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3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只是一件事;或许是有辱国格;可是吕后的精明也可管中窥豹;当时的汉室刚刚定鼎天下。急需与民休息;在没有战争准备的情况下和当时早已磨刀霍霍的匈奴人开战。就算没有让匈奴人一举突破北方的重重关隘。对国家的影响也是极大;所以当时的新建的大汉最急需的就是时间;需要几代人的经营;等到人口增加。府库丰盈的汉武帝时期才一雪前耻;对匈奴发起灭国之战。
    莫是汉朝。便是到了唐朝初期也是如此;唐朝初立;突厥崛起。当时的高祖李渊也是对突厥人一再隐忍。甚至以臣子之礼交好突厥;待做好足够准备之后;一举歼灭突厥。
    或许处在吕后、高祖皇帝时期的汉人、唐人会感觉到屈辱;可是正因为这样的屈辱才有了后世的辉煌。此时的朱佑樘也是如此;宁王比起突厥、匈奴;虽然在格局上要得多。可是在朝廷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柳乘风知道。朱佑樘的决定永远只有一个;原因无它;只因为他不是隋炀帝;而是吕后和唐高祖。
    “柳乘风;你在想什么?”朱佑樘见柳乘风发呆;不由问道。
    直呼姓名;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不过若是以长辈对晚辈;反倒多了几分亲密的意思。
    柳乘风回过神;不由笑道:“微臣想起了吕后之于匈奴、唐高祖之于突厥的典故。”
    朱佑樘可是读书经史的人;乍听之下;先是一愣;可是随即不由微微笑了起来;这个家伙拍起马屁来还真是润物细无声;其实朱佑樘此时心里也不太好受;毕竟他厌恶宁王、上高王久矣;再加上这一对父子变本加厉;已让朱佑樘恶心到了极点;现在这个时候还要安抚朱宸濠;朱佑樘的心情可谓坏到了极点。
    可是柳乘风只是淡淡的一席话却是把这种让人抓狂的气氛冲淡了;宁王是匈奴是突厥;那他朱佑樘岂不成了吕后和唐高祖?这二人在历史上也都颇有作为;虽有诟病;却是明君也不过份;其中唐高祖李渊更是开国皇帝;这一句话等于是给朱佑樘遮羞;你看看;连吕后和唐高祖都不得不委曲求全;陛下既然是明君;厚起一点脸皮又算什么?你要是脸皮不够厚;还不算是明君呢。
    为了做明君;朱佑樘的委曲求全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见朱佑樘不由开怀;柳乘风的心里却是暗暗腹诽;委屈求全是一回事;却也不是什么委曲求全都算是隐忍不发的;委屈之后最紧要的是做好战争的准备;积蓄国力;那才算是真正的隐忍;若是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你笑脸相迎之后;仍旧去醉生梦死;那就是石敬瑭了。
    朱佑樘振作精神;正要和柳乘风继续话;外头却有太监传来消息;是龙亭郡主已是到了紫禁城;现在正往后宫去了。
    龙亭郡主……
    柳乘风的眼中不由掠过了一丝复杂;这位郡主;柳乘风没有谋面过;天知道是什么丑八怪;可是想到这个女人即将要成为自己的平妻;柳乘风不禁有些郁闷。
    朱佑樘这人倒是很重感情;不由莞尔笑道:“郡主乃周王之后;据也是贤惠娴雅之人;让皇后好生与她话;切莫慢待了。”
    朱佑樘故意将周王之后咬得很重;其实就是告诉柳乘风;不要有什么顾忌;你就算娶了她;他这做皇帝的也不会猜忌到你柳乘风的身上。
    柳乘风只当作没有听见;顾左右言他道:“陛下;郡主既然入了宫;那上高王只怕也要入宫了。”
    朱佑樘颌首点头;道:“他来;朕瞧在宗室的面上;总要盛情款待他;待会儿你多与他话吧。”
    柳乘风却是知道;待会儿朱佑樘肯定是没兴致和朱宸濠多什么的;这陪的任务就压在了他的身上;要人命哪。
    果然;半柱香功夫不到;朱宸濠就到了;他穿着一身蟒袍;头顶进贤冠;风采奕奕;颇有几分乃父的潇洒;前脚跨入殿之中;先是看到了朱佑樘;喉结滚动一下;再看到柳乘风正笑吟吟地坐在一边;朱宸濠的眼中不由掠过了一丝冷意;没有在柳乘风的身上过多地停留。
    朱宸濠三跪九叩地行礼;朗声道:“微臣朱宸濠;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朱佑樘的脸上露出慈爱之色;从榻上起来;将朱宸濠扶起;和颜悦色地道:“上高王远道而来;很是辛苦;来;坐下话吧。”
    见朱佑樘这个表现;朱宸濠的心才不由地放下;其实进宫的时候;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自己一切都在听父王之命行事;可是身为藩王;居然敢坏了宗藩之间的礼仪;这是恒古未有的事;朝廷若是当真要治罪;只怕他是别想出京城了。
    他连忙站起来;道:“谈不上辛苦;陛下言重了。”
    朱佑樘负着手;笑吟吟地打量着朱宸濠;道:“言重也不上;还有一件事;你为何进了京城不到鸿胪寺里去下榻;却舍近求远;到什么商行中下榻了?这样很是不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朕与上高王有什么过节呢;朕常常对人;藩王之中以宁王父子最知礼法;你倒是好了;让天下人都把朕当笑话来看。”
    朱佑樘虽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意思;可是脸上的笑容和话的口吻却完全是一副言笑的样子;倒是没有让朱宸濠太过担心;朱宸濠连忙道:“非是微臣不知礼法;只是鸿胪寺寺卿……”这个时候;不找鸿胪寺来背黑锅那才是傻子。
    朱佑樘的脸色凝重起来;正色道:“原来如此;朕知道了;鸿胪寺是该要整肃一下;朕已经下旨免了寺卿赵毅夫的官职;发配去了南京;朝廷里头确实有不少官员总是应付了事;玩忽职守。是了;柳乘风;你见了上高王为何不话?”
    朱佑樘显然是不愿再和朱宸濠下去;人都有脾气的;意思到了就是了;再和这个朱宸濠厚着脸皮些违心的话;朱佑樘也是觉得堵得慌。此时边上就柳乘风这么个冤大头;就是他了。
    柳乘风的心里暗骂一句;笑呵呵地起来;道:“陛下与上高王的宗室之情;微臣见之;很是感动不已;因此迟迟不敢言。”
    这句话也算是回敬了一下朱佑樘;狠狠地恶心了他一番。朱佑樘却是面色如常;估计心里头恨不得把柳乘风拉出午门去了。
    柳乘风随即又向朱宸濠拱手笑道:“上高王;一年不见;上高王风采如昔;今日你我故旧重逢;也是一桩乐事。”
    朱宸濠却只是阴沉着脸;好不容易才道:“廉州侯气。”
    柳乘风见朱宸濠实再没有搭理自己的兴致;反倒来了劲;你不是和我有仇吗?今日索性恶心你一下;他一副很是热络的样子;道:“等到龙亭郡主迎娶过了门儿;你我也算是姻亲了;往后还要多多亲近才是。”
    朱宸濠只得淡淡地道:“廉州侯的不错。”
    再之后;朱佑樘就一言不发了;柳乘风倒是和朱宸濠寒暄了起来;只是三人都是各怀鬼胎;口里都得很气;多半在心里早就腹诽开了。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月票双倍;一票顶过去两票;老虎在此谢过。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冰山郡主
    坤宁宫。
    长明灯冉冉的发出暗淡的光芒;进出的宫人显然都是心翼翼;生怕走路时带着风吹熄了灯火。
    各色的糕点、干果俱都摆在了案子上;低眉顺眼的太监们则是分布在这大殿的四周;垂首不语。。
    张皇后今日化了浓妆;戴着凤冠;披着红霞;盛装之下;姣好的身材都显得有几分臃肿;皇后娘娘的朝服;张皇后是一向不喜欢穿戴的;不过今个儿日子不同;要款待新入京的龙亭郡主。
    据这龙亭郡主;事关着朝廷的什么事儿;反正很不同寻常。皇后娘娘体恤皇上的苦心;自然要为他分担一些。虽然不能款待上高王;可是好好让这龙亭郡主宾至如归倒也正合她的身份。
    在这坤宁宫外头;是一片白茫茫的雪;积雪覆盖了不少地方;原本太监们要扫除;不过张皇后似乎对这雪颇为喜爱;所以特意让人留下来;不过通往宫室的各条道路;倒是清扫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儿;有个太监终于跑着到了坤宁宫外头;拉长着声儿道:“娘娘;郡主已过了兰亭斋。”
    宫中传出张皇后的声音;道:“去迎来;好生伺候。”
    “是。”
    后宫都丛木花卉;只是一到了冬季;万木凋零;若不是有这积雪装饰;倒是容易显出几分破败;各处的道路;到处都是太监和宫人三三两两的走动;不过今日;显然不一样;这些奴才明显比从前急促了许多;连走路都是低着头碎步着过去;不敢发出一丁点声息。
    “这儿就是紫禁城?”碧儿的脸上满是憧憬;她心翼翼的跟在龙亭郡主后头;亦步亦趋;扬起了脸蛋儿四处张望着;若是被各监的大太监们看到了。肯定会呵斥她不懂规矩;不过此时。前头引路的内官监大太监江公公显然没有呵斥的意思;反而笑吟吟的一边引路;一边道:“这儿当然是紫禁城;娘娘就在里头呢。”
    碧儿嗯了一声。宁王府也有太监;不过宁王府的太监明显比这儿的太监凶恶了许多;她哪里知道;并不是太监之间有好恶之分;只是今时今地。她家郡主的身份已是不同了;或者;在宁王府;郡主只是个养女;可是在这儿。郡主却成了贵宾;宗室的情分自然而然的讲究起来。
    “郡主;你瞧。那雪真好看。”碧儿不由欢快的叫了一声。
    龙亭郡主朱月洛的脸上并没有看到笑容。那张精致的脸儿;仍如冰川一样;裙下的莲足轻盈的向前走着;不发一言。
    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个穿着蛮装的女子;披着狐裘。似乎在这儿侯了多时;那在前领路的江公公一看;连忙行礼;道:“奴婢见过公主殿下。”
    “起来;谁要你行礼来?”朵朵化了淡妆;一副高傲的样子;将手负在背后;同样是绝色;却比朱月洛多了几分张扬;一双眸子上下打量朱月洛;道:“你便是龙亭郡主?”
    朱月洛连忙福了福身子;道:“见过公主殿下?”
    碧儿也是慌了;忙不迭行礼。
    朵朵皱起鼻子;道:“都了不必行礼;我只是来瞧瞧。”随即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原来我这堂姐竟这般的好看;倒是便宜了那子。”
    接着知什么是好;便打了个哈哈:“好了;我要走了;江公公待会儿和母后;就正午我不在坤宁宫用膳。”
    朵朵罢;忙不迭的走了;等到一个建筑挡住了朱月洛等人身影的时候;朵朵不由抚抚自己的胸脯;不禁咋舌;仿佛方才自己是在冒险一样。
    朱月洛一行人;到了坤宁宫;江公公先进去禀告一声;张皇后很快有了动静;道:“请进来。”
    碧儿不能进去;只能在外头候着;朱月洛莲步入殿;看到床榻上;坐着一身朝服;满面雍容的张皇后;立即屈身;淡淡的道:“见过皇后娘娘。”
    张皇后不由露出笑容;道:“起来;来;坐到本宫身边来;让本宫好好瞧瞧你。”
    朱月洛起身;走过去;在床榻边一个锦墩上坐下;道:“谢娘娘。”
    张皇后不由失笑道:“这孩子果然不愧是周王生出来的;这般懂事;只是到了这儿;就得像自己的家一样;没有这么多规矩。”
    张皇后也不是蠢妇;知道皇上一心想把这朱月洛与宁王的关系疏远开;所以故意是周王的孩子。不过她到家的时候;朱月洛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对她来;家这个字;是何等的陌生;周王府曾是她的家;结果如何?后来宁王府也算是她的家了;只是这个家;也更是孤零冷漠。
    见朱月洛没有话;张皇后便不由笑道:“来吃些干果;大冬天的;时鲜的蔬果倒是少了;这些干果;是岭南进贡来的;味道颇为鲜美;你来吃一些。”
    朱月洛虽然不怎么做声;可是却很听话;乖乖从青铜的雕花盆里取了一枚干果放入樱桃口中。
    张皇后看着她;道:“味道如何?”
    朱月洛点点头:“好。”
    她遇人时;似乎总有几分的戒心;到了这宫里就更加如此了;这倒是叫张皇后有些为难;寻常那些命妇进的宫来;也有羞涩的;可是嘴巴却是一个比一个甜儿;到了朱月洛这;却像是浑身上下有一种将人拒之门外的意思;这样的人;很难打交道。
    只是既然请了来;总不能不话;张皇后便不由莞尔笑道:“好吃就多吃点儿;是了;待会儿本宫带你去御花园赏雪;不知朵朵那丫头去了那里;有她多陪;你们姐妹二人多亲近也是好的。”
    到赏雪;朱月洛不由微微蹙了蹙眉。
    这不经意的动作;倒是教张皇后看在眼里;女人的心细;更不必张皇后早就暗中打量这郡主了;实在话;朱月洛给她的第一个印象并不是那么好;总是觉得她冷漠了;张皇后不禁道:“怎么?原来月洛不爱看雪?”
    朱月洛沉默了片刻;才道:“嗯。”
    张皇后倒是觉得有些奇怪;她见识的人也是不少;从贵人到命妇;还有那些一辈的人儿;还真没几个不爱雪的;便不禁问道:“哦?这是何故?”本来问出这句话;张皇后有些后悔;毕竟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这话问的有些失礼。
    朱月洛却是抬起脸来;她那精致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的波动;只是淡淡的道:“下了雪;衣衫褴褛的人就要受冻了。”
    张皇后不由呆了一下。
    她想不到这么一个郡主;居然会答出这么句话;事实上;这句话张皇后似曾相识;自己那丈夫;大明朝的天子朱佑樘也是讨厌雪的;是每次下了雪;总免不得要多少黎民受苦;要有人挨饿受冻。可是皇上这句话;这可以皇上爱护百姓;偏偏这么个郡主出这种话来;却是有点儿不可思议;张皇后心里不由思量:“这个郡主;似乎不简单;瞧她话举止;倒像是经历过事儿的人。”
    这时候;她倒是慈和了几分;点头道:“你的没有错;不过本宫听;这京畿附近;百姓的生活倒还过得去;虽然这几日连下了几场雪;倒也没听过什么受冻的事儿。”
    朱月洛道:“臣女的是南昌府。”
    张皇后顿时明白了;不由唏嘘;道:“难得你有这心思。”于是打消了去看雪景的念头;不由好笑的道:“你一个郡主;倒是识得大体;倒是本宫;贵为国母之尊;倒是言行欠缺了。”
    朱月洛摇头道:“娘娘仁心;臣女早已耳闻;只是娘娘不曾看到那衣衫褴褛的灾民罢了。”
    张皇后不由点头;笑吟吟的道:“果然是个懂事的女孩儿;嫁给了柳乘风;倒是不冤枉。”
    朱月洛此时又听到柳乘风;脸上却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听的多了;也就渐渐麻木;就算是未来的丈夫又如何;反正将来也不会打多少的交道。
    张皇后见朱月洛脸色如此平静;越发觉得奇怪;只觉得这郡主的性子当真是奇异无比;别的女子听到了自家未来的丈夫;有的娇羞;有的一副嗔怒;无论是愿不愿;肯不肯;总会表情丰富;偏偏是这朱月洛;却像是听了陌生人的名儿一样;这龙亭郡主要嘛就是心机深沉无比;要嘛就是有着天大的定力。
    “你大老远进了京;皇上和本宫的意思呢;是外头人多嘴杂;出嫁之前;索性就搬到宫里来住;反正都是自家人;不妨事的;皇上体恤爱护你;已经命人收拾了一间殿宇;缺什么;尽管和本宫;是了;你这几年都住在南昌;据那儿是四季如春的地方;本宫叫人去府库里挑选一些江西送来的贡品来;赐给你用;你只管住;不要想其他的;本宫在后宫也极少有人话;有空呢;就来本宫这里话;可好?”
    …………………………………………………………………………………………
    今天一张月票;抵过去两张;咳咳;老虎脸皮厚;还是求点。(未完待续。。)
    (。。    )
第四百四十章 :龙亭公主
    第四百四十章:龙亭公主
    张皇后口里是征询朱月洛的意思;可是她话里已经明了;皇上已经让人收拾出了一个阁楼;所用之物;宫里也都有了准备;此时也没有了拒绝的可能。
    朱月洛咬着唇;似乎稍稍犹豫了片刻;这倒是让张皇后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女孩儿;真不知如何养出来的谨慎性子。
    朱月洛沉吟片刻;才道:“谢皇上和娘娘恩典。”
    这才算是把事情答应下来。张皇后莞尔笑了;此时反而对朱月洛有了几分好感;虽不太爱话;做人谨慎了一些;可是举止还算得体;见多了那些嘴儿抹了蜜似得命妇;反而觉得这朱月洛有一种超然脱俗的气质。
    她不由道:“进了宫;也不必拘束;朵朵和你年纪一般的大;你们在一起;也有个伴儿;是了;待会儿留下;陪本宫用膳吧。”罢又吩咐宫人;道:“多做一些江西的菜;省的郡主吃的不习惯。”
    她这般体贴入微;倒是教朱月洛有些不自在了;忙道:“娘娘;我并不喜欢吃江西的菜肴。”
    张皇后微微一愕;随即又笑:“本宫差些忘了;你是开封人;尚膳监据也有个开封的御厨;是了;叫他多做几个开封菜。”
    朱月洛仍是摇头:“开封菜;我也不喜欢;就随娘娘的意就好。”
    若是别人;或许张皇后已经有些不喜了;可是朱月洛这般推辞;似乎有别样的意思;张皇后眉头微微一蹙;道:“哦?这倒是奇了;哪有不喜欢自己家乡菜的道理;你的母妃是哪里人?”
    张皇后也是聪明人;问起了朱月洛的母妃;她多半是在想;想必她的母妃并非是开封人;因此平素吃的未必也是开封菜;这妮子习性多半是受了母妃的影响。
    张皇后这样想;也是以己度人;她的祖籍是在山东;所以就算入了宫;平时的吃用;也带了几分山东的特色。
    朱月洛听到母妃二字;眼睛却有些发红;良久才哽咽道:“臣女的母妃早已仙去了;从前也是开封人。”
    听了这话;张皇后猛然醒悟;顿时想起了朱月洛的身世;其实当时龙亭郡主的背景早有人报知给她;只是她当时也不是很在意;现在想起来;便立即猜测出了几分;周王妃去世;想必她这周王嫡女为她的后妃不喜;后来才被接去了南昌府;那宁王多半也只是为了博个名声;把人接了去;未必就对她有多好;也难怪她的性子如此生疏;一个没娘的孩子;四处辗转;虽是天潢贵胄;衣食无忧;可是亲情淡薄;却也是可怜的很。
    张皇后自幼也是没了母亲的;父亲是个监生;丧妻之后索性带着她和两个弟弟入京苦读;结果又是几次落榜;心思更是全部扑在读书上头;这张皇后年纪;靠着朝廷给他父亲的一点儿米粮;将两个弟弟带大;后来才发的迹;此时也不禁道:“孩子没了娘;不知有多难呢;可怜巴巴的;连个知心的都没有;也难怪你这般沉默寡言。”
    这话儿到朱月洛的心坎里;眼泪便不由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吱声。
    张皇后亦是慈爱的抚着她的背:“我子嗣不多;倒是看你喜欢的很;倒不如这样;从此以后;你便做我的养女好了;往后也可以多进宫来;陪我话。”她这句话脱口而出;很快;似乎变得坚定起来;似乎也为这个大胆的想法有了几分坚持;随即道:“皇上在哪里?”
    宫人道:“陛下在宴请上高王进膳。”
    张皇后道:“这事儿我会和皇上提;月洛;你可愿意吗?”
    朱月洛听到收容为养女;却是不吭声;从前她也有过一次被宁王收养的经历;只是际遇并不好;倒不是宁王刻薄了她;只是进了宁王府;虽和周王府一样锦衣玉食;可是周遭的人仍是冷漠。她此时也想一时冲动的答应;至少张皇后比起宁王妃显得更慈和了一些;可是受过了一次伤害;岂肯再随意轻信别人;踟躇了片刻;道:“娘娘厚爱;臣女铭记在心;只怕高攀不起。”
    张皇后却笑了;道:“这是什么话儿?你姓朱;我是皇后;宁王能收养;难道本宫不能不成?再者;这一次你到了京师;往后就得在京师常住;有了这名分;也可以多走动一些;都是娘家人嘛;本宫入宫的时候;年纪还没你大呢;娘家里头就两个兄弟;什么都没有;这滋味儿不可好受。这这么定了;待会儿我会和皇上;皇上肯定欢喜。”
    朱月洛只好依了;道:“谢娘娘。”
    张皇后咬唇笑道:“要叫母后。”
    朱月洛踟躇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倒是张皇后不由莞尔笑了:“什么事都要慢慢的来;是了;待会儿来这儿用膳;现在本宫先教人送你去安顿一下;到时自会叫人来请你。”
    她打定了主意;便唤来一个太监;叫人领着朱月洛去住处;朱月洛起身告辞。
    等到朱月洛走了;那尚且还站在一边的内官监大太监江公公不由喜滋滋的道:“恭喜娘娘又多了个掌上明珠。”
    张皇后不由掩嘴笑道:“就你嘴儿甜;这个丫头;虽然和朵朵性子不同;本宫倒还喜欢;本宫子嗣不多;只有一子一女;膝下无人;倒也怪可怜的;收了她;将来也有个伴儿;她是个恬静的性子;想必也坐得住;往后可以多叫进宫来膝下承欢;却也是一桩美事;再者;本来就是天潢贵胄;也没什么生分的;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儿呢。”
    江公公喜笑颜开的道:“这是;这是……”
    张皇后抿了抿嘴;其实还有个理由她没有;张皇后毕竟是国母;所想的自然比别人更深一些;若只是单纯的喜欢;也不会轻易下这么个许诺;毕竟收容了个女儿;那也是足以震动朝野的事儿;至少宗令府那边又要鸡飞狗跳好一阵忙活了。之所以肯下定这个决心;除了方才所的那些话之外;她还有一个考量。
    柳乘风的存在;对张皇后来有着巨大的好处;事实上;别人都以为柳乘风是太子党;其实太子党确实没有错;可是柳乘风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后党;张皇后有些外朝的事儿;不方便出面;知会柳乘风一声;总能办的妥妥贴贴;再加上在柳乘风身上;不知获得了何等巨大的利益;只这一条;张皇后对这柳乘风就离不开。所以柳乘风继续得宠;是张皇后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