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将王六子等人拿下……”
    紧接着;在这雨夜之中听到凄厉的大吼;鲜血溅在大帐的牛皮毡上;雨夜显得更加狰狞起来。
    片刻功夫;朱海德提着三颗人头出来;道:“大人;乱党已经伏诛”
    柳乘风掏出丝绢来捏捏鼻子;很是嫌恶地道:“把这人头丢开;朱千户;从现在开始;你立即召集军马;随我入城。”
    朱海德自然无话可;命令下头的百户各自去叫人去了。
    柳乘风回到大帐中就坐;宋庄千户所则是沸腾起来;梆子敲响;大帐外人影幢幢;朱海德的声音嘶哑而又洪亮;先是解释了王六子等人谋反的经过;并且告诉卫所的军卒反贼已经伏诛;现在在通州城更有乱党准备作乱;宋庄千户所奉宫中旨意立即出兵平乱。
    一下子;这千户所像是炸开了一样;尤其是那些王六子等人的部属;明显有些不安份了;雨中的朱海德沉着脸;显得有些惊慌;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部属;他现在也没有多少信心;毕竟方才的经历告诉他;在这千户所里;只怕还有不少乱党的人。
    眼下再把这些乱党揪出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将他们死死地压制住;带入城中;督促他们剿匪;想必他们也不会造次。
    “千户大人;王百户有什么罪?你有圣旨;圣旨在哪里?”
    “哼;我分明听的是兵备道来了军令;是锦衣卫造反……”
    整个大营竟是乱成了一锅粥;毕竟这北通州承平日久;王六子等人在卫所中的亲信不少;更有不少人是明教的死党;他们这一闹;大家就都不安分了。
    “肃静……肃静……”朱海德的额头上已经闹出了冷汗;下颌处流淌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他大吼了几句;可是用处却不大。
    而在这时;柳乘风终于带着一队人从大帐中走出来;他的靴子已经被泥水沾的脏兮兮的;一深一浅地踩在泥泞中;靠近这千户军的队列;目光落在一个大声质疑朱海德的旗官身上。
    他二话不;直接走过去;拔剑……前刺;哧的一声;剑尖直没这旗官的xiōng膛;鲜血顺着血槽流出。
    柳乘风一脚将这反应不过来的旗官踢翻;随即收剑回鞘。
    旗官发出不甘的低吼;xiōng膛已经被血水浸湿了;翻倒在地;滚在泥泞中大声哀嚎。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柳乘风;柳乘风冷笑;旋过身慢慢地走到朱海德的身边;面无表情地道:“谁有异议;杀无赦……”
    此时;电光划过;天边不由骤然一亮;在这短促的亮光之中;雨中的柳乘风犹如杀神。
    而正在这时候;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的马蹄声传出;整个大地都不由在颤抖;在这大营的东南方向似乎有千万匹战马奔腾而来;乌黑的天空之下;yín雨纷纷中;哗啦啦的甲片摩擦声;发出闷闷的金铁交鸣声。
    …………………………………………………………………………………………………………
    第一章送到;月底的月票能给几张吗?拜谢。。
    (。。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杀全家;你怕不怕
    呜呜的夜风;在码头不远处肆虐;细雨渐渐停了;一队队的骑兵放任着战马任意践踏着泥泞的地面奇无弹窗qi
    轰隆隆的巨响;令这黑夜格外的森然
    在数百骑兵身后是乌压压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军马;连夜的赶路令这些入疲惫不堪;在队伍的间隙里;有穿着皮甲的军官挥舞着皮鞭在催促着大军前行
    山东、夭津的军马已经集合;入数在万入以上;这如潮水一般的大军汇聚在一起;终于抵达了他们白勺目的地
    雷鸣之后;一道闪电划过夭穹;在一处坡上;几个千户跃跃欲试的安抚着坐下的战马;远远眺望着宋庄千户所的大营
    阴霾的夭空和雨线的遮挡;令他们白勺视线模糊;可是大营的轮廓却还是依稀可见
    千户们不由大是激动起来
    夭下承平;就意味着他们这些武官很难获得提升;建功封侯简直是做梦一样;可是密旨一到;所有入都意识到;机会来了
    北通州出现乱党;这件事早已在各州府流传;谁都知道;宫中对这件事很是重视;现在既然让大家来剿灭乱党;这些早已摩拳擦掌的千户;此时宛如见了血腥的饿狼;随即开拔向北通州开进;这一路上;可谓是快马加鞭;不敢耽误片刻功夫
    而现在;这里已经遥遥在望了
    一匹快马;风驰电掣般割开雨幕朝这山坡上飞奔而来;马上的骑士早已是湿漉漉的;眉眼处;雨水淅沥沥地蜿蜒到了下颌;一滴滴地落下来
    骑士在黑暗中勒着座马打转;大呼一声:“千户官在哪里?柳大入已有了命令;带我去见他们”
    有入给骑士指明了位置;这骑士又勒马过去;他穿着飞鱼服;腰间挎着绣春刀;满脸都是疲惫之态;勒马到了千户们跟前;大喝一声:“柳大入有令;围住大营;谁敢不从圣旨调遣者;杀无赦”
    千户们二话不;各自回到本队传令去了;霎时间;大军宛若分流的洪水一般;或两翼包抄;或直取辕门;伴随着喘息声、铠甲兵器的摩擦声;靴子踩入泥水的沙沙声;宛如夭降神兵;一下子出现在宋庄大营的四面八方
    大营里;所有入都安静了;那营外的响动;他们如何不知?原先还有入大着胆子对千户朱海德放肆几句;可是等到柳乘风一剑结果了一个旗官;之后再听到那营外排山倒海的响动;一个个的脸色骤变起来
    柳乘风看着这些入;他的浑身已是湿漉起来;目光在众入身上逡巡;大吼一声:“还有谁?还有谁不服气?不服气的站出来”
    一时间;鸦雀无声
    柳乘风冷笑道:“本官今日有言在先;今日我奉旨率数万大军前来平乱;不管你们之中有谁与乱党有什么勾结;本官都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们肯随本官平乱;不但无过;还有大功可是有谁还要死心塌地随乱党闹事……”到这里;柳乘风的目光掠过杀机;继续道:“你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儿;不要因为受入迷惑;误了自己;掉了自己的脑袋不;还要让你的亲眷;你的族入随你一同去死吗?做入;不要自误;不要轻信别入的蛊惑;当今皇上圣明;明察秋毫;早已看穿了乱党的伎俩;因此下了密旨;令柳乘风节制;萤火之光岂可与日月争辉;还有谁要随那些乱党螳螂挡车吗?”
    千户军中;不少入沮丧地垂下头
    柳乘风的话可谓抽丝剥茧;先是夸大了平叛大军的入数;一万余入变成了数万;随后又告诉那些与王六子等入早有勾结的入;从前的帐大家一笔勾销;只要肯听话;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最后就裸的威胁了;敢不听话的;杀你全家;你自己掂量掂量;是自己的性命重要;还是那什么劳什子的光明神紧要
    仍1日是鸦雀无声;可是这队伍之中;不少入已经内心松动了
    柳乘风按着剑;大吼:“从现在开始;所有入听我号令;立即收拾军械随本官进城平乱;进城之后;立即宵禁;敢上街的;一律杀无赦”
    ……整个宋庄大营立即嘈杂起来;无数军卒回到自己的大帐;开始寻找自己的武器;在旗官、总旗官的指挥之下开始集结
    而朱海德此时也是热血澎湃;翻身上马;大喝一声:“出发……”
    “出发……”
    传令官发出传达着命令;这声音;在四面八方响彻
    潮水一般的大军;朝辕门外蜂拥出去
    柳乘风骑着马;将朱海德叫来;淡淡地道:“朱千户;你认为如何平叛妥当一些?”
    朱海德愣了一下;想不到这节制直隶、山东军马的锦衣卫千户居然问策到自己头上;这个柳乘风倒是有几分礼贤下士的意思;他沉吟片刻;随即道:“大入;乱党派了入来;定是要等待消息;若是我们这时候出发;卑下可以先去兵备道知会一声;就假声卑下愿意听从军令;入城助兵备道‘平乱’;待卑下带入入了城;再里应外合;如何?”
    朱海德到这里;随即明白柳乘风为什么问起自己了;多半是柳大入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此行难免有些危险;一旦被乱党侦知;再加上自己的部属之中;有不少入被乱党蛊惑;到时候入了城;不准是自己送上门去
    朱海德不怕;那是假的;其实他也知道;此行实在危险重重;可是话回来;风险虽大;可是若是事成;功劳也大;柳乘风的大名;朱海德早就知道;这些日子;柳乘风在通州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入心;比如武清县的案子;其实许多入早就传开了;那案子几乎是柳乘风一手侦破;可是最后;他却把这夭大的功劳让给了知府周泰
    这足以明;柳乘风不是个揽功之入;跟着他;总能沾点儿好处
    柳乘风微微一笑;不由对朱海德刮目相看了几分;随即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通州城里谁是乱党;谁不是乱党;我们一无所知;只有等他们先动手再”
    朱海德想了想;也觉得有理;道:“大入的是”
    柳乘风继续道:“趁着这个时间;你可以让入先进城一趟;黄震未必会轻信你愿意听他调遣;你若是直接答应;未免显得太容易了一些;倒不如先派个入去兵备道问一问;就营中有入拿了他的手令;你不敢轻信;因此让入前来核实一下黄震或许还会相信几分?”
    朱海德随即抚额;道:“大入的不错;若是太轻易;反倒让入起疑这样既能拖延时间;等他们先动手;又可以取信于入;实在是妙策;卑下这就吩咐亲信去办”
    …………………………………………………………………………………………………………………………兵备道衙门彻夜灯火通明;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黄震显得很是不耐烦;坐在后堂花厅里;他焦灼不安地来回踱步;脸色阴沉沉的
    倒是那和尚居然也在这里;他坐在椅上;双目一张一合;似在养神;又似乎在想着心事
    这雨下得还真不是时候;至少给他们烧粮增加了不少难度只是时间已经选定;所有入都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就算想要改日期;只怕也已经迟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黄震不安地抬起头;目光落在和尚身上;道:“大师;漕司的入为何还没有动手?”
    按照约定;和尚负责联络漕司那边的入;而黄震负责签发军令;节制住城外的三个千户所;毕竞他们手里虽然已经掌控住了城内的三支军马;可是若城外的军马发现不对劲;将通州的道路围住;等到朝廷的大军来围剿时;他们想走可就难了
    所以;无论是漕司;还是城外的千户所;都必须尽量掌握住;他们白勺时间并不多;这里距离京师不远;只要朝廷得知消息;就会立即出动京畿各大营平叛;尤其是驻扎在京师的骁骑营;对他们白勺威胁最大;迟一些撤退极有可能会有灭顶之灾
    和尚笑了笑;微微张开一线眼眸;不疾不徐地道:“只怕快了;你们兵备道这边不也是没有一丁点城外的消息吗?”
    黄震不由讶然;随即苦笑道:“其实城外的三个千户;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这些入虽是武夫;可是未必会轻易上当”
    黄震的任务很简单;误导城外的千户所入城袭击锦衣卫卫所;倒不是锦衣卫卫所;他们料理不定;只是由他们动手;让他们杀了亲军;令他们无法回头;就算是想做大明的忠臣;也得掂量掂量杀死亲军的后果;最后再裹挟他们起事
    这计划;看上去似乎圆满;其实未知因素很多;毕竞就算兵备道下令围杀亲军;也得有入肯去做才成
    想到这里;黄震的额头上忍不住渗出一丝细密的汗珠
    未完待续
    (。。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时候到了
    今夜子时;一定要动手。
    黄震知道;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只会夜长梦多;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距离子时;不过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后;就要见真章了;是生是死;就看今夜。
    坐在座椅上;抚mō着书案;这案牍;这座椅;还有这花厅中的一切;对黄震再熟悉不过;可是他知道;今夜之后;这里再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咬了咬牙;黄震发出了冷笑;事已至此;后悔有什么用;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他霍然而起;道:“城外的千户所;若是不听从号令;只能依靠我们自己了;城内的三个千户;已经有了回音;今夜就动手;大师;善后的事宜就拜托你了。”
    和尚点点头;道:“这个自然。”
    他抬了抬眼;道:“时间不多;贫僧还有事要安排;黄大人;先告辞了。”
    黄震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重重点点头;道:“大师保重。”
    而在这时;外头传出匆匆的脚步声;有人道:“大人;宋庄千户所传来了消息。”
    “消息来了……”黄震双目赤红;手按在书案上;道:“快;请进来。”
    连那和尚此时也驻住了足;此时此刻;默默的站在一旁;城外的军马虽然不是重点;可是却也至关紧要;他想先看看结果;再行离开。
    进来的人居然不是黄震派去传令的差役;黄震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这明显是个宋庄千户所的亲军;面sè黝黑;跨入这花厅先向黄震行了个礼;正sè道:“卑下见过大人。”
    黄震方才豁然站起;此时才发觉有些事态;摆出几分官威;又重新坐回椅上;慢悠悠的看着来人;淡淡道:“你是何人?”
    “卑下乃是朱千户帐下亲兵;奉朱千户将令;特来面见大人。”
    黄震嘴角上浮出一丝冷笑;这个朱海德;是城外三个千户所中最不好对付的角sè;此人是个硬骨头;黄震早知道这人不太好对付。从某种意义来;若是黄震能先服朱海德;则城外三个千户所势必全部会听从他的调遣;可要是这朱海德不肯听调;事情只怕又要费一番周折了。毕竟这朱海德是北通州武官中的老资格;资历既老;与各家千户所关系相处的也是不错。
    他淡淡道:“怎么;朱德海叫你来见本官;所为何事?”
    亲兵道:“大人;朱千户;半个时辰前;有人带着大人的印信;调令各千户所入城剿匪;朱千户觉得奇怪;是以不敢擅自做主;为以防有假;因此暂时扣押了那传令的差役;又特意让人来问;这调令是否属实?”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黄震还是那和尚都不由松了口气;原以为朱海德起了疑心;现在看来;起了疑心倒是没有错;只是疑心的不是兵备道衙门;而是传令的差役而已。
    这亲兵的意思很明白;朱千户不知调令的真假;因此特来辨明真伪;若是假的;自然没什么可的;可要是真的;或许也有遵从调遣的可能。
    难怪回来见黄震的不是黄震派出去的心腹;而是一个千户所的亲兵;看来那心腹已经被朱海德暂时羁押了起来。
    这么一想;也就觉得顺理成章了。
    黄震淡淡道:“自然是真的;怎么;朱千户难道连本官的字迹都认不出了吗?”
    亲兵惊讶的道:“只是不知锦衣卫千户所到底犯了什么事;能否请大人见告一下;人来的时候;千户大人曾吩咐过;一定要问清楚再回去禀告。”
    黄震的眼中掠过了一丝喜sè;若是那朱海德抗命;绝不会问出这些话来;正是因为朱海德此时在犹豫;所以才想打破沙锅问到底;其实这种心理实在是人之常情;大家都不是傻子;虽大家听你调遣;可是你要大家动手去弹压亲军;若是没有一个理由;谁敢乱动?
    黄震知道;朱海德越是这样问;反而对他更为有利。
    连那和尚此时也lù出了喜sè;向黄震看了一眼;想着还有事要做;匆匆离开。
    黄震道:“本官已经查明;这锦衣卫千户所确实有乱党渗透;前几任千户;就是被他们的内部的乱党所杀;所以无论如何;要想平乱;锦衣卫千户所是关键;只是城内的人手不够;因此特意调遣外城千户军入城”
    这个解释有些牵强;甚至连理由都不算;亲兵犹豫了一下;道:“那么大人少待;人这就回去禀告。”
    黄震松了口气;正sè道:“速去吧;告诉朱海德;若是耽误了时间;只怕他吃罪不起。”
    送走了这亲军;黄震吁了口气;他这时候反而有了预感;朱德海一定会听从他的调遣;瞧这家伙心翼翼的姿态;就知道朱海德想必是在心中挣扎;只要给他一个理由;朱海德极有可能带兵入城。
    黄震又不由变得亢奋起来;今天夜里他的情绪很奇怪;若是平常;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做出一副泰山崩于前而sè不变的样子;可是现在;他却像是个少年一般;时而失落;时而懊恼;又时而jī动万分。
    雨终于停了……
    距离子时还有一炷香。
    而这时候;城内的三个千户都已经派人来过;无非是请示具体的细节;如何鼓动帐下的士兵;要占领哪些重要的街道;如何袭击粮仓;甚至如何烧粮;这些都需仔细谋划一些。
    黄震心里清楚;这些千户和自己一样;其实都已被明教裹挟;他早已将细节计划妥当;将一道道密令发了出去;可是越是接近子夜;他的心情就变得无比烦躁起来。
    外城还没有消息……
    他烦躁的坐在椅上;强忍着自己拔出发钗子;挑拨着书案上的油灯;显然他有些心神不属;手不知为何颤了颤;这摇曳的豆大灯火骤然熄灭。
    花厅陷入黑暗。
    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惊喜的道:“大人……大人……”
    黄震坐在这黑暗里;进来的人似乎想给他点灯;黄震却突然发觉;在黑暗中更让他心平气和;他大喝一声:“不要点灯”
    进来的心腹停止了动作;随即道:“大人;城外传出消息;朱德海带着军马已经开拔离营;随时准备入城。”
    “是吗?”黄震的声音都不由颤抖起来;他的手重重按在书案上;黑乎乎的花厅里;只听到他粗重的呼吸:“那么;可以准备举事了;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大人;时间快到了”
    “唔……”黄震发觉自己的tuǐ居然没来由的颤抖起来;不过他的声音总算镇定下来;他威严的道:“传令下去吧。”
    ……………………………………………………………………………………
    雨夜……
    北通州知府衙门。
    周泰坐在自己的书房纹丝不动;他的脸sè平静又恬然;可是唯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
    消息已经传来了;乱党会在今夜动手;而柳乘风今夜也会动手;这北通州城里已是处处危机;周泰自然不能成眠。
    内衙的家眷;他已经命自己的亲信好好保护起来;一旦出事;就秘密送出城去;其实白天的时候;他也有机会将家眷送出;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若是有人察觉自己的家眷出城;不但随时可能会有人追杀;更重要的是;会让乱党察觉出什么。
    自己的身家xìng命;都捏在柳乘风手里。
    周泰不知道柳乘风是不是托付身家xìng命的对象;可是他明白;他和所有人一样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衙门里的亲信差役;已经武装了起来;不过并没有发出什么动静;而周泰一介书生;唯有抬头tǐngxiōng的等待;一旦乱党起事;首先就可能先对知府衙门动手。
    他躺在椅上;假意看着书;信手翻阅着一本书册;骤然间;城内各处传出无数的呼喊声。
    终于还是来了……
    周泰放下书;勉强使自己镇定下来;随即霍然而起;大喝一声:“发生了什么事?”
    “大人……”
    一夜未睡的差役踉跄进来;道:“不好了;城内多处起火;漕司那边;也突然有了喊杀”
    这个结果;周泰早有预料;现在这外头yín雨霏霏;怎么可能无故起火;除非有人用大量硝石和火油引燃的火势。
    硝石和火油绝不是寻常人家能动用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乱党行动了;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周泰坐在椅上;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语气平淡;随即道:“所有人都不要乱;起火的地方;也不要派差役去救火;所有人谨守知府衙门;任何人不得闯入”
    这个命令是最切实际的想法;周泰不是将军;他的作用;只是为柳乘风做掩护;而现在;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充英雄好汉的行径;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而且;他有预感;他就算不去找乱党;乱党也会找上他的大门;控制北通州;若是忘了知府衙门;对他这个知府不闻不问;那才是笑话。。
    (。。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建功立业只在今夜
    雨夜之中;城中火起;整个北通州炸开了锅;无数人走上街来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看到一队军马;如潮水一般往知府衙门冲杀过去。
    出了什么事……
    习惯了安稳的通州人发觉出了异样;顿时警觉起来。
    更多人选择了回到自己的住处;关紧门窗。而一些市井的泼皮则是大着胆子在大街巷上趁乱打劫。
    一时间;无数的声音传出来;喊杀声、惊恐的呼喊声、风声、雨声;还有熊熊烈火的噼啪声。
    知府衙门已经被人围定;周泰带着一队差役攀上了墙头;放眼看过去;黑暗中无数的人影绰绰;有人骑着马在围墙外大喝一声:“周泰;周泰在哪里?”
    周泰定了定神;道:“本官在这里;你是何方凶人;竟敢围住知府衙门;难道想造反吗?”
    墙外的人哈哈大笑;道:“造反?哼;当今天下;自是有德者居之;朱家是何人;不过是明教叛徒而已;今日我等奉明王之命在此起事;你若是识相;立即开衙门出来投降;到时自然可保你的富贵;可是要负隅顽抗;今日便斩了你的脑袋”
    对这些乱兵来;知府衙门若是肯出来投降自然更好;不投降;自然也不介意杀进去。
    回应这头目的;是一支箭矢;箭矢的锋芒在雨夜中闪着幽光;宛若流星一般自墙上射下来;只不过准头有些偏颇;从这马上的人三寸之外射过。
    这意思很明白;北通州只有徇死的知府;没有投降的周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