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0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是很寻常的套话;原以为王龙会像其他人一样与他刻意地保持距离;可是谁知王龙却是爽朗一笑;道:“大人气了;大人的酒水;下官早就垂涎已久;只是可惜下官微不足道;一直不敢登门造次;今个儿借着大人这酒宴;少不得要和大人亲近。”
    他话的时候态度诚恳;显得很是真挚。
    ……………………………………………………………………
    今天出去了一天;回来昏沉沉地码完这一章;太累了;睡觉去了;各位;晚安了
    (。。 )
第五百零七章:太岁头上不好动土
    ~《  ~牟斌心里舒服了一些;看现在的架势;虽然有人来的不是很情愿;可是至少宾们络绎不绝的前来;至少能遮点儿丑。
    只是柳乘风到现在没有人影;仍然让他放心不下。
    此时午时就要到了;来的人不少;除了当值不能到的之外;大家倒还算给了牟斌几分面子;各自落座之后;酒菜便开始端上;大家按着官衔各自寻坐;佥事以上的武官;自然是在花厅里;而一些千户以及少量百户在院子里;至于百户和百户以下的武官便只能屈就到府外的棚子里凑成一堆。
    来的人实在太多;几乎是座无虚席;可以整个亲军上千的武官能来的都来了。
    这时候牟斌也照料不来;只能和诸位指挥使坐在一桌相陪;而锦衣卫里的一些心腹之人;则是散落到各处去;代表牟斌陪。
    其实武人吃酒;也没什么规矩;酒菜上来之后大家也不气;有的自斟自饮;有的吐沫横飞的与几个相熟的在同桌话;也有人借口是夜里要当值;不敢喝酒;却拿着筷子夹些菜吃。
    府里府外顿时热闹起来;那佥事王龙坐在院子里;这院落里摆了数十张酒桌;处在这种嘈杂的环境;王龙倒也不气;屡屡向同桌的人敬酒;王龙是吴权的人;这个想必在座的人都知晓一些;大家来这吃酒也是迫不得已;心里却是向着吴权的。此时见王龙来敬酒。自然是来者不拒。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儿醉意了;王龙见事情差不多了;双眼掠过一丝冷色;随即举掌在酒桌上一拍;故作不胜酒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扯着嗓子道:“嘿……牟指挥使这一次请咱们诸位兄弟吃酒;我王龙感激不胜;只是指挥使大人平时不请咱们兄弟喝;偏偏在亲军都指挥使有了空缺的时候才突然想起了咱们弟兄。句犯忌讳的话;牟指挥使是什么心意;王某人会不知道?”
    他用这一番话做了开场白;让隔桌的人都不禁安静下来。盯着王龙看;不过王龙的话很有道理;平时锦衣卫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也不见这姓牟的来打什么交道;现在倒好;都指挥使有了空缺;这位指挥使大人就热络起来;他怀着什么居心;明眼人都看得出。
    王龙笑容越来越冷;随即扯着嗓子道:“今个儿我王龙吃了牟指挥使的酒。心里自然对他感激;可是话又回来;若是牟指挥使请我等来吃酒是别有所图;我还是劝他打消了这念头;嘿嘿……咱们亲军里头的人都不是瞎子;谁做了都指挥使对弟兄们有好处;这还用问?旗手卫指挥使吴权吴大人;为人宽厚;又素来与大家有旧交;大家伙儿心里头都是向着他的。有人想借机拉拢;哪里有这么容易;真当咱们是三岁大的娃娃可以随便哄骗;句不太中听的话;锦衣卫……嘿……锦衣卫是什么东西。他们也算亲军?哼;保护皇上没他们的份儿。御前听差也没他们的份儿……”
    “王龙……你胡什么”一个锦衣卫千户已经义愤填膺的站起来;这人是牟斌的心腹之人;此前王龙站出来话;他就有点儿不太好的预感;而现在见这王龙胡八道;已是按耐不住;拍案而起。
    王龙瞧都不瞧他一眼;大声嚷嚷道:“我胡?我胡了什么;怎么;你们锦衣卫还敢仗势欺人不成;是你们牟指挥使叫我来吃酒;若不是卖他的面子;大爷我来这儿做什么;现在来了这里;你竟是我胡八道;这倒是奇了;嘴长在我的口上;这牟指挥使还没做都指挥使呢;就已经管的这么宽了;别人怕他牟斌;我王龙却是不怕;你们锦衣卫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把我王龙拿去诏狱”
    ~~  更新首发~~这院子里的众人本就有了几分醉意;听到王龙这一番话;顿时鼓噪起来;一些性格粗鲁便忍不住纷纷站起来;大喝道:“就是;酒是你们请来吃的;难道话还不让人;你们这算什么酒宴;不会是鸿门宴吧”
    又有人道:“咱们亲军会怕你们锦衣卫;张开你的狗眼瞧瞧;别以为是锦衣卫就可以仗势欺人。”
    那先前话的锦衣卫千户顿时不吱声了;倒不是怕什么;只是这时候若是再让这王龙抓住把柄把事情激化下去;到时候非要天下大乱不可。
    其余的锦衣卫武官此时也都含着怒;却不敢做什么过份的举动;眼下出头;实在不是什么好时机。
    王龙见锦衣卫示弱;更是咄咄逼人;拍着桌子指桑骂槐一通;竟是有不少人叫好。
    而这时候;一个锦衣卫千户已经偷偷离席;飞快去了花厅。
    花厅里;牟斌正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众位指挥使着话;这时一个千户匆匆进来;附在他耳朵上低语了几句;牟斌的眼中掠过一丝冷色;其实方才的时候;他就听到外头有喧哗声;像是有人在激烈争吵;只是这个时候;他越发得心;否则一不心;就会激化矛盾;而其余的指挥使见状;也大致明白出了什么事了;竟有不少人脸上似笑非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牟斌想了想;还是决定不离席;若是自己出去弹压局面;很可能会产生反效果;他淡淡的对那千户吩咐道:“老夫知道了;你继续下去待吧;要让大家宾至如归才好。”
    他的语气平淡;可是脸上却是乌云密布;对方明显是故意来闹事的;闹个不好;这酒宴就要一哄而散;成为天下最大的笑柄之一。
    那千户只得唯唯诺诺退出去。
    而在这院子里头;矛盾终于激化了;王龙一顿咒骂讥讽之后;终于还是有带着醉意的锦衣卫武官遏制不住火气了;站起来与他争吵;而赴宴的所有人借着酒意;又抱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也纷纷加入了骂战;一时之间;院子里乱成了一锅粥;外头的街道棚子里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故意撒酒疯;甚至在棚子外头;还有锦衣卫和一个金吾卫的武官打了起来。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声唱喏一声:“锦衣卫佥事柳乘风到。”
    这声音不大不;偏偏满院子的人都能听到;所有人都暂时住了口;可是随后又开始喧闹了起来;坐在院子里的;最低级别也是千户;高一些的同知、佥事都有;大家互不同属;谁怕谁来?
    柳乘风就是有再大的本事;难道还敢在这儿拿人治罪?牟斌都不怕;还怕什么柳乘风。
    而这时候;柳乘风却是带着一大群人进来;他腰间陪着剑;脸色阴沉;举手投足都有一股肃杀之气;跟在他后头的;是一队护卫;以高强为首;几十个人;个个都配着刀;警惕的看着四周。
    从中门进来;众人看这个架势;一下子喧闹和怒骂的声音了不少。
    那些掺杂在里头的锦衣卫武官见状;纷纷松了口气;其实这一两年;有不少的锦衣卫武官对柳乘风都有了依赖的心理;一些处理不少的事;仿佛柳乘风到了之后就能迎刃而解;就好像天塌了下来;似乎也是柳乘风个子高一些一样。
    一个千户飞快到了柳乘风跟前;对柳乘风低语了几句;柳乘风点了点头;随即恶狠狠的大叫一声:“承蒙大家看得起;来这儿吃酒;柳某人代我家指挥使大人向大伙儿致谢。”
    柳乘风完;双手抱拳团团行了个礼。
    话到这个份上;大家也都住了口;冷冷看着柳乘风;一时之间;这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可是接下来;柳乘风早已布满寒霜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睛落在了隔桌的王龙身上;他一步步走过去;身后的高强等人快步跟上;一群人稀里哗啦的拥簇在柳乘风身侧。
    柳乘风走到了王龙跟前;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王龙。
    王龙顿时感觉到了一些压力;眼神故意避开柳乘风。
    就这样沉默了片刻;柳乘风慢慢开口道:“亲军十二卫本就是一家;都是自家兄弟;可是王佥事方才却是这般锦衣卫的是非;柳某人想问一问;锦衣卫哪里得罪了王佥事;又哪里有对不住的地方;若是王佥事能出一条;那么柳乘风今个儿少不得要向王佥事奉茶致歉了。”
    若锦衣卫真有得罪他王龙的地方;还真是一丁点也没有;王龙一时语塞;老脸羞红的道:“锦衣卫是不是咱们亲军如一家老夫不知道;不过确也没有对不住我王龙的地方。”
    柳乘风笑了;随即冷冷的道:“哦?既然没有对不住王佥事的地方;那么王佥事方才什么来着;咱们锦衣卫仗势欺人;锦衣卫是什么东西?我家指挥使大人好心请你吃酒;你就是这样来做的?”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啦。~《  ~
    (。。 )
第五百零八章:有礼有节
    s
    ipt〃〃s
    =〃
    plaeid=3274〃
    院子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预感到;这个姓柳的佥事是来找麻烦了;或者是专程来寻王龙晦气的。ishu。
    不过话又回来;此前也确实是王龙太过份了;既是来吃酒;却是出这么一番话来;且不牟斌如何;至少是王龙先失了礼数。
    此前有人起头;大家借着酒意也跟着胡闹一番;现在冷静下来;酒意居然醒了一些;也觉得有些惭愧。
    而王龙被柳乘风责问;心里却是不以为然;死死地盯着柳乘风;不发一言。
    柳乘风显然也在愤怒之中;按着剑柄的手攥得紧紧的;青筋暴出。
    王龙看着柳乘风杀气腾腾的样子;心里甚至毫不怀疑;这柳乘风当真有拔剑行凶的可能;他开始有些慌了;却不得不抿抿嘴;做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柳乘风的眸子转了转;似乎是思考着什么;良久;握住剑柄的手不禁松弛了一些;随即不屑于顾地道:“看在牟指挥使酒宴的份上;今日且饶你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到时候可别怪我不气。柳某人平生最恨放下筷子骂娘的人;王佥事吃着牟指挥使的酒肉;骂着牟指挥使的娘;还是要知道自重一些的好。”
    他完;旋身要走。
    王龙却是不屑地冷笑;若方才还有点儿害怕;毕竟柳乘风的脸色实在有些可怕;难保这呆子不会伤人;可是现在见柳乘风只是光打雷不下雨;他心里就了然了;柳乘风不敢动手;这样的诚;自己根本不必怕他。。至于防备柳乘风以后报复;他就更加无惧了。自个儿的靠山若是能做上都指挥使;那便是柳乘风上官的上官;到时候他迟早要坐上旗手卫指挥使的宝座;更不必怕这个乱来事的家伙了。
    现在柳乘风的一番警告;若是王龙屁都不敢放;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只当王龙是怕了柳乘风;更会有人想;他王龙代表着吴权吴指挥使的身份;这时候后退。便是对一个佥事示弱。这岂不是弱了吴大人的威风?到时候吴大人知晓;他王龙还如何在吴权座下立足?
    王龙此时横了心;在一阵冷笑之后;随即道:“锦衣卫原来就这几分本事;王某人倒是见识了。老子来你们这儿吃酒;你们就是这样慢待我的?嘿……都牟斌宴无好宴;依我看;姓牟的这是故意摆下鸿门宴来恫吓咱们亲军的;他难道欺咱们亲军无人;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今日我在这儿放个话儿;锦衣卫想拿捏住大家是休想;只要吴大人还在;牟斌和还有你柳乘风就得识相一些。都指挥使的差事放还没放出来呢;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来逞威风了?”
    他这一番话连他自己都觉得满意;既是掷地有声;又故意将锦衣卫和亲军分离开来;一口一个我们亲军;你们锦衣卫。再直呼牟斌的大名;一下子揭穿牟斌的心思;更是连柳乘风也骂了一遍。
    他话音刚落;让方才轻松下来的人又不禁紧张起来;王龙的胆子还真大;这不是摆明着不想善罢甘休吗?
    柳乘风旋过身;冷冷地看了王龙一眼;冷声道:“王佥事;大家都是为皇上效命;你这种话又是做什么?你一口一个牟大人逞威风;可是在柳某人看来;这酒宴里只有你在逞威风;牟大人好心请你吃酒;你现在却是叫骂不绝;到底是什么居心?其实你的居心不用猜也知道;咱们牟大人在这儿请人吃酒;你的主子心里不痛快;所以才叫你来这儿煽风点火。。你的主子是谁;大家伙儿其实也知道;柳某人别的也不想;只是想告诉你;他吴权若是想来闹;若是看不得牟大人请吃酒;那便有本事而皇之地站出来当着大家伙的面来;别躲躲闪闪;自己不敢出来;却是叫了个狗奴才来;煽风点火谁都会;你既然要;那索性大家打开天窗亮话……”
    柳乘风此刻居然十分冷静;停顿了片刻;继续道:“现在都指挥使确实有空缺;牟指挥使和吴指挥使二人资历都不浅;正是最适合的人选;升官发财;谁没有这个心思?在座的诸位扪心问一下;你们若是有这个机会;难道会不想吗?”
    “有这个心思其实也没什么;若是我柳乘风资历足够;这都指挥使只怕也得争一争。所以牟大人下了帖子请大家来吃酒;一来是因为大过年的;大家又都是亲军;都是热闹热闹;聚一聚。这其二也是想和大家打好关系;平时因为公务的原因;锦衣卫确实和各卫之间联系甚少;牟指挥使想去亲军衙门;自然也希望能与诸位结识;将来有个照顾。”
    柳乘风这一番话可算是开诚布公了;直接把阴谋变成了阳谋;把花花肠子搬到了桌面上;索性让牟斌做个真人。你们不就是想牟大人是为了当都指挥使吗?那好;牟指挥使还真就想做这都指挥使;可是那又怎么样?换做是谁都会有这个心思;这又有什么错?
    有些话开了;反而不讨人嫌恶了;藏着掖着;被人猜度出来反而让人觉得心里怀着鬼胎。
    院内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至少对牟斌的恶感少了几分;人家的理儿也没有错;换做自个儿是牟指挥使;多半也会这么做。
    柳乘风随即冷笑道:“本来嘛;牟指挥使请吃酒;既没有在酒席上吴指挥使的坏话;也没有对吴指挥使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不过是争个都指挥使而已;无论是谁上去;总都算是亲军的人;撕破这个脸皮又有什么意思?牟指挥使可以请吃酒;吴指挥使也可以请;实在算不得什么事;就是便宜也是便宜了自家的亲军兄弟;大家带着一张口来;大吃大喝一通;也不必耍什么心机;诸位该认为谁做都指挥使也没人强逼着;可是现在呢……”
    柳乘风的冷意更足;恶狠狠地道:“现在有人见牟指挥使请吃酒却是不高兴了;他不请吃饭倒也罢了;却是暗中叫了人来在这儿煽风点火;大家来这里无非是聚一聚;大过年的;权当是图个喜庆;可是他们做到这个份上;竟是跑来这儿指桑骂槐;这又怀着的是什么居心?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为了争这个都指挥使;难道还要使阴谋手段吗?”
    柳乘风瞪了王龙一眼;不屑地道:“若真的玩这个;你和你的主子连台面上不来;在锦(屋最快更新
    ef=〃
    )衣卫面前耍花招;班门弄斧还自鸣得意;今个儿柳某人没有对你动手;是看在牟指挥使的面子上;你若是再敢胡八道;那柳某人有的是办法收拾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他要编排什么或是想玩什么手段;无论是明的暗的;我柳乘风都奉陪到底;可是今个儿牟指挥使在这儿请吃酒;就给我闭上你的嘴;这酒你想吃便吃;不想吃就滚”
    王龙原以为自己的嘴皮子厉害;今个儿算是见识到了柳乘风的嘴上功夫了。先是索性把牟斌的花花肠子公布于众;摆出一副不怕人碎嘴的样子;虽然有所图;却又光明磊落。
    随即又直接把战火烧到吴权头上;王龙现在的举动是人都知道这是受吴权指使的;一个光明磊落;一个却是暗中指使人在这儿煽风点火;一个请吃饭;一个却是让这酒宴不能继续下去;这两个人谁忠厚谁阴险高下立判。
    最后言语又是强硬无比;不肯示弱;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来捣乱的这些人;想玩;他柳乘风奉陪到底;可是现在不是时候;因为现在是大年初二;是牟指挥使请大家吃酒的日子。
    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又何尝不是那吴权和这王龙大过年的在触大家的霉头;大过年的;哪个不得和气一些;偏偏他们为了争个都指挥使却是无礼太甚。
    一番话下来;几乎所有人都不禁陷入了沉思;一边咀嚼着柳乘风的话;心里头各想着心事。
    那些方才和王龙起哄的;现在也有点儿后悔了;人家牟斌确实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跟着这王龙起什么哄;吴权大过年的让他来捣乱;确实也有做的过份的地方。
    本来大家都在想;牟斌想做都指挥使想疯了;临时抱佛脚四处来拉拢人。可是现在转换个观念;吴权又何尝不是如此?生怕牟斌给人留个好;却是一点儿规矩都没有;暗中叫人来捣乱;这么做;无论怎么都不厚道。
    王龙此刻估摸着也感觉到了大家的心思;可是这时候他也是有苦不出;再在这儿待下去;不知柳乘风又出什么来;谁知这一次竟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他咬咬牙;跺脚道:“哼;走”
    王龙罢;随即带着几个心腹之人;扬长而去。
    …………………………………………………………………………
    第二章送到。同学们;月票还有木有;有的话;再帮下老虎吧
    (。。 )
第五百零九章:蹊跷
    第五百零九章:蹊跷
    这王龙一走;宴会便消停了下来。
    少了这煽风点火之人;自然无人再敢胡闹;许多人重新落座;继续喝酒。
    这一场酒宴在一个时辰之后结束;临走时;宾们却都被配着绣春刀的锦衣卫校尉们叫住。
    原来吃酒只是个噱头;重头戏还在后头;牟指挥使不但请大家吃酒;还给大家赏钱;无论官职大;人手纹银一百两;都是聚宝钱庄放出来的足额钱钞;随时可以入钱庄现兑真金白银。
    领了银子的人;顿时心花怒放;或许这点儿银子对指挥使对佥事、同知没什么;可是对那些千户和下头的百户、总旗;却相当于是两三年的俸禄。
    亲军毕竟不是锦衣卫;锦衣卫是有油水可刮的;莫是锦衣卫;便是边镇的武官;哪个都不是靠着朝廷的俸禄养家糊口。而亲军就完全不同了;其实道理也很简单;他们的身份虽然特殊;高高在上;唯一的不足便是几乎无油水可捞;边镇的武官可以吃空额、喝兵血;他们是碰都别想碰;锦衣卫可以搜刮;他们却也只能看着眼馋。
    所以对这些中下层的武官来;这日子要想过下去;就指望着那么点儿俸禄了;现在牟斌这边倒是大方;一人一百两;对他们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接赏的时候手都不禁在颤抖。
    亲军的武官是没人敢打赏的;道理很简单;他们可以算是皇帝的私兵;就算要打赏;那也该是宫里;轮不到其他人来收买人心;这种事儿忌讳很大;所以向亲军行贿、打赏都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事儿;几乎没人敢这么做;可是牟斌那边也有辞;这是太子见他们劳苦功高;吩咐下来赏他们的。
    太子殿下出面打赏;自然无人敢挑什么错来;若换做是太祖或是文皇帝的时候;太子做这种事或许会令宫中生疑;可这是弘治朝;弘治朝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皇子;宫里对他不但疼爱;也绝不会生疑。
    可是谁都知道;太子打赏只是个名目;这银子还是牟斌手里出的;牟斌倒是够阔绰;只片刻功夫;十万两银子就发了出去。更不必;那些发放银票的锦衣校尉暗示过;明年这个时候;太子殿下不准还有赏赐。
    一句暗示;让不少人怦然心动;对千户、百户们来;银子才是最现实的东西;至于谁做都指挥使;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于是众人都欢天喜地的道了谢;将银票贴身藏了;匆匆离开。
    ………………………………………………………………………………………………
    吴权的府邸。
    早在一炷香之前;吴权就已经下了吩咐;去请各卫的指挥使来商量事儿;其实吴权也是有些放心不下;以牟斌的性子;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设这酒宴;肯定会有什么盘算;所以将这些人请来;便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事儿。
    他派出去的家人飞快去了各指挥使大人的私宅;谁知拿了名刺递上去;那门房接了;进去禀告之后;门房去而复返;一脸歉意的道:“我家老爷了;他身体不适;只怕不能去拜谒吴大人。”
    来人便道:“只是不知道贵老爷什么时候方便?”
    门房却是吱吱唔唔起来;闪烁言辞道:“只怕……只怕要过些时候;好啦;老爷还有事儿吩咐着我呢。”罢;飞快走了。
    若只是一个指挥使如此;那倒也罢了;可是第二个、第三个;几乎所有的指挥使都是如此;连那个平素与吴权关系最好的郑芳居然是寻了个借口敷衍过去。
    这些递名刺的人便去回禀;吴权心里哆嗦了一下;整个人目瞪口呆;只是一顿酒席;居然所有人的态度都发生了逆转;那牟斌到底使出了什么阴谋诡计;竟有这般的本事?
    紧接着;吴权开始坐立不安起来;事情实在太突然;显然是在他的预料之外;酒宴里发生了什么;此前王龙回来禀告;他倒是知道一些;那柳乘风当着脸了一通既挑拨离间又义正言辞的话;吴权确实觉得这事儿或多或少能影响一些亲军武官对牟斌的态度;可是那些指挥使却未必会改变心意;可是现在;一切都翻转过来了;本来大家都不和那牟斌打交道的;现在却都和他吴权有了隔阂;莫非在酒宴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来人;让王佥事去拜访一下他的几个至交好友;让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