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5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蠊婺5厥褂帽让鞒跏备兑陨系幕痫ィ灰宦致制肷湎吕矗怀宸娴拿晒盘锒有我丫⒙遥荒侵执菘堇嗟某遄擦σ惨丫蟠蛘劭郏凰婧螅徽庑┬戮堑换岬ㄇ樱环炊巳送ψ派狭舜痰兜幕痫ィ缓敛挥淘サ赜鹘男页迦氡菊蟮钠锉幻晒诺木肀暇谷耸仙伲欢苡行页迦胄戮菊蟮钠锉惨丫O虏欢啵灰坏┙柚怕砹Φ某宕滩荒芟牌贫苑降牡ǎ恢炼嘁簿褪亲卜杉父霾奖舐砹σ簿透婢。黄锉挠攀凭驮谟诒寂埽灰坏┫萑肓四嗵叮荒敲春筒奖挥惺裁捶直穑簧踔磷诼砩希环炊兄疃嗟牟槐恪
    李若凡原本以为;自己输得冤枉;可是现在仔细想来;却也觉得一点都不冤;这些新军忍耐力惊人;难怪和一触即溃的明军全然不同;从前的明军能接受一成的伤亡而溃逃就已经到了极限;而这些明军;以李若凡的估计;至少能接受两成以上的伤亡尚能尽力一战。
    现在粮草没了;又被围在这里;想要突围;战马的气力又不足;就算能从这包围中突围出去又能如何?后有追兵;难道一路南下吗?一路南下四处都是坚城;就算是靠抢掠粮草;也难以维持大军的给养;可是往北向大漠逃窜;那里到处都是关隘;如此多的雄关都镇守了明军和楚军;除非一日之内能把关隘攻下;否则后头的追兵一到;就又是一次山穷水尽了。
    既然没有了选择;那么也只能答应了。
    李若凡比谁都清楚;一旦答应;她将面临何等的处境;她原本对自己还有信心;对自己的族人还有信心;可是看到那些雄壮的明军将士;她突然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明军像百年前那样隔三差五的横扫大漠已经不再是虚言;这样下去;受害最大的仍然是自己族人。
    要嘛与他们对敌;选择死亡;要嘛就成为他们手里的尖刀;纵横天下
    李若凡很聪明;她决心选择后者。
    随即;她召集了所有的贵族;在蒙古;所谓的将领就是各部的贵族;没有所谓的武官;谁的部族人口多;谁的官阶就越大;由于继承了北元的官制;所以这官职也很混乱;一个带着几千人的贵族就可以做太尉;一个人里头有万人不到的就可以做丞相;至于什么侯爵、公爵;那就更加泛滥了;唯一不同的是;大明朝的爵位和官职是要给工资的;而蒙古人不给工资;所以这官爵发了也就发了;无非就是让一个家伙改变一下称呼被人叫做左丞相而已。
    进入大帐的太尉、太傅、太常、丞相、太子太保有几十个;其实李若凡一回来;就已经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现在族人们都想回乡;他们也知道这仗是打不下去了;所以把希望寄托在这和谈上;只要回到草原;他们就又是展翅的雄鹰。
    看着大家渴望的眼神;李若凡苦笑;随即她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把柳乘风的条件了一通;紧接着;帐中哗然。
    蒙古大爷们不想打是一回事;可是让他们成为大明的附庸却又是一回事;其实也不是没有蒙古人给大明做附庸的先例;著名的朵颜三卫就是其中一个;就因为如此;朵颜三卫素来被其他各部瞧不起;认为他们是软骨头;不配做成吉思汗的子孙。可是现在明人居然要他们也做朵颜三卫;这怎么成?而且将来许多的青壮都要被明军调配到其他地方;让汉人去占据他们的草场;这就更加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右丞相就是反对最激烈的一个;他握着拳头;哇哇乱叫;甚至对李若凡也显得有信肆了;他冷冷地道:“我听大汗的儿子是柳乘风的种;莫非是大汗勾结柳乘风;要置我们于死地吗?”
    李若凡脸上带着笑;当然;在这笑容之下;却是无穷无尽的杀机。
    她不露声色;语气平淡地道:“赤那;征服鞑靼的时候;你带着部下被鞑靼人合围;是我亲自带着勇士去解救你;才救下了你一命;你还记得吗?”
    她一边;一边俏生生地走到右丞相的跟前;用冷冷的目光看着他;笑容满面。
    赤那一时语塞;苦恼地道:“可是……”
    “可是你认为我仍然有私心;我不顾自己族人的性命;不体恤你们?又或者是;我卖了我的族人;去向柳乘风索求欢爱?”
    赤那道:“总之;接受柳乘风的条件绝无可能;我一万个不同意……”
    他到一半;瞳孔突然狠狠地收缩了一下;整个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李若凡。
    李若凡已经拔出了腰间的弯刀;毫不犹豫地扎入了他的心口;这个女人做起事来是从来没有手软的;既然不通;那就用武力解决;这也是蒙古人解决纷争的方式。
    弯刀拔出;赤那倒在血泊中……
    李若凡没有去揩干弯刀上的血迹;而是反手插入鞘中;她的脸色很平静;却是令人生畏;她淡淡地道:“不用可是了;你的命是我的;现在;我们一笔勾销了。”
    她冷冷地看着所有人;所有触及到她目光的人纷纷后退一步;举起手来;行起胸礼;敬畏地道:“大汗……”
    李若凡昂起下巴;傲然道:“为了阖族的安危;本汗决心接受汉人的条件;谁还有异议吗?”
    “有吗?”
    “……”
    鸦雀无声(未完待续)
    (。。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穷途末路
    震慑住了族人;李若凡松了口气;杀人对她来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可是自己的族人桀骜不驯;要真真收复他们却并不太容易;可是不管怎么;局面总还算稳定。
    随即;又是一件事涌在了她的心头。
    从此以后;蒙古人固然是要附庸;可是到底是附庸在谁身上呢?没有靠山;什么都是虚的;大明朝有谁可以托付?那个皇帝吗?这样的人……虽然贵不可言;却也糊涂的让人想痛打他几顿。
    李若凡和朱厚照早已熟识;她已经太清楚朱厚照了;朱厚照确实是贵少爷的命;却绝不是个好皇帝;这样的人;永远都不是。
    李若凡读过汉人的书;汉人们向往的君主有许多气质;或是爱民如子;或是稳重端庄;或是勤恳执政;可是这些;都和朱厚照无关。
    将蒙古铁骑依附在这么一个不太靠谱的人身上;是不值得的。
    谁知道将来有一天;他的身边又来了个王谨;突然改变对蒙古的态度。
    她沉默了。
    随即眼眸掠过了一丝冷色;可是随即哂然一笑;她当然不能杀死他;他是天子;贵不可言;动了他一根毫毛;那么这天下虽大;她也无路可走。就是那柳乘风;只怕也会追杀到天涯海角。
    可是……却不是没有办法。
    李若凡想起了一个人来;她呼喝了一个侍女来;道:“去把刘瑾请来。”
    “刘瑾是谁?”
    大明谁都认得刘瑾;偏偏对蒙古人来;刘瑾实在陌生;毕竟汉人的俘虏不少;有官员、有武将;也有太监;兵卒;谁会记得这个名字。
    李若凡淡淡道:“那个太监。”
    太监有几个;不过李若凡一那个太监。侍女就明白了;那个……不就是被汗王抽了几十鞭子送去喂马的那个吗?看来汗王还没有忘记他;她飞快去了。
    随后;衣衫褴褛的刘瑾很是苦逼的进来;他这一辈子也没吃这么多苦头。一身嫩肉如今已是晒得有些黝黑。全身上下没少鞭痕;蒙古人最看不起太监;认为一个男人连男人的象征都没有了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这样的人活着还不如死了。再加上刘瑾虽然照料人有一套;可是照顾马这种技术活却玩不转;结果马的主人们少不得要为自己的心爱战马声讨一下公道;拳打脚踢都算轻的。
    听到李若凡相召;刘瑾忐忑不安。一进这帐子纳头便拜;随即便哭;他心里盘算;女人多半是心软的;自己多哭一哭总是没有错;一边哭一边磕头;扯着嗓子道:“奴婢万死;奴婢万死……”
    李若凡上下打量他;嘴角浮出一丝轻笑。随即她站起来;慢悠悠的道:“起来话吧。”
    的是很纯熟的汉话;音色也很好听;仿佛黄莺鸣叫。
    刘瑾心翼翼的站起;弓着腰。脑袋垂着;不成人形。
    “本汗听;你和楚王柳乘风有过节?”
    “是……是有一些;楚王多半是瞧奴婢不惯。所以对奴婢苛刻了一些。”
    刘瑾拿不准李若凡这话什么意思;于是故意把话的含含糊糊。
    李若凡冷笑。道:“你骗本汗?你以为你那些事本汗就不知;这一次就是你鼓动了你们的皇帝出京;为的就是躲避柳乘风是吗?实话和你了吧;现在本汗已经与楚王议和;楚王要本汗交出陛下和你。”
    听到这话;刘瑾宁愿自己继续去做他的马倌;骇然道:“不……不可啊;楚王对奴婢的成见甚深;若是将奴婢交给他;他非打死奴婢不可;奴婢能伺候人;尚能端茶送水;大汗若是不弃;奴婢愿生生世世伺候大汗;请大汗……”
    李若凡幽幽叹气:“你想跟着我?你可知道;便是我;从此以后也将成楚王的私产了;你跟着我又有何用?怎么;你这么怕死?”
    刘瑾更是骇然;他当然清楚自己犯下的事;就算柳乘风不收拾他;一地到了京师;太后也绝对剐了他不可;以他的罪名;凌迟是绝对逃不掉的;不在他身上割几千刀也难消人家的心头之恨;刘瑾是打死也不愿回去。他连忙带着哭腔道:“大汗;奴婢万死;奴婢……”
    他的嘴唇不断颤抖;身如筛糠;整个人连话都的含糊了。
    李若凡微微一笑;道:“这么吧;你若是想活;办法只有一个。”
    刘瑾道:“还请大汗示下。”
    李若凡却是轻抿着嘴;妩媚一笑;道:“还需本汗示下吗?你自己清楚;好了;话也到这里;你下去吧;本汗会让你吃一顿饱饭;换一身好衣衫;你好好歇息;就这几日功夫;你也该回去了。退下”
    刘瑾整个人浑浑噩噩;退了下去。
    到了第二日;李若凡带着军中的丞相、太尉们又去了一趟汉营;商量具体细节;柳乘风见李若凡没有将皇帝送回;不满的道:“陛下人呢?”
    李若凡恭恭敬敬的道:“大明皇上;他无颜见楚王殿下;所以请殿下立即通报大明朝廷;让朝廷委派钦差前来接人;他不愿在这里久候;有人来迎接之后;他会直赴京师;至于这里的事;仍然交给楚王来办。”
    柳乘风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朱厚照出这种话来;确实是他的风格;皇上要面子;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与自己见面;想必还需要一些时间适应。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京师来接人吧。
    所谓的细谈;其实就是让蒙古上下全盘接受柳乘风的所有条件;其实蒙古人平时别看愣;关键时刻还是很识时务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太祖和文皇帝在的时候;他们在大漠里叉着手不可一世;等到明军一深入大漠;他们立即从正规军成了游击队;还是那种坚决游荡绝不敢出击的那种。
    柳乘风送走了李若凡人等;随即便上了一道奏书;奏书用急报传入京师;内阁顿时振奋;张太后亲自敲定了迎圣的人选;时任礼部侍郎的刘慧。
    刘慧的心情自然愉悦无比;他的这个差事不错;只是出京一趟;去了蒙古大营里把人接回来;别看差事简单;可是功劳却是不;这可是迎圣的功劳;好大一笔政绩;他兴高采烈的带着一队勇士营军马出了京师;直奔蒙军大营;蒙古人倒也实在;见是人来了;立即交割了一大票的汉人俘虏;当然也包括了朱厚照。
    这一路朱厚照都没有做声;以他的性子;自然不会有绝处逢生的喜悦;反而感觉大难就要临头了。他犯下了这么大的事;几乎已经可以想见回京之后大臣们对他冷漠的眼神和太后的斥责了;朱厚照是个爱面子的人;对一个少年人来;所谓的面子就是受人的轻视。
    因此一路上他郁郁不乐;有时还故意开差;一天走了十里路;他便要求就地歇息;是身体不适;皇上有了旨意;大家也只能照办;于是只得扎营。
    在营里;朱厚照却是睡不着;而刘瑾则是侧立在他的榻前;不断的猜测着皇上的心思。
    皇上不想回京。
    刘瑾熟知朱厚照的心思;因此又冒出了个大胆的念头。
    他犯下了滔天大罪;虽然那刘慧不敢拿他如何;可是刘瑾却是知道;这钦差虽然没有动自己;是因为知道回去之后;自然会有太后和朝廷来处置他;这个时候刘慧没有必要冒着与皇上翻脸的风险对自己动手;可是一地到厩就大大不同了;到了那时;自己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混到了这个地步;刘瑾真是想哭;他自然是想到了逃跑;可是逃跑还不保险;他必须还得加一层保险;只有皇上在身边;自己才是绝对安全的。
    他眼眸深邃的看着朱厚照;笑吟吟的给朱厚照掖了被子;道:“皇上现在能回厩了;可是奴婢看皇上为何总是郁郁不乐;难道回去见了诸位大臣和太后娘娘;皇上不值得高兴吗?”
    他刻意在到张太后和诸位大臣的时候加重了语气;以他对皇上的了解;知道此时皇上对头痛的就是他们;皇上不知如何去面对。
    朱厚照果然不悦了;道:“高兴什么?高兴让人笑话吗?”
    刘瑾忙道:“奴婢该死;皇上;其实这天下谁敢笑话您;您是天子;九五之尊……”
    “少这些虚的;这些人是什么德行朕会不知;朕只是犯了一些错;他们尚且个个激愤的像是斗鸡一样;这一次朕擅自出京;真不知他们这一次会如何。”
    刘瑾眼眸掠过了一丝喜色;道:“陛下;其实陛下不想见他们;也是可以不见的。”
    “你这话是何意?”
    刘瑾道:“奴婢知道天下还有一个去处;那里风景优美;很是宜人;皇上不如巡幸那里;便不用再见到他们了。”
    ……………………………………………………………………………………………………………………………………………………………………
    第一章送到。
    (。。 )
第九百六十章 :老奸巨猾
    刘慧尚在得意洋洋;可是到了第二天清早;他顿时一点喜悦都没有了;整个人呆若木鸡;以至于边上的随员问他怎么处置;他也只是哆哆嗦嗦的不发一语。
    皇上又跑了。
    跑时还留了字条;是过些时候自然会回来。
    按常理来;皇帝身为天子;跑了一次就已经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可是这第二次……
    其实这事还真怪不得刘慧;想想看;一个寻常的天子被人虏了去;想必在敌人手里虽未受什么侮辱;可多半也没有受太多的优待;按理这个时候好不容易脱离虎口;总该老实了吧。
    可惜刘慧还没有认清正德的强大之处;正德皇帝是什么人?他的思想和行为实在是很难用常理来琢磨。
    结果这么多陪驾之人;谁都没有想到皇上又会开溜;更没有提防其他;结果皇上还是跑就跑了。
    这一跑还真是干脆;只是倒霉了刘慧;刘慧知道;这一次自己死定了;把皇上安全送回京师;他这迎圣之功固然是跑不掉;可皇上跑了;无论是不是皇上自作主张;总得有人来做替罪羊;有人来背这黑锅。
    他发了半天的呆;还是没有回过劲来;总觉得眼下的事实在是匪夷所思;这一次皇上身边只有刘瑾一个人;不用;这肯定是刘瑾拐跑的;问题是皇上已经上了刘瑾一次的当;又怎么会上第二次?
    琢磨不透啊。
    其实这事儿还真不能用常理来琢磨;在别人眼里;刘瑾只是个奴婢;皇上是天子;皇上出京是被刘瑾拐跑的;其实他们猜错了;谁都拐不跑皇上;能拐跑他的也只有他自己;道理很简单。因为出京是皇帝的心愿;在皇帝的角度来看;他这一次虽然被俘;错却并不在他;也不是刘瑾;事实上在出京的时候;他还自信满满;认为自己出京之后能够横扫蒙古铁骑。名动天下。就算是败了;那也只怪边将们不太给力;和他无关;和刘瑾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而这一次;同样也是朱厚照的心思;只是恰巧被刘瑾抓住了而已。朱厚照本来就是胆大包天的人;什么事不敢做?其实大家都以为皇上没有主见;其实皇上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只是他的主见实在不能用常理来揣测罢了。
    更不必;皇上和刘瑾之间深厚的感情;那种久居在东宫;便是自己的父母一个月都难得见几面;却都是刘瑾日夜陪侍左右;为他端茶到水。为他讲故事;为他受过挨罚;十几年来;朱厚照已经习惯了有刘瑾在身边;对皇帝来;这世上能相信的只有几个人;而刘瑾绝对是其中的一个;所以刘瑾就算贪赃枉法;就算再混蛋。可是在朱厚照看来。他都是自己人;值得相信和托付。
    只是这些东西。又怎是刘慧这样的人能够理解?他在发了好一会儿呆之后;终于意识到;若是自己再不补救就彻底地完了。
    “快;快;现在就打道回去;去见楚王殿下;还有;派人通知沿途的各路关卡;但是……但是绝不能透露皇上出走的消息;只有个贵人走失了;让各府各县按图索骥……”
    单凭他手里的这点人;要想把皇上追回来断无可能;而且这里交通四通八达;皇上是往哪个方向跑的都不知道;自然还是先去寻帮手;刘慧不敢回京;于是决心先去楚王那边。
    于是一行人急匆匆地赶到蓟县。
    此时的蓟县已交由明军驻防;而蒙军不得不在城外设帐;既然条件已经谈妥;在履行义务之前;柳乘风是断不会让这些人出关的;所以每日在蓟县设宴招待蒙古诸王公;表面上是其乐融融;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软禁。
    刘慧去而复返;让柳乘风很是诧异;可是当听皇上跑路时;柳乘风大惊失色。
    当今皇上毕竟是自己的兄弟;而柳乘风能有今日;靠的也是太后和皇上的信任;现在皇上又是踪影全无;这可就真正棘手了。
    虽然柳乘风知道;正德皇帝在历史上有过不少这样恶劣的先例;可是现在他不得不担心起来;他一面向京师上奏;一面开始派出所有能动用的力量开始寻访;和上一次不一样;上一次大家至少还知道皇上去了哪里;可是这一次最令人担忧的是根本无从知道皇上的目的地是哪里。
    柳乘风相信;此事一旦传出去;绝对又是一次天下震动;可是消息是捂不住的;过不了多久;懿旨便从京师传来;速召柳乘风入京。
    旨意中没有透露出太多的信息;可是柳乘风却是知道;张太后只怕已经急得跺脚了。
    他也不再犹豫;将善后的所有事宜交给了钱芳;带着一群亲卫沿着驰道直接回京;这里距离京师不远;一日的功夫便抵达京师;不过他到达京师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柳乘风决心去通政司那边应个卯;再等候太后传召。
    可惜在通政司还没耽误多久;宫中的懿旨就已经到了;张太后已经顾不得礼节大妨;直接召见。
    柳乘风亦是不敢耽搁;飞快入宫;不过这一次张太后召见的地点却是正心殿。
    除了柳乘风;居然内阁三个学士也到了。
    杨廷和忧心忡忡地落座;其实起来;在内阁之中对朱厚照最为关切的就是他了;他毕竟是帝师;能入阁;靠的也是这个身份;虽然他詹事府的时候和朱厚照有很多争端;可是这感情却难免难以割舍。
    李东阳则好一些;他不担心这个;所以还能保持泰然处之的态度。
    焦芳就不同了;此人心里头全是自己的算盘;虽然表面上一副关切之色;可是柳乘风却知道;这老东西什么都是假的;唯有他自己才是真的。
    张太后的眼角隐隐有泪痕;身为一个母亲;儿子这个样子实在令她难受;她就算再有毅力;可是那种失而复得、得而又复失的感受却如梦魇一般折磨她;为这儿子操碎了心;可是做儿子的却太过率性而为。
    柳乘风拜倒在地;郑重行礼;道:“臣见过太后娘娘。”
    张太后板着脸;道:“不必多礼;坐下。”
    柳乘风坐下。
    张太后急不可耐地问道:“可有消息了吗?”
    柳乘风苦笑道:“厂卫、哨探都已经放出;暂时还没有消息。”
    “已经过了两天了……”张太后渭然长叹;道:“两天的功夫;再要把人寻回来;只怕更难了。哀家命苦;早知这个样子;宁愿随先帝一道儿去了;至少眼不见心不烦;至少不用这样操碎了心。”
    柳乘风道:“娘娘放心;人早晚都要寻回来的;皇上虽然胡闹了一些;可是人也聪慧;就算在外遇到了事;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一句安慰并没有什么效用;杨廷和只是叹息;道:“无论如何;也得把皇上找回来;可是这一次亦是要严防消息走漏;否则天下臣民会怎么看?以臣的愚见;皇上一直想去江南走走看看;或许这一次;他去了江南也不一定;可以立即下一道密旨给朱辅;令他暗中寻访为好。当然;若是陛下能通知当地官府;那更是好极。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朝廷虽然获得了一场大捷;却也没甚意思;皇上不回来;内阁的公务;微臣都无心处置了。”
    杨廷和的是实情;天下没有皇上是不成的;毕竟这时候还是大明的中期;还没有到中后期那种有没有天子都一样的时候。
    张太后只是默默无语。
    李东阳道:“这消息能瞒一天两天;可是时间拖得越久;迟早还是要泄脉去;所以找回陛下是当务之急;这事情难就难在只能暗访;绝不能让有心人知道;寻访之事;只能托付厂卫。”
    焦芳眼眸一亮;紧接着道:“不错;非厂卫不能成事;可是刘瑾那狗贼撺掇了皇上出走;罪无可赦;他现在仍然还任司礼监掌印太监和内厂督公;现在是不是该有人顶替了?这个人必须与刘瑾没有什么私情;而且对太后、对皇上也要忠心耿耿;微臣斗胆;倒是觉得御马监掌印太监张永可以胜任。”
    焦芳这个人还真是无利不起早;但凡有点机会就借题发挥;他之所以提举张永;是因为知道张永是柳乘风的心腹;而他现在急需在柳乘风面前表现;所以趁机做了一个顺水人情。
    不过他的确实没有错;要整合厂卫寻访皇上;没有一个人掌总是不成的;这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