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18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不禁打起激ng神;道:“不知缺什么。”
    柳乘风道:“侯府的库房里空空如也的……那个……若是有点黄金白银什么的把那空荡荡的库房堆满……”
    朱佑樘打了个哈哈:“朕乏了;你的事下次再议吧……”(。。 )
第四百六十一章:父女无情
    第四百六十一章:父女无情
    正午的时候;宫里留了午膳;用过膳食之后;柳乘风与朱月洛一道出宫;乘了车马直接取道鸿胪寺;去见周王去了。
    柳乘风对大明朝的藩王其实并没有多少的好感;这些藩王有贪婪无度的;有老谋深算的;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这周王也未必是什么好东西。
    此前朱月洛以宁王养女的名义下嫁;周王几乎是不闻不问;可是等到宫里将朱月洛敕命为公主;便一下子像打了激血一样;兴匆匆地就来了。其势利眼色可见一斑。
    所以柳乘风这一趟陪着朱月洛去见周王;只当作是一个礼节而已;意思尽到了也就是了;反正以后一个在开封;一个在京师;多半也没多大机会再见。
    坐在车里的朱月洛却显得有些莫名的紧张;柳乘风看出她的不安;不禁用手搭在她的柔荑上;朱月洛感激地看了柳乘风一眼;抿抿嘴没有话。
    到了鸿胪寺;柳乘风先是下了车;随即扶朱月洛下来;门口的差役认得他们;连忙进去通报;过了一会儿;周王朱勤熄笑yínyín地走出来;他的皮肤保养得极好;女儿这么大;他却还是显得很是年轻;伴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柔媚的女子;这女子穿戴着王妃的礼服;举止很是轻佻;瞥了柳乘风一眼;掩口失笑;娇声道:“啧啧……原来这就是驸马;月洛这妮子竟是许了这么个如意郎君;倒也不错。”
    她的手搭在朱勤熄的肘子上;朱勤熄不由显得有些尴尬;只朝柳乘风点点头;道:“久闻廉州侯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少年俊才;好;好得很。”
    他目光故意不去看朱月洛;按道理;朱月洛现在是公主;周王夫fù二人应当给朱月洛行礼;可周王和这妖媚的周王妃显是忘了这礼仪;反倒是朱月洛福了福身;道:“见过父王;见过母妃。”
    朱勤熄刚要答应;一边的周王妃却是娇笑道:“你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这礼;臣妾可不敢当。”她这么一;颇有些不领情的意思。
    柳乘风只是冷眼在边上看着;倒是没有话;白了;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没必要搀和。
    朱勤熄也是觉得尴尬;于是勉强笑了笑;道:“站在这儿话岂不是慢待了贵;走;进屋里话。”
    到了朱勤熄下榻之处的厅堂;朱勤熄和周王妃不气地坐在座上;随即让人添了座椅;柳乘风和朱月洛坐在下座。
    仆役们斟上茶来;周王妃开始喋喋不休地起话来:“这京师似乎也没什么好玩的;虽是比开封热闹;可开封该有的东西也不缺;从前呢;总是想来看看;现在看了;反而觉得无趣了。”
    朱月洛是何等聪明之人;周王妃口里虽是絮絮叨叨着京师玩得没意思;可是另一层意思却是;自己的这个父王和‘母妃’可不是特意跑来京师看她这女儿下嫁的;而是借着这个机会来游玩的。
    这一句话;实在太伤人的心;惹得柳乘风的眼眸不由眯了起来;眼眸中掠过很明显的不悦。
    连朱勤熄也觉得王妃的话太过分了些;干笑一声;道:“这也未必;毕竟是月洛出嫁;我们来看看;心里也是满足的。月洛;你如今嫁了人;又敕封了公主;虽和咱们周王府再没了关系;可是父王见你嫁了个好人家;也是高兴;往后你入了廉州侯的门;要相夫教子;夫fù之间相敬如宾才好。”
    这才像句人话。
    朱月洛连忙道:“父王教诲;月洛不敢相忘。”
    周王妃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随即看看柳乘风;道:“听廉州侯从前是个革了功名的秀才;啧啧;一个白丁能有今日也是难得;就是在开封的时候;本宫也听过你呢。”
    柳乘风淡漠地道:“我和王妃娘娘倒是有一点相同。”
    周王妃不禁笑着追问:“哦?那来看看。”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我和王妃都是白丁出身;我能有今日是上天的造化;王妃岂不也是如此?”
    周王妃的脸上瞬即变得冷若寒霜起来;她确实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门g周王的宠幸才有的今日;从前朱月洛的母亲在的时候;她不过是个通房丫头;方才她不过讥讽柳乘风是个革了功名的秀才;谁知柳乘风这家伙直接揭了她的短了;偏偏这家伙毫不避讳自己的身份;反倒让周王妃觉得颜面大失;她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提起她的身世。
    不过柳乘风这个家伙来头似乎也不;这里也不是开封;不是她周王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地方;她只能忍着怒气;只是语气明显冰冷了几分。
    随即;周王妃的目光落在朱月洛的身上;柳乘风是朱月洛的丈夫;既然治不了柳乘风;拿朱月洛出出气也是应当的;从前的时候;周王妃可没少折腾朱月洛。
    “月洛;你来鸿胪寺到底所为何事?你如今摇身成了凤凰;这可不是你来就来的地方;否则会有人闲话呢;咱们周王想着攀高枝;巴结公主殿下的。”
    这句话实在恶毒无比;连追带打;这是准备要赶人了。
    朱勤熄明显对这位王妃有一些惧怕;居然大气不敢出;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朱月洛此刻心思复杂;其实这位‘母妃’的冷嘲热讽;她早已习惯了;什么事听得多了见得多了;就会渐渐淡漠;她深吸口气;道:“我这一次来见父王、母妃;一是探望一下;这其二也是有事要和父王相商。”
    朱勤熄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尴尬地道:“不知有什么事要和为父商量?”
    朱月洛看了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的周王妃一眼;继续道:“我的生母仙去之后一直葬在下郊;父王也一直这是陵寝尚未完工的缘故;可现在我听王陵已经修葺好了;是不是该将母亲迁入王陵?如此;我这做女儿的也安心一些。”
    朱勤熄的脸色不由骤变。
    每一代藩王从袭继了王爵开始就会开始为自己建设王陵;而王陵的修建是由工部和王府一起完成的;工部负责监督和制定规格;王府负责出具钱财;选择陪葬品。朱勤熄现在虽然在世;可是王陵也早就动工了。
    而对死后的归宿对古时的人来都是极为慎重的事;这不但牵涉到了古人对死后的寄托;更是名分和地位的象征。
    朱月洛的生母死得早;那时候朱勤熄的陵墓还未修筑完毕;所以暂时不能安葬;一般情况下;在王陵修葺完毕之后;就要开始将王妃的骨骸置入王陵;将来等朱勤熄死后二人合葬一墓。
    朱月洛提出来的这个要求也并不过分;到底;不过是尽最后一点孝心罢了;母后死得早;总不能孤零零得一点儿名分都没有。
    可是朱勤熄似乎一直都在拖延;虽然王陵已经修筑好了两三年;却从来没有提起过此事;而朱月洛此时提出;也难怪朱勤熄显得尴尬。
    而此时;周王妃的脸色已经有些狰狞了;难怪呢;这妮子果然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跑来这里是琢磨着这个事。
    对现在的周王妃来;那王陵该是自己的安寝之地;岂容原配的王妃染指?朱月洛现在出面为自己的生母讨名分;那将来她这继任的王妃死后葬在哪里?要知道;王陵里只有一个后妃的寝地;虽按规矩;确实应当是原配的王妃入寝;可是周王妃却是万万不肯的。
    “月洛……”周王妃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阴沉;阴阳怪气地道:“难得你有这么大的孝心呢;只是这事儿还得你父王拿主意;再者了;你都已经是公主了;是皇后娘娘的女儿;怎么管起咱们周王的事?你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吧?”
    朱月洛明知周王妃会如此;可是脸上仍有几分无措的样子;久在这周王妃的yín威之下;朱月洛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良久才鼓足勇气道:“这事儿是父王几年前就曾许诺过的;是我过继去了宁王府;母妃的事待王陵修建之后就可立即动迁。”她直视着周王;一字一句地道:“父王难道忘了自己的承诺了吗?”
    朱勤熄先是一阵慌乱;不由看了周王妃一眼;见周王妃恶狠狠地瞪着他。其实当时宁王送信来;周王是巴不得将朱月洛送去的;可是朱月洛却是不肯;因此朱勤熄才随口答应了朱月洛的一些要求;原本想着朱月洛去了宁王府;从此和他没什么关系;可能一辈子也再见不到;谁知今日重逢;朱月洛居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朱勤熄反正是万万不敢答应的;若是答应下来;周王府里哪里还能安生?他厚着脸皮;慢悠悠地道:“是吗?父王却是忘了。”
    ……………………………………………………………………………………
    第一章送到;转眼就十号了;时间好快;更新有点晚;主要是昨天没睡好;话这段时间都睡不好;大家体谅一下吧;都不容易。(。。 )
第四百六十二章:储位之争
    原朱勤熄的一番话让人不由心冷;朱月洛的脸色变得有了几分惨白;难以置信地看着朱勤熄;她实在想不到;父女之情可以到这种地步
    周王妃见状;立即得意洋洋地道:“这倒是奇了怪了;月洛王爷许诺了此事;可是王爷又不曾记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咱们周王府不守诺言呢;公主殿下;你这叫周王殿下情何以堪?”
    她一口咱们周王的口音咬得很重;意思像是在;你就算是公主又如何?周王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想为你的生母讨个名分;休想!
    朱月洛愤怒了;若换做是从前;她只能冷漠以对;可是现在;她的眼中分明带着情绪的波动;她没有去看周王妃;而是直视着朱勤熄;一动不动。
    朱勤熄心虚;可是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是万万不能答应的;他有许多女;而且这件事还关系着一件很大的事;朱月洛生母的名分。
    死后之人的名分其实在周王眼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上一代王妃为他生下一一女;按道理;朱月洛的嫡亲兄弟就是周王的世;将来是要承袭周王的爵位的。
    可是朱勤熄如今又有了一个儿;这个儿便是现在周王妃所诞;爱屋及乌;朱勤熄对这幼很是偏爱;他早已算盘将来要找个由头废掉身为嫡长的世;而让喜爱的儿来承袭他的爵位。
    若是现在给了朱月洛生母的名分;那世的母亲安葬在王陵;这便坐实了其继承人的合法地位。朱勤熄怎么肯答应下来?
    朱勤熄微微一笑;一副慈爱的样道:“月洛。你的母亲现在也挺好的;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这件事从长再议吧。”
    若朱勤熄拖延的是其他的事;以朱月洛的性只怕早已隐忍下来;可是关系到了自己的母亲;朱月洛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愤怒;一字一句地道:“父王……”
    她刚要下去;周王妃已是毫不气地打断她。冷嘲热讽地道:“月洛;周王已不是你的父王了;你这样叫;叫王爷如何自处?且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你是公主殿下;你的母亲是皇后娘娘。岂可再称他人为父亲?”
    “我叫父王与你何干?”朱月洛终于爆发了。眼眸逼视着周王妃。
    周王妃不禁怒不可遏;只好用眼睛瞪了周王一眼;朱勤熄脸上也带着不悦;正色道:“爱妃得不错;现在你已是公主;再叫我父王实在不是很合适。”
    一句话;父女之情恩断义绝。
    朱月洛的脸上掺杂着震惊、绝望。手指抠着裙襟;眼眶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原以为这么多年没有相见;父女之间还有几分情分;谁知竟是这个结局。
    砰……
    有人拍案而起。
    这突来的变故让沉浸在勾心斗角中的周王和王妃都不禁微微愕然;目光随即落在了柳乘风的身上。
    柳乘风方一直没有话;可是并不代表他真是呆傻;他之所以忍着没有;只是因为周王无论怎么都算是他的岳父。虽然没了这个名分;可是骨肉之情还在。
    可是现在。他终于要撕破脸了。
    “哟;廉州侯这是什么意思?这里虽不是王府。可怎么也是藩王下榻的地方;你这也太没规矩了吧。”周王妃对柳乘风却是不惧;她是谁?她可是王妃;还能怕一个侯爷?就算柳乘风再受宠幸又能如何?皇上难道还会为了一个宠臣和自家的兄弟过不去?
    柳乘风却是笑了;冷冷地道:“不合规矩的不是本侯;而是你们;你是什么东西!周王算是亲王倒还好;可是你不过区区一个王妃而已;见了公主殿下居然敢坐在上首;而不给公主殿下行礼;你当这里是开封吗?当这里是你们如何就如何的地方吗?本侯身为锦衣卫亲军;今日倒是大开眼界了;一个王妃竟是敢对公主无礼;看来你们周王府要嘛是不懂规矩;要嘛就是心有所图;对皇家心怀不忿了。”
    他这一句话让周王妃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
    而朱勤熄的脸上隐隐有些怒气;可是柳乘风的也没有错;一个王妃居然消遣公主;现在朝廷的风声本来就紧;听到处都在查乱党;这柳乘风又是锦衣卫的核心人物;若是他攀咬到自己的头上;那可不是好玩的。
    宁王有和朝廷拍板的资本;周王可没有。
    朱月洛不禁感激地看了柳乘风一眼;这时候柳乘风为她出头;让她心里不由地生出感动;她差点忘了;柳乘风是她的丈夫;是自己从今以后的依靠。
    柳乘风冷冷一笑;直视着周王妃;继续道:“怎么?你还坐在那里?难道一定要给你治一个失礼之罪吗?这件事捅出去;你们就等着文武百官弹劾吧。”
    柳乘风又亮出一个底牌;锦衣卫你可以不在乎;可是这事儿要是捅出去;让言官们捕风捉影;到时候肯定要弹劾的;若是有心人在暗中煽风点火;势必会导致一场大礼议事件。
    周王妃看了看朱勤熄;朱勤熄却只是叹了口气;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周王妃只好咬咬牙;站起来朝朱月洛福了福身;道:“臣妾见过公主殿下。”
    她这一示软;顿时觉得羞愤交加;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周王妃行了礼;刚要坐下去;柳乘风却在一边道:“公主殿下没让你坐;你坐什么?”
    周王妃的脸色骤变;道:“却又如何?”
    柳乘风道:“一个的王妃;公主殿下有话要;自然得乖乖站着。”
    朱勤熄不禁冷哼:“柳乘风;你好大的架。”
    柳乘风却是笑了;一副你能奈何的样;随即又道:“还有周王妃迁入王陵之事;这件事我会去礼部那边问问;这事儿也不是你们王府做得了主的;到时本侯自会上奏皇上;请皇上来做主;公主殿下的生母乃是正儿八经的王妃;这是入了宗令府的;堂堂王妃却不能入葬王陵;这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柳乘风的一席话让朱勤熄的脸上乌云密布;愤怒地道:“柳乘风;无论如何;本王也是你的长辈;你就是用这种口气和本王话?”
    柳乘风不禁失笑了;道:“哦?本侯却是第一次知道王爷和本侯居然还攀亲带故了。就算咱们是有姻亲;可是朝廷的法度就是法度;实话和王爷了;这事儿还非办成不可;王爷若是不服;便到宗令府去状告本侯吧。”
    朱勤熄不由大怒;可是又无话可;只得道:“本王乏了;不便待;你们请回。”
    他这是下了逐令。
    朱月洛显得有些不忍;柳乘风却是扶起她;道:“殿下;咱们走吧;至于岳母大人的事;自有为夫来办;保准不会让人欺到头上。”
    朱月洛颌首点头;站起来看了朱勤熄一眼;见朱勤熄故意不看她;叹了口气;随柳乘风一道儿出去。
    待柳乘风和朱月洛走了;方被柳乘风一番话惊吓的周王妃顿时又变得神气起来;大叫道:“你看看;你看看;世上还有这样做女儿的吗?如今攀了高枝就是这副嘴脸;还拉了这野男人来。来做什么?在咱们面前示威吗?”
    周王妃见周王还是一言不发;靠到周王的身边;继续道:“王爷;你可得句话是;那个姓柳的让咱们去宗令府状告;那咱们就去;周王府难道还怕了吗?”
    她还要继续再;朱勤熄却是怒气冲冲地大喝一声;道:“够了!”
    周王妃顿时哑了火;不可思议地看着朱勤熄;朱勤熄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何曾这般对自己吼过;莫非连这朱勤熄都疯了?
    朱勤熄冷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叫什么叫!事情就坏在你的手里。你去状告他;又凭什么状告?人家圣眷正隆;又是驸马的身份;是占了道理;你这是去自取其辱吗?现在看来;只怕那婆娘迁葬王陵只是迟早的事了;到时候只要宫里点个头;谁也挡不住。”
    周王妃不由打了个冷战;道:“王爷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朱勤熄不由丧气道:“办法?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抗旨不尊?实话和你了;现在月洛寻了这个柳乘风;将来若是争储;只怕想要废黜掉世也没这么容易了;到时候有柳乘风为世出头;他在京师;离朝廷这么近;咱们的事只怕成不了了。”
    周王妃是目瞪口呆:“那个姓柳的就这么厉害?”
    朱勤熄冷笑道:“靖江王被他逼得家破人亡;连宁王现在也是自身难保;这个人确实不好对付。若是他当真要出面;只怕连本王也无可奈何;而且看他们夫妻相处颇为敦厚;那个柳乘风必定会为世出头的。”
    周王妃的脸色顿时惨白起来;随即掩面大哭:“王爷;你可得为咱们的棋儿做主;棋儿这般聪明伶俐;若是将来让世袭了爵;以后还有咱们棋儿的立足之地吗?”
    朱勤熄咬咬牙道:“从长再议吧。”
    …………………………………………………………………………………………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求魔吧;同学们;有木有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第四百六十三章:大买卖
    ~…~第四百六十三章:大买卖
    在外头转了一个圈回到侯府;柳乘风和朱月洛都是乏了;朱月洛心情尚未平复;一直都没有话。
    回到侯府;二人各自沐浴一番;天色已渐渐黯淡;柳乘风去叫了温晨曦、朱月洛;一起到后院里吃饭。
    一张圆桌;正中坐着柳乘风;两边分别是朱月洛和温晨曦二人;柳乘风此时也不知该什么才好;低头吃着饭;而温晨曦和朱月洛也都专心致志的咀嚼着饭菜;可是不经意间;似乎总是在打量对方。
    终于;温晨曦还是忍不住;低声道:“夫君今日下午去了哪里;怎么这么迟回来?”
    朱月洛脸色微微有些不对;故意咳嗽一声去掩饰。
    柳乘风却是实话实的道:“去见了周王;和他争吵了一番;至于那周王妃;真是教人讨厌;不过他们既然无情;那也就不必气了。”他瞥了朱月洛一眼;道:“找到机会我便挑唆几个言官去弹劾那周王一番;让他将你的母妃迁入王陵安葬;月洛也不必担心。”
    其实坐在这饭桌上的三人;都是丧母的;柳乘风更惨;穿越来之后;父母只怕在这个时代还未出生;就好像石头蹦出来孙猴子一样;至于温晨曦;也是几年前失去了母亲;不过她比朱月洛幸运;温正待她极好;又有老太君在;倒也没什么大碍。
    不过朱月洛的心情;大家却是能体会到的;温晨曦迟疑一下;对朱月洛道:“四年前;我的母亲病逝;当时觉得天塌下来一样;可是后来;渐渐也就释然;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公主殿下节哀。”
    朱月洛咬咬唇;点头道:“叫我月洛就好;这儿没有公主;从前做郡主的时候;我就厌烦了;只恨不得生在寻常百姓家。”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尴尬;可是话匣子打开;就有些收不住了;温晨曦笑道:“寻常的百姓又想生在王侯家;依我看;这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你放宽心;方才夫君的那件事;自然有夫君去办;我们做女人的;坐享其成的就好了。”
    柳乘风连忙道:“我抗议;你们坐享其成就好了;为什么坐享其成还要出来;倒像我是冤大头一样。”
    二女都笑。
    朱月洛认真的道:“本来也不想劳烦夫君;只是事关母亲的名分;更何况……更何况……”她沉默良久;终于道:“更何况我还有个弟弟;如今是周王世子;他性子软弱;素来不为父王所喜;父王早有趁机废黜他的心思;我这做姐姐的;如今在京师;可是弟弟却得在开封受苦;若是不能把这名分定下来;王弟失了世子位;将来还不知要受人多少欺负。”
    柳乘风正色道:“这事儿也好办;朝廷有朝廷的礼法;他想废黜世子;却也不是废就废;有我在;周王这如意算盘是打不成的。”
    朱月洛点了点头;随即看了温晨曦一眼;不禁道:“姐姐的衣衫真好看;这是出自姐姐的做工吗?”
    温晨曦穿着的衣裙;确实很是炫目;朱月洛放下了心;自然不再多什么;于是将注意力;转到了温晨曦的衣衫上;无论什么样性子的女人总是爱美的。
    温晨曦脸上霎时更加光彩照人;道:“我哪里有这本事;这衣裙是成衣铺子里买来的;都是巧匠们精心设计出来的衣裙;在成衣铺子里各色的款式都有;哦;是了;月洛一向在王府和宫里;宫里和王府的衣裙虽然做工极好;可是难免千篇一律;赶明儿姐姐带你去成衣铺子里逛逛;多挑几件衣衫。”
    朱月洛不免惊奇;道:“抛头露面;会不会有人闲话?”
    温晨曦笑了;其实她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可是比起朱月洛起来;却有许多经历;笑道:“有的成衣铺子男子却是不能进的;里头无论是伙计还是掌柜都是女子;尤其是迎春坊那边;有家王记成衣铺;占地不;总共有七层楼这么高;每一楼都摆满了成衣;供我们试换;若是觉得合体便可买下;买衣裙;自然是亲自去试了才好;再者我们坐车去;直接到铺子门口下车;也谈不上抛头露面;现在莫是我们;便是那些为出阁的千金秀也都时常去那里闲逛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