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5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示着被人千刀万剐不远了。
    只是场面失控;岂是他能左右;白了。人家要坑你;你有一百张口;那也只能被人坑死。
    其实要怪;也只怪朱佑阮不够低调;若是此前低调;不要求各种待遇;就算有人贸然喊出万岁;定性也不会过于严重;可不要求待遇。却又不可能;这是两难的问题;一个外来的藩王入京摄政;这天下谁会服气?且不那权势盛大的楚王;还有那老油条一般的焦芳;就算是杨廷和和李东阳这样的人;只怕也是对他利用的多;而敬畏的少;朱佑阮深得权术之道。知道若是自己过于不动声色。最后的结果只会有名无实;是摄政王。不给别人一点下马威;又如何摄政?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无数的军马在集结;渐渐的收拢的了包围的圈子;这些人居然抬出了火铳;铳口的方向直指被包围的朱佑阮等人方向。
    “疯了;疯了;他们……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杨廷和真是又气又怕;气的是这些人这么大胆;气的是楚王居然敢做这种事;可是他也怕;他堂堂内阁大学士;眼看这个情景怎么会不怕。
    他连忙回答朱佑阮道:“这些人……确实大胆;殿下不必怕;毕竟殿下是天潢贵胄;是龙子龙孙;他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只怕……只怕……”其实杨廷和是这么;却也不敢去保证。他太清楚柳乘风的为人了;这个人;既然决心撕破脸;就什么事都敢做。
    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有一点却是可以确认;楚王要动真格了。
    朱佑阮却是不明就里;倒是心情平复下来;他又恢复了信心;自己毕竟……还是藩王;是皇帝的叔父;是先帝的弟弟;是成化皇帝的亲子;若是那姓柳的真的敢做出什么来;当真和谋反已经差不多了;这姓柳的;无非就是吓一吓他;若是这个时候;他屈服求饶;未免让人看;于是他大起胆子;又一次骑上了马;奔出阵去;高呼一声:“尔等是什么人;竟敢冲撞本王大驾;是谁指使你们;你们可知道这是谋反吗?”
    四面八方的军马不动如山;似乎也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良久;队伍分开;一人单人独骑出来;和朱佑阮一样;都是穿着四爪蟒袍;京师之中能这样穿戴的;除了朱佑阮和柳乘风之外还能有谁。
    柳乘风排众而出;冷冷的打量朱佑阮。
    朱佑阮迎着柳乘风的目光;满是傲慢。
    他有他的骄傲;他的血管里流着的是最正统的皇室血脉;他是国姓;他从出生起;就已经注定了今世不会平庸;他是贵族中的贵族;天潢贵胄中的金枝玉叶。
    而他眼前的人呢?五六年前的时候;这个人不过是个最不起眼的人物;不过是仗着恩宠;一步步走到今日这一步;这样的人;或许别人会佩服;可是朱佑阮却是骨子里的鄙夷。
    龙就是龙;老鼠就是老鼠;无论老鼠龙鳞附身;也还是老鼠。
    这就是出身;柳乘风可以改变地位;但是永远改不了自己的出身。
    朱佑阮自觉高高在上;几乎是用呵斥的语气道:“你就是楚王?你好大的胆子”
    这叫先声夺人;朱佑阮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从出身起;身边的人就顺着自己;虽然受万贵妃的种种压制;可是毕竟还是围着他转的人多;人出身太过高贵;就难免有些颐指气使;这并不是刻意表露出来;都是浑然天成。
    柳乘风却是不为这威压所动;慢悠悠的道:“想不到安陆王倒是喜欢抢台词;这句话分明是本王该的;怎么安陆王倒是抢了先了。朱佑阮;你的胆子倒是很大。”
    直呼其名。
    朱佑阮从出生起;就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他勃然大怒;道:“你太造次了。”
    柳乘风已经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眼睛眯起来;掠过一丝杀机;随即冷冷道:“大胆反贼;到了今日;你还想嘴硬吗?你以为你是天潢贵胄;就无人动的了你;本王能动的了宁王;就动的了你;你不过一个藩王;居然还妄想入主东宫;还想从大明门出入;若只是这样;本王还只是你不懂规矩;受人蛊惑;现在竟是变本加厉;勾结乱骂呼你做万岁;这大明朝;万岁只有一个;却不是你;今日你既然来了;那么就不必走了;你没有运气出入大明门;那就把这性命留在这里吧。”
    他眼睛射向远方;朗声道:“太后已有口谕;朱佑阮一介宗室;居心叵测;图谋社稷;不思报效国恩;却是效仿乱臣贼子;尔等之中;有他的心腹党羽;亦有许多被他蒙蔽之人;本王给你们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内;若是肯迷途知返;本王饶你们一命;若是还有人痴心妄想;继续从逆;杀无赦。”
    他打马而回;不去管既愤怒又惶恐的朱佑阮。向身边的军马下达了命令:“一炷香之后;所有留在原地的人全部处死”
    骁骑们顿时慌了;他们只是听从上官的命令前来护驾;并不表示他们敢和数万的新军对抗;他们这点人;连给人家塞牙缝的都不够。
    事实证明;武夫都不是傻子;那些骁骑营的官兵不像其他的大臣一样还要廉耻和面子;一听柳乘风的喊话;顿时纷纷鸟兽作散。
    至于其他的文武官员;有人捶胸跌足;有人想好了要做忠烈的直臣;也有人在不经意之间悄悄溜了出去;朱佑阮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的数千人;转眼之间只剩下了百人而已。
    人情冷暖;一下子便揭晓出来;朱佑阮脸色苍白;瑟瑟作抖。
    随后;漫天的喊杀传了出来。
    “杀”
    砰砰……
    火铳大作;硝烟弥漫。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火铳的铳口;对准的只是敌人;只要是敌人;就没有什么天潢贵胄和凡夫俗子的区别;更没有什么高贵和低贱;没有什么凤子龙孙;铅弹是不长眼的;无数的弹子乱飞;只是一轮齐射。
    那些被打成了筛子的藩王、大臣、武官、随扈便已是天昏地暗;天是血红的天;地面是硝烟和血泊;便是他们的眼睛;都蒙上了一层血红。
    朱佑阮不可置信。
    直到那浑身的痛感传至全身;他才真正相信了这个事实。
    他不甘;可是他的身子却是出卖了他;他站立不住了;蟒袍上全部是焦黑一片;鲜血洒在这大红的礼服上;代表的不再是尊严;而是死亡。
    “我……我乃成化皇帝之孙;天潢贵胄;贵不可言;尔等……尔等安敢……”
    他倒了下去;已经没有了气息。
    ……………………………………………………………………………………………………………………………………………………
    第二章送到。
    (。。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大明不会亡
    京师的空气令人窒息。
    其实朱佑阮的支持者依1日不少;至少在这京师里;仍有人奉他为神明。
    只是当一队队的军马上了街;各处的要害城门和街道被人控制;整个京师全部戒严;可是依1日;有人在焦灼的等待消息。
    对于那些塞入门缝的报纸;有不在少数的人表示出了不屑于顾;是非曲直;还不是报纸想什么就是什么。
    可是……当那火铳声传出;却是浇灭了这些人一切的希望。
    是火铳的声音;只有新军;才能如此整齐的发出如此整齐的火铳;新军动手了。
    新军是对谁动了手;莫非是有军马勤王?又或者是;这些新军胆大包夭;竞是对摄政王动了手吗?
    柳乘风当真是丧心病狂;居然……居然……坐立不安的人依1日只能等待消息;他们心里还存着希望;柳乘风定是要谋反了;要谋反了;他怎么敢。
    国朝百二十年;国朝百二十年哪;大明朝不会亡;不会亡的。
    这些人心思复杂;心思复杂到了极点。
    紧接着;令人窒息的消息传出来。
    摄政王朱佑阮如野狗一般;被人当街打死;与他共同殉难的;还有三十一名朝廷大臣;上到户部左侍郎;下到吏部给事中;其中还有个顺夭府的推官。
    可是……内阁大学士杨廷和呢?内阁大学士李东阳呢?
    绝望的人不可置信;为什么名单里没有这两个人物;难道不是他们力保摄政王;难道他们跑了?
    这些虽然困在家里的人;哪一个都有自己的耳目;所以虽是戒严;仍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虽然未必能保证消息的准确性;可是像杨廷和、李东阳这样的大人物;不可能出差错。
    误国;真是误国o阿;杨介夫、李宾之该死
    更加令人绝望的消息是;京师里数十万的武装;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所有人都成了看;有人蠢蠢欲动;可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有死国的勇气。
    大家都在千等;都在期望着奇迹出现;当然;他们所期待的;都是别人给出的奇迹;至于自己……那还是留待有用之身;至于这有用之身留来何用?却都各有打算。
    接下来的消息又传了出来;以英国公张仑为首的一批公侯;已经人宫觐见了太后;到底这些人谈了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这些人定是支持柳乘风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一批人里;还有张家兄弟;还有成国公的世子;这些人都是和柳乘风穿一条裤子的。
    ‘仁人志士’们又愤怒了;该死;这些人统统该死;因为一点蝇头利;居然连社稷都不顾了。
    仁人志士们绝望了;为什么只有这么些人死国;为什么?人心不古哪。
    显然;武官们比文人清醒的多;或许会有人心里倾向摄政王;可是一旦答案揭晓;这些人就没有再什么了;楚王其实也不错;楚王殿下改制;给了武人不少好处;而且这些年;东征西讨;也确实令人敬佩;那么接下来他们要考虑的问题;无非就是如何巴结的问题了。
    千万别以为武人就是大老粗;其实理论上来;武人比文人更懂得变通;武人虽然没有花花肠子;却也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规矩束缚;他们信奉强者;现在的强者摆明了楚王。
    大明门的血还没有擦拭千净;这里已经成了禁地;仍然还有军队在这里巡逻;京师也没有解除戒严;到处都是缉事、都是厂卫。
    无论是新军还是厂卫;亦或者是经常出人聚宝楼的商贾;柳乘风的果断无疑是给了他们一针强心剂;他们跟着柳乘风;已经没有了退路;与柳乘风共荣共耻;若是柳乘风稍有迟疑;对他们来并不是好事。
    安陆王毕竞是名正言顺;毕竞是凤子龙孙;将这个人留着;迟早会是个隐患;与其如此;倒还不如来个痛快。
    坤宁宫里。
    张太后已经见过了英国公为首的王公;她的表现很镇定;完全没有其他人所想象中的脆弱;甚至她的思路也极为清晰;倒不像是王公们安抚她;最后却是她来安抚大家。
    紧接着;三个内阁大学士觐见。
    除了焦芳;杨廷和和李东阳都是面无血色。二人木然坐着;总是走神。
    这是一种畏惧和羞耻夹杂在一起的复杂心情;他们仿佛像被抽空了一样;时而感到畏惧;时而感到羞耻;时而恨自己当时没有死国难的勇气;时而又木然不动;似乎认为自己没有死的必要。
    唯一神色如常的;只剩下了焦芳。
    焦芳将外头的情形简略的介绍了一遍;当然;这一遍介绍自然都是倾向于楚王的;无非就是朱佑阮图谋不轨;无非是楚王在劝无效之后下令进击。
    杀人……似乎有极为正当的理由;至于张太后信不信;那么就是另一回事了。
    张太后脸色平静;侧耳倾听;并没有显出愤怒;有的只是平静;一种令人窒息的平静。
    她沉默片刻;随即道:“哀家召朱佑阮人京;本意是希望他能暂摄朝政;可是不成想;他还未人宫;就已是胆大妄为;只是现在闹出这么一桩丑闻;实在可叹。毕竞是先帝的兄弟;给予厚葬吧;仍1日以亲王之礼下葬;不可简慢。”
    张太后一席话;焦芳的眼珠子却是转了转;随即道:“太后;不可。”
    张太后慢悠悠的道:“焦卿这是何意?”
    焦芳欠身道:“凡事必须名正才能言顺;若是准以厚葬;岂不是告诉夭下人;安陆王无罪?若是无罪;那么岂不是这平叛有误?若是朝廷不能果决;只怕人心浮动;有人会有非分之想。”
    狠;够狠;人都已经死了还不肯放过。
    杨廷和又愤怒了;只是这愤怒来的快去的也快;现在;他还有愤怒的资格吗?
    张太后踟躇;语气平淡的道:“那么焦卿以为如何?”
    焦芳正色道:“立即传召夭下;伸张朱佑阮的罪行;既是图谋不轨;窥窃神器;就当与宁王罪同。应削了王爵;派锦衣卫立即前往安陆;捉拿其家亲眷;至京师治罪;只不过……”焦芳在这里顿了一下:“只不过将来太后如何处置;是否念在宗室份上斟免一些处罚;却又是另一回事。”
    张太后似乎也被动;她叹了口气;道:“好端端的亲戚;闹成这个样子。”随即道:“内阁来拟旨吧;一切就按你的办;不过押解到京时;不要怠慢了;定罪是定罪;可是哀家将来还要酌情斟免的。”
    焦芳忙道:“微臣遵旨。”
    焦芳见张太后不话;又道:“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现在安陆王既然已经死了;是不是该另委他人;代君摄政?”
    焦芳突然提出;让杨廷和和李东阳都不禁抬眸看他;现在刚刚弄死了一个藩王;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提出这个事;莫不是这人就是楚王的;这楚王想来做摄政王了?
    想到这里;杨廷和和李东阳都是鄙视的看了焦芳一眼;做人走狗做到这个地步;还真是大开眼界;外头的血都还没洗刷千净呢;现在就已经急不可耐了。
    张太后显得心烦意乱;却还是顺着焦芳的话道:“那么你有什么意见?”
    焦芳正色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若是无人主持大局;大大不妥;微臣以社稷江山计;窃以为应当再择选宗室人京师摄政。”
    杨廷和和李东阳听到宗室二字;也是觉得奇怪;原以为焦芳会直接提出让楚王摄政;若当真如此;二人已经做了准备;便是拼了命不要也要反对了;可是焦芳居然了宗室二字;倒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这焦芳;到底想搞什么鬼?
    张太后显然也是赞同;情理上;她是不愿意再闹这摄政的;可是现在刚刚杀了个宗室藩王;若是不表示一下只怕宗室相疑;于是点头道:“谁来摄政为好?”
    焦芳道:“德王有一子;名朱祐榕;礼贤下士;为人庄正;又是近亲宗室;或可人京主持大局。”
    眼下成化皇帝这一脉除了皇上外;已经再无人选了;那么近亲来;就只有成成化皇帝的兄弟德王最为尊贵;德王本来受封于德州;后来嫌那里不好;随即又迁往济南;与先帝同一辈分的是王世子朱祐榕;此人有些倒霉;他的爹活的时间太长;现在都已经年过七十;仍然身体康健无比;所以现在年界五旬;仍然还只是个世子的身份;焦芳提出他来;倒算是颇能够让各方面都觉得满意。
    杨廷和原本准备好的辞一下子全部吞回了肚子里;显然对于这个德王世子;他是无话可的;按礼仪来也确实没有错;几乎挑不出任何毛病。杨廷和甚至在幻想;那柳乘风和这焦芳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做的太过份;所以才提请出这个人选出来。
    (。。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就是你了
    这件事是焦芳提出;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张太后沉吟了片刻;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于是立即让内阁代曱办。
    今日的事出奇就出奇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事情仿佛都没有发生过;到了下午;京师又恢复了正常。
    内阁仍是内阁;新军依旧是新军;宫里也平静的很;便是柳乘风也回到了楚王府;甚至根本没有去和张太后会面。
    一切都回到了几天之前;只不过上一次是等着安陆王赴京摄政;这一次是德王世子而已。对于有的人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里头还是有很多分别的。
    懿旨连夜到了济南;派去的钦差发现了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德王府对于钦差的到来;自然来无比的心非奉承;七旬的德王亲自出来迎接;只不过钦差问这世子的下落时;德王却露曱出了为难之色。
    “不瞒钦差;犬子病了。”
    未来的摄政王病了;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去的钦差顿时紧张起来;忙道:“不知是什么病。”
    德王却是一副羞于言词的样子;最后道:“疯了。”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疯;钦差可不是傻曱子;来之前他是做过功课的;大致了解了一下这位世子;就在几个月前;这位世子还上了一道奏书庆贺朝曱廷凯旋得胜呢;这才几天的功夫;怎么疯就疯。
    钦差自然不信;对德王曱道:“殿下;朝曱廷正在多事之秋;太后垂青世子;欲请他入京操持国器;这可不是玩笑。”
    德王却是道:“大人不信;但可明辨。”
    这一辩不要紧;真正辨下去;还真是吓人一跳。
    朱佑榕确实是疯了。疯的太厉害;比如现在接近入冬的天气;这位大曱爷居然夜里不好端端的在被窝里躺着;而是光着屁曱股直接上了房顶;白日的时候他在花园里玩泥巴;其实玩泥巴也没什么;玩了泥巴他还撒尿;往泥巴里撒尿之后他继续玩。
    口味太重。
    钦差这时候只能目瞪口呆。只是这事太大;他不敢轻易回去;只得继续观察;结果更恶心的还在后头;吃饭的时候他突然跳到桌上;直接掏出家伙就往酒桌上放水。放完了水又大快朵颐;还不忘大叫痛快、痛快。
    德王老人家只是一副痛曱心曱疾曱首的样子;这钦差一琢磨;顿时明白这里头的关节了。
    人家不是疯;而是压根就不敢进曱京;当年燕王在京师的时候;不也是装疯吗?为何?保命而已。
    论与皇家的亲疏;安陆王显然比德王一系要亲近的多;结果安陆王是什么下场。不但人死了;还要祸及家人;天下人都知道锦衣卫跑去安陆是做什么的;而德王一系好端端的在济南;过的虽然不是神仙般的日子;可至少也算是称孤道寡的人;生活还算是乐无边的;这个时候进曱京;要嘛就是给人做傀儡玩偶。要嘛又落一个安陆王的下场。不但朱佑榕倒霉;德王一家几百口也要倒霉。
    所以这朱佑榕才会有这一幕。他不能抗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人恶心走;这个摄政王谁愿意谁当;德王一系的人反正是不上这个当的。
    可是钦差就算是明白这一对恶心父子的心思也没有办法;难道还能把他绑走不成;这朱佑榕要是铁了心;跑到朝殿去拉开裤腰带放水怎么办?他反正是不曱要曱脸了;可是朝曱廷毕竟还是要脸。
    对付这种不曱要曱脸的人;钦差只能逃之夭夭。
    这钦差一走。
    德王府就清静了;年迈的德王唏嘘的坐在堂中;用手轻轻捋着颌下的白须;眼里现出无奈之色。
    至于那之前装疯卖傻的朱佑榕;则是长出一口气的样子;他虽是五旬;身曱体却是保养的不错;此时恢复了正常;竟也有几分道貌岸然。
    “父王;不知朝曱廷;会不会放过儿臣。”朱佑榕显出几分后怕之色;若在安陆王曱进曱京之前;朱佑榕是很羡慕朱佑阮的;不管怎么;大家都是同辈;凭什么你来摄政我却继续窝在这里做世子。可是等到京师地消息传来;他才暗暗乍舌;这哪里是摄政;这分明是杀猪(朱)嘛;谁去了谁倒霉;死一个就算了;还要祸及全曱家。
    等到京师里的耳目听到朝曱廷选定了他来接朱佑阮的班;他几天没有睡好;他怕呀;谁不怕谁是孙曱子;不管怎么;他好歹现在是藩王的继承人;家里妻妾成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在这济南府里;他就是土皇帝;谁都要礼让;去京师?傻曱子才去。
    德王摇摇头;道:“想必不会;朝曱廷也是要脸皮的;就算知道你是装疯;多半也不会如何;反正谁来摄政都可以;就是不能让咱们来摄政;这是送死;不是摄政;榕儿;这些时日曱你不要懈怠;该装的还要装;埋伏曱在济南的那效卫定然还会盯着你我父子;眼下是多事之秋啊;自然是谨慎一些的好。”
    “还要?”朱佑榕一脸苦瓜像。
    德王苦笑;道:“宗室宗室;是贵不可言;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和囚徒并没有什么区别;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们;在看着我们;稍有不慎;就是大祸临头。不过你也不必担心;做个样子就可以;毕竟我们只是表明一下心迹嘛;朝曱廷刚刚杀了个藩王;现在正在风口浪尖;想必也不会刻意和我们为难;只是钦差一走;我们就露曱出本来的面目;终究还是不好;得给朝曱廷一个台阶。”
    朱佑榕道:“儿臣知道了。父王;接下来朝曱廷会怎么样?”
    德王闭上眼睛;露曱出了苦笑;道:“能怎么样?谁知道呢;天要下雨娘要下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无论是怎么样;也不是你我父子能左右的;君子不立危墙;但愿这社曱稷还能保住吧;保不住……那也是运数已尽。”
    朱佑榕沉默;他听了父亲的话心里碜得慌;怎么大明朝好端端的到了他这里就出问题了呢;父王倒是好;已经年过七旬;做了数十年的王爷;什么福都享过了;倒霉的是自己;眼巴巴的等袭爵;等了这么多年;结果朝曱廷告诉他;出问题了;这不是坑崽吗?
    朱佑榕犹豫了片刻;道:“宗室之中;总有一些贤人;这个时候会挺身而出吧;难道我大明国姓同宗数以万计;就没一个中用的?”
    德王很世故的冷笑:“是这么;要是有用;就不是宗室了;你看看那些人;哪个不是飞鹰逗狗;哪个有什么真本事;读书的或许有几个;能作画的或许也有几个;其余的;尽皆是酒囊饭袋;父王活了大半辈子;什么看不透;同宗之中;唯一还有几分能耐的就是宁王;宁王现在到哪里去了?哎……朝曱廷为了防备藩王;对宗室一向多有防范;而宗室们为了免除朝曱廷的怀疑;所以大多都沉溺酒色;怕的就是木秀于林;这百年过来;再有资质的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