想,莫不是,让自己进去?咬咬牙,进就进去吧!顶多面试不及格,学着刘备三顾茅庐,回头再来。
  里面两父女正坐在书桌前,黄蓉缩在黄药师怀里,偏着头看着她。手中翻着书,一副好奇的模样。
  “想学吗?”黄药师没瞧她,只是低头看被黄蓉翻得七凌八乱的书。
  咦?听他这话,似乎愿意教自己?可安如风现在最想学的是武功与保命的中医。应试教育念了那么多年,她实在有些厌烦了。可是,凡事总得循序渐进。一步登天,怕是什么都得不到。想及此,安如风走了进去,有些局促地站在黄药师面前,声音却很平静:“是的。”
  黄药师问:“识字吗?”
  差一点就点头了,安如风及时刹住车。自个儿在这里可离文盲相差不远,一点头可就是说大话了。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她没谦虚:“识的不多。”谢天谢地,安如风看过不少台湾翻译的漫画,繁体字倒是认得不少,要让她写那就真是够呛了。
  “听你谈吐颇有见识,以前曾经念过书?”
  赶紧点头,是学过,可那都是现代白话文,隔这儿,您也听不明白啊!不过,昨天又惊又怕,为了确定自己在哪里,半文半白的话成串丢出,说自己目不识丁,他是不会相信的。“我只是在私塾外偷听先生说过。”
  放下黄蓉站起来,黄药师随手抽了本书给她。安如风恭敬地接过,顿了顿,黄药师又抽了本书。安如风一看,竟然是《说文解字》,作者是许慎。疑惑地看着黄药师,这是什么用意?
  黄药师也不急,示意她翻开。安如风打开便明白了,竟然看到了熟悉的部首检字。这是本字典。“东汉许慎,开创部首编排先河。你先且从这里开始识字吧。”
  再示意她看另一本书,竟然是庄子的《逍遥游》。安如风一眼扫去,竟然发现自己居然记住了十来句,虽然只是跳字而记,毕竟很多生僻的繁体字不认得。《逍遥游》她虽然未曾通篇读过,却听过不少名句。可是,安如风知道这不是自己能记住内容的主要原因。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安如风的嘴角不由地弯起,这个身体难道记忆力非凡?顺便在心中抹一把泪,如果这个天赋是在现代,清华北大怕是任她挑吧。当真是可惜了!
  “蓉儿,过来!”黄药师把想溜出去的黄蓉又喊了过来。小黄蓉吐了吐舌头,被父亲抓个正着也不尴尬,乖乖地与安如风一起,仔细听黄药师讲解《说文解字》的用法。黄蓉果然伶俐,很快便听明白了。安如风自然也不会差。若她连字典都不会用,可真要被黄蓉这个两岁的小屁孩给郁闷到了。
  不过,她有些疑惑地瞧着黄药师,嚅了嚅嘴巴,终还是开了口:“不是应该从三字经、百字姓和千字文……”
  话未说完,黄药师有些不屑地打断她。“普通人自然是学这个,你不必。”
  可《逍遥游》比起三字经那些书来,坚涩难懂了不止几倍。安如风摸不着头脑地看向黄药师,难道,他也把自己当成了神童?
  “每日辰时,你到书房来。”黄药师拍了拍黄蓉的脑袋,“一起学。”
  “不要,蓉儿那个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黄蓉嘴巴一翘,满脸的不情愿。
  “念得好,爹爹有赏。”黄药师早就明白女儿性子,也不规劝,直接讲起了条件。
  黄蓉喜笑颜开地说:“那我要吃爹爹亲手做的菜。”
  “好!都依蓉儿的。”黄药师起身,把书房让给两人。安如风已经习惯了黄药师来去无声的反应,走就走吧!真是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自己还未开口,他竟然主动要教。莫不是已经开始后悔将弟子打出桃花岛的行径了?不管怎么样,自己总算是占了便宜。
  有些头疼,也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已经开始收心念书的黄蓉,“蓉儿妹妹,能不能告诉我,辰时是什么时间?”
  黄蓉眼角一扫,粉嫩的红唇写满了不耐:“漏刻与水运浑天仪都在堂内,你自己去看吧。”不再理她,只是低声咕哝了两句,“笨死了,连这都不懂。”
  得,被鄙视了,安如风剩下的一肚子疑问被憋了回去。算了,背完了书自个儿研究去。都快三十的人了,在古代来诸事不便,连生活常识都要请教,在黄蓉眼里,恐怕自己已经与弱智型的人物划上等号了吧。而且,她也不想多问,黄蓉古灵精怪的,回头把这事跟黄药师一提,父女俩一合计,万一察觉出什么来,可真是不大好。
  真是倒楣,要是碰上周伯通,估计就没这些麻烦了吧。那个老头糊里糊涂的,天真烂漫得很,问一答百,真是个活字典啊!安如风一怔,周伯通?他到桃花岛上来了吗?他的手里可是有九阴真经的上半部呢!
  转念一想,安如风不由地骂自己贪心。来了又如何,黄药师十几年都拿不到,自己就能比他强吗?退一万步说,即使拿到了,她也看不明白。知道是空中楼阁、天上的画饼,还不如不去瞎想。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自己真要有本跟天书一样的九阴真经,回头怎么被害死的都不知道。
  静下心来,安如风开始自己的背书大计。真是受不了,不认识的字一个接一个,字典被翻得哗哗响。好不容易查到了这个字,可在解释里又卡壳了,里面也有不少它认得安如风,可安如风只能看着发呆的字。于是,又开始重新翻字典。无奈之下,安如风沾墨动笔,歪歪扭扭地用毛笔写下部分实在晦涩难懂词语的简体版与拼音。倒不是她记不住,可是光凭记忆力,理解不够,这书也是白念了。回头黄老师小考,顺顺利利地背出原文,问啥意思,只是学老外拍手耸肩可就无法交代了。
  一翻查找,安如风差点累瘫。庄子想象力极其丰富,文笔变化多端,文里还有不少浪漫色彩。全文虽然只有800来字,可因为有些字实在过于生僻,费了不少功夫才理解透彻。通篇读懂,彻底理解庄子不受拘束,追求悠游自得的意思,安如风感觉自己已经死了成千上万的脑细胞。她真的很怀疑,梅超风与陈玄风到底是不是因偷情怕黄药师知道而偷溜,就安如风看来,应该是被这种高难度的学习方法给逼走的。
  瞧了瞧黄蓉的神色。只见她也皱着眉头,脑袋摇来晃去,也不大坐得住了。安如风心中一喜,随即一阵沮丧。跟这么个奶娃娃比,自己真是越活越出息了。
  还没休息一会儿,哑仆便请她们去前厅吃饭。小心地将自己写的简体字给放在怀里。这个东西不能留在黄药师的书房里。至于黄蓉,她一见安如风写的狗趴字便没了兴趣,之后更是没瞧上一眼。
  中午的饭菜看起来没什么特色,炒白菜、蒸豆腐,外加一个汤。可安如风差点在黄药师面前吃得失态,本来这里的饭菜就已经够好吃的。哪里知道黄药师亲手做的直逼想象中的国宴。肚子早已经被高强度的学习催得空空如也,一连吃了三碗才停下。其实安如风还是没吃过瘾,但她实在不好意思再装一碗了,只在心里嘀咕,这里的碗也太小了,居然跟现代餐馆里用的那种只吃菜的碗差不多大。平常她躲在自己房里想吃多少碗都没关系。可看到黄药师与黄蓉文雅秀气的用餐礼仪,她也跟着没办法粗鲁起来。
  就吃这么三碗饭的功夫,安如风都被黄蓉教训了半天。什么喝汤不许出声,吃菜不可以咂巴,气得安如风差点想拍桌子。这还让不让人好好地吃啊!却见黄药师同样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安如风没脾气了。人家父女都是斯文人,自己也学着些吧。
  学习
  黄药师没说下午要做什么。吃完饭,安如风想了想,还是有礼地告辞回去了。贪多嚼不烂,想继续学知识,明天再继续吧。
  回到房中,安如风竟然发现房中放了几套女装。宋代强调封建的伦理纲常,提倡“存天理,去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就是程朱学派提倡的。安如风对此向来嗤之以鼻。朱熹一生处于小康水准,不愁吃喝,更是不缺老婆小妾。安如风最佩服的,便是他在教育上的贡献和在学术上的严谨态度。但他提倡的封建思想囚禁了多少代女人,最后更是出现了三寸金莲这种变态的审美观。这便让安如风不敢苟同。
  宋代服饰在这种大气候的影响下,十分重视恢复旧有的传统,推崇古代的礼服。在服饰质地上,主张简朴,一改唐代妇女服饰袒胸露背的风尚。因为对这个时代的历史感兴趣,安如风还曾经查过相关资料。就是这个宋宁宗赵扩,竟然曾将宫廷中除帝王后妃外,妇女所用的金石首饰,集中放火焚烧,以此警示天下。不过,爱美之心古今皆有,女人对美的追求,政府就连以杀头定罪都阻止不了风尚。不能穿“奇服异装”的契丹等族的衣服,那就对旧有的款式翻陈出新。
  上襦下袄,是最大众的打扮。不过,在颜色上可就相当有讲究了。抖了抖衣衫,安如风惊悚地发现,居然是纯白的。不是她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白色,在现代文化的薰陶下,白色与装逼已经是同义词。为难了半天,安如风还是研究起穿法来。总比身上短衣小裤的厮仆装来得漂亮。装就装吧!安慰着自己,小龙女都装成一代天仙,她现在虽然年幼,说是美女应该是没人反对的。穿白色,也算是相得益彰。
  不过,文献中说宋代女子似乎不能随便着白衣,看来金老爷子的历史知识也不过关。好不容易把衣服套上身,转了一个圈,看着轻薄的纱衣层叠飞流,飘然若仙,安如风叹了口气,这回好了,真成了传说中的“仙子”。
  瞧见竟然还有钗环,安如风嘴边泛起兴味的笑意。黄药师向来远离尘世,到底哪里来的银子。又是雕梁绣户,又是锦衣玉食。一直以为江湖人广收徒弟,是为了像大学一般赚取学费。可人家一派清高,怎么也不像个生意人。想到一个可能,安如风噗哧笑开了,会不会是妙手空空呢?黄药师也曾当过梁上君子吗?不过,他心中所学,随便出世,换取大笔的金银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记得原著里,他在桃花岛上连呆了十五年。这些年来,难道是坐吃山空?他前半生积累的财富居然可以任他挥霍这么多年而不见消耗?果然是豪富,难怪女儿出去一趟直接迷倒众生。
  弄不明白怎么没皮筋、没钢发夹如何盘发,安如风干脆用两根锦带绑最简单的麻花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