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1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柳乘风此时也话了;他的语气坑强而有力;语速不快;声音清朗:“这便是对抗朝廷的下场;就是谋逆的下场;忤逆朝廷就是死罪;诛灭三族;谁若是还想再试一试;就不妨来试试!”
    没有人去回答柳乘风的话;只有寒风在低吼。
    柳乘风旋过了身;如狼似虎的盯住了彩棚中的左丘明;一字一句的继续道:“左大人以为;本侯的对吗?”
    左丘明的喉头滚动几下;此时他心中又哪里会不害怕;他强忍着心中的震撼;慢悠悠的道:“这是自然……”
    柳乘风冷笑;淡淡的道:“那么;就请左大人接旨意吧。”
    接旨意……
    所有人才从震撼中惊醒过来;若是在一炷香之前;或许柳乘风出旨意这句话的时候未必会有太大的效果;正如这些人口头禅一样;边镇有边镇的规矩;可是现在;在这血淋淋的事实面前;高台上的所有将佐竟是纷纷跪倒在地;一起道:“末将接旨!”
    连北路参将刘福也只是短暂的犹豫;随即拜倒在地。
    柳乘风从袖中抽出圣旨出来;瞪了呆坐在椅上的左丘明和赵公公一眼;淡淡的道:“怎么?有人要抗旨吗?”
    赵公公胆子最;此时看到王总兵的下场;顿时niào都吓了出来;滑下椅子;连滚带爬跪到了柳乘风脚下;道:“奴……奴婢接旨……”
    左丘明沉yín了片刻;先是看看早已跪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刘福;再看看那几个他的亲信;如今这些人;一个个五体投地;头磕在雪上;左丘明心里叹了口气;随即失魂落魄的站起来;跪在柳乘风脚下;道:“臣接旨。”
    柳乘风冷冷一笑;道:“这旨意不是给你们几个人听的;是给全宣府的将士们听的;来几个人;和本侯宣读圣旨。”
    高台下;几十个早已准备好了的学生军翻身上马;他们穿着飞鱼服;风驰电掣一般开始四散开来;一齐在满山遍野的九路大军中高声大吼:“圣旨到……”
    各路大军纵是心怀鬼胎;可是看到高台上的武官已经纷纷拜倒;再看王总兵的下场;顿时什么勇气都没有了;有人忍不撰手中的武器放弃在地上;随即拜倒;口里大呼:卑下接旨。
    有了一个;就有两个;十个;一千个、一万个;随即;黑压压满山遍野的官军纷纷跪倒在了雪地上;人头起伏着;那一道道声音汇聚起来;轰然道:“卑下接旨……”
    !d@t(。。 )
第三百九十八章:发落
    第三百九十八章:发落
    柳乘风横扫了这黑压压的人一眼;目光才落在圣旨上;道:“奉天皇帝;诏曰:宣府边疆重地;屯兵十万;是为京师屏障;今天下安定;四海臣服;宣府上下将士功不可没;朕心甚慰;敕命廉州侯柳乘风至宣府;犒劳三军;柳乘风至宣府暂以督师为名;号令三军;节制宣府;不得有误。txt电子书下载**”
    柳乘风每念一句;那些骑着快马的学生军便一边风驰电掣地放马驰骋;一边重复圣旨;这一份圣旨表面上是让柳乘风来犒劳三军的;可是最重要的却是最后一句话;号令三军、节制宣府;这就是;旨意一出;柳乘风就成了宣府最大的官儿;便是巡抚、总兵也得乖乖地听话。
    左丘明的脸上闪露出一丝愕然;只听这圣旨;他的心就彻底沉入了最谷底;要知道;若是朝廷对他这个巡抚放心;又怎么可能让柳乘风一人节制宣府?唯一的可能就是:皇上早已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随即再授予柳乘风密旨前来彻查。
    左丘明不禁倒吸了口气;此时却是作声不得;一时不知该是接旨还是不接旨的好;一旦接旨;这上马管兵、下马管民的大权就落入了柳乘风的手里;可要是不接;那就是谋反了。
    左丘明的脸色变得铁青;正在犹豫的功夫;那高台下无数的将士已是排山倒海地大呼:“卑下接旨;吾皇万岁!”
    三军将士只听廉州侯来犒劳三军;这对他们自然是有好处的。再者;他们无论有多骄横;可方才无视朝廷威严的王总兵等人下场已经血淋淋地摆在他们的面前;此时三军胆寒;人人都不禁生出畏色;心中自然也没有了桀骜之心。
    高台下的三军一起接旨之后;高台上的不少参将、游击眼见如此;自然一起道:“末将接旨意;吾皇万岁。”
    剩下的就是左丘明、赵公公和参将刘福等人了。他们显然也没有想到;柳乘风会在这个时候和他们摊牌;这个时间点选得很是恰当;先是三军聚集;风口làng尖上让他们根本没有背后捣鬼的空间;若是时间点选在别的时候;大不了他们先是接旨;随即再悄悄吩咐人引起军中哗变;再借口传旨意的钦差无视将士;惹来天怒人怨;再慢慢地收拾就是。
    可是现在;左丘明等人预感到;眼前这个少年侯爷绝不可能会给他们一丁点背后弄动作的时间。
    而方才处决王总兵三族;也确实给予了所有人足够的震慑;柳乘风透露的信息只有一个;乖乖听话的;朝廷会给予犒劳;可是不乖乖听话的;王芬等人就是榜样;你现在束手就擒;最多也不过丢了官职;最严重也不过是处决罢了;可要是敢不识相;那朝廷不介意杀你们全家;灭你们全族。
    柳乘风见左丘明等人默默不语;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催问道:“左巡抚;为何不接旨意?莫非是想谋反吗?”
    谋反两个字;如惊雷一般骇得左丘明不禁瑟瑟作抖起来;到了这个地步;既然没有了退路;他倒是想谋反;可是现在就算想谋反;这三军的将士还有人肯跟着他胡闹吗?那高台下黑压压的将士漫山遍野地跪了一片;已经从身到心地臣服;此时他若一个不字;柳乘风只需几个匹夫;就可将他处死;最后抄家灭族更是情理之中的事。
    左丘明艰难苦涩地道:“老……老臣接旨……”
    此时的他;已是万念俱焚;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斑斑的白发;浑浊的眼眸;那眼眸中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沮丧。
    二十三岁金榜题名;随后先后入户部官政;弘治元年;外放成都府;此后平步青云;何等的风光得意;光宗耀祖。而今日;一切都完了;黄粱一梦;梦醒了;留下的只是万分的惆怅。
    左丘明的头死死地扣在地上;积雪的冰冷传入他的肌肤;那一双保养得极好的手扑在积雪上;温热的手融化了点滴的雪水。
    一切都结束了……
    柳乘风低头看着他;脸上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只是冷冷一笑;随即道:“传命;召集诸将;本侯有话要。”
    就在这彩棚里;柳乘风毫不气地坐在方才左丘明的位置上;以左丘明和赵公公为首;其余是各部游击、参将;还有大同知府人等。
    就在方才;左丘明还不可一世地坐在这里;而现在;柳乘风却毫不气地取代了他。
    柳乘风眯着眼;把玩着手里的镇纸;他没有话;可是这沉默却带着让人心惊肉跳的意味。
    紧接着;钱芳突然带着一队穿着飞鱼服的学生军将这彩棚团团围住。每个人都伫立着不动;冷冷地看着彩棚中的人;口里吐着白气;杀气腾腾。
    在这种目光之下;彩棚中的众人纷纷咽了口吐沫;那北路参将也是绝望到了极点;他的目光没有去看左丘明;他心里知道;此时左丘明已经自身难保;就算左丘明能独善其身;他也不过是第二个王芬而已;王芬是左丘明心腹中的心腹;可是现在的下场如何?他刘福的下场绝不可能会比王芬好多少。
    “咳咳……”柳乘风轻轻咳嗽一声;他这一咳嗽;彩棚中的人都不寒而栗;这个家伙越是深沉;越是惜字如金;就越让人感觉害怕;人最怕的其实不是结果;而是过程;那种生死娇在别人手中掌握;这种等待对方决断的滋味是最不好受的。
    柳乘风翘着腿;冷冷地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掠过去;随即淡淡地道:“刘福……”
    刘福的双腿已经站不住了;左右张望一眼;随即连忙拜倒之地;道:“末将在。”
    柳乘风淡淡地道:“你有什么话?”
    刘福道:“不知侯爷的意思是……”
    柳乘风的眼睛眯了起来;冷冷地道:“你不肯自己?”
    刘福咬咬牙;道:“末将真的不知侯爷是什么意思。”
    柳乘风笑了;道:“来人;拿下;他不肯;自然有办法让他;送去宣府千户所;给本侯好好地伺候!”
    几个学生军冲入棚中;将刘福按倒在地;刘福大叫:“我无罪;我无罪叫我什么……”
    锦衣卫是什么地方;这棚中的人谁会不知道?一旦进了那个地方;真正算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众人见刘福的下场;都是不禁打了个冷战;脸上露出骇然。
    将刘福押下去之后;柳乘风的目光又落在一个参将身上;淡淡地道:“张江;你有什么话要?”
    参将张江一下子瘫在地上;期期艾艾地道:“我……我……”
    “你也不肯吗?”柳乘风边道;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张江。
    “末将;末将克扣军饷;南路军上报朝廷的人数是一万五千人;这实数只有九千。末将还勾结造作局……”
    他倒是干脆;如抖竹筒一般将自己的罪行都报了出来。
    事实上;他报出来的这些罪行在边镇可以是稀松平常的;在这边镇里;谁不克扣点军饷;吃点儿空额?至于勾结造作局;这几乎是一条潜规则;多多少少都沾了点儿边。
    “就只有这些?”张江完了;柳乘风盯着张江;慢悠悠地问道。
    张江道:“只有这些;再多就真没了;请侯爷明察。”
    柳乘风颌首点头;淡淡地道:“看来你倒是了老实话;锦衣卫查到的确实只有这点儿事;不过你放纵自己的侄子在平远堡殴打无辜良民;这事儿总是有的吧;还有你的妾与马夫偷……”
    柳乘风的表情古怪地住了嘴;随即淡淡一笑;继续地:“最后一条不算什么罪;本侯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你平素镇守边关也有功劳;吃空饷的罪不可再犯;至于造作局……”
    张江见柳乘风的话中有回旋的余地;连忙痛定思痛地道:“是末将该死;末将改过;再不敢和造作局勾结了。”
    柳乘风淡淡地道:“那好;待会儿自己去领二十军棍;至于你那个侄子也要送到知府衙门去;关个一年半载再。”
    张江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在这边镇;二十军棍的惩罚也算不轻了;更何况他身为参将;一向只有他打人;没有人打他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张江心里却是生出几分感激;人就是这样;有了王芬和刘福的前车之鉴;打二十军棍;在张江心里还真是柳乘风从轻发落他了;若是别人要打张江;张江只怕早就反目了;就是左丘明也不成;偏偏换了柳乘风;张江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连忙道:“末将遵命;谢侯爷高抬贵手;末将一定改过自新;再不敢触犯朝廷律令……”
    …………………………………………………………………………………………………………
    练车练得手臂痛;他妹的;驾校的方向盘至少有十斤重;一上午下来;痛得想死的心都有;练个车;差点把吃饭的家伙废掉了;嗯;就快要考了;后天就开始;到时候老虎爆发给大家看。
    !d@t(。。 )
第三百九十九章:快刀斩乱麻
    第三百九十九章:快刀斩乱麻
    对张江的处置倒是让不少人都松了口气;看来这廉州侯也不是要把所有人一打尽;至少还有一丁点通融的余地。由友上传==
    其实起来;这世上哪里有猫儿不沾腥的事儿;边镇里头;若是真要把所有和造作局有丁点牵连或是吃兵血吃空额的将领全部拿了;那从大同到山海关再到辽东;这大明的边将就是全部抓去菜市口砍了脑袋也没一个是冤枉的。
    所以柳乘风的办法只能是诛除首恶;杀激儆猴。
    有了张江的先例;这帐中的武官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纷纷道:“侯爷;末将有罪……”
    柳乘风淡淡地道:“不要急;一个个来。”
    这番话才把这些急于请罪的人拦住;而这些人的表现让左丘明的脸色更加差了;若是柳乘风态度强硬;把所有人bī到墙角;或许他左丘明还有一拼之力;可是现在这个样子;所有人都生出求生的**;纷纷请罪;而他左丘明就更孤立无援了。
    别人或许可以逃脱一死;可是他左丘明不能;他是首恶;若是首恶都能原谅;那皇上也不会来这道密旨;更不会来这么个廉州侯。
    左丘明浑浊的眼眸瞥了柳乘风一眼;这个人……先是用雷霆手段杀人立威;令所有人心惊胆战;随即又拿出圣旨;趁着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总览住宣府的军政大权;而现在;对刘福又打又杀;让人心里生出恐惧之心;可又是宽宏大量;轻易饶过了张江;对待两个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办法;用意很明显;乖乖听话认罪的有糖吃;不老实心怀鬼胎的;那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两个选择;聪明人自然会选择前者;这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服服帖帖了;柳乘风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带着不容置疑;更无人敢轻视。甚至他的一个表情;一丁点的喜怒;都被人揣摩着;钦差的威严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彻底地树立了起来。
    “很高明的手段;输在此人手里;也不算冤枉了。”左丘明在心里叹了口气。
    “左丘明!”左丘明一时恍惚的功夫;突然间;柳乘风的目光已经落在他的身上;深邃的眼眸盯着他;语气平淡;可是道出的三个字却非同可。
    左丘明……左丘明是谁?那可是堂堂巡抚;朝廷二品大员;莫是柳乘风一个侯爵;便是内阁的大佬也绝不会直呼左丘明的名讳;而柳乘风这时候毫不气地喊出来;意味却是不同。
    左丘明的身子打了个颤;坐直了身体;干瘪的嘴唇舔了舔;没有回应。
    柳乘风冷笑道:“左丘明;大家都自告奋勇;道出了自己的罪名;你身为巡抚;难道就没有什么要的吗?”
    左丘明双手搭在膝上;淡淡地道:“老夫堂堂正正;读的是圣贤……”
    柳乘风没有给左丘明给自己立牌坊的机会;打断道:“你若是现在;本侯或许还可从轻发落;若是再这些没用的;那可别怪本侯不给你这巡抚一丁点颜面了!”
    左丘明轻蔑地笑了;道:“老夫为官二十三载;从未被孺子儿戏弄。”
    柳乘风淡淡地笑了;道:“你还是不肯?你不;那就让本侯来替你吧;你身为巡抚;任用sī人;参将赵武人等都是战功赫赫的大将;你却以他们昏聩无能的名义;上奏兵部裁撤了他们的官职;而任用王芬等人;这王芬五年前以游击的身份驻守昌平堡;瓦刺人南下;他不能援军;便擅离值守;带兵撤退;弘治十年;被你保举为总兵;可是他上任之后;为你联络造作局;与造作局分赃;用粗制滥造的火器;没有箭簇的箭矢等物以次充好;这些;王芬都已经娇代了清楚;也录下了口供。还有;这一次袭击商队;也是你巡抚衙门的军令;是你在背后给王芬撑腰;这些;你难道不认吗?”
    柳乘风的眼神变得更加的冷冽;深深地看着左丘明;继续道:“弘治十一年;兵部尚书想清查宣府的各营的人数;杜绝各营的空额;可是这吃空额最多的却是你和王芬;各部向你报来的军队实数是十三万五千六百人;可你和王芬相互勾结;所报的实数却是十七万六千人;左丘明;你好大的胃口;这倒也罢了;兵部要清查;你却是指使王芬让大同的几座兵营哗变;污蔑这是清查宣府的兵部官员惹来的天怒人怨;以至三军不满;各营已是**;若是兵部在彻查下去;势必会引起宣府动荡;最后的结果是兵部不得不召回清查的官员;朝廷也不得不对宣府进行安抚。这一切;都是你做得好事;左丘明;现在既然已经东窗事发;你仍是在装聋作哑;难道真当本侯是傻子?真以为你可以瞒天过海;仍旧可以在这宣府作威作福?”
    左丘明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无比;就如自己的衣衫被柳乘风一件件撕开;令他光溜溜地站在众人面前一样;这种感觉让他无所适从;他木着脸;一句话也没有。
    柳乘风的语气变得高昂了几分;又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抵赖?来人;拿下了;给本侯彻夜审问;明日;本侯就要口供。”
    柳乘风完;目光又移向赵公公;赵公公已经彻底瘫了下去;柳乘风淡淡地道:“这位赵公公也一并拿下。现在;所有人听令;各部回营;不得擅动;一个兵卒出营都需本侯的印信;若是有人敢轻举妄动;格杀勿论!”
    柳乘风完这些;又道:“钱芳何在?”
    钱芳昂首挺胸地站出来;道:“末将在。”
    钱芳曾是宣府的老资格;这棚中之人自然都认得他;只是谁也没想到;钱芳如今已是一飞冲天;那身上的钦赐飞鱼服着实令人眼红耳热。
    柳乘风抬眼看了钱芳一眼;道:“立即封锁四门;带人在城中搜索;本侯听这城中有个什么宣府八姓;这些人素来勾结鞑靼、瓦刺;罪无可恕;将他们阖家老悉数拿了;抄家吧。”
    “遵命!”
    柳乘风显得已经有些疲倦;抚着案牍;道:“今日的事就到这里;明日这个时候;所有人全部入城来见本侯;这宣府的变动;本侯另有吩咐。”
    “是。”
    ……………………………………………………………………………………………………
    城郊的九路大军;如háo水一般各自退回营中;柳乘风的军令很快地贯彻了下去;进了营的官兵谁也不敢出辕门一步;全部在等候大同城里的消息。
    而在大同城里;大同四门紧闭;紧接着;穿着飞鱼服的学生军开始出没;几十天之前;是举报商队的商铺纷纷查封;而现在;最先查封的是开泰商行;之后;八大姓的府第、商铺全部围城了铁桶;学生军破门而入;到处拿人;一时之间;大同城里不禁人心惶惶。
    不过这种紧张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城中的‘飞鱼服’们针对的显然只是八大姓;与普通的商户、百姓无关;虽然大街上可以看到一队队人在刀枪的催bī下在雪中跌跌撞撞;可是街道还是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当日夜里;柳乘风提起了笔;飞快地写了奏疏;将今日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地写入奏疏之中;命人快马送入京师。另一边;又让举报商队尽快出关;这一次为了收拾宣府的一干人等;柳乘风耽误了不少功夫;现在聚宝商队尽快出关已经刻不容缓;再过些日子;风雪会越来越大;天公若是不作美;就更不知要làng费多少时间了。
    憩了片刻;柳乘风总算有了几分激ng神;此时已是夜深;窗外头雪絮纷飞;柳乘风身心都松弛下来;这时候却突然想到了北京城;此时此刻;京师下雪了吗?晨曦最近如何了?不知会不会受什么风寒;紫禁城里的皇上只怕今夜睡不着觉了吧;寒冬一到;朝廷又有得忙了。
    他胡思乱想着;推开窗;任由雪絮飘进来;外头的腊梅含苞开放;柳乘风似乎闻到了一股腊梅的清香;他哂然一笑;心里对自己;这只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哪里有什么香气?
    “咳咳……侯爷还没有睡?”
    李东栋的声音从外头传进来;继续道:“学生也是睡不着;天寒地冻的;被窝里总是不觉得暖和;恰好今日腊梅开;正要出来赏一赏呢;刚刚劳动了王老三;让他温点儿热酒暖和暖和身子;侯爷;学生进来了。”
    李东栋和柳乘风各自住在这后院的东西厢房;估摸着是看到柳乘风的房子里亮起了灯;所以就过来看看;他倒也不是什么气的人;柳乘风在里屋还没吱声;他便推门进来。
    李东栋跨槛进来;头上的方巾上还堆着一层雪花;扑簌了身上的雪;他不由笑道:“待会儿学生让王老三把热酒端到侯爷的房间里来;咱们喝几杯吧。”
    …………………………………………………………………………
    明天还要模拟考试;先睡了;同学们;晚安。
    !d@t(。。 )
第四百章:破了天荒
    李东栋感觉身子有些冷;便又叫人在房中添了炭盆;屋子里暖和了不少;温好的酒斟了上来;厨子居然又添了几样菜;李东栋是书生的性子;里头暖和和的;却又去把窗推开;让冷风灌进来;让这屋里的温度骤降;却是要隔窗赏梅。
    好在几杯酒下肚;体内开始热和起来;倒也不觉得冷。李东栋尝了。菜;瞥了柳乘风一眼;道:“侯爷;这宣府的事打算如何收尾?”
    柳乘风道:“要治宣府;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真要治本;那边镇的所有将领只怕都要换上一茬;因此不得不谨慎;可也不能一味的谨慎;该杀的要杀;该拿的要拿;整肃一下;至少维持住十年内不会再出一批八大姓的走sī商贾;以后的事;以后再解决吧。”
    李东栋不禁点头;别看柳乘风做起事来不计后果;可也不是完全不食人间烟火;水至清而无鱼;总不能所有的人都治罪;那谁来治理这边关;至少在没有人能替代这些人之前;柳乘风的做法也只能如此。
    李东栋喝了。酒;又问道:“侯爷又打算什么时候回京?”
    柳乘风笑笑;也喝了。热酒;咂咂嘴道:“你这家伙;既是来赏梅;又总是谈这些大煞风景的事干嘛?依我看;你赏梅是假的;想来套我的话倒是真的;怎么?想回京师去了?”
    李东栋哂笑道:“侯爷取笑;学生也只是临时起意;故而有此一问而已。”
    柳乘风换了个坐姿;把玩着手里空空的杯盏;道:“多则十日;少则三五日就要动身;这里的事暂时交给礼部来的那位主事来署理。锦衣卫千户所可以从旁协助;现在大局已定;在朝廷重新委派巡抚之前不会出什么乱子。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了我的事;早早回京吧。”
    柳乘风露出几分思乡的样子;可是李东栋的眼眸掠过一丝异色;却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他看了柳乘风一眼;道:“侯爷这么做;只怕不只是如此吧?”
    “嗯?”柳乘风一边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又慢悠悠地道:“李先生莫非以为本侯还有打算?”
    李东栋淡淡地道:“这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