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39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某人有了妻子;而李姐更是相告;明日清早;你便要启程回辽东去;从此之后;你我相隔千里;再不会有什么牵连了。”
    “李姐的用意不过是让柳某人心绪既激动又失落而已;因为你已经掐准了时间;这个时候;你埋伏下的死士已经开始对鞑靼使节动手了;而接下来必定会有人四处寻我禀告;让我立即赶到鸿胪寺去。此后的事也并没有出李姐的预料之外;禀告的人果然来了;此时柳某人突然遭遇了这么多事;只怕已经心乱如麻;一方面;肯定对你不忍割舍;另一方面;却又心系着鸿胪寺的案子;而恰在这时候;你却提出这批刺与上次刺杀世子的刺应当是同一批人;还提出想随我去看看。”
    …………………………………………………………………………………………………………………………………………
    第二章送到;晚上第三章可能会晚点;但是决定会有;求点月票吧。
    (。。    )
第五百九十章 :惹我你死定了
    .e。om ._?    李若凡的脸上波澜不惊;越是听这柳乘风下去;就越是心惊肉跳;这个家伙;竟像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自己的心思竟是被他猜了个七八分
    可是她本就不是个轻易向人示弱之人;脸上只是浮出冷笑;不动声色
    柳乘风也不理会他的表情;继续道:“而李姐的目的也是如此;你并非只是想来看看这么简单;便是希望借用柳某人对你的痴心妄想和惭愧;再加上你的那一套熟知刺的辞;想要由我领着李姐和你李姐的人混入这鸿胪寺”
    “这鸿胪寺里头的人当然不认识李姐;可是却都认得我;以我在这些人中的威信;大家都见李姐是随我来的;关系一定匪浅;而进入这鸿胪寺之后;李姐要做什么事;谁又敢盘问?”
    “趁着这个时候;你们要刺杀瓦刺国使;要刺杀刘健刘大人;岂不是易如反掌?”
    柳乘风把整件事道出来;连刘健都不禁直冒冷气;这些人好深的心机;一步步的在下套子;步步为营;且每一步都有妙处;完全揣摩了别人的心理;这样的人;实在恐怖到了极点其心机之重;手段之高明;连这曾经的内阁首辅也不禁背脊有些发凉;也难怪这个人能在大明潜伏这么久;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显山露水
    李若凡面无表情;淡淡一笑;道:“早闻廉国公手段高明;今日一见果是非同凡响”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彼此;彼此”
    李若凡一双眼眸盯住柳乘风;从审视和打量他;慢悠悠的道:“敢问廉国公;你又是如何看出我的计划的;从什么时候开始?”
    柳乘风倒也不隐瞒;含笑道:“一个动作……”
    “动作?”李若凡一头雾水
    柳乘风抚了抚额前的发丝笑吟吟的道:“就是这个动作”
    李若凡一时失神;这样的动作;完全是她无意识做出来的现在让她回想;她又岂会知道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动作
    想了想;李若凡道:“只是这个动作?”
    李若凡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如此缜密的计划;只是输在了一个细微的动作上
    柳乘风端起茶盏轻饮一口茶水;正色道:“不错;你每次遇到我的时候;都会有这个不自觉的动作;李姐是否知道;一个人在某人面前紧张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注意自己的举止”
    李若凡工于心计;柳乘风的话她自然听明白了微微点头
    柳乘风道:“可是李姐屡屡对我做出这个动作;这就有些奇怪了”
    李若凡讥讽道:“或许是我看上了你是未必”
    柳乘风呵呵一笑;哂然道:“这可能吗?李姐可不要忘了;当时李姐精通琴棋画;对我的行嗤之以鼻一个这样的人;怎么看得上我这俗人其实一开始;我心里也在琢磨;李姐是不是当真瞧上了我;因此才如意在意我对你的看法;因此会不自觉的抚弄额前的乱发可是后来;当李姐向柳某诉衷肠的时候;我却知道;我想错了”
    “这又是为何?”此时的李若凡;居然又不自觉的抚弄起额前的乱发;完全没有做一个阶下囚的觉悟;反而饶有兴趣的听柳乘风诉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因为李姐若是当真看中了我;绝不会那番话”
    “……”李若凡面带疑惑
    柳乘风道:“一个女子;或许可以对任何人起自己的心事;唯独不会对自己心中的如意郎君如此直白的话;这个道理;莫是汉人;便是你们大胆的瓦刺人也是如此就算是要;那也该遮遮掩掩;打着哑谜;像李姐这般直白出来的;却是见所未见所以当李姐向柳某人诉衷肠的时候;柳某人就察觉出;李姐就算有情郎;也绝不可能是我”
    这个道理;莫是在这个礼教颇为森严的年代;便是在后世也是同理;当一个女人向你述衷肠时;这个女人至多也不过拿你做朋友;而面对自己情郎时;她总会尽量三缄其口;尽量展现出最好的一面;在你面前遮遮掩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口吻;都会思前想后;甚至每一句话;都会再三琢磨;哪里有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心思全部抖落出来的?
    李若凡呆了一下;她是女人;可是未必就真正了解女人
    柳乘风淡淡一笑;道:“再后来;柳某人就在想;既然李姐的心上人绝不是柳某人;可是又向柳某人诉衷肠;再加上李姐此前那面对我略带紧张的反应;柳某人左思右想;终于明白了李姐为何紧张了”
    柳乘风的笑容变得冷冽和讽刺;慢悠悠的道:“李姐之所以紧张;是因为知道;你和我都是同一类人;我是官;你是贼;在同行面前;尤其是柳某人颇有一些声望;李姐在挑战这个对手的时候;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人紧张时;就会用某些无意识的动作来掩饰自己;比如抚弄自己额前的乱发”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一切柳某人就已经明白了不少;再将所有的事情都串在一起;这个答案就不言自明了李姐要陪我来鸿胪寺;还做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假若柳某人没有想明白;或许还以为李姐无非是不舍告别;故意找了个由头;想和我多相处一时半刻可是等我想通之后;见你要随我去鸿胪寺;我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瓦刺细作;这些刺的幕后指使之人也正是你;因此我将计就计;将你带了来;就是要看看;你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现在;李姐明白了吗?”
    李若凡脸上掠过了一丝失望;幽幽道:“柳佥事虽然对了大半;可是有一件事却是错了”
    柳乘风冷冷的道:“哦?是吗?”
    李若凡叹了口气;却只是咬咬贝齿没有再吭声良久;她竟是一口将原本嫌弃不喝的茶饮下;道:“成王败寇;今日我输了;自然该沦为阶下囚;任由你们处置”她站起来;道:“你们的人在哪里;将我押下去”
    柳乘风朝高强努努嘴;高强会意;招呼了一声;便有几个校尉过来;倒是没有绑她;只是押着她下去
    柳乘风端坐不动;吩咐道:“在诏狱腾出个房子出来;不要为难;审问的事也不必操之过急”
    高强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这屋子里;只剩下了柳乘风和刘健;刘健看了柳乘风一眼;不由感叹道:“幸好柳佥事反应及时;否则真要出大事了”
    柳乘风道:“大人早些歇了;明日清早;宫里肯定有旨意”
    刘健颌首点头;苦笑道:“老夫这老骨头;临到老来;居然还受这般大的惊吓;也罢;还是睡了;再不睡;明日还真没有精神在君前奏对了”
    柳乘风也起身告辞;从刘健的阁楼里出来;便听到隔壁的阁楼里传出那国使的咆哮声
    柳乘风皱了皱眉;走了进去;李昊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想必几个刺已经被柳乘风埋伏下来的制服;可是这李昊仍然心有余悸;见到了柳乘风;不由大呼道:“柳佥事;你既然明知有刺;却为何不当场拿下;却是派人埋伏在我的卧房里;等那些刺动手你可知道;方才那刺差一点就要了我的命;你……你……”
    柳乘风眯着眼看着这李昊;见他既是神魂落魄又是趾高气昂的姿态;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冷笑;淡淡道:“国使大人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李昊故意回避这个问题;怒道:“本使在问你为何放纵刺”
    柳乘风脸色突然变得很是不好看起来;正色道:“住口;你以为你是谁;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可以任由你撒泼不要得罪我;你若是再敢胡八道一句;我保准让你回不了鞑靼”
    柳乘风话的时候;杀气腾腾;甚至手不自觉的按向剑柄;而他一声怒斥;身后尾随的数十个护卫都毫不犹豫;纷纷做出要拔刀的意思;仿佛只要柳乘风一声令下;无论对面站立之人是谁;都可以毫不犹豫将此人格杀
    李昊吓了一跳;脸色瞬时苍白;他自认自己不是胆的人;可是当着这么个人;他竟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你……你是要威胁本使吗?”
    柳乘风漠然的看了李昊一眼;却没有回答李昊一眼;只是淡淡道:“不要惹我;惹我;你就死定了记住这句话;老老实实做你的国使便是”
    …………………………………………………………………………………………………………………………………………………………
    第三章送到;还有四天;这个月的月票就要见分晓了;老虎的排名是第八;只有前六才有希望;无论如何;只能咬牙直追了;感谢那些投票的友支持(未完待续)
    (。。    )
第五百九十一章 :真命王女
    一夜无话。.hke.Om _
    当夜所有人都在鸿胪寺歇下;第二日清早的时候;雾色皑皑;连灯火也蒙上了一层轻纱。
    大清早;便有人提着灯笼起来;下榻的几个贵人想来睡得正熟;所以也无人敢去叫醒;不过到了卯时三刻的时候;从宫里那边却是来了个太监。
    发生了这么多事;宫门一开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往宫里递信去了;宫里那边起先得知副使被刺;也是龙颜大怒;天子脚下;大明朝请来的人居然出事就出事;这老脸往哪里搁?
    后来又听柳乘风查出了真凶;也总算缓了一口气;至少事情还没有糟糕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只要这真凶查出是和瓦刺有关;大明还不至于太过被动。
    人;是瓦刺人刺杀的;证据确凿;至少在这方面;大明朝还可和鞑靼人同仇敌忾。
    朱佑樘坐在宫里;也是想到柳乘风查出真凶;这心里头的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下了一些;在坤宁宫里;他吃了早点;张皇后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禁道:“陛下也是;人在坤宁宫;这心都都飞到了别处。”
    朱佑樘喝了口茶;唯有苦笑以对;道:“国家不靖;朕哪里有其他的心思?你可知道;那些瓦刺人何等丧心病狂?屡犯我大明边境;杀戮军民人等不;昨个儿夜里竟是在这天子脚下行凶;刺杀鞑靼国副使。”
    张皇后听了不免惊呼一声:“可不曾出事吧?”
    朱佑樘阴沉着脸道:“鞑靼国副使不治身亡;整个使团也受了惊吓。天幸柳乘风寻到了真凶;否则朝廷真不知如何向鞑靼人交代。”
    “又是柳乘风……”张皇后不禁嫣然一笑;道:“陛下这么一;臣妾倒是也听过一些传闻;是陛下乃是真命天子;下了凡间;斩妖除魔。正本清源;匡复这大明社稷的。这柳乘风却是武曲下凡;匡扶陛下。是陛下丹犀之下第一福将。”
    张皇后还要再;朱佑樘不禁失笑打断她道:“这种道听途之词;你也相信?你可莫要忘了。先帝在的时候;每日听的就都是这阿谀奉承之词;君子敬鬼神而远之;这等鬼神之若是山野樵夫出来倒也罢了;可是皇后身为国母;岂可轻信?”
    张皇后顿时有些尴尬;不禁讪讪道:“臣妾确是道听途;到底;臣妾只是个女人家;许多事也不懂。”
    张皇后与朱佑樘相处很有过人之处。该硬的时候硬;该软的时候也绝不会顶撞;可以;朱佑樘与他夫妇二人能数十年如一日的相敬如宾;与张皇后的性子分不开。
    朱佑樘见张皇后软下来。脸色也变得温和;道:“朕并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无非是和你道理罢了;其实起来;这个柳乘风还真是个福将;这一次若不是他。朕还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神怪附会之虽然不足取信;可是道理却是相通的;朕自有了此人确实轻松了不少;只是……”
    “陛下莫非还有什么心事。”
    朱佑樘摇摇头道:“没什么;朕只是在想身后之事。”
    张皇后又好气又是好笑;别的皇帝个个都巴望着自己长生不老;纵是那些不信黄老的;至少这心里头还是抱着及时行乐的心思;偏偏自家的丈夫实在是个异数;今日忧这个;明日又忧那个;这活着不知多累。偏偏他这性子一辈子都改不了了;张皇后劝过一次两次;而现在却只能由着他。
    夫妇二人正着话;外头却有人闯了进来;这是朱佑樘定下来的规矩;若是遇到了大事;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必须尽快来报;不得有误。
    朱佑樘一见有人冲进来;脸色顿时又肃然起来;道:“又出了什么事?”
    “陛下;宣府最新传来的急报;内阁那边觉得事情太大;直接叫奴婢递来陛下这边;请陛下立即过目。”
    朱佑樘深吸口气;而张皇后见此;也是不动声色地退到了一边。
    “拿上来。”
    一份奏报随即出现在了朱佑樘的手上;朱佑樘扫视了一眼;脸色先是一喜;随即又皱紧眉头;立即道:“传旨;立即宣柳乘风和刘健入宫;不得有误;让内阁大臣也到正心殿等候;还有……罢了;就这样吧;速去传报吧。”
    这太监应了一声;道了句遵旨;旋即;连滚带爬地去了。
    ……………………………………………………………………………………………………………………………………………………………………
    “陛下口谕;大学士刘健、锦衣卫指挥使柳乘风速速入宫;不得有误。”
    柳乘风和刘健二人被人叫起;尤其是柳乘风;衣冠还有些不整;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也是有些奇怪。
    陛下今个儿肯定会宣二人入宫;这事儿;大家都有预料;毕竟昨夜发生了不少事;而且还涉及到了鞑靼;召唤入宫询问一下事情原委是肯定的。可是这召唤的时间却有点儿不对;这个时候还是卯时;今日清早没有早朝;但是在上午的时候却有个规模的廷议;陛下一般情况之下会憩一会儿;廷议结束之后再召二人入宫;可是不曾想到这廷议还没开始就突然来了旨意;若是这个时间点让二人进去奏对;那上午的廷议岂不是要取消?
    刘健看了柳乘风一眼;不禁道:“柳佥事;只怕又有事发生了;而且是和瓦刺、鞑靼的颇有渊源;你怎么看?”
    柳乘风道:“我这边没有消息过来;想必应当是大事;是八百里加急连夜送来的;现在猜测这个也是徒劳无益;刘大人;你我先入宫再吧。”
    刘健颌首点头:“是这个道理。”
    不知不觉之间;刘酵柳乘风的关系居然亲密了不少;其实这和刘健的地位转换也有关系;从前刘健主掌内阁的时候;一个强势的锦衣卫或多或少还是触动了内阁的利益;因此;刘健对柳乘风的感官并不好;而如今养了病;柳乘风又在这紧要关头替他了却了心事;如今的刘健心里多了几分淡然;前嫌自然冰释;反而觉得柳乘风这个人颇有能力;是个干才。
    柳乘风正要出门;敲李东栋带着一个校尉来了鸿胪寺;见了柳乘风;连忙招招手;柳乘风知道他是有话要和自己;便走过去;道:“又出了什么事?宫里急着召我入宫;有什么话简要些。”
    李东栋苦笑道:“大人;这事儿不;所以学生专程赶来;非要大人知道不可;大人既然要学生简明扼要;学生也就不耽误大人时间了。昨天夜里;李若凡随同来的几个刺招供了。”
    “招供了?这么快”这个消息出乎了柳乘风的预料之外;在他看来;但凡是刺和细作;大多数都是硬汉子;尤其是这些瓦刺人;绝不会轻易的招供;不花费一些功夫;绝不可能从他们口里撬出点什么。
    李东栋道:“他们倒是没有供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失口出了李若凡的身份。”
    “你继续”柳乘风当然清楚;李东栋既然这么急着来寻自己;那李若凡的身份就绝对是非同可。
    李东栋道:“此人乃是瓦刺赛刊王之女;其母为汉人;自幼便聪明伶俐;读书写字;骑射牧马无一不精;深受这赛刊王的喜爱。便是瓦刺汗也久闻她的大名;两年前派人向赛刊王索她为妻;赛刊王不肯;却又不知如何拒绝;这李若凡见此;便请命要入关刺探我大明军情;竟是没等瓦刺汗遣人去迎她到汗帐去;便带着一些随从入关来了。瓦刺汗见状;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了此事。”
    赛刊王……
    柳乘风想不到这里头居然还有这个典故;一时无言以对;这就解释得通了;赛刊王乃是瓦刺内部实权派人物;他的女儿岂会轻易入关做这种危险的事?只是想不到这个娘们倒是烈得很;为了逃婚;居然做了奸细。
    柳乘风听罢;也没有再什么;只是朝李东栋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再有消息;及时禀告吧;我现在还要与刘大人一道入宫。”
    打发走了李东栋;柳乘风与刘健二人一道带着一队人马出了鸿胪寺;柳乘风坐车;刘健乘轿;朝午门那边过去。
    在这城中;马车对轿子的优势还不算明显;可是仍有许多的区别;等柳乘风到了午门的时候;刘健的轿子还没有瞧见踪影;柳乘风只好在午门外侯了会儿;刘健才姗姗来迟;二人也没有再寒暄什么;一起入了宫。
    正心殿里的三个阁老此时都没有做声;可是脸色却是凝重;这急报是他们递上去的;自然知晓底细;原本那一份急报乍看之下对大明也算是一件好事;可是往深里想;就全然不是这么回事了。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啦。
    (。。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刻不容缓
    紧接着;柳乘风和刘健二人跨入这正心殿;此时陛下的圣驾还未到;这三位阁老一见刘健进来;表情各是不同;李东阳和谢迁二人连忙起来朝刘健打了声招呼;对柳乘风点了个头;至于刘吉;却只是含笑点头便糊弄了过去。( 。。)
    按理;刘健负责招待鞑靼国使;皇上召见他商议眼下的这件事;倒也是情有可原;不过刘健的出现还是让刘吉有了很强的危机感;虽然脸上勉强含笑;可是这笑容终究还是不太自然。
    刘酵柳乘风落座;倒也没有四处乱打听什么;刘健毕竟要讲究点气度;得沉住气。而柳乘风实在话;和内阁大学士的关系还没有熟稔到可以随意打听的地步;你问了人家未必肯答;再者皇上即将要出现;谜底也即将揭晓揭开;还多此一举做什么?
    朱佑樘还没有出现;好在太监们已经上了茶来;五人都是沉默着各自喝茶;最可怜的便是柳乘风;手里抱着茶盏;只是昨个儿到现在吃的茶太多;只觉得再喝下去;自个儿吃茶也能吃饱。
    咳咳……
    那谢迁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始低声话了;不过没有点入正题;而是与刘疆暄;刘健嘴上含笑;也与他谈笑风生;不过刘健不经意地去瞥了李东阳几眼;见李东阳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刘健心里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为难的事;却也是不动声色;继续与谢迁有一搭没一搭地话。
    “刘公。身子骨将养了数月;如今竟是比我还要扎实了不少。”
    “于乔的哪里话;不要取笑了;老夫到了这不惑之年;自个儿难道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其实起来;这身子最硬朗的还属祐之。”
    祐之便是刘吉的字;刘健这么。不知是无心之言还是故意冷讽;要知道;刘吉的资历可比刘焦老一些。年岁也比刘健大了几岁;可是刘吉的身体确实不错;有一句古话叫做老而不死谓之贼也。刘健这话若是往这方面去深里想;未免不会有这个意思。
    刘吉的脸部肌肉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瞥了刘健一眼;并没有生气;而是含笑插话道:“老啰;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他这番话;轻松中带着几分诙谐;惹得刘酵谢迁一起微笑。
    坐在一边假装喝茶的柳乘风心里却是知道;别看这刘吉颇有几分幽默;这心里头只怕将这正心殿里在座的人都恨透了。不过这个人最是狡猾。一向懂得隐忍;不到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绝对不会随意与人反目;否则这刘棉花之名又怎么会天下闻名?
    可是看到刘吉强颜欢笑的样子;柳乘风心里却在偷乐。别看刘健这些人平时一副君子的样子;可是整起人来绝对是一把好手;能进内阁的;哪个不是老辣到极点的角色?你要刘健这种人厚道;那也是个笑话。
    内阁内讧对柳乘风来是一件好事儿;他坐享其成。反正就是瞧个热闹而已;相反比起当时刘健一手遮天的状态;柳乘风虽然知道刘健当国对国家有很大的好处;可是对他自己来;却不算什么好事。
    正在这时候;朱佑樘终于到了;他穿着一件便服;负着手进来;殿内的五个大臣一起要起来行礼;朱佑樘压压手;道:“不必多礼;都坐下话。”
    他话的口吻很是简洁;显然也没有耐心去理会那些繁文缛节了;在御椅上坐下;随即目光在李东阳三人身上扫视一眼;道:“想必李爱卿三人已是知道这份急报了吧。”
    李东阳、刘吉、谢迁一起道:“微臣已经看过了。”
    朱佑樘表情凝重地颌首点头;叹了口气;一边用指节敲击着御案;道:“刘爱卿和柳爱卿还不知道;来人;将急报递给他们看看。”
    话之间;便有个太监心翼翼地递了急报先送到刘健的手里;刘健是老花眼儿;朱佑樘却是熟知的;在旁吩咐道:“掌一盏灯来。”
    于是就在刘健拆开急报的功夫;有个太监手里握着一柄油灯凑近刘健;刘健正儿八经地看过之后;不禁长叹:“想不到想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