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49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柳乘风呆了;一切都跟做梦一样;方才不是皇上已经走了;已经乘了轿子走了吗?可是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柳乘风连忙翻身下马。
    朱厚照的体力想必透支到了极点;可是他眼中看到了柳乘风;顿时气力加倍;飞快冲刺而来;后头的护卫、太监、大臣们人仰马翻;一个个如丧考妣;太监们只是大叫:“殿下;慢些;慢些……”侍卫们则是一个个朝附近的百姓大呼:“闲人退散;退散;否则以乱党处置。”大臣们倒是没有什么话;倒不是因为大多数人都已经要休克虚脱;只是因为他们到了现在实在不知该什么;那最后一点脾气也被消磨了个一干二净。
    朱厚照此时却是欢喜无限;无拘无束的冲到柳乘风近前;就差一下子给柳乘风一个熊抱;大笑了一会:“朕就知道;知道柳师傅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在这里等;朕有预感;所以半途的时候;又溜来了。”
    柳乘风苦笑;他几乎可以想象;那些松了一口气的大臣、太监、侍卫们好不容易把这家伙安抚住;抬着轿子把这家伙送回宫;原以为事情总算尘埃落定;可是谁知道;这家伙突然又从轿中钻出;继续重演方才的一幕;这种事全天下都没人做得出;除了朱厚照这个家伙之外。
    朱厚照见柳乘风苦笑;浓眉不禁蹙起来;道:“怎么;柳师傅见了朕不高兴吗?”
    柳乘风此时心里也有些激动;忍不住在想;什么狗屁节制;什么狗屁克己;都是胡八道;他连忙道:“高兴;高兴;只是皇上太胡闹了;皇上是微臣教出来的;现在闹出这种事;别人只会骂微臣教坏了陛下。”
    “管他呢。”朱厚照天不怕地不怕的撇撇嘴;道:“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朕只想见柳师傅一面;至于别人怎么想怎么;朕一点也不在乎。”
    罢朱厚照又黯然起来;甚至有些哽咽的道:“父皇狠心离朕而去;便是柳师傅也是这样;就是就藩;也是不告而别;朕……朕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是如此;柳师傅;朕不想让你走;谁藩王不能离京;什么祖宗成法;朕一点都不在乎。”
    柳乘风心里感慨;连忙安慰道:“陛下不要胡……”他谨慎的看了一眼那些追上来的人;压低声音道:“做了皇帝;更该谨言慎行;皇上慎言;若是让人听了去;只怕又是轩然大波。”
    ………………………………………………………………………………………………………………
    第1040章送到。欢迎您来
    (。。 )
第八百七十四章 :老朱家的人果然不同
    朱厚照是个光棍的性子;柳乘风不提醒还好;可是这么一提;他声量反而增大了不少;道:“怕个什么;朕难道话错了吗?”
    柳乘风吁了口气;看到远处一大帮子围拢过来;对朱厚照道:“陛下;微臣这一去;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皇上;现在既然要走了;那么微臣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朱厚照道:“柳师傅罢;你的话朕是一向听的。”
    柳乘风苦笑;朱厚照这句话若是让别人听去;还不知又会腹诽出什么来;皇帝是九五之尊;怎么可能对人言听计从;就算是言听计从;那也该是对士大夫言听计从才是;若是个武官或是皇亲更或者是太监;那非要误国误民;天崩地裂不可。
    柳乘风板起脸来;道:“微臣知道陛下现在对有些人看不惯;这是人之常情;陛下受人约束;定会信中不悦。可是陛下需知道;有些人虽然让人不悦;可是总还有用处;先帝在的时候;莫非陛下以为先帝真的喜欢有人对他指手画脚;陛下错了;先帝也不喜欢;可是先帝却是知道;人做了君王;许多事就身不由己了;一些人确实可恶;对陛下挑三拣四;可是微臣请陛下谨记微臣的话;不必和他们一般见识。”
    柳乘风话的时候;瞥了一边的刘瑾一眼;随即道:“微臣不是诸葛亮;也不是要出师;更没有出师表;可是那出师表中有句话却还是要赠与陛下。请陛下亲贤人;远人;人谄媚迎上;自然能逗弄的陛下心里舒坦;虽有些人未必是贤人;可是陛下要治天下却又离不开他们;微臣也不求陛下对他们言听计从。只需凡事忍让三分即可。”
    刘瑾站在一旁听着柳乘风的话;似乎也察觉出有邪是针对他的;他眼睛眯起来。却是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就算听见也什么都没听懂。
    朱厚照此时心中激动;自然是什么都肯应着柳乘风。笑啄米似得点头;道:“是;是;朕记住了。”
    柳乘风又叹口气;道:“微臣这一趟去;也不知多久才能回来……”
    朱厚照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若是朕亲政;定会诏命柳师傅回来;柳师傅且耐心等待;朕总有办法。”罢。朱厚照朝柳乘风眨了眨眼;不由破涕为笑。
    柳乘风道:“陛下不要胡闹;每年的岁贡;微臣自会亲自来京师;到时自然与陛下相见。便是长住一些日子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陛下不要再为微臣走什么犯规据的事了;人言可畏;陛下要谨慎才是。”
    朱厚照点点头;依依不舍的道:“到时要把姐姐一道带来;朕盼着你们能生个孩子。你不知道;母后现在有多难受;若是你们能生个孩子;相伴在母后左右;那便再好不过了。”
    柳乘风不由嘻嘻哈哈的道:“让太后盼我和公主的孩子;倒不如盼自己的孙儿。”
    朱厚照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随即又哈哈大笑起来:“是吗?朕还早着呢。”
    朱厚照出这种话;让柳乘风心中一动;事实上朱厚照早就有了太子妃;身边也有不少妃子;按理;就算概率再低也该有个孩子了;他依锨得;历史上的朱厚照似乎没有子嗣;莫不是……
    柳乘风偷偷看了朱厚照的脸色;此时的朱厚照也显得有些尴尬;他陡然明白;别看这个家伙总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只怕心里比自己还要着急;自从纳妃到现在;他临幸的女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可是这么久都不见有龙种;也难怪朱厚照此时提及此事也有些不喜了。
    柳乘风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深究下去;没有子嗣这种事无论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很羞于言的事;柳乘风呵呵一笑;道:“陛下;天色已经不早;到时这里只怕要水泄不通;微臣回来就是想和陛下几句话;几句话也就知足了;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微臣还要进京;给朝廷上贺表进岁贡;到了那时;咱们有的是时间相聚;陛下;微臣要告辞了。”
    朱厚照拉着柳乘风的袖子;不舍的道:“柳师傅;离了你;朕有时候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柳乘风正色道:“陛下不要做这姿态;想想看;这亿兆百姓驹将福祉托付维系在陛下身上;陛下这番话若是传出去;天下人会如何想;陛下乃万乘之君;任何人都离不得陛下;可是身为天子;陛下可以割舍任何人才是。陛下;微臣告辞了。”
    柳乘风之所以急着走;是已经看到李东阳等人正上气不接下气的赶过来;他不愿意再多什么;也省的这些人出言不逊。
    他接过了身边高强为他牵来的马;翻身上去;朝朱厚照挥挥手;正色道:“陛下;后会有期。”
    朱厚照木木的看着柳乘风;道:“上贡时;一定要来。”他似乎又想起什么;道:“刘伴伴……”
    刘瑾站出来;道:“奴婢在。”
    朱厚照道:“替朕送一送柳师傅;朕……朕只怕也该回去了。”
    刘瑾嘿嘿一笑;道:“是。”
    朱厚照又重新钻入了轿子;这一次他平静了许多;还未等李东阳等人赶过来便吩咐抬轿的侍卫回程;大家见皇上进了轿子;自然也不便久留;于是所有人呼啦啦的全部拥簇而去。
    李东阳深深的看了坐在马上的柳乘风一眼;似乎想上前几句话;可是又显得有几分犹豫;最后摇摇头;只得尾随着这队伍打道回宫。
    在深宫里头;张太后已经得知了消息;想必等陛下回宫时;自然有一番处置……圣驾一走;街上终于恢复了热闹;其实这里早已堵了几条街;可是谁也不敢冲撞圣驾;所以都在耐心等候;此时一见圣驾不见踪影;朝阳门又恢复了往常的热闹;柳乘风骑在马上拨马要走;你马下的刘瑾嘿嘿一笑;对柳乘风道:“楚王殿下;陛下吩咐奴婢送您一程;陛下对殿下的恩宠实在是……”
    他想几句马屁话;柳乘风这才注意到了刘瑾;笑着打断道:“实在是什么?恩宠二字;本王不爱听;是了;刘公公;你若是不在这里;我倒是忘了做一件事。”
    刘瑾嘿嘿一笑;道:“怎么;殿下有什么吩咐?”
    他开始还在笑;可是接下来;马鞭便在空中如银蛇一般抖了抖;随即狠狠朝他的面门摔落下来;柳乘风手持马鞭;狠狠的抽在刘瑾的脸上;这一下既猝不及防;下手又是狠毒无比;刘瑾来不及用手去遮挡;这一鞭子便狠狠的抽在他的脑门上;一条猩红的血痕落在刘瑾的上额;鲜血泊泊而出。
    刘瑾连忙捂住了自己额头;血还是从他的手缝中滴淌出来;刘瑾痛的大叫;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可是打他的是柳乘风;他却又不能叫骂;好不容易忍住痛;捂着头对柳乘风期期艾艾的道:“殿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坐在马上的柳乘风扶绳笑了起来;不屑的看了刘瑾一眼;淡淡的道:“没什么意思;就是心里高兴;想赏你一鞭子;哦;对了;心伺候皇上;若是这宫里有谁敢不老实;你记着本王的话;若是敢稍稍有什么不规矩;仔细自己的皮。”
    罢;柳乘风呵呵一笑;勒马而出。
    其余一些侍卫纷纷追上去;也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刘瑾居然是忍着痛送他们离开;柳乘风等人离开的时候;刘瑾的脸上居然还挂着笑;虽然那额头上的痛楚让他的脑子都要炸开;可是他那招牌似得笑脸仍然挂着;一直等到柳乘风等人的身影越来越远不见了踪影;那笑脸才渐渐的扭曲;变成了愤恨和怨毒。
    刘瑾从腰间掏出了手巾;用手巾捂住了伤口;随即他舔了舔唇;森然一笑;嘴唇轻动;似乎是在:“等着瞧;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你能跋扈多久。”
    只是这时候;柳乘风已经勒马一路南下;在半个时辰之后追上了自家的车队;重新坐回了车厢里;那太康公主也钻了过来;与柳乘风同车;太康公主眼睛眨了眨;朝柳乘风道:“见到皇上了吗?”
    柳乘风点头道:“自是见到了;他还让我向你问好呢。”
    太康公主不媳的冷哼一声:“他会问好;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柳乘风正色道:“我诓你做什么;他还;太后现在郁郁寡欢;若是我们能生个孩子;或许可以让太后欢喜一些。”
    太康公主听到太后二字;顿时便泪花如涟了;倚在柳乘风肩上;低声呢喃道:“我这一走;母后就更郁郁寡欢了。我真不想走;可是……可是我是有丈夫的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不是;不如……不如我们快快生个孩子好不好。”
    柳乘风端详着太康公主姣好的脸蛋;不禁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那不如……”太康公主羞于启齿的声音越来越低。
    “不如什么……”柳乘风眼睛瞪得大大的;心里;不是吧;别人都是心里欢喜了才兴致高昂;你老朱家的莫非是越是伤心难过越是要寻个事来发泄。(未完待续)
    (。。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大廉州
    楚国。)
    这新立的藩国百废待兴;如今已经从一个府一分为二;总辖两府十县;廉州府仍是藩国都城所在地;另外将南部五县设安南府;如今各县已经把原先朝廷委任的官员替换了下来;议政府也已经搭起了架子;李东栋已经开始办公了。
    虽然架子勉强搭起来;可是人手仍然不够;从京师带来的人虽然有三十余个;都分在要害的位置;这些人都调查过底细;无论是能力还是人品都还信得过;可是光有这些人可不成;官有大;总不能什么事都让这些人事事亲为。
    不过不管怎么;从京师来的这些人还是颇为兴奋的;到这里来的多是混的不太如意的人;在官场跌了跟头;又或者际遇不佳;实在走投无路;这才动了离乡背井的心思;虽然听过廉州颇为富庶;可当时也只是听听而已;来这里只是想一展抱负;可是真正到了这里;这些人如乡下人进城;顿时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这里何止是富庶;简直就是富的没边了;虽有十个县;可是几乎每个县城户籍都比一个府城的人口多;县城的面积更是只多不少;再加上许多城区本就是新开辟出来的;所以此前就有过规划;街道笔直平坦;沿街的店铺依着路面而建;整齐划一。
    城中铺面热闹无比;城外便是一处处的工坊;到处都是人流;喧闹无比;便是到了夜间。一盏盏灯笼亮起来;也如白日一样喧闹。
    若是查看一下户籍;那就更加了不得了;一个县大致人口便有五万户;虽处南疆;可是一个二十万人口的县城便是放在江南也算是上县了;据这还不包括流动的人口。许多人口并没有在这里安家落户;只是来这里打打短工;所以这种人口并没有登记造册。若是加上这些人;只怕人口还要翻上一翻。
    这一下子;大家的干劲也就足了。大家原先来的时候;还都不肯来这里安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所以连家眷都没有带来;便是指望有朝一日仍旧回去;就权且当这里来寻哥差事混口饭吃;可是现在不同了;许多人已经醒悟;这是一个极好的际遇;当你看到城内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无数的铺面兴隆的生意;再看到城外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工坊;看到连接工坊的驰道上川流不息的运载货物的车辆;再看到港口处拥堵在湾内的无数船只;看到各种肤色的商贾在这里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寻找商机。看到了这些;才知道原来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地方;这里虽然比不得京师恢弘大气;可是更让人热血沸腾;更让人看到美妙的前程在向自己招手。
    在来的几天功夫;这些人便开始写书信回家了。几乎都是同一个意思;那便是让家人变卖了家当速速来这里;他们在这里是官身;将来在这里安家落脚;不但有前程;而且家人在身边也有个照应。
    李东栋如今是暂代议政府领议政;相当于大明朝的首辅大学士;此时他虽然也是疲惫不堪;万事开头难;可是心情却都是极好;在这里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与其他地方不同;更重要的是;这两府十县的领地大政务都出自他的手里;这是一种久违已久的满足感;他虽然因为族兄而不能在天朝为官;可是在这的藩国;如今却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李东栋很满足;再加上身体年轻;所以吃点苦也不觉得什么;因此这两三个月来;他的吃住都在议政府里;与其他几个议政大臣商讨各种政务。
    不过李东栋更关心的;是王府的修缮;在此之前;这里已经建了侯府;此后柳乘风封了公爵;所以在这侯府的基础上又冷了一些;现在既是国王;那么这王府自然得好好的修葺起来;还有新王登基;自然免不了要做好一些准备;在这方面;李东栋不是专家;不过在廉州这样的专家却是不少。
    随着工商的大发展;使得廉州的富户越来越多;更有不少富可敌国的大商贾;而这些人大多都有一个特点;那便是钱多忙碌;钱多便舍得修葺宅子;忙碌就没功夫管衣食住行的事;于是一个新的生意就诞生了——建筑坊。
    这建筑坊的不只有一些专门从事花园、府郇筑设计的大匠;更有专门的泥工、木工、漆工;一些大的建筑坊上下的人员竟有数百上千人之多;这些人既从事一些宅邸的修建;同时也会接一些工坊建设的生意;除此之外;还有城中一些修桥铺路的事也少不得他们;单廉州一城;这样的建筑坊就有上百个;这次扩建王府的事也早就交给了楚国国内最大的一家建坊来做;这家建坊有人员一千九百余人;生意遍布各府各县;修筑过县衙;给大富户们建国宅邸;甚至连连同廉州和下川县的石桥也是由他们承建;现在要扩建王府;这建坊倒是知道扬名立万的机会来了;若是这一次若是能造的好;自然是一次展示实力的机会;一个给楚王殿下扩建过王府的建坊;到时自然是所有富户们修建宅邸的最佳人选;毕竟人人都想沾沾楚王殿下的光。
    在扩建和修葺王府的设计上;已经提出了数个方案;原本有一个方案是希望仿紫禁城的设计;毕竟许多藩国都以仿建紫禁城来修筑自己的王宫;早已成为了时尚;不过这方案却被否决掉了;于是第二个方案出炉;给李东栋过目之后;李东栋觉得既大气又别致;又合理的利用了土地面积;最后拍了板。
    虽然是立足未稳;不过所有的事都在井井有序的进行;李东栋也渐渐的熟练起来;而这时候;快报已经传来;楚王已经动身就藩;掐指一算;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到了南通州;只怕再过不了多久就该到了。
    楚王大驾自然不能轻慢;李东栋连忙召集了官员合计了一下;随即便做了迎接的准备。
    三月十一。
    柳乘风的车队已经接近廉州境地了;越是靠近廉州;驰道就越是宽阔平坦;毕竟这廉州是货物的集散地;不但生产货物;还负责将全天下的货物聚拢在这里;通过海运远销出去;所以这里的道路四通八达;而且沿途寻常载人的马车渐渐减少;反而是载货的马车越来越多;柳乘风坐在车里打盹;他这一行人包括了家眷还有一些尾随来的属官;再加上护卫人数足有上千人之多;除了这些;还有专门的前哨后哨;因为带着家眷;所以行程放缓了不少;足足十多天;才终于抵达这里;柳乘风脸上带了几分风尘;显得有些疲倦;此时高卧在车里;待会儿还要打足精神和官员士绅商贾们寒暄。
    只是后面的两辆车却是热闹了;朱月洛和太康公主坐一辆;她们都是极少出远门的人;这时一路看到无数稀奇的景象;这时听侍卫们已经到了廉州;便更加觉得新奇;二人探出脑袋看着沿途的风景。
    温晨曦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和温府的老太君坐在一起;这一次温家也是举家南迁;柳乘风希望老丈人能到廉州帮衬自己;温正自然也就把锦衣卫里的差事辞了;既然女婿封了王;这女婿又是孤儿;算起来他这老丈人也算是为数不多的近亲;所以温正倒也实在;自然是靠着女婿才好。
    老太君年纪大;好在坐在这高档的马车里倒也不乏;此时见自家孙女婿事业有成;有偌大的基业;自家孙女又生了太外孙;心情自是喜悦无比;此时也兴致勃勃的撩开了车窗与温晨曦着话。
    “几位娘娘;再前头就到上川县了;过了那座桥便是我大楚的国境。”高强原本在前头探路;他知道王妃们都期待去看楚国是什么样子;所以特意打马回来报个信。
    这一下子何止是朱月洛、太康和温晨曦以及老太君更加关注;便是那些随来的侍女和家扑也都打起了精神;今后他们这一辈子都要住在这里;这里将来便是他们的家;子孙想必也都要在这里繁衍;此时所有人对这里自然也都有着无穷的期待;一个个兴致勃勃。
    车队缓缓的过了一座拱桥;再往前走;那此前的荒野顿时变成了一栋栋的建筑;那些建筑都是硕大无比;显然不是寻常人居住的;朱月洛指着外头那无数纵横道路中的硕大建筑;道:“这便是工坊了;这里的工坊倒是不像京师那边;京师的工坊太紧凑了;格局也;你看这里是旷野;事先也早有规划;这才不至让人看了生厌。”
    ……………………………………………………………………………………………………………………………………………………………………
    第一章送到。欢迎您来。m
    (。。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新的起点
    太康公主好奇的朝车窗外眨眼;满腹狐疑地道:“这里莫非就到了县城?”
    朱月洛认真点头道:“这是自然;若不是过了城里;又怎么有这么多的建筑?”
    二人一边低声着话;一边朝外打量;可是马车行过去;却是发现没有尽头一样;那一座座的工坊连绵不绝;越是往里;运货的车辆就越多;甚至有几处地方;一些马车拥堵在一起。
    朱月洛这才恍然大悟;这哪里是什么县城;分明就是城郊;真正的县城;他们倒是在半时辰之后才看到了轮廓;占地也是不;建筑更是紧密;只是车队并没有入城;而是绕着路径直往廉州府府城也即是楚国都城继续前行;对朱月洛和太康公主来;这里的一切都很新奇;譬如那各种各样的马车;用途各不相同;大户人家的马车富丽堂皇;运货的马车往往没有顶棚;那货物堆积的和山一样;拉车的马儿让人瞧着都有些不忍心;还有一种新奇的马车;是用两匹马来拉;车厢比寻常的马车长了一倍;在这车里坐着的人却是不少;都是搬着矮凳子十几人凑在一起;朱月洛先是不解;随即便明白了;这是供人乘坐的马车;毕竟这里城区太大;甚至有人要去郊外做工;单凭两条腿只怕走要走一两个时辰;若是没有代步的工具;只怕每日打个来回就够折腾了。只是寻常人家;哪里有这么多闲钱购买马车?于是乎。这种马车也就应运而生。
    这一路过去;足足是一个晌午功夫;廉州城终于到了;最稀奇的是;这廉州城居然没有城墙;朱月洛不禁道:“真是怪哉;既是府城。现在又是王城;为何不见城墙?”
    她低声呢喃一句;却冷不防外头有人道:“这有什么稀奇。这里原本是有城墙的;只是被拆了而已。”
    朱月洛愕然抬头;却发现柳乘风居然换乘了一匹马出现在车窗外头。柳乘风如今已经换上了蟒服;威风凛凛;朝里头的朱月洛眨眨眼;又看看慵懒的太康公主;道:“你们在什么?哦;是了;这城墙吗?原本廉州府是有城墙的;只是城市扩大了数倍不止;人口更是增加了十倍;这么多人。有个城墙甚是不便;所以便命人拆除了;否则所有人都从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