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47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杨康乃是锦衣卫江西千户所千户;现在出了这么个事;这既然要查办下去;肯定是要让杨康来听命的;柳乘风沉默了片刻;道:“不必了;明早再。”
    柳乘风的话音刚落;外头却有个校尉急匆匆地进来;道:“千户杨康求见。”
    这还真是曹操;曹操就到。柳乘风和高强二人都忍不住对视一眼;深更半夜;杨康来做什么?若不是因为赵毅成的事;只怕柳乘风早已睡下了;莫不是这杨康打探到了什么?
    柳乘风精神一振;道:“请进来话。”
    杨康穿着飞鱼服;看他的样子多半是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整个人显得很是疲倦;不过进厅里的时候;身体忍不住挺得笔直起来;单膝跪倒;敬畏地朝柳乘风行礼道:“卑下叨扰了大人歇息;还请大人恕罪。”
    柳乘风抬抬手;语气慈和地道:“不必请罪;我看你这样子只怕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反而有功;罢了;且不这个题外话;你深夜来此;想必是有事要禀告吧。”
    杨康正色道:“不错;卑下奉大人之命打探消息;今日已经有消息了。”
    柳乘风又是精神一振;他现在确实怀疑在九江城中有高官与宁王私通;可是一直没有证据;莫非是这杨康已经查出了蛛丝马迹;若是如此;那么事情就可能有眉目了;柳乘风道:“你慢慢地;不要着急。”
    杨康点点头;随即道:“卑下在城里察觉出了几个南昌府那边的细作;这些人行踪很诡异;而且用信鸽的方式与南昌府那边传递消息。本来按照规矩;锦衣卫应当立即将他们拿下;以确保万无一失;可是卑下却觉得;这些不过是宁王的喽喽;就算拿了价值也不大;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为妙。于是便暂时按兵不动;让人秘密监视;此后;发现这些人经常出入一个大营。”
    “是谁的大营?”柳乘风问道。
    杨康道:“指挥使邓通的大营;他们总共出入了六次;每次都畅通无阻;大人;卑下已经可以断定;这些人与指挥使邓通有关;已经将这些人收押;至于这邓通;毕竟是指挥使;卑下不敢轻动;因此特来请大人拿主意。”
    柳乘风顿时激动起来;不禁道:“如此看来;这事情果然是有眉目了;杨康;你立即带人去拿邓通。”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妥;道:“下个条子给钱芳;告诉他;协助锦衣卫拿人;从新军抽调出一支军马来;顺便监视邓通的部众;若是那邓通肯就范便罢;若是敢煽动人动手;所有参与动乱的;全部杀无赦。”
    也难怪柳乘风这么激动;至少他现在有了张底牌;可以名正言顺地先查这个邓通;只要先把邓通控制住;在审问之下;不怕不把巡抚朱世茂招滚来;到时候正好可以将这些乱党一打尽。
    ……………………………………………………………………………………………………………………………………………………
    除夕之夜;老虎码完了一章;这个时候;必须要点什么呢;在大家陪伴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老虎通过起点这个平台;与大家互动;大家或许素不相识;可是在这个世界;却总有一根线将我们连在一起;新的一年即将到来;老虎在这里感谢大家;也祝福所有的读者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幸福美满。(未完待续。。)
    (。。 )
第八百一十章 :真相揭晓
    当天夜里;上千名新军包围了指挥使邓通的大营;几门膛线火炮炮口黑黝黝的对准了灯火通明的大营。
    在新军压阵之下;杨康带着数十个校尉直接进了辕门;直奔中军大帐;沿途有官军想要阻拦;可是锦衣卫的腰牌亮出来;再加上钦差大人的手令;任何人想要留难这些人只怕都要掂量掂量了。
    一路行同无阻;数十人没有给邓通反应的时候;已经冲入了中军大帐;邓通想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杨康已经上前;他身后的校尉已经忍不住把手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杨康面无表情的道:“指挥使邓通;钦差大人想请你到行辕走一趟”
    邓通此时算是清醒了;看到这些明火执仗的校尉;虽然他的一些亲信已经悄悄的开始向大帐这边集结;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犹豫片刻之后;道:“深更半夜的;钦差大人唤我去;所为何事?”
    邓通也不是傻子;此时此刻;自然也知道今夜凶多吉少;手不禁向腰间摸去。
    只是这样做显然是徒劳;杨康冷冷的看着他;道:“钦差大人的差遣;我怎么知道;我倒是奉劝大人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就在这大营外头;有十几门火炮对着这里;大人若是抗命;那么下官只好和大人一起葬身在这炮口之下;同归于尽了。”
    邓通眼色犹豫;内心挣扎了一下;整个人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他确实想过鱼死破;只是想到火炮的威力;却让他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后果;他勉强使自己显得镇定;道:“我随你去见钦差大人。”
    数十个校尉围着邓通出了大帐;外头的官军已经醒来了不少;纷纷围拢过来。两个校尉在前头开路;将人推开;杨康则和邓通寸步不离。时刻监视邓通;只要邓通稍有举动;便足以让这邓通死无葬身之地。
    等出了大营。所有人才松了口气;新军们也如潮水一般退去;邓通直接押到了钦差行辕;此时这里已是灯火通明;柳乘风在大堂里头正焦灼等待;现在的柳乘风正在和时间赛跑;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不把这些人揪出来;九江城就多一分危险;柳乘风绝不容许自己重蹈饶州府的覆辙。
    邓通押了进来。柳乘风精神一振;面无表情的高高坐在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头的邓通。
    邓通此时惊疑不定;看了柳乘风一眼;柳乘风与他对视。猛地大喝一声:“邓通;跪下回话。”
    邓通此时正犹豫该不该跪;可是后头押解他的杨康已经一脚踢中他的腿肚子;杨康站不稳;忍不住打了个趔趄;整个人顺势跪倒。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也是朝廷命官;也不是好欺负……”
    不待邓通把话完;柳乘风已是冷笑连连;大喝道:“事到如今;你还敢自称是朝廷命官;如今已经东窗事发;你还想抵赖吗?;你是如何勾结的宁王;又是如何与宁王联络;在这九江城里;你又有多少同党;若是现在老实招供;倒也罢了。可要是死不认账;你可莫要忘了;本钦差是做什么的;进了这里来;不怕你不开口。”
    勾结宁王……
    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无论邓通是否牵涉进去;是否和宁王有什么关系;也绝不会这么轻易认账;邓通连忙道:“胡;我邓通清清白白;哪里勾结过宁王;若是勾结宁王;我的军户所就在南昌附近;为何不鼓动自己的部众直接加入叛军;反而跑来这九江城;哼;我算明白了;下官对大人确实有几句话不周到的地方;也多有得罪;因此才引来了大人的嫉恨;给下官按下这罪名是吗?大人这手段;未免也太下作了一些吧?”
    邓通虽是老兵油子;嘴舌还算厉害;直接反唇相讥;等于是柳乘风因为嫉恨他;才借此恶意报复。
    柳乘风脸色反倒平淡下来;不过语气仍是冰冷:“是吗?看来你是不招供了?”
    邓通虽然跪着;却是昂起头;轻蔑的看着柳乘风道:“下官无罪;没什么好招供的。”
    柳乘风语气平淡;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便替你吧;其实一开始;你就已被宁王收买;宁王之所以没有将你的人马编入叛军之中;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让你去做;你带着人马到九江城来;便是为宁王做内应;企图等到宁王攻打九江时;与宁王里应外合;是不是?”
    邓通矢口否认:“下官无罪便是无罪;大人无论如何编排也没用。”
    柳乘风冷笑:“既然如此;你如何解释;宁为反叛之后;你却安然无恙的带着人马从南昌府到九江府来;据我所知;宁王根本就没有派出一兵一卒阻拦你;而其他几部的人马;却都受到了叛军的阻击。”
    “我……”邓通一时词穷;这件事还难以解释;他带着人马到九江来;确实是太过顺利;顺利的足以让人起疑;邓通咬咬牙;只得道:“宁王怎么想;我怎么知道?总之下官是朝廷命官;只听朝廷吩咐;绝没有和宁王有什么密谋;请大人明察。”
    此时他的语气软弱了许多;想必也是有些心虚了。
    柳乘风继续冷笑;道:“你还是不是吗?”
    邓通摇头:“下官不知该如何是好;总之下官无罪便是。”
    柳乘风不由笑了;道:“不知该如何;你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你以为本官手里没有证据;会把你请到这里来?本官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招认还是不招认。”
    邓通跪在地上;执拗的道:“不敢招认。”
    他倒是了实话;换做是谁;无论是否真有其事;这人也是不敢招认的;这么大的罪;谁也承担不起。
    柳乘风怜悯的看了邓通一眼;随即道:“有个叫熊飞平的你认识吗?”
    熊飞平……
    邓通的眼中掠过了一丝骇然和复杂之色;他脸色顿时变了;犹豫片刻;才期期艾艾的道:“我……我并不认识。更不知大人在什么。”
    “是吗?”柳乘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道:“你不认识他;可是这个人;却经常出入你的大营;而且根据本官的线索;此人还经常进大帐与你议事;每次在大帐中议事的时候;你都屏退左右;现在你却告诉本官;你根本不认识他。”
    “我……我……”邓通的眼中掠过了一丝绝望之色;连撑着身子的双臂都不禁颤栗起来;良久才苦涩的道:“下官想起来了;下官确实认识这个人。”
    “你和这个人是什么关系……”
    邓通气势全无;吞吞吐吐的道:“只是朋友;萍水相逢的朋友。”
    “你还在撒谎”柳乘风笑的更冷;厉声道:“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却与你相交过密;与你称兄道弟;三天两头的去寻你;你当本官是呆子是傻子?”
    邓通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良久才道:“大人;下官……下官……和他确实关系匪浅。”
    “那么我问你;他每次出入大营;你屏退左右之后;都在和他商议什么。”
    “没……没有什么……”邓通全身开始颤抖了;脸色又青又白;显然这个叫熊飞平的人物非同可;他绝不能把这个人透露出来。
    审到这里;距离水落石出已经不远了;柳乘风见他吞吞吐吐、闪烁言辞;心里已经明白;邓通已经绝对在刻意隐藏什么;自己要走的;就是追根问底。
    柳乘风喝了一口茶;目光严厉的看着邓通;决定开门见山:“既然你不肯;那么我不妨来帮你。这个熊飞平根本就是宁王的党羽;他勾结宁王;向南昌那边飞鸽传书;传报九江城的消息。与此同时;他隔三差五和你联络;正是因为你和他一样;都是宁王的人;本官的不知对不对?”
    邓通大惊失色;连忙矢口否认道:“不;不……熊飞平绝不是宁王的党羽;下……下官也不是宁王的党羽;请大人明察。”
    又是请大人明察;柳乘风冷笑连连;所谓明察;无非是心虚而已;柳乘风继续追问:“你他不是宁王党羽;那么我要问你;他不是宁王党羽;又是什么人?”
    邓通言辞又变得吞吞吐吐起来;期期艾艾的道:“他……他只是寻常的商贾;从未作奸犯科;下官……下官和他有些交情;算是世交;所以……所以……”
    多年审问的经验告诉柳乘风;邓通在骗人;从他的神态;从他的言辞;甚至从他心虚的表现;柳乘风都知道;这个邓通根本就是谎话连篇。
    ………………………………………………………………………………………………………………………………………………
    大年初一;拜年出来;一点码字的心情都没有;坐在电脑边上发了一会呆;还是决定干活;无论是什么时候;总会有读者在等待更新;有人等待;老虎就不能偷懒;在这里;老虎顺便给大家拜个年;祝大家新春快乐。(未完待续。。)
    (。。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定罪
    “只是寻常商贾是吗?”
    柳乘风反问了一句;这一句话中;包含了无数的讥讽;宛如一把尖刀直刺邓通的心。
    邓通脸色犹豫不定;似乎也在踟躇;最后还是咬着牙道:“不错;只是寻常商贾;大人若是不信;自然可以去查。”
    “好”柳乘风已经不愿意和这邓通继续纠缠下去了;纠缠再多也是无益;这个人根本就是油盐不进;既然他不肯自己坦白;柳乘风只好用自己的方式来证明邓通的谎话。
    “来人;将那‘商贾’熊飞平带上来”
    邓通显然没有想到熊飞平已经落;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几乎是一屁股滩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个校尉已经押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进来;这人身子矮胖;面如死灰;他看了熊飞平一眼;也是露出了骇然之色;见邓通一脸死灰的样子;熊飞平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他又偷偷看了柳乘风一眼;见柳乘风穿着的是四爪龙袍;上好的锦缎在灯火下显得格外的醒目;同时也宣示了柳乘风高贵的身份。
    到了现在他若是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还未等有人喝令他跪下;熊飞平已经乖乖的拜倒磕头行礼;道:“草民熊飞平;见过大人。”
    从这一点来看;这个人的应变能力还是不的;柳乘风打量着这个其貌不扬的人;随即问道:“堂下可是熊飞平。”
    熊飞平道:“草民便是。”
    柳乘风继续问道:“知道锦衣卫为何要拿你吗?”
    熊飞平一副被问住的样子;事实上;锦衣卫直接冲了他的住所直接拿人;也没有问清缘由。他虽然明知自己犯得是玩死莫赎之罪;可是人家没有挑明。自己当然不能招认;熊飞平勉强干笑一声;道:“草民不知。”
    “又是个不知道的。”柳乘风用笑的口吻对身边的杨康道;后者自然报以微笑;这个笑话未必好笑;不过无论这笑话笑点有多低;这既是柳乘风口里出来的;杨康就非得做出一副很好笑的样子不可。
    柳乘风又冷冷看着熊飞平;道:“咱们直了吧;宁王差遣你在这九江城。主要是让你做什么。你出来;可赏你个全尸。”
    柳乘风明显的感觉到熊飞平的身躯微微震了一下;他既是惊愕;又显得不安;可是还是矢口否认道:“草民不知大人的是什么。草民只是个寻常的商贾。和宁王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吗?”柳乘风微微一笑;道:“那么你的信鸽是怎么回事?”
    熊飞平被问住了。
    柳乘风继续道:“还有从你房子里搜出来的一些书信;这些书信都很奇怪吧;都是用数字组成;可是迟早北镇抚司也能破译;到了现在;你还想抵赖;实话和你了;锦衣卫早已注意到了你的身上。你就是想否认都不成。”
    熊飞平闭上了嘴巴;话到这份上;他就是死不承认也是不成了;他和邓通不同;他不是官身;锦衣卫莫是有证据。就算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也可以毫不犹豫的对他动刑;而锦衣卫的刑法驰名天下;以他的身份;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些手段若是一遍遍的用在他的身上也绝不是他所能吃得消的。
    事已至此;越是抗拒;所受的皮肉之苦越多;现在的他还真希望有人能给他一个痛快。
    柳乘风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整个大厅陷入了沉默;很明显;这是柳乘风审问的一种手段;他给熊飞平自己权衡利弊的时间;让他好好的想想如何做才对他有好处。
    等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柳乘风才开口问道:“怎么样;你现在愿意招供吗?”
    熊飞平犹豫了一下;随即道:“草民认了;草民确实和宁王有关联;草民本是南昌府人;后来迁居到了九江府;前几年的时候因为做生意折了本;祖传的家当全部赔了进去;正在欲哭无泪的时候;突然有人找上了门;问草民是否愿意重整家业;草民当时只当这是救命的稻草;当时也只想着能翻身;于是一口答应……”
    熊飞平闭上眼睛;露出绝望之色;继续道:“此后;我便开始受宁王控制;宁王让人打理王府在九江府的一些生意;一开始并未让草民参与什么机密;直到宁王谋反;南昌府那边才下了命令;让草民为王府在九江城打探消息;学生已经越陷越深;深知就算是想脱身也不成了;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铤而走险。现在既然已经被大人所察;草民只怕是活不成了;只求大人一个痛快。”
    面对这个境地;熊飞平居然还能保持镇定;可见宁王府还是很有眼力的;这样的人便是放在锦衣卫也算是个干练的人才;柳乘风甚至有些欣赏这个家伙了。
    不过柳乘风显然注意力并不只是放在熊飞平是不是宁王同党上头;对他来;一个这样的角色是不是宁王的党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挖出更深沉的人物出来。
    柳乘风朝熊飞平道:“你若是能做到知无不言;本官可以向你保证;我们不但可以不追究你的家人;而且还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你肯老实作答吗?”
    熊飞平点点头;道:“草民自然愿意;大人但问无妨。”
    柳乘风满意的点点头;道:“跪在你身边的这个人;你可认识吗?”
    熊飞平别过头去;看了失魂落魄的邓通一眼;二人的眼神相互对视;在这种情况之下会面显然是二人都没有预料到的;熊飞平很快把目光别开;不知是心怀愧疚还是其他的缘故;随即点头道:“不敢相瞒;邓指挥使和人是老相识。”
    “你们是如何认识的?”
    熊飞平道:“奉宁王之命;人与他联络。”
    “胡”邓通忍不住大叫。
    柳乘风冷冷的看着邓通;道:“本官并没有问你话;你既然他是胡;那么我就问你;熊飞平乃是宁王同党;他也确实与你联络了数次;那么我问你;他既然不是代表宁王去联络你;寻你又是因为什么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本官;你和他只是惺惺相惜;所以格外亲近一些。”
    这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武官;一个是密探;若他们能有什么共同的话题那简直就是笑话;这种鬼话也只有三岁的孩童才会相信。
    邓通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想什么;却又闭上了嘴巴;垂着头;一句话也不敢再了。
    柳乘风也懒得理会他;继续问这熊飞平道:“你和他议的都是什么事?”
    熊飞平老老实实的回答:“宁王命我告诉他;现在还不是起事的最好时机;宁王的大军将先攻取饶州府;再北上攻打安庆;顺水而下;攻克南京。因此命邓通静观其变;若是九江这边的守军坐以待毙倒也罢了;可要是他们想趁机切断宁王大军的后路;邓指挥使定要尽量阻挠九江府军马的行动;无论如何;也要拖延时间。”
    柳乘风缓缓点头;熊飞平的话很合理;若换做自己是宁王;也会选择这个办法;因为道理很简单;既然叛军打算一路打到南京;那么后方必然空虚;南昌府是他们的大本营;一旦遭受九江府大军的攻击;很容易被朝廷切断后路;宁王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他既然打算一鼓作气拿下南京;那么就必须保证自己没有后顾之忧;而不贸然选择邓通起事;反而让他在暗中阻挠和拖延九江大军的行动;显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熊飞平不过是个的密探;若是没有宁王的授意;也绝不可能平白想出这个计划;看来这熊飞平所的;**就是实情了。
    柳乘风用手指头敲着身前的案牍;似乎是在掂量着什么;在确认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他看了熊飞平一眼;淡淡的道:“来人;将他押下去吧;不要为难他;好吃好喝的招待着;等到什么时候朝廷勾决;再给他一个痛快。还有;让他在狱中;好好的再想一想;自己还知道什么;若是想到了;就写下来;若是能有什么重要的情报;或许能救他一命;他写下来的东西;随时递给本官;不许迟误。”
    两侧的校尉连忙应命;站出来两个校尉一左一右将熊飞平押了下去;熊飞平显然认为这对他来已是最好的结局;口里忙不迭的称谢;道:“谢大人恩典。”
    殿中跪着的人只剩下了邓通;到了这个份上;邓通整个人几乎没有了血色;身如筛糠;他当然知道;有了熊飞平的口供;眼前这位钦差大人;就足以将他置于死地了;现在一切都完了;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柳乘风眼睛连看都不看邓通一眼;慢悠悠的道:“现在;你可以了吗?”
    ………………………………………………………………………………………………………………
    第二章送到。(未完待续。。)
    (。。 )
第八百一十二章 :赤裸裸的威胁
    一切都已经水落石出;邓通只是叹了口气;却还是摇摇头道:“大人;下官根本不知熊飞平在什么;他所的都是子虚乌有;请大人明鉴。”
    柳乘风立即追问:“他的既是子虚乌有;那你与他数次私下密议;谈及的又是什么?”
    邓通又被问住;便不再吭声了。
    柳乘风见邓通不答;最后一点耐心也已经失去;冷笑一声;道:“来人;他既然不愿供认;那就拿下去狠狠地拷打。一定要问清楚他是如何与宁王勾结;他的党羽还有哪些人”
    如狼似虎的校尉们立即冲上去;将邓通押下。
    此时已到了子夜时分;接近午时三刻;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柳乘风一直吃浓茶才勉强使自己保持着较好的精神;可是这案子审了下来;却还是让他闪露出疲惫之色;他疲倦地看了杨康一眼;这个杨康倒还算是精神奕奕;这倒不是杨康精力有多好;多半是这个家伙习惯了昼伏夜出;熬夜对他是习以为常的事;所以早就不把它当作一回事了。
    柳乘风不得不好好地交代一番;道:“本官总是觉得那个熊飞平似乎还隐瞒着什么;无论用什么办法;尽量从他从里挖出来。当然;本官已经承诺要给他优待;不要让校尉们对他动粗。”
    不要让校尉动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