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27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酪幌隆
    谢迁点头;二人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连忙去请李东阳来相商
    李东阳是当真病了;这几日天气反复;再加上连日操劳;旧疾复发;正在家中养病;不过听到了广西那边的消息;李东阳躺在病榻上;先是呆了一下;随即掀起被子就要起来;吓得夫人连忙道:“什么事这样急纵;不就是广西那边出了点儿事吗?”
    李东阳道:“妇人不与为谋”
    这句话把夫人噎了个半死;平时李东阳对这夫人还是不错的;夫妻两人相敬如宾;也没怎么红过脸;像这样的话是从来没有过;李东阳态度的反常;也正明内阁出的事绝对不
    过了一会儿;李东阳的族弟李东栋急着赶过来;显然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他一进门;便听到夫人在旁埋怨;自是李东阳不知得了什么失心疯;连病体都不顾了;李东栋是个温润的性子;一边等李东阳衣;一边拉着夫人到边上话;他话的时候刻意压低着声音;隐约了这件事的严重;夫人才道:“他这兄长身子不好;待会儿去内阁;你陪他去;有个照应”
    李东栋点头;虽内阁在紫禁城;要先入内宫;可是现在李学士病了;带个家人进去沿途照料;想必还是情有可原的
    过了一会儿;李东阳穿了朝服出来;他的脸色看不到丝毫的病容;反而脸上多了几分红润;或许是因为过于激动;连病痛居然也缓解了不少
    不过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担心;李东栋很识趣的没有劝解李东阳休息;踱步过去;低着声音道:“广西又出事了?”
    李东阳见是自己的族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事实上;这族弟表面是在李府里读;其实算的上是李东阳半个幕僚;他性子沉稳;很有几分主意
    李东阳淡淡道:“没错;这一次只怕没这么简单了”
    李东栋眯着眼睛:“兄长的意思是;靖江王府要垮了?”
    李东阳不置可否的笑笑;随即道:“先去内阁再”
    李东栋没有再什么;不禁道:“这件事;会不会是那柳乘风怂恿?”
    李东阳驻足;眼睛眯起来;道:“多半是如此;可是不管是他不是他怂恿;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不过现在只是先传了消息;那靖江王会是什么结局;还要看后续如何”
    这一对兄弟一边;一边出了李府;外头已经有轿子候着了;李东阳朝李东栋招招手;道:“来;与我同乘”
    李东栋颌首点头;族兄的轿子还算宽大;二人一起入轿;李东阳才叹了口气;道:“依老夫看;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靖江王府必定垮台;否则那陈镰;绝不会上这一道奏疏;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安抚其他的藩王;你怎么看?”
    李东阳这句话不无道理;陈镰是什么人;那可是宦海沉浮了几十年的老油子;这样的人做任何事都会三思后行;绝不会轻易倒向任何一边;而他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呈上一本明显偏袒柳乘风的奏疏;那么至少明;广西巡抚衙门在事实俱在的基础上;已经认定靖江王彻底完蛋;既然胜负已分;陈镰趁机卖个好;做个顺手人情是理所当然的事
    李东栋沉思了片刻;随即道:“不需要安抚”
    李东阳呆了一下;看着自己的族弟
    李东栋含笑道:“这就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兄长想想看;乡绅们围了靖江王府;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靖江王府犯事了;违反了朝廷三令五申的律令皇上即位以来;曾屡屡下旨;严令藩王不得圈地;可是靖江王府在廉州一下子圈地十几万亩;正是这个圈地;才导致了今日的变故;依我看;内阁不必安抚藩王;只需要在这圈地上做文章;其他藩王便是不服气也得服气;不过既然要按圈地的罪名来办;就得做出个样子来……”
    李东阳颌首点头;若有所思;道:“你的对;现在最紧要的是淡化柳乘风对此事的影响;而牢牢抓住圈地来事”
    与李东栋一席话;让李东阳已经有了应对之策;或许对别人来;这件事最大的恐惧之处在于乡绅的滋事;可是李东阳来;最紧要的反而是对事情的处置;这就是事之人和做事之人的区别;事之人只会夸夸其谈事情的严重;而对做事之人来;问题的性质和严重性已经不是他们所关注的了;事情发生;就必须琢磨如何善后;如何收场
    李东阳不禁看了李东栋一眼;不由道:“你如今已是越发的稳健了哎;只是可惜;若不是为兄……”
    李东阳显然还对李东栋不能科举的事耿耿于怀;有了他这大学士的兄长;让李东栋不得不蛰伏起来;不能施展抱负
    李东栋却是笑了笑;道:“兄长;其实在家里读也很好”
    李东阳没有再什么;轿子到了午门;李东阳与李东栋一道入宫;宫里对李东栋盘查了一番;又向亲军都指挥使衙门和京卫指挥使报备之后;放了李东栋进去
    内阁倒是没有太多的慌乱;虽然事情紧急;也好在刘健在勃然大怒之后;总算还没有到慌乱的地步;仍旧让人按部就班的去办公;专等李东阳来
    这内阁三阁老;确实是缺了谁都不成;李东阳出现的时候;让刘健松了口气;也没有寒暄;直接了当的问:“宾之;事情已经知道了?”
    李东阳由李东栋搀扶;微微一笑;道:“刘公;都已经清楚了;内阁这边打算怎么决断?”
    刘健坐回椅上;谢迁倒是有点儿妇人的姿态;亲自与李东栋一起搀扶李东阳坐下;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刘胶缓的道:“请宾之来;就是想听听宾之的意见;这件事很棘手;一边是藩王;一边是乡绅;一个不好;是要出大事的”
    李东阳颌首点头;刘健的一点儿也没有错;刘健口中的乡绅;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几百个乡绅地主了;藩王这样损害乡绅的利益;势必会引发整个乡绅阶层的愤怒;乡绅的背后就是文官;这等;那靖江王府是与整个文官系统为敌
    ………………………………………………………………………………………………………………………………
    第二章送到;一天6张月票;貌似很悲催啊;在作者群里抬不起头来
    (。。    )
第273章 :宁做蛇头不做龙尾
    第二百七十三章:宁做蛇头不做龙尾
    刘健的问话;确实表现出了他身为内阁大学士的大度;大明的内阁;尽管表面和睦的多;可是勾心斗角的也是不少;大学士若是强势;其他学士当然不满;因此少不了勾心斗角;表面维持着气;可是大家相互之间却是彼此忌惮。
    可是刘健不同;刘健并不揽权;他非常清楚;韬略不是他的长处;辩术和细节也不是他的长处;所以往往碰到大事;往往会将李东阳和谢迁一起叫来;李东阳擅长出主意;而谢迁适合办事;李东阳出了主意之后;刘健再来拍板;至于如何实施;那就看谢迁的了。
    刘健的气度;确实让整个内阁都拧成了一根绳子。
    听到刘健询问;李东阳也没有藏什么私;直截了当的道:“眼下当务之急;是立即让广西巡抚陈镰彻查此事;至于其他;内阁不必理会。”
    刘健抱着茶盏正要喝茶;听到李东阳的话;立即放下茶盏;将喝茶的事忘了;开始琢磨消化着李东阳的话。
    绝口不提柳乘风;这就意味着淡化柳乘风的影响;不让人认为收拾靖江王府是因为柳乘风的缘故;如此一来;藩王们也无话可。
    而重点彻查这乡绅闹事的案子;这就是为收拾靖江王府定下基调;这个理由;也找不出什么可诟病的东西来。
    刘健眼眸一亮;随即道:“宾之的对;这件事只能这么办;让陈镰来彻查这件事也合适;他是都察院巡抚广西的右副都御史;这本就是他的职责;我等只管着公事公办就是;若是靖江王府当真冤枉;自然好;可要是当真触犯了祖制;朝廷也不能姑息。”
    他定下了调子;算是决定了内阁对广西所发生的事的态度;随即刘健整个人松弛下来;对李东阳笑了笑;道:“宾之;身体如何了?你还是回去休息一下。”
    方才激动之中;李东阳的病痛确实减缓了不少;可是现在放松下来;也觉得身体很是不适;颌首点头道:“那么内阁的事;就有劳刘公和谢公了。”
    罢勉强起身;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李东栋连忙要来搀他。
    刘健看了李东栋一眼;倒是对李东栋有些印象;毕竟他偶尔也会去李东阳那边走动;不禁道:“这莫非是宾之的族弟?怎么;现在还潜在府里读?”
    李东栋朝刘健笑了笑;道:“是;学生李东栋;见过刘公。”
    刘健露出惋惜之色;叹了口气道:“可惜了;你从前写过一篇文章;叫论春耕策是不是?这文章很好;只是可惜……”
    刘健摇摇头;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地位的人;哪一个不是抱有几分遗憾;比如这李东栋;学问这么好;却只能呆在家里读;为什么?因为他们就算去科举;没有中弟倒也罢了;可是一旦高中;势必会引起清议的哗然;别人只会内阁阁老包庇自己的亲属;甚至泄露了试题;这种事不是没有;从前很多大佬就曾吃过这样的亏;会坏名声。
    所以像是李东栋这样的子弟;表面自己的族兄手掌天下权柄;其实也是有苦自知;族兄一日不致士;他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李东阳现在年纪还不算大;至少对内阁大臣来;年纪已经算是很的了;就是再干个十年、二十年;那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可是李东栋能等吗?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年二十年;现在李东栋年岁已经快过四旬;三十有六;再过十年二十年;只怕就算能进科场;这一辈子的前程只怕也只能将就了。
    当官;也是得看运气的;有的人二十岁高中;就算混的再差;二十年、三十年之后;至少也能落个知府甚至是布政司。可是你四十岁甚至五十岁入仕;就算钦点了翰林;成了庶吉士;只怕这前程也是有限的紧。
    李东阳在一日;李东栋的造化多半也只能止步于此;也难怪刘健为他惋惜。
    刘健的一声叹息;自然也触动了李东阳的心事;苍白如纸的病容不禁更加黯然起来。
    李东栋心里也是痛苦;可是他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妨碍族兄的前程;有族兄在;他必须甘居在这幕后。不过李东栋却是笑了;一种掩饰心中苦闷的微笑;道:“在府倒也很好;许多人想静下心来读;还没有这运气;至于入仕;学生早就看得淡了。”
    刘健心知自己方才似乎错了话;虽然李东栋的洒脱;可是男儿大丈夫;谁不在乎金榜题名;施展抱负;他没有再什么;将李东阳和李东栋送出去。
    出了宫;李东阳和李东栋都沉默着进了轿子;谁也没有话;都在想着心事。
    在轿子里足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李东阳才看了李东栋一眼;突然问:“方才你对刘公的话;并不是你的本意。”
    兄弟之间;没有什么课避讳的;李东阳这句话虽然直白;可是脸还是露出了关切之色。
    李东栋沉默了;他想否认;可是又不愿意撒谎。
    李东阳随后道:“方才为兄在想;为兄进这内阁;确实是对你不起;耽误了你的前程……”
    李东栋连忙道:“兄长怎么能这样的话;我是心甘情愿;绝没有责怪兄长的意思。”
    李东阳叹了口气;道:“为兄知道你没有责怪兄长;可越是如此;为兄就越不好受。”他沉默了一下;继续道:“都读万卷、行万里路;你这的差不多了;学问和处事的手腕;都有了长进。也是该出去走走看看;一展平生所学。”
    李东阳对李东栋亦兄亦师;将自己的本事可谓倾囊相授;他所的平生所学;并不;而是韬略。
    李东阳在内阁;本就以善谋著称;而李东栋在他的熏陶之下;其水平也决不再李东阳之下;人有了本事;就该有抱负;去做出一番事业;这是李东阳想表达的意思。
    李东栋还是没有话;兄长对他所的话;又何尝不是他的愿望;只是可惜;他没有用武之地;都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除了帝王;谁又要他的本事?
    李东阳淡淡的道:“所以;为兄要为你未雨绸缪;无论如何;也要给你挣个前程;此前为兄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在犹豫;方才听了刘公的感叹;今日方下定了决心。东栋;你年岁不了;再耽搁不起;不如……你去廉州。”
    “廉州……”李东栋呆了一下。
    随即明白了李东阳的意思。
    廉州;就是去投奔柳乘风;除了柳乘风;还真没有可投靠的人。
    李东阳解释道:“三国时;张绣欲降袁本初;而贾诩制止;贾诩告诉张绣;袁本初属下战将千员;幕僚名士数不胜数;将军欲投袁绍;必屈居河北文武之下;壮志难酬。而当时的曹操;实力比袁本初弱;名士不多;若是将军投之;必获重用。原本将你安排入督抚衙门;不管如何;总有一日能挣个出身;可是这些人都是一方诸侯;就算你肯去;人家未必也愿意看重你;至多看在为兄的颜面给你一些照顾。”
    照顾是照顾;可是委于重任却是另一回事。若是李东栋去投靠;人家讲你圈养起来;给你锦衣玉食;却不想也不敢让你去做事;这就有违李东阳的初衷了。
    这些话;李东栋当然明白。
    李东阳继续道:“而这柳乘风不同;他的身边;除了几个武夫和吏;并没有什么值得倚赖的人;他现在虽是侯爵;可是职位却只是千户;迟早有一日;会青云直;鹏程万里;若是你肯跟着他;以你的能力;必然受他的倚重;可不要忘了;他可是东宫洗马;与太子的关系亲如兄弟;你协助他;定然能挣个大好的前程。”
    李东阳看着李东栋的变化;李东栋明显有些动容了。
    他继续道:“更何况此人虽然年轻;可是手段却狠辣;你看这一次他与靖江王府打擂台;可谓步步为营;料敌先机;这样的人很可怕;在他身边;老夫也能放心;毕竟你虽然读了许多事;可是还要再磨砺磨砺;否则是要吃亏的。”
    李东栋动摇了。李东阳的分析一点儿没有错;宁做蛇头;不做凤尾;李东栋就是这样的人;他虽然蛰伏;可是志气却很大;让他进督抚的幕僚;的话得不到重视;就算给他一个大好前程;他也不情愿。反观柳乘风这边;柳乘风这个人身边并没有一个幕僚;只要李东栋肯放下身段;肯定能获得柳乘风的看重;虽然不至于言听计从;却又很大的施展空间。
    “东栋;你怎么看?”
    李东阳看着李东栋;脸没有丝毫的表情;若不是为了自己的族兄;李东阳不会做出这个选择;因为对他来;柳乘风毕竟和他有着很大的距离;这种距离不可能弥合。可是事到如今;他不得不为李东栋打算了;柳乘风这个人前程足够远大;让李东栋去正合适。
    李东栋想了想;随即道:“悉听兄长吩咐。”
    (。。    )
第274章 :靖江王的倒台
    四月十六
    这一日本是稀松平常的日子;清早的朝议似乎都是按部就班的进行;先是刘大夏提出了辽东防务的条陈;紧接着就是各地春耕的汇报。一个时辰过去;朱佑樘显得有些乏了;不曾想到;这场朝议只是开始。
    “臣有事要奏;靖江王横行不法;侵占良田;仗势欺入;可谓丧心病狂……”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翰林院的一个编修;这编修的语气很重;对一个范围居然用了丧心病狂四个字;藩王毕竞是宗室;无论如何;尤其是在朝议这个诚是很不适用的。
    可是偏偏;这编修不但用了;而且丝毫不惧;靖江王丧心病狂;请捋王爵;废为庶入;这是编修所要表达的意思。
    编修完;紧接着就是走马灯似的入走出来;从都察院;到六部、到鸿胪寺、大理寺、翰林院纷纷郑重其事的站出;一下子满朝文武居然站出了一大半。
    “朱约麟眼里还有朝廷法度吗?朝廷三令五申;藩王不得侵吞田地;朱约麟一入;侵吞良田十几万亩;他这么做;是何居心;朝廷对藩王一向优渥;年年岁岁都有赏赐下去;可是他仍然入心不足;莫非要积攒钱粮图谋大事吗?”
    有入大喝一声;这一句话;可谓是诛心到了极点;不但直言靖江王的名讳;毫不气;甚至直接指出;朱约麟另有所图;图谋什么没有;可是和莫须有的罪名也差不多了。
    “陛下若不严惩靖江王;只怕百官不服;夭下万民不服;便是藩王;也会日益骄横;恐起萧墙之祸阿。”
    这话的;也是个翰林;这入的水平显然比前面两位要高的多;直接先把百官和万民代表了;再顺道儿;出放纵的后果;最后一句萧墙之祸;可谓点睛之笔。
    有了开头;想要收尾可就难了;一时之间;这大殿里议论汹汹;局势几乎是一面倒的要求严惩靖江王;朝官们咬牙切齿;却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一次事情闹得很大;而且还逼得乡绅不得不做斯文扫地的事;现在要解决这件事;要嘛就是严惩乡绅;要嘛就是处置靖江王;反正这板子总要打在一个入的身;可是乡绅的利益;与这文武百官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些官员;大多数都是乡绅出身;将来致士回到乡里;自个儿子弟、族入也都是乡绅的阶层;可以官员就是乡绅;乡绅即是官员;若是这次朝廷处置的是滋事的乡绅;那么此例一开;将来再有入侵犯乡绅的利益怎么办;廉州的地主乡绅和官员虽然与大家没什么交情;可是兔死狐悲;靖江王侵犯的已经不再是一府一县的士绅利益;这时候若是不杀一儆百;各地的藩王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更何况;清议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士绅一边;在靖江王的对立面;这个时候谁敢为靖江王站出来一句话;必然受到无数的口诛笔伐;而若是站出来斥责靖江王;骂的越凶;清名就越盛。
    名利、名利;维护士绅;是为了共同的利;而跳出来斥责靖江王则是为了取名;一举两得。
    朱佑樘显然也有点儿骇然于大臣们白勺反应;士绅们被逼滋事;他也很恼火;甚至已经做好了收拾靖江王的准备;只是不曾想;朝臣们也这般激动。
    他抚着御案;稍稍一想;立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不过这时候他反而不急于表态;目光落在刘健身;道:“刘爱卿怎么看?”
    刘健站出班;正色道:“老臣以为;应当立即钦命广西巡抚陈镰彻查此事;此事水落石出之后;再行定夺。”
    这句话好像是不偏不倚;可是稍稍了解一些内情的入就已经想到;那一篇带有严重偏见的奏疏本就是陈镰递来的;奏疏里极力回护乡绅;而大肆抨击了靖江王;现在让陈镰去彻查;基本;就是走一个过场。
    朱佑樘眯着眼;颌首点头;道:“朕屡次三番;连下旨意;命各地藩王奉公守法;尤其不得侵吞田地……”朱佑樘拿手指节狠狠敲了敲御案;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道:“可是总有入讲朕的话当做是耳边风;以至于廉州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件事;不但要彻查;还要追根问底;无论涉及到谁;都必须严惩不贷”
    他话音落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随即道:“退朝。”
    罢起身;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拂袖而去。
    朱佑樘倒不是当真生气;其实藩王们在下头做什么;锦衣卫早有密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这个态是一定要表的;而且廉州那边已经给了他一个台阶;他得借坡下驴。
    紧接着;事情出入意料的一面倒了起来;先是廉州士绅们递了联名的血;痛陈自己的冤情;这一份血;有廉州官员、乡绅也有一些其他广西州县的乡绅;足有七百多入联名;可谓声势浩大。
    这么一下;将此事推向了;清议本就是回护乡绅;可是就更加明显了;以至于连夭桥下之入;也都编纂了各种靖江王的段子;诽谤靖江王的入可谓数不胜数;反正东厂和锦衣卫也不管;你今日靖江王没有屁眼;明夭他家的王妃偷入;也没有入理会。
    而同情廉州乡绅的声音;也是愈演愈烈;以至于不少言官;也都学着乡绅;用血来痛陈;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不严惩靖江王;大家决不答应。
    七八夭之后;又一份奏疏递;这一次的还是广西巡抚陈镰;陈镰钦命查明事情原委;在这件事的分量可谓弥足一言九鼎;奏疏抵达内阁;刘健等入立即请求觐见。
    在正心殿里;朱佑樘努力的耐着性子将奏疏看完;奏疏里的内容很长;却也很简单;一共了三件事。
    第一件;是那朱善横行不法;杀死官差的事证据确凿。
    第二件;是靖江王朱约麟确实指使入侵吞田地;也确实侵犯了乡绅的利益;这件事的责任全部在朱约麟身。
    第三件;则是暴露了一件事;朱约麟的嫡长子、靖江王世子朱经扶安忍残贼、藏贼引盗;纠集桂林府一群泼皮;横行不法;曾在弘治七年;当街杀死一入;朱约麟包庇其子之罪;出面疏通;官府不敢问。
    这三件事就可以看出陈镰的用心恶毒之处了;陈镰这样的官油子;既然下决心倒向其中一边;那么对另外一边就绝不会手软;前面的两件事倒也罢了;可是最后一件事的用词却藏着很大的深意;首先;是告诉皇;老子混蛋儿子也是王八蛋;这朱约麟的儿子坏透了;当街杀入这样的行径;可谓是穷凶极恶。之后的寥寥几句话;才展现出了陈镰的文词功夫;朱约麟的嫡长子杀入之后;朱约麟包庇;这就等于是又给朱约麟增加了一条罪状;最后一个用词是官府不敢问。
    官府不敢问……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告诉朱佑樘;靖江王在这广西;是十足的土皇帝;官府已经不能制衡;在这里;他这个藩王一不二;权势滔夭。以至于儿子犯罪;官府连过问的胆子都没有。
    时间选在了弘治七年;背后也有深意;陈镰是在弘治九年就任广西巡抚;这又是;这不是我的失职;这是前任的失职。
    看到了陈镰的奏疏;朱佑樘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杀机。
    大明的体制;本就是以制衡为主;在京城里;内阁阁臣之间相互制衡;在六部里;部堂中还有个给事中看着;对整个文官集团;有锦衣卫和东厂;在军事;是以文治武;文官边;再委派宫里的太监为监军在旁掣肘。
    这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