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3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了;原本来这商行里做事;是以为这儿待遇不菲;再者了;商行这么多;也有个托庇之所。可是谁知道;这才第一次走货;就碰到这么大的麻烦;大同城里的差役就像是和聚宝商队有仇似得;四处冤枉商队的伙计人等;现在不只是伙计们遭殃;就是这堂堂吴掌柜都是这半死不活的模样;片刻功夫;就有不少人去请辞了。
    而吴鹏也被担到了后院;在柳乘风行辕的花厅里。
    这吴鹏挨了一顿板子;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柳乘风亲自为他诊了脉;放开他的脉搏的时候;脸上明显松了口气;没有伤筋动骨;想必那姓赵的死太监并没有真的想把吴鹏置于死地。只是伤了一些皮肉罢了;养几天;上一些好药;悉心调养一下也就是了。
    柳乘风便问这吴鹏事情的经过;吴鹏强忍着通;把事情原委都了;最后柳乘风将目光落在了那封赵公公的书信上。
    赵公公的字写的还算不错;不过字里行间;却是正气凛然;先是了聚宝商行的重要性;一副与聚宝商行同心同德的意思;随即又;这聚宝商行里既然出了不法之徒;身为镇守太监;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为了保障商队的安全;无论如何也得把这聚宝商队中的害群之马揪出来不可;否则聚宝商行出了关;是要出大事的。
    最后;他话锋一转;又这吴鹏在自己为聚宝商队除害的时候;居然贿赂自己;只怕这个人多半也和那些不法之徒有什么勾结;只是他的身份有些敏感;赵公公索性先教训一顿;再将他送回来;至于如何处置这吴鹏;聚宝商行这边自己看着办。
    绝了
    这赵公公果然是宫里头出来的;整人的手段可谓犀利无比;连柳乘风都不禁叹为观止;禁止商队出关;到处捉拿商队的伙计;还把商队的伙计打了个半死不活;可是这姓赵的死太监不但不觉得愧疚;反而理直气壮;一副都是为了你们聚宝商行好的姿态;一口一句为了朝廷好;一口又一句是为宫中效力;话锋一转;又是摆出一副和聚宝商行穿同一条裤子的口吻;可是偏偏;他这么;谁也挑不出一点儿错来;就算这官司打到御前;也没人能挑出他的错儿来。
    柳乘风苦笑一声;道:“姓赵的倒是有些意思的人;这诸般的整人手段;实在高明。”
    站在一边的李东栋道:“侯爷这时候居然还有兴致调侃;现在人都伤成这样;商队又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获准出关;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赶快把事儿料理了才是;否则遗祸无穷。”
    柳乘风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聚宝商队太教人失望了;也罢;今日;且给他们上一堂课吧;让他们知道;往后再遇到这种事;应该怎么处置。不过今日天色太晚了;这事儿还是明日再料理吧;李先生;不如我们再对弈一局;来人;把吴掌柜担下去养伤。”
    李东栋留了下来;二人叫人点了灯;在书房里摆好了棋子;李东栋微微一笑;一边手里把玩着棋子;一边问道:“侯爷打算怎么动手。”
    柳乘风没有话;而是先下了一子;李东栋也认真起来;这柳乘风下棋;总是这般先声夺人;锋芒毕露;李东栋心里想着心事;竟是差点儿险象环生。
    这时候;柳乘风突然抬起眸来;朝李东栋笑了笑;道:“怎么下棋;就怎么动手”
    这李东栋先是一头雾水;随即明白了;不由哑然失笑起来;道:“太鲁莽;未必能成事。”
    柳乘风下了一颗黑子;低着头看着棋局;一面道:“那么就请李先生拭目以待吧;越简单的办法反而是最有用的。”
    …………………………………………………………………………………………………………………………
    第三章送到;月票告急;两本书等着爆老虎的菊花;咳咳……(未完待续)
    (。。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兴师问罪来了
    一夜过去;聚宝商队那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仿佛吴掌柜打了也就被打了;除了听有几十个伙计要请辞;不愿再在聚宝商队里做下去;商队那边也痛快;居然全部批准了;一个人也没有挽留。
    整个商队已是人心浮动;已有不少人打了算盘;这事儿这么僵持下去;还真有点儿心惊胆战;现在谁不知道有人分明是要收拾商行?神仙打架、殃及鱼池;自然是远远躲开的好;银子到哪儿都可以挣;怕就怕有命挣没命花。
    不过最失望的不是别人;倒是赵公公;赵公公以为这般教训了一顿之后;那个姓陈的掌柜肯定会忐忑不安;知晓了他赵公公的能耐之后;肯定是要乖乖地来负荆请罪的;至于八大姓提出的条件;多半也会委曲求全;乖乖地任自个儿摆布。
    谁知那个陈掌柜居然还坐得住;让赵公公久等到了子夜;眼见对方是不会来了;赵公公是又困又恼火;砸烂了一个茶盏后;气呼呼地睡下。
    清早起来;如往常一样;赵公公起了榻;他从前在宫里当了二十多年的差;三年前才外放出来;所以宫里几十年如一日早起的习惯倒是没有耽搁下;外头有专门伺候他的人早就预备好了;赵公公更衣净面之后;从厢房中出来;问身边的厮道:“有没有人来寻杂家?”
    那厮回答道:“公公;这大清早的;哪里有人来拜访?”
    赵公公不悦地摇摇头;反而觉得有些不安了。
    按理;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那个姓陈的掌柜无非有两个反应;最可能的一个就是受了惊吓之后;乖乖地来给他赔礼道歉;再乖乖地任他摆布。另一种可能微乎其微;这个姓陈的也未必是个好惹的人物。人家既然敢放大话。肯定也有自己的谋划;人家是在等待时机。
    “不对……”赵公公心里摇头;想道:“他不过是个商队的掌柜;聚宝商行虽不是好惹的;可是杂家又没有什么把柄;他能奈杂家如何?杂家是宫里出来的人;这一次冠冕堂皇地收拾他们;谁也挑不出错来。”
    可是想到那一日酒宴上;陈掌柜那一副不容侵犯的姿容。赵公公瞧得一清二楚;赵公公心底深处总觉得这个人有点儿不简单;可是不简单在哪里;他又一时不清楚。
    再了;这人若是当真不简单;又怎么会做这带着商队出关的掌柜?从商毕竟是从事贱业;在外人看来似乎挺风光;可是在赵公公看来。屁都不是。
    赵公公一时间也是失了神。竟是稀里糊涂地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等他回过神来;已是不自觉地走到了花厅里;这也是他的习惯;每到这个时候就该喝茶了。
    仆役们摸准了赵公公的性子;一壶好茶已经斟了上来;赵公公捏起茶盅;又叫来个人问道:“门房那边当真没人来拜谒?”
    仆役笑嘻嘻地道:“公公可是想请谁来事?这还不容易?叫个人去请就是。这大同城里还有不肯卖公公面子的吗?就是左巡抚见了公公还不是要给个笑脸?”
    这原本是溜须拍马的话;若是平时;赵公公肯定会惬意地笑骂一句;可是今个儿赵公公的脸色却是拉了下来;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去吧;少些没用的话。”
    赵公公这时候心里透出几许隐隐的不安。那个陈掌柜越是没有动作;越是沉得住气;就越让他觉得总有一些不对劲。
    喝了一杯茶;这时候突然有人快步进来;却是方才被赵公公打发走的仆役;这人是个圆滑透顶之人;嘻嘻一笑;跪在赵公公脚下;道:“公公真是神机妙算;方才还问有没有人来拜访;还真有人拜谒来了;来的人还不少;足足有数十个人;打头的好像姓陈;是要来拜谒公公的。”
    赵公公听了;不禁道:“是聚宝商行的陈丰?”
    仆役道:“好像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都是那个陈丰带来的;今个儿非要见公公不可。”
    赵公公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终于来了;看来是自己多虑了;那个姓陈的多半是昨天夜里六神无主;今个儿清早才想通了这里头的利害;所以乖乖地来见自己了。
    这便好;来了就好;他既然来了;且看杂家如何羞辱他一番;让他晓得本公公的厉害。
    赵公公立即换上了笑容;咯咯一笑;道:“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仆役道:“这个;人也不知道;不过那个陈丰似乎很急着见公公;还给门房打点了些银子。”
    一般人拜谒赵公公都会给门房一点儿打点;这是赵公公府上的规矩;不是有句话;宰相门前七品官;他赵公公在大同的地位也不比宰相差了;那陈丰出手打点;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姓陈的多半是想向他赵公公低头;要乖乖地就范了。
    “嘿……现在才知道大同的规矩;早干嘛去了?”赵公公阴恻恻地笑了笑;此时他的心情大好起来;心里想着该给那个姓陈的什么教训;又该如何羞辱于他。
    这姓陈的带来的人多半也是商队里的一些头目;陈丰想必是一个人不敢来见杂家;所以才拉来了这么多人;也好;今个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杂家也该立立威了。
    他坐定之后;威严地道:“那就让他们进来吧;吩咐几个人到外头候着;待会儿本公公还有吩咐。”
    那个厮立即去门房那边;见到柳乘风带着几十个人仍在外头等着;这些人中有一脸世故的商贾模样;也有脸上带着书卷气的书生;还有几个孔武有力;倒像是武士。不过这是镇守太监的府邸;赵公公已经吩咐过;所有人都要叫进去;也不怕他们敢闹出什么事;这厮趾高气昂地瞧了他们一眼;才道:“咱们公公了;请诸位进去;进了这府里可要有些规矩;不要惹公公他老人家不高兴;话心一些。”
    柳乘风懒得搭理他;带着人直接随这人到了后院花厅;赵公公的府圮有北方的雄阔气势;门禁幽深;曲廊蜿蜒;柳乘风一路看过去;心里倒是郁闷;这个赵公公瞧来竟还有几分品味;这宅子装束得倒是挺好。
    他带来的除了不少商队主事;还有李东栋以及十几个护卫;都是最信得过的人;此外还有一个人;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太合群;亦步亦趋地跟在队尾。
    柳乘风一马当先;脚步极快;后头的人也只好加快脚步追上去;到了花厅;柳乘风跨槛进去;只见赵公公正笑吟吟地抱着茶坐在椅上瞧着他;见是柳乘风来了;那眼眸中掠过一丝嘲弄的意味。
    终于来了;陈丰啊陈丰;杂家等得好苦啊
    赵公公放下茶盏;翘起了二郎腿;故意不话;就等着柳乘风开口。
    柳乘风朝赵公公笑了笑;道:“赵公公;咱们又见面了。”
    他居然既没有行礼;也没有什么低声下气的话;而是像平常一样的打着招呼。
    赵公公愣了一下;心里顿时生出了滔天的怒火;这个家伙到了现在居然还端架子;简直是不知死活;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赵公公冷哼一声;当作没有听到柳乘风的话。
    柳乘风继续道:“赵公公;今个儿陈某前来是要和赵公公交涉一下你这府里的人私拿商队伙计的事;聚宝商队是朝廷拟准的正经商队;不只是如此;宫里对它也寄予厚望;赵公公是宫里出来的;这事儿想必也知道;今日陈某倒是想问问;赵公公凭什么私自拿人?”
    好哪;他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赵公公这一次真的动怒了;冷笑道:“聚宝商行固然是合理合法;可是商行里头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杂家正是体会到宫中的意图;为商队着想;才非要把商会中的不法之徒揪出来不可;陈掌柜这是什么话?杂家的好意;你就是这般曲解的?”
    柳乘风微微一笑;道:“是吗?聚宝商行哪个是不法之徒?请公公指点。”
    赵公公冷笑道:“那些被拿了的都是;不过商队之中只怕还有不少;本公公自然要好好地梳理一下。”
    柳乘风又道:“只是陈某要问一问;赵公公他们是不法之徒;可是这些不法之徒又有什么不法的事?”
    赵公公笑嘻嘻地道:“难道陈掌柜会不知道?杂家在你们商队的货栈里发现不少违禁的火器;朝廷可是三令五申;不得拿火器出关;违者以谋逆论处。”
    柳乘风淡淡一笑;道:“那敢问赵公公;这些火器有多少?”
    赵公公不由气结;心里想;这个家伙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好;今个儿杂家索性把打开天窗亮话;他冷笑之后;道:“火器倒是不多;譬如那火铳;也不过才七十多枝;可是毕竟违反了朝廷的律令;若你们商会私自夹带这点儿火器出关;杂家不敢;可难保没有一些害群之马欺上瞒下;私自夹带;所以杂家才要好好地彻查一下;不查出结果;又怎么向朝廷交代?”
    (。。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第三百七十九章: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章节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是七十多枝火铳?”
    柳乘风的脸上笑得更加诡异无比;随即;他慢吞吞地道:“只是这些火杭在哪里;请赵公公拿出来看看”
    赵公公愣了一下;这家伙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了?这种话也是他该问的?他不由觉得好笑;原以为这个陈掌柜高深莫测;谁知道竞是个呆子;赵公公冷笑一声;道:“这是物证;岂是你看就看的?”
    “是吗?”柳乘风的目光落在身后的一个随员身上;淡淡地道:“牛大人;你呢。”
    这牛大人乃是礼部官员;叫牛威;这次是随聚宝商队一起出关的;他捋须道:“既是物证;当然是要当堂拿出来;也好让大家心服口服。”
    赵公公不禁冷笑了一声;道:“你是什么东西;岂能你拿就拿?”
    这牛威也有一肚子火;本来他只是个礼部的主事;这一次跟着商队出关不算什么肥差;原想着出关就出关了;早去早回就是;谁知道途中遇到这么个事儿;不知耽误了多少功夫。他不禁淡淡道:“公公问的是本官吗?本官乃礼部主司主事;本官奉旨出关;与商队随行;今日公公既然商队中出了不法之徒;那也得把证据拿出来看看。
    这姓牛的话音刚落;又是一个人站出来;道:“在下宣府锦衣卫千户所千户杨林;赵公公;锦衣卫负责刑狱;你这镇守太监不经过锦衣卫直接拿人;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你们既然拿了商队的人;本千户也不什么;可既然要定罪就得有证据;岂是你和知府衙门有罪就有罪的?”
    赵公公不由看了牛威一眼;礼部主事;好歹也是身负皇命;他的话倒也有几分份量。
    至于这个宣府千户所千户杨林;赵公公却是认得;大家同在屋檐下;杨林好歹也算是宣府有数的几个大佬之一虽宣府作为军事重镇;他这镇守太监的地位特殊了一些;可是不曾想到千户所的杨林居然也会来插这一脚。
    “就听锦衣卫和聚宝商行关系匪浅;今日看来果然是如此;杨林平素见了杂家都是陪着笑的;不成想今日居然混在这人群中;为商队出头来了。”
    赵公公冷笑;这些人他倒是不怕;反正证物早就有了;怕他们什么?至于这些人的来路;赵公公也知道一二这一次商队大规模出来;却也听过朝廷委派了一些官员随行监督并且负责对外联络事宜。
    赵公公看了柳乘风一眼;冷笑道:“好;既然你们一定要看证物;杂家索性让你们看看吧。”他不再什么;招手叫来一个厮;对他耳语一番;那厮飞快地去了。
    随即;起公公懒洋洋地坐在椅上;打量着柳乘风带来的人心里更是不屑;这个姓陈的掌柜以为拿个千户和什么主事就可以逼杂家就范;真是蠢不可及;别宣府还轮不到锦衣卫做主;更何况这案子已经是口供、物证俱全;想翻案没这么容易。
    不过想到柳乘风这一次居然不是来求饶;而是带着人来翻案……赵公公对柳乘风的印象自然更坏了几分;冷冷地看了一眼自顾自寻了个位置坐下的柳乘风心里有着不出的厌恶。
    “不识抬举的家伙;今个儿杂家若是不收拾了你;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在宣府立足?搬来几个救兵就当真当作了救命稻草;莫是他们;就是锦衣卫的同知来了杂家也照样可以不必理会。”
    赵公公心里这般想着;过了片刻便见几十个人搬了一箱箱证物来;柳乘风也没有和赵公公打话;叫人将箱子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支火铳来;翻来覆去地看;随即微微一笑;道:“这火铳当真是商队的货栈中搜出来的?”
    赵公公冷笑道:“这是自然;杂家难道还骗你不成”
    “咦”“柳乘风不由淡淡地笑了;随即道:“这就怪了……”
    赵公公不知他到底又要玩什么花样;一时也觉得头痛;却是不去理会他。
    柳乘风慢悠悠地道:“来;大家都来看看;看看这火铳上写着什么?”
    跟着柳乘风身后的人其实都不知道柳乘风到底玩什么把戏;其中有几个却是知道柳乘风真实身份的;当然不敢怠慢;大家立即围拢上去;只见这火铳上写着;己未年闰月杭州造作;的字样。
    柳乘风又从箱中拿来另外一柄火铳;字样也是如此。
    柳乘风吩咐几个随从;道:“去查一查;所有的火铳是不是都是这个字样。”
    所有人的眼中都掠过了一丝疑惑;这个‘陈掌柜’到底要玩什么花样?那赵公公更是一头雾水;其实他也是第一次才知道火铳上居然还有字样;毕竟他只是镇守太监;镇守太监是什么?那可是高高在上不是人间烟火的主儿;他对军务能精通多少?莫是他;就是那些个总兵、游击;也未必知道火铳是什么样子。
    几个随从检查了一遍;对柳乘风道:“陈掌柜;都是己未年的字样。
    柳乘风才向大家解释道:“火铳乃是军国利器;文皇帝时期;就曾下过旨意;造作局督造火铳必须在火铳上记下督造的时间和地点;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李先生;上一次你不是翻过造作局的账目吗?这甲申年闰月在杭州造作的一批火铳;你可记得?”
    己未年就是弘治十二年;也就是去年的事儿了;这火铳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很简单;就是这批火铳是在去年闰月时在杭州造作局督造出来的。
    大明朝对火铳的管制够严格;哪一批火锐去了那里也都清楚;柳乘风打算彻查造作局;皇上下了旨意之后;便叫人去搜了账簿来;只是还未开始着手就被宫中叫停了。
    而这本账簿;李东栋倒是看了不少;他记忆力好;再加上这批火铳又是近年督造出来的;所以还记得几分;他微微一笑;道:“杭州造作局的火铳一向供应宣府、辽东;而去年闰月的时候;杭州造作局那边确实供应了宣府一批火铳;学生敢保证;这火铳就是宣府军中的武器;诸位若是不信;可以立即请朝廷再查一遍。”
    赵公公呆了一下;随即冷笑道:“那又如何?你们到底故弄什么玄虚;什么宣府;什么杭州;———”
    柳乘风笑了;随即道:“公公似乎还听不明白;这批火铳有迹可循;根本就是你们宣府军中流出来的火铳;而宣府能配备火铳的;只有神机营;公公既然咱们聚宝商行出了不法之徒私自藏匿火铳出关;若是如公公所;这火铳又是谁提供给商队里的不法之徒的?”
    柳乘风的目光变得森然起来;继续道:“如此看来;这些不法之徒不但混迹在聚宝商队;还有不少混迹在宣府神机营;是他们悄悄盗卖了火铳;最后才流落到商队里的不法之徒手里。公公;私自盗卖火铳。可是杀头的大罪;今日公公既然要查聚宝商队;那要查就得连神机营一起查”
    赵公公总算明白了;火锐是神机营的;神机营的火铳出现在了聚宝商行的货栈;原本这些火铳是赵公公吩咐人放进去;可是现在;这个姓陈的掌柜却查出了火铳的源头;这源头自然就是宣府神机营;一个是私自盗卖火铳;一个是夹带火铳出关;无论是神机营;还是聚宝商队;都得有人人头落地。
    赵公公一下子呆住了;不由道:“神机营是神机营;现在要算的自然是商队的这笔帐。”
    柳乘风却是笑了;道:“赵公公岂能厚此薄彼;商队出了内贼;赵公公要拿;大家无话可。可是现在神机营也出了内贼;总不能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杨千户……。”
    锦衣卫千户杨林道:“陈掌柜有什么吩咐。”
    杨林是知道柳乘风身份的;所以言辞上对柳乘风很是气;虽柳乘风也是千户;可是这年头千户和千户实在不太一样;杨林不敢怠慢。
    柳乘风微微笑道:“现在军中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竟是有神机营的军卒盗卖火铳;这是砍脑袋的大罪;按照咱们大明的规矩;军中出了这样的事该是什么人去查?”
    杨林道:“自然是锦衣校尉”
    柳乘风笑了;道:“这便好;宣府千户所立即动手;前去神机营;检查所有军卒的火铳;但凡有人遗失不见的;就肯定是盗卖火铳的兵贼;立即拿下了;好好审问;看看还有什么人参与;任何牵涉这件事的;千户大人想必也知道该怎么处置了。”
    杨林明白了;他赵公公既然要查聚宝商队;那锦衣卫就查神机营;这些火铳摆明着是赵公公叫人夹带到商队的货栈的;到时候真要彻查下来;凭着锦衣卫能令人生不如死的手段;肯定能有眉目。
    ………………………………
    (。。    )
第三百八十章 :不要惹我
    柳乘风很不怀好意地看着赵公公。
    这让赵公公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这时候他骤然发现;这个人不简单;很不简单。
    那看向他的眼眸;不出是清澈还是深邃;也不知为何;赵公公只是觉得压力很大。
    这些火铳当然是他指示下头的爪牙夹带进去的;再以此为证据来收拾聚宝商队。只是不曾想;原来火铳上居然还会有铭文;还能有档可查。
    那柳乘风只需让锦衣卫带着人去神机营拿人;哪些人丢失了火铳;自然就是盗卖火器的元凶。
    这些人在严刑拷问之下;再加上盗卖火锐的罪名;怎么可能还会三缄其。?到了那时候;多半是什么话儿都抖落出来;火铳没有丢失;而是被游击将军拿去了。
    顺藤摸瓜;再逮捕游击将军;严别之下;赵公公不相信那游击会不开口;虽平时这家伙三天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