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5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杨廷和心里吁了口气;宫中已经遍布了刘瑾的党羽;内阁之中原本以为刘瑾的爪牙只占了半数;可是现在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这时候;李东阳却是抬起眼来;低声道:“杨公。”
    杨廷和脸上露出几分嘲弄;不作理会。
    李东阳叹了口气;道:“杨公想必心中在责怪老夫方才同意了那章程了?老夫这么做;并非是因为要附从那刘瑾;是非曲直;到时杨公便知。”
    杨廷和终究还是有些忍不住;他能忍受焦芳等人的冷言冷语;甚至是张彩的咄咄逼人;却忍受不了李东阳的背叛;杨廷和狠狠的将手上的章程丢在案上;怒道:“什么是非曲直;到现在还有什么好的;你要攀附刘瑾;自管攀附就是;何必要这么多借口。你李宾之除非是有眼无珠;难道会看不透那变法中的玄机;刘瑾这是想借机收权;自此之后;他不但一统厂卫;从此这官员的任免只怕也要他插手其中了;什么皇上要变法;哼;分明是他刘瑾要变法;你李宾之今日表了这个态;将来就是千古罪人。”
    李东阳的态度却是淡然起来;叹了口气;道:“千秋功过;自待后人评;老夫并不在乎;老夫在乎的是这大明的江山社稷。”
    杨廷和一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样子;只是冷笑:“任你自辩吧。”
    李东阳沉默了片刻;随即道:“能否借一步;到耳室中话?这里人多嘴杂;有邪只怕不方便。”
    杨廷和怒气冲冲;道:“没什么可的了。”
    李东阳不由苦笑;深看了杨廷和一眼;道:“杨公就当真这样看老夫的吗?”
    他这话出口;杨廷和倒是犹豫了起来;随即起身往耳室走。
    李东阳尾随而入;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刻意点了一支蜡烛放在靠门的茶几上。这么做是防止有人偷听;这扇门是窗格是用纸糊而成;只要有人靠近;里头的烛光就能照出外头的人影。
    李东阳是极为谨慎的人;在安排了这一切之后;才回到里室高坐;打量杨廷和一眼之后;随即道:“老夫知道;刘瑾与大人素有嫌隙;杨公自内阁之后;也一直以铲除刘瑾为己任;这句话没有错吧?”
    杨廷和嘴角抽搐了一下;却不得不承认;道:“是又如何?”
    李东阳却是长叹口气;道:“其实杨公错了;就算铲除了刘瑾又能如何?皇上天性如此;极容易受人蛊惑;没了刘瑾就会有张谨;还会有王谨;其实眼下这局面并非是刘瑾造成的;到底;还是因为皇上造成的。皇上耽于玩乐;于是那些个奸臣个个谄媚迎上;获得皇上信任;有了皇上信任;他们上可欺君;下可揽权;祸乱朝纲;将国事当作是他们的儿戏。所以以老夫看;就算除掉了刘瑾;亦是于事无补。”
    这句话可以是切中了正德朝的时弊;把问题的要害点了出来;却也是胆大到了极点;让杨廷和顿时色变。不过杨廷和却也知道;李东阳的是实情;打倒了一个刘瑾;就会有第二个刘瑾;皇上顽劣;容易受人诱导;而诱导皇上的人大多都是人;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李东阳随即道:“你可知道;太后为何不除刘瑾吗?老夫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唏嘘;太后之所以不除刘瑾;是因为太后比老夫更加清楚皇上的性子;皇上天性如此;想要改变难如登天;若是除掉了刘瑾;百官又对皇上不满;最后的结果只会是君臣对立越来越严重;太后不想皇上任由大臣摆布;所以宁愿让皇上继续胡闹下;也不希望事情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大臣们出现霍光这样的人;到底;太后虽然会为江山社稷着想;可是也有私心;她的私心就是皇上;皇上再昏聩再胡闹;那也是她的嫡亲儿子;这无法改变;所以她留着刘瑾;是因为就算杀了刘瑾还会有第二个刘瑾;而朝臣与皇上的对立也只会更加严重;倒不如索性留下刘瑾;替皇上辖制大臣;维持皇上的威仪。”
    这时候轮到杨廷和长叹了;杨廷和叹息道:“难道我们就无能为力;坐看这天下乱成一锅粥吗?”
    李东阳正色道:“我等饱食君禄;岂可隔岸观火;所以老夫才同意了刘瑾的变法。”
    “这又是何故?”杨廷和此时已经消了气;李东阳毕竟是他的前辈;他已经换上了一副求教的姿态。
    李东阳冷冷道:“刘瑾变法是为了求权;可是在老夫看来;他这是作死。你注意到了没有;他变法首要的便是设内厂;以内厂来辖制厂卫;可是不要忘了;一旦这件事成了;那么莫是东厂、西厂都成了刘瑾的爪牙;便是连锦衣卫也都在内厂之下;假以时日;这锦衣卫和下头的缉事司就都成了刘瑾的使唤奴才;这件事一旦做成;损失最大的人是谁?”
    杨廷和双眸一张;不禁道:“楚王。”
    李东阳笑了;捋须道:“刘瑾的心太大了;可是不要忘了;这锦衣卫是楚王殿下的班底;楚王殿下在南洋;需要借力锦衣卫的地方多的是;他的一班心腹;也多在锦衣卫中任职;刘瑾这分明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楚王殿下能轻易罢休吗?”
    杨廷和眼睛眯起来:“所以李公纵容刘瑾变法;是想驱虎吞狼?”
    李东阳点点头道:“有这么一点意思;只要变法一出;锦衣卫内部立即会大乱;一封封书信都将递到廉州;而那时候;楚王就不得不出面了。楚王出面;朝中就将是龙争虎斗的局面;甚至不需你我出手;那刘瑾就足以焦头烂额;而且;老夫已经有意;将楚王留在朝中。实在的;当年这楚王是我等赶走的;之所以赶走的;只是因为楚王权势甚大;可是现在看来;楚王再坏;也坏不过刘瑾。将来刘瑾一除;就会有张谨、王谨出来;倒不如索性留着楚王在朝;楚王深受太后娘娘倚重;也受皇上信任;楚王的话;陛下一向深信不疑;而此人虽然也是野心勃勃;可是毕竟还有底线;他虽然和咱们这些人总有过不的地方;可是只要我们不招惹;他也不会轻易抨击。更为重要的是;楚王毕竟是深受先帝恩泽;与皇上亦是君臣;亦是良友;你看他出台的诸多国策;哪一样不是对我大明有好处?这样的人留在朝里;总比刘瑾这些人要好。”
    李东阳出这邪的时候;面带着几分苦涩;只有他最是清楚;当时排挤柳乘风的时候;内阁是存着私心的;内阁希望总揽正德朝的所有权柄;柳乘风就是最大的障碍。可是谁知道柳乘风倒是干净的拍拍屁股走了;朝中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原来的如意算盘不但打空;而且朝局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既然内阁再也没有机会总揽大权;那么索性选择柳乘风;至少这么做对天下对社稷总归还是有些好处;柳乘风再坏;也比刘瑾这种人要好的多。
    杨廷和沉默不语;李东阳确实是跟他掏了心窝子;这形腑之辞有很大的服力;只是……杨廷和还是决心再琢磨一二;他心里总是觉得;那柳乘风也未必是什么好东西。
    李东阳道:“所以要除刘瑾;唯一的办法就是加速变法;切切不可耽误;杨公;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不能再犹豫了。”
    …………………………………………;无弹窗;提供本书txt下载。………………………………………………………………………………
    第一章送到;求几张吧;一个多月没问了。
    t
    (无弹窗)s( )
    (。。 )
第九百二十章 :宫中震动
    就在李东阳和杨廷和密议之时;焦芳和张彩二人已经抵达了正心殿;正心殿里头;朱厚照显得很是惬意;被压抑了这么久;现在总算吐气扬眉了;这正心殿里已经增添了不少装饰;朱厚照也没有疮服、礼服;只是一件稀松的丝锦短装;光着脚丫子斜躺在榻上。
    张永正心的给抱朱厚照捏着脚;高凤则是蹲在一旁折腾着几张送来的春画;朱厚照是个不受规矩约束的皇帝;宫中的嫔妃早已让他生厌了;因此刘瑾便偷偷给他支了个招儿;便是让西厂四处打探;将一些豪富、大臣的妻女偷偷绘出来;供朱厚照观看。
    朱厚照对此乐不可支;起来刘瑾哄他还是很有一套的;这家伙虽然是个阉货;对男女之事虽然懂一些却从未尝试;却连如何提高皇上的事竟都耳熟能详;深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的道理。
    这些春画;都是配合着绘画下来的豪富大臣的妻女画像画出来的;极尽诱人;里头的人儿半遮半掩;各种媚态丛生;高凤专门负责进行挑拣;拿出来给朱厚照看。
    刘瑾则是坐在榻边;笑呵呵的剥了一个岭南来的荔枝放入朱厚照口里;一边低声汇报西厂那边的消息。
    哪家大臣有什么私密事;又或者谁家的婆媳关系恶劣;甚至连谁家的儿子成了亲;这事无巨细的事一件没有遗漏;刘瑾的记忆力极好;而且也知道皇上就喜欢听一些道貌岸然的大臣捂着掩着的私密;所以起来很是绘声绘色。
    朱厚照自是显得得意;他活了一辈子;只觉得只有现在最是快活;每日起来不必去上朝;一切事都有刘瑾给自己去办;他可以专心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想要什么便有什么;便是新建宫殿的事也终于可以动工;原先朱厚照的想法不过只是修葺几间宫室;谁知刘瑾直接告诉他;皇帝要建房子;怎么能和寻常百姓家相比;要建就得大兴土木;不征募个七八万的工匠;不糜费个百来万两银子怎么能显得天子与众不同。
    刘瑾的话正中朱厚照下怀;朱厚照是个很实诚的人;他最实诚的地方就是但凡是自己高兴;什么事都无所谓。
    朱厚照对刘瑾的观感增加了不少;从前的时候;觉得刘瑾只是个玩伴;现在却发现;刘瑾很有几把刷子。
    正在这时候;外头有个太监进来;禀告:“大学士焦芳、张彩觐见。”
    “他们这个节骨眼上来做什么?不是那焦芳今日要和内阁的同僚谈变法吗?”朱厚照口里咀嚼着荔枝;一面道。
    刘瑾却是变得有了几分警惕;焦芳和张彩二人一向沉稳;除非有大事才会入宫;于是他连忙道:“要不;奴婢先去看看?”
    朱厚照点点头;道:“快去快回。”
    刘瑾连忙出了殿;寻到了等候觐见的焦芳和张彩二人;他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出了什么事?”
    虽刘瑾是靠着焦芳和张彩的指点才翻了盘;可是焦芳和张彩在刘瑾面前却一点都不敢拿大;焦芳压低声音道:“变法的事在内阁已经得到了李东阳的支持;至于那杨廷和;现在就算不答应也不成了。”
    刘瑾面露喜色;道:“好;好的很。”
    他原本并没有变法地意思;原本只想着能搂多少银子搂多少;可是焦芳却是告诫他;钱财是无用之物;想要在这大明立足;首先就得搂权;刘瑾却觉得自己的权柄已经足够大;自然不太认同;可是焦芳却是问了两个问题;让刘瑾一下改变了心思。
    ‘公公固然权势滔天;可是能使唤的动锦衣卫吗?’
    ‘公公虽能借皇上插手朝政;可是公公只能借着皇上的旨意;若是自己的命令;有谁会接受?’
    这两个问题一下切中了刘瑾的要害;他看上去权势滔天;可是这权并非是他的;而是来自于皇上;没了皇上他不过是个阉货;什么都不是。
    刘瑾这才在焦芳的布置下开始着手变法;所谓变法;其实就是在朝中形成一个上下分明的等级体制;用内厂去监督厂卫;用厂卫去监督百官;而这内厂掌印太监自然是非刘瑾莫属;这个机制一旦形成;刘瑾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副皇帝;因此现在刘瑾格外的热心。
    听内阁那边阻力不大;刘瑾顿时大喜;连忙道:“你们来觐见;只是为了这件事?”
    焦芳正色道:“不只是如此;廉州那边传来了楚王的奏书;是太康公主有孕了。”
    “啊……”
    听到楚王二字;刘瑾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对这个楚王;刘瑾又恨又怕;他甚至希望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廉州永远不要和京师互通什么消息。
    刘瑾不自觉的去摸了摸脸颊上的一道伤疤;这道伤疤是用鞭子留下的;自是柳乘风的杰作;每当触摸到这道硬实突兀的皮肤时;刘瑾都忍不住心惊胆战;同时心底深处又跳跃着一股深深的恨意。
    “太康公主有孕;与咱们有什么关系?他们远在廉州……”刘瑾几乎是自己在安慰自己。
    不过焦芳却没有给刘瑾丝毫自己安慰自己的机会;而是毫不容情的道:“皇上现在并无子嗣;张太后膝下亦没有承欢之人;自先帝仙去之后一直郁郁寡欢;这消息若是传到了太后耳中;太后会如何?怕就怕太后会下旨让太康公主回京待产;到了那时;楚王殿下只怕要回京了。退一万步来;就算楚王不回京;他现在也有了张太后的血脉;皇上又与他亲如兄弟;他虽未在京师;可是权势却是无人比拟;公公变法;想要夺锦衣卫的权;只怕更要难上加难。可是放任锦衣卫不管;这变法就是个空话。所以老夫来给公公提个醒;这变法的事只怕要再加快一些;内阁那边老夫负责;皇上那边还要仰仗公公了。”
    这一席话;令刘瑾回过味来;也就不再心怀侥幸;连连道:“不错;不错;不拿下锦衣卫;变法就成了空文;这事要加紧的办了。”
    锦衣卫已经不再只是个单纯的特务机构;在经过楚王经营之后;这锦衣卫已经权倾天下;且不锦衣卫本身的缉侦之权;还有那下设的缉事司;每年为朝廷贡献的银两就有近亿;如此大的一笔数目;一旦落入刘瑾手里;这里头能办的事可就多了。所以变法的核心就是锦衣卫;至于东厂反倒不值一提了。
    刘瑾阴沉着脸;道:“这件事;杂家会加紧的去办;皇上还在殿里等着;想必已是不耐烦了;二位大人还是入宫通报去吧。”
    焦芳和张彩对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立即入了正心殿。
    将喜报传给朱厚照;朱厚照先是懵了一下;随即大喜若狂;道:“我那姐姐要生了?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刘瑾在边上哭笑不得;连忙道:“皇上;还只是有孕;孩子要临盆;还得等些时候呢。”
    “唔……”朱厚照拍拍脑门道:“朕当然知道;你当朕是傻子;连怀胎十月都不知道吗?朕故意考校你们呢;你们这些阉货;哪里知道什么女人生孩子的事;你们知道什么是女人吗?”
    这么一;殿中的刘瑾等人都差点要泪流满面;刘瑾忙道:“是;是;皇上的对;奴婢该死;该死。”
    朱厚照抖索精神;道:“这是天大的好事;柳师傅那个家伙;这生孩子和下蛋一样;是了;朕要去坤宁宫一趟;去给母后报喜;你们……你们快去准备步撵;快”
    他一声令下;这些奴才们立即忙碌起来;刘瑾笑嘻嘻的到了朱厚照身边;道:“陛下;楚王殿下又要生孩子;可喜可贺啊。待会儿太后若是知晓;定然凤颜大悦;不过变法的事……”
    朱厚照这个时候;哪里管的上什么变法;冷不丁冒出一句;道:“变法的事你不是好吗?变法之后朕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着?不过现在这个时候;朕没心情计较这个;你自己拿捏去吧;去催一催;步撵要快些来。”
    刘瑾听了;先是想哭;随即又是大喜若狂;方才朱厚照的原话是让他来拿捏;这么来;这件事就可以不经皇上直接去办了?若是如此;那么外朝那边只要廷议出了细则;他司礼监就可以直接盖玺核准。
    站在一旁的焦芳和张彩二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会顺利到这个地步;他们原以为因为太康公主有喜的事让这变法耽搁下来;可是现在皇上居然直接把事情全部推给了刘公公;这事儿不是正好水到渠成。书书屋;书书屋;书书屋提供本书txt下载。
    变法干系到了刘瑾和焦芳、张彩在朝中未来的地位;敲给予了他们名正言顺总揽权柄的奠基石;此时三人的心跳都不禁加速起来。
    只是这时候;朱厚照哪里察觉出了这个;他的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呆会儿母后听到这消息之后的态度上。
    (。。 )
第九百二十一章 :召还京师
    坤宁宫。
    朱厚照先是进去问了安;他原本想急不可耐的报告廉州来的消息;不过心里生出了促狭之心;便暂时先不将消息出来;只是一副平常人似得做出一副前来探视的样子。
    张太后照旧是过着宫中隐居的生活;衣饰朴素;近来似乎对织布生了兴趣;因此在这殿中摆了一台最时新的脚踏织机。她现在对任何人都带着几分冷淡;虽是仍旧对朱厚照热心;可是那关切之情都掩藏的好好的。
    “哀家听;皇帝近来没有临朝听政?这可不好;你毕竟是皇帝;身为天子;岂可整日呆在宫中?这不但关乎了社稷;就是教人听了;终究是不好。哀家不求你学先帝;可是这样子总要装一下。”
    张太后对朱厚照的要求低的让人发指。
    朱厚照在张太后面前素来乖巧;连连称是;道:“儿臣只是这几日身体不适;所以没有临朝;至于……至于……”
    张太后莞尔一笑:“哀家也只是这么一;你若是身体不适;难道还要你强撑病体去听政?”
    “是;是……”朱厚照立即打起了精神。
    张太后盘膝坐在榻上捻着佛珠;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道:“昨夜的时候;哀家做梦梦到了先帝;先帝在近来天气有些炎热;他在那边热得难受;得想个法子才好;本来哀家在想;是不是捎带些冰去;可是冰怎么捎带?这倒是件为难的事;皇帝也帮着想想办法;你父皇苦了一辈子;到了那边得多享清福才好。”
    张太后总是会做各种先帝的梦;今日冷了;明日热了;总之稀奇古怪;朱厚照在这事上也不敢掉以轻心;只得道:“要不;烧几车扇子去?”
    这本是一件很荒唐的事;偏偏朱厚照很荒唐的回答了;结果张太后竟是荒唐的点点头;道:“这件事你去办;萧敬不是打发去先帝陵前守陵了吗?让他来操持;其实哀家以为;这萧敬还是挺好的;虽然也有自作主张的地方;可毕竟对先帝忠心耿耿哪。”
    朱厚照顺着张太后;道:“所以刘瑾他们;让萧敬去先帝那儿看陵;既能让先帝在地下欣慰;萧敬亦是心中欢喜;两全其美。”
    张太后莞然一笑;便不再做声了。
    朱厚照眨眨眼;随即道:“母后;儿臣来并不只是问安;其实还有一件事要向母后禀告。”
    张太后不紧不慢的吃了口茶;语气平淡的道:“外朝不相干的事;哀家不想问也不想管;皇帝自己斟酌着去办吧。”
    朱厚照却是道:“儿臣要的不是外朝的事;是柳师傅的事。”
    “嗯?”张太后这才稍稍有了几分兴趣;侧目看了朱厚照一眼:“什么事?”
    朱厚照却是吊足了胃口;笑呵呵的道:“其实起来也不算是柳师傅的事;柳师傅虽然也有耕耘之功;可是嘛……哈哈;主要还是阿姐的事。”
    张太后只有一子一女;或许心里多少偏向儿子一些;可是儿子现在日夜都能相见;女儿却远在千里;如今这心底潜移默化;对太康公主看的格外重了;听关乎太康公主;顿时精神一振:“你不要和哀家嘻嘻哈哈;正经事。”
    朱厚照眉眼儿一挑:“阿姐有喜了;是方才传来的消息;是都有两个多月的身孕。”
    “啊……”张太后身躯一振;捻着佛珠的拇指不禁加快了速度;借以来压抑内心的惊喜。她虽贵为太后;可是因为嫡亲子嗣不多;眼看别人都抱了孙子;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宫中更有不少流言蜚语传出;张太后虽然口上不信;对那些乱嚼舌根子的奴婢统统重惩;可是心底里也有些七上八下。
    在丧夫和儿子无生育迹象的双重打击之下;张太后一直郁郁寡欢;现在听太康有了身孕;虽这是别人的孩子;可是对张太后来;意义十分重大。
    “这是天大的喜事;自先帝仙去之后;哀家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喜讯了;听廉州那边酷热;楚王王宫又是简陋;公主在那里生产怎么得了?皇帝;你和公主是嫡亲的姐弟;得想想办法;把公主接到京师来养胎才好;不过这一路路途遥远;却也是麻烦;哎……哀家怎么来着;早知还是不该将楚王封去廉州的;现在可好;倒是教人为难了。”
    朱厚照道:“阿姐回来;岂不是柳师傅也要回来?这倒是好主意;母后放心;朕就以这个借口去下旨意;让阿姐回京省亲。至于这沿途的劳顿;朕听现在大明造车地技艺已是越来越精湛;许多奢华的马车走在驰道上如履平地;身边再有御医和宫人照拂;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么;接回来没什么大碍?”张太后终于露出了笑容;今日他的心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兴。
    朱厚照拍着胸脯保证:“这是自然。”
    张太后狐疑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对这皇帝;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太靠谱;可是情感终于战胜了理智;她沉默了一下;随即道:“就这么办吧;立即派钦差;带着宫中最好的御医和几个奴婢一道去廉州接人;哀家……哀家总算有些慰藉了;先帝若是知道;也不知会有多高兴。”
    朱厚照嘻嘻一笑;道:“母后放心;这件事儿臣自会安排。”不过他心里高兴过头之后;未免又有些酸溜溜的;阿姐已经有了身孕;柳师傅那个家伙即将要产下第二个孩子;可是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动静;母后虽然什么都没有;想必也是忧心如焚。
    朱厚照从张太后这边拜辞出去;回到正心殿;那些奴婢们只剩下张永和刘瑾在;别看刘瑾掌着司礼监;可是但凡有一丁点的机会都会凑到朱厚照身边;至于张永;虽然现在在御马监公干;不过今日是他当值照料皇帝;所以也是职责所在。
    朱厚照显得精神抖擞;嘻嘻哈哈的坐回榻上;把靴子随意一脱便斜躺在靠垫上;随即呼唤一声:“传旨意;这旨意让司礼监来拟;刘伴伴;你仔细听着。”
    刘瑾见朱厚照从坤宁宫回来便急不可耐的传旨;便大致知道这旨意的内容了;心里有万般的不情愿;可是却一丁点都不敢违逆;在别的事上;他还可以道几句;可是涉及到了楚王;他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