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下本钱?”
    李东阳的心思,已经飘到了一个百户所里的人物身上。
    弱弱地问一句,大家还有票票吗?有的话支持一下老虎,老虎万分感谢!!。(。。 )
第一百一十五章:什么叫嚣张
    李东阳到内阁直房的时候,直房里传出jī烈的争吵,争吵的两个人,李东阳都认得,一个是刘健,另一个是翰林院前几年点的庶吉士,这庶吉士现在在户部观政,多半也就是在这一两年要调入部堂了。。。 
    “恩师既然硬要与谢迁为伍,门下今日也只能与恩师断义了,jiān贼人人得而诛之,事情到这个地步,谢迁的狼子野心已是昭然若揭,只当门下看错了恩师,就此告辞吧。”
    罢,这人已是跌跌撞撞地出来,恰好与李东阳打了个照面,李东阳勉强挤出笑容,对这庶吉士道:“士俊,怎么跑到内阁直房来了?”
    这叫士俊的人年纪较轻,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想要回答,却又不知该如何起,便摇摇头,快步离开。
    李东阳进去,便看到刘健看着这庶吉士的背影打哆嗦,显然是气得不轻,李东阳淡淡地道:“刘公,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
    刘健摇头,叹了口气,道:“他们还是太年轻,没有经历过事啊。”随即看了李东阳一眼,继续道:“宾之,谢迁的事,你怎么看?”
    李东阳只是淡淡地道:“东阳信谢迁。”
    刘健点头,感受到了一点安慰,道:“老夫亦如此。不管外人怎么,老夫与他相知二十年,绝不信他是媚上之人;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李东阳微微一笑道:“奏书,我已带来了,刘公的呢?”
    刘健道:“已经让通政司传递了上去。”
    二人相视一笑,刘健也渐渐变得从容了,道:“谢迁在耳房那边做事,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头是什么滋味,我们还是不要打扰,各做各的事吧。”
    李东阳点头,便寻了个位置,叫书吏拿了奏书来,一封封地阅览。
    刘健看了李东阳一眼,却是心事重重,坐回了原位,良久之后,又抬眸对李东阳道:“宾之,老夫来问你,这事儿,是不是柳乘风故意捣鬼?”
    李东阳看着案牍,慢悠悠地道:“刘公何以见得?”
    刘健沉默了一下,道:“学而报就是他鼓捣出来的,现在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这不是在向咱们示威吗?”
    示威……
    李东阳的眼中掠过一丝冷意,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起眸来,慢悠悠地道:“太子的文章,想必不会差,否则皇上不会准许刊印,就是那柳乘风,难道敢取笑太子?或许,这太子的文章里会有变故,而柳乘风这么做到底是无意为之,还是刻意让内阁知道他学而报的厉害却不得而知了。一个学而报,左右清议舆论,确实不能视。”
    刘健颌首点头道:“正是如此,老夫早就过,学而报不能留,现在如何?”
    李东阳淡淡一笑,搁下手头的事,慢吞吞地道:“刘公,这东西既然出来了,要阻止已是来不及了。洪武先皇帝订下来的这么多规矩,你可见有谁能遵守吗?只怕就是皇上,也不能恪守祖制,所以东阳一向倡导堵不如疏,一味封禁是没有用的。”
    刘健抚案,道:“哦?怎么个堵不如疏的法子?”
    李东阳淡淡道:“他能办报,别人也能办报,大明若只有他学而报,清议舆论自然都随他的掌握,可要是报纸多了呢?咱们内阁嘛,也可以办一份,到时候你我登场,他一个学而报也就发挥不出什么作用了。”
    刘健沉默……
    细细想过之后,不由一笑,道:“宾之果然高见,只是要办报,又以什么样的名义?”
    李东阳阖目道:“这种事不能放在官面上来,只能sī下里来操作,不过也不必急于一时,现在闹成这个样子,首先是内阁要稳住,但愿不要再生出什么事才好。”
    刘健便不话了,又低下头去,他的眼睛一向不好,就是在这光天之下,也得移着油灯靠近了才看得清奏书上的字,这时候将油灯移近一些,眯着眼,继续端详起奏书来。
    …………………………………………………………………………………………
    潞河。
    河道足有四五丈宽,而这里恰好是潞河的终点站,这条河是通往通州、天津至杭州的漕粮水道,往往是江南的赋税、商品运到天津,再转经通州卸货,此后再用船将货物运进京城。
    这条河水的水深不过四五米,不能行大船,所以站在河提上放眼看过去,那如镜的河面上,一叶叶舟如星点一般遍布在河道上。
    靠着这河道,是七八处栈桥和靠岸的石梯,河提处,遍布了货栈、酒肆。
    河提上,行人如织,卷着kù脚的脚夫,蹬货物的货郎、招揽生意的伙计,鲜衣怒马的商贾,还有杂耍的艺人,人声嘈杂鼎沸,置身在其中,让人有点目眩。
    一条舟船靠了岸,出来的是个商人,正准备指挥着伙计卸货,而在这时,几个泼皮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凑过来,其中一个对这商人耳语了几句,那商人lù出畏惧的样子,另一个泼皮龇着黄牙,朝他呵骂,商人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妥协了。他从腰间拿出一个钱袋,刚要伸手mō进去,这钱袋子却被一个泼皮直接抢了,颐指气使地朝他呼喝几句,便带着人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这商人傻了眼,想把钱袋夺回,又没这个胆量,可是不夺,却又舍不得,呆呆地站在栈桥上发呆,边上有人看了,也没有lù出什么特别的表情,仿佛本该就是如此一样。
    商人铁青着脸,深吸了一口气,那心疼劲儿总算过去,似乎是在,只要货物还在,huā钱消灾也是应该的,这船里都是江南来的上好丝绸,只要转手一卖,这一趟无论如何也算没有白跑。
    商人带来的脚夫已经开始卸货了,商人则是准备上去联系货栈,看看能不能寄存一下。
    正要过栈桥,这时却有一个道人带着几个人将他拦下,这道人一副仙风道骨,白须皓发,很有几分威仪,他淡淡地看了这商人一眼,和颜悦sè地道:“施主留步。”
    商人怕下雨淋坏了他的货物,见有人拦他,又是个道人,再者方才huā了钱受了气,脸sè很不好看地道:“不知道人有什么吩咐?”
    道人风淡云清地了几句话,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商人的脸sè已经变了。
    天一道、布施钱财……
    商人冷言冷语地道:“我身上并无钱财,便是想布施,也无可奈何。”
    道人便不再话,朝这商人笑了笑,便飘然而去,这商人刚刚松口气,正要登岸,突然间,却有几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冲过来,一人大叫道:“就是他,偷了道爷的钱财。”
    一干人一拥而上,围着这商人拳打脚踢,那商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呼救命,与他同船的伙计却也吓了一跳,放下了货物便追了上来,还未话,那些大汉竟是拔出了刀子,一刀狠狠地扎在那商人的身上,一人冷笑道:“求不到平安符,也敢来这迎春坊?天一道的道爷伸手向你要钱,已是天大的恩情,狗东西!”
    商人捂着xiōng口,鲜血泊泊流出来,额头上已是渗出大汗,大叫一声,一头栽入河中。
    这时候,河提上已是围满了人,有为商人惋惜的,有隔岸观火的,更多人表现多是漠然,似乎发生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天边的浮云。
    这人群中更掺杂了几个顺天府的差役,差役们看了一眼,便缩了脖子,低着头离开。
    商人的伙计见商人落水,有人抢下水去救,好不容易将这商人抱上岸,商人已是没了气息,那伙计之中,一个少年从人群中挤出来,抚着湿漉漉的尸体大声滔滔大哭着叫:“爹……”
    拥堵的人群,已是将整个河提都堵住了,众人七嘴八舌,却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
    那几个打手正要扬长而去,河提这边有人大叫:“让开,让开,锦衣卫办事,都让开。”
    陈泓宇今日穿着簇新的飞鱼服,带着刀,身后是七八个芯,原本看到这里出事,陈泓宇也没有在意,毕竟这种寻常的纷争都是顺天府管着的,可是后来听到有人什么杀人,又看到顺天府的差役低着头往外头跑,陈泓宇立即觉得不对劲了。
    换做是往常,陈泓宇或许也会选择视而不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规矩陈泓宇却是知道的,不过自从烟huā胡同百户所接管了这迎春坊,百户大人就已经下了严令,要心巡守,不得怠慢。
    柳百户发的话,陈泓宇如今是奉若神明,陈泓宇活了半辈子,在锦衣卫所里也谈不上吃得开,今日好不容易撞到一个有前途的上司,这百户大人待自己也不错,跟着他又有油水又有前程,陈泓宇已是知足了,所以这些时日他当起差来劲头十足。
    “都让开!”陈泓宇的声音洪亮,再加上锦衣卫的威慑,倒是分出了一条人流,十几个人冲出人墙,迎面就撞到了那个身上染着血的打手。
    打手们瞧都没瞧他们一眼,正要走入人群,陈泓宇却是一把将那个染血的打手揪住,冷笑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
第一百一十六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被锦衣卫拉扯住,这些打手倒也一点不害怕,陈泓宇扯住衣襟的人笑嘻嘻的道:“大人,这狗贼偷了道爷的银子,人看不过去,是以教训教训他,大人若是不信,问问就是。”
    其他几个打手纷纷道:“一点儿也没有错,这贼骨头连道爷的银子也敢拿,当真是不知死了。
    陈泓宇是老吏,什么样的弯弯道道没有见过,冷笑一声,对身后的芯吩咐道:“截住他们,我先去看看。”便往栈桥那边过去,几个商人带来的伙计已是不知所措的搓着手了,那商人的儿子伏在商人身上大哭,陈泓宇半跪在商人身边,探了探鼻息,人已是没了气,再看看他xiōng口伤口,不由勃然大怒。
    虽是锦衣卫,却也不敢在这天子脚下当众杀人,这些人未免也太鼻张了一些。
    几个伙计见了陈泓宇又敬又畏,用带着苏州口音的官话纷纷道:“大人,咱们老爷是苏州人,听京城这边丝绸卖得好,便带着咱们和少爷运了一船来,先来看看是什么光景,若是这生意做的来,往后自家剿出来的丝都可以拿来这京城贩运,谁知道谁知道,开始来了几个泼皮,是要平安钱,把老爷的钱袋子都抢走了,后来又来了个道爷,却是要咱们老爷给他缴一些香火钱,还是什么天一道,咱们老爷不肯,也不知是不是他他争吵了几句,那道爷就走了”
    陈泓宇认真听着,脸sè越来越凝重,迎春坊刚刚划归烟huā胡同辖下,就出了死人的事,死的虽是外地的商,却也不是事。不过这种事,本该顺天府来管,现在顺天府的差役却是一个踪影都没有,却不知都死哪里去了。
    陈泓宇也开始犹豫起来,看那些差役的样子,明显这些人不能轻易招惹,可是若是就这样撤手不管,以他陈泓宇当差这么多年的历练倒是不会觉得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锦衣卫本来就和这些地皮泼皮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加凶恶,欺负良民算什么?陈泓宇考虑的是百户大人的意思,毕竟百户已经有了明令不得疏忽大意,若有不法之徒,该拿的就拿。
    “这件事,自然会给你们一个公道。”陈泓宇犹豫之后,握着绣春刀,二话不,又回到河堤上,那些打手被芯们围拢在〖中〗央,还在嘻嘻哈哈,仿佛无事一般,见了陈泓宇yīn沉着脸过来,其中一个搭讪道:“大人可是新来的陈总旗?久闻大名,却一直没有”
    “一直个屁!”陈泓宇想到自己身后是柳乘风,倒也一点也不气,厉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伤人xìng命,居然还敢和本官笑,来人……把人全部带回去!”
    “遵命!”芯们一齐低喝一声,毫不气的抽出刀来,一齐大喝:“随咱们走一趟,否则办你一个谋反。”
    打手们这时倒是一头雾水了,锦衣卫居然动真格的,难道他们真不知道天一道的厉害?
    可是人家抽出了刀,那打头的人冷冷一笑:“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既然要抓大爷去百户所,有本事,就别把我放出来。”
    陈泓宇冷声道:“带走!”
    人群中,一个穿着道袍的人见到这场景,脸sè微微一变,随即退出人群,悄悄的走了。
    ………………………………………………………,
    柳乘风今日的兴致,原本还不错,刚刚从王鳌那边过来,给王鳌从新开了药方,直到正午的时候,才到百户所来,练了一下书法,自觉的自己有了几分进步,心里颇有些成就感,高高兴兴的坐在百户所的直房里喝茶。
    刚刚歇下不久,王司吏便从边上的签押房过来,投递来一封书信,对柳乘风道:“大人,外头一个人,是刑部的什么主事,要咱们交人。”
    “交人?”柳乘风迟疑了一下,心里,交什么人,好像这百户所一向只督察不法事,就算交人,那也应该去顺天府才是。他拿起了书信,这书信里头的倒是冠冕堂皇,是据悉迎春坊拿了几个当街杀人的匪徒,这事儿本不该锦衣卫来管,天子脚下出了命案,人犯应该移交到顺天府,若是顺天府自觉的严重,再上报刑部。
    这张条子,下的稀奇古怪,柳乘风对王司吏道:“咱们百户所是不是拿了什么人?既然如此,就把他们移交去就是了,又不是谋逆诽上,和咱们锦衣卫没有干系。”
    王司吏也是一头雾水的道:“大人,学生并没有听过近来拿了什么人,咱们这儿又不是诏狱,拿人做什么?”柳乘风更觉得奇怪了,将书信重新看了一遍,觉得这信里的意思一点儿也没有错,确实是要交人,而且把案发的时间、地点、人物都的清清楚楚,若是空xué来风,未免也太详细了一些。他的脸sè有些不好看了,冷声道:“是不是下头的人背着卫所拘拿了什么人,下去查一查,自己做好自己的本份,你看看人家刑部,做事做认真负责,该管的非管不可,不该管的人家也不管,这就叫恪尽职守。”
    王司吏不禁苦笑,道:“好,学生这就去查一查。”
    他刚要走,外头便传出嘈杂的呵骂声,柳乘风心情已经有些不悦了,背着手走出奔看,只看到陈泓宇带着一队人押着一干人来,身后还尾随着不少人来,更有人滔滔大哭。
    陈泓宇一看到柳乘风,跑过去,对柳乘风耳语几句,柳乘风的脸sè,已是越来越难看。
    随即,柳乘风又叫王司吏将那信拿来,翻看了一会儿,打量了那些打手一眼,淡淡道:“刑部要的人,想必就是他们吧。这倒是奇了,咱们锦衣卫还没把人带到,刑部就收到了风声,这么快就把信送来,这里头,想必有什么猫腻。”
    王司吏也觉得有些严重了,按照各衙门往常的作风,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有可能,就算觉得锦衣卫多管闲事,那也要几天才能做出反应。可是今日,陈泓宇还在押解的半途上,人家已经收到了消息,而且马不停蹄的下了一张条子来。
    “这件事,顺天府为什么不管?”柳乘风问陈泓宇。
    陈泓宇道:“大人,顺天府是去了人,可是又走了,卑下看不过,便把人拿了回来。
    柳乘风嗯了一声,一边的王司吏道:“不对劲哪,这些人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这就是不惧王法,背后必然有什么依仗,现在刑部那边的反应又这么多,多半咱们把这干人犯移交出去,刑部或是顺天府那边一转手,就把人放了。”
    柳乘风冷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事我是最讨厌的,不过今日我便做一回狗,看看刑部和他们到底玩什么huā样,把人犯、苦主都带上来,我要问一问。”
    陈泓宇没什么,下去提人了。
    百户所直房不是衙门,所以地方并不算宽阔,几个打手和四五个苦主一并涌进来,又有不少芯在后押着,这直房已是人满为患了。
    柳乘风坐在上首,慢吞吞的喝了茶,也不去问是不是打死了人,只是道:“方才是不是有人提及天一道?天一道是什么?”
    那几个打手并不害怕,听到柳乘风突然问起天一道,那为首的那个,不由的心里窃喜了,看来这锦衣卫百户连自家的道口都没有分清,就贸然来拿人,做事之前也不先打听打听。既然他要知道,自己当然要给柳乘风一,他抬起头,道:“大人……”
    柳乘风眉毛一皱,冷笑道:“本官问了你吗?你是什么东西,本官在这儿话,也有你插嘴的份,不懂规矩,来人,掌嘴!”
    这打手呆了一下,陈泓宇已经毫不气的抓住他的下颌,另一只手左右开弓,狠狠的在他脸上来回扇了几巴掌。
    这人打的哇哇乱叫,疼得眼泪都出来。
    柳乘风叹了口气,看着这个人,道:“你叫什么名字,疼吗?”
    被打的打手显然是被打怕了,对柳乘风多了几丝愤恨和敬畏,捂着腮帮模糊不清的道:“回大人的话,人交吴二……”
    柳乘风脸sè一变,拍案而起,怒道:“混账,本官是和你话吗?
    你交吴二是不是,你耳朵聋了,方才本官怎么的,本官话,也有你插嘴的份,你这刁民,也不睁眼看看进的是哪个地方,在锦衣卫所里,也敢插嘴,来人,再打!”
    陈泓宇看柳乘风这么个判案法子,倒是觉得新鲜,不过他不敢笑,又是过去,卯足了气力,狠狠用巴掌煽在吴二的脸上。
    吴二的两个腮帮子已是肿的极高,这时候他学聪明了,跪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牙血滴淌下来,淋了一地。
    柳乘风开口同:“本官问你,你为何要杀人!”
    吴二只当自己的聋子,低着头,不话。
    柳乘风又怒了:“吴二,本官在问你的话,你竟敢不答,莫非是藐视本官?你这贼骨头,看来是不将本官放在眼里了,陈总旗,这一次给我狠狠的打!”!。(。。 )
第一百一十七章:就是不给你饭吃
    吴二被拉下去重重地打了一顿,才半死不活如死狗一样被重新拖上直房。
    柳乘风喝了口茶,打量了他一眼,笑呵呵地道:“现在本官问,堂下何人?”
    吴二这一下老实了,又回答了一遍:“人吴二。”
    “吴二,你为何打死苏州来的商贾。”
    “他……他偷道爷的银子。”
    “道爷是谁?”
    “是天一道的道长。”
    “天一道又是什么?”
    “天一道……”吴二总算恢复了几分生气,道:“人也不知道,只知道天一道徒子徒孙遍布京城,有数千之多,京城里不少公侯都是人的师叔。”
    “这么……”柳乘风明白了,淡淡道:“你也是天一道的?”
    “是。”
    “你既是天一道的,天一道是什么,你不清楚?”
    吴二被问住了,他这种虾米一样的角sè,怎么可能知道道中的详情?犹豫道:“……人不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你打死了人,已是犯了杀人罪,按律该杀的。”
    吴二心里虚了,道:“是,是……”
    柳乘风道:“既然如此,那就拉下去,砍了他的狗头。”
    吴二几个道众都呆住了,原以为柳乘风听到自家是天一道的,多少会给点面子,谁知……谁知……
    他们还未开始喊冤,边上的王司吏已是朝柳乘风使了个眼sè,低声对柳乘风道:“大人,卫所虽然兼管刑狱、侦察、缉捕盗贼jiān党、监视文武百官的职权,可是这种杀人案并不是卫所管的,还是把他们移交去顺天府。也省得刑部那边有人闲话。”
    柳乘风沉吟了一下,看那刑部的意思,摆明着是要包庇这些道众了,这么急着下条子,要移交人犯,多半把人送去,人家后脚就礼送出去。
    这天一道倒是很有能耐,人家敢当街杀人。肯定也有依仗。只是这人该不该移交?
    柳乘风随即笑了笑,道:“的也是,规矩是规矩,规矩是不能坏的,就把他们移送过去吧。不过在此之前,这些人居然敢顶撞本官,来人,先打他们半个时辰,狠狠地打,留下一口气就好。”
    陈泓宇听命。带着人押着吴二等人下去,吴二等人大叫喊冤,柳乘风连理都懒得搭理他们。
    打发走了苦主,柳乘风的脸sè变得yīn沉起来。
    “天一道吗?为什么此前没有送什么消息来?徒众数千。难道咱们锦衣卫是聋子瞎子,连这个都没有探查清楚?立即派人把这些人的底细全部mō清楚。”
    “他们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想必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王司吏,派几个人去暗访,看看还有多少苦主。除此之外,草拟一份通告出去,就各处码头,从此之后不许任何泼皮、道众去。发现一个就拿一个,顺天府不管的事,锦衣卫来管,仍是按着现在的规矩。把人拿来,先打个半死再移交出去,务求做到移交到顺天府时,这人得断气。”
    “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天一道嚣张到什么地步。”
    柳乘风把事情交代了清楚,王司吏一一记住,便下去做事了。
    柳乘风摇摇头,这时候才发现王司吏所的三患确实不太简单,他拿了刑部的书信,左右端详一下。随即收入袖子里,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