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射雕之风拂桃花-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碛伞
  黄药师哈哈笑了两声,表情中的不屑让安如风觉得自己拿这个理由当挡箭牌,就是自找没趣。也是,他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个。可是,她这不是一时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有必要笑成这样吗?
  “那你到底想做什么?”安如风恼羞成怒,顶了回去。话刚一说话,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个时候,还惹他做什么。
  黄药师的眼睛深幽了起来,“原来,你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不要!”见他仿佛又要低头来吻自己,安如风一把捂住他的嘴,随后又吓得松开手。自己怎么回事,今天晚上尽犯错。
  黄药师微笑地看着她,只看得她手足无措,生怕他真把自己推到床铺上了。
  安如风越想越生气,也越想越委屈,本来就泛红的眼眶最后聚起了水汽。“黄药师,你到底当我是什么?”他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是因为看到欧阳克对自己表白,所以才独占欲强烈的想用这种方法留住自己吗?她是个人,又不是玩具。
  见安如风突然哭了出来,黄药师怔了怔。刚刚她不是还一副不屈的模样吗?怎么转眼就梨花带雨了。抬手帮她拭泪,语气也温柔了起来。“多大的姑娘,还哭成这样。羞不羞?”
  安如风本来就心酸,听得他的温柔,更是忍不住心中的委屈。“你以为我愿意哭?你做出这副模样来,不就是想给我一个教训。就因为我不听你的话,非要放欧阳克走,所以你就不开心。你凭什么管我?”太霸道了!简直就是欺负人!
  好笑地看到安如风孩子气的模样,黄药师看她哭得眼泪哗哗,只好不停地帮她擦眼泪。“我说过,你要留在我身边的。”以前也没见过她的这一面,总是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记得那次医坏了人的时候,她也是这般,眼泪停都停不住。看得他当时就想笑。
  “凭什么你说要我留下,我就非得留下。你又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我。”安如风推开他的手,语气也恶劣了起来!今晚被吓了半天,胸中的郁气也积得厚了些。纵然自己小心翼翼又怎么样,他还不是一样可以勉强自己。
  “谁说的。”黄药师笑着说。真要不喜(www。fsktxt。com…提供下载)欢,他找过来做什么?一连找了自己两年,还舍不得骂她,就怕她回头又跑了。也不想想,自己除了蓉儿,什么时候这么迁就过人。
  安如风迅速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抹了抹眼泪,“你还吓唬我,假装给我放附骨针。”不能想歪了,他话里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
  “哦?”黄药师仿佛不在意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什么事?”安如风有点跟不上他的思想步骤,愣了愣。
  “没放附骨针!”黄药师淡淡地说。
  原来是问这个。“我本来就觉得不对劲,后来出岛后让欧……”感觉他的手突然一紧,安如风顿时住嘴!完蛋了,好不容易把他从欧阳克的事情上引开,怎么又被兜回来了。
  黄药师笑得越发清俊了,“然后呢?”然后她就跟着欧阳克离开了?自己以为她死了,让一群人看了场好戏?
  敏锐地感觉到,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又开始变得诡异了。安如风忐忑不安,却仍旧不敢动。自己还坐在他的大腿上,这个姿势,太危险了。
  “你之后便到这里躲了两年吗?”声音里依旧没什么情绪。
  安如风乖乖地点头,这个问题应该没什么陷阱。
  “既然要躲,为什么又让欧阳克引我来?”见到自己时,欧阳克的神情相当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他岂会看不出来。听到他说不介意安如风的利用时,他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听到这句话,安如风头都抬不起来了。早知道瞒不过他,可一晚上同时被两个男人揭穿,她觉得,自己的脸都被这一大一小两只狐狸给丢光了。太可恶了,就不能给她一点面子吗?
  报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如风勉强冷静,坚决不承认,就算大家都知道她也不承认。不就是耍个小心眼吗?有必要一个比一个精明吗?
  “是吗?”瞧到她红透了脸颊,黄药师只是笑。还知道怕羞啊!
  “那个……我觉得有些问题,可以留着明天再说。您看如何?”安如风觉得脸皮都有些涨了,自己找的理由越来越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了。可她真的没办法好好的思考。
  黄药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松开了钳制。安如风像兔子一般跳了起来,离得远远的。一连退到了房门前,半转身子,安如风一边快速地拉开房门,一边向黄药师低头行礼,“岛……您请早些休息。”话才说完,便大骂自己,这个时候还顾及什么礼貌,她也真是被欺压惯了!
  不等黄药师的反应,她蹿出了客房。听到黄药师闷笑几声,安如风嘴角抽抽的心中怒骂!有什么好笑的!你别叫黄药师,直接改名叫黄世仁算了。居然把自己教育得这么守规矩,简直是……颓丧地摇摇头,安如风对自己也有些无语了。
  小心的看了看四周,似乎没惊动孙思竣与陈敛,也好。她扫视自己,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整个一偷情的淫/妇,被瞧到了,也掩饰不过去。几个纵跃,便回到了房中。安如风只觉得脸皮烧得厉害。坐在铜境面前一打量,竟然看傻了眼。眼眸含雾,唇色艳红,一脸的春意。黄药师这次来,就是古古怪怪的。刚才,她屡次差点忍不住,想问他,你还是将我当影子吗?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问不出口。
  一时间,也心烦意乱了起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尽是光怪陆离的梦。怎么也睡不好。
  第二天,安如风顶着大黑眼圈起床。梳洗照镜时,自己也被吓一跳。一阵忙碌后,这才勉强让自己见得人。拎着菜篮子,这便出门买菜。潜意识里,她是想躲开黄药师。昨天随时找了个蹩足到可笑的理由,黄药师竟然就放开了她。今天,实在不想与他面对面。
  仔细思索才知道,昨晚他的话里,句句都有含义。安如风期待又害怕,就怕是自己会错了意。还没走两步,突然看到黄药师跟了过来。拿着篮子,安如风犹豫的站着,怎么觉得他是要跟自己一起来着?
  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我去买菜了!”一句岛主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安如风别扭得难受。这都喊了十几年,习惯成自然了。
  黄药师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安如风这才舒了一口气,他应该是自己闲逛来着。可越走越不对劲,因为黄药师一直跟在她旁边,近到两人都快肩并肩了。可偏偏节奏被他掌握得极好,怎么都没撞到他身上去。张了张口,安如风只觉得满头大汗,他这是要跟自己去菜场?想到黄药师青袂飘飘的模样站在鸡鸭乱叫,油腻遍地的菜场,就有一种违和感。太不和谐了!
  突然,瞧到众人的眼光尽是怪怪的。安如风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地看过去,见到熟人习惯地打了个招呼。当听到她出声时,周围瞬间安静了。男男女女们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安如风。有人惊讶地喊出了声:“小安姑娘?”
  安如风更莫名其妙了,微笑地问:“怎么了?”今天怎么个个都不大正常?
  “你,你是小安姑娘?”卖肉的男子系着皮围裙,油乎乎的手就往脸上抹。不可能吧?
  安如风更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了,“赵大哥,有什么不对吗?”又不是没见过自己,怎么都这么惊讶?
  “你,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卖鸡蛋的小丫头揉了揉眼睛。不会吧!大家之前以为她是丑得不可见人,或是脸上有什么不方便人看到的地方,这才将脸蒙住。所有人对猜测小安姑娘的相貌都很有兴趣,都不知道传出了多少种流言了。哪料面纱下,竟然是一张这么美丽的脸。而且,怎么才一天不见,她的身型怎么瘦削了不少。这,这种心理差距实在太大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接受不了。
  安如风也倒吸一口气,随手一摸才反应过来,面纱忘记戴了,顺手一摸,腰也忘了缠了。她欲哭无泪地看着一直闲闲而立的黄药师,都怪他,搅得自己乱了心神。
  众人呆了一阵后,继而相互窃窃私语,暧昧的眼光不停地扫着她与黄药师。安如风忍不住的涨红了脸!黄药师却不把众人眼光当回事,依旧旁若无人的站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小安姑娘上次说她嫁了人。”
  ……“那个欧阳公子一往情深,却被她当面拒绝了。”
  ……“这个男人怎么比上次那个更俊了?”
  ……“小安姑娘似乎昨夜没休息好,脸色有些憔悴。”
  ……“难不成,这个男人就是她失散的相公?”
  ……“难道,昨晚小安姑娘累着了?”
  最后一句,声音实在大了些,安如风僵在原地,足足愣了七八秒。靠之,越是地方小,谣言越多!三姑六婆天天就靠这点娱乐过日子了。她再也站不下去,转身落荒而逃,天啊!现在她知道什么叫自己掌自己的嘴巴了!
  黄药师微微一笑,跟着安如风又走了回去。后面的议论流言声越来越大,时不时还传来阵阵尖叫。听得安如风连蹿带跳,一溜烟回到自己家中,死活不好意思再出门了。
  ————————————————————
  良久,人群还没散,所有人越议论越起劲。其中,一个白色的身影也在其中。有人眼尖,瞧到了欧阳克,不由得声音小了些。这个俊哥儿迷恋小安大夫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也不晓得孙姑娘与丈夫有什么别扭,竟然一别就是两年。原来还挺看好他的,不过这会儿人家丈夫已经过来了,想必他应该彻底死心了吧。
  欧阳克浑然不觉旁人的议论,只是低垂着眼眸漫无目的地走着。一出门,就远远地看到两人背影。见黄药师神情柔和地跟在安如风身边时,他嘴边的苦意越来越浓。却偏偏没办法像以往那般,上去与安如风嬉皮笑脸,只能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公子?”跟在旁边的采萱轻唤了声。这都已经走到了无人处,不知道他还要去哪里?
  欧阳克倏地转过身来,冷冷地注视着她。
  采萱依然一副恭顺的模样。
  欧阳克手中的扇子轻轻地敲打着自己的手掌。“采萱,我应当是小瞧了你!”语气虽然平静,却充满了风雨欲来的感觉。
  采萱没出声,低头不语。
  “记得在华山上时,你曾与我分开过一段时间。回来后,你的脸色煞白。”欧阳克用扇骨挑起采萱的下巴,笑得和煦。“告诉我,那个时候,你到哪里去了?又遇见了什么人?”
  采萱没有惊慌,连眼神都丝毫不闪。平淡地说:“我遇到了黄药师。”
  欧阳克的眼神凌厉了起来:“你是特意去找他的?”
  “是!”
  “你跟他说了什么?”
  “安如风在都昌,如果想知道她具体的位置,不防跟着欧阳克!”
  “黄药师岂能信你?”
  “所以,他差点杀了我!”
  ……欧阳克突然哈哈大笑,“原来,让我阴沟里翻船的,不是小安,竟然是你!”声音里的悲怆与愤怒丝丝外溢。欧阳克一把捏住采萱的脖子,“这便是你的报复?”
  气息不顺,采萱很快便呼吸不过来。脸部涨得紫红,可她仍然不畏不惧,“是你让我跟着的。我说过,你会后悔的!”
  欧阳克微垂了睫毛,脸上的狠厉又浮了起来。“很好!采萱,你真的激起了我的杀意。”
  “我本来就生无可恋。能够报复你,已经是上天赐予的机会。”采萱淡漠地说。他当初将自己当玩物的时候,应该没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吧?越是不起眼的小人物,给予的打击会越重。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欧阳克,你迟早会遭到报应的。”……突然间,脑海里划过安如风当日对自己说的话。欧阳克哈哈大笑起来,“报应,这就是我的报应吗?”他也不想变成这样的。父亲的逼迫,母亲的冷漠让他已经不记得当初的心愿了。做着一件又一件让自己可以暂时忘却烦恼的事,除了帮父亲登上武学顶峰,便是在女人的身体里寻找转瞬即逝的兴奋,可他,一直都没有快乐过!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我倒希望是小安姑娘。”……欧阳克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太可笑了,真是一语成谶!
  手中紧缩的指力渐渐地收了回来。欧阳克突然扣住采萱的下巴,稍一用力,采萱便咬不紧牙关,只能顺势张开。欧阳克扔了个药丸进去,转手紧紧地捂住采萱的嘴巴。另一只手轻拍她的后颈,逼得她咕咚一声,咽了下去。
  采萱有些慌张地看着欧阳克,“你给我吃了什么?”突然,所有的力气都开始消逝,骨头中又酸又麻,不由得瑟瑟发抖起来
  弯了弯嘴角,欧阳克没有笑意地笑了笑。“散功用的。”虽然满心愤怒,但他仍然不想杀她,若是自己没有招惹她,也不会遇到今天这种事情。就像安如风说的那样,报应而已。
  “别再让我看到你!”一连串的失败,打击得他也心灰意冷了。算了,还是回去吧!父亲疯病未愈,白驼山才能让他得到最好的休养。
  采萱怔怔地看着欧阳克,“你说,让我走?”
  “滚!”欧阳克不耐烦地轻斥。难不成,真要逼自己杀了她,这才开心?
  采萱低低地笑出了声,“我无家可归了!”自从跟着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没脸回去了。
  欧阳克没再看她一眼,转身往客栈方向走去。父亲应该已经起来了吧!
  “欧阳克,老主人走了!”采萱突然尖叫,“你找不到他了!”
  窒息了一下,欧阳克杀意大盛,“父亲去了哪里?”
  “哈哈,我怎么知道?”采萱的神情也有些疯狂了,“我只是问他,欧阳锋是谁?结果,他就跑了出去。”她咯咯地笑着,目光有些涣散,“太有趣了,你们父子不是一直拿女人当玩物的吗?最后,一个疯了,一个被女人抛弃了。哈哈,太有意思了!”
  欧阳克心惊不已,父亲这一走,不知道何时才能遇见他。快速的赶回客栈,果然瞧不到父亲的身影。所有的东西都还在,他竟然孑然一身的走了。他的病还未好,他知道如何照顾自己吗?随便收拾了一下,他冲出房门想去寻找。却看到采萱又挡在了门口。“我警告你!这个时候别再惹我!”
  真想杀掉这个女人!欧阳克忍了又忍,还是没动手。已经够了,他不想再与她纠缠下去。
  采萱凄然地看着欧阳克,自己将他逼成这样,他竟然还是没动手杀自己。原来,她连死在他手下的资格都没有。从头至尾,他都没将自己放在眼里。她早就知道,当初,有多爱他,现在便有多恨他。所以,她才会做出这些事情。让他也得不到所爱,更让他失去亲情。
  苦苦地笑着,她的嘴角流出一丝细细的血迹。
  欧阳克略睁眼睛,怎么回事?自己给她吃的只是散功的药物。扣上她的脉门,却吓一跳。她已经毒入肺腑,倾刻间便要毙命。
  “少主……”采萱的眼睛都有些看不大清了,可她却使劲睁大着,想看清楚欧阳克的脸。那张让她又爱又恨的脸上,现在全是惊讶!看来,他也很吃惊自己会寻死。
  缓缓地伸出手去,采萱轻轻的抚上这张俊逸帅气的脸。惨白的脸上浮出迷恋的笑容,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当初,她像安如风那般,没有轻易被他无心的温柔吸引,会不会得到他倾心的爱恋?她一定不像安如风那般,对他的爱弃而不顾,一心只看着别的男人,她会好好的珍惜。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她回不了双亲那里,少主也不要她了,连曾经教她的功夫,也收了回去。万念俱灰下,她吞下了满把的毒药。死了,应该就不会有这种又爱又恨,既希望他会回头看自己一眼,又恨他毁了自己一生的痛苦了吧!
  大口大口的鲜血涌出,采萱咳喘着,觉得心中的疲惫越来越深。睡吧!睡了,就不会再想这么多了。
  最后一丝力气随着鲜血涌出,她抚在欧阳克脸上的手无力地垂落了。欧阳克一探手,木然地把她软倒的尸身抱住。
  良久,欧阳克才发现采萱灰败的脸上被散乱的发丝遮掩了。他轻轻地拨开,瞧见她俏丽的脸已经变得毫无生气,嘴角的鲜血仍然流个不停。闷痛缓缓地从心底涌出,他惨笑着喃喃低语:“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果然,人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教训。
  犹疑
  欧阳克走了。安如风没有惊讶。只是,当她听到采萱死了的消息时,怔忡了半天。这个女人,她一直都知道不简单。可听余四嫂说,她应该是因中毒而亡。安如风下意识的就觉得,应该不是欧阳克做的。以他的心高气傲,还不至于跟一个女人计较。
  听说,欧阳克走的时候,他那个疯老爹也没跟在身边。这会儿,安如风倒真是忍不住替欧阳克叹了一口气。不管他以前如何风流胡闹,对这个老爸是真的孝顺。这下欧阳锋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回来。
  “姐?”孙思竣看到安如风有些失神,不由地提醒了一声。
  安如风抬眼看去,只见眼前的病人正期待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大叔,你的病情已趋于稳定,只要继续服药,很快便会没事。”本以为,欧阳克会像之前那般,意气风发的离开。没料到他身边的人,一死一失踪,一时间,她觉得自己都成了恶毒的皇后,仿佛让他落到如此境界,就是因为自己的拒绝。心中,有些不安起来。可人走都走了,她又能不做什么。哪有人矫情到,前脚拒绝求爱,后脚跑去安慰的。这不是欠抽吗?
  瞧了瞧站在一旁当背景的黄药师,安如风又无语了起来。这些时日,他一直是这样。自己做事时,他便在旁边瞧着。语气依旧恶劣,讽刺永远比表扬多。实在摸不清他在想什么,安如风干脆学着以前,放弃了猜测。
  突然手中的药方便被抽走了,安如风愕然。然后又镇定了下来,又要考功课了吗?这个病人之前半身偏瘫,口眼歪斜、语涩、头晕心悸、高血压。自己开了个补阳还伍汤。主要是黄芪、当归、芍药、川芎、桃仁、红花、地龙等药物。这些年来,她因为大量接触病人,对大部分的病情诊断也是手到擒来。
  黄药师微微一笑,指着其中一味芍药,“这里可以稍稍加重些药量。”言毕,便将方子递给了孙思竣。
  安如风想了想,果然自己下得轻了些。“多谢岛……”习惯了那句岛主,又冲出了口。黄药师看了安如风一眼,她活活把后面的那个字给吞了回去。听得“咔嚓”一声,安如风的表情都僵住了。
  孙思竣接过药方子,顺手改好来,心中也很服气。那天他得罪黄药师后,安如风便私下里告诉他别太过份了。她一身本事都是从黄药师那里得来,学到的东西还不足他心中绝学的十分之一。而且,他的脾气还相当不好。先前,他还不大相信。黄药师看起来气质清冷,总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哪像是如此厉害又古怪的人物。
  那天夜里,他看到黄药师只是身形一晃,便将安如风带走了。这才知道,安如风并未夸大。在他心目中已经极厉害的安如风与欧阳克,在黄药师面前竟然连出手的余地都没有。尤其是欧阳克,他还从未看过见此人伏低做小的模样。
  虽然有些担心安如风,他却知道有些事情是旁观者清。安如风嘴里却没说,但她对黄药师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偏偏他也看得出来,黄药师对她,也不仅仅是教授者而已。
  一直躲在暗处,看到安如风衣衫不整的从黄药师的房中出来,表情似喜似怒,他只是屏住了呼吸,忍住心疼没敢上前打扰。有些事情,外人是没办法插手。而他,刚巧就是多余的。
  接过药方子,孙思竣不由地打量了黄药师一眼。却见他仍旧一副冷淡的模样,心中有些奇'www。fsktxt。com:看书吧'怪。看安如风的表情,以为他是在考校自己,可他却觉得,黄药师是在指点他。
  黄药师眼中闪过一丝赞赏,这个孩子确实机灵。可惜年龄大了些,难以在武学上有什么成就了。本来按他的个性,哪里容得桃花岛里的东西私传出去。可安如风却刁钻的只挑医术。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是让他自己领会。才学了两年时间,竟然颇有小成。看了几天,他也有些欣赏起来。随口点拨了一句,孙思竣却马上领悟过来,真让他起了爱才之心。而且,他偏偏就是对安如风耍的小心眼生气不起来。
  见到安如风突然表情古怪,黄药师也惊讶了起来。“怎么了?”
  安如风痛得开口都不能。刚刚改口得太急,竟然咬到了舌头。这一下子咬得极重,她都听到一声轻响。当下捂住嘴巴,眼中泪花都溢了出来。
  黄药师眉心一皱,瞬间反应过来,右手一抄,便搂住安如风出了行诊的客厅。
  孙思竣也有些急了,正准备询问,却看到黄药师抱着安如风便往厨房方向行去。速度快得一眨眼,便失去了两人的影子。他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便将改好的方子替给病人。
  病人怔怔地接过,一脸好奇的探望着。外面都传,这个男人是小安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