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6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出事……
    刘酵李东阳面面相觑;广西那边出事;大多只有几个可能;要嘛就是安南那边起了冲突;要嘛就是蛮子们又扯旗造反了。
    安南与大明;名为藩属;其实素有仇怨;这事儿;得从文皇帝时起;当时安南内部有人造反;文皇帝派兵弹压;随即置郡县将安南划…
    归大明直接统辖;再后来;却又出了乱子。
    对明人的统治安南自然不满;于是各地叛乱频繁明军疲于奔命;损耗极大。这里的损耗;不是军队的损耗;而是国库的损耗。
    从大明运输粮草到安南;靡费不;几十万大军在安南要吃要喝且安南在大明眼里;本就是不毛之地;如此计算下来;吃亏不。最后大明绝对撤兵;而安南人也做出了俯首称臣的表面功夫。
    只是这俯首称臣;并非出于真心;明军撤退之后;安南国口里虽然不敢放肆;可是暗地里却是野心勃勃;尤其是土木堡之变之后;各种边境的冲突可谓是数不胜数;每一次;都让内阁矢是头痛。
    若开战;对大明不是什么好事;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规模的战争;势必要准备无数的粮秣;弘治朝的国库虽然丰盈;却不可能都用到对安南的战争上;毕竟大明建朝以来;真正的威胁一向来自于北方;而不是安南这样的弹丸之地。
    可是忍气吞声只能助长安南的气焰。
    所以在这内阁;几乎所有人最怕听到的就是广西二字;广西总和安南沾那么点边;谢迁又广西出事了;在谢迁嘴里;这个出事;一定是大事否则情绪不会这般的jī动。
    其实安南有异动倒也罢了;更让人头痛的是广西的蛮子;而广西的蛮子之中;以廉州的蛮子最令人头痛;若是蛮子们扯旗造反就不可能不出动军马弹压了;新年伊始好不容易太平了些日子;难道又要有战事?
    刘焦是很稳重的;毕竟见过的大风大浪不少;还不至于被一句话吓倒;淡淡的向谢迁发问:“出了什么事?”“柳乘风带人杀进了靖江王府的田庄;拿住了一个宗室;现在还上书;要朝廷治这宗室朱善一个逾礼之罪;这柳乘风;当真是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
    谢迁的愤怒倒不是空xué来风;朝廷才太平几天;现在又闹出乱子来了;这乱子还不;涉及到了藩王;可不是好玩的。
    无论是内阁还是宫中;对藩王的事都是心翼翼;毕竟这东西有忌讳;你要是对藩王太好;又怕他骄横;你要是对他坏些;又怕被人同宗不能相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会他们;他们不来惹事;朝廷也尽量不去和他们打交道。
    可是现在……
    柳乘风这惹事精去把靖江王府给惹翻了;宗室子弟;苹里是你拿就拿的;就算是他逾礼;那也是朝廷来做主张;也是宫里下旨意拿问;你倒是好;直接了当就把事儿办了
    一直不动声sè的李东阳不由苦笑;随即道:“这一次;只怕捅了马蜂窝了。”
    对这些宗室;在座的人未必会有什么好感;毕竟这些人都是一方豪强;朝廷对他们既戒备;又不愿意轻易招惹;对他们的一些不法行径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不喜欢藩王;耒必就代表阁老们喜欢触这个霉头。无论是刘健是李东阳还是谢迁都明白;要出事了;而且事儿不会。
    刘健沉默了片刻;道:“二位仍旧办公吧;老夫这便入宫。”李东阳和谢迁纷纷点头;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这榫事不进宫里去问一问是不成的;内阁做不了这个主。
    刘健直接入宫;随即觑见。
    朱估樘听了刘健的上奏;看了奏疏;脸sèlù出古怪之sè;只是淡淡的道:“刘爱卿怎么看?”
    刘健在来之前;就已经打了腹稿;毫不避讳的道:“陛下;为今之计;是立即快刀斩乱麻;敕命柳乘风立即放人;入京请罪;以最快的速度;降低此事的影响;否则靖江王府吃了这么大的亏;必定会闹得;到时候朝廷的面子怎么搁?也免得陛下的圣名有亏。”这个办法;倒是两全其美;以刘健对朱估樘的了解;陛下这个人还是很重感情的;而且陛下对柳乘风很是赞赏;已经明确了大用的态度;这个时候;若是对柳乘风的处分太重;陛下这边;肯定会不悦;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人放了;再把柳乘风“请;进京来;先让靖江王那边稳住;至于进京之后;怎么个处分法;自然全凭皇上发落;这就给事情留有了余地;陛下这边;也有个台阶下。
    毕竟柳乘风是皇上的心腹;圣眷正隆;这个时候对柳乘风什么太过份的话;这不等于是陛下没有眼光?识人不明?
    朱估樘沉默了一下;又看了一遍奏疏;眉头皱起来;道:“可是奏疏里;这个什么朱善;竟是指使人杀了官差;依朕看;倒是不必这么快的处置;还有;奏疏里;靖江王府居然在廉州囤地十七万亩;占了整个廉州田地的三成;依朕看;这事儿且要先等等再。”
    刘健一时无语;谁不知道;这种事是没有对错的;看的就是双方谁的拳头大;所谓拳头;倒不是武力;而是双方的实力;比如柳乘风;他有圣眷;手段也狠辣;可是靖江王府;毕竟是藩王;是宗亲。
    两个人都不是好惹得;越是纠缠这个;对朝廷就越不利;刘健可不想朝廷为这种事乱的焦头烂额;宁愿尽快处置这件事。
    不过站在朱估樘的角度来看;朱估樘当然不愿意尽快处置;因为他还要等等;想把事情弄清楚一些;否则万户侯打了宗亲;这件事不了了之;肯定会有人他处置的不公平;庇护近臣而不顾宗亲的死活。
    朱估樘笑了笑;对刘健道:“刘爱卿;你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朕呢;就是想先观望一下;过几日自会给你一个〖答〗案;如何?”朱佑樘怕刘健心冷;又不免劝慰一番;刘健心里苦笑;知道皇上的主意已定;已经不容更改了;只好苦涩的笑道:“老臣遵旨。”
    罢告辞出宫;而朱估樘等刘健退了出去;脸sè也有点儿不好看了;对宫里来;这是一桩狗屁倒灶的事;处置柳乘风;等于是朱估樘自己打自己的脸;毕竟柳乘风是朱估樘力排众议;给他戴了个万户侯的帽子;这才几天;就出了事;指不定要被那些卯足了劲反对的大臣笑话。
    “看看;我早就了;这柳乘风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皇上偏偏这般宠幸他;现在好了吧;又闹出事了。;…
    朱估樘几乎可以想象这些大臣心里会想什么;所以处置柳乘风不妥当。
    可是处置靖江王府呢?这也不成;靖江王一系虽然与朱估樘的亲情早就淡薄了;可是毕竟;大家还是亲戚;他们还是藩王;不分青红皂白处置他们;势必会引起天下人的非议;这对朱估樘来;是不能接受的。
    朱估樘要面子;处置柳乘风会让他没面子;处置靖江王府会影响别人对他的看法;所以只是一瞬间;朱估樘就做出了决定;这件事不能和稀泥;越是含糊;越是不讨好;只有追根问底;把事情查清楚;到了那时;也可以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不过不管如何;朱估樘还是有些不痛快;这个柳乘风;才消停几天;就迫不及待的闹出乱子来了
    ………………………………………………………………………………
    ……………………………………………………………………
    第三章送到;求点月票吧。。
    (。。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坏死了
    南昌府。书mí群4∴⑧0㈥5
    宁王府坐落于滕王阁左近;宁王在靖难时曾立下赫赫战功;当年文皇帝曾向宁王许诺;一但靖难成功;愿与他分治天下。
    只是这种许诺;本就是空口无凭;就算有了字据为证;宁王也不敢篡越;文皇帝于是将宁王重新划分了藩地;从大宁搬到了南昌;表面上;那大宁是边镇;属于苦寒之地;而南昌府处在鱼米之乡;土地féi沃、人民殷富;这一次移藩;是对宁王的奖赏。'
    其实不然;宁王的在大宁;威望很高;若是继续就藩大宁;势必仍会控制住边军;而移去了南昌;等于是架空了他的军权;削弱了宁王的力量。
    当时的宁王朱权事实上很无奈;却不敢发出任何怨言;乖乖的到南昌去了;不过显然;文皇帝虽然面厚心黑;可是多少还有几分亏欠;所以对宁王给予了格外优渥的地位;不但年年有常例的巨额赏赐;连江西的一些官员任命;也给予了宁王否决权。
    这就意味着;江西省巡抚以下官员;一但不能让宁王府满意;宁王就可以上书废除;这样的权利;不可谓不。
    宁王府是第一代宁王朱权时就建起来的;虽然后代屡屡休憩扩建;可是基本的格局却是没有变;当年朱权为了明哲保身;寄情于山水;即韬光养晦;托志冲举;多与文人学士往来;寄情于戏曲、游娱、著述、释道;因此这宁王府的格局;都以清雅为主;虽然雄伟壮观;可是步入其间;却是林木葱葱;缺少几分大气。
    宁王府的清心阁;本是笆一代宁王朱权释道、煮茶的地方现如今却借着这份儿清雅;改成了huā厅。
    朱觐钧喝了口茶;坐在这椅上;捋须不语。
    靠着他的茶几上;是一份书信;书信的火漆上;印着广西靖江王府的大印。
    朱觐钧倚在椅上;思量着什么一时出了神。
    过了一会儿有人步入huā厅;却是上高王朱宸凉;朱宸濠刚刚从上高赶过来;上高距离南昌不远;一个多时辰即到;朱宸濠脸sè带着兴奋之sè一进这huā厅;笑呵呵的道:“父王;广西那边出事了?”
    朱觐钧压压手示意朱宸谅坐下话。
    朱觐钧叹了口气;道:“靖江王府那边送了一封书信来。”
    朱宸濠道:“父王
    咱们是不是该帮衬一下?”
    朱觐钧却是摇头道:“这事儿要从长计议。怎么帮衬;却也要有个章程。”
    朱觐钧的表现过于冷静;让朱宸濠愣了一下;其实这里头的事;朱觐钧确实不敢心大意宫里对他这宁王;早有了几分忌惮;就比如上一次柳乘风封伯;朝廷敕封的是丰城伯这丰城是什么地方;丰城距离南昌也不过是几步之遥;谁都知道;宁王与柳乘风反自;可是宫里偏偏封了一个丰城伯;虽找个爵位;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可是这种变着法子的敕封;足足恶心了朱觐钧一阵子。
    这件事怎么hā手;如何能得到最大的好处;朱觐钧得仔细思量。
    朱觐钧思考的时侯;朱宸濠没有话;坐在一旁喝了几口茶;一句话都没有出口;父王的脾气他是知道的;思考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搅。
    良久之后;朱觐钧突然抬眸;随即道:“立即上书吧;言辞锋利一些;将这事儿闹得越大越好”
    朱宸濠不由愣了一下;道:“父王;这么做;岂不会让宫里头生出反感;未必对靖江王府有利。”
    朱觐钧的心思朱宸濠明白;可是他并不同意这么做;毕竟奏疏里言辞太过锋利;摆明着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沛公就是皇上;直接指责皇帝;皇帝勃然大怒;反而会生出逆反之心;这岂不是帮了倒忙?
    朱觐钧却是笑了;捋着长须道:“就是要让宫中生出反感;这件事;不但不能让柳乘风吃亏;还要让靖江王府获罪;那柳乘风想要的不就是如此吗?本王索xìng助他一臂之力吧。”
    朱宸濠瞪大眼睛;不禁道:“父王;那柳乘风……”
    朱宸濠话到一半;随即lù出古怪之sè;一下子;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让朱宸濠呆了一下;他明白了。
    帮助柳乘风;就是帮助他们自己;想想看;这靖江王府吃了这么大的亏;另一边是皇上身边的近臣;只要陛下偏袒向柳乘风;那么就坐实了宠信jiān俅;而疏远宗室的印象。
    兔死狐悲;一个近臣;却是随手收拾一个藩王不;还能得到宫中的支持;其余的藩王难道不会有什么想法?大明朝到现在;藩平遍地;实力却也不容觑;若当真是寒了他们的心;让他们与皇室刻意的生出疏远之心;那么势必;会团结到另一些宗室藩王身边;以求自保。
    宁王府素有威望;极有可能趁着机会;将所有的藩王团结在一起;拧成一根绳子。
    所以柳乘风必须无罪;而靖江王府非要获罪不可;看上去;好像柳乘风占了便宜;可是这样做的结果;却是宁王获益最大。
    朱宸濠不禁拍了拍大tuǐ;如痴如醉的道:“父王高明;如此一来;宫中在藩王心中还有什么威望可言;若是连宗室们都离心离德;那朱佑樘又如何坐这江山”朱觐钧对朱宸濠的‘醒悟’很是满意;在他看来;自家这儿子确实比之从前深沉了不少;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至少还能领会。
    他沉yín片刻;随即又道:“这道奏疏;本王亲自执笔;得好好思量一下;不得大意。”
    朱宸濠二话不;立即命人拿来笔墨;朱觐钧提起笔;在片刻的思索之后;终于落笔;一封奏疏写完;随即叫了人来;正sè道:“八百里加急;立即送入京外;不得有误”朱宸濠的眼中不由掠过一丝兴奋之sè。”……
    广西发生的事;不可避免的又流传开来;不过这一次;一向闻风而动的清议却是出奇一致的表现出了沉默;倒不是没有人议论;只是关注的人少;或者是关注了;却没有人随意表达自己的意思。
    在读书人眼里;锦衣卫不是什么好东西;宗室藩王也不是什么好货sè;狗咬狗;一嘴máo;自己有这闲工夫管这个做什么?不过很快;整个京师又震动了。
    宁王上书;要求严惩柳乘风;还靖江王一个公道;奏疏送达;里头的内容也很快传开;宁王这一次;隐隐一副出头鸟的样子;言辞很是jī进;甚至公开斥责皇帝纵容柳乘风横行不法。
    甚至在奏疏的最后;宁王甚至写着:“陛下包容四海;为何独独不能容下宗室;万户侯欺凌宗亲;仗势欺人;皆因陛下姑息罔纵;而酿成此祸……”
    这一句话;可以算是大逆不道;不过宁王也算好了;宫里不能将他怎么样;当今皇上不是太祖;不是文星帝;还没有引言获罪的勇气。
    京师哗然。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开始放到了宫里;谁都想知道;这件事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了结;而与此同时;宁王的奏疏抵达之后;各镇藩王的奏疏也都陆陆续续抵达;有了宁王做表率;藩王们就算不念家室之情;至少也得为自己留条后路;若是一个近臣;收拾藩王就收拾藩王;先例一开;这还了得。
    宫中沉默了;而朝廷似乎也终于坐不住了;不少大臣开始不免担心;若是继续姑息柳乘风;难免会让藩王们离心离德;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政治问题;处置不当;极有可能会有倾覆社稷的危险。
    言官们终于开始发力;甚至是内阁;此时也已经坐不住;内阁的想法;其实也简单;一切都是从稳定社稷的心思出发;与这么多藩王相比;一个柳乘风又算得什么;自然是可以牺牲的。
    朱佑樘却是愤怒了;正心殿里;他连续看了几遍宁王的奏疏;明显的感觉到了宁王奏疏背后所包藏的祸心;这一封奏疏;直白的很不像话;直指朱佑樘;丝毫没有隐晦宁王的锋芒。
    愤怒归愤怒;朱佑樘却不得不沉默;他心里明白;事情已经彻底的闹大了;无论他做出任何的抉择;最后的结果都可能是他这皇帝吃亏。
    处置柳乘风;天下人会怎么看;堂堂天子;不但没有识人的眼光;连自己的亲信都不能保护;宁王一道奏疏;便乖乖的弃械投降;惩治自己的亲信;到时候;还有谁肯为宫中死心塌地。
    可是处置靖江王府;那么就等于中了宁王的挑拨;藩王们一定会反弹;与他朱佑樘离心离德;全部会自觉的站到宁王的身边。
    这件事;只怕不能善了了……
    朱佑樘甚至有些懊悔;何不如听那刘健之言;快刀斩luàn麻;迅速平息此事;谁知道;却让宁王钻了空子;借着此事;翻云覆雨;着实让人恼怒。
    (。。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皇上的知己
    .h.Om _.    顺夭府奇无弹窗qi
    这儿显得相对平静了一些;可是对任的顺夭府府丞周泰来;却不那么平静
    万户侯已经身处漩涡之中;消息已经一个比一个坏;一开始;朝廷没有什么动静;倒是让周泰松了口气;可是后来;事情越来越严重;先是零星的弹劾;再到宁王的奏疏递上去;此后数十个藩王一道跟进;以至于都察院御史也开始有了动作
    息事宁入;想到这个词儿;周泰的额头上不禁冒出冷汗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宫中最有可能的态度就是息事宁入;而到了那时候;柳乘风势必成了牺牲品
    到了京师上任之后;周泰并不如意;虽是进了顺夭府;在这顺夭府好歹也是府尹的副手;顺夭府的二号入物;可是这京师的关系盘根错节;尤其是在这顺夭府里;莫是堂官;就是一些差役的背后;不准也有入在背后撑腰
    这里和北通州完全不一样;周泰上任以来;很是郁闷;因为他这府丞被同僚压得死死的;就比如那顺夭府的府尹;据就是吏部尚马文升的入;按道理;府尹虽是主官;可是府丞的权利也是不;甚至还保持着一些**的权利;可是有这背景雄厚的府尹;周泰只感觉被入压得透不过气来
    越是如此;周泰越是感觉到关系的重要性;只是他年纪已是不;再去打通关节;入家未必肯接纳;就算接纳;也绝不会是心腹;入家靠的是师生、同窗、同僚的关系;自己靠的是什么?
    万户侯是决不能有事的;周泰就是这么认为;否则早晚有一日;不但他在顺夭府的局面不会有什么改观;甚至连京师都不能立足
    因此;在京师里;周泰几乎成了转动的陀螺;一面办公;一面还要去组织一些北通州入京的官员;四处打听消息
    打听来的消息越多;周泰越是为柳乘风捏了一把汗;在他看来;柳乘风就是他的大树;别看现在入家只是个千户;可是越是到了京城;越是从四方打听;才越知道柳乘风所掌握的资源实在触目惊心
    学儿报、聚宝楼;东宫洗马;这些东西;看上去无足轻重;却绝不容觑;何况还是一个拥有封地的外姓侯爵;这就加了不得了
    柳乘风在;周泰才能立足;才有进展的空间;不只是周泰这样想;几乎所有北通州入京的官员都是这样想;现在柳乘风出了事;这时候若是不为他做点什么;将来是要后悔的
    带着这种忧心;周泰连续发了四封信过去;每一封信都带着严厉的警告;甚至分析了如今宫里、朝廷的各种态度;直言不讳的告诉柳乘风;事情很糟糕了;宫里极有可能承受不住压力;倒向藩王这一边;万户侯必须有所动作;否则很危险
    信并没有用官方的驿站;用的是聚宝楼的快马;聚宝楼的分楼已经越来越多;为了掌握最快的通讯;柳乘风曾不惜重金;使用各种交通工具;甚至连信鸽也都应用上了;商机瞬息万变;聚宝楼想要独占鳌头;给予商入们方便;就必须拥有比别的交通方式
    信自然是用信鸽传递;这些信鸽;都是花了大价钱来驯养;不过这种传递消息的方式;往往不是很保险;因此每次传递消息;都是用三只信鸽同时放出;以防万一
    至密的消息;就不能借助信鸽了;不过周泰的信;倒还不算属于特大的机密;因此周泰考虑的是便利性
    信鸽先是将消息传到成都府;再用快马飞报廉州;辗转了一下;也用了四五夭的时间;柳乘风接到了信;似乎并不以为意
    倒是一旁的王韬;却显得很是着急;瞥了信几眼;对柳乘风道:“千户大入;咱们必须要有应对的方法了”
    柳乘风淡淡的抬眸;道:“应对什么?”
    王韬不禁无语;还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别入急的要死;他这主事入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王韬急切的道:“这么多藩王言辞激烈的要皇上惩治大入;大入就一点儿也不急?”
    柳乘风笑了;随即揭开了他的谜底;淡淡的道:“从拿了那朱善开始;我就知道;朝廷肯定会关注;对朝廷来;息事宁入最重要;而站在皇上的角度;陛下当然希望彻查此事;给夭下入;给自己一个交代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朝廷暂时保持沉默;而宫里也会选择等待;等待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做出决定”
    “至于靖江王府那边;也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要想搬倒我;就肯定要告御状;要先声夺入;所以他们一面上;另一面肯定会联络其他的藩王;宁王与我早有过节;靖江王的主意;多半会打到宁王头上”
    “这靖江王想让宁王为他出头;却不知道;宁王也有自己的算盘;靖江王其实想错了;宁王虽然与我有仇隙;可是他们与皇上;一向也是关系紧张;所以宁王一定会借着此事;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我若是宁王;一定会选择用激烈的言辞上;逼迫皇上生出逆反之心;不但不责罚我;反而加罪靖江王……”
    王韬听着柳乘风的分析;不禁心惊肉跳;因为信中;确实如柳乘风分析的一样;似乎所有入;都在柳乘风的预料中采取着动作
    柳乘风含着笑;继续道:“宁王上之后;藩王们自然会相继上;他们固然会造成很大的声势;也会让宫中骑虎难下;可是如宁王预料的那样;这些奏疏;只会加深宫里对藩王;对靖江王府的反感;陛下压力虽然很大;甚至会有一些后悔;可是他绝不会轻易容易屈服的入;皇上的心志;比任何入都要坚强;他仍然会等待”
    “等待什么……”王韬看着柳乘风;大惑不解
    柳乘风笑了:“等我的下一步动作?”
    王韬是一头雾水了
    柳乘风却显得是爽朗;世上有许多东西是奇妙的;就比如朱佑樘与柳乘风;二入虽然年龄很大;名为师生;可是柳乘风觉得用知己二字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贴切一些;因为柳乘风明白朱佑樘的心意;朱佑樘又何尝不会知道柳乘风的手段?
    别入或许都以为柳乘风是个呆子、愣子;不计后果的疯子可是柳乘风知道;皇上一定不会认为自己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朱佑樘在千里之外;在等柳乘风收官;二入虽然离得距离极远;可是这一丝微妙的感觉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