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陈让的背显得有些驼了,擦拭了额头上的冷汗,忙道:“干爹教训的是,刘公公教训的是。”
    刘公公淡淡道:“这个姓柳的,看来也不简单。”
    陈让心翼翼地道:“我现在回想起来,倒是觉得这姓柳的是故意布好了一个套子让我钻进去,指挥使到这里来,圣旨又接踵而至,倒像是都和他商量好了似的。”
    刘公公冷笑道:“你现在才知道?不过不是他布好了套子让你钻,是你自己没头没脑地扎了进去,你方才没看到那牟斌得意的样子,哼,他是成心看我们的笑话呢。”
    陈让连忙道:“公公放心,往后我再也不随意招惹是非了,一定好好闭门思过,至于这个姓柳的,以后也再不会为难。”
    刘公公双目一阖,脸色变得无比森然起来,道:“现在想不为难也不成了,不除掉他,你在卫所里还能抬得起头吗?厂公抬举你,是让你在锦衣卫里做出点样子来,让宫里头能在这锦衣卫占有一席之地,咱们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这点本钱,怎么能因为一个柳乘风而断送了?不过要除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一等看。”
    陈让恍然大悟,这时候发现这刘公公居然和自己干爹一样让人捉摸不透了。(。。 )
第三十五章:东厂的油水
    领着老霍去敷了伤药,新任的千户还没有下来,不过内西城是整个京师较为紧要的卫所之一,这一次多出一个空额只怕也足够有人打破头来争抢了。
    柳乘风与老霍回到卫所的时候,宫中的赏赐和百户的腰牌、文书也发放了下来,此前那个王司吏见到他也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一边请柳乘风到签押房坐下,一边心翼翼地给柳乘风斟茶,道:“百户大人,方才指挥使大人已经有了吩咐,您这百户仍然挂在内西城这边,为此,咱们千户所里专门开辟了一个地方,从此之后,由柳百户来管辖,人手也已经调拨好了,这是名册,请柳百户过目。”
    柳乘风看了王司吏一眼,先不忙着接名册,笑道:“王司吏如此热情,真让人不习惯。”
    王司吏立即变得尴尬起来,赔罪道:“大人,若是此前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柳乘风淡淡地道:“罢了,从前的事就不提了。”
    王司吏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柳乘风则开始看起名册来,虽然他是百户,可是旗下的人并不多,只有六十三人而已,而且这些都是从各百户所调拨来的,人员多半是良莠不齐,好在柳乘风也不至于挑肥拣瘦,锦衣卫的威严靠的本就不是武力,而是他们身上这一身皮和腰间的锦春刀,寻常的百姓看到了穿着飞鱼服和配着锦春刀的芯,谁敢不服?
    不过柳乘风所管辖的区域,居然就在太学附近,这太学边上恰好有三条街,主要是卖一些书籍、文墨之类的生意,最外围倒是有一处繁华的所在,叫烟花胡同,这烟花胡同地如其名,乃是京城最高级的妓馆聚集之地,据出入的达官贵人可谓多不胜数,一掷千金的豪如过江之鲫,柳乘风摆字摊的时候就曾听人提及过这个地方,只是当时寒酸,只知道那里鲜衣怒马,是富人的聚集地,寻乘去了,拿一年的信奉出来也未必能进得了那清馆的大门。
    柳乘风心里想:“这倒是个好地方。”罢朝王司吏微微一笑,道:“把这花名册里的人都叫来,我要亲自点卯。对了,还有一件事,这次老霍在国子监里功劳也是不,指挥使大人那边没传出话来给他升赏吗?”
    老霍这人虽然胆怕事,可是今日咬着牙不肯栽赃柳乘风的交情,柳乘风算是记住了,在柳乘风的印象中,老霍虽然老实,不过却最信得过,柳乘风没理由不给他讨个赏。
    王司吏呵呵一笑,道:“霍芯自然是有功的,多半镇抚司那边也在商讨,一个旗总是跑不了的。”
    柳乘风知道升官不是轻易的事,自己这连升三级的百户是因为皇帝有旨意,可是在卫所的内部,却不会这么快颁布出升赏来,尤其是现在这锦衣卫内部本来就四分五裂,要平衡大家的利益关系,没有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委任下来。
    柳乘风知道问一个司吏也问不出什么来,便与老霍在这签押房等着,王司吏则是召集芯了,方才发生的事对老霍来真是惊险到了极点,如过山车一样,一下子跌入地狱,又一下子升上天堂,到现在他还没缓过劲来。
    柳乘风见他呆呆的样子,也没有和他多什么,老霍心情激动,他又何尝不激动?就在不久前,他还是个人人瞧不起的上门女婿,而现今,他总算抓住了机遇,有了一个做侍郎的恩师,成了锦衣卫百户,更有御赐的飞鱼服在身。从前那个落魄书生,如今已成了京师里不算的人物,这种将未来和前程把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实在惬意到了极点。
    柳乘风喝了几口茶,才平复了心情,王司吏也已经回来,道:“大人,芯们已经到了。”
    柳乘风点点头,带着老霍一起出去,这千户所外头已经聚集了不少歪瓜裂枣的芯,都是一样的服色,佩戴着锦春刀,这时见了柳乘风出来,也不显得积极,都是既散漫又稀稀拉拉地朝柳乘风勉强行了个礼,道:“见过百户大人。”
    柳乘风看在眼里,那一肚子的豪情立即给打消了←扫视了这些人一眼,发现这些芯都是满腹牢骚的样子,好像是柳乘风欠了他们的钱一样。
    柳乘风咳嗽一声,对他们了几句话,无非是将来好好办差之类,才将他们全部打发走,接着将老霍拉到一边,道:“老霍,你对卫所上上下下的事都熟悉,我问你,方才那些芯为什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柳乘风对卫所的事有点儿两眼一抹黑,编制之类的东西还知道一些,可是这卫所之中的许多潜规则就不懂了。老霍则不同,虽然一辈子碌碌无为,可是毕竟呆的时间长,许多事都知道一二。
    老霍打起精神,道:“柳兄……柳大人,这事儿其实是理所应当的。大人可知道,咱们内西城百户所的油水算是不少的,比如西祠胡同附近的赵百户那边,每年从商家捞来的油水就有白银数万两,百户所上下人人都是肥头大耳,就是一个芯,一年能拿个几十上百两银子也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于其他百户所,也大多都是如此,有的少些,却也少不到哪里去↓因为如此,所以咱们内西城这边,芯的日子是最好过的。不过嘛……”
    老霍故意顿了顿口气,卖了个关子,道:“不过国子监附近就不同了,且不这里管辖的街道、胡同少,除了国子监以外,满打满算也就是三条长街,那些卖文墨、书册的街坊都是本生意,而且大多数都是读书人在经营,一年多半连一千两都捞不到≯们这百户所的芯都是从四处调来的,原先每个月无论如何都有几十上百两,可是到了大人手里头做事,就只能坐吃山空了,没了油水,单靠薪俸,大家怎么过活?多半是因为这个,所以大家都一肚子的怨气。”
    柳乘风认真地听着老霍的话,对老霍称呼他大人显得有些不习惯,不过也没有纠正老霍▲乘风想了想,道:“不是还有一个烟花胡同吗?那是京城里最热闹的几处地方之一,油水最是丰厚,就是从那里拔出一根毛来,也足够养活他们了。”
    老霍脸色一变,道:“大人这就不知道了,烟花胡同和别处不一样,别的地方,咱们锦衣卫还能插上手,但是那烟花胡同却不是锦衣卫能吃得开的,你想想看,进那里的官员富户有多少?那些大妓馆的身后,哪个没有一两个人看着?再加上那里一直都是东厂的范围,东厂那边倒是能捞到一些油水,至于咱们卫所……”老霍自嘲地笑了笑,继续道:“早就大不如前了,成祖皇帝在的时候,咱们锦衣卫一手遮天,此后历代先帝即位,也总算还有一点威风,可是到了弘治朝,稍有一些油水的地方也轮不到咱们,卫所里的芯穿了飞鱼服出去吓慌话常的百姓倒还没什么问题,可是这京师里豪门比狗多,一不留神就踢到了铁板上,尤其是烟花胡同那种地方,是万万不能碰的。”
    柳乘风这才明白,烟花胡同就是铁板,锦衣卫这些年混得不如意,好处和油水都被东厂的番子占去了,这么自己这百户虽然上任,可是照样还要吃西北风,手里没有钱,没有油水可捞,不自己会被人轻视,就是下头这些办事的人也都懒洋洋的,毕竟大家都要讨生活,也都有妻子儿女,真靠卫所里的薪俸吃饭早就饿得死得不能再死了≈在大家到了柳乘风的下头来办事,却要看着自己的妻儿嗷嗷地饿肚子,换做是谁也没有尽忠效力的心思。
    柳乘风想了想,道:“若是我们来踢一踢这铁板呢?”
    老霍听了柳乘风的话,吓得脸都变绿了,道:“大人,这可万万不成,十几年前,也有个百户想从东厂口里夺食的,结果还不是被番子们拿了?打了个半死不活,还栽了个罪名流放三千里呢!番子和芯不同,他们是宫里的人,咱们抢了他们的油水,岂不是和宫里的诸位公公们夺食?”
    柳乘风淡淡一笑,道:“我笑的。”他心里却想:不去抢别人的油水,那就一辈子都只能寄人篱下,看人脸色,永远被人压得死死地,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半辈子,两世为人,窝囊得还不够吗?(。。 )
第三十六章:英姿飒爽的姨子
    夕阳西下的时候,柳乘风回到温府,一天下来,他的精神疲惫了很多,温府这边一见到柳乘风回来,立即有人传话道:“姑爷,老爷请您过去。绿色 lvsexs。”
    柳乘风颌首点头,心里知道以温正的身份已经知道了今日的事,大踏步地去了温正的书房。
    今日发生的事,温正到现在都没有回过味来,原本自己看不起的上门女婿,竟是来了个惊天逆转,从一开始必死的局面,到此后指挥使大人出面,再到皇上的圣旨,温正虽然远在南镇抚司,却知道得一清二楚♀时见柳乘风进来,不由奇怪地看了柳乘风一眼,这书呆子到底凭着的是好运气,还是不像自己从前所想的那般轻易简单?
    “来,坐。”温正的声音仍是冷冷的,不过态度少了从前的不屑之色。
    柳乘风欠身坐下。
    温正才慢吞吞地道:“你进入卫所也不过十几日的光景就从芯到了百户,这是前所未有的事,虽是如此,你也不要自傲,在你的上头,有千户、有佥事、有同知,有指挥使,还有历经司上上下下,哪一个都不是你能轻易惹得起的。还有那同知陈让,今日你让他吃了亏,早晚有一天他要找你麻烦的,往后要心谨慎,如履薄冰,知道吗?”
    柳乘风心里想:陈让的背后是东厂,心谨慎,如履薄冰?我倒是想,可是都已经将人得罪死了,我还有办法回头吗?
    温正抬眼,见柳乘风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恍然间生出一种错觉,这个书呆子的体内,似乎藏着某种锋芒毕露的野心♀个家伙,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正莞尔一笑,他从前轻视的是柳乘风书呆子的秉性,男人,自然还是咄咄逼人一些的好。
    想了想,温正继续道:“你心里不服吗?告诉你,这世上的事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你若是不服,那就更该懂得隐忍,老夫送你一句话,凡事以忍为先,真要忍不住的时候,若要剪除对手,就要斩草除根,千万不要留下任何后患,就比如这一次,你虽铲除了刘中夏,却是得罪了陈让,这就是大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毕竟是同知,身后是东厂,只要抓住机会,就可以铲除你。”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乘风明白了。”心里却是在想:他惦记我,我也惦记着他,我若是对他们有一点点的畏惧,早晚会被他们欺到头上。
    温正莞尔一笑,又继续道:“不过今日的事,你做得漂亮,圣旨钦赐世袭百户,赐飞鱼服,这是值得庆贺的事,你好好用心去做,不要辜负了圣恩。”
    柳乘风道:“岳父大人,婿有一件事要和你商量,如今婿已经积攒了一些钱财,总是住在府上也有诸多不方便的地方,我想在外头置一个宅子,接晨曦一起出去住。”
    这个想法从柳乘风进府的第一天起就萌生了,住在温家,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味道≈如今刘中夏许诺赔偿三千两银子出来,柳乘风琢磨着与老霍对半分之后,还能有个一千五百两,这么一大笔钱,足够在京城里头置办些家业了。
    温正脸色一变,语气不善起来,道:“怎么?在温家就这么让你不舒畅?”
    柳乘风摇头,微微一笑,很直接地道:“寄人篱下总是不好的,再者也免得别人闲话。”
    温正想了想,道:“要搬出去住是不成的,老夫就这么两个女儿,你要是带着晨曦出去住,老太君那边心里也不痛快。不如这样,你要购置宅子,你现在住的宅院索性就卖给你,虽然仍旧住在温府里头,可是你将那宅院买下,往后那宅院就是你的了,自然也可以堵住别人的口。”
    柳乘风想了想,也觉得这主意好,便应了下来。
    温正语气缓和了一些,又道:“你好自为之,早些回去歇息吧。”
    一番对谈,柳乘风觉得温正对他态度好了许多,不再是从前那样的不屑于故,虽然仍是冰冷冷的态度,可是二人之间的地位正在悄然产生变化。
    柳乘风也不多逗留,从温正的书房出来,回到自己的宅院,温晨曦还不知道外头发生的事,笑吟吟地给柳乘风脱了笨重的靴子,给柳乘风换上了木屐,笑吟吟地看着柳乘风带回来的包袱,道:“夫君,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着,温晨曦轻轻地将包袱解开,不禁惊呼一声,这包袱中是一件上好绸缎织造、宛若飞龙的淡黄飞鱼服,这种成色的飞鱼服,温晨曦并不是没有见过,事实上温正就有这么一件,但只有在正式的场合才会穿出去〔正因为知晓这些,温晨曦很明白飞鱼服的珍贵♀样的飞鱼服,整个京城不会超过一百件,除了一些中枢要害的文武官员,或者是天子近臣,其余的便是地位显赫也未必能得来一件。
    “这……这是……”
    柳乘风轻轻地从后环住她的细腰,微微笑道:“这是飞鱼服,皇上看你家夫君办事得力,精明强干,允文允武,相貌堂堂,才破例赏赐了一件。”
    “真的?”温晨曦被柳乘风抱着,脸色不由俏红,显得有些局促,如此贵重的赏赐,朝廷之中不知多少人盼都盼不来,柳乘风才入锦衣卫几天,若不是对柳乘风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温晨曦还当柳乘风是偷来的。
    柳乘风抓着温晨曦的细肩,将她旋转过来,对着温晨曦吹弹可破的脸,正色道:“当然是真的,你当我是偷来的吗?”
    温晨曦大喜,不禁道:“我还真以为是偷来的呢!”
    正在这时候,外头传来清脆的声音:“姐姐……姐姐……好消息,好消息,姐夫赐了飞鱼服,做了百户了……”
    柳乘风不禁咂舌,这姨子简直就是个活生生的密探,什么事都瞒不过她,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
    一会儿功夫,温晨若便大喇喇地闪身进来,吓得温晨曦连忙从柳乘风的怀中挣脱,整理了一下耳鬓边有些散乱的银钗,勉强挤出几许笑容,道:“是吗?你姐夫已经了。”
    温晨若撞到了这一幕场景,脸色略红,咳嗽两声,才故意当做没有瞧见的样子道:“连他的百户辖区我都打听清楚了,是烟花胡同……”
    柳乘风无语,这家伙不只是密探,简直是挑拨离间啊,连忙顾左右而言他地道:“晨若,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温晨若警惕地看着柳乘风道:“商量什么?我们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要得寸进尺,否则我要叫人了。”
    柳乘风不禁莞尔:“我原本还以为我家姨子是女中豪杰,飒爽巾帼,谁知道也是鸡肚肠的女子,这样的记仇,罢了……罢了……”
    温晨若听完柳乘风的话,神色一变,不禁挺起胸脯,用着骄傲的口吻道:“谁我记仇,你要什么?”
    温晨曦笑道:“你们两个在一起总是这样闹个不休。夫君,我叫人去把这飞鱼服好好地洗一洗,不准什么时候,你要穿的。”罢抱着飞鱼服,踩着莲步走了出去。
    见四下无人,柳乘风逼近温晨若几步,问道:“我问你,你这么多消息,都是从哪儿来的?”
    温晨若的眼中掠过一丝狡黠,道:“不告诉你。”
    她不愿意,柳乘风也不继续问,含笑道:“姐夫拜托你去做一件事怎么样?烟花胡同你知道吗?”
    温晨若啐了一声,怒气冲冲地道:“我要知道那乌七八糟的地方做什么?”
    柳乘风无语,只好道:“我的意思是,那烟花胡同里头各家妓馆有什么后台,你能不能帮我去打听打听。”
    温晨若立即笑嘻嘻起来,道:“姐夫是在求我吗?要打听这个倒是容易,不过……”
    柳乘风立即摆出一副真挚的样子,道:“姐夫一向很喜欢晨若的,这个忙,你一定要帮,不要提条件,提了条件就庸俗了,京城之中谁不知道我家姨子是女中豪杰,急公好义……”
    温晨若笑嘻嘻地道:“姐夫喜欢我?那我问你,你喜欢我什么?”
    柳乘风打量了温晨若那并不丰腴却很是坚挺的胸脯一眼,目光很是艰难地从胸脯上移开,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心里想:“真是要人命,她这算不算勾搭自己的姐夫?”随即正儿八经起来,语气真挚地道:“我喜欢晨若飒爽的性子。”
    温晨若咬着唇,道:“我怎么感觉你是在骗我?”
    柳乘风脸色正经无比,道:“姐夫怎么会骗你?你看,当日你绑我来的时候,姐夫都没有怪你是不是?这温府之中除了你姐姐,我就和你关系最好,我骗你做什么?”
    温晨若嘻嘻一笑,道:“好吧,算你过关,我这就去找公……去问!”(。。 )
第三十七章:烟花胡同的水很深
    烟花胡同的百户所显得很是破败,虽有官不修衙的潜规则,可是这儿的建筑比荒废的城隍庙更加不堪,从前这里本是归五马街那边的百户所监管,现在从五马街那边分割出来,所谓的百户所,其实就是从前的总旗衙署而已。
    一大清早,柳乘风兴致勃勃地打马到了这儿,可是这破败的场景立即让他的好心情烟消云散,原以为这儿至少还能遮风避雨,可是现在看来,连这项最基本的功能都似乎有些勉强。
    柳乘风的脸色沉了下去,京师里的百户所,他都是见过的,虽然大多不起眼,可是布置方面都不差什么,偏偏自己这烟花胡同的百户所却是要多差就有多差←负着手踱步进去,里头已经有不少芯来点卯了,随即有个文吏出来,竟是此前在千户所中的王司吏,王司吏给柳乘风稽首作了个礼,恭恭敬敬地道:“大人。”
    柳乘风板着脸,道:“你不在千户所里管案牍的事,怎么跑到咱们这儿来了?”
    王司吏苦笑,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从前刘千户在的时候,还用得上人,现如今新任千户走马上任,自然也会带上他的心腹,学生早晚也会被踢出来的,索性请调到烟花胡同来了。”
    柳乘风算是明白了,王司吏这家伙后台倒了,巴结到自己的头上来了←心里不由苦笑,自己这座庙已是简陋到了极点,居然还能对王司吏这种人有吸引力,这姓王的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王司吏道:“大人,人都已经到齐了,是不是开始训话?”
    柳乘风点点头,道:“都叫到大堂去,我有话要吩咐。”
    …………………………………………
    简陋的大堂里,六十多个芯列成四列,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只是勉强表现出一点儿对新任百户的尊敬♀些芯的前头,分别站着老霍和总旗陈泓宇,这陈泓宇也是从五马街那边调拨过来的,年纪三十岁上下,双眉浓如漆墨,虎目大口,虎背熊腰。不过这时他的脸色却不太好看,五马街那边油水足,调拨到了这里跟流放差不多,虽然是旗的身份调到这里做总旗,却还是亏了,不止是他,就是下头的这些芯,哪个心里没有怨气?所以见了这百户大人,也没多少巴结的兴致,夺人钱财跟杀人父母一样,若不是柳乘风被钦赐为百户,千户所没有空额也得腾出一个空额出来给他,大家又何必遭这个罪?
    京师十二卫的薪饷每年不过十五两银子,大多数时候付的还不是现银,上头克扣一下,多半连十两银子都到不了手,没有了油水,一家人喝西北风吗?
    柳乘风看着他们,虽然大家此前都曾照过面,不过今日算是正式认识了,柳乘风脸皮厚,对芯们的幽怨视而不见,咳嗽一声,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本大人今日到任,召集大家来就是要讲明白规矩≯们卫所所辖的总共三条街,烟花胡同就罢了,其余两条大多都是做文墨生意,那儿读书人多,平素也无人滋事,咱们百户所也不许有人去闹事,谁闹事或者讹诈店家,可别怪本大人不气。”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连那些做文墨生意的穷酸都不许去,这不是连最后一点油水也没有了?虽那里多是字摊儿,也榨不出几个钱,可是蚊子大也是块肉,这百户是发了失心疯?
    陈泓宇顿时怒了,大喝道:“大人,卑下有话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