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4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可还是没有办法;以至于这钱庄的大掌柜不得不去寻柳乘风求救;柳乘风只得对他苦笑;道:“眼下这个时候;谁还有现钱?就算最没前途的商贾;现在也都拿钱去置地了;这样;实在不成;我家里倒是有一百多万银子;暂时可以拿着去用”
    一百多万实在杯水车薪;柳乘风眼睛又眯起来;道:“可是话回来;若是借钱给聚宝钱庄;能有几分息?”
    钱庄放贷给别人是要利息的;现在既然借钱给你钱庄;总也得要点利息才是;柳乘风这么问;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这大掌柜苦笑道:“钱庄里现在没有现银;放贷不放贷出去都是事了;所以总得留点银子储备着才是;大人若是有办法弄些银子来;钱庄这边给三分的月息也不是难事”
    月息三分;假若是一千万两银子;这一个月就等于是净入三十万两纹银;一年下来;就是三百万;其实钱庄把钱放贷给商贾;现在都是五分息了;这钱庄还是能从中谋两分的好处
    不过柳乘风倒也满足;想了想;道:“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去想想办法”
    ………………………………………………………………………………………………………………………………………………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呀;太不给力了;一天下来只有一张月票
    (。。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皆为利来
    次日一早;柳乘风便急匆匆地入宫了;到午门那边等候了片刻;有太监请他进去;柳乘风熟门熟路地直接往正心殿去;据皇上今日又没有早朝;想必这身子是有性不消了;想到这里;柳乘风便有些心里不舒服;快到正心殿的时候;柳乘风看到萧敬迎面过来;萧敬见了柳乘风;背着手漫步走来;一脸惊愕的样子;道:“廉国公入宫来了?”
    柳乘风心里却是想笑;这萧敬是宫里的顺风耳;自己入宫觐见;只怕那些太监第一个禀告的就是他;其次才去通报皇上;他若是不知道自己入宫那才见鬼了。这老家伙分明是想寻自己话;自己要经过这里;他便故意在这里溜达的。
    不过柳乘风不点破;只是笑了笑;道:“是啊;难得看到萧公公也这般有闲。”
    两人早有龌龊;可是此时却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都显得很热络;这萧敬道:“廉国公想必要去见皇上了;太医正在为皇上诊病;廉国公还是迟些去的好;杂家陪廉国公走一走吧。”
    柳乘风也不反对;只是朝他笑了笑;并没有再吭声。
    萧敬背着手跟着柳乘风的步伐;看着前头的殿宇;那阳光洒在琉璃瓦上的光辉;不由叹了口气;道:“廉国公;句实在话;杂家在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对这宫里对这宫里的人都是熟稔得再熟稔不过了;句诛心的话;这里的人一颦一笑。在杂家心里都敞亮得很。”
    萧敬口里所谓的这里的人;柳乘风却知道指的不是那些个阿猫阿狗;萧敬的是这个宫里唯一的男人;是大明朝的皇帝。
    柳乘风淡淡道:“是吗?那恭喜萧公公了;这世上有一种东西是最吃香的。”
    萧敬不禁笑道:“还请廉国公赐教。”
    柳乘风道:“蛔虫”
    萧敬的脸色不由僵了僵;这家伙在骂人
    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柳乘风的话糙;可是理不糙;这世上最吃香的确实是蛔虫。别人肚子里的蛔虫。若是皇帝肚子里的蛔虫;那就更吃香了。
    萧敬却不禁叹了口气;道:“可是杂家活了大半辈子。和皇上也算相识了二十余年;谈不上朝夕相处;可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句难听的话;杂家这是想做陛下肚子里的蛔虫而不可得;杂家越是想看皇上的心思就越是看不透;反倒是廉国公;竟是能将皇上的心思拿捏得如此精准;杂家真是汗颜。”
    若不是这个时代不可能有窃听器;柳乘风多半以为这萧敬是想套自己的话了。他抿嘴一笑;道:“萧公公;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这些虚词有个什么意思?”
    萧敬驻足;眼眸变得深邃起来。道:“杂家其实也只是想和廉国公谈谈;这一次廉国公旗开得胜;这下马威下得实在是教人拍案叫绝;可是话又回来;廉国公可要记得自己的身份。”
    柳乘风眯起眼:“萧公公这话什么意思。”
    萧敬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告诉你。你虽是拿捏住了皇上的心思;却不要忘了;这大明的天下离了朝廷是不成的;你妄想和朝廷一较高下;就算能胜;可是最终还是必败无疑;无论哪个皇上都离不开朝廷;可是一个锦衣卫却不是不可以割舍;杂家奉劝廉国公一句;不要意气用事;年轻人可以轻狂一些;可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到时候朝廷那边真要逼急了;廉国公认为皇上当真还能袒护你吗?”
    这一句话看似语重心长;可是在柳乘风看来;这萧敬分明是图穷匕见;他不是想做和事佬;分明就是来警告柳乘风的;柳乘风淡淡地笑了;风淡云清地道:“萧公公这话;柳某人听不太懂。”
    萧敬只是舔舔嘴;良久才道:“听得懂;听不懂是廉国公的事;廉国公自己思量吧。”
    他罢;眼看正心殿已经近在眼前;便道:“时候不早;只怕陛下已经在里头等候了;廉国公快去面圣吧;是了;聚宝商行那边;杂家倒是想上一道奏书;既然不让朝廷监管;不如让厂卫监督;内阁那边对这个意见倒没有反对;皇上似乎也在犹豫;就看廉国公怎么看了。”
    他话音落下;也不理会柳乘风;自顾自地背着手走了;这老家伙前几个月还要由人搀扶才能行动自如;现在竟是比以前显得健朗了不少。
    柳乘风却没有急着进正心殿;看着萧敬的背影;心里不由发出一阵冷笑;了这么多;这萧敬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他在警告柳乘风;朝廷那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内阁也不是软柿子;你想和内阁想和整个朝廷做对;这是螳螂挡车。就算胜了几场却都于事无补;所以你要想安生;唯一的办法就是和此事;同时拉拢盟友;若是想东厂替你来斡旋;那么他萧敬倒是可以帮衬一二;不过他不能白干活;比如这聚宝商行;你多少得让东厂在里头分一杯羹;多多少少地拿点好处出来。
    萧敬这么做的用心其实也很明白;东厂这边油水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可不成;没有油水就军心不稳;他必须开拓点财源出来;他一个太监比不得柳乘风这般会来事;总能靠异想天开来开拓财路;所以自然而然地把主意打到柳乘风的头上;若是柳乘风不肯;他不介意牢牢地与内阁站在一起跟柳乘风来个刺刀见红。这老家伙打的好算盘;这一次内阁和锦衣卫的冲突;他不但在内阁那边卖了好;现在又想在锦衣卫这边捞点油水;两面都想捞好处。
    柳乘风撇撇嘴;对着萧敬的背影啐了一口;压根就不想去理会这个老东西;他叫了个太监到里头通报之后才进入正心殿。
    正心殿里的朱佑樘正斜在榻上吃药;见了柳乘风来;显得很是有气无力地道:“朕早知道你会来的;吧;又是什么事?”
    话的口吻带着几分愠怒;他又加了一句:“新婚燕尔的;听你天天在外头;有时也多回家去。”
    柳乘风吁了口气道:“微臣也是实在抽不开身;但凡有些时间也是经常回去的;陛下;微臣这一次来;是给陛下送银子来的?”
    朱佑樘不禁来了兴趣;挣扎着从榻上起来;太监们连忙七手八脚地搀扶他;他坐在榻上;看着柳乘风道:“银子?莫非商行和聚宝楼那边又有花红了?不对;不是岁末才将花红解入宫中充实内库的吗?”
    柳乘风摇头;道:“陛下;不是这笔银子;微臣的是钱庄。”
    “钱庄?”朱佑樘一下子显得没了多大的兴致;句实在话;宫里在钱庄的股份不是很多;不像商行和聚宝楼;股份不过三成而已;再加上钱庄那边银子本来就紧张;花红一直没有解入宫里来:“这钱庄有什么银子?”
    柳乘风笑了笑;道:“也不是钱庄的花红;微臣直了吧;现在钱庄那边的存款已经全部贷了出去;存银空空如也;若是遭遇别人挤兑那就彻底完了;再加上现在商贾都在蜂拥告贷;微臣就在想;陛下在内库里不是存了不少银子吗?微臣不敢隐瞒陛下;钱庄那边愿意月息三分向宫里的内库告贷;只要陛下点个头;把内库的钱暂时挪去钱庄;便可做一桩一本万利的生意。”
    如今这天下银子最大的地方便是宫里的内库;倒不是因为朱佑樘是守财奴;他过惯了苦日子;就算每年大量的黄金白银送进内库;除了一部分递解去国库的之外;大部分都存着;这些钱是他的老本;好留给自己的儿孙用的;现在听了柳乘风的话;眉头不禁皱起来;银子他有;而且三分息也确实很诱人;问题是这种事;他总觉得不是太靠谱;所谓三分月息;其实就是每年有三成的利息;拿出一千万两纹银;就有纯利三百万;这种事对他这种人来;简直就是异想天开;这世上哪里有这样钱生钱的?
    不过柳乘风这个家伙的信誉倒是可以保证的;他能挣钱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言过;朱佑樘不由道:“这钱庄可靠吗?”
    柳乘风便将钱庄运作的道理出来;最后道:“陛下;绝对可靠;陛下内库里存着的银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拿出来的话不但能盈利;钱庄那边也能大赚一笔;除此之外;商贾们贷了银子去开作坊做生意;只要作坊能运转;他们的生意迟早会好起来;现在全天下都是需大于求;只要有货物就不愁卖;且货物的利润都是不;所以绝大部分商贾都能挣银子;商贾们有好处;可是百姓也有好处;这些商贾新建了作坊或是扩大了作坊的规模就免不了大肆招募人手;人们就有了生业不是;所以这件事对谁都有好处;陛下放心;若是当真钱收不回来;微臣任陛下处置就是;绝不会有任何差错。”
    …………………………………………………………………………………………
    第一章送到。(未完待续。。)
    (。。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荒唐时代的序幕
    经柳乘风一番劝;这朱佑樘也是心动了;钱庄那边存银不多;一旦遭遇挤兑;宫里也有这么多的股份亏损也是不少的而且内库的钱是死的;与其存着倒不如出去生些利息;在这一点上;朱佑樘对柳乘风还是很信任的;他当然清楚自己要动用的是棺材本;却没有在这方面有太多的怀疑
    朱佑樘思虑了片刻;道:“这几年内库确实存了不少银子;商行和聚宝楼还有那迎春坊、烟花胡同每年数千万两银子入账;虽大部分充入了国库;可是这内库里确实有四千余万两纹银;你既然要;朕现在手头也是宽裕;到时朕命人拿出三四千万两银子出来就是”
    朱佑樘回答的倒是痛快;柳乘风这边心里一块大石总算落地;现在全天下最缺的就是钱;有了这么一大笔钱;再加上柳乘风和张家兄弟这些人掏出来的私房钱;随随便便拿出个五六千万两纹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了这么一大股鲜血液注入;不但钱庄生意兴隆;这市场只怕又要疯狂扩张了
    他微微一笑;道:“谢皇上;皇上这一次算是解了微臣的燃眉之急;句实在话;进宫的时候微臣心里还没底呢;就怕皇上……”
    柳乘风到这里;似乎觉得自己用错了词;正想寻个温和些的词语填补这句语病;朱佑樘却是替他答了;道:“就怕朕气是吗?”朱佑樘不由从榻上站起来;道:“你既然和朕掏心窝子的话朕也不瞒你;朕这个人嘛还真有点气;你看;内库里这么多存银;朕也没想过建园子修宫室;虽然这两年增加了些宫里的用度;却也不过每年十几万两而已可是话又回来朕气归气;可是该花的银子朕却知道非要动用不可;正如你方才所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这宫里又有利钱入账;朕又何乐不为?”
    柳乘风只得讪讪的笑长出了口气道:“是;是;陛下圣明”
    此时太监已经为他斟来了一杯清茶;朱佑樘吃了一口;冲淡到了口里的药味;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朕的使节已经去了南昌;只是不知道那宁王会是什么反应;不管怎么;朕还是有些担心;朕的身子骨自己清楚连太医院那边的官员也都了尽人事的话;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岔子;只怕……”
    一般情况;太医院的医官在给贵人们看病时都极少敢什么的;最多只是陛下好好修养自然能康复最不济也会有个一两成把握;他们不敢把话死;除非真到了实在束手无策的地步;才会一句尽人事;所谓尽人事;其实就是病情已经恶化根本就不是药物所能控制了
    柳乘风听了唏嘘不已;不禁打起精神;道:“陛下放心;宁王那边定不会出微臣所料”
    君臣二人了些政务;随即便随口闲谈了;今日不知怎的;朱佑樘的话头特别的多;不过脸色却是青黄的可怕;柳乘风也是大夫出身;几步不忍去看朱佑樘的脸
    几日的时间;内库的银两就划拨到了聚宝钱庄的名义之下;所谓划拨;倒不是当真去把那金山银山搬到钱庄去;这是一种很愚蠢的办法;他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内库那些划拨的银两先封存起来;随即再印刷出同等价值的银票在市面流通;商贾们告贷;也是直接取了银票去;除非有人大规模的挤兑;需用银票来兑换真金白银;钱庄才得从内库调拨银子
    这种办法;已经和后世的银本位有些相同了;虽然许多地方还不完善;不过确实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到了第五天;太子清早便出了宫;他的心情今日尤为兴奋;他今日穿的是便装;先是去了柳乘风的府邸一趟;名义上是看看太康公主;其实却是寻柳乘风;陪着柳乘风一大家子在温晨曦的房子里了一些话;柳乘风便带着他出了府邸
    “太子;来与我同车”见朱佑樘要坐自己的车;柳乘风却是朝他招手;让朱佑樘到自己这边来;太子的车厢柳乘风必须得有点忌讳;不敢去坐;所以才让太子来自己的车里;这样既免了别人闲话;又可以与朱厚照在里头话
    朱厚照连忙应了;兴致勃勃进了车里;这车厢宽大;两个人对坐也显得宽敞;妙的是车厢上还有一副茶具;里头的茶水都是现成的;若是从前的时候;车里吃茶实在是异想天开;路面这般颠簸;这茶还没喝就已经溅的到处都是了;不过现在京师的许多道路都得到了修葺;路面光滑如镜;马车的走在上头颠簸并不严重;再加上柳乘风的马车乃是特殊定制;工匠们别具匠心;弄了许多机巧的东西来稳固茶具;因此这车厢里吃茶已经不算什么太奢望的事了
    柳乘风喝了口茶;随即朝朱厚照笑了笑;道:“太子殿下怎么这么紧张?”
    “是;是吗?”朱厚照掩饰自己;忙道:“没;没有的事;本宫只是昨夜没睡好而已”
    柳乘风笑了笑;安慰他道:“太子放下;这主意是微臣和太子一起想出来的;按着我们之前的构思;我已经布置好了;太子想要挣银子;这一次保准能成功”
    朱厚照点点头
    他从天生下来就是天潢贵胄、贵不可言;所有人都让着他;都宠着他;都心翼翼的侍奉着他;可是他却很不喜欢正如所有被宠溺坏了的孩子一样;朱厚照一直想自己做出点什么事来给大家看看;至少能证明自己
    他酷爱行伍;可是打仗的事他是没指望了;建功立业;只怕这念头还没出来;皇上和张皇后就非要拍死他不可不过朱厚照终于可以在做生意方面上使自己试牛刀;事实上;他和柳乘风早就想出了一个生意;而这生意今日能不能成功就看今日了
    若是做成了;则是一本万利;至少有十倍有二十倍的利润;可要是做的不成;那也是亏得一塌糊涂;呜呼哀哉;至少太子自己私藏的不少私房钱要全部栽进去;柳乘风那边也要赔上不少
    朱厚照所享受的是成功的快感;银子搭上了无所谓;可是对柳乘风来;若是这笔生意做成;他这廉国公府又多了一个生钱的渠道;钱是挣不够的
    朱厚照却没有柳乘风这般的自信;他苦笑道:“但愿是如此;我总觉得我的主意还是有许多考虑的不周详的地方;哎;时间仓促;真不知会不会坏事”
    他一路上都是这样的言辞;偶尔兴奋;偶尔抱怨;柳乘风自是劝慰了他几句;到了最后连口舌到干了;实在没有再劝慰的心思;索性坐在那儿发呆任朱厚照发泄
    到了聚宝楼;聚宝楼今日的生意极好;不过二人却是直接从后门进去;登上了聚宝楼的一处雅室;当值的掌柜立即过来伺候;柳乘风看了这精干的掌柜一眼;道:“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这掌柜道:“殿下;大人;按着你们的吩咐;聚宝楼这边早做了准备现在正是辰时二刻;等这辰时过去;人就要爆满了;是不是这个时候趁着人多;把太子殿下和大人准备的东西发布出去?”
    柳乘风没有点头;却是去看朱厚照;朱厚照当着别人的面总还不至于失态;他咳嗽一声;正儿八经的道:“好;现在就放出去”
    掌柜点点头;碎步出去
    朱厚照却不禁搓了搓手;显得有些不安;眼睛看向气定神闲的柳乘风;不由干巴巴的笑道:“柳师傅;我要是能有这样的气定神闲便好了;不知怎么的;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原先想到这主意的时候;只觉得这个主意妙不可言;再加上柳师傅提点;觉得这生意定然成功;可是事到如今;却发现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柳乘风微笑道:“太子这是太急于要证明自己了”
    朱厚照立即像是针扎了一样矢口否认道:“才不是;本宫要证明自己什么?”
    柳乘风心里摇头;他太懂朱厚照了;这个人聪明无比;可是在蜜罐里长大;一切都是伸手即来;永远都是他坐享其成;可是在他的心里;又何尝不曾渴望去做一番事业出来;偏偏他这太子什么都不能做;若不是军;若不是现在这聚宝楼和聚宝商行;只怕这太子是无所事事
    “这太子追根到底其实还是个孩子……”柳乘风心里叹了口气;现在皇上病重;太子年幼;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等到君登基之时的荒唐了
    ………………………………………………………………………………………………………………………………………………………………
    第二章送到;这两天实在太忙了;累的脑袋发晕;生孩子最后阶段;四处跑;买各种东西;同时还要联络人准备到时候照顾女儿;不过……两还是能保证的;明日开始;依旧三;一直等到孝子出世;反正老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断的;大家放心;任何时候;至少都有两未完待续)
    (。。 )
第七百三十六章 :金点子
    聚宝楼前厅此时已是高朋满座;受到近来的利好影响;商贾们兴致勃勃的正在这儿寻找商机;现在钱庄那边贷银钱也是方便;只要有抵押;续办下来也是极快;再加上那显示货物价格的黑板上货物价格的不断走高;让所有的商贾都像了鸡血一样
    这是最好的时代;十年后会是什么光景大家不好;可是这几年做什么生意都能一本万利都是可以预期的事;现在做生意的保障越来越多;大家的胆也就放开来了不少
    现在最大的事还是市面上货物明显出现了紧缺;比如聚宝商行那样;由于外番市场的不断深入;每年所需的瓷器、丝绸、茶叶、铁器甚至是火铳、战刀之类的货物都是数以十万计计算;再加上城市的扩大;使得无数的人口生活习性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大量的人口不再从事耕种;也不再自己织制衣衫自给自足;这些人的生活用品就必须在市面上购买;更别这几年来新兴的一批富裕阶层和达官贵人了;这些人头有的是银;且对奢侈品趋之若鹜;不别的;就那丽人坊;单京师一地;出入那儿的贵妇人就超过了数万;这些人随便一人的购买力都是惊人的;穿了;由于每年涌入城市的人越来越多;富贵之人也是暴增;再加上海外贸易的拓展;使得市面上所需的货物也是暴增;到处都急需大量的生活甚至是奢侈用品只要你里头有货物;就不愁发卖不出去也不愁卖不到一个好价钱
    不少人都在筹措兴建工坊的事;不过现在兴建工坊显然比之从前门槛更高了毕竟外城那边已经土地紧张;而附近的县城也多是如此;可要是把工坊建在城郊却也很不妥当;毕竟现在的道路都是连通城市;若是建在城郊道路不便;这货物如何输送出去?除此之外城郊外头毕竟不是很太平;若是夜里有不法之徒袭击却也是一桩麻烦
    今日在聚宝楼里喝茶的商贾商议的就是这个;辰时渐渐快过去了;这时候商行的轮值掌柜居然到了前厅;这里坐着的人是最多的;这轮值掌柜一到;眼尖的看到他都不禁站起来;纷纷招呼;聚宝楼的掌柜可和别人不一样;商贾们虽然不必巴结;可是交道还是要一些的;这掌柜一一朝他们点头;大家心里也奇怪平时的时候掌柜是不出面的;今个儿怎么来了
    这掌柜咳嗽一声;随即朝大家拱作揖;在他的身后;数十个伙计居然出现了;其中几个伙计抬着一大卷的卷纸;这卷纸足有两人的长度;抬着颇为费力;掌柜朝这伙计使了个眼色伙计们便七八脚的去抬了一张专门定制的大桌来;这桌长宽各有三四米;比后世的台球桌还要大两倍;几十个伙计一起抬着一直将桌挪到了大厅的正中;桌一方;占用了不少空间;使得这硕大的大厅都更加拥挤了不少;随即伙计便将纸展开铺上去;各个角都粘牢了;商贾们这时候坐不住了;都伸着脑袋去看;才发现原来纸上竟是一张地图;地图的南北角落分明标了京师和通州两个地方;中间是一条驰道;可是在驰道的两侧;却是一个个方格;这些方格极;可是四周都有道路与方格相连;纵横交错;还有一些方格里标明了一些;如招工处、招商处、调解处、车马行、货栈、治安处等样
    众人不明就里;更觉得糊涂;他们明明记得;这南通州到京师的这一片土地上都是荒地和田地来着;怎么有这么多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