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0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是此刻的娄封异常的冷静;他没有叫嚣什么;只是森然一笑道:“可是定弦和尚临死之时明明他的党羽姓刘;柳佥事又是如何想到娄某人的?”
    这一次娄封没有再直呼柳乘风的姓名;而是用了尊称。
    柳乘风莞尔一笑;道:“其实这也很简单;有一日;我自称姓柳;却也被人误以为姓刘;那定弦和尚的官话并不标准;那时又是毒发;将娄念成刘字也不稀奇;只是他一字之差làng费了厂卫这么多功夫;若是事先就知道他的同党姓娄;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娄封冷笑道:“可既然柳佥事对老夫已有怀疑;为何不让人及早动手?”
    柳乘风呵呵一笑;道:“明教的组织一向严密;若是只单单对你动手;你在京中的党羽只怕早已逃之夭夭了;朝廷对明教断不能姑息;务必要做到斩草除根;其实事先我已让人给陛下上了一道秘密奏书陈言此事;而陛下思量再三才决定来一个请君入瓮;将你们全部引出来;一打尽。”
    满朝哗然……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朱佑樘;眼中又多了几分敬畏。
    只是此时的朱佑樘却是苦笑不已;秘密奏书;柳乘风确实是上了;可是他并没有拿主意;也没有当机立断;回复的只是一句卿自斟酌四个字;而柳乘风也早已暗中让不少新军扮作了太监保护朱佑樘的安全;一切都做到了万无一失;朱佑樘也只是等着看热闹罢了。
    可是柳乘风却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睁着眼睛瞎话;把这功劳都归于他朱佑樘的头上;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一副场景;秘密奏书递到他的手里;他围着正心殿来回踱步;做着最后的抉择;若是要一打尽;宫里就必定会有一丝危险;而在沉yín再三之后;朱佑樘像所有遭遇到危机的圣明君主一样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强硬的选择。
    只是这么一句话就将大半的功劳归在了朱佑樘的头上;将来若是史书中写到这一段时;只怕少不得要赞扬一番。
    毕竟柳乘风的智慧和能力虽然体现;可是对天下人来;智慧和能力只是能臣的基本素质;对天子来;最大的本事是能做到当机立断;古怪的圣贤帝王;哪一个不是在最困难的时刻做出最明智和最有勇气的抉择;从而成为后世耳熟能详的典故?
    朱佑樘虽然明知柳乘风这家伙给他戴了一顶高帽;可是心里竟有几分欣喜;心里不由骂了一句:“这个滑头。”
    娄封此时狰狞一笑;恶狠狠地看着柳乘风;道:“既然如此;那也唯有鱼死破了;杀!”
    他大呼一声;可随即便杀声震天;殿外的作乱亲军刚想杀来;可是在这宫里四处却纷纷杀出一队队的军马;殿内的作乱亲军也已被假扮太监的新军围住厮杀在了一起。
    柳乘风自觉地向后退开一步;到了丹陛之下;手中的长剑也拔了出来;脸色冷峻地伫立不动。
    这种厮杀不是他擅长的事;当然是娇给别人去做;可是他也不能退得太远;在这丹陛下有许多新军保护;退到这里既安全又不会给人一种胆如鼠的印象。
    话;柳乘风觉得自己是越来越阴险了;方才还娄封心机深沉;可是柳乘风的心机又何尝不深?
    乱党事败;早已慌了;再加上新军围杀;顿时便如割麦子一般纷纷倒下。
    要知道新军的ào练虽然多是以火器为主;可是那种队列和体魄的ào练却足以令他们不畏近战;一队队人的厮杀;最重要的不是个人的勇悍;而在于整体的队列;一个个队相互组织相互呼应才是制胜的法宝;而对于这些作乱的亲军来;或许他们有极大的勇气;可是各自为战;顷刻间功夫便倒下了不少人。
    剩余的一些乱党;只得保护着娄封缓缓向殿门退去;可是在整个宫里;平叛已经开始;无数的新军从四面八方涌出;锦衣卫和东厂的番子也不知从哪里杀了出来;还有守卫其他各宫殿的亲军将各个出入口死死封住;所有人接到的命令是;朝殿附近的亲军全部格杀勿
    也即是;这些人全部都是乱党。
    娄封眼看大势已去;老脸胀得通红;整个人如发怒的狮子;身边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可是一队队冲杀来的新军却是源源不绝。
    此刻他已经知道自己彻底地完了;二十年的经营;全部毁于一旦。
    他放声大笑;那笑声竟是掩盖了喊杀声;随即;绝望的娄封捡起了地上的一柄散落长刀;往脖中一横;眼前瞬间一片模糊;泊泊的鲜血自他的颈脖上溅shè出来;他听到有人在呼唤:“大人……大人……”
    大人……
    一个反贼岂能做大人?
    娄封的脸上浮出最后一丝的嘲讽笑意;随即仆然倒地。
    …………………………………………………………………………………………………………………………
    朝殿已经清理了个干净;可是文武大臣们却是惊魂未定;事情来得太突然;去得也太突然;宫里的喊杀已经渐行渐远;直到现在消失不见;所有人还没有回过神来;竟是不知这接下来的朝贺是不是要继续进行了。
    柳乘风的剑已经收回了剑鞘;站回了班中;方才发生的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而朱佑樘在沉默片刻之后仍然宣布朝贺继续进行。
    只是这朝贺再没有了方才的喜庆;不少上贺表的大臣喉咙都不禁有些嘶哑;而随后;殿外传出嚓嚓的脚步声;有人到了殿外拜倒在地;高声道:“陛下;各处城门遇乱党袭击;勇士营与城门守军已将乱党格杀殆尽!”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来报:“回禀陛下;廉州侯府遭受乱党突袭;侯府护卫与勇士营已格杀殆尽;皇后娘娘安然无恙。”
    一个个消息;都让人心惊肉跳;大家当然知道;这格杀殆尽是什么意思;只怕这京师里头已有不少地方血流成河了。
    可是朱佑樘此刻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丝毫不为所动;勉强地将这朝贺持续到正午;才淡淡地道:“诸卿很是辛苦;明日就是大年;诸位各回家中好好过年吧;今日是大年三十;除旧迎新;明年我大明定是一番新气象;好了;朕也乏了;都散了吧。”他虽然口里是乏了;可是激ng神却是极好;一面道:“立即迎皇后和太康公主回宫;柳爱卿留下;朕有话要。”
    这朝贺到了这个时候;其实也早已变味;大家也不便在这里久留;听了朱佑樘肯放大家走;顿时鸟兽作散;而柳乘风则是留了下来;丹陛上的朱佑樘看了他一眼;随即道:“来人;移驾正心殿。”
    宫里的积雪已经清除干净;那些乱党的尸骨和鲜血也清扫了干净;方才的事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整个紫禁城里的卫戍却是森严了不少;正心殿外头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个水泄不通。
    朱佑樘已经换了一身臭常服;头上戴着方巾;一副儒人的打扮;而柳乘风则是坐在椅上一声不吭。
    朱佑樘沉默良久;才道:“这一次若无柳卿;朕只怕也要不知如何是好了;你这一次立了大功。”
    柳乘风心里却在想;若是没有我;那娄封会狗急跳墙吗?或许他会永远地潜藏下去;永远不会显露出自己的反骨。或许正是因为bī急了;才出此下策。
    朱佑樘又叹了口气道:“朕实在想不通;朕这些年历经图强;大明的天下比先帝在的时候已是好了不知多少倍;可是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要做反贼?难道是朝廷对不住他们;还是朕施政有失?”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啊;同学们;还有几天又一个月过去了。(。。 无弹窗)
第五百章:邀功请赏
    朱佑樘一声感叹;带着几分自省;随即不安地站了起来;一边背着手踱步一边道:“涉及到明教的乱党;该怎么处置还是怎么处置;处置之后写入邸报颁发天下;要天下的官府知道朝廷剿灭明教的决心;往后再发现可疑之人;务必要心在意;不得有误。不过朕方才的是明教的乱党;也有一些是被明教胁迫之人;能查清的就查清楚;不要让整个京师人人自危;该从轻发落的还是要从轻发落;至于主谋之人可以格杀勿论;可是也不必大行株连;朕……”
    朱佑樘眯着眼睛;继续道:“天下这么多明教余孽;未必都是前朝的余孽;这些人中也有一些是良善的百姓误信了乱党之言;又或是因为朕的疏忽从而成了乱党;让内阁那边上一道自省的奏书;朕……”朱佑樘如鲠在喉;良久才长吐口气道:“就这么办吧。”
    朱佑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柳乘风站在一边心里揣摩着他的心意;道:“陛下;明教的兴起只怕与成化年间有莫大的关系;至少微臣这边得来的许多情报都可以证明这些乱党的骨干早在成化年间就已经开始大肆活动;陛下毋须自省;这是先帝的施政之失。
    朱佑樘又叹了口气:“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朕的天下也是先帝那儿继承来的;难道能一味把责任都推给先帝吗?现在这些明教要乱的是朕的社稷;而不是先帝的江山;所以朕就得担起这份责任;你不必了;你这一次做得很好;若不是你;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柳乘风正色道:“微臣不过是奉旨行事而已;若无陛下;又如何有微臣的些许功劳?微臣不敢居功。”
    朱佑樘凝重的脸色渐渐化开;微微一笑;道:“谨慎本是好事;功高盖主虽是坏事;可你也不必这个样子;朕有容人的肚量;你不必害怕。功劳就是功劳;若是这一次让娄封得逞;朕当真是要死不瞑目;更没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了。你居功至伟;朕当然要赏;恩旨到年后就会发出来;明日就是新年了;事情能在今日解决也好;大家都过个好年吧。”
    柳乘风颌首点头。
    朱佑樘随即笑道:“怎么?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柳乘风苦笑道:“微臣不是脸色不好;只是在想;娄封一定不是明教的真正魁首;想必也不过是个马前卒;真正的明教首逆却不知是谁;陛下;这件事并没有结束……”
    柳乘风这么一提醒;让朱佑樘也不由得皱眉;手扶着案牍;沉思良久才道:“大海捞针;要寻这明教的首犯只怕并不容易;只是可惜没有活捉了娄封;若是能拿住他;或许能有些眉目。”
    柳乘风却是摇头;道:“陛下;娄封能隐忍二十年引而不发;处心积虑;他对明教的忠诚只怕不容置疑。再者;以他的罪行自知已经到了穷途末路;无论是开口还是不开口都必死无疑;是绝不会吐露出一字半句的;活捉了他只怕也用处不大。”
    朱佑樘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娄封这种人实在太过可怕;以他的定力绝不可能像定弦和尚那般。
    柳乘风道:“微臣倒是想起了一件事。”
    朱佑樘道:“你但无妨。”
    柳乘风道:“陛下;那杨作挖掘密道可谓是胆大包天;可是根据种种蛛丝马迹;微臣却觉得杨作不过是那几个道人的提线木偶;尤其是个有个姓木的道人;据杨作的管事;杨作对这个姓木的道人可谓是言听计从;这个木道人只怕不简单;十有就是明教最核心的人物;只是这个人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失去了踪迹;可是微臣相信;这个人一定还在京师;只是不知现在又换成了什么样的身份;若是能顺藤摸瓜抓住这个人;事情就好了。”
    柳乘风对那木道人确实有了兴趣;十几年前;明教要主持这么大的工程;所动用的人力物力肯定是不;应当是明教的一次倾尽全力的行动;而能主持这件事的人定是明教最高层的人;比娄封的地位更高不少;若是这个木道人仍然活着;设法将他拿住;明教只怕也就可以随之瓦解了。
    只是要把这个人揪出来谈何容易;柳乘风至多也只是平添几分幻想而已。
    朱佑樘也对柳乘风的话很是认可;道:“这件事慢慢地来吧;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二人随即又了一些话;外头的太监进来传话;是皇后娘娘的步撵已经入宫了;朱佑樘打起精神;道:“走;去看看。”
    柳乘风随着朱佑樘出了正心殿;迎了张皇后和太康公主进了宫;张皇后的脸上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方才她在侯府的时候听到外头突然喊杀声震天;府里的内眷都是吓了一跳;而随后便有无数官军突然涌出来;将这些乱党尽数围住厮杀;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消停下来;此后有个姓陈的千户进府来问安;她的心也没有随之稳住;只是不断地问陈千户宫里情景如何;陈千户则是宫里有廉州侯;定能保护陛下安然无恙。
    张皇后听了总是放心不下;直到圣旨过来让她回宫;她才松了口气;柳家的夫人们送了她出了中门登上步撵;她看到街上萧条;空气中还散着血腥气;整个人便觉得有些不适了;等回到宫里;心神才安定下来;下了步撵;进了坤宁宫;朱佑樘与她低声了几句话;张皇后眼圈儿有些红;可是随即又化哀为喜;不管怎么;这事儿总算走过去了;她这时才想起了柳乘风;道:“让柳乘风进殿吧;怎么还站在殿外头?太生分了。”
    柳乘风方才接了张皇后;确实是不好进去;毕竟人家老夫老妻肯定是有话要的;自个儿没必要凑这个没趣;等到殿中皇后相召;他才大大方方地进去;笑呵呵地道“娘娘受惊了。”
    张皇后掩嘴笑道:“惊吓科是有;不过也幸好府外头的锦衣卫和官军得力;倒是能安然无恙;走了;那个姓陈的千户叫什么?他进府的叶候满身血淋淋;怪骇人的;却也是个忠臣。”
    柳乘风道:“他叫陈泓宇;是微臣下头的一个千户;这个人别的且不;可是有一条和微臣一样;都是肯尽忠职守之人。微臣让他保护娘娘的凤驾;他当时可是下了军令状的;是谁要是敢伤皇后娘娘便需从他的尸首上踏过去才成。”
    张皇后不由笑起来;道:“能尽忠职守便好;陛下;这个陈泓宇陈千户;咱们得记着;将来论功行赏时可不要忘了。”
    功劳这东西放在功劳簿里看不出什么;可是经柳乘风绘声绘色地这么一;尤其是那一句需踏着陈泓宇的尸首过去立即就给人很直观的印象了。
    朱佑樘也笑着道:“这个自然;柳乘风是首功;这个陈泓宇也要重赏。”
    柳乘风见状;索性趁热打铁;连忙道:“陛下、娘娘;其实微臣和陈千户虽然肯用命;可也有一些人虽然没有冲锋陷阵;为了这个案子却是操心劳力;譬如微臣的幕僚李东栋李先生;这些时日他一直在暗中谋划;为微臣出谋划策;可谓是劳苦功高;还有个王司吏;更是几天几夜都没有合眼;生怕京师各处送来的消息有什么砒漏;没日没夜地在金事府里整理各种消息;微臣以为;宫中行赏不能厚此薄彼;这些人的功劳都不在微臣之下。”
    张皇后的笑容更浓了几分;道:“你这个家伙;在本宫跟前没什么好心;这就急着要邀功了。
    不过话又回来;你对自个儿的功劳只字不提;却一味提举部众;也难怪大家都这么肯尽心用命;只是这事儿本宫做不得主;还得皇上来拿主意。”
    朱佑樘见皇后高兴;也深知这一次柳乘风这一伙人立了大功;道:“柳爱卿到时候写个章程出来;这些人都记上;朕自会论功行赏;绝不会有失偏颇;还有这一次平叛的亲军和新军;等年后也会有恩旨下来;你这个家伙倒像是觉得朕是刻薄寡恩之人;生怕不会颁布赏赐一样。”
    柳乘风连忙谢了恩;见朱佑樘和张皇后都显露出了几分疲态;便道:“陛下和娘娘好好歇歇;微臣告辞了。”
    从宫里出来;守卫在午门的亲军都换成了生面孔;可是这些人都认得柳乘风;一见柳乘风出来;都忍不住挺起胸膛;又敬又畏地看了柳乘风一眼。
    柳乘风朝他们笑了笑;倒是没有端什么架子;守候在宫门外头的是李东栋;李东栋在外头等候多时;他是手无缚鸡的书生;当然没有去冲杀的份;可是又不免有些担心;因此一直在这儿等候。…………………………………………………………………………………………
    (。。 )
第五百零一章:势
    ~《  ~柳乘风坐上了车;李东栋也随之进来;这车厢颇为宽大;车夫直接拉了二人直接去佥事衙门。
    车里头很是颠簸;李东栋面带喜色;道:“恭喜大人再立新功。”
    柳乘风的脸上却高兴不起来;苦笑道:“还早着呢;明教不除;咱们就别想歇下来。”
    李东栋也不禁哑然失笑;他当然清楚柳乘风的是什么意思;几次对明教的动作都是柳乘风布置完成;这一年多来;柳乘风屡屡侦破明教大案;可是明教树大根深;只要还有人在活动;那么这铲除明教的事就少不得柳乘风了;往后麻烦的事儿还在后头呢。
    李东栋道:“能者多劳;大人也只能多担待一些。”
    柳乘风板起脸;道:“所以咱们要未雨绸缪;那个木道人的事你知道吧?”
    李东栋道:“可是那个杨作唯命是从的木道人?”
    柳乘风颌首点头;道:“让人去查;无论能不能查出什么;但凡有什么蛛丝马迹都不可放过。”
    李东栋道:“这事儿学生来安排;大人安心过年就是。”
    柳乘风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李东栋已经越来越有作为幕僚的觉悟了;更准确的;他更像是柳乘风的大管家;任何琐碎的事交给他手里;总能做的井井有条;吩咐一件事下去;他不但能办好;还能举一反三;做到最好。
    “是了;还有一件事;陛下那边让我来拟定一下这一次缉拿乱党案的章程。”柳乘风随口了一句;继续道:“头功嘛;就给陈泓宇算了。不过你的功劳也不;我打算让你排在陈泓宇之后。王司吏那子还年轻;给你垫后吧。”
    李东栋眼睛都直了;原来功劳还可以这么个排法;全看这位侯爷的兴致;他当然清楚这一次的功劳有多大;到时候论功行赏;肯定少不了好处;可还是不禁踟躇道:“大人;这样做会不会有失公允?”
    柳乘风却是撇撇嘴:“公允不公允那是我的。我公允就公允;你不必想太多;恩旨年后就会放出来;宫里到底如何行赏我却是不知道。”
    李东栋明白了。其实他也能理解柳乘风。到了柳乘风这个地步;没有一些亲信没有人团结在他周围是不成的;内阁里任何一个大学士。谁不是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东厂的厂公;锦衣卫的指挥使;还有各部的尚书;哪个人周围没有一批人给他们抬轿子。你可以这是任用私人;也可以公私不分。可是有些时候偏偏只能用这种手段;跟着自己的人有肉有汤吃。才能渐渐的培养自己的羽翼;张开自己的翅膀;若是有了好处不想想自己人;却是先往别人身上推;还有谁肯跟着你办事;又有谁愿意给你抬轿子?
    穿了;这就是势;没有这个势你就算是内阁首辅又算的了什么?大学士和那些方方面面大佬们的可怕之处未必是他们的官职;而是他们的能量;刘健现在在府中养老;仍然可以左右朝局;跺跺脚都可让京师颤一颤;靠的未必是他的权柄;也是他的势。
    李东栋再没有推辞;不过这时候也默不作声了;车厢里很颠簸;可是他却没有像柳乘风一样靠在车厢上歇息养神;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思考起来。
    柳乘风虽然只是佥事;可是以他现在的声势;也确实已经算是京师里的一号人物了;而他的基础;来自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宫里的信任;其二是聚宝楼;再其次是锦衣卫和新军。
    宫里的信任暂且不考虑;而聚宝楼可以为柳乘风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力;可是锦衣卫和新军才是柳乘风扩展羽翼的来源;这一次不少亲军参与谋反;整个亲军内部可能会有一次大洗牌;而现在内阁本就不太稳固;大量的人手安插进来是肯定的;而柳佥事若是能抓住这一次机会;至少在锦衣卫中可以占有一席之地。
    其次是新军;明年年后新军就要扩张;虽现在的新军已被柳乘风牢牢的抓在了手里;可是到时候也难免会有大量的武官补充;这些武官可能会出自宫里的勇士营;可能是边镇的老油条;甚至有可能是南方的督抚;文官掌兵这是铁律;新军规模不大时倒也罢了;一旦规模扩大;各个机构渐渐扩张;就会有无数人塞进来;谁都想在这块肥肉上分一杯羹;那么廉州侯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保持住在锦衣卫内部占有的一席之地;同时尽量的维持在新军之中实力和威望。
    如此一来;便可以自成体系;成为大明朝为数不多的大佬之一;虽然未必能有内阁大学士那般的声势;也足够可以和地方的总督或东厂厂公;各部尚书相抗衡了。
    不过这事儿既然当真要有眉目;肯定要提早做好准备;柳乘风虽然只是透露了只言片语;可是李东栋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是该活动一下才好;至少锦衣卫这边;他要先有些布置。
    想定了一切;李东栋又开始琢磨着如何安插人手和扩张声势了;只是这事儿不能急;眼下着重的还是内城五个千户所的事儿;这五个千户所本是因为查明教的事儿控制在柳乘风的佥事衙门之下的;这些时日以来;佥事府这边也确实做到了掌控他们;可是等这明教的案子一落地;就极有可能会被人收回去;那么佥事府在内城的影响力将会减弱到最低。
    左思右想;暂时也没什么眉目;而这时候马车却是停下了;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佥事府门口。
    柳乘风和李东栋下车;不少柳乘风的老部属都到了;除此之外;还有内城的不少武官;这一次柳乘风调动人手查案子;没少用他们;所以现在剿灭了乱党;大~~  更新首发~~家也都自觉到这儿来;明日就是大年初一;这年三十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得聚聚;听柳佥事把今年的最后一些安排贯彻下去。
    陈泓宇红光满面;兴匆匆的带着众人出来迎接柳乘风;柳乘风则只是含笑;一一和他们打了招呼;事实上佥事府这边也没什么需要特地安排的;除了这一次平乱的善后事宜也没什么大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