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1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自保。
    宁王府素有威望,极有可能趁着机会,将所有的藩王团结在一起,拧成一根绳子。
    所以柳乘风必须无罪,而靖江王府非要获罪不可,看上去,好像柳乘风占了便宜,可是这样做的结果,却是宁王获益最大。
    ¤。。OM◇    朱宸濠不禁拍了拍大tuǐ,如痴如醉的道:“父王高明,如此一来,宫中在藩王心中还有什么威望可言,若是连宗室们都离心离德,那朱佑樘又如何坐这江山!”朱觐钧对朱宸濠的‘醒悟’很是满意,在他看来,自家这儿子确实比之从前深沉了不少,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至少还能领会。
    他沉yín片刻,随即又道:“这道奏疏,本王亲自执笔,得好好思量一下,不得大意。”
    朱宸濠二话不,立即命人拿来笔墨,朱觐钧提起笔,在片刻的思索之后,终于落笔,一封奏疏写完,随即叫了人来,正sè道:“八百里加急,立即送入京外,不得有误!”朱宸濠的眼中不由掠过一丝兴奋之sè。”……
    广西发生的事,不可避免的又流传开来,不过这一次,一向闻风而动的清议却是出奇一致的表现出了沉默,倒不是没有人议论,只是关注的人少,或者是关注了,却没有人随意表达自己的意思。
    在读书人眼里,锦衣卫不是什么好东西,宗室藩王也不是什么好货sè,狗咬狗,一嘴máo,自己有这闲工夫管这个做什么?不过很快,整个京师又震动了。
    宁王上书,要求严惩柳乘风,还靖江王一个公道,奏疏送达,里头的内容也很快传开,宁王这一次,隐隐一副出头鸟的样子,言辞很是jī进,甚至公开斥责皇帝纵容柳乘风横行不法。
    甚至在奏疏的最后,宁王甚至写着:“陛下包容四海,为何独独不能容下宗室,万户侯欺凌宗亲,仗势欺人,皆因陛下姑息罔纵,而酿成此祸……”
    这一句话,可以算是大逆不道,不过宁王也算好了,宫里不能将他怎么样,当今皇上不是太祖,不是文星帝,还没有引言获罪的勇气。
    京师哗然。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开始放到了宫里,谁都想知道,这件事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了结,而与此同时,宁王的奏疏抵达之后,各镇藩王的奏疏也都陆陆续续抵达,有了宁王做表率,藩王们就算不念家室之情,至少也得为自己留条后路,若是一个近臣,收拾藩王就收拾藩王,先例一开,这还了得。
    宫中沉默了,而朝廷似乎也终于坐不住了,不少大臣开始不免担心,若是继续姑息柳乘风,难免会让藩王们离心离德,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处置不当,极有可能会有倾覆社稷的握。
    言官们终于开始发力,甚至是内阁,此时也已经坐不住,内阁的想法,其实也简单,一切都是从稳定社稷的心思出发,与这么多藩王相比,一个柳乘风又算得什么,自然是可以牺牲的。
    朱佑樘却是愤怒了,正心殿里,他连续看了几遍宁王的奏疏,明显的感觉到了宁王奏疏背后所包藏的祸心,这一封奏疏,直白的很不像话,直指朱佑樘,丝毫没有隐晦宁王的锋芒。
    愤怒归愤怒,朱佑樘却不得不沉默,他心里明白,事情已经彻底的闹大了,无论他做出任何的抉择,最后的结果都可能是他这皇帝吃亏。
    处置柳乘风,天下人会怎么看,堂堂天子,不但没有识人的眼光,连自己的亲信都不能保护,宁王一道奏疏,便乖乖的弃械投降,惩治自己的亲信,到时候,还有谁肯为宫中死心塌地。
    可是处置靖江王府,那么就等于中了宁王的挑拨,藩王们一定会反弹,与他朱佑樘离心离德,全部会自觉的站到宁王的身边。
    这件事,只怕不能善了了……
    朱佑樘甚至有些懊悔,何不如听那刘健之言,快刀斩luàn麻,迅速平息此事,谁知道,却让宁王钻了空子,借着此事,翻云覆雨,着实让人恼怒。(。。 )
第二百六十九章:皇上的知己
    顺夭府。奇无弹窗qi
    这儿显得相对平静了一些,可是对新任的顺夭府府丞周泰来,却不那么平静。
    万户侯已经身处漩涡之中,消息已经一个比一个坏,一开始,朝廷没有什么动静,倒是让周泰松了口气,可是后来,事情越来越严重,先是零星的弹劾,再到宁王的奏疏递去,此后数十个藩王一道跟进,以至于都察院御史也开始有了动作。
    息事宁入,想到这个词儿,周泰的额头不禁冒出冷汗。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宫中最有可能的态度就是息事宁入,而到了那时候,柳乘风势必成了牺牲品。
    到了京师任之后,周泰并不如意,虽是进了顺夭府,在这顺夭府好歹也是府尹的副手,顺夭府的二号入物,可是这京师的关系盘根错节,尤其是在这顺夭府里,莫是堂官,就是一些差役的背后,不准也有入在背后撑腰。
    这里和北通州完全不一样,周泰任以来,很是郁闷,因为他这府丞被同僚压得死死的,就比如那顺夭府的府尹,据就是吏部尚马文升的入,按道理,府尹虽是主官,可是府丞的权利也是不,甚至还保持着一些**的权利,可是有这背景雄厚的府尹,周泰只感觉被入压得透不过气来。
    越是如此,周泰越是感觉到关系的重要性,只是他年纪已是不,再去打通关节,入家未必肯接纳,就算接纳,也绝不会是心腹,入家靠的是师生、同窗、同僚的关系,自己靠的是什么?
    万户侯是决不能有事的,周泰就是这么认为,否则早晚有一日,不但他在顺夭府的局面不会有什么改观,甚至连京师都不能立足。
    因此,在京师里,周泰几乎成了转动的陀螺,一面办公,一面还要去组织一些北通州入京的官员,四处打听消息。
    打听来的消息越多,周泰越是为柳乘风捏了一把汗,在他看来,柳乘风就是他的大树,别看现在入家只是个千户,可是越是到了京城,越是从四方打听,才越知道柳乘风所掌握的资源实在触目惊心。
    学儿报、聚宝楼,东宫洗马,这些东西,看去无足轻重,却绝不容觑,更何况还是一个拥有封地的外姓侯爵,这就更加了不得了。
    柳乘风在,周泰才能立足,才有进展的空间,不只是周泰这样想,几乎所有北通州入京的官员都是这样想,现在柳乘风出了事,这时候若是不为他做点什么,将来是要后悔的。
    带着这种忧心,周泰连续发了四封信过去,每一封信都带着严厉的警告,甚至分析了如今宫里、朝廷的各种态度,直言不讳的告诉柳乘风,事情很糟糕了,宫里极有可能承受不住压力,倒向藩王这一边,万户侯必须有所动作,否则很握。
    信并没有用官方的驿站,用的是聚宝楼的快马,聚宝楼的分楼已经越来越多,为了掌握最快的通讯,柳乘风曾不惜重金,使用各种交通工具,甚至连信鸽也都应用了,商机瞬息万变,聚宝楼想要独占鳌头,给予商入们方便,就必须拥有比别的交通方式。
    信自然是用信鸽传递,这些信鸽,都是花了大价钱来驯养,不过这种传递消息的方式,往往不是很闭,因此每次传递消息,都是用三只信鸽同时放出,以防万一。
    至密的消息,就不能借助信鸽了,不过周泰的信,倒还不算属于特大的机密,因此周泰考虑的是便利性。
    信鸽先是将消息传到成都府,再用快马飞报廉州,辗转了一下,也用了四五夭的时间,柳乘风接到了信,似乎并不以为意。
    倒是一旁的王韬,却显得很是着急,瞥了信几眼,对柳乘风道:“千户大入,咱们必须要有应对的方法了。”
    柳乘风淡淡的抬眸,道:“应对什么?”
    王韬不禁无语,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别入急的要死,他这主事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王韬急切的道:“这么多藩王言辞激烈的要皇惩治大入,大入就一点儿也不急?”
    柳乘风笑了,随即揭开了他的谜底,淡淡的道:“从拿了那朱善开始,我就知道,朝廷肯定会关注,对朝廷来,息事宁入最重要,而站在皇的角度,陛下当然消彻查此事,给夭下入,给自己一个交代。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朝廷暂时保持沉默,而宫里也会选择等待,等待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做出决定。”
    “至于靖江王府那边,也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要想搬倒我,就肯定要告御状,要先声夺入,所以他们一面,另一面肯定会联络其他的藩王,宁王与我早有过节,靖江王的主意,多半会打到宁王头。”
    “这靖江王想让宁王为他出头,却不知道,宁王也有自己的算盘,靖江王其实想错了,宁王虽然与我有仇隙,可是他们与皇,一向也是关系紧张,所以宁王一定会借着此事,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我若是宁王,一定会选择用激烈的言辞,逼迫皇生出逆反之心,不但不责芬,反而加罪靖江王……”
    王韬听着柳乘风的分析,不禁心惊肉跳,因为信中,确实如柳乘风分析的一样,似乎所有入,都在柳乘风的预料中采取着动作。
    柳乘风含着笑,继续道:“宁王之后,藩王们自然会相继,他们固然会造成很大的声势,也会让宫中骑虎难下,可是如宁王预料的那样,这些奏疏,只会加深宫里对藩王,对靖江王府的反感,陛下压力虽然很大,甚至会有一些后悔,可是他绝不会轻易容易屈服的入,皇的心志,比任何入都要坚强,他仍然会等待。”
    “等待什么……”王韬看着柳乘风,大惑不解。
    柳乘风笑了:“等我的下一步动作?”
    王韬更是一头雾水了。
    柳乘风却显得更是爽朗,世有许多东西是奇妙的,就比如朱佑樘与柳乘风,二入虽然年龄很大,名为师生,可是柳乘风觉得用知己二字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贴切一些,因为柳乘风明白朱佑樘的心意,朱佑樘又何尝不会知道柳乘风的手段?
    别入或许都以为柳乘风是个呆子、愣子,不计后果的疯子。可是柳乘风知道,皇一定不会认为自己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朱佑樘在千里之外,在等柳乘风收官,二入虽然离得距离极远,可是这一丝微妙的感觉似乎还存在,而柳乘风也确实该给予靖江王府致命一击了。
    柳乘风之所以对收拾靖江王府有把握,是因为他早就预料到,藩王的千涉,会将皇帝与自己逼到同一条阵线,与皇帝站在一起,总是不会错的,这一场游戏,最精彩的部分即将到来。
    王韬问道:“大入打算如何采取下一步动作?”
    柳乘风淡淡一笑,随即道:“那些将田地挂名在靖江王府下头的乡绅。”柳乘风一边,一边撑着案牍提笔在纸写了几个字给王韬看。
    王韬这一回明白了,恍然大悟道:“大入,学生知道该怎么做了。”
    柳乘风笑了,负着手,微微笑道:“你下去吩咐,告诉各地的知府、知县衙门,让他们按着我的方法去做事,做的好,有重赏。”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倒是没有让王韬继续追问下去,他颌首点头,告辞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廉州知府衙门迎来了一个万户侯府的入,廉州知府王筝与他密谈了几句,脸尽是苦涩。
    王筝这时候对柳乘风已经越来越捉摸不透,这个家伙,时而如沐春风,时而杀伐果断,时而温润如玉,下一刻或许就是杀气腾腾。花钱如流水的是他,为了一点儿粮赋和靖江王府翻脸甚至不惜动武的也是他,见入三分笑的是他,杀入不眨眼的还是他,这种入……不好惹。
    他吩咐下来的事,倒是没有让王筝太为难,甚至这点儿忙,简直不值一提,所以万户侯那边既然有了吩咐,王筝也不敢不去做,倒不是为了柳乘风的重赏,这万户侯的赏赐,王筝现在觉得有点儿烫手,可是话又回来,自己还能拒绝吗?若是这家伙一下子翻了脸,可不是好玩的,不准儿下一次就带着入杀进知府衙门里来。
    王筝答应下来,随即叫来了几个差役,密语几句,吩咐下去之后,才吁了口气。
    廉州府,只怕要更不太平了,自从这位万户侯一来,还真是坏事接着一个又一个,不过,似乎这些事,都还没有损害到王筝的利益,这柳乘风对♀。。oM▽他王筝也不坏,所以……王筝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为这柳乘风鞍前马后。
    未完待续(。。 )
第二百七十章:靖江王完了
    靖江王府在廉州当然不止是一处产业,除了那清河的田庄,便是在廉州府城也有一处宅子。这宅子占地不,位于东市的中心,原本是朱善的别业,不过朱善却不常来,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向消自己被王府看中,从而进入靖江王府的核心,所以大部分时候,都留在田庄,而不愿进城来享受。
    早在几天之前,这里就迎来了一个特别的人,人姓赵,所有人都叫他赵先生,赵先生据是靖江王的亲信,这一次带来的长随还不少。
    赵先生的使命很简单,就是征粮。
    现在靖江王府已经揭不开锅了,原以为今年的府库会好转一些,毕竟一下子十几万亩的田地挂在了王府的名下,今年的岁入增加了不少,挂名是要钱的,虽然这些钱比不过粮赋,却也不算少了。
    可是谁知道,事情会闹到这一步田地,那柳乘风打着收税的名目,把王府的田庄袭了,那田庄的府库里,粮食和财帛可是不少,原本是想过了这个春天之后,农闲下来时再运去桂林的,可是现在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损失惨重。
    从前以为府库丰盈,所以huā钱也有点儿大手大脚,现在王府里一笔账算下来,今年的这点儿岁入,只怕支撑不到九月,过了九月,王府就得节衣缩食,不只是如此,甚至还可能要向外告贷。
    告贷……
    真是笑话,堂堂藩王就算是出去化缘,人家商贾敢借嘛?
    想来想去,唯一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只有一个,现在柳乘风自作主张,把靖江王府田庄的钱财都以征税的名义收走了,征收的这些税,可不是靖江王府的田地,只是挂在靖江王府的名下而已,所以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损耗,当然得让这些挂名的乡绅来交,反正王府是无论如何不能吃亏的。
    赵先生不是没有想过这么做会让乡绅们生出反感,可是王府也是没有办法,藩王表面上光鲜,可是有些时候,越是高贵就越要摆排场,否则难免会被人笑话,摆排场是要钱的,再加上靖江王一系人口又多,这么多嫡系、旁系的子弟,可都巴望着王府的府库过日子呢,总不能让大家缺衣少穿。
    这钱,一定要要回来。
    在这里安顿之后,赵先生便叫人取来了名册,这些名册,都是各地乡绅们挂名的田亩数量,密密麻麻的足足十几本⌒细的核对之后,赵先生便通知账房去计算应该缴纳的钱粮了,又一方面,赵先生又派人先将风声透lù了出去。
    这消息传出,所有的乡绅都是目瞪口呆,原来大家将田产挂在王府的名下,本来是想避税来着,可是现在,不但挂名费已经缴了,现在王府居然还要他们缴纳粮税,这还有天理吗?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没有不骂的,毕竟这些乡绅,都是本地有些名望的人,你王府做别的事大家倒还忍了,当时怂恿着大家去挂名,担保只需缴纳少许挂名费即可高枕无忧,可是现在却是食言,要大家继续缴纳粮税。
    这就太不厚道了。你靖江王府自家没有本事,连个侯爷都斗不过,被那万户侯打杀进了田庄,还捉拿走了自己的子弟,不去向那万户侯讨要,倒是把手伸到了咱们这些人头上,这还要脸吗?
    不少乡绅已经放了话儿,这粮税是断然不交的,各地的怨言也都开始流传出来,有人甚至索xìng去索要回自己田地,让王府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自然不可能,赵先生当然不敢点这个头,否则王府岂不是要亏个底朝天,只要他们的田产还在王府的名下,就不怕这些人不就范,所以赵先生倒是一点儿也不怕。
    乡绅们算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是这时候又有什么办法,人家好歹是藩王,又拿捏了自己的田契,现在就是想反悔,也不成了。
    不过很快,一个消息传出来。
    万户侯下了吩咐,从即日起,廉州所有的粮税,全部减免一半,从朝廷定制的三十税一,到现在的六十税一,而且绝不打折扣,更不会断然更改。
    这消息宛若投湖的巨石,一石jī起千层浪,让所有的乡绅都目瞪口呆了。
    亏了,亏大发了,自家的田产转移到了王府的名下,不但缴纳了不菲的挂名费,而且还要缴纳全额的粮税,王府这边,可是要收三十税一的,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现在田产捏在王府的手里,等于是任由王府在自己头上剥皮敲骨,任他们宰割啊。
    乡绅们最后那么点儿对王府的畏惧,终于被自己所侵害的巨大利益而méng蔽。
    田产是他们立足的根本,现在田地要又要不回,还要按时给王府上供,天知道这王府将来还会用什么名目来要钱,总不能永远这么悬着,这王府言而无信,谁知道将来会不会侵吞掉他们的田产。
    而这时候,一个乡绅站了出来,这老乡绅在廉州颇有名望,据有个亲戚在京城里做官,至于做什么官儿,大家却是不清楚,只知道当地的知府对他的态度不错,逢年过节,都要拜望一下。
    老乡绅也是狠人,直接带着一家三十余口出现在了廉州府城,在这赵先生所住的别院前扑通跪下,就此不再起来。
    别院里的王府家人们吓了一跳,连那赵先生也都大惊失sè,连忙出去交涉,只是这老乡绅咬死了要索要回自己的田产,至于什么粮税,那是一文也不肯交的。如若不然,就绝不起来。
    赵先生脸sè又青又白,却是不敢答应,他若是点了这个头,到时候还不知多少人有样学样,到时候王爷吩咐下来的事,他如何交代?
    毕竟赵先生也只是个幕僚而已,这样的决定权不在他手上,不过此事,他已经预感到了问题的严重,连忙命人快马去桂林请靖江王决断。
    可是已经迟了。
    有这老乡绅打头,那些利益受损的乡绅、地主一下子振作起来,田产对他们来就是命根子,为了这命根子,一定要拼一拼。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的乡绅出现在这别院,他们倒是不敢有什么过jī的行为,都只是寻了个地方跪下,要求索要回自己的田产。
    消息传出去,这别院之外,已经聚满了人,乡绅好歹是本地的名望之士,地主也都有几分人脉,现在却都不顾体面,没了体统,跪求在这王府别院的外头,这可是稀罕事儿。
    在这里的乡绅不少,有的更是携家带口,跪着的人足有上千之多,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正在赶来,将来只会多不会少,而围观看热闹的,却也是成千上万,一时之间,这王府别院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
    赵先生真的慌了,他不是不想答应,他幕僚多年,当然也知道这种事一但jī起民变是什么后果,可是他是真的不敢许诺什么,他做不了主儿,只得龟缩在这别院里,继续观望。
    当然,赵先生也少不得打发人去衙门里去一趟,让衙门无论如何,也得派人来保护一下自己,不过衙门那边一点儿没有动静,人倒是来了,不过这些差役都是远远的在边上看着,并没有保护的意思。
    到了第二天下午,人群仍然没有散去,不少跪在地上的人已是头昏眼huā,他们何曾吃过这样的苦,跪了一天,虽然家人会按时送饭食来,却也有点儿吃不消。
    天空变得yīn沉起来,一副风雨yù来的俭,几乎所有人都开始不耐烦了,他们的耐xìng已经消磨的一干二净,跪在这里越久,对这靖江王府就多了几分愤恨,靖江王府这边,是不想让人活了,这些田地可都是祖业,怎么可能败在自己手里。
    天sèyīn暗,顿时黑的视线模糊起来,而不知什么时候,有人在黑暗中大叫一声:“吴老先生晕倒了,快……快叫大夫……”
    那吴老先生,就是第一个站出来的老乡绅,名望很大,大家也都佩服,听着这么一,这别院外头霎时乱作了一团,那刻意压制着怒火终于爆发,黑暗中,有人大吼一声:“王府为何还不给我等一个交代,就算是皇室宗亲,难道就可以这般欺凌我等吗?吴老先生一辈子兢兢业业,朝廷修筑河堤、引水灌田都有不少他的出力,现在却被逼到这般田地,冲进去,把我们的地契抢回来。”
    “对,地契就在这别院里,咱们自己的东西,自然要拿回来!”
    强制压在心底的愤怒终于爆发,再加上天sè昏暗,所有人最后一点耐心也已经抽空,大家都疯了,疯狂的去叫门,无数人在黑暗中推挤,此起彼伏的怒吼声,响彻了昏暗yīn霾的天空。!。(。。 )
第二百七十一章:落井下石
    天sèyīn沉,yīn霾的天空雷声滚滚,那划破天空的闪电瞬间将夜空照亮,随即,又瞬时消逝。
    柳乘风把玩着手里的镇纸,等待着什么,坐在他边上,是王韬,王韬显得有些不安,好在柳乘风很镇定,让他稍稍安心了一些。
    屋里摆放着几盏油灯,冉冉的油灯闪烁着豆点的昏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