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馇Щ帐巴滋瞬拍芄思捌渌!
    王韬道:“是;大人。”
    大家各自领了吩咐;有的去采买东西;有的拿着扫帚去扫院落里的积雪;有的去打扫屋子;张振则是马不停蹄地出去给柳乘风传递消息;柳乘风也没有闲着;帮着两个校尉把马车、驴车里的东西卸下来;一直忙到子夜时分;大伙儿才勉强把这千户所收拾干净;各自睡下。
    ……
    (。。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打死
    全文字无广告    第二百一十八章:打死
    北通州容纳了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消息传得也快;东厂档头与锦衣卫新任千户赴任的事一夜之间就传了出去。 ()
    那东厂且不;至于这锦衣卫千户却让人透着好奇;毕竟前头已经死了三个千户;谁都知道;来这北通州任千户和往鬼门关里走一遭并无什么不同。
    于是不少好事者开始打听起来;这北通州流动的商贾多;京城距离这儿也近;一下子;柳乘风的底细便被人摸清楚了。
    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京师虽只是个百户;却也是个威风八面的人物;据这人是个屠夫;手里头不知有多少条人命。
    看来朝廷是打算用他来整肃北通州千户所亲军了。
    这消息传得很广;各种柳乘风的段子一夜之间传扬得到处都是;不过也有不屑的人;就比如千户所的司吏马芳;马芳算是北通州的地头蛇;在千户所里做司吏做了足足十几年;可以千户所里的千户走马换灯似地来来走走;可是马芳却一直留在千户所;因此这千户所上下谁都知道;要和北通州亲军打交道;就得先和这位马司吏先有交情。
    此前千户接二连三的被刺;马芳心里也害怕;毕竟谁都知道他是千户所的头面人物;若是那些乱党行刺到他头上;自个儿岂不是死得冤枉?因此自从第三任千户被刺之后;马芳便藏匿了起来;足不出户;索性连千户所都不去了。
    马司吏不到;其他的书吏自然也不愿去;毕竟谁也不知乱党的下一个目标是谁;因此每天在书吏房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书吏不来;就没人点卯;没人点卯;大家自然是树倒猕猴散;谁还肯再冒这个风险?
    现在新来的千户大人上任已经叫人知会;让大家卯时去点到;千户大人有话要。
    马芳在自家的宅子里却是嗤之以鼻。
    柳乘风又如何?屠夫又如何?这儿是什么地方?这儿是北通州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一个千户刚刚到了北通州;就这般颐指气使;真是蠢不可及。
    再者了;现在这风口浪尖上;突然弄出这么大的动作;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新任的千户大人到任了也一样;这姓柳的难道就不怕死?不怕被刺刺杀?
    马芳一时拿不定主意;到底明儿清早去不去千户所一趟?沉吟了良久;他才对前来报信的张振道:“既然千户大人相召;怎么也得去一趟;好吧;我会去。”
    罢又斜眼看了张振一眼;冷笑道:“张振;千户大人似乎很倚赖你嘛;看来你这书吏要飞黄腾达了。 全文字无广告 ”
    张振吓得脸都变了;连忙道:“马司吏言重了。”
    “去吧;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马芳挥挥手;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等张振继续去通知其他人;马芳坐在自家的花厅里双目阖起;嘴角发出冷笑;慢悠悠地道:“这倒是奇了;这个柳乘风到底在玩什么玄虚?东厂那边也新来了档头;瞧瞧人家;做起事来遮遮掩掩的;反倒是咱们这个新来的千户如此大张旗鼓;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难道还嫌千户的风头出得不够吗?”
    马芳想了想;随即撇撇嘴;哂然一笑;也不再多想了。
    到了第二日;卯时的时候马芳还没醒来;家里一个下人来叫他;马芳昏沉沉地起来;才问到了什么时辰;睡在边上的婆娘回答道:“卯时都要过了;不是今个儿卯时要去千户所一趟吗?去得迟了;只怕你那新来的上司要责怪的。”
    马芳只是笑了笑;道:“你这婆娘;忒也多嘴了一些;男人的事;你胡扯什么?”罢起榻洗漱一番;换了一身衣衫;懒洋洋地坐车出门。
    到了千户所这边;千户所居然焕然一新;许多校尉正懒洋洋地在外头;一时拥堵住了街道;张振和王韬二人则是拿着花名册一个个点卯;在人群中急得团团转。
    马芳到的时候;不少校尉都笑嘻嘻地给马芳拱手作揖;有人道:“马司吏也来了……”也有人道:“马司吏好久不见。”
    马司吏只是含笑朝他们点头;人群自觉地让出一条道路来;马司吏倒也不谦让;直接穿过众人进入直房。直房里;七八个百户分别站在两侧;柳乘风正在着什么;不过这些百户大多是老油条;也没有把柳乘风当一回事。
    倒不是大家不尊重柳乘风的权威;整个锦衣卫所里等级分明;轻视上官可是要受家法的;只是谁都知道;这个柳乘风未必能活多久;这样的千户又何必理会太多?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死?
    见马司吏姗姗来迟;柳乘风的脸色拉下来;随即道:“你是何人?为何来得这么迟?”
    马司吏给柳乘风作了个揖;慢吞吞地道:“大人;卑下忝为北通州千户所司吏;今日起得迟了;请大人勿怪。”
    其他的百户见了马司吏;纷纷给马司吏使眼色;大家平时一起相处得久;都有几分交情;所以比起柳乘风这个上官来;马司吏显然更有威望。
    柳乘风冷冷一笑;道:“站到一边去;听本官训话。”
    马司吏的脸部肌肉不由地抽搐了一下;心里发出冷笑;忍不住想:“这个千户大人好大的架子。”
    只见柳乘风用手指头将案牍磕得咚咚作响;厉声道:“现在北通州这边不但指挥使大人在关注;便是皇上也在时刻关注;天子亲军是什么?天子亲军乃是陛下最信重的军马;我等身负皇命;督察四方;可是现在呢?现在在北通州连续三个千户被刺;可见乱党猖獗到了何等的地步……”
    柳乘风得大义凛然;马司吏站在一边绷着个脸忍俊不禁;这个柳千户这么多无用的东西有什么用?什么身负皇恩;什么督察四方;这种话在从前一还好;现在拿来;真是可笑。他这般高调行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正在马司吏差点没有绷住要笑出来的当口;柳乘风的眼眸凌厉地在马司吏的脸上扫视了一眼;继续道:“揪出乱党已经刻不容缓;实话和你们;陛下命我为北通州千户;就是来抓乱党的;本官自到了北通州便与乱党不共戴天。诸位身为锦衣卫亲军再不能像从前那样懒散。今日本官约法三章;凡有点卯不到者;革退;凡有巡街时偷懒的;革退;凡有抗命的;杀无赦。今日本官把丑话丢在这里;谁若是想看看本官的手段;就尽管来试一试”
    柳乘风的目光在直房中逡巡;这些个百户已经有点儿吓住了;可是当柳乘风的目光落在马司吏身上时;马芳的脸上却带着一股子似笑非笑;柳乘风冷冷一笑;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就是今日本官命大家来千户所点卯;按时来点卯的人竟只有四百余人;其余的要嘛迟到;要嘛根本没有来;这些没来的;把他们从花名册里剔除出去;他们不愿意吃这碗饭;本官也不强留。”
    听了这话;不少百户的脸色有异了;且不这里面就有平日关系比较好的兄弟今日没有来;就这十个百户就缺了三个;难道把三个百户也辞退?如此一来;这卫所岂不是要乱套?
    一个百户道:“大人;这样不太妥当吧;昨日传消息的时候也没不来的要革退;或许有人身体不适也是未必;大人又何必这般计较?”
    其余人亦纷纷道:“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大人……”
    更有几个百户的眼睛落在马司吏身上;马司吏站出来;道:“大人要揪出乱党;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只因为一次点卯没到;就这样一惊一乍;这卫所上下;只怕会有兄弟心怀怨恨。”
    这句话看上去是在劝;可是威胁的意思也很明显;你革退来看看;谁也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惹得天怒人怨;看你如何下台。
    柳乘风冷笑;眯着眼睛端详着马芳;道:“马司吏是不是?正好;本官也要和你算算账。你身为司吏;据这半个多月;你从来没有在这卫所里走过一遭;以至于千户所上下的人有样学样都不来点卯;都不来当值;这一次本官召集大家点卯;你却延误了一个多时辰;马司吏;你好大的架子呀。”
    马芳的脸色一变;随即道:“大人莫非连学生也要革退?”
    马芳这才发现了柳乘风的意图;这个家伙要收拾的不只是那些没来点卯的百户和校尉;只怕连他这个司吏也想一块儿收拾了。
    柳乘风抚着案牍;慢悠悠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咱们锦衣卫这么多年来一向是家法森严;原本千户殉职;你身为司吏的就该暂领千户所;安抚人心;可是你非但没有如此做;反而成日不见踪影;以至于千户所上下人心思动。原本;这倒也罢了;本官道你是个昏聩之人;当不得什么大事;至多只能治你一个无能之罪;可是本官叫人来点卯;你却耽误了一个多时辰;马芳……”柳乘风在大喝一声的同时;狠狠地拍了拍案牍;怒斥道:“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锦衣卫的家法?还有没有我这个千户?你好歹也是读过几本书的人;难道没有听过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句话吗?革退?哪里有这么简单?你就是现在想丢了这差事;却也已经迟了;来人”
    柳乘风一声大喝;陈泓宇等人二话不;立即按住了绣春刀;杀气腾腾。
    值房里的百户个个大惊失色;纷纷道:“大人;马司吏平素尽心竭力……”
    “大人……”
    众人都要苦劝;马芳却笑了;柳乘风这个戏码;他见得多了;无非是先来一个棒子;再等大家苦劝寻个台阶而已;无非是想借自己树立威信;自己是千户所中的地头蛇;十个百户就有七八个与他交好;他深信;柳乘风是绝对不敢动自己的。
    柳乘风沉默了片刻;没有理会这些百户的劝;狠狠地磕着案牍;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拿下;打死”
    “柳乘风……你敢”
    马芳的脸色已经骤变;打死……他一个千户;有什么权利可以给自己行家法?就算是要对自己动手;那也是南镇府司的事;也是指挥使大人、同知大人、佥事大人的事;这个柳乘风;简直是疯子
    柳乘风朝马芳森然一笑;道:“你本官不敢?本官今日就做给你看;陈泓宇;动手”
    …………………………………………………………………………………………………………………………
    今天提早更新;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终于码完了;松了口气;吃饭去也。
    ()
    (。。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恩威并施
    第二百一十九章:恩威并施
    第二百一十九章:恩威并施
    陈泓宇听到柳乘风的命令;立即按着刀冲上去;一脚将马芳踢翻在地;马芳哎哟一声;大叫:“杀人了;杀人了……京师来的千户要杀人了……”
    他这样一叫;整个千户所瞬时混乱起来;不少校尉想探头进值房一探究竟;里头的百户也纷纷跪倒为马芳求情。
    这千户所外头突然出现一队校尉;个个按刀;将千户所值房护卫住;呵斥那些想要向前挤的校尉:“千户大人正在执行家法;都看什么看大人有令;谁敢冲撞行辕;以犯上论处”
    罢;为首一个旗反手拔刀出鞘;长刀前指;屹然不动。
    其他校尉纷纷拔刀;一副拼命的架势。
    北通州的校尉都不由地倒吸了口凉气;对这些着京话儿的校尉有了几分忌惮;纷纷后退。
    虽是将他们弹压住;可是这些北通州的校尉难免议论纷纷;都是觉得这位新来的千户太过苛刻;不讲情面。
    值房里头;五六个百户跪伏在地;不断为马司吏求情;柳乘风稳坐在案牍之后;冷冷道:“劳苦功高?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一个司吏吃朝廷用朝廷的;今日的一切都是北镇抚司所赐;他不思图报;卫所出事时却做了缩头乌龟;这样的人也叫劳苦功高吗?实话和你们了;本官这一次来;一是来探查乱党;这其二就是要在北通州把规矩立下来”
    柳乘风话的同时;陈泓宇已经将马司吏按在了地上;其余几个校尉不由分;拿起了板子便狠狠地往马司吏的屁股上打。
    这些校尉都是打板子的好手;柳乘风一句打死;他们自然明白要下死手了;因此下手时一点也不留情;一棍棍狠狠打下去;不留一点的余地。
    几棍子下去;马司吏的盆骨、坐骨便传出细微的碎裂声;发出凄厉的吼叫求饶声;马裤上早已被鲜血淋透了一片。
    每一棍打下去;这些百户的眼皮子便不禁地跳了一下;每个人都胆战心惊;对柳乘风又畏又恨;可是偏偏他们除了求饶;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真要跟柳乘风对着干;不准下一个打死的就是自己;毕竟柳乘风代表的是北镇抚司;代表的是朝廷;就算心里对他不屑;可是面子上;谁也不敢反抗。
    “饶命……饶命……”
    马司吏口吐着白沫;鲜血自口中溢出来;含糊不清地大叫;只十几棍功夫;马芳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打板子一样是技术活;有的人便是挨了几十棍子;下地之后照样能蹦能跳;可是有的人一棍子下去;不准直接打死的也是不少。
    这里头最大的猫腻就是下板子的地方;若是只打屁股上的肉;再如何皮开肉绽;也不过是皮外伤;可是若是一板子打在骨上;以现在的医术;能活下来便算是九死一生;这十几棍下去;马芳的多处骨头已是打折;下半身已不能动弹;口里仍在苦苦求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柳乘风竟会直接对他下手;一点情面都不讲。
    对马芳的告饶;柳乘风视而不见;靠在椅上;双手搭在案牍上;嘴角扬起漠然的微笑;眼眸中闪掠出来的也是彻骨的冰冷。
    又是几棍子打下去;马芳的脖子一歪;终于昏厥过去。
    值房里的人都是锦衣卫出身;只看马芳的样子;多半是别想活了;那些百户魂不附体的同时;也都闪露出不忍之色。
    柳乘风轻描淡写地道:“抬出去;开革了他的司吏之职。现在……”柳乘风敲打着案牍;目光重新落回那些百户的身上;他的语气比先前要柔和了许多;可是这时候他的话;谁也不敢不听;声音虽;这些百户却都支起了耳朵。
    “仍旧按本官的去办;今日没来点卯的全部开革;还有今日点卯迟到的;本官不忍加罪;今日暂且记下;再不许有下一次;否则马司吏就是你们的榜样。”
    百户们纷纷道:“遵命。”
    柳乘风随即微笑起来;方才他的笑容带着彻骨的冷意;这一刻;他的笑容却是如沐春风;他继续道:“从今日起;各百户所要恢复在各自辖区的范围巡查;不管是明桩、暗桩还是坐桩;谁都不许懈怠;哪里出了差错;本官唯该地百户所的百户是问”
    百户们不敢再什么;又是称是。
    柳乘风阖起眼:“那些被开革的百户;他们的部属要重新编练一下;陈泓宇;本官命你暂代百户之职;这些校尉;从今日起就由你暂时带着;随时候命;本官到时自然有吩咐。”
    陈泓宇已叫人将马芳拖下去;朝柳乘风作揖道:“卑下遵命。”
    “对了……”柳乘风的脸色一变;慢吞吞地道:“本官还有一件事忘了。”
    一看柳乘风的脸色骤变;百户们便大气不敢出;有人的头不由地垂得更低了一些。
    柳乘风慢吞吞地道:“从今日起;千户所的饷银要调整一下。”柳乘风从案牍上捡起一份花名册;叫了一声:“西城百户所百户程刚是哪个?”
    一个身体略显肥胖的百户心翼翼地抬起脸来;道:“大人;卑下就是程刚。”
    柳乘风哦了一声;随即道:“就以你们西城百户所为例吧;你是百户;每月的薪俸折银是四两银子对不对?就在这四两银子的基础上;翻个十倍吧;每个月领四十两。下头这些校尉也各有不同;多的一两四钱;少的也有一两一钱;都按着这个标准翻十倍;至于书吏人等;也都是如此。”
    柳乘风得风淡云清;随即慢吞吞地道:“本官既然来了;打赏也是少不了的;现在是大年初七就叫大家开始忙活;总是过意不去;待会儿到王书吏那里去;每人领一个月的薪俸做赏钱吧。”
    柳乘风二话不;一沓银票抽出来都是一百两银子一张;正是聚宝楼出品的足额银票。
    话有了银票;携带起来确实方便得多了;柳乘风这一次来北通州;总共带了白银十万两;十万两银子;对于现在的柳乘风来还真算不得什么;若加上聚宝楼的分红;只怕一个月就能赚来;可是这么多银子;若是用现银;只怕大车就要不少;有了大车;还要雇上车夫;车中的东西贵重;更要多叫些护卫;不但麻烦;而且费事。
    柳乘风抽出银票时豪气万丈;可是这些百户却被吓着了。
    北通州虽然肥得流油;可毕竟这里不是京师;这个地方吃独食是别想的;兵备道、知府衙门、东厂、三教九流;什么人不要在这儿刮一层油?千户所这边构架又大;嗷嗷待哺的人又多;虽也有油水;可是寻常的校尉一个月能拿个三四两银子就已知足了;寻常百户能有个十两银子就已经不错。
    再加上近来千户出了事;这边的锦衣卫上下没一个敢出门的;都是吓得闭门不出;薪俸虽然还有;可是油水却是没了;今年这个年;其实对他们来并不好过。
    可是这新来的凶神恶煞打人杀人的千户大人手段犀利;连打赏也够犀利的;就如这百户程刚;今日能领四十两银子的赏钱;往后每月都能从千户大人手里领四十两银子的薪俸;这对程刚来;也算是久旱逢甘霖了。
    更别那些寻常的校尉;每月居然也有十两左右的银子;十两银子;若是在北通州的乡间;也能勉强买一亩旱田了;这就是;一年下来;就能攒下十亩地?
    百户们呆住了。
    他们心里一合计;柳乘风等于是每个月要拿出五六千两银子出来补贴这卫所的兄弟;一年就是五六万两银子;这还不包括各种打赏;这……这千户莫非是散财童子不成?
    若此前对柳乘风;大家对他的态度还是不服气和恐惧;甚至还有怨恨。可是现在;所有情绪都冲淡了;大家唯一的心情就是难以置信;可是当柳乘风把银票甩出来;那眼尖的程刚瞥了银票一眼;大致明白了;这银票是货真价实的聚宝钱庄的银票;聚宝钱庄的银票虽然还没有流传开;可是北通州毕竟是商贾的集散地;聚宝钱庄新出的银票倒是已经在北通州的市面上流传了一些;程刚这一下不由得不信了;这心儿一下子蹦了上来。
    “这个柳大人;居然出手如此阔绰……”
    “跟着这个柳大人;其实也不算太坏……”
    不少人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而柳乘风却打了个哈哈;道:“好了;都去点卯;从前是怎么安排当值的;往后还是如此;要拿出锦衣卫的威势来;不要让人视;都下去吧。陈泓宇、王韬;还有……”柳乘风的目光落在那个书吏张振的身上;淡淡笑道:“还有张书吏留下;本官有话要向你们交代。”
    百户们各怀着心思告辞出去;随后;整个千户所里又传出无数的窃窃私语和纷纷的议论声。
    …………………………………………………………………………
    第一章清早爬起来码出来的;新鲜出炉;以后尽量做到早更;不要大家久等。
    ……
    (。。    )
第二百二十章 :庙妖风大
    全文字无广告    第二百二十章:庙妖风大
    值房里;谁也没有话。 全文字无广告
    陈泓宇、王韬、张振三人都看着柳乘风;默然不语。
    千户大人的性子;他们大致已经摸透;先是革退近三成的百户、校尉;打死马司吏;借此立威。
    上官赴任;立威本是平常的事;可是像柳乘风这般要打要杀;杀人就杀人;革退就革退的却没有几个。
    立威之后又是施恩;饷银翻十倍;这手段;这魄力;实在是常人所不及。
    手段还是这个通俗的手段;问题是;柳乘风的手段比别人的效果要好上十倍百倍。
    柳乘风微微一笑;随即道:“怎么?都不话?你们不;本官就了。”
    陈泓宇道:“卑下们聆听大人的训斥。”
    柳乘风摇头道:“训斥谈不上;只是有些话要交代。”他的目光率先落在王韬的身上;道:“王韬;马司吏的职位已经空缺出来;这司吏一职事关重大;怎么样?想不想多担些干系?试试在这千户所暂代一下司吏的差事?”
    王韬不由大吃一惊;他不过是个刚刚进入卫所的书吏;按道理要想熬到司吏的位置;没有十年八年是想都别想;现在刚刚在柳乘风手底下做事;柳乘风就让他暂代千户所司吏;这司吏可是堂堂的八品武官;虽然是以武职掌卫所文事;可是干系十分紧要;不但要负责校尉们点卯;传输公文;表面上好像只是埋首在案牍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其实权责却是十分大;在千户所除了千户;司吏完全可以排在次座。
    王韬期期艾艾地道:“大人……学生……只怕……”
    柳乘风道:“扭扭捏捏做什么?没什么好怕的;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就这么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暂领千户。”
    接着;柳乘风的目光又落在陈泓宇的身上;道:“陈总旗;我现在让你暂代百户之职;不过这个百户和其他的百户不同;你的部下;全部从那些革退的百户辖下挑选;人数可以定在两百人上下;也不必去巡街;暂时先操练一下;过段时间;本官自有安排。”
    整个千户所留下的校尉估摸着也只剩下五百余人了;陈泓宇一个人却分管了一半;是百户;却比百户要强得多。陈泓宇不似王韬那样不自信;双手作揖;道:“卑下明白。”
    柳乘风颌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