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此时天sè已是不早,柳乘风也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去见了朱佑樘,将自己的请求了,朱佑樘倒是没有反对,让人去尚宝司知会一声,尚宝司自然不敢怠慢,发出了腰牌,让柳乘风带着七八个随驾shì卫押着李顺出宫。
    柳乘风骑在马上,马不停蹄地赶到百户所,立即命陈泓宇暂时放下手里头的事,将李顺看押起来,又嘱咐陈泓宇需心谨慎,把李顺看住。所有的事办妥,柳乘风才松了口气,问题的关键,就是这李顺了,只要把他背后的人找出来,接下来就是柳乘风反戈一击的时候。
    ………………………………………………………………………………………………
    今天第一章,第二章会尽量早的更新,下午四点左右吧。(未完待续)(。。 )
第一百六十三章:风雨欲来
    北镇府司。
    温正的座驾系在这衙外的木桩上,几个亲军笔直伫立,心中却纷纷在猜测,为何这么一大早,指挥使大人又将人招来议事?
    从前的指挥使大人是个诸事不管的人,一年到头也未必召大家来商量事情,可是近来却是屡次三番地招几个同知、佥事来议事。
    南镇府司虽然离这儿远,温正却是第一个到的,已经和指挥使大人在花厅里叙话了。
    再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同知刘先和佥事杨涛一道过来,谁都知道他二人孟不离焦、焦不离孟,在这卫所里关系最好,他二人一边笑,一边将马交给门口的亲卫,才步入北镇府司。
    最后来的才是指挥使同知陈让,陈让显得有点儿心神不属,满怀着心事,下马的时候,门子为他牵马时慢了一步,被他恶狠狠地打了一鞭子,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陈让的脾气平时倒还不错,至少大多数时候是不对下头人动手的,可是今日却不知犯了什么忌讳,让人不敢过分靠近。
    &nb▽。。Om♂sp;  陈让大剌剌地进了镇府司,轻车熟路地进了花厅,看到大家都久候多时,他心不在焉地朝牟斌行了个礼,见牟斌一副森然的样子,不禁道:“指挥使大人,不知有什么事,急匆匆地把弟兄们叫来?”
    牟斌冷着脸,哼了一声,狠狠地将茶盏顿在桌几上。
    陈让见他不知朝谁发火,心里也不禁有气,这牟斌以往待他谈不上热络,却绝不会摆这种脸子给他看,他是指挥使,自己好歹也是个指挥使同知,虽然比他矮了半截,却未必怕了他。
    陈让正要发火,另一个指挥使同知刘先连忙道:“陈老哥,这一次出大事了!”
    “大事?”陈让心里打了个突突,道:“还能出什么大事?不会又是那个柳乘风吧?”
    陈让昨天夜里一夜辗转难眠,为的就是柳乘风这个事儿,他是东厂的人,萧敬是他的干爹,而柳乘风昨天在宫里发生的事,陈让认为八成是他的那个干爹所为的,原本呢,这个计划倒也不错,趁机把柳乘风铲除了当然是好,可是谁知道,柳乘风不知使了什么幺蛾子,不但脱了身,还拿了一个太监出宫去。
    陈让吓着了,若这件事真是干爹做的,事情就不简单了,不准自个儿也要受牵连,柳乘风敢在宫中拿人,还有什么事不敢做?人家是简在帝心,就算是个百户,实力也不容觑了。
    陈让本就是个多疑的xìng子,今日见牟斌对他这样的态度,心里就凉了半截,想:“莫非是因为柳乘风……”
    刘先却是摇头,苦笑道:“事情出在北通州。”
    听到北通州三个字,陈让吁了口气,随即道:“北通州不是已经新任命了一个千户吗?叫什么来着?”
    牟斌冷声道:“他已经死了。”
    “死了……”这一下连陈让都震惊了。
    前几日,死了一个千户邓通,为了这个事,整个锦衣卫内部震动,连牟斌都亲自率队前去打探,可是这才几天,邓通的尸骨未寒,新任命的一个千户却又是死了。
    “新任的千户,这一次是死在千户所正堂,不知是被谁下了毒,扑倒在案牍上,这些人做事当真干脆利落,只是到现在,咱们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脚。”牟斌语气平淡,可是谁都知道,他的每一句话都带着难掩的怒意牟斌顿了一下,继续道:“这一次,镇府司算是折大了,之前死了邓通,还可以遮掩,现在又死了一个千户,不知道的,还当咱们锦衣卫好欺负。更可怕的是,这害死邓通和新任千户的人,现在连个影子也没发现,这些人当真可怕……”牟斌的嘴hún在哆嗦,脸sè苍白,倒不是害怕这些人,只是心中的怒气无处发泄而已:“杀锦衣卫千户,形同造反,他们到底是借谁的胆子?此前杀邓通倒也罢了,可是这一次,却是将人毒死在衙堂里,哼,实在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也难怪牟斌失了方寸,不管是邓通还是新死的千户,都可以算是牟斌的心腹,这二人的能力在整个卫所中也是一等一的,偏偏就这么死了,还是不明不白,人家今日敢杀千户,难道明日就不敢杀佥事、同知?
    所有人都默然了。
    牟斌淡淡地道:“这件事终究要彻查个明白,不过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当务之急还是看看让谁去任这个千户之职,大家怎么看?”
    温正的脸上不由地lù出苦笑,连续死了两个千户,再找个千户去,这不是摆明了去送死的吗?谁肯去?
    可是不任命又不成,北通州是什么地方?绝不能轻易放弃!而且想必那北通州千户所也早已乱成了一锅粥,群龙无首之下,这队伍迟早要溃散的,必须得有人去整肃才成。
    牟斌见大家不话,才道:“外南城千户所有个叫朱晨的百户,这个人如何?”
    朱晨……
    几乎谁都没有听过他。
    不过听没听过又有什么关系,正是因为这个人没有背景,又无人青睐,才正合适,否则让各自的心腹去,这岂不是找不自在吗?
    陈让立即道:“好,就让他去。”
    其余人也纷纷点头。
    牟斌苦笑道:“只能将死马当活马医了,不过北通州的事只能暂时稳住,拿住元凶才是正理。”
    众人也都点头。
    牟斌见这些人敷衍的样子,心里颇有点儿沮丧,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柳乘风,若是这锦衣卫都是柳乘风那样的人,虽然惹来的麻烦大,却又何至于被人欺负到这个地步?
    牟斌靠在椅上,长年处在他这个位置,早已练就了泰山崩于前而sè不变的xìng子,只是方才实在过于jī动,可是现在等他回过神来,又摆出了一副淡漠的面孔,喝了口茶之后,牟斌淡淡地道:“听柳乘风昨天从宫里抓了个太监?”
    陈让听了,脸sè微微一变,默不作声。
    佥事杨涛道:“是有这么回事,为了那个,那家伙还下了条子,让我到诏狱调几个兄弟给他,借了不少刑具去,想起来也真是……”杨涛朝温正笑了笑,随即道:“一个百户,却是下条子往我这诏狱里要东西,弄得杨某好生尴尬。”
    温正轻笑道:“杨大人多担待,孩儿不懂人情世故而已。”
    杨涛摇头道:“只是笑而已,杨某没有这么的心眼,据他是钦命审案,这案子好像来头还不呢,宫里一点风声都没传出。”
    陈让听了,脸sè变得更差,只是咬着hún不话。
    牟斌淡淡道:“待会儿叫个人去问问,他那边是不是缺什么?镇府司这边给他供应就是。好啦,大家手头上都有事做,今日就散了吧。”
    牟斌摆出一副疲倦的样子,几个佥事、同知都站起来,拱手道别。
    牟斌一个人负着手在这花厅里,推开了窗,这天气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变得yīn沉下来,万物都仿佛被乌云压得透不过气。那遥远的天空,灰méngméng一片,牟斌的眼眸也随之黯然起来,他叹了口气,叫来个书吏,道:“叫人注意东厂的动静,他们太安静了,北通州出了事,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宫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还是无动于衷∫总是觉得,柳乘风抓的那个太监似乎和北通州有关系。和东厂,也未必没有牵连。”
    “大人……杀害亲军千户,东厂未必有这个胆吧。”那书吏显然是牟斌信得过的人,起话来也没有什么顾忌。
    牟斌回眸,沉着脸,淡淡地道:“动手的当然不是东厂,不过东厂那边未必不知道一点动静,他们是隔岸观火,坐看好戏。只是可惜柳乘风圣眷在身,离不得京,否则让他去,或许能查出一点眉目。”
    书吏微微一笑,道:“学生明白了,大人交代的事,学生这就知会下去。”
    烟花胡同百户所这边,柳乘风大清早就到了直房,昨天他借调了几个诏狱的人来拷问李顺,因此整整一宿都在琢磨着问出来了没有。
    他人一到百户所,王书吏就立即迎上来,朝柳乘风笑了笑,道:“大人今儿来得真早。”
    柳乘风呵呵一笑,道:“王书吏来得也不迟。怎么,李顺开口了吗?”
    王书吏正sè道:“昨个儿夜里,陈总旗亲自坐镇,会同几个诏狱的兄弟折腾了一夜,那个李顺倒是口硬,无论如何也不肯,学生怕李顺吃不消,若是不心断了气,岂不是坏了大人的大事?所以学生便叫陈总旗等人暂时先歇下,也叫人让李顺先睡下,还叫人来看了他的伤,不过都是皮外伤,倒是不打紧,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柳乘风颌首点头,颇觉得头痛,不禁骂道:“那几个诏狱来的家伙,还吹嘘什么没有人能在他们面前不肯张口的,还今儿一早,我到了这里就会有消息。原来是吹牛的,呸……什么诏狱,其实也不过尔尔,不过话回来,这死太监也太硬气了一些,竟然熬了一夜也没有开口。”!。(。。 )
第一百六十四章:疑云
    柳乘风沉默了一下,随即对王司吏道:“走,带问去看看那李顺。”
    王司吏颌首点头,领着柳乘风到后衙的一处柴房,这柴房有几个芯看守,看了柳乘风来,连忙要来见礼。柳乘风虚抬起手,道:“不必多礼,去把柴房打开。”
    芯连忙开了钥匙,把mén打开先走进去,对里头的人呼喝一声:“不要装死,大人来了。”
    踢了几下没有动静,芯便蹲下去,探了那李顺的鼻息,随即惊道:“大人,这李顺死了。”
    “死了?”柳乘风吃了一惊,快步进去,叫人掌了灯,只见这李顺xiōng膛口hā了一根竹签儿,穿xiōng而过。血流了一地,早已干涸。他的双手,搭在竹签的一头,明显是自己用竹签hā入自己的xiōng口的。
    “自杀……”柳乘风无语,这时候对这李顺的硬气,反倒有点儿佩服了,用一根柴房的竹篾儿自杀,这个人绝对拥有极大的勇气,而且在自残的过程中竟没有发出一声呼喊,否则外头的芯早就开了柴mén进去冲进去制止了,可见他面对死亡时,是多么的从容。
    出了这么大的事,几个芯已是吓得冷汗直流,连忙拜倒,道:“大人,卑下们看护不周,请大人恕罪。”
    柳乘风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随即呵斥一声,道:“慌个什么,去,把那些诏狱的人叫起,我有事要问。”
    芯们如méng大赦,争先恐后的去叫人,这些借调来的人,因为公务在身,所以只在后院huā厅里歇着,一下子便叫来了。几个人听到李顺死了,也是吓了一跳,跑过来一看,查验了下李顺的尸首,其中为首的松了口气。
    若是这李顺的死因,是因为用刑不当而死,这干系就得他们蹬,来的时候他们就听人了。这是大案,不容有失,否则追究起来谁也吃罪不起,现在看这李顺的死因∷。。oM¤却是自残,那么这干系就是护卫在这里的芯了,反正和自己无关。
    柳乘风皱起眉,问他们道:“你们看看,你们在诏狱的时候,可曾看过这种自残的方法吗?”
    他们这些人都是诏狱的老油条,犯人自残的事也都是司空见惯。尤其是能被镇府司看上的,有的为了不牵扯到别人,所以便在狱中自杀,这几个诏狱的芯查验了一下。其中一个苦笑道:“大人,这样的死法,还真不曾见到过,只听有人用毒yào、白绫自尽,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竹刺儿自杀的,大人想想看,用竹刺儿刺心口,这得有多痛?更何况这竹刺儿并不锋利,只怕没有一个时辰。也刺不死自己。可是这看这李顺的面容,死时又无比安详,卑下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还真没见过一个这样的自残的。”
    柳乘风本就是医生。其实早就看出来了这一点,将他们叫来询问,不过是确认了一下心中的想法。这李顺抵住了一夜的拷打,还能选择用这种办法自杀,并且还保持着从容,这个人,当真可怕。
    可是话又回来,对一个人来,除非活着对他来还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那么自杀自然算不得什么。可是问题又出来了,就算他怕继续活着。却又为什么能死的这么从容?
    柳乘风从事过医学,当然知道自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而李顺的死,实在难以用常理来度之。
    柳乘风的双眼微微眯起来,随即淡淡的道:“这件事,谁要是传出去就不必活了,大家仍旧按从前的计划,每日到这里来‘审问’,对我们来,李顺已经死了,可是对外头的人来,李顺必须活着,都明白了吗?”
    柳乘风的话,谁敢不答应,于是纷纷道:“遵命。”
    柳乘风冷着脸,从柴房中出来,那王司吏连忙快步追上,一边走一边道:“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柳乘风叹了口气:“李顺一死,所有的线索就都断了,陛下那边,我已立了军令状,非要查出这事的前因后果不可。若是查不出……”柳乘风淡淡道:“想必在陛下心里,一定会留一个坏印象。更何况这件案子,还与我有牵连,不把背后的人揪出来,我实在有些不放心。”
    王司吏道:“大人方才让人不许将李顺的死声张出去,是不是想故布疑阵……”
    柳乘风微笑的打断他:“其实起来,这李顺背后的人最有可能是两个,一个是东厂太监萧敬,另一个就是宁王。”
    萧敬倒还好理解,毕竟这李顺据是司礼监的杂役,那这东厂太监萧敬又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起来要指使李顺,可谓轻而易举。不过宁王……
    王司吏深看了柳乘风一眼,道:“大人的意思是,李顺可能和明教有关?”
    柳乘风淡淡一笑,道:“我可没,不过宁王与明教似乎有点关系倒是真的,宁王要置我于死地,也是顺理成章。他要收买一个太监,或者,这李顺根本就是明教的人,那么他的死也就得通了,你看,李顺死时很安详,莫非他真信了明教的胡言luàn语,认为人死后能上西天极乐也是未必。”
    王司吏苦笑:“这么,大人想怎么办?”
    柳乘风道:“还能怎么办,宁王父子这几日就要回南昌府,就先从他查起吧,你叫些人,看住宁王的行辕,看看他那边有什么动静,先看看再。”
    王司吏应了一声。
    柳乘风皱着眉,便回到值房去,叫人拿了笔墨,开始练习书法,如今这书法,已成了他缓解压力的办法,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着一种古怪,能指使的动司礼监杂役太监的人,这京城未必有几个,有陷害自己,要将自己置之死地的人,也并不多,可是偏偏,李顺却是死了,而且死法也是古怪,柳乘风陡然想起了什么,搁了笔,随即叫来一个人来,道:“这个李顺的籍贯在哪里,家里有哪些人,也要查一下,一点都不要遗漏。”
    ………………………………………………………………………………………………
    光禄寺。
    仍旧如往常一样,每到清早的时候便有人出去请人挑了城外碧溪泉的泉水进来,这泉水是给宁王朱觐钧煮茶用的,朱觐钧为人风雅,jīng通茶艺,来了这京城,听那碧溪泉的泉水好,因此他的随扈,每日都会给他送来那数十里外的清泉。
    值守的差役倒是清闲下来,这宁王父子的起居原本是他们照应的,只是他们父子从南昌府带来的随从多,起居和护卫的事都不让他们hā手,所以他们也乐得清闲。
    不过这光禄寺里里外外,都布置了宁王的卫戍,明岗暗哨不少,森严程度非同一般,以至于寻常供应这光禄寺的柴夫、炭翁都不禁心里头埋怨,平时从后mén进去放柴草、木炭,直接跟相熟的差役打个招呼就是,可是现在,却是一路盘查,不知耽搁了多少时候。
    朱觐钧所住的地方叫君子阁,这君子阁原本只是招待藩臣使节的地方,按着规矩,朱觐钧算是屈尊了。不过朱觐钧这名儿雅致,便搬到这儿来住,不过光禄寺里的人却不以为然,认为这宁王喜欢这君子阁的僻静,因为这阁楼所处的位置正在东北的角落,平常不会有人来走动,再加上四周都是林木,若不靠近,谁也不知这里头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君子阁里,朱觐钧洗漱完毕,坐在huā厅里喝了一口茶,过了一会儿,朱宸濠就来了,朱宸濠进来时显得有些行sè匆匆,走到这儿也不气,直接在下首的座位坐下,随即道:“父王,那个人死了……”
    “死了?”朱觐钧的双目阖起来,随即淡淡一笑,道:“死了也好,人走在路上,难免会有绊脚的石头,一脚踢开了,就不怕跌倒了。”
    朱宸濠喜滋滋的道:“只是不知道卫所那边会有什么动作……”
    朱觐钧打断他,道:“他们有什么动作,和本王有什么关系?我们明日就回江西去,这里的事,就不必再管了。”
    “父王,明日就走?”朱宸濠呆了一下,继续道:“不是要等几日吗?”
    朱觐钧摇头,道:“原本是想多待些日子,宫里也有挽留的意思,不过方才为父已经叫人递上了辞别的奏书,只要宫里点了头,明日就启程吧。这京城是个好地方,可是父王却觉得,京师里总是透着一种古怪,像是在酝酿着什么事一样,咱们的根,暂时还在江西,为了稳妥起见,还是立即回去。”
    朱宸濠咀嚼着朱觐钧的话,道:“父王莫非怕的是东窗事发?”
    朱觐钧从鼻音中发出冷哼声:“东窗事发又如何,我们是藩王,没有铁证,谁也不能拿我们如何,你放宽心就是。”
    朱宸濠还想什么,朱觐钧却是摆摆,不要多问。”
    朱宸濠只好道:“是。”(未完待续)(。。 )
第一百六十五章:呆子发飙
    。宫中的案子,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只是许多人猜测不出,明明牵涉到了宫中,却为什么让一个锦衣卫百户来查探,而且连犯事的太监,也都带出了宫,由外臣处置。e^看
    宫闱中的事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至于宁王父子离京,都变得不甚重要了。
    内阁那边,已经批准了宁王父子请求离京的奏书。
    虽然此前挽留了一次,不过只是礼节上的套而已,内阁这边,其实是巴不得他们赶快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按祖制来,藩王在这京师待得太久,自然免不了会滋事,与其如此,这些家伙自然是有远走多远的最好,要折腾到自己藩地里去折腾,大家眼不见为净。
    内阁这边将批注送入宫中,皇上倒也没有多少意见,不过在批红的同时,又下了一道旨意,该给的赏赐自然是不能少,此外少不得让礼部尚书马文升礼送,以此显示宫中对宁王的厚待。
    宁王父子收拾妥了行礼,在光禄寺mén口已是停满了车仗,这一对父子出来,旁若无人地上了车,他们的马车一动,其余的马车也都尽皆动了起来。
    这光禄寺卿将宁王父子送走,之后的事就是礼部的事儿了,不禁松了口气,便回了值房,索xìng去躲清闲。
    不过宁王一走,这光禄寺外头便来了一队锦衣亲军,当先的一个直接按刀到了衙mén口,直接对那守mén的mén子道:“烟huā胡同百户所钦命审案,要搜查一下宁王的居所……”
    “啊……”那mén子没回过劲儿来。
    且不锦衣卫这么大胆直接来光禄寺里搜查的已经许多年没有了。就这宁王是什么人?也是锦衣卫能这么大张旗鼓来查的?
    “快让开!”领头的人是陈泓宇,一见这mén子犹豫。脸立即拉了下来,朝这mén子怒目而视。
    而这时候,在陈泓宇后面的柳乘风也下了马,将马绳jiāo给一个亲军。一步步走过来,对陈泓宇笑道:“老陈,不要这么凶神恶煞,要文明执法,我来问吧。”
    罢,柳乘风笑yínyín地对mén子道:“哥,宁王父子住在哪里?”
    “这……这件事,人做不得主,我……我……”
    柳乘风淡淡一笑道:“那就请做得主的人来,我们时间不多。15还是劳烦尽快通报的好。”
    这mén子飞也似地进去禀告了,过不多时,光禄寺卿出来,也是有些愕然的样子,柳乘风见了他,朝他行了礼,正sè道:“下官奉钦命审案,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光禄寺卿心里有气。这儿好歹也是朝廷几大部堂、院寺之一,锦衣卫就算要查,那也得先把圣旨拿来,至少也要让牟斌下个条子知会一下,怎么能让一群芯进去就进去?
    光禄寺卿脸sè骤冷,道:“你可有圣旨?”
    柳乘风摇头。
    光禄寺卿继续道:“既然没有圣旨。这鸿胪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