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5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嗵按蚧饕恍┒运甘只诺拇蟪迹涣钏梢远寰病
    这变法对这些人都与益处;柳乘风若是反对变法;妨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集体。
    既然要变法;那就变法好了;柳乘风倒要看看;最后这变法会变成什么模样;要破坏一桩国策;并不一定要将国策彻底的反对;只需要将这国策弄的面目全非为我所用也就足够;须知后世还有打着那什么反那什么呢;有人要折腾;柳乘风有的是机会陪着他们折腾。
    其实在来之前;柳乘风就有了应对之策;有人想玩;他就往大里玩。
    变法的话到了这里;朱厚照其实也没有兴趣再了;毕竟他口里虽然的冠冕堂皇;其实所谓变法不过是他拿来报仇的工具而已;从前被官员们压得狠了;现在要借机好好敲打那些百官;他看了看柳乘风;随即压低声音;一副很难启齿的样子道:“朕听廉州那边商品极多;什么都有贩卖;所以朕……哎……”
    柳乘风道:“陛下莫非想要什么货物。”
    朱厚照脸涨的通红;踟躇道:“这倒不是;朕大婚也有两年;嫔妃无数;平日倒也龙精虎猛;可是不知为何;却总是不见有子嗣;连柳师傅都有了两个孩子;朕……朕……”
    柳乘风明白了;这是朱厚照最大的;平素从不像人言;便是太后也只字不提;其实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可是皇上不提;谁也不敢什么;那些不长眼的御使倒是弄得天下皆知;多半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朱厚照对自己提及此事;一是出于亲近信任;其二自是觉得柳乘风无所不能;便将希望寄托在柳乘风身上。
    柳乘风倒是苦笑连连;他有诸般的手段没有错;可是要让他管人生孩子;他实在力有不逮;眼见朱厚照满是希翼;柳乘风立即明白了朱厚照的心思;朱厚照现在是平时不动声色;可是却早已心急如焚了;只是有些事他做皇帝的不宜出面;因此才委托到柳乘风身上。
    柳乘风这时候可不敢面露什么表情;这个时候自己若是稍稍笑一下都有可能伤到惺帝的自尊;他板着脸道:“陛下龙体康健;想必不是陛下的问题;其实这致孕之道有些时候也要讲些运气;陛下只是尚缺一些运道而已。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微臣可以到坊间去留意一些提升运气的灵药;陛下可以尝试;不过微臣却不敢作保。”
    柳乘风一番话的很圆满;这话的意思就是;皇帝这不是病;自然也不是生殖的问题;只是男人的精气和女子的那个什么融不到一块那有什么办法?所以他并不是自己要寻访什么不孕的灵药;只寻访提升气运的;这东西虽然的玄乎;其实就是为了给朱厚照遮羞;朱厚照是个男人;怎么受得了别人他没用。
    朱厚照眼眸一亮;道:“不错;朕就是这个意思;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了。”
    他伸了个懒腰;浑身轻松;和柳师傅聊天很有意思;接下来自然问了些公主的身体。
    柳乘风道:“公主殿下也是身体康健;虽然这一路略有颠簸;不过毕竟道路平坦又有人照应;因此只要好好歇一歇;倒是不妨事;现在已有了四个月的身子;等到来年年中;就可以生产了。”
    朱厚照满是期待的道:“若是生下来的是个儿子那便好了;你那郡主现在都快一岁了吧;可惜没有带来;否则给朕看看也好;朕并非是轻视你的女儿;而看重儿子;只是这男女终究有别。”
    他一开始表露自己的心迹;可是又发觉人家有个女儿;这么终究不好;结果又扯了几句楚王的郡主;结果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柳乘风呵呵一笑;世道就是如此;他也不怪别人;柳凤儿现在倒是颇为活泼;生的也极是可爱;柳乘风自己喜欢就是;于是道:“陛下;是不是该去拜见太后了。”
    朱厚照眼看时候不早;于是连忙站起来;道:“你随朕一道去;朕就不乘步撵了;我们走走。”
    柳乘风颌首点头;二人一前一后出了殿;外头刘瑾正神魂不属的站着等候;见是朱厚照出来;连忙躬身过来欢天喜地的道:“陛下;太后那边在催促呢……”
    朱厚照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在这儿候着吧;我和柳师傅去。”
    刘瑾顿时像是泄气的皮球;眼角的余光又看向柳乘风;敲看到柳乘风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刘瑾顿时缩了缩脖子;心里竟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于是连忙退到一边去。
    朱厚照和柳乘风在宫中漫步;这巍峨的宫殿连绵十里;一眼看不到尽头;到处都是巍峨的建筑;红色的宫墙将整个紫禁城分割成数十上百个区域;不过这里柳乘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虽然是阔别已久;却仍然记得去坤宁宫的道路;他负着手;不禁道:“皇上;微臣在廉州的时候;一直担心皇上会出什么事故;现在见皇上这般;也就放心了。”
    朱厚照笑道:“朕能出什么事故;朕是天子呢。”
    柳乘风却只是抿抿嘴;笑而不语;良久才道:“天子亦有不测;陛下该留些心眼;正是因为陛下是天子;所以才永远看不透身边人的面目;若是寻常百姓;什么人面目可憎;什么人待他好;什么人待他坏都看得清;可是天子座下;人人都是逢迎屈膝;陛下要看出他们的心思就难上许多了;陛下长大了;既有有自己的主张;也该有眼力劲才好。”
    朱厚照觉得柳乘风意有所指;不过一时也猜不透;他是个懒得去思考的人;嘻哈着应下来;不过想必柳乘风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
    第一章送到。
    (无弹窗)t(。。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变法干将
    柳乘风与朱厚照到了坤宁宫;今日张太后显得格外的神采飞扬;正与挺着隆起肚子的太康公主在榻上着话;一见柳乘风进来;便朝柳乘风招招手;道:“来;凑近一些坐下;方才还到你呢。”
    柳乘风也不多礼;笑呵呵坐在塌下;道:“太后娘娘虽是消瘦了一些;不过风采依旧;倒像是年轻了几岁。”
    朱厚照在旁咋舌;见过不要脸的;可是不曾见过这般不要脸的;这不是睁着眼瞎话吗?
    张太后却只是笑;道:“你这是口没遮拦;起话来蜜饯儿涂的太多了;哀家不怪你;现在太康有喜;哀家也算是落下了一桩心事;现在只求安安生生的让她把孩子生下来;你呢;也安心在京师住下。皇帝……”
    朱厚照道:“儿臣在。”
    张太后道:“楚王住在京师;不会有什么人非议吧?”
    朱厚照道:“若是以前;肯定有人鼓噪非议;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变了法;谁敢胡言乱语?”
    张太后颌首点头;道:“变法的事哀家不管;不过要是有人闲话;哀家便只问你了。”
    朱厚照笑嘻嘻的道:“母后放一千个心;无妨的。便是住个十年八年;有儿臣在也不必怕谁胡。”
    张太后这才脸色缓和;随即便对柳乘风道:“公主呢暂时就在宫中起居吧;哀家也好在旁照应;现在最紧要的是把孩子生下来。至于你;只怕要委屈一二了;只能住在宫外头;你那从前的旧府;哀家早已教人好好的装饰、修葺了一下;若还缺个什么;只管对哀家。”
    柳乘风连忙道了谢;张太后安排已毕;随即道:“好了;叫你们来只是几句闲话;往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也不必急于一时;朵朵旅途劳顿了这么久;是该好好歇息一下了;你们呢也别在这里妨碍了她;天色也是不早;你们退下吧。”
    柳乘风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打发了出来;不过也无可奈何;只得乖乖出去;朱厚照笑呵呵的道:“柳师傅今日且出宫;明日朕还要传唤你;咱们这么久没见面;有许多话还没呢。”
    柳乘风颌首点头;现在天色不早;确实不便在宫中逗留;毕竟这正德朝的后宫和弘治朝的已经大不相同;弘治朝的后宫里除了几个老太妃便是皇后;而正德朝里头的嫔妃可是不少;还是免得被人闲话的好。
    柳乘风告辞出宫;一到午门;这里便聚了不少人;以陈泓宇、钱芳等人为首;众人兴高采烈的一起向柳乘风行礼;纷纷道:“我等久候王爷多时;王爷远途而来;因此特准备了一些薄酒;给王爷接风洗尘。”
    这些都是柳乘风熟稔的再不能熟稔的人;有锦衣卫的;有聚宝钱庄和学而报的;还有缉事司和新军的;林林总总;都是柳乘风在京师里的亲信;柳乘风将众人扶起;道:“不必多礼;接风洗尘是吗?只是不知在哪里接风;若是档次太低;本王是不去的。”
    这句自然是玩笑话;众人纷纷呵呵笑起来;陈泓宇笑道:“既是迎接殿下;自然是拿得出的地方;京师最好的酒肆望月楼才容得下殿下这尊大佛。”
    老霍插在人群中道:“也就是咱们这些老兄弟过来先迎王爷;在望月楼那边;还有许多人在等候呢;可不能让人等急了;咱们这就启程吧。”
    车马早已准备好了;柳乘风直接上了车;这林林总总数十人便拥蹙着他如众星捧月一般赶赴酒宴所在地。
    所谓望月楼;乃是京师新近开的一间酒肆;据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商行投资而建;里头的一切都是大手笔;柳乘风步入其中;这里的占地虽然比不得皇宫内苑;可是其奢华竟是远远超过;皇宫毕竟有太多的政治意义;而这里只考量奢靡和享受;这里已被陈泓宇这些人包下;楼下都是些锦衣卫和缉事司已经新军的一些中层武官;足有两百多人;连这偌大的厅堂都显得有些局促;众人看到了柳乘风;纷纷要下拜行礼;柳乘风领着一干人上前;道:“诸位不必多礼;大家来为本王接风;本王很是高兴;不过你们的薪俸有限;想必在这里请酒都是凑了份子的;不如这样;这酒钱还是本王出了吧。”
    这些都是丘八武人;听了也不气;这个道:“王爷家里有金山;既然王爷请;咱们就承这个情。”
    于是大家一起点头。
    其实这此接风的酒宴确实是大家凑份子凑来的;毕竟这酒楼极尽奢华;价钱不菲;一场这么大规模的酒宴花销要数百两银子;就这;还不算酒水钱;大家都是靠薪俸过活;确实有些肉痛。
    钱芳顿时觉得这些家伙太不像话;居然还顺竿子往上爬;王爷气一句他们居然忘形了;于是呵斥道:“反了天了;这是给王爷接风洗尘;都应承什么?住。”
    柳乘风却是打断钱芳;道:“不妨的;大家聚在一起只图个高兴;哪有这么多规矩;本王是讲规矩的人吗?”
    钱芳没讨到好;只得讪讪退回去。
    柳乘风随即便和一些重要人物上了楼;大家都是许久未见;此时自是显得热络无比;酒菜上来推杯把盏之后;柳乘风遣散了陪酒的伶人;开始私下和大家交谈。
    其实大家也都有心事;尤其是陈泓宇;陈泓宇虽然做了都指挥使;可是柳乘风离京之后;锦衣卫虽然权势不;可是毕竟不如从前;再加上这一次变法;那宫中的太监们分明就是针对锦衣卫而来;内厂想要借着变法控制锦衣卫;甚至连锦衣卫的高级武官任免都要经过内厂;好在皇上毕竟对柳乘风这些老兄弟颇有些情分;否则他陈泓宇多半也在撤换之列了。
    陈鸿宇喝了几口酒;此时满肚子牢骚;此时正好在柳乘风面前诉苦:“那劳什子的变法;的倒是好听;什么整肃贪渎;什么减免税赋;那刘瑾是个什么东西;当年殿下在京师横着走的时候他还不过是个给人端屎端尿的奴婢呢。现在却借着变法;借着殿下留下来的大好局面;四处收买人心;借机揽权……”
    陈泓宇开了。;几个锦衣卫的佥事纷纷点头;他们都是死心塌地跟着陈泓宇的;当年都是柳乘风在锦衣卫中的心腹;可正因为是柳乘风的心腹;自然不免成了内厂的眼中钉;这一个多月内厂那边多有留难;大家肚子里都憋了一口气;就等着柳乘风抵达京师之后撒出来。
    “前几日更离谱;内厂的一个档头;居然跑来咱们北镇府司里索要档案;还往后卫所中有什么事都要向他们报备;嘿……他们算什么东西;一群没卵子的阉货……”
    陈泓宇升任锦衣卫都指挥使后;那老霍就接了陈泓宇的班;老霍这个人善于萧规曹随;所以虽然在缉事司没有什么建树;可毕竟也没什么差错。从前的他畏首畏尾;如今身份地位不断提高;也渐渐有了几分大人物的气度;他此时也不禁道:“何止是北镇府司;缉事司也是如此;内厂还要调人直接进缉事司来;这样下去;这缉事司岂不是迟早要成那刘瑾的钱袋子;反正这件事;我霍正是万万不同意的;大家都知道;我这人轻易不招惹是非;可是缉事司是殿下起来的;又委以我霍正重任;他内厂的人真赶来;我拼着前程不要也要和他们周旋。”
    钱芳倒是置身事外了;他的新军暂时还没有被变法波及;不过这时候他很关注柳乘风的态度;若是柳乘风放任不管;那内厂的人肯定会蹬鼻子上脸;今天可以谋夺锦衣卫和缉事司;下一个不定就是新军;因此钱芳虽然没有开口;可是却时刻关注柳乘风的态度。
    柳乘风只是风淡云清的吃着醒酒的茶水;一言不发;待大家纷纷发完了牢骚;便拿起了餐巾擦拭了嘴唇;微微一笑;道:“你们啊;就是太食古不化了;不能因循守旧嘛;依本王看;这变法也没什么不好;清吏治、减民赋;哪一个不是恩泽万世的事?况且这变法也是皇上极力促成的;你们在这里诽谤变法;岂不是要和皇上打擂台?”
    这一句话把所有人都的目瞪口呆;陈泓宇心沉了下去;他想不到;连楚王殿下都支持变法。
    柳乘风却是好整以暇的又吃了一口茶;他方才一句话就是告诉大家;变法干系着皇帝的体面;反对变法就是反对皇帝;不过接下来他又开口了:“我等食君之禄;对皇上的变法自然要万分的支持;今日本王把一句话撂在这里;谁要是敢对变法阳奉阴违;本王第一个收拾他”
    这句话更是把所有人都吓得噤若寒蝉;陈泓宇和霍正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t
    (无弹窗)s(。。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京师大风暴
    “况且……”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之中;柳乘风慢条斯理的道:“况且那变法的章程本王也曾细细推敲吧;真是针对时弊;洞察世情;个个都是对症下药;其实皇上的诏书中的没有错;国朝百年;诸病缠身;今日不改;明日遮掩;则假以时日;胁演化成了不治之症;再到那时便真的悔之莫及了。”
    柳乘风咳嗽一声;正色道:“陛下字字珠玑;本王便是瞎子聋子也能看出陛下整肃朝野的决心;本王还记得章程中有这么一条;是凡有贪赃之官吏;厂卫皆可不经有司审问;不经上奏;厂卫便可直接拿人提刑;诸位……这便是雷霆雨露了;陛下对厂卫如此信任有加;对赃官又如此不予情面;依本王看;变法之后不出三年;这浑浊世道即可清明。”
    柳乘风到的这一条;其实就是用来打击官员的手段;但凡发现蛛丝马迹;厂卫就有提刑的权利;这是何等的恐怖;须知按变法的意思;厂卫可是由内厂督管的;刘瑾特意在变法中添加这么一条;其实就是借此排除异己;想想看;但凡有和他对着干的;直接就可以派遣厂卫拿人;这是何等的恐怖?
    可是柳乘风突然提出这么一条;教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紧接着柳乘风啪的一下趴着桌案长身而起;脸色冷峻的道:“来还是这么一条;皇上要变法;本王极力赞成;本王听东西二厂现在也是纷纷以实际行动贯彻变法精髓;锦衣卫也绝不能落于人后;尽忠报效的时候到了;若是再懈怠;如何对得起这浩荡皇恩;对得起宫中托付?陈指挥使;你这般下可不成;本王听自变法之后;锦衣卫竟是没有搜查出一个赃官;这怎么成;当年本王主掌锦衣卫的时候;那时是何等的尽忠效命;多学学本王。从现在起;缉事司暂时要抽调出一些闲员出来;锦衣卫的校尉全部要出动;要做到如影随形;做到捕风捉影;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能放过一个蠢虫;皇上要肃贪;锦衣卫就要做先行者;不可让东西二厂抢了风头。”
    “可是……”陈泓宇想要争辩;柳乘风却是冷冷的打断道:“可是什么?没有什么可是;皇上的旨意都出来了这么久;变法的时日也已经不短;你还有什么可是的?方才的话;你没有听清吗?”
    陈泓宇等人只得硬着头皮;道:“下官遵命。”
    柳乘风脸色才缓和下来;坐回位置上;风淡云清的道:“要缉拿不法的官吏;就得先从六部开始着手;本王听;兵部有个新的来尚书;还有下头的那些什么主事人员;似乎都不太干净;句难听点;莫是六部;就是内阁里头;又何尝没有一些窃国大盗;要彻查;不要有什么顾忌;你们可是皇差;是奉旨行事;不要怕惹到什么大人物;就算惹到了;皇上那边不管;本王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句话听上似乎没什么问题;可是仔细一琢磨;这屋子里坐着的人纷纷顿悟了;兵部一个新来的尚书;兵部确实新来了个尚书;据是刘瑾刘公公的人……还有下头那些……
    陈泓宇眼眸一亮;忙道:“殿下英明。”
    柳乘风夹了一片菜放入口中咀嚼;待食物下咽;才慢悠悠的道:“是皇上英明;若不是皇上要整肃贪渎;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又怎么会有你们尽忠效命的机会?好好做事吧;本王给你撑腰。”
    紧接着又是闲谈吃酒;大家绝口不再提变法的事;柳乘风兴致高昂;连吃了不少酒水竟是有些微醉;一股醉意涌上心头;随即便起身离座;在一队护卫的拥簇下打道回府。
    陈泓宇等人却是抖擞精神;直接到了一楼的大堂;敲大家都在;陈泓宇也省的重新召集人手;拍了拍掌;将这信浪形骸的锦衣卫、缉事司、新军骨干们吸引过来;随即沉着脸道:“酒也吃够了;饭也吃饱了;现在开始干活;所有人点个卯;本官在这交代差事;随即诸位便各回自己的卫所召集人手准备办差;皇上要变法;楚王殿下极力拥护;本官也是忠心赞成的;锦衣卫要做出点样子出来;缉事司要抽调一些人帮闲;还有新军也要随时准备;以防有人狗急跳墙;内东城千户所王翔在不在?”
    人群中与人高呼一声:“卑下在。”
    陈泓宇神采奕奕的负着手:“立即带人封锁内城的街道;开始盘查……”
    ……………………………………………………………………………………………………………………………………………………
    望月楼那边还在慷慨激昂;不过柳乘风显然已经过了慷慨的阶段;他带着醉意回到府邸;回到房中时才发现这里竟是孤零零的;公主进了宫;朱月洛和温晨曦又远在廉州;他呆呆的坐了一会;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自己太坏了;总是教自己的徒子徒孙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明日之后;只怕这京师又要地震了吧。
    这时有个侍女进来;端着铜盆里的温水来给柳乘风净脸;柳乘风带着几分醉意;斜了这侍女一眼;见这侍女竟也颇有几分姿色;虽不是不可方物的美女;却也与几分幸碧玉的情调;他喷吐着酒气靠近她;笑吟吟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带着几分胆怯;红着脸道:“奴婢月娥。”
    “月娥……月娥下凡寒宫开……好名字……你来侍寝吧;情愿吗?若是不情愿;本王放你走。”柳乘风一边;一边已将手揽住了月娥的纤腰;嘴巴已是凑过;堵住了月娥的樱桃嘴。
    他已是藩王;有些事倒也看得开;偶尔出来寻些香艳也算不得什么;不过毕竟家中有三个娇妻;大多数时候也还矜持;只是今日微醉;颇有信浪了。
    此时柳乘风还卧醉在美人乡中;却哪里知道京师在这个时候已经鸡飞狗跳了。
    整肃贪渎既然是要当作头等大事来抓;那自然是不能怠慢;锦衣卫人手极多;比之东西二厂加起来还要多个数倍;再加上又有缉事司帮衬;有新军坐镇;当天夜里;无数的锦衣校尉一队队的提着灯笼;开始拿着名单砸户破门。
    这些个名单;是陈泓宇挑拣的;兵部就有几十个人;除此之外户部、礼部、刑部都有若干;那顺天府也有几个;甚至连御史台的御使也是不少。其实锦衣卫平时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哪家官员是什么背景;背后又是谁做靠山;哪个不是打听的清清楚楚;而陈泓宇所拟定的这个名单;绝大多数居然都是最近提拔上来的官员;最多的就是兵部和吏部;刘大夏和马文升二人致仕之后;留下了许多的空缺;纷纷由人填补;不过这些人还没得瑟多久;大祸就来了。
    这兵部尚书叫商史;名字倒是生僻;可是这时候;他家的中门就已经被穷凶极恶的校尉们破了;随即潮水般的校尉涌进;几个门房也巡夜的府中护卫要阻拦;立即便被明晃晃的锦春刀架住了脖子;黑暗中有人大叫:“瞎了眼吗?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尚书大人有什么吃不了……”
    紧接着便是拳头入肉的声音和闷哼声;回答他的声音更加嚣张:“找的就是尚书;都已经东窗事发;竟还敢口出狂言;诸位兄弟;姓商的在天津兵备道任职时贪婪成性;不知贪渎了多少银子;我等依照皇上颁布的新法;奉锦衣卫都指挥使大人之命前来捉拿此人;都给我仔细的搜;大人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谁敢顽抗;杀无赦”
    “是”
    一盏盏灯笼提起来;无数人便如狼似虎的朝着府中后院冲杀过;中途竟是有什么亲族想要阻拦;校尉也不气;一刀结果了性命;顿时府中大乱;哭声震天。
    那商史连外套连衣衫都没有;便赤条条的被人从被窝中提出来;他羞愤交加;大叫道:“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王法了;本官是兵部尚书;是国朝二品大员;瞎了你们的狗眼……刑不上大夫……真真斯文扫地……我要见焦芳焦阁老;我要到刘瑾刘公公面前自辩……”
    迎面过来;是一个锦衣卫百户;来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