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裁唬苯幽贸隽艘桓鲈Γ┝俗疃ヂタ拷值南岱浚墓媚锒济唤校唤性葡龈笳獗咦急负霉瞎岫嵊泄罄础
    等过了半个时辰,便有四五辆马车到了云霄阁的阁楼下,先是七八名魁梧的汉子,耳听四路眼看八方,一对肃杀的眼眸,让人不敢鄙视。
    再之后就是个穿着圆领衣的公子,十三四岁的大,身体很魁梧,像一只牛犊子一般,颌下有一茬细细的绒毛短须,眼睛清澈,仰头看了云霄阁的招牌,嘻嘻一笑,道:“刘伴伴,是这里吗?”
    “少爷……”这叫刘伴伴的,便是今儿来订厢房的太监,他心翼翼地跟在这公子后头,谄笑一笑道:“就是这儿了,你看这里视野开阔,从顶楼临街往下头看,这烟花胡同一览无余。”
    少爷嘻嘻一笑,拍拍刘伴伴的肩,道:“做得好,走,走,走,咱们上楼去。”
    进了这云霄阁,这里已是曲终人散,只有两个杂役在做着清扫,倒是有个少妇模样的人迎上来,笑吟吟地道:“官……”
    “好一个美人儿……”少爷一见到这少妇,两眼顿时发光,不由痴痴地道:“你有丈夫吗?你家丈夫是谁?”
    这老鸨一时嗔怒,寻常的人都是来翻牌子点姑娘的,而且这儿不比寻常的青楼,哪里有一见人就问人家丈夫的?不过这少爷身份想必非同一般,老鸨仍是笑:“少爷笑了~家领你上楼。”
    这少爷这才想起了正事,饶有兴趣地道:“好,上楼。”
    到了厢房这边,靠街的窗户全部打开,果然视线一览无余,已经有人送上了瓜果、糕点,奉上了茶,少爷毫不气地在临窗的位置上坐下,他身边四五个人虽然都是衣衫华贵,却一个人都不敢坐,那叫刘伴伴的粘着少爷躬身站着,道:“少爷,吃些糕点,不要饿坏了肚子。”
    少爷随口吃了一块糕点,又喝了口茶,饶有兴致地道:“这儿不错,可惜太清静了,那些东厂的番子怎么还没有来?刘伴伴,你的消息可靠吗?”
    刘伴伴连忙道:“绝对可靠,少爷,奴才是听江夏侯爷的。”
    少爷道:“江夏侯的话,你也信?这人不可靠。”
    刘伴伴依然笑嘻嘻的,不慌不忙地道:“江夏侯是听温姑娘的。”
    “温姑娘?是那个温什么什么是不是?”
    “对,就是那个温姑娘。”刘伴伴笑得更加灿烂了。
    少爷这才道:“若是她的消息,这就有些可信了,据那个柳百户身手不凡,是个高手,今日正好开开眼界。”
    少爷兴致勃勃,完全是一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
    就在云霄阁对面的翠云楼,也同时来了几辆马车,当先下车的仍是魁梧的护卫,接着便是一个个穿着儒衫的人下车,几个人虽是穿着儒衫,可是身材的妙曼却是阻挡不住,为首的这个更是惊世骇俗,白衣黑发,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一双清澈的眼眸闪动着一种琉璃的光芒≥貌如画,竟有几分风仪万种的气息。
    若是仔细打量,便知道这人是女扮男装了,不过这女扮男装的美人儿脸色却是冷峻,目光恰好落在街对面停在云霄阁下的几辆车马上,不禁道:“怎的我那个不安分的弟弟也来了?晨若……”
    跟在这俊俏美人身后的,正是女扮男装英姿飒爽的温晨若,温晨若不禁咂舌,道:“将军。”
    明明穿着儒衫,却被人叫做将军,若是让别人听了,多半觉得好笑。不过这男装的美人却是嗔怒地看着温晨若,道:“你这长舌妇,早晚把你的舌头拔了,肯定是你传出去的消息。”
    温晨若握着粉拳,很愤慨地道:“将军不要瞧人,不管怎么,我也是巾帼营的左路先锋,我一向是守口如瓶,从不泄漏秘密的。”
    女将军不禁啐了她一口,道:“上次你就泄漏了消息,还让我母后都知道了。”
    温晨若脸色一红,道:“上次只是意外。”
    女将军道:“那这次呢?”
    温晨若激愤地道:“这次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将军明鉴。哎呀,我们快上楼吧,待会儿好戏就要开场了。”
    女将军无奈,道:“待会儿再收拾你。”
    清晨的薄雾渐渐散去,烟花胡同里果然出现了一队队褐衫的番子,这些番子倒是没有提刀,却是人人提着一根木棒,在档头的带领下,如潮水一般地蜂拥进来。
    东厂那边,几乎所有能抽调的番子都抽调了过来,足有数百人之多,虽东厂的头面人物都没有出面,便是理刑百户都不见踪影,可是任谁都知道,东厂是要动真格了。锦衣卫敢砸莳花馆,他们便能把整个烟花胡同都砸了,至于街上的锦衣卫,他们更是不放在眼里。
    偶尔有几个巡街的锦衣卫见了这阵仗,反应快的已是飞快地朝卫所那边逃之夭夭,反应慢的被番子们围住,一阵棒打脚踢,这烟花胡同的宁静终于被打断了。
    百户所这边,消息已经传来,待命已久的校尉们也都换上了棍棒,听到番子来了,已是一个个义愤起来。现在每个人每月五十两,这还不算上各种的抚恤,可以每个人都是富得流油,现在东厂的番子来了,穿了就是来抢钱的,这些校尉别的都还好,一旦涉及到了钱,就不太好话了。
    “拼了!”众人发出一阵阵低吼,根本不需要鼓舞,就已是士气如虹。
    “谁敢砸烟花胡同,就是杀我父母,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
    校尉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最后将目光都落在百户所的大堂里。
    柳乘风清早过来,就已经下令王司吏去请人了,请来的都是附近街坊的百户,柳乘风有请,大家也都肯来,两柱香功夫便来了七八个,柳乘风笑呵呵地与他们寒暄,大家也都笑嘻嘻地与柳乘风气。现在卫所里谁不知道柳百户的腰杆硬?有人撑腰,还肥得流油,这种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的。
    气之后,柳乘风微微一笑,道:“诸位,烟花胡同自古以来就是卫所的地盘,成祖年间就是如此。后来却被东厂夺去,现在东厂的人实在欺人太甚,竟然带着人要来烟花胡同闹事,大家都是卫所的兄弟,岂能坐视不理?”
    柳乘风的话得再明白不过了,就是要各百户所帮衬一下,诸百户面面相觑,其中一个道:“柳百户,这是什么话?咱们各有自己的差事,我那百户所里人手本来就紧缺得很,要有人坐堂,有人巡街,真是一个人都抽调不出了……”
    其余人纷纷点头,道:“实在是抽调不出人来。”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当然,大家先别急着拒绝,柳某人也不会让大家白忙活,肯定会给大家一点好处的。”
    “钱都是事,真要是抽调的出人来,咱们还敢要柳百户的钱吗?柳百户也太瞧咱们了,只是……”
    柳乘风继续道:“每个百户所一千两银子,抽调出一个人来,便追加二十两,若是有人受伤,另外还有抚恤。”
    各家百户呆住了,大手笔啊,这么一算的话,只要肯多出人,一转手就能赚个两三千两银子了,寻常的百户便是一年到头也不过几百两的油水,这种好事当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呔!东厂欺人太甚了,咱们身为锦衣卫岂能坐视不理?哼,他们要打,我们难道不敢打?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现在柳百户这里出了乱子,咱们能冷眼旁观吗?不能!几个番子而已,他们敢闹事,我们就敢打回去。”
    众百户激动了,原本还忌惮着东厂,不过现在想来,人家东厂这么明目张胆也不必怕什么,锦衣卫是锦衣卫,东厂是东厂,公公们的手再长,难道还能拿捏着自己?再者,若是东厂真要收拾人,最先收拾的也是柳乘风,眼下这么一大笔银子不去赚,那才是呆子。(。。 )
第四十九章:高手高手高高手
    沿街的所有商户,都已经上了门板,东方的番子分成几队,开始去拍门。 。。
    里头的商户当然知道外头是什么人,可就是偏偏不敢开。
    领头带队的是档头邓通,邓通上一次吃了亏,今日奉了刘公公的命令,顿时觉得腰杆子硬了,骂骂咧咧一通,用脚踹了几下门,随即道:“堆干草,烧了!”
    这话本是恫吓之词,果然将里头的商户吓了一跳,正要拉开门闩,正好听到外头的番子们都激动地大叫:“来了,来了……”
    从烟花胡同的各条巷子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聚集,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一个个出现,也都是横着棍子,气势汹汹的模样,人数也在数百人上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平时东厂瞧不起锦衣卫,锦衣卫也对东厂的蛮横深痛恶绝,双方一起发出低吼,便有人大叫一声:“打!”两股洪流便在这没有人烟的街道上提着棍棒相互殴打起来。
    这种阵仗,其实和街上的泼皮打架差不多,也无人指挥,靠的都是一股子血气。
    那坐在楼上看着的公子眼睛一亮,立即变得跃跃欲试了,拍手道:“打起来了,打得好,打!”
    边上的刘伴伴见公子高兴,立即露出笑容,也跟着叫着好。
    “可为何不见那个柳百户?”公子攀着窗向下张望,不禁露出失望之色,他昨日听刘伴伴有个柳百户砸了莳花馆,打翻了不少护卫,可是今日却连影儿都没有看到,不禁显得有些失望了。
    刘伴伴笑呵呵地道:“压轴好戏总是要迟些登场才是。”
    下头已经完全乱套了,一片狼藉,四处都是打斗之声,双方都是铆足了劲头。而在百户所那边,一个个消息传到柳乘风的耳朵里。
    “大人,老霍被人打了……”
    “大人,王旗受了重伤。”
    柳乘风听了,这时候已经换上了钦赐的飞鱼服,手中提着锦春刀,道:“咱们的援军一时半刻也来不了,还留驻在百户所的兄弟都集合起来跟我走。”
    “大人,咱们还有援军?”
    柳乘风微微一笑,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道:“你等着瞧吧,援军一个时辰之内准要来的。”
    柳乘风提着锦春刀带着十几个人冲出百户所,飞快地到了烟花胡同,看到这里一片狼藉的模样,不少校尉和番子在地上滚爬,长刀前指,道:“都跟我杀上去,打倒一个狗番子赏银十两。”
    身后的校尉士气如虹,随着柳乘风直冲上去。
    这一趟东厂有备而来,原本就占了上风,可是柳乘风的出现,却是立即让东厂的队伍紊乱起来,柳乘风犹如下山的猛虎,手提着锦春刀,冲进番子的队伍之后,便疯狂地用刀背狂斩,一时之间,竟是连续打倒了数人,其余人见了他,纷纷仓皇而逃,所过之处,可谓是所向披靡。
    “原来我这么厉害。”柳乘风惊呆了,他突然发现,原来打架是如此简单。
    其实柳乘风不知道的是,这些东厂的番子之前就已经得到了训诫,不得伤了百户柳乘风,至于其他人,管他是千户百户,一概狠狠地痛打就是。而柳乘风也是最好辨认的,毕竟整个京城能穿着钦赐飞鱼服招摇过市的人不会超过一百个,这些番子一见一个穿着黄色锦绣飞鱼服的少年恶狠狠地冲杀过来,哪里敢还手?柳乘风在这边处处下重手,而番子们却只能挨打着不能还击,结果自然就是所向披靡,无人敢当。
    打了片刻功夫,柳乘风也明白了,原来东厂那边还有忌惮,心里一想,便知道了对方忌惮的是什么。不久之前,皇上亲自下旨意给自己褒奖了一番,还钦赐了飞鱼服,这么大的恩典可是整个大明头一遭的事,虽然自己现在仍然地位低下,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时候皇上是不是还记得这个百户,可要是在这个时候,柳乘风被番子们失手打死或者打伤,这件事传进了宫里,皇上会怎么想?
    皇上刚刚夸奖,要天下的人以他为楷模的人突然被人打死打残了,这简直如同伸手打皇帝的脸,东厂就是再嚣张,也绝对不至于连这一点看不清。
    “原来如此。”柳乘风恍然大悟,随即打起了精神,既然你们不还手,这就好办了。
    若一开始柳乘风还有一些顾忌,现在想明白了,也就再没有了顾虑,这等于是自己身上加了一道无敌光环,还怕个什么?柳乘风低吼一声,便毫不犹豫地冲入番子们扎堆的地方,手中的锦春刀毫不犹豫地左右劈砍,一时之间,番子们大乱,又是数人被打倒在地上呻吟,其余的人只好抱头鼠窜。
    柳乘风大感痛快,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哀嚎遍地,手起刀落,已是不知打倒了多少人,以至于番子们见了他便立即躲开,只是在这种混战局面之下,想躲哪里有这般容易?柳乘风开始时还有些生涩,现在手握着刀,虎躯一震,就足以吓得人瘫下去。
    ……………………………………………………………………
    “高人……”坐在楼上凑出脑袋的公子看得目瞪口呆,从这里往下看,虽然距离足足有三十丈,可是柳乘风穿着太过醒目,又大放异彩,所过之处无人可挡,只一炷香功夫,竟是打倒了数十人。
    “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也不过如此,此人真是高人了,只怕连本宫也不是他的对手。”公子一双清澈的眼睛放着光芒,只恨不得立即飞快下楼,去和那柳百户比一比。
    一边的刘伴伴不禁笑起来,道:“公子爷,我什么来着,咱们京城里还是有高人的,您瞧,这不就是一位?”
    “厉害,厉害……”公子兴奋地搓着手,好半天才回过劲来,满脸通红地道:“我大明有此猛将,蒙古鞑子便是来再多又有什么畏惧的?将来我要是做了……做了……一定要拜他为上将。”
    刘伴伴笑呵呵地舔舔嘴,没有吱声。
    公子又忍不住捋起袖子道:“不成了,不成了,我一定要下去会会他,倒要看看,到底是本公子厉害,还是柳百户厉害。”
    刘伴伴和随来的人都吓了一跳,连忙将公子抱住,这个劝道:“少爷不可啊,现在下头人荒马乱,若是出了差错,奴才们怎么吃罪得起。”那个道:“少爷一身功夫深不可测,可是少爷身份高贵,岂可与他们在街上殴斗?找几日功夫,把那姓柳的招过来比一比就是了。”
    公子这才兴致阑珊地打消念头,没好气地道:“那好吧!索性就忍这几日,过几日和他来比,刘伴伴,你他这是什么刀法?竟是厉害到这个地步?我那黄师傅再厉害,至多也不过能让四五个武士不能近身,可现在这姓柳的百户居然打倒了数十人,莫非是练了什么绝世神功吗?”
    刘伴伴的额头上不禁渗出冷汗,这个主子可不是好伺候的主,自就好武艺和打仗,每年不知请来多少名师,一旦见了厉害的武师或者是高明的拳脚功夫,便连吃饭睡觉都不香了,现在他这副样子,八成这几日都甭想消停下来。
    刘伴伴犹豫了再三,才道:“瞧这架势,应当是传中的疯魔刀法。”
    到底是什么刀法,刘伴伴也猜不出,可是这主子有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你若是不回答,他非得现在跑下去问一问不可。可是一旦下了楼,若是有了什么危险,那可就真正糟了,所以刘伴伴只能随口胡扯。
    公子听了,眼中更加放光,忍不住拍手道:“好一个疯魔刀法,好一个高人,这样的英雄好汉,我一定要和他打一打不可◆是他胜了,便请他来做我的师傅,若是他败了,也正好以武会友,刘伴伴,这个人的底细,你去查一查,打听清楚。”
    刘伴伴连忙道:“是。”(。。 )
第五十章:老实人也疯狂
    烟花胡同的打斗其实还未动手就已经传遍了内阁六部,不过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既没有表现出惊愕,也没有露出惊愕之色□至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连一声议论都没有。
    大家仍然按部就班,该如何就如何,别人起东厂和锦衣卫,总会以厂卫二字代之,岂不知这个厂和这个卫的矛盾已积蓄得太久太久,以至于突然爆发出来,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弘治朝是个有特色的时代,明朝延续到现在,要嘛是卫所占了上风,要嘛就是东厂掌握了主动,谁和皇上的关系好,谁就牢牢地握住了权柄。可是如今的弘治皇帝却有一个特点,他既不喜欢锦衣卫,对东厂的兴致也不大,一方面限制了锦衣卫的权利,另一方面对太监的管理也很是严格。
    如此一来,这厂卫的权势就大不如前了,从前的诸多好处也一下子不见了踪影,大家守着一亩三分地一起吃西北风,这矛盾自然就出来了。
    油水只有这么多,大家都想要,东厂仗着自己宫里有人吃得多了一些,锦衣卫自然不满,锦衣卫的构架比东厂要大,凭什么你们吃香喝辣,我们吃西北风?再加上现在大家都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又凭什么你们占着便宜?
    柳乘风这个家伙……
    转眼之间,一个百户的大名居然让不少占据要津的官员耳熟能详,不过提起他,便有人摇头,这真是个无风不起浪的呆子啊。不过话回来,就算没有柳乘风,厂卫之间的关系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
    大家对厂卫之争,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不过对牟斌来,这热闹,他是看不下去了。
    北镇府司里。
    牟斌慢吞吞地喝着茶,今日一大清早,卫所里的同知、佥事全部聚集,往常便是天大的事也没有今日这般凝重,大家各自坐在牟斌的下首,或是喝茶,或是咳嗽,谁也没有率先发言。
    锦衣卫同知陈让时不时发出冷笑,目光偶尔朝温正身上看过去。温正却微微阖着眼,连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故作养神。
    另一个同知看不下去了,指挥使大人不话,这陈让和温正又是这个样子,事情紧急,再装傻有什么用?他咳嗽一声,道:“最新来的消息,已经打起来了,东厂那边也有了动静,刘公公坐了轿子带着一队人正往那里赶,诸位总要想一个办法才是。”
    “想个屁办法。”陈让冷笑,尖酸刻薄地道:“事情是那个柳乘风挑起来的,他挑的事,自然是他去处置,我倒要看看他一个百户,怎么和刘公公斗。”
    温正手里抱着茶盏,听了陈让的话,随即狠狠地将茶盏磕的一声按在桌几上,冷笑一声道:“开口刘公公,闭口刘公公,刘公公是你干爹吗?叫得这样热络,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锦衣卫是柳公公的爪牙呢。”
    陈让脸色一红,随即恼羞成怒,陈让虽然不是刘公公的干儿子,却得叫另一个公公为干爹,温正这句话的讽刺意味十足,是故意来揭陈让的短的。
    “哼,总比咱们卫所里有些人要强,养着一个女婿却不知道管教,尽是给咱们卫所里添麻烦。”
    陈让争锋相对。
    温正拍案,气得嘴唇发抖,道:“你谁?”
    陈让冷笑道:“公道自在人心,怎么?许人仗着岳家的势去胡作非为,还怕人吗?”
    沉默了良久的牟斌冷起了脸,森然道:“我最瞧不起的就是吃里爬外的家伙。”这句话意有所指,让陈让的脸色骤变。只听牟斌继续道:“柳乘风带着人拿下了烟花胡同,这是大功一件,现在东厂要夺回去,要闹事,要给锦衣卫所脸色看,怎么?还有人给东厂话的?”
    牟斌宽阔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一双虎目狠狠瞪了陈让一眼,恶声恶气地道:“刘公公去了,本指挥使也要去,他们东厂有人去出头撑腰。可不要忘了,在烟花胡同里还有咱们卫所的兄弟。来人,知会下去,各千户所把手头的事都放一放,东厂这样做是太不将牟某放在眼里了,今日,就让他们见识见识锦衣卫的厉害!”
    一声令下,再无争议,只是谁都不曾想到,一向老实的牟指挥使这时候竟会雄起一次。
    陈让的脸色又青又白,想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识相地住口了。
    牟斌这时候心里却在苦笑:“柳乘风啊柳乘风,这一次本指挥使算是被你坑了,你惹来的事,却要让我来给你擦屁股,这个家伙到底是个呆子,还是早就算计到了我的头上?”
    站在牟斌的角度来讲,这一趟他非去不可。这次参与了烟花胡同事件的不只是一个烟花胡同百户所,临近的百户所都不能幸免,现在东厂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若是牟斌置之不理,这卫所上下,他这指挥使的威信算是彻底地荡然无存了。
    若一开始只是柳乘风这百户还有邓通这档头之间的对峙,而现在厂卫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进来,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牟斌带着几位同知、佥事已经出了北镇府司,刚刚坐上轿子,便有校尉急报送来:“大人,京城各处的番子又开始集结了,都在往烟花胡同赶,足有上千人之多。”
    坐在轿子里的牟斌沉默了一下,慢吞吞地道:“再传令,但凡见到了番子,就给我狠狠地打,不必气!”
    “是。”
    轿子起了轿,牟斌坐在轿子里,慢吞吞地带着一队人马往烟花胡同过去,这一路上,果然看到许多褐衫的番子提着木棍一队队地出现,也有各千户所的校尉突然出现在街头,双方见了,都是分外眼红,双方各吼一声:“镇府司有命,见了番子就打。”“刘公公有命,不要放过一个校尉。”
    于是便乱战成了一团,鸡飞狗跳。
    眼看这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