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1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庆格尔泰看着张永道:“公公身负大明太子的书信要亲自递交本使,那么就拿书信来吧。”
    庆格尔泰也不是什么绕弯子的人,此时他倒是想看看大明的太子突然给自己送来书信,这书信里头到底写着什么。
    张永嘿嘿一笑,道:“这个自然,不过嘛……”张永一边掏出书信,却没有起身递过去,而是捏在手里慢慢地把玩。
    庆格尔泰的脸sè变了,张永的意思很明白,这是叫自己去接信了,这个太监倒是和其他的太监不一样,很有胆量。
    可是在张永看来,太子殿下命他来送信,他代表的就是太子,若是这个时候乖乖地把信送到庆格尔泰的手里去,难免弱了太子殿下的威风,张永是个有些胆魄的人,庆格尔泰要看信,就得自个儿来取。
    庆格尔泰冷笑一声,道:“太子的奴才,原来这样无礼!”
    张永见庆格尔泰发怒,抿抿嘴,笑嘻嘻地道:“非是杂家无礼,只是书信是太子殿下的,你们瓦刺自称是大明藩国,年年岁贡,照理来,贵使就是太子殿下的臣子,这世上有身为臣子的等着太子送信来的吗?”
    张永的一番话让庆格尔泰无言以对,庆格尔泰冷笑道:“本使是来与大明加深友谊,而你这奴才竟是来消遣本使,好大的胆子。”
    张永就不话了,和庆格尔泰吵闹起来没有任何意义,他的使命只是体体面面地把书信寄出去而已。
    庆格尔泰见张永不言,压住火气,对堂中站立的一个méng古武士叽里呱啦地了几句话,这武士行了个礼,随即走到张永身边接过了信,再呈到庆格尔泰的案上,庆格尔泰当着张永的面撕了书信的封泥,打开信笺一看,顿时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本宫久闻méng古以骑射勇武著称,可是瓦刺人既然骁勇,为何屡被本宫先祖太祖皇帝和文皇帝所败,依本宫之间,瓦刺人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所谓骁勇,徒有虚名,可笑可叹。贵使若是不服,可敢与本宫列阵于京师瓮城,列兵布阵,一决胜负……”
    啪……
    庆格尔泰黑着脸将手上的书信摔在书案上,恶狠狠地道:“好个南蛮子!”
    先前张永的强硬,再加上朱厚照书信中的叫骂,让庆格尔泰再也忍不住了。这群南蛮子居然敢瓦刺铁骑只是徒有虚名,又言及朱元璋、朱棣横扫漠北的事,这可以算是赤luǒluǒ地打他庆格尔泰的脸了。
    本来,庆格尔泰是想摆出强硬的态度,迫使大明朝廷这边做出让步的,所以他咬死了要往大明门进宫觐见,一副不容商议的姿态。其实真实的目的是消大明朝廷不得不与他斡旋,让他为瓦刺争取更大的好处,好家伙,现在他强硬,这大明太子更强硬了,几乎是指着鼻子骂了瓦刺一顿,随后让瓦刺与他单挑。
    书信中还有一句话,深深地扎了庆格尔泰一下。
    “大明门乃大明国门,此门乃历代先帝横扫漠北从而定京北平而设,尔是何人,区区一手下败将,也敢奢谈……”
    后头的话,庆格尔泰没有继续看下去,不过这意思很明白,你们瓦刺人想从大明门进去,还不配……
    整篇书信洋洋数百言,没有一句不是挖苦讽刺的。气得庆格尔泰脸sè紫红,随即,他不由大笑起来,不由冷笑道:“好,好,原来大明太子送来的不是书信,而是战书,太子殿下既然要教训咱们瓦刺勇士,那本使倒也要看看,你们明人何德何能,又有什么本事敢和本使的瓦刺勇士们对阵。你回去告诉太子,这战书,我收了,太子殿下要对阵,那这对阵的时间就定在十天之后,到时候咱们见个分晓吧。来人,请这位公公出去。”
    张永见了庆格尔泰的反应,也是大吃一惊,信里的内容,他不知道,可是庆格尔泰这么一,他明白了,这书信是太子递交的战书,张永的心底不由一紧,战书……战书……太子爷嘞,您可真是把玩笑开大了,在这节骨眼上,你居然玩这个。
    他的脑海一阵空白,被人请了出去。
    大堂里的庆格尔泰又将书信捡起来看了一遍,确认了太子朱厚照的意思之后,这一次却是没有生气,反而眯起眼来,似乎想起了什么。
    “太傅,这明人未必也太大胆了一些,竟敢如此挑衅瓦刺,我们不如立即出了大明的京城回到国中,借着这个借口请大王带十万铁骑,踏平明人的边镇。”边上接引张永的一个贵族忍不住道。
    庆格尔泰却只是摇摇头,淡淡地笑道:“就算要战,也得带着大明的赏赐回去之后再战。再者了,不管这太子的书信到底是太子一人所为,还是他们的朝廷授意为之,这对我们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索xìng趁着这次对阵让明人见识见识我们瓦刺勇士的厉害,若是得胜,看他们的脸面往哪里搁,到时候被我们吓破了胆,还不是乖乖对我们让步吗?他们既然要打,那就和他们打一场吧。这件事,你去安排,此次随本使来的武士都要召集起来,最近好好地操练一下,十日之后和明人见个真章。”
    “是。”
    太子向瓦刺人投递战书的消息不消半个时辰就已经不胫而走,整个坊间一下子热闹了,瓦刺对京师人来,印象非常的坏。当年土木堡之变,瓦刺人兵围北京城,烧杀掳掠,到现在还让人记忆犹新,现在又听瓦刺的使节居然想从大明门进入紫禁城,这摆明了是要羞辱大明,不少人早已愤愤不平了。
    现在太子殿下居然tǐng身而出,摆出了一副强硬的姿态,坊间的言论几乎一面倒的倒向了太子这边,弘治朝承平日久,经历的战事少得可怜,励精图治之下,国力虽有提升,可是对寻常的老百姓们来,所谓久乱思平,久平思乱,意思就是,若是混乱得太久,人心就会思定,消战乱尽早结束。可是天下太平的太久,大家都没有经历过战乱之苦,反而消战争。这种心理之下,朱厚照的强硬不知引来了多少的掌声。
    朱厚照的名声其实并不好,谁都知道这位太子殿下不好读书,每日游手好闲,可是现在他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反而让无数人为之赞不绝口了。
    ………………………………………………………………………………………………………………………………
    封推了,等下会上传感言,大◎。。om○家给点月票吧。!。(。。 )
第三百三十九章:柳呆子出更
    第三百三十九章:柳呆子出更内阁外头,是一处与宫中隔绝的独门院落。
    这样的格局倒也正常,内阁虽设在宫里,可是相对来,内阁是较为**的,与宫中的气氛格格不入,所以围着这内阁值房的,就是一处高高的院墙,院墙将内阁值房与外宫隔开,沿着这高墙,还有一队队的禁卫来回巡守。
    想要从外宫进内阁,就必须经过一处不显眼的门房,这门有些低矮,甚至因为有了些年头也多年没有修葺,虽这紫禁城修葺了一遍又一遍,偏偏这内阁这边,却总是个例外,从门口这边,飞快跑进来一个书吏,这书吏看服sè就是通政司那边的,所谓通政司,就是掌收受、检查内外奏章和申诉文书的机构,里头的官吏,配有出入宫禁的腰牌,专门在司礼监、内阁和六部之间走动,交通消息。
    不过书吏的行走范围也只是这几个点而已,至于内宫,那是连边都别想沾的,宫中防禁森严,除了太监,没有特许谁也不得入内苑。
    这书吏脚步匆匆,一脸的惶恐,飞快进了内阁,随即直入内阁值房,一边liáo着袍裙登上值房前的台阶,一边大呼:“不好了……不好了………”
    在内阁里这样喧哗,并不多见,书吏飞快进了值房,纳头便拜,道:“回禀诸位大学士,出大事了……”
    听到这动静,三个俯首在案牍后的大学士纷纷抬眸。
    刘健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一惊一乍,遇事就慌乱的人,所以脸sè一下子拉了下来。
    李东阳倒是气定神闲,不过眼眸中分明掠过了一丝惊愕,这个时候,会出什么大事,这书吏平时也是个顶知趣的人,进出内阁时都是蹑手蹑脚,怎么今日情绪这般jī动?李东阳眯起眼睛,心里不由的想:“莫非是顺天府的那位,已经不甘寂寞了?”
    谢迁xìng子急,已是拍案而起,大喝道:“嚎丧吗?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这样喧哗,天还没塌下来,就算真塌下来,那也自会有人去顶!”
    书吏的额头上已是冷汗淋漓,顾不得解释,连忙道:“鸿胪寺那边传来消息,是太子……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在座的三人顿时也有些慌了,当今太子和别的太子不一样,这太子可是板上钉钉的皇位继承人,若是太子出了事,这可真不是好玩的了。
    “快,太子殿下怎么了?”谢迁吓得脸都白了,方才还骂这书吏不懂规矩,现在连自己也不太懂规矩起来。
    “太子殿下命人去了鸿胪寺,给瓦刺国国使递交了战书,言明十日之后,与瓦刺国列阵对战,瓦刺国使据已经放出了风声,愿意应战,还,还要将太子打的满地找牙……”
    书吏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不禁偷偷看了三个大学士一眼,只见三个大学士俱都是脸sè苍白,尤其是刘健,转瞬之间,两鬓竟是多了几分白发,那红润的脸sè一下子变得苍老了许多。书吏再不敢话,连忙住了口,跪在这堂下,大气不敢出。
    刘健这下子真的是呆住了,身躯都不禁颤抖起来,嘴hún子还在打着哆嗦,双手撑在案牍上,勉强让自己没有一头栽倒下去,好不容易回了点神,才问:“此事当真吗?”
    “鸿胪寺寺卿亲自跑去通政司相告的,通政使大人已经气昏了头,现在已经去请太医了,人奉命前来禀告,请大人们定夺!”
    “疯了!”谢迁气的脸sè发青,恶狠狠的道:“真的是疯了,太子这是胡闹,社稷之重,在他眼里就这么不值钱?万邦来朝,不知会有多少人看笑话,若是让那瓦刺人胜了,你我身为太子太傅、少傅,皆是国朝罪人,这是谁出的主意,一定要严惩不贷!”
    刘健摇了摇头,苦涩笑道:“太子殿下素来耿直,此事怪不得他,要怪,就怪我等,名为少师,却从未管教,教不严师之过也,哎……宾之,你怎么看?”
    李东阳眼眸一阖,心中生出滔天大怒,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愤怒过后,却只剩下了心中无力的感慨,心里想:“柳乘风要出顺天府了,此人要反击了吗?”他权衡片刻,又想到¤。。◇了李东栋,短暂的犹豫之后才道:“刘公,我等在这儿一千道一万道又有何用?为今之计,只有立即觐见,请陛下圣裁!”
    “对,没有错,来人,立即去通禀,宾之、于乔,你们随老夫一道去!”
    刘健做了决断,飞快叫人入内宫禀告,内宫里头也慌了,谁也不成想到,太子突然唱出了这么一出,先斩后奏,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这件事的影响实在不,可谓震动朝野,朱佑樘听了禀告,差点儿没有一头栽倒在地,张皇后也慌了,自家的儿子闹出这种事可不是好玩的,可是做娘的总是疼儿子,朱佑樘还没有骂,张皇后就开始为朱厚照开脱了,只是朱厚照不懂事云云,朱佑樘气的脸sè铁青,却又不知该什么,只得叹口气,想着正心殿那边还有人等着与自己商议,拂袖而去。
    到了正心殿,朱佑樘和刘健等人都可以看到对方脸上的忧sè。
    事情已经不可挽回了,太子发了战书,在天下人眼里,这就等于是太子代表了朝廷对瓦刺人宣战,若是这个时候,朝廷反悔,或者收回战书,只会让别人以为大明不敢接战,徒增天下人的笑柄。
    所以既然已经宣战,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无论如何也非要取胜不可,若是失败,这万国的使节可都在京师里看着呢,在他们眼里,大明挑衅在先,结果却是铩羽而归,这简直就是天下的笑话。大明对藩国一向采取的恩威并重的手段,恩德在前,威严在后,可是谁都知道,若是天朝上邦失去了威严,后果将是何等的严重,甚至可能直接导致整个大明的藩国体系土崩瓦解。
    朱佑樘坐上了御椅,良久的沉默之后,才问:“太子的战书中,可曾言明用哪只军马和瓦刺人对阵?”
    刘健此时已经看过了鸿胪寺寺卿的奏书了,不由苦笑道:“学生军。”
    “学生军……”朱佑樘的脸sè变得更差了,学生军成军还不过两个月呢,两个月前,他们还是一群只读圣贤书的书生,靠着他们去和瓦刺的武士对阵,这和开玩笑有什么分别?
    “胡闹……”
    朱佑樘摇摇头,只是叹气,这事儿若是别人做出来的倒也罢了,可是做出这件事的却是自己的独子,是当朝太子,他就是有火,此刻也没处发泄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诸位以为,该当如何?”
    朱佑樘目光逡巡了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一眼,语气显出了几分无奈。
    “陛下,为今之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学生军非胜不可。”刘健正sè道:“否则不知多少人在等着看朝廷的笑话,且不那些藩国使节,依微臣之见,我大明之中也有许多不法的宵之徒……”
    朱佑樘摇摇手:“你不必再了,你的意思,朕知道,朕现在问的是,学生军能胜吗?”
    这一下子所有人傻了眼。
    能不能胜只有天知道,且不他们不同军务,就算是精通,却也不相信一群操练了两个多月的书生可以和瓦刺人的精锐对阵,要知道,瓦刺人每次遣使入镜,都会带上一千护卫,为了彰显瓦刺人的武力,瓦刺汗通常会调拨帐前卫的武士随行,帐前卫乃是瓦刺三大精锐之一,非同可,都是瓦刺国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勇士,这可不是好玩的。
    朱佑樘见三人都不做声,心里就明白连这三个左膀右臂此时也拿不出主意了,不由苦笑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李学士,你来!”
    李东阳淡淡的道:“陛下,微臣不能。”
    “哦?你为何不敢?”
    李东阳苦笑道:“微臣要避嫌。”
    朱佑樘深看了李东阳一眼,淡淡的道:“朕知道有个叫李东栋的是你的族弟,你的避嫌,可是……”
    随即,朱佑樘明白了。
    事到如今,朱佑樘其实只有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很简单,学生军是谁建的?明里是太子,其实却是柳乘风,学生军的操练、武备、给养,几乎都是柳乘风一手筹办。那么眼下要想死马当活马医,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即放出柳乘风,命他来收拾这残局。虽胜利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可是能主持这局面的,也只有柳乘风而已。
    李东阳知道,所以他不敢,因为他的族弟在柳乘风身边,他了,就是聚贤不避亲,就是偏袒柳乘风。所以他在等,等朱佑樘自己拿主意。
    朱佑樘明白了,心里不由想,眼下也只能如此,除了柳乘风,还有谁可以增加这微乎其微的可能?柳乘风非出狱参赞学生军军务不可。!。(。。 )
第三百四十章: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朱佑樘沉默片刻。随即从御座上霍然而起,脸上带着几分jī动的红晕。
    既然已经无路可走,那么选择就只有一个,硬着头皮撑下去。
    朱佑樘淡淡的道:“传旨意,柳乘风谋杀大臣之事,查无实据,立即放人,命他立即入宫觐见,不得有误。”
    朱佑樘话音刚落,又补充了一句,道:“柳乘风有功于国,查jiān党,平叛贼,今日获罪,又是查无实据,令他méng冤,朕心甚愧,即命柳乘风为威武中郎将,钦此吧。”
    所谓威武中郎将,其实是朱厚照自个儿弄出来的花名,这玩意和艺名差不多,属于自娱自乐的兴致,是没有朝廷认证的。
    不过现在,朱佑樘却是直接任命了这威武中郎将出来,这不但是给了柳乘风一个正儿八经的武职官员身份,言外之意,也是认可了学生军。
    毕竟学生军从前有些忌讳,所以挂在商行的名下,现在既然已经天下皆知,再装镊样也没有了必要,既然如此,那么索xìng光明正大的摆出来。
    现在所有的事都可以搁到一边,最紧要的是十天之后的列兵对阵,这已经关乎着整个大明的脸面问题了,从前那些看上去很大的事,此时都变得不值一提。
    朱佑樘下了口谕,立即有随shì太监记录下来,飞快去司礼监拟定办法。
    朱佑樘重新坐下,皱着眉,道:“诸卿还有什么话要。”
    朱佑樘的当机立断,倒是没有遭到刘健等人的反对,内阁既然无能为力,而这学生军本就是柳乘风倡议筹建的,现在让他来擦这屁股实在是再好不过。与其眼下追究柳乘风的责任,倒不如等这对阵完了再。
    刘健淡淡的道:“陛下,操练的事微臣不懂,可是其他方面,微臣会知会一下兵部那边,学生军所需的供养、军械,兵部尽力给些¤。。om◎方便。”
    朱佑樘颌首点头,道:“对,现在手头上的事都暂时先放一放,要知会各部衙门,学生军需要什么,都要给予便利,大家同心协力,无论如何,也不能失了朝廷的体面。”
    正心殿里正议论不休,与此同时,宫中的传旨太监已经飞快骑着马,带着几个宫中卫士出了紫禁城,一路直到顺天府,顺天府这边中门大开,府尹带着周泰等人出来接旨。
    这太监扯着嗓子道:“柳乘风,不,去把廉州侯请来,要快,陛下有旨意,是给廉州侯的。”
    太监故意将这个请字加重了几分,顺天府这边的人当然知道意思,周泰自告奋勇的道:“下官这便去。”随即飞快前往大牢,迎面撞到那李牢头,劈头盖脸的就问:“廉州侯在哪里?”
    李牢头见是府丞大人,吓了一跳,连忙道:“正在用饭。”
    周泰便道:“快提……请出来,还有,他入监时的衣物给他重新换上。”
    做官的谁都不是傻子,那太监的语气已经透lù出了许多内容,单一个请字,就足以明柳乘风这罪臣极有可能要重获天日。更何况周泰还是柳乘风的人,既然是去接旨意,当然要体面些的好。
    李牢头吓了一跳,这倒不是周泰的语气吓坏了他,而是柳乘风今个儿一早,就要出狱,想不到此人身在牢狱居然神机妙算,看府丞大人的态度,廉州侯是当真要出狱了。李牢头不禁抹了把汗,心里不由想:“廉州侯还真是神机妙算,今日果然是要鸿运当头了。”
    于是连忙去开了柳乘风的囚室,一面命人将柳乘风的衣衫来,周泰也快步走入柳乘风的囚室,躬身行礼道:“侯爷,圣旨来了。”
    “哦?”柳乘风朝周泰微微一笑,并不显得诧异,其实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想好了脱身之策,他也知道,让太子去送了这战书,就是自己反击的第一步,显然,所有的事都还在他的掌握之中,圣旨果然来了。
    他呵呵一笑,道:“那好,本侯这便去接旨意,对了,李牢头,你把我这里的东西都收拾一下,尤其是这些行书,都要好好的收拢来,到时候我要带出去的。”
    罢领着周泰出了大狱,直接到顺天府的正门,远远看到一个太监正心急火燎的等候着他,看到柳乘风来了,这公公顿时大喜,快步走过去,道:“柳乘风,接旨意吧。”
    柳乘风拜倒,正sè道:“臣柳乘风接旨意。”
    太监展开圣旨,扯着嗓子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廉州侯、锦衣卫千户、东宫洗马柳乘风,有大功于国,因工部事,méng不白之冤,押入顺天府大牢,饱经刑狱之苦。此朕之不察,而致今日柳乘风之祸也∞心甚愧,命顺天府人等,立即提柳乘风出狱,官复原职,敕威武中郎将,兼操练新军要务,钦此……”
    到了这个时代,对这个时代的许多潜规则柳乘风都了然于心,比如这一次圣旨用的是制曰开头,这就意味着,这份圣旨是皇上亲手书写,或者是皇帝口授,司礼监按着原意拟定。像这样的诏书,往往语气并不精炼,很多用词,都是口头用语。还有一种诏书,若是开头是诏曰二字,这就是内阁拟定的旨意,这样的旨意都是用八股文写就,用词精美,不过意义却是不同,穿了,诏曰就是内阁的意思,制曰就是皇帝的意思,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敕曰的格式,不过这种格式并不常用,主要是在隆重场合用的,比如祭告天下等等。
    所以一封圣旨,要想解读,首先就要明白,这旨意到底出自谁的授意,再琢磨旨意的内容,一般就**不离十了。
    柳乘风听了一遍圣旨,大致就明白了皇上的心思,皇上的意思很明显,以前的事不再追究,当务之急,是立即官复原职,帮办操练新军。
    柳乘风道:“臣遵旨。”随即长身而起,接了圣旨,一边的顺天府官员一个个有点儿傻眼,这家伙,前些日子把工部shì郎都差点打死了,今日却是查无实据,这个还要实据吗?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目张胆,只要没瞎眼的人都知道,这查无实据从何所起。
    许多人看向柳乘风的目光,已经有些变了。
    那公公显然有些急躁,皇上还在宫里等着呢,这时间他可不敢耽搁,连忙对柳乘风道:“侯爷,陛下还了,命你立即入宫觐见,不得有误,咱们走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