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0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第二章送到;同学们;还有十天左右;这个月就结束了;月票告急;请大家伸出援手;让这个世界充满爱。(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第四百八十九章:泄漏天机
    原就当所有人还在暗中猜测的时候;牟斌的眼眸变得更为严厉起来;而接下来他要的话就让人大惑不解了。(。。 )搜这⒌
    牟斌正色道:“可是天子亲军;最紧要的是追查乱党;乱党未靖;案子查到了一半;怎么能突然终止;陛下仁德;可是咱们亲军不能讲仁义;对乱党绝不能姑息。所以本指挥使今日在这里先放个话;太常寺和刘府的校尉一个都不能撤;非但不能撤;还要加派一些;无论别人什么;咱们都不必理会;话儿就到这份上;大家自己斟酌。”
    众人都不由大惊失色;一向稳健的牟斌出这么一番话来;实在让人接受不了;若这话是柳乘风出来的倒也罢了;毕竟柳乘风那个家伙不太靠谱;可是牟指挥使却是极为稳重的人;现在牟指挥使出这么番话;这意思岂不是;皇上的话暂时可以不听;别人的议论也可以不理会;钦案非但要查;而且还要查到底。
    这可不太像是牟斌的为人;出这番话;且不宫里怎么想;这朝野上下;也绝不会放过他。
    牟斌冷冷的看着大惑不解的众人一眼;冷哼一声:“谁有异议;现在就出来!”
    无人言。
    倒不是没人反对;毕竟这里头也有内阁的人;尤其是那同知刘明显;更是与刘吉休戚相关;可是以牟斌的性子;突然做出这个举动;在没有猜测出他意图之前;倒是谁也不敢站出来声言反对。
    “既然如此;那么这事儿就定了;诸位都散了。”
    牟斌挥挥手。做出了他平生最大胆的举动;他当然清楚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从现在开始;他会承受到极大的压力;会惹到许多不该惹的人;只是现在;他也管不了这么多。
    在这一点上;牟斌是聪明的;他的身份是亲军;作为一个亲军;任何人都可以不理会。甚至都可以反目;可是有一个人的话却必须要听;为皇上分忧是他的本分;若是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他指挥使的位置也就做到头了。便是有多少人保他也避免不了这个下场。
    这一场会议很是短促;甚至连会议都不是;前前后后都是牟斌一个人话。{http:众人纷纷散去;只留下牟斌一人冷着脸坐在这空旷的大堂里;他一直在掩饰自己的锋芒;可是现在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自此之后;京师里会出现一个全然不同的锦衣卫指挥使。
    一个吏走了进来。心翼翼的道:“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传令……”牟斌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继续道:“坊间再有妄议锦衣卫的;都要拿起来问罪。把校尉们都派出去;天子亲军是他们随便议论的吗?”
    “还有;派个人;给东厂下条子;让东厂也派出人手;这事儿不能让锦衣卫来;他们东厂也别想瞧热闹。”
    吏不禁道:“东厂那边未必肯来……”
    牟斌眯着眼;却是冷冷一笑:“他们会来的;你等着瞧。”
    “是;卑下这就去办。”
    ……………………………………………………………………………………………………………………
    娄封姗姗来迟;他的轿子很是低调;稳稳停在午门外头;轿夫掀开轿帘子;他弯着腰钻出身子来;看到了柳乘风;笑吟吟的朝柳乘风打了个招呼。
    柳乘风等的有些不耐烦;这娄封是个武人;居然这般不守时间;让他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柳乘风心里头不禁有点儿火气;可是看到娄封笑吟吟的;又不好泄;只得乖乖先给他行了礼。
    娄封下了轿子;含笑道:“抱歉;抱歉;昨夜睡的不好;竟是耽误了时辰;亲军衙门那边也有些紧急的事要处置;柳佥事;话不多;我们立即觐见。”
    柳乘风颌点头;让午门这边当值的太监去通报去了;二人一边在外头等候一边闲聊;娄封问道:“柳佥事;昨夜你去了刘吉那里;可有什么眉目。听昨天夜里;你闹得风声很大;老夫在衙门的时候;可是听到了不少闲言碎语。”
    柳乘风心里想;娄封故意姗姗来迟;莫不是因为昨天夜里自己的事儿闹得大的缘故?他害怕被人认为与自己是一伙的;惹祸上身;所以才这个样子。
    柳乘风心里不禁有些火气了;看了娄封一眼;语气平淡的道:“若是没有什么眉目;怎么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娄封眼中闪露出骇然;道:“哦?难道当真是内阁大学士?这可大大不妙;堂堂内阁大学士;勾结乱党做什么?柳佥事是不是查错了?”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御马监的提督太监都有可能;内阁大学士为何不可能;真相没出来之前;谁都不好;可是现在;卑下倒是觉得刘吉的嫌疑最大了。”
    娄封颌点头;一副震惊的样子;良久才道:“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柳乘风想了想;道:“不管怎么样;先从刘吉查起;刘吉虽然是大学士;可是他毕竟好控制一些。至于那个刘昌;如果他是乱党;只要我们在查刘吉;他肯定能放下心来;至少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举动。”
    娄封道:“柳佥事的不错;先查刘吉;能安抚住刘昌;这样未尝不是好办法。”
    二人正着;有太监快步到了午门外头;道:“二位大人;陛下在正心殿见你们;让你们觐见。”
    柳乘风和娄封都停止了话;肃容入宫;飞快到了正心殿;进去之后见到朱佑樘纳头便拜;这一次;朱佑樘没有免礼;而是阴沉着脸看着二人;等到二人口呼万岁之后;朱佑樘才不气的道:“你们两个;朕让你们去查案;你们就是这样查的?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嫌这朝廷不够乱的吗?真是岂有此理!”
    娄封吓得脸都白了;立即道:“陛下恕罪。微臣……微臣……”他看了柳乘风一眼;心里想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出口。
    其实柳乘风当然知道娄封想什么;这老东西看来不是很靠谱;多半是想把事儿推到自己身上;不过似乎又打消了念头。
    柳乘风倒是没有慌张;而是道:“陛下;案情已经有了眉目。”
    他这一句话;顿时让朱佑樘的怒容收敛起来;对朱佑樘来;他最关心的还是这桩案子;明教的余孽一日不查出;他就食不甘味;听到柳乘风有了眉目;便不由道:“你。”
    这个时候;柳乘风正要出口;谁知娄封却抢了话;竟是滔滔不绝的将案情了一遍;这些案情;自然都是柳乘风告诉他的;柳乘风此前对娄封的印象一向颇好;可是今个儿他的表现;却让柳乘风感觉到了人心险恶;查案的时候;这家伙做甩手掌柜;这倒也罢了;出了事他差点就想把所有的责任推卸出去;可是现在邀功的时候;他居然口舌如簧了。
    不过柳乘风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抢功;这天下还真没有几个抢得过他的。
    朱佑樘显然也没有想到下头二人的勾心斗角;只是认真听着;脸色越来越凝重;等到娄封完;朱佑樘不由深吸口气;道:“这么多;现在两个嫌疑之人;一个是御马监的提督太监刘昌;另一个是大学士刘吉了?”
    娄封道:“陛下;正是如此。”
    朱佑樘沉默片刻;随即看向柳乘风;道:“柳爱卿;你怎么看?”
    娄封脸色一下子有些不太自然了;原以为这一次是表现的机会;谁知道;自己了这么多;这陛下居然还是看向柳乘风;问柳乘风怎么看。
    柳乘风却只是微微一笑;道:“陛下;这两个人;任何一个若是明教乱党;都会引朝野震动;微臣以为;大学士刘吉虽然位高权重;可是假若他是乱党;事情倒是简单一些;对付他;只需一纸诏令宣布他的罪行;缉拿查问就是。微臣担心的是御马监提督太监刘昌;提督太监领宫中勇士营;而刘昌在这任上做了这么多年;难保没有收买一些心腹;勇士营日夜拱卫陛下安全;若是有人图谋不轨;则陛下和娘娘就危险了;所以微臣以为;假若刘昌是乱党;就必须心处置;不可草率。”
    朱佑樘颌点头;其实他哪里会不明白提督太监意味着什么;句难听点的话;一个提督太监在宫里头连个屁都不是;提督太监上头有掌印太监;掌印太监下头还有监督太监;这第三把交椅才轮得到提督太监;更不必;御马监只是十二监之一;像这样的太监;紫禁城里不下三四十人;偏偏是提督太监的所处的位置却是不容视;几乎每个提督太监都是宫里最信得过的人;因为提督太监掌握的是保卫紫禁城的最后一道坊间;若是这里出了差错;甚至比宁王造反更严重。
    ……………………………………………………………………………………
    第三章送到。(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第四百九十章:有担当的男人
    朱佑樘深吸口气;这一份密报;让他不禁警觉起来;天子之所以住在紫禁城;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安全。
    为了拱卫宫中安全;紫禁城的安全措施极为严密;最核心的是由太监们率领的勇士营;外围则是亲军;几乎每个人;都是精挑细选;而勇士营更是冠绝三军的精锐。
    但是这个安全体系不是完全没有漏洞;若是勇士营里出现了乱党;那么后果将会是致命的;莫这种人有十个二十个;便是只有一个;一个匹夫就足以引发天下大乱。
    提督太监刘昌;是宫中的老人;据在成化年间;就已经在御马监里做事;而他的发迹得益于张敏;张敏乃是朱佑樘的救命恩人;为了在万贵妃眼皮子底下保护朱佑樘;最后服毒自杀;在宫里与张敏关系最好的人就是这个刘昌。
    因此朱佑樘对刘昌也极为信任;继位之后;直接提携他为提督太监;掌握勇士营;可是现在刘昌却被疑是乱党;那么后果就极为严重了。
    因为要处理他;还要顾忌一个问题;刘昌在任这么多年;肯定会收买不少心腹;就算拿下了刘昌;谁能保证勇士营里不会有他的心腹狗急跳墙?问题是;短时间要查出他的心腹之人断无可能;若是大张旗鼓的去严查;刘昌和勇士营里的乱党;风声鹤唳之下;也难保他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朱佑樘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了;他可是堂堂天子;现在却置身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便算他再如何果决;如何圣明。此时第一次有这种性命之忧;还是不知如何是好?
    “柳乘风。你继续。”
    治理国家;朱佑樘擅长。可是对付乱党;再没有人选比柳乘风更合适了。
    柳乘风正色道:“刘昌只是有了些怀疑而已;并非一定是乱党;而且就算他是乱党;潜伏了这么久;也未必就会立即动手。以微臣之见;无论他是不是乱党;为以防万一;都要采取措施。首先。锦衣卫应大张旗鼓彻查刘吉。这样既可以看看这刘吉是否与乱党有关;另一方面;也可以麻痹住刘昌;让他以为锦衣卫并未怀疑到他头;暂时先稳住他。&&另一方面。陛下不是要组建新军吗?不过现在朝中;也有人抨击新军未必足够;何不如让陛下下一道旨意;让新军与勇士营一齐出城操演;至于这防务;暂时交给亲军负责;只要勇士营出了紫禁城;微臣便立即控制住刘昌;待查明甄别之后。再行处置。”
    柳乘风的办法确实是稳妥;宫里是容不得沙子的;勇士营还在;对付刘昌太过冒险;那么索性先查刘吉;让刘吉麻痹刘昌。再借着操演的机会;调虎离山;而那刘昌自然而然的便成了光杆司令;只需一道圣旨就可以将他拿下;至于出了紫禁城的勇士营;也可以仔细的甄别;革掉一批刘昌的心腹之后;再重新担起卫戍的责任。
    眼下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朱佑樘不禁连连点头称是。
    娄封一直没有表现的机会;这个时候忍不住道:“陛下;只是要剪除刘昌尚需要时间;陛下的安危在这段时间内如何办?”
    朱佑樘眯着眼;显然也是在犹豫;他居然又一次看向了柳乘风。
    这个举动;或许只是条件反射;就像他从前一想起有什么疑难的政事就忍不住看向刘健一样;这让娄封很是丧气;原本是想表现一下;结果人家压根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
    柳乘风沉默了片刻;直视着朱佑樘;一字一句的道:“陛下;宫中出了乱党;万分危急;微臣恳请陛下果断处置。”
    这是一句很笼统的话;可是朱佑樘却听明白了。
    他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整个人焕然一新;如盘龙虎踞一般坐在御榻;朗声道:“朕乃天子;受命于天、即寿永昌。岂会惧怕区区几个反贼;朕倒是要和他们周旋周旋;看看到底是谁;竟敢勾结乱党;欲图不轨。朕的安危;你们不必惧怕;朕在宫中自有安排;至于你们;只管尽力彻查就是。”
    朱佑樘毕竟是个有担当之人;此时已经明白;不只是柳乘风等人别无选择;就是他也是别无选择;与其懦弱;倒不如显示出天家的威严;更不必;至少在随行保护的几个勇士营侍卫高手之中;都是朱佑樘最信得过的人;就算有人要行刺;也没有这般容易。
    不过他的话锋一转;随即又道:“龙亭公主出嫁;皇后身为其母后;对她很是钟爱;在宫中日夜思念;朕念她们母女情深;岂可令她们骨肉相别;放旨意下去;皇后贤德;久居宫中;敕命她出宫去侯府探望龙亭公主;百姓家都可以省亲;天家非是无情;也非草木;这一次权当是省亲;旨意下达之后;让皇后即日出宫;让太康公主也随着去;柳乘风;朕就将皇后和太康公主交给你了;如何?”
    柳乘风想不到朱佑樘竟是打起这个主意;可是话回来;朱佑樘的这个安排实在有些不太合规矩;历来没有皇后去驸马、公主那省亲的道理;若是当真喜欢;把人诏入宫里就是;可是这事儿虽然不合规矩;却是势在必行。他不由看了朱佑樘一眼;顿时觉得朱佑樘地形象高大了许多。
    天家无情;这是经过历朝历代总结出来的经验;所谓的情;对皇帝来就是个笑话;皇帝拥有四海;嫔妃如云;就算有情;分到每一个人的头那也比纸还要稀薄了;而柳乘风相信;朱佑樘是个有情的人;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却绝不肯自己的妻女受丝毫的伤害;无论千秋史笔如何评价;至少在柳乘风心里;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只是……
    侯府里突然多出一个皇后一个公主;这也够添乱的;三个女人一台戏;柳乘风扳指头算算;自个儿的府里已有两个夫人;还有一个几乎每日都要来走动的姨子;再凑两个;那就是五个女人了;这个……
    柳乘风硬着头皮道:“微臣遵旨。”
    朱佑樘随即脸色又是温和起来:“还有太子;柳乘风;你去和太子打声招呼;就算朕这几日政务繁忙;让他这些时日不必进宫为难了;身为儿臣的;应多承欢母后膝下;让他往后多去侯府走动;伴在皇后膝下。事儿就这么定了;年关就要到了;年关之前;朕一定要听到好消息;下去。”
    柳乘风和娄封二人一道拜辞出去;到了现在;娄封算是明白了;自个儿虽是都指挥使;可是在宫里;其实还真只是个协办的角色;至始至终;他虽然插了那么几句话;可是到头来;却什么也没得到。
    柳乘风与娄封一道出了宫;显然这娄封暴露出来的嘴脸;让柳乘风有些不太高兴了;因此一路过去;也没怎么搭理他;倒是娄封笑呵呵的和他了几句话;柳乘风也只是随意附和了几声。
    眼下事情已经清理清楚;刘吉那边还在继续彻查;刘昌现在的办法只能将他稳住;等圣旨出来;只怕也就这几日找个由头让新军和勇士营协同操演;柳乘风反倒闲了下来。
    不过旨意马就会出来;皇后娘娘协同太康公主出宫省亲;自个儿自然还得好好的准备一下;这事儿肯定会遭人诟病;什么皇后出宫去看公主;实在是坏了规矩;柳乘风对这些言论不会在意;他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让皇后和那太康公主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才好。
    等柳乘风要去坐自己的马车;娄封笑呵呵的道:“怎么;柳佥事准备到哪里去?”
    柳乘风淡淡的道:“自然是回府;准备迎接娘娘和殿下的事宜。”
    娄封不由笑呵呵的道:“这也好;不过案子那边;是不是要再做些安排。”
    柳乘风道:“刘吉那边;已经有了安排;先从他那儿查起;若他是乱党;那么就可以洗清刘昌的怀疑了。若是刘吉不是乱党;那么刘昌的嫌疑更大;不过眼下咱们也动他不了分毫;先调虎离山之后;再行处置。来去;也没什么好安排的。”
    娄封不由笑了起来;道:“柳佥事的也有道理;案子查到现在;你我反倒成了闲人了;只是刘吉那边;能尽快清查出是否与乱党有关吗?”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这个可做不得准;不过一个大学士被锦衣卫软禁起来;长久下去也不是个事儿;现在锦衣卫已经全力追查;总能有点眉目;最关键的;只是要查清杨作和刘吉之间的关系;想必也不是太难;多半也就是这几日的事儿;娄大人也是辛苦;待会儿还要去衙门吗?”
    娄封不由笑了笑:“柳佥事要去躲懒;可是老夫却躲不得懒;少不得还是要去亲军衙门走一趟。”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 )
第四百九十一章:可以托付
    原目送着柳乘风的马车越行越远;娄封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狡黠;随即冷冷一笑;坐上自己的轿子。(。。 )⑸
    那轿夫并没有急于抬轿;而是躬身用耳朵贴着轿帘子;低声道:“老爷;现在去哪里?”
    “回府!”娄封十分简单的了一句。
    柳乘风回到侯府;门子从来未见过侯爷回来的这么早;尤其是这几天;现在午时都没到呢;一时间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赶快过来迎了;笑呵呵的帮柳乘风扶着高凳;伺候着柳乘风下了车;一面道:“侯爷今个儿难得清静;想不到回来的这么早。”
    柳乘风嗯了一声;进了府。
    里头的家眷们听柳乘风回来;也都迎出来;一一与柳乘风相见;这些时日;柳乘风总是半夜回来;平时大家竟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柳乘风与她们都了话;随即到内堂里去话。
    温晨曦和朱月洛左右各坐一边;柳乘风喝了口茶;才道:“待会儿皇后娘娘和太康公主就要到了;是来咱们家省亲的;只怕要盘桓几日;这府里头也不要张罗什么;不过该守的规矩还要守。不要让别人家闲话;我们不懂礼数。”
    柳乘风这一句话;让温晨曦和朱月洛都不禁花容失色;温晨曦道:“怎么皇后娘娘要来;先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再到侯府来省亲;还要盘桓数日;只怕也没有这样的规矩;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朱月洛却似乎明白了什么;道:“姐姐;瞧夫君这急匆匆来报信的样子;估摸着皇后娘娘转瞬间就要到了;现在问这些也是无益;是了;我们是不是要换了吉服;再叫人张罗一下;开了中门。准备香案?”
    朱月洛对这些规矩;倒也懂一些;温晨曦毕竟见的世面少。这时候自然全凭朱月洛拿主意;不由点头道:“这事儿让月洛做主;咱们呢萧规曹随。”
    朱月洛掩嘴一笑;道:“我也只是上看到的。做不做得准却是不知;想必就算有什么怠慢;母后也不会见怪。”
    柳乘风对这什么礼;其实也是懵懂不知;既然朱月洛知道一些。也只能听她安排;他心里估计;这皇后的凤辇也就这一两个时辰到;皇上的性子就是如此;打定了主意;再加上宫里有危险;是不愿意让皇后娘娘和太康公主在宫中久留的
    整个侯府;开始张罗起来。过了一炷香。宫里果然来了人;却是一个太监带着数十个太监到了;算是皇后的先遣军;帮着做好准备工作的;如此一来;倒是让侯府的人不禁吁了口气。无论如何;有个‘专业人士’提点。事情就好办的多;需要什么贡品。要焚几柱香;还有各人穿什么衣衫;都任这太监安排。
    柳乘风倒是躲了一下懒;这种琐碎的事实在不是他的长处;跟着去凑合只是帮倒忙;索性到房里躲个清闲。
    自从进了亲军;柳乘风在房里待得时间已经越来越少;此时抛去所有的心事坐在这里;让柳乘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那豆大的油灯;闪耀着昏黄;让柳乘风的眼睛感觉到一丝不适;深吸了一口气;随手捡起了一本看;只是没有到一刻工夫;外头就有人来禀告了:“侯爷;皇后娘娘到了。”
    “来了……”柳乘风长身而起;快出了房;到了中门这边;一家子百口人都穿着礼服守候在这里;柳乘风传的是飞鱼服;站在最的位置;身后左右两侧分别是夫人和府里一些地位较高的人;再后头就是一些杂役和婢女了;随着爆竹声响起;中门大开;张皇后欠着太康公主跨槛进来;柳乘风带着诸人一起问了安;张皇后道了一声免礼。
    张皇后的脸色明显不是很好;板着个脸;看了柳乘风一眼;再顾不得什么规矩;只留下了一句话:“这些装腔作势的就免了;统统撤了;去大堂里;朵儿;你和姐姐和温夫人随意到这侯府走走;柳乘风;随本宫到堂中去回话。”
    张皇后懿旨下来;谁也不敢什么;人群各自散了;柳乘风亦步亦趋的跟着张皇后;到了侯府大堂;张皇后刚一落座;就已是忍耐不住;冷冷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皇上一副神魂不属的;你;别以为你们君臣能瞒得住本宫。”
    柳乘风当然知道;宫里有危险的事皇上肯定不会;而张皇后突然收到旨意;是要出宫省亲;心里肯定也会起疑;皇上那边问不出什么;当然要寻自己兴师问罪了。
    毕竟这事儿太匪夷所思;张皇后当然觉得不正常。
    她虽是顺着皇上的意出了宫;可是心里不免担心;自然问到柳乘风头上。
    柳乘风连忙道:“陛下不过是因为娘娘思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