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30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今天下午六点;突然雷声大作;江西这边下了暴雨;然后就是停电;老虎飞快去吧;码了第二章;紧接着出来吃饭;又回吧继续码字;吧的气氛很不好;码的很慢很luàn;所以huā了很多时间;更新太迟了一些;大家见谅吧。
    (。。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官官相卫
    第三百五十五章:官官相卫
    刑部大堂。
    几个差役押着一个穿着囚服的人在班房等候。
    大堂四周已强加了警戒;三步一岗、四步一哨;气氛比从前更多了几分威严肃穆。
    一个都头按着腰间的刀飞快地到了班房这边;急喘着气道:“大人有令;押犯官黄涛上堂。”
    差役们听了;提了人犯黄涛要去正堂听审;都头却是叫了一声慢;朝这几个差役使了个眼色;差役们会意;一个道:“人们在外头侯个片刻;赵都头赶紧一些。”
    这都头只是颌首点头;等到差役们出去;才对黄涛压低声音道:“黄大人;几个大人已经打了招呼;你的家人已经托人照顾了;过些时日就可以回乡去;到了那儿自然有人照拂;今日到了公堂里头;也会有人给你方便;只是这罪总得有人来认;你明白吗?”
    堂堂鸿胪寺寺正;前程本是一片光明;现如今却成了阶下囚;黄涛阖上眼睛;道:“老夫明白;该的;不该的万万不会;让他们放心;老夫是知晓轻重的人。”
    都头点点头;道:“时候不早了;黄大人;请”
    黄涛此时反而镇定了下来;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东窗事发;总要有人来背这黑锅;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道:“这像什么样子;还是叫人押着老夫进大堂吧。”
    “那就得罪了。”都头点点头;去叫来差役押着黄涛进了公堂。
    公堂之上;两列衙役各执水火棍屏息等候;公堂之上;刑部右侍郎吴凯位居正中;左右分别是大理寺邓昌和顺天府府丞周泰。
    三人各自坐在自己的案牍之后漫不经心地喝着茶;刑部右侍郎吴凯曾在大理寺担任过职务;所以他与邓昌明显有几分交情;偶尔的时候;邓昌会和他几句闲话。只是周泰就显得有些孤零零了;他在京师的根基实在太浅;和其他人比起来;实在有点儿显得过于形影单只了一些。
    等到黄涛带到;刑部右侍郎吴凯放下手中的茶盏;扫视了黄涛一眼;随即便道:“堂下何人”
    黄涛躬身道:“犯官黄涛。”
    吴凯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露出几分惋惜之色;随即道:“黄涛;从前你也是鸿胪寺寺正;眼下虽是落罪;可是在案件未查明之前;却也不能委屈了你;来人;给黄大人拿个座椅来;请他坐下话。”
    吴凯发了话;邓昌也不禁捋须笑道:“是这个道理;刑不下大夫;这是古已有之的道理。”
    周泰不禁皱眉;这还没有过审;对人犯就这样气;接下来还怎么审?黄涛这个人;构陷的是柳乘风;周泰与柳乘风交情匪浅;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忍不住道:“此言差矣;黄涛的罪恶昭彰;人证俱全;陛下上次在朝中也过革去他的官职;他既无官职;又无功名;现在不过是一介草民;公堂之上;既是提审的人犯;岂能如此优渥?若是传扬出去;只怕有损二位大人的清誉吧。”
    这还未开审;几个审问的官员就已经出了分歧;吴凯不由皱眉;看都不看周泰一眼;反而是将目光落在邓昌身上;他是主审;这时候反而不好话;有些话还是邓昌来的妥当一些;毕竟大理寺是核实刑法的机构;掌握着大明律的解释权。
    邓昌会意;正色道:“周大人的也有道理;可话又回来;法外不外乎人情;黄大人与咱们从前同朝为官;今日就算触犯了纲纪国法;也不能这般不近人情;还是赐坐吧;不要辱了斯文。”
    话到这份上;周泰也只好不再做声;心里却是冷哼;什么有辱斯文;你们这般千方百计维护这人犯才是有辱斯文。不过这个时候周泰才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个黄涛背后不简单;今日这桩公案只怕不太好审。
    周泰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已经有差役搬来了凳子请黄涛坐下;黄涛倒是坦然;凛然受之;随即道:“诸位大人这般盛情;黄某感激不尽;但有所问;黄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吴凯惊堂木一甩;随即道:“黄涛;本官问你;安南国使节黎武;状告你勾结他构陷朝廷大臣;你认罪吗?”
    黄涛颌首点头;道:“黄某不敢相瞒;这件事是有的;不过构陷二字是重了一些;本官身为鸿胪寺寺正;柳乘风无故侵入藩国;本官看不过去;才希望与他一道上奏;为藩国们喊喊冤屈;不要让各国以为咱们大明恃强凌弱;难道这也有错?”
    他得倒是有几分道理;吴凯居然点了点头;表现出了几分认同。
    周泰却是皱眉道:“不对;你廉州侯侵入安南国;是廉州侯有错在先;可是安南国使节的辞却是不一样;廉州侯是入安南教诲他们;既然是教诲;又谈得上什么诸国疑惧?又哪里要你这好心?你分明是欲图构陷廉州侯;勾结藩国;如今事情败露;难道还要强词夺理吗?哼;你若是不肯招供;这倒也好;大不了将黎武请来;当堂对峙就是”
    黄涛一时无言以对;他为自己辩护的基础在于柳乘风修理了藩国;可是人家藩国都没自己被修理;反而还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自己的那点儿言辞自然就不攻自破。
    不过他早已预料到自己的狡辩之词用处不大;这黑锅是背定了的;方才一番辩护;只是尽尽人事而已;因此只是微微一笑;道:“周大人黄某有罪就算是有罪好了。”
    周泰的脸色骤变;心里勃然大怒;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摆明了自己栽赃他?可是偏偏;他又不能当众发火;只好当方才的那一番话没有听见。
    坐在主位上的吴凯却是露出一副不经意的笑容;咳嗽一声;继续问:“既然有罪;那你便将如何勾结黎武的事都道出来。”
    黄涛一五一十了;边上的文书刷刷的将他的话全部记下。
    吴凯不断颌首点头;道:“这些供词和安南使节的也差不离;既然你已认罪;也交代了个清楚;来人;给他供词;让他签字画押吧。”
    文书将墨迹未干的供词拿起来;正要给黄涛画押。周泰不由道:“且慢”转而向吴凯道:“吴大人;这么快就签字画押;只怕不妥吧。在殿中的时候;黄涛曾揭露过有同谋;现在同谋尚未审出;岂可轻易结案?这未免也太儿戏了一些。”
    吴凯的眼中掠过一丝怒色;这个周泰;他一向不太瞧得上眼;周泰是什么东西;只是运气好;在通州立了些功劳;竟敢在这里拿大。更何况这事儿不能深挖是他和邓昌早就商量好的;只要把黄涛后面的人都挖出来;牵连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了;吴凯不过一个右侍郎;哪里敢去做这种将人得罪到底的事?所以他早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黄涛背后的人深挖出来;黄涛的罪也得赶快敲定;顺顺当当把事儿办完才是正理;只是想不到周泰居然想横生枝节。
    吴凯冷哼一声;道:“周大人;到底你是主审还是本官是主审;这案子已经尘埃落定了;你还要如何?”
    周泰也是火了;今日这一次过审;实在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本来他的心思是按柳乘风的心思把黄涛背后的人挖出来;谁知道吴凯和邓昌却是这般草率;摆明着是不想继续审下去。
    周泰平素虽然老实;可也知道这时候不能让步;一旦让步;这案子的供词只要交上去;内阁只要批了;事情就做了了结;谁也别想再翻案;他冷冷地道:“事情没查清楚;便是主审也不能定案;否则宫里要我这副审做什么?吴大人要一意孤行;周某也无话可;只是这上奏的奏书里;周某是不会签字的。”
    吴凯的脸色阴沉;周泰这副审要是不在结案的奏书里签字;这事儿就做不得准;按规矩得让所有审问的官员都具名之后才算是正式结案;他这般做;等于是把这案子拖延了下来。
    吴凯道:“你可要记着后果。”
    周泰这时候也有点儿心慌;可是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故意当作没听到吴凯的话;低头去喝茶。
    吴凯只好让人把黄涛暂先押下;宣布退堂;几个审理的官员一哄而散;周泰也不理会他们;径直出了刑部;坐入轿子里;想了想;朝轿夫吩咐道:“速去聚宝商行;沿途不要耽误。”
    轿夫道:“大人;已经到正午了;从这儿去聚宝商行;来回要两个时辰;只怕城门关上的时候;咱们来不及赶回来。”
    周泰语气坚定:“大不了今个儿就在城外过夜;你尽量快些就是;不要多问;也不要耽误。”
    “是。”
    …………………………………………………………………………………………………………………………………………
    第一章送到;我们这里不知是供电的设备坏了还是怎么样;反正只能在吧码了;好难过;求点月票吧。
    (。。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唯有死战而已
    第三百五十六章:唯有死战而已
    校场之上;鼓声隆隆;无休止的操练已让学生军上下筋疲力竭;手中的火铳始终保持在滚烫的状态;一勺勺凉水浇在火铳上;发出丝丝的声响。
    柳乘风皮肤也晒黑了一些;每日坐在棚中督促操练;操练的强度越来越高;甚至出现了有人晕倒在校场上的事;不过商行已经特意招募了一批大夫;也配置了一批清热的药物;随时做好准备。柳乘风本就精通医术;也会兼管些后勤的事。
    今日的操练格外的严酷;京畿附近多山;多有猛兽出没;在巨利之下;猎户们纷纷出动;所获颇丰;单昨天一天就运来了数百头虎豹、饿狼;因此今日操练都是将他们夹杂在恶犬之中;为了防止它们相互撕斗;又在坑中放置了血肉;在猛兽面前;没有人敢漫不经心;所有人的神经都是绷得紧紧的;再加上有了对付恶犬的经验;谁都知道;想要虎口脱身;唯有精诚团结;拧成一根绳子;在一次次的惊险之中。几乎所有人渐渐地进入了状态;反而觉得只要手中有了火铳;身边的同伴依旧还在;教头的命令回荡在耳中;无论面对的是恶犬还是虎狼;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正午吃饭的时候;柳乘风与大家一同去饭堂里用饭;学生军的伙食在整个聚宝商行算是最好的;大量的体力消耗;需要更充分的营养;都是牛肉、羊肉;再铺之以大量的蔬菜、饭后还有瓜果发放;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能吃多少吃多少;就怕你撑不下。
    用过了饭;柳乘风有点儿吃不消了;到正气堂里去午休;刚刚打个盹;外头有人来报;是顺天府府丞周泰来了;柳乘风揉了揉额头;道:“请进来吧。”
    周泰跨入门槛;先给柳乘风行了个礼;道:“侯爷。”
    柳乘风不由苦笑;道:“周大人何必如此多礼?我才是五品武官;你却是朝廷四品大员;这不是折煞了我吗?你我之间不要有这么多套;来;周大人请坐。”
    周泰微微一笑;话是这么;柳乘风虽只是五品武官;可是官跟官不一样;那六部里头;给事中才几品?还不是人见人怕;连尚书、侍郎都要卖面子?若是吏部给事中;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周泰道:“侯爷;下官来是要一今日过审的事……”他将今日提审的经过都了一遍。
    柳乘风颌首点头;道:“你做得不错;这个案子得拖着;绝不能定案;一旦定案就不好话了。反正只要你们顺天府这边不肯松口;他们就拿你也没有办法。”
    周泰道:“是;下官就是这个意思;不过照现在看;这满朝文武似乎都不太愿意把幕后之人拉出去;朝野上下尽是官官相卫;再加上宫中的态度暧昧不清;只怕侯爷想要动造作局;并不容易。”
    周泰是百分百相信柳乘风会对造作局动手的;自从在通州与柳乘风共事之后;他太了解柳乘风的性子了;这个家伙就是个死缠烂打的人;一旦惹翻到他头上;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别看现在柳乘风什么都没;什么都没做;可是周泰相信;只要时机恰当;就是柳乘风出击的时候。
    对付造作局;周泰心里有点儿发虚;不过他明白自己的立场;自己有今日全赖柳乘风;柳乘风就是他的参天大树;所以自个儿无论如何也得站在柳乘风的一边;柳乘风要动造作局;他便是咬了牙也得硬上。
    周泰出这个难处;并不是害怕;其实真的一点害怕都没有这是假的;只是害怕有什么用?还得看柳乘风的意思才成。
    柳乘风冷冷一笑;道:“他们盘根错节;有的嘛;是害怕这件事牵扯到自己头上;怕拉出来的人太多;因此选择明哲保身;要恪守中庸;谁都不想得罪。可是有的则是和造作局息息相关;得拼着命来捂这盖子。前者好些;他们只是怕事而已;无论是审黄涛;还是黄涛背后的人对咱们动手;他们都会老老实实地在边上看戏。麻烦的是后者;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他们;而是宫里头的决心;只要能动皇上;事情就好办了。”
    周泰道:“皇上似乎也不太愿意彻查造作局那边……”
    柳乘风摇摇头道:“帝心难测;就算今日不愿意;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愿意;眼下我有件事要吩咐你;咱们不少从通州来的人不是都在京卫和宣府那边任职吗?你去和他们招呼一下;让他们留心着;看看哪些人和造作局关系深一些;哪一些浅一些;这件事;我已让锦衣卫秘查了;不过这东西越详尽当然越好;真要动造作局的时候;京师里的这些官员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宣府、是辽东。”
    周泰应承下来;见柳乘风一副蛮有把握的样子;不由笑道:“侯爷近日晒黑了一些;操练学生军想必也是辛苦;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柳乘风不由笑了;道:“来也惭愧;将士们倒是真正的辛苦;我呢;则是躲在凉棚里;喝茶监督而已;辛苦二字出来倒像是故意消遣我来着。”
    周泰不由笑起来。
    二人寒暄了一阵;眼看天色不早;周泰怕回不了城;便起身道:“下官叨扰了这么久;侯爷现在一心一意操练着学生军;倒是下官来让侯爷分神了;罪过;罪过;今日就此别过吧;若还有消息;我会叫人送信来。”
    柳乘风也没有挽留;起身送他出去;临走时叮嘱道:“今日闹出了这么一出;你的日子会有些难过了;不过你也不必太忧心;他们不能将你如何。”
    周泰苦笑道:“下官早就有了准备;任他们去吧。”
    送周泰上了轿子;柳乘风才回了正气堂;校场那边是不想去了;时间耽搁得有些晚;现在操练已经开始;其实他去不去;用处都不大;钱芳现在是卯足了劲头;不需要柳乘风在旁监督的。
    回去喝了口茶;叫人去把李东栋叫来;李东栋来得倒快;坐下喝了口茶;喘了口气;道:“侯爷所需的东西;学生已经筹办好了。”
    柳乘风道:“这么快?”
    李东栋苦笑道:“侯爷不是常吗?这世上只要有了银子;就没有办不好的事儿;是了;瓦刺人那边也有消息;正如侯爷所想的那样;瓦刺人对咱们学生军看不上眼;因此虽然临阵在即;也没有刻意去操练。”
    柳乘风笑道:“骄兵必败;到时候就是学生军扬名立万的时候了;李先生这几日也辛苦了。”
    李东栋摆摆手;掖了掖衣襟;道:“辛苦谈不上;侯爷谬赞。”
    二人了一会儿话;柳乘风心里平添了几分信心;叫人去把正气堂的窗推开;窗外秋风灌进来;有着不出的凉爽;他看了看窗外那天边的浮云;不由叹口气道:“本侯从前不过是个草民;之所以能有今日;靠的就是一步步走过来;别人输得起;本侯却输不起;所以这一次;本侯只能让天下人刮目相看;绝不能败。”
    他随即露出世故的笑容继续道:“这世上过河拆板、落井下石的人还少了吗?本侯的风头还是太劲了;还不知有多少人在看本侯的笑话;本侯不会让人笑话的。”
    这话像是对李东栋的;却又像是柳乘风对自己。
    李东栋看着这风光得意的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糊涂了;这个少年;别看他有时嬉皮笑脸有时疯疯癫癫;有的时候却是杀伐果断;这些其实都是他的表象;真正的柳乘风终究是个什么人?
    李东栋想不通;有时候觉得他像个孩子;固执、负气;有时候又宛若朝中那些深藏不露的衮衮诸公;老练而又不形于色;真是令人难懂。
    日落黄昏;距离列兵对阵还有三天;七天以来;学生军与瓦刺人对阵的消息早已在京师上下传扬;不只是京师;连附近的州县也都在议论此事;学而报连日发文都是大儒们对此战的评析;酒肆、茶坊里头;议论之声也是络绎不绝。便是聚宝楼那边;商贾们谈生意之余也免不了议论一番;与外界不同;这些商贾却是铁了心希望柳乘风大获全胜的。
    转眼间;三天过去;清晨的曙光从黑暗中崭露出一缕光芒;紫禁城里;今日起得格外的早;不少殿宇已经亮起了灯火;坤宁宫外头是手忙脚乱的内饰和宫人来回伺候;坤宁宫里灯火通明;朱佑樘一夜没有睡好;索性起来看书;熬得眼睛都有些红了;张皇后见丈夫这个样子;也不敢睡;劝他去打个盹儿;朱佑樘放下书;却是苦笑道:“这个时候;怎么睡得下?罢了;一夜都熬过去了;也不在乎歇这一个半个时辰。”
    张皇后只好摇头;坐在边上陪着;叫人去熬一些粥水给他填填肚子。
    ………………………………………………………………………………………………
    第二章送到;同学们;月票太扑街了;老虎跪求月票。
    (。。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许胜不许败
    第三百五十七章:许胜不许败吃过了一碗粥水;朱佑樘不禁振作精神;见张皇后仍然在侧;不禁道:“朕只坐一坐;待会儿还要见内阁的几个大臣;再出宫去观战;你且睡一睡;不要管朕。.H.oM ………”
    张皇后莞尔一笑;亲自起身去收拾了碗筷;交给身边的宫人;一面道:“皇上还是这个xìng子;遇到点儿事呢;心里就急燥燥的;御医们都了;陛下要养护龙体;需静心养气;皇上瞧瞧那些个内阁的老臣们;虽然年迈;可是哪个的身体不是壮硕的很;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衣食会比皇上还要用的好;亦或是他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都不是;依臣妾看;他们是懂得做事的方法;该署理公务的时候;这天下的担子都压在他们身上;今日水患;明日地崩;他们难道就不辛苦;心里不忧心;不对;他们同样会担心;只是他们却知道;再担心又有什么用;该吃的时候总要吃;该睡的时候也总要睡;这安寝是yīn阳之道;yīn阳相谐;身子骨自然好了。哪有像陛下这样;今日出了点儿事便食不下咽;明日有什么事儿呢又辗转难眠;这样下去可怎生好?陛下;柳乘风给你用药;是让你精神好了不少;可是药方子只是本;陛下自个儿的作息才是根;臣妾和厚照、朵朵;可都指着你呢。”
    听张皇后了一箩筐的道理;朱佑樘面带惭sè;道:“往后再不敢了。”
    张皇后吃吃一笑:“陛下这话又是怎么的;您是真龙天子;不敢二字岂是天子该;臣妾并无责怪的意思;只是希望陛下能爱惜自己的身体而已。不过……”张皇后的提醒只是适可而止;随即又很聪明的道:“今个儿既然是那什么学生军和瓦刺人对阵;陛下操心也是应当的;只愿那柳乘风争气一些;不要让陛下和厚照丢了脸面。好吧;今日臣妾就不什么;臣妾先陪陛下在这儿坐一坐;待会儿陛下出宫时;在龙撵上可以打个盹儿。”
    朱佑樘松了口气;道:“朕有时候觉得;朕这做天子的反不如皇后更通情达理;朕的xìng子还是毛躁了一些;那柳乘风上次也;日夜颠倒;肝火就会盛;长此以往;迟早是要大病不起的;不过朕心里头;是有点儿放不下;今年柳乘风的聚宝楼让内库充实;朕原本也没有了这么多可虑的事儿;睡的也香了一些;可是今次不一样;今次关系到了朝廷的脸面;多少藩王和百姓都在看着呢;朕不能不留心;只是……”
    朱佑樘脸上又lù出不太轻松的样子;道:“只是不知那柳乘风的学生军练就的如何了;学生军毕竟只是草;柳乘风便是能撒豆成兵;这一次面对的却是瓦刺铁骑;哎;实不相瞒;朕是当真有些忧心。”
    张皇后口吐兰香;不由莞尔道:“陛下以为臣妾就不担心吗;这一次暗地里是柳乘风操练学生军;可是明着呢;却是太子总揽学生军军务;胜了倒也罢了;若是败了;那些有心之人可不会柳乘风督促不严;都会太子无能呢;太子年纪这么轻;就要遭人腹诽;臣妾这做娘的;心里能舒坦?不过柳乘风这个人;很是干练;这事儿陛下是知道的;臣妾只愿他当真有几分把握;陛下和臣妾;也就能放下这心了。”
    朱佑樘吁了口气;没有话;原本他是想安慰几句的;不过想来这事儿的把握并不大;就算安慰又有什么用;到时候败了还不是败了?
    正着;天光已经亮了一些;朱佑樘便问:“宫门开了吗?”
    一个太监出去看了时辰;随即回来道:“陛下;已经开了。”
    朱佑樘道:“那便立即让内阁几位大臣觐见吧;摆驾去正心殿。”朝张皇后道:“皇后好好歇息吧;操心是该操心;可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方才你还劝朕呢。”
    张皇后嫣然一笑;道:“陛下好走。”
    朱佑樘从坤宁宫出去;深吸了一口殿外潮冷的空气;眺望了一眼巍峨的宫墙;随即举步上了龙撵;到了正心殿这边;三个内阁大臣已经到了。
    其实今个儿一入宫;刘健、谢迁、李东阳三人就没去内阁;而是直接到正心殿来;大家都知道;陛下肯定是要先召问的;今个儿是大日子。
    行了礼;三人坐定;刘健见朱佑樘脸sè显出疲惫之态;不由担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