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4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萧敬脸上带着笑;这个人可以是萧敬的王牌;他慢悠悠的笑着看了朱麟一眼;带着几分胜券在握的微笑;慢悠悠的道:“刘成刚;你抬起头来”
    刘成刚微微抬起头;几乎不敢去对视萧敬的眼睛;又连忙将头垂下
    萧敬道:“你再来看看你身边的这个人;此人你认识吗?”
    刘成刚又抬眼看了朱麟一眼;畏畏缩缩的道:“认……认得;他是成国公世子朱麟”
    萧敬微笑;道:“你是如何认识他的?”
    刘成刚道:“每月月初的时候;我都会去寻他一次;他会给我一个纸卷;不过也并非是每个月都如此;近两个月走动的比较少了”
    萧敬眯着眼;眼眸中掠过了一丝兴奋;显然文武百官们已经完全震撼住了;连皇上此时也已经被吸引过来;现在形势已经一边倒;完全任他尽兴发挥有趣的是;朱麟居然没有吭声;这个世子是只悬狸;现在若是大声嚷嚷;只会让人误以为他做贼心虚;与其如此;还不如先看看这人怎么作答
    萧敬继续问:“你为何要去取那纸卷;纸卷里都写了什么?”
    刘成刚咽了口口水;艰难的道:“纸卷里写了什么;人不敢去看;都是用圆筒装着;外头封了泥的;整个天下;只有王爷才能”
    “王爷;哪个王爷?”
    “宁王爷……”
    萧敬笑了;冷冷道:“这么;你是为宁王做事?”
    刘成刚吓得瑟瑟发抖;艰难道:“不敢相瞒;鄙人是宁王帐下幕僚刘养正的族弟;颇受宁王信重;弘治九年开始;我便受了这个差事;每个一段时间来京师常住;为宁王传递消息”
    “这消息的都是朱麟传递给你的?”
    “多数都是世子给人的;我在王爷那边听;世子身份高贵;将来定是他的大帮手;所以……所以……”
    其实话问到一半的时候;所有人就都已经明白了;这个人是宁王的人;而且已经指认了朱麟;单凭这一点;朱麟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萧敬吩咐两个大汉将军道:“把这人带下去”罢得意洋洋的看向朱麟;道:“世子还有什么可的”
    朱麟这下真傻眼了;他当然可以不认识这个刘成刚;可问题是谁会相信?他只得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虽有时候言行无状;可是大是大非却是明白;勾结宁王纯属子虚乌有”
    朱麟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抵死不认;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抵死不认也不成了;眼下谁也救不了自己
    萧敬脸色严厉起来;冷哼一声;便向朱佑樘行礼道:“陛下;这个刘成刚;奴婢已经调查过;此人确实是宁王幕僚刘养正的族弟;不只是如此;他一直在王府里担负长史之职;对宁王死心塌地;刘成刚的身份已经是没有疑义了;还请陛下圣裁明断”
    满朝的文武;也有和成国公朱家关系走的比较近的;若是寻常的时候多多少少会站出来为朱家几句话;可是眼下这个情况;所有人都谨慎的闭上了嘴;有些人心中不禁恨铁不成钢;朱家一世忠义之名;竟是坏在了朱麟这个子手里;实在可叹
    朱佑樘眼睛中也掠过了一丝惋惜之色;朱麟也算他看着长大的;现在做了这种事;谁也救不了他;他正要发言;殿中有人道:“陛下;微臣倒也有个人证;想带进殿来给大家瞧瞧;真是不巧;方才这刘成刚自称是宁王的走卒;现在微臣要带上殿的这位;敲也自称是宁王的联络之人;请陛下恩准微臣将其押上殿来问话”
    …………………………………………………………………………………………
    第一章送到
    (。。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呈堂证供
    人证已经呈上;刘成刚的身份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认识朱麟;又从那里来回给宁王传递消息;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朱麟的亲爹来只怕也不敢为朱麟分辨了
    原本事情已经清楚;萧敬就算不拿出下一步的证据也足以将朱麟打入地狱;而东厂的功劳也是实打实的
    可是当有人突然打断审问的时候;那些原本已经板上钉钉的文武官员不由朝声源处看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可是当认清了是柳乘风之后有人不禁激动起来
    柳乘风是出了名的搅屎棍;虽然柳乘风自己自我感觉良好;自以为自己风流倜傥外加办事靠谱;年青有为可是在别人眼里;这家伙就像苍蝇一样讨厌;人憎鬼嫌;属于那种你不能不打交道;可是每次和他打交道都直犯恶心的那种
    今时不同往日;大家对柳乘风虽然讨厌;可是现在柳乘风突然站出来反对东厂的萧敬这就另一回事了;这是心态问题;大家分明是来瞧热闹的;这个热闹里头涉及到了权贵;涉及到了阉党还涉及到了锦衣卫;反正在读书人眼里那些人人恨不能立即镇压的黑暗势力一个都没有拉下;他们窝里斗;自然是越精彩越好
    清早的迷糊虫一下子驱了干净;所有人都清醒了;醒的不能再醒
    在话音落后;柳乘风大剌剌的站了出来;一般情况下他偶尔参加早朝若是没事多半是悄悄打盹养神的;不过真遇到了事;他整个人就像是打了一针强心剂;全身的细胞都仿佛在燃烧;他一步步走到殿中;眼睛先是看着朱麟
    朱麟对这最后一根救命草;自然顾不上计较柳乘风方才的不仗义现在只觉得柳乘风就像是烟花胡同天仙馆红牌秀;只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在他脸上亲一口
    柳乘风显然受不了朱麟这‘含情’的目光;连忙将眼睛别开不得已便和萧敬那阴恻恻的目光接触了
    萧敬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家伙到了这个境地居然还想奋力一搏;他微微眯着眼;似乎想一下子将柳乘风看透好教柳乘风在他的眼前现出原形;想知道柳乘风到底玩的是什么花招;不过柳乘风显然并没有给他机会;他只是微微一笑;举止得体的又道:“请陛下恩准”
    坐在殿上的朱佑樘显然也自知今日自己不是主角;柳乘风的突然出现也算在他的意料之中;这家伙一向爱玩突然袭击;朱佑樘早已习惯了;他微微颌首;满是威严的道:“传”
    接下来带进来的一个钦犯是姜涛比起姜涛来;方才带进来的刘成刚还算体面;刘成刚至少面目还看得清楚;脸上没有累累的伤痕;手脚至少看上去还连接着身体至于这姜涛;如今已是鼻青脸肿;浑身上下几乎看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这人一被人押进来;便有不少官员忍不住捏鼻子;清贵的老爷们怎么吃得消这种腐肉发出来的恶臭?
    姜涛像是呆鸡一样浑浑噩噩的被押了进来;萧敬几乎已经不认识他了;不过萧敬并不以为意;姜涛确实是他玩弄柳乘风的一个手段;这个事揭露出来;对他这秉笔太监确实有些影响;可是这并不妨碍他立了大功;凭姜涛这样的东厂细作也翻不了这个案子
    所以当萧敬认出这个人是姜涛的时候;反而定下了心来;只要这个案子翻不了;功劳就是他东厂的;谁也抢不走;憋屈了这么多年;萧敬这一次势在必得
    柳乘风走到姜涛面前;姜涛的身子就不禁颤抖了;这倒不是他做贼心虚;换做是谁被人家虐待成这个样子;只怕对这个人都会有强烈的恐惧;锦衣卫的恶名;就是凭着这手艺积攒起来的
    柳乘风不由轻轻笑了;只怕这个时候;所有人看到这个场景;都会觉得柳乘风是自地狱里出来的恶魔;不过别人怎么看柳乘风并不以为意;柳乘风就是柳乘风;功过是非也轮不到这殿中的人评价
    他慢吞吞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姜涛打的不成样子;自然是乖的不能再乖了;连忙回答:“人叫姜涛”
    “姜涛;你自称自己受命于宁王;特来京师;便是要联络乱党是吗?”
    “是;是……”姜涛此时像是一只应声虫
    柳乘风继续道:“而后你又;这京师里头有个大人物勾结了宁王;还这个人是姓牟还是姓茅;手里还掌着军权是不是?”
    姜涛只有应声的份:“是;没有错”
    柳乘风叹了口气;道:“锦衣卫听了你的话;确实是按着这个方向是查探;可是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你根本就不是宁王的人;你是东厂的人是不是?”
    文武百官们一听;是喧哗一片;谁也不曾想到;事情竟是如此曲折;这个人分明是宁王的人;怎么一下子又成了萧敬的人了?
    可是有些人慢慢明白过来;萧敬显然不是一个人战斗;事实上萧敬萧公公应当是先辈们附了体;继承了文官清流们内斗的伟大串通;所谓内斗;无非就是过河拆桥;拉你下水之类;东厂这边事先得到了消息;于是为了误导锦衣卫;免得锦衣卫争功;于是就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
    于是不少人看萧敬的眼色有些不同了;或许有的人嗤之以鼻;当然;这是表面上;其实大家都是一类人;所有有相当多的人眼眸深处闪露出几分期许之色;萧公公这个人;看来对这一套似乎也很精通;算起来大家也算是同门了
    萧敬老脸不禁掠过了一丝羞涩;不过他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羞涩这东西不能当饭吃;脸皮厚才是正途;越是他的脸上又掠过了一丝微笑
    柳乘风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继续追问姜涛:“也就是;你的宁王心腹身份是假;东厂狗腿子的身份是真对不对?”
    狗腿子三个字柳乘风咬的很重;柳乘风就差一点指着萧敬大声嚷嚷:“别看别人;就是你;没有须毛;少了卵子的这个”
    萧敬眼睛眯起来;羞涩变成了羞怒;好在他的气量大;眼下也只能忍着;他心里不禁在想;任你这毛头子骂;再骂这功劳也是杂家的;你现在算这笔帐;不嫌迟了吗?
    想必这时候的萧敬心里很有几分任你狂风暴雨我自屹立不动的气概
    姜涛只是眼泪鼻涕直流;柳乘风什么他便应什么;柳乘风把所有的问题都问完之后;从容一笑;便对押着姜涛的大汉将军道:“可以把他带下去了”
    姜涛被死狗一样带下去不提;可是柳乘风的举动让人很是不解
    你把这个姜涛带过来;虽然此人和本案有关;可这毕竟只是这一案子中的插曲;因为姜涛确实不是案子中的关键人物;他自己也承认;他是东厂的人派来的;既然是东厂的人派来;你把他带到御前来做什么?拿他来为朱麟翻案吗?
    许多人心里在琢磨;柳乘风这家伙唯一将这姜涛带进殿来的目的;只怕也唯有控诉萧公公阴险了;这家伙果真是睚眦必报;现在殿前御审呢;有点节操好不好;现在审的是朱麟;你跑来控诉东厂;耽误了时间不;还浪费了大家这么多表情了
    “没药救了;没药救了”于是大家一齐摇头;纷纷给了柳乘风一个鄙视的眼神
    柳乘风却不以为忤;脸上仍是挂着很矜持的微笑;朝金殿上的朱佑樘行了个礼;道:“皇上;微臣问完了”
    朱佑樘是对柳乘风抱有同情的;他当然清楚;柳乘风被人阴了一把;被萧敬狠狠的踩了一脚;可是同情归同情;现在是御审;姜涛这个人和现在这个案子的审定关系并不算大;只能算有些间接联系;柳乘风却煞有介事的把人叫来;结果却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了连篇的废话;也不见对案情有什么突破;朱佑樘很无语;可是当场又不能动怒;只能语缓缓的道:“好;你退下”
    这意思用后世的白话就;子;你玩完了;从哪儿来到哪儿歇着去;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事了
    “可是……”就当大家都以为柳乘风会乖乖退到班中去的时候;他们可想错了;因为柳乘风没有想走的意思;他道:“可是微臣以为;微臣在还有对眼下案情需要总结一下;请陛下恩准”
    他打定了主意;这事儿非要胡搅蛮缠下去不可
    所有人都震惊了;柳乘风这是怎么了;皇上的话都敢不听了;真是怪哉
    萧敬恶狠狠的瞪了柳乘风一眼;觉得这家伙实在太多事朱麟命悬一线;听柳乘风还要死乞白赖;虽然身为贵公子的他平时最恨的就是死乞白赖之人;可是这时候;他几乎要喊一句不要脸万岁了
    柳乘风不待朱佑樘点头;便已经先斩后奏道:“皇上;方才那个姜涛一开始自称是宁王派来的;的有鼻子有眼;连微臣都已经骗了过去而现在这个叫刘成刚的;也自称是宁王派来的;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破绽;可是只凭这个子虚乌有的证据来定堂堂成国公世子的罪;未免太草率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