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38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可如何是好。”……………………………………………………………………………………………………………………”
    迎春坊里商行无数;其中有不少的商行;其实并不只是单纯的做生意;比如靠着聚宝楼的一处江浙商行;这商行是由江浙一带的商贾们合股办下来的;除了推销江浙一带的货物;还有一个很大的功能;就是给江浙商和学侧歇脚。
    这是一种地域性的组织;江浙那边本就是巨贾极多;所以早就有人在这聚宝楼附近买下了一块占地不的土地;兴建了这商行;但凡是江浙来的商旅和学;都是免费提供食宿;供人歇息。
    在这大院落里;分别错落着许多的屋;越往深里走;就越是贵宾们住的地方;前几日坐了一个王公;这位公带着一大帮人;单下人便有数之多;此人的出现;倒是让这商会里的不少商旅和学不禁为之咋舌;这样的排场只略一端详;便可看出对方想必是江南的豪富之家;且这王公学识过人;生得又俊秀无比;谈吐宜人;是让人生出了不少亲近之心。
    王公刚刚住下不久;便有不少人前来拜访;这些人倒也是奇怪;有的瞧上去像是衙门中的人;有的却是做生意的;三教九流的也有;不过这些人也只是在这里坐坐;随即便走。
    如此一来;商们就越发觉得这位王公出身不了;这王公住在内院;倒也无人敢去搭讪和亲近;今日倒是没有什么人来;只是到午时的时候;商行外头停下了一个轿;从里头走出一个人来;直接拿了名刺;声称要拜见这位王公。
    门房拿了名剩;立即投递了去;随即请这人进去;穿过一重重的院落;随即到了王公的住处;这人倒也不气;大刺刺地走进去;见了坐在厅中喝茶的王公;他二话不就;行了个礼;随即道:“公;出事了。”
    王公倒是没有因为这人一句惊世骇俗的话而露出什么惊诧之色;只是微微一笑;道:“来;坐下就话吧。”
    这人只好欠着半个屁股坐下;不安地看着这王公;正想就话;却被这王公打断;王公慢悠悠地道:“此前不是就了吗;就算是天塌了下来;也不要轻易地寻来这里;罢;你既然来了;就罢;出了什么事?”(。。 )
第五百六十二章:杀人
    原听了王公的话;这汉倒是沉默了片刻;正色道:“宫里出了异常。㈤
    “异常?”王公这时候不由警觉起来;那好看的眼儿不禁微微眯起;从阖起的眼皮里闪掠过一丝厉芒;王公深吸口气;慢悠悠的道:“有什么异常;伱慢慢的;详尽一些。”
    这汉连忙道:“宫里从昨个儿开始;就突然加强了禁卫;不只是如此;昨个儿入后宫贺寿的王公;至今为止一个也没有出来。今个儿清早的时候;皇帝一直没有出面;朝臣们在朝殿那边已经炸开了锅了;几次请皇上出来相见;可是皇帝那边却是一点儿音讯都没有;倒是派了人飞去了东宫;是要传召太殿下。”
    王公脸上阴晴不定;并没有像这汉所想的那样;脸上露出喜色。
    这确实是一件好事;至少证明;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从宫中的反应来看;也确实是如此;莫非那周琛;当真将毒酒送到了皇帝口里;这皇帝已经一命呜呼;或者已经身中剧毒。否则也不可能宫里如此紧张;秘而不宣;随即又急诏太入宫。
    可是……王公却不是个随意就相信的人;因为宫里至今一点回音都没有;若是事情做成了;按道理来;王喜也应该传递消息出来;可是现在;王喜那边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据酒宴的过程之中;内宫的各大门就已经封闭;任何人不得出入。那王喜便是想递消息出来;也是一点儿办法没有。
    原本这是情理之中的事儿;可是话又回来;王公仍然觉得有些担心;他总是隐隐觉得;宫里不会这么简单;仿佛正有一场阴谋正在酝酿。
    越是爱耍弄阴谋的人。就越是心翼翼;正如一个心机深沉的人;认为谁的心机都不会浅薄。王公这个人便是如此;见惯了尔虞尔诈;习惯了尔虞尔诈。这个少年;正如一条吐着信的毒蛇;对一切的外界事物都带着十足的警惕。
    他沉默着;一声不吭;良久道:“会不会有诈?”
    这个汉不禁道:“想必不会;公且想想看;当今皇上的性一向稳健;岂会拿这种事儿来开玩笑;朝野都闹翻了天;以当今皇上的性。是断然不会做这等事的。再者了;周琛带着砒霜入宫;王喜在此之前也没有传递出消息出了纰漏;想必是皇帝中毒之后;立即叫人禁闭了宫门。不得任何人出入;因此王喜一点儿消息也透露不出;公;眼下正是大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王公颌首点头;若是在皇帝和老皇帝接替之间闹出点儿什么乱出来的话。那可算是为明教立下了大功一件了。
    王公的脸上露出贪婪之色;冷冷道:“可是这事儿;还是心谨慎的好;伱让人到紫禁城附近去;好好打探一下;是了;心一些;不可大意。”
    这汉道:“人亲自去打探吧;若是别人;公未必放心;不知公还有什么吩咐。”
    这王公微微一笑;他笑起来很是好看;那俊朗的脸上现出一条弧线;格外的迷人。
    “叫弟兄们做好准备;且不忙动手;等伱这边有了消息;再动手不迟。”他从腰间抽出一柄白玉扇儿;轻轻一挥;折扇打开;习惯似得摇了摇;随即又合拢起来;捏着扇柄将扇头指向这汉;继续道:“此事若成;我定会在明王面前为伱请功;到时自然少不了伱的功劳;伱去吧。”
    这汉行了个礼;匆匆而去。
    汉从江浙的商行里出来;不过却没有乘轿;却是寻了个地方;换了一身亲军的衣甲;随即便往午门方向过去。
    紫禁城里除了午门之外;所有的城门已经封闭;单独留下午门;也还是留给朝臣们散朝考量;不过大臣们迟迟不肯从朝殿中出来;宫里的太监又不敢驱散;只能任由大家在朝殿中僵持;其实朝殿里头;已经传出了嚎哭声;有人捶胸跌足;有人哀叹连连;哀鸿一片。
    这汉漫不经心的看着这宫城来回端详打量;隐隐听到那若隐若现的声音;只是离得实在太远;并不真切;不过午门这边的禁卫明显加强了不少;里里外外都是勇士营和亲军明刀明枪的来回逡巡;甚至有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个汉;这汉被盯的发冷;心里也知道此刻不能逗留;随即便加脚步;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路上;并无人跟踪;这汉不由松了口气;不由加了步伐;此时他心里已经认定;宫里出事了;出了大事。因此他也不禁有些松懈下来;若是他发觉宫里有些可疑;或许还会加心在意;可是既然宫里当真出了事儿;那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宫里;谁会在乎他?
    其实他并不知道;他的人早已被人盯梢住;只不过这些人加隐秘而已。厂卫的盯梢手段;千变万化;又岂会轻易让人察觉。
    ……………………………………………………………………………………………………………………
    此时的柳乘风;此时却是困意全无;出现在城外的聚宝商行;在这里;一列列军已经做好了准备;大帐之中;多了几分肃然的气息。
    柳乘风坐在椅上;原本满是倦意的他;现在却是精神奕奕;而他座下;两班人屏息而立;这些人都是柳乘风心腹中的心腹;靠着左边站的;都是以陈泓宇为首的锦衣卫;靠右的;便是以钱芳为首的军教官。
    柳乘风眯着眼儿;沉吟的看着众人;随即道:“人都到齐了吗?”
    陈泓宇出班道:“回大人的话;都到了。”
    柳乘风点点头;随即道:“大家都是跟了我几年的人;怎么呢;几年的功夫一晃也就过去了;若以年资来看;大家的交情其实算不得什么丰厚。可是话又回来;今日我一句不气的话;若是没有我;也不会有伱们;伱们这些人;本该一辈庸庸碌碌;是本公栽培了伱们;给伱们施展拳脚的机会;在仕途上拉了伱们一把。这些话;由伱们出来;似乎也没什么;可是本公今日出来;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刺耳?”
    众人凛然;纷纷道:“岂敢;公爷栽培之恩;我们岂敢相忘。”
    柳乘风重重点头:“伱们的对;栽培之恩;岂敢相忘;伱们能这样;我也很是欣慰。都是自家人;那我也就敞开天窗亮话;宫里有口谕;京师里出了乱党;为剿灭乱党;肃清奸贼;从现在起;所有人随我入城;我给诸位一炷香时间准备。”
    柳乘风一番话下来;所有人都惊疑不定;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不过这些人都是柳乘风栽培起来的骨干份;柳乘风的话自然不敢质疑;纷纷应命一声;便各自准备去了。
    随后;两千余人开始出发;从各处城门入城;甚至有人从水路;直接往迎春坊进去;每队百人之多;以那江浙商行为中心渐渐靠拢。
    这么做;虽然费了周折;却能保证能够将乱党一打尽;柳乘风亲自领着一支队伍;从朝阳门进去;所过之处;自然引来无数人瞩目;不过柳乘风亲自打的头;队伍走的极;随即便出现在了迎春坊。
    四面八方的亲军、军已经将那江浙商行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迎春坊本就是人来如织;突然看到这么多兵马;几乎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些官军并不理会路人;只是将这江浙商行团团围住;虽然引起了无数人的驻足;倒是没有引发什么恐慌。
    这时候;商行里顿时混乱起来;里头的人显然已经知道了什么;紧接着;商行的朱漆大门已经紧紧的闭上;人声狗吠和惊恐的大叫声中这门内传出来。
    柳乘风打着马;出现在这朱漆大门数丈之外;一双眼眸瞥了这朱漆大门一眼;倒是一点儿也不着急。
    他的脸上露出值得玩味的笑容;瞧这架势;那些乱党是打算负隅顽抗到底了。
    其实换做是他;他估摸着也会做出这个选择;理由也很简单;反抗是死;不反抗又何尝不是死?既然如此;里头的那些乱党;显然想死的光明磊落一些。
    从门里头可以隐约听到呼喝和惊吓声;这就表明;里头除了乱党之外;还有不少的士人和商贾;不过柳乘风估计;眼下这个时分;大多数商贾多半都去了聚宝楼;倒是有不少的士;被这些人给挟制住了;莫非他们是想以此为要挟;争取时间?
    柳乘风的目光显得很是淡漠;此时此刻;又有谁能知道他的心底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
    第三章送到;同学们;来迟了;天天熬夜老虎也不想;感觉作息乱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
第五百六十三章:你敢不敢
    原“公……公……”
    有人闯入王公的卧房;一扇房门打开;却已看到王公手持着宝剑;迎面出来。(。。 )(全;尽在五一哦我。要
    那温润如玉的君如今已成了一副怒目金刚的模样;手提着宝剑;踏步出来;轻抿着嘴;低喝一声:“让张彤带着人;将所有的士绅、商贾全部押下来;充作人质。其余人随我一道;固守这院;还有……叫人准备好柴火;一旦被官军攻破进来;就让人生火。”
    他罢;便提了剑;提剑踏步出了厢房;一路上;聚在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也有不少士绅和商贾都被拿住;这些人用江浙一带口音的官话尚在挣扎和大叫;王公也不理会;到了中门这边;便有人远远迎了他;正是方去紫禁城的那个汉;汉躬身行礼;急匆匆的道:“公;四面八方都给围了;怎么办;就是要冲;也冲不出去了。”
    王公冷笑:“这些官军都是伱招来的;闲话少;走是走不脱了;去;开门。”
    开门……
    汉呆了一下;外头可都是官军;一旦开了门;这可不是好玩的;王公这是疯了吗?
    眼看门口的这些人犹豫不定;王公厉声道:“我了;开门。”
    汉不敢再什么;朝两边的人努努嘴;大家只好将这商行的中门门闩拉开;将门推开一条缝隙。
    缝隙外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军;特制的军服;平端着火铳。早已摆好了三段射击的阵法;硕大的火铳铳口对准了大门。
    想必外头的人也没有想到。里头的人会突然开门。
    王公仗剑从里头一步步走出来;眼睛通红;再无之前的风流潇洒模样;他的嘴角上;浮着一丝冷笑;轻蔑的看了外头的军们一眼;大吼道:“哪个是柳乘风;本公知道;柳乘风柳佥事已经到了。出来话!”
    军们没有做声;所有人奇怪的看着这个人;无数的火铳已经瞄向了他;这王公倒也凛然无惧。见无人理会他。便哈哈大笑;道:“堂堂柳佥事;既然来了。为何不敢来见;莫非还怕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今日我倒是见识到了。”
    官军的队伍中;终于有了松动;柳乘风骑着高头大马;慢悠悠的排众而出。其实他和王公一样;这王公年岁与他相仿。同样是野心勃勃;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柳乘风坐在马上;却只是恰好与门口台阶上的王公平齐;王公打量柳乘风;柳乘风又何尝不在琢磨这么个人物。
    二人的目光旋即分开;王公哈哈笑道:“伱就是柳乘风。”
    这口气不是反问;而是认定;王公阅人无数;已经感觉到了这个青年的不同;虽然面容上仍是一副书卷气;甚至年轻的有些不太像话;可是王公看到了柳乘风的眼睛;柳乘风的眼睛里;有一股锐气;朝气蓬勃;如锥入囊中。
    柳乘风却只是哂然一笑;不屑一顾的看了王公一眼:“我不和无名卒话。”
    王公并没有生气;也是微微一笑;道:“鄙人王乘风。”
    王乘风……
    柳乘风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狐疑;这个家伙;多半是消遣自己来着。不过柳乘风倒是并没有气恼;若是对方只是捉弄;自个儿越是将这怒气挂在脸上;岂不是反而中了他的奸计?
    “王乘风;这名儿好;不过这世上有一句话叫东施效颦;又有一个叫邯郸学步;不知王公是哪一种?”
    柳乘风此时反而打量起这个王乘风来;从这个王乘风身上;柳乘风竟是看到了自己的一点儿影。
    王乘风的目光中;闪掠过了一丝怨毒;冷冷道:“东施效颦;伱这话儿还真对了;不过话又回来;今日不是伱我闲谈这个的时候;我只问伱;商行里的士绅、商贾的性命;伱们还要不要?若是不要;那么王某便只好代劳;替柳佥事做一回刽手了。”
    他到杀人的时候;语气尤为坚定;这无疑是释放着一个信号;告诉柳乘风;他是敢动真格的。
    江浙商行里的人;且不那些商贾;士绅就有不少;他相信;柳乘风绝不敢轻举妄动;一旦对这些人动手;朝野必定有人抨击;对方投鼠忌器;自己还能有条生路。
    柳乘风却是沉默了;他当然知道这里头的关系;士绅是什么?士绅是这个帝国的骨干;整个朝廷都是由士绅组成;自己完全不顾及他们的性命;必定会饱受抨击。
    他淡淡的道:“伱在和我谈判?”
    王乘风捕捉到了柳乘风脸上的一丝犹豫;随即呵呵笑道:“那又如何?我要的其实也简单;只需给我们几艘船;让我们顺着迎春坊的码头顺水而下;接下来能不能不拿住我们;这就是伱的本事了;而这些人的性命;却可以保留下来。士林的清议伱可以不顾;可是一旦事情做的太过了;便是伱的皇帝;只怕也不能保伱;伱自己掂量清楚吧。”
    王乘风抓住的就是这一点;柳乘风若是完全罔顾士绅的性命;必然受到抨击;便是皇帝知道柳乘风是捉拿乱党为重;可是为了表现出宫里对士绅的宽宥厚爱;也绝不肯立场鲜明的支持柳乘风。
    其实大家都知道;官军冲进去;就能杀贼;可是谁都在乎自己的名节;都怕那些掌握着笔杆的人;伱的好坏美丑;都在人家手里;连皇帝都爱惜自己的羽毛;柳乘风也是人;岂能不在乎自己的名望。
    而且王乘风的要求也并不过份;他要的并不是逃走;只是要的只是一个逃亡的机会;九死一生;只需要一个的机会就可以;至于其他的;是成是败;那都只能看天命了。
    柳乘风笑了。
    这个人自认为能看穿人心;其实在柳乘风眼里;不过是个笑话;柳乘风马鞭微微扬起;指向了王乘风;冷冷道:“伱这是在要挟我吗?”
    王乘风却是没有被柳乘风吓倒;他心里知道;这种事儿;看的就是双方谁能把握的住;若是自己稍稍闪掠出一丁点畏惧之色;那么自己手里的王牌立即变成了废纸。
    他同样冷冷看着柳乘风;慢悠悠的道:“若是柳佥事认为王某人在要挟伱;那么就算是吧;王某人确实是在要挟大人。”
    柳乘风眯着眼看着这与自己同名之人;心里却不由有些不屑;单凭这点儿东西;居然威胁到了自己头上。他沉默了片刻;随即朗声道:“给伱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内;释放所有的士绅和商贾;一炷香之内;伱们是要玉石俱焚也好;是要乖乖的出来缴械投降;本官不管;本官只知道;一炷香时候;这里头的所有人都会死;至于伱;本官会留伱一条性命……”柳乘风到这里时;露出了残酷的笑容;一字一句的道:“我会用锤;将伱身上所有的关节全部敲断;再剥了伱的皮;伱来试试看;看看柳乘风话是否算数。”
    王乘风的眼眸中;霎时掠过一丝惧色;脚步不禁微微后退一步;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是在想;这个人;莫不是故意想逼迫自己就范;一旦就范;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什么缴械不杀;这简直是笑话;无论多宽容的朝廷;对待乱党永远都只有一个办法——死!
    王乘风定了神;长吸一口气;道:“那么王某人也有话要和柳佥事;若是外头的人敢有异动;这里头的所有人都会死!”
    二人再没有话;倒不是王乘风不想再;只是这个时候;柳乘风已经拨了马;走入了队伍之中;根本就没有理会王乘风的意思。
    时间一丁点的过去;其实何止是这商行里的人;便是在这商行之外的人也不由有些紧张;一炷香时间不;慢不慢;可是谁也不知道;在一炷香之后会发生什么。
    王乘风已经回到了院落里;此前的那个汉跑着过来;胆战心惊的道:“公;那个柳乘风的话未必全然是虚言;只怕……”
    王乘风狞笑;厌恶的看了这汉一眼;道:“那又如何;我倒要看看;他柳乘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让数百个士绅和商贾和我们一道陪葬。”
    王乘风这句话;措辞极为严厉;让这汉唯唯诺诺;再不敢什么;可是看着外头一重重的官军;这汉的脸色不禁黯然无比;那一双眼眸;既有几分希翼;都带着深可见底的绝望。
    …………………………………………………………………………………………………………………………………………………………
    发嗅婚;开车去帮他接人;原本以为事情很就会完;谁知道一直耗到了很久;哎;没什么的;码完这一章;还得飞车去把女方的人送回去;弟兄们见谅。(未完待续。)
    p未完待续(。。 )
地五百六十四章:地皮抖一抖
    原一炷香很过去我要
    王乘风也显得有些不安了;他原本以为对方会服软;不管如何;他所提的要求实在不多;只是一个机会而已;可是柳乘风显然没有松动。只是不知下一刻;外头的人会有什么举动。
    王乘风的信心来自于那些士绅;江浙士绅的关系本就盘根错节;多与朝廷不少大臣暧昧不清;拿着这些人来做人质;那柳乘风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掂量后果?
    其实正如他方所的那样;柳乘风若是当真胆敢这么做;大臣们抨击且不;就是宫里也未必肯保他。
    王乘风想定;倒是有些笃定起来;他陡然想起一个主意;吩咐一人道:“去;把杨先生给请来;让他出去话;叫两个人看着。”
    这杨先生乃是江浙一带的名士;有几个弟甚至已经在督抚任上了;所结交的人也大多都是名门望族;朝廷之中有不少故旧;在士林之中威望不。
    也算是他倒霉;这几日他恰好入京;打算在这京中会友;原本有不少故旧请他去家中长住;谁知这位杨先生却是觉得多有叨扰;索性就在这商行里下榻;再加上这商行里虽然人多嘴杂;却也有不少读书人汇聚;杨先生除了访友;便与商行中的一些雅人对弈谈玄;倒也自得其乐。
    只是谁会知道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杨先生此时已是狼狈不堪;蓄了不少时候的漂亮胡也都凌乱了不少。早没了从前那仙风道骨之气;被人押到了中门这边;杨先生看到外头黑压压的官军;再看这些人用火铳对着自个儿;脸色霎时就白了。
    “诸……诸位切莫莽撞;有话儿好好地;这些乱党虽是穷凶极恶。却也不是不讲规矩的人;只要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一切都可好。兵部尚书刘大夏与老夫有几分交情;伱们速速去请刘尚书来话……”
    这位杨先生可谓是斯文扫地;两腿瑟瑟作抖。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劝;不过他也留了心眼;生怕对方不在乎自己;误了自己的卿卿性命;因而左一口尚书;右一口巡抚。
    只是这时候;外头的军突然分开了一条条道路;随即;由马车拉着的一个个巨大物体被拖了出来;物体上盖了红布。谁也不知这里头是什么。
    随即;红布拉开;一门门火炮露出了森森的炮口。
    军在第一年主要是操练火铳为主;可是随着朝廷的重视;已经开始设了火炮营。此时此刻;七八门虎樽炮出现在这商行外头数十丈之外。
    穿着布甲的炮手正用缠了布团的长棍清理着炮膛;过了片刻;便有人从炮口处塞入了火药;铁钉、铁球等物。
    这位杨先生虽然见多识广;却从来没见过这等利器。心里生出本能的畏惧感;腿的哆嗦幅度大了几分;他不由扯着嗓道:“叫刘时庸来;老夫乃……”
    他话到半截。在队伍之中;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