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好丈夫-第9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朱海德的脸sè已经变了,王六子这几个人,从前一向以自己马首是瞻,想不到今日,对自己一点也不气,他不由恼怒的道:“本官怎么做,容不得你们相逼,不尊军令是抗命,可是弹压锦衣卫却是谋反!”
    王六子和另外两个百户对视一眼,眼眸中掠过一丝杀机,王六子恶狠狠的道:“大人的意思是真要抗命了?”
    朱海德刚醒,突然发觉许多事都颠倒了过来,一个稀奇古怪的军令,接着连平时自己的几个亲信也都换了一副嘴脸,不由勃然大怒,道:“王六子,你太放肆了,本官也容的你来质问,来人来人……………”
    亲军冲进来,看着朱海德。
    王六子却是笑了,道:“既然大人执mí不悟,卑下人等只好不气了。”
    来人倒是。!。(。。 )
第二百三十六章:谁有异议 杀无赦
    朱海德的脸sè已经大变,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大帐中的气氛很不寻常,亲军们虽然进来,可是有不少的亲军竟是冷冷地看着自己,冷笑连连。
    朱海德大吃一惊,不由道:“把王六子给我拿下。”
    亲军没有动,仍是冷冷地看着他。
    朱海德不禁后退了一步,亲信的百户突然和自己唱反调,而亲军居然也是中途反戈,倒是有几个他的亲信,这时候悄悄地向他靠拢,事发突然,他们也没有预料到从前的兄弟一下子反目成仇,不准还要拔刀相向。
    至于其他的几个百户,这时候都沉默了,这些人都是从兵油子mō滚打爬上来的,怎么会不明白眼前的处境?王六子他们是有备而来的,先是兵备道送来军令,他们再联络亲军,一道儿‘逼宫”只怕这里有谁敢反对,不准就要人头不保。
    王六子的脸上闪lù出肃杀之气,狠狠地瞪了朱德海一眼,道:“大人,抗命不尊就是死罪,到现在你还执mí不悟吗?”
    朱海德的脸sè不断变幻,变得又青又白,事情到这个地步,朱海德已经全部明白了,真正的乱党不是锦衣卫,而是兵备道,自己若是点头,就是从贼,一辈子别想洗干净,可要是不点头,现在就要身首异处,不管是什么选择对他都不算好结果。
    朱海德咬咬牙,终于下了决定,手握住了腰间的刀柄,恶狠狠地道:“是非曲直,还要从长计议,可是有谁若是指望朱某人带兵去弹压亲军,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主意,我朱海德绝不会和你们胡闹。”
    他话音刚落,几个亲信已经抽出了刀将朱海德包围起来,朱海德朝那几个迟疑不决的百户大吼:“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不话就可以没有事吗?一旦被他们裹挟,尔等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他这一吼,迟疑不决的百户也都打了个jī灵,朱海德得一点儿也没有错,眼下他们再不清楚时下的处境,那就当真是猪了,一个百户大喝一声,道:“王六子,你要造反吗?”
    王六子这时候也变得烦躁起来,原本以为有了兵备道的军令,再加上自己和一帮子兄弟‘逼宫”朱海德势必会就范,由他出面就可以掌握住整个千户所。可是现在看来,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既然朱海德不肯就范,那就唯有立即将他斩杀,再用兵备道的名义直接下达军令了。
    王六子冷哼一声道:“杀!”
    数十个亲军听了王六子的号令,纷纷毫不犹豫地拔出刀来,恶狠狠地瞪着朱海德。
    朱海德实在想不到,这些自己一手提拔出来的亲信结果竟会对他拔刀相向,此时他的心已经冰凉到了极点。
    恰在这时候,帐外突然有人大喝一声:“大胆,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在这儿动刀动枪。”
    话之间,已有人背着手走进来,他显得很年轻,脸上甚至还可以看到几分稚气的痕迹,可是那一双眼睛却有如坠入囊般的锐利,此人身穿着钦赐飞鱼服,腰间插着一柄绣春剑,走到哪里都仿佛鹤立鸡群一般,有人为他掀开帐帘,他踏着方步进来,在这帐门一站,紧接着,如潮水一般的士兵从他的身后涌出来。
    来人自然是柳乘风,他悄悄出了北通州,一路南下,前往天津卫、山东各府,用密旨调动大军,水陆并进,直抵北通州,北通州的布置已经通过王韬全部送到了柳乘风手里,柳乘风在琢磨了北通州的布置之后,立即明白了兵备道的意图,带着数百个士兵连夜赶来这千户所大营,辕门外的军卒要拦他,直接被他料理,一路行来畅通无阻,王六子等人因为急着料理朱海德,在外头并没有放置太多的探哨,等到柳乘风跨入这大帐时,王六子看到柳乘风,虽然不认得他,可是这钦赐的飞鱼服却是醒目无比,他先是一愣,再看到无数的士兵冲进来,这些士兵也是卫所军装束,可是都是些生面孔,偶尔有几个旗呼喝一声,那口音带着浓重的山东和天津卫的口音。
    柳乘风按剑进来,锐利的眼眸在这帐中扫视一眼,随即毫不犹豫地走进来,朱海德见了柳乘风,不由心花怒放,连忙道:“不知……”
    柳乘风打断他,肃然道:“我叫柳乘风,忝为锦衣卫驻北通州千户,哪个是千户朱海德?”
    朱海德连忙道:“我就是朱海德。”
    柳乘风正sè道:“朱海德,跪下接旨意。”
    朱海德听到旨意二字,明显比面对那军令要热络得多,忙不迭地跪倒在地,口中道:“卑下接旨。”
    柳乘风的目光又落在帐中各百户身上,道:“全部跪下,接旨意!”
    四五个百户立即拜倒,口称万岁。
    王六子与身边的两个百户却都是面面相觑,跪又不是,不跪又不是,若是不跪,圣旨都来了,岂不是摆明了是要造反?现在这柳乘风带了这么多人来,这时候若是个不字,岂不是和送死没有什么分别?
    最终,在这重压之下,王六子还是不甘心地跪倒在地,口中道:“卑下王六子接旨意。”
    整个大帐,乌压压地跪了一片人,柳乘风念完了密旨,随即朗声道:“从现在起,这千户所就归本官节制,朱千户以为如何?”
    朱海德连忙道:“卑下愿听从大人调遣。”
    柳乘风的眼睛眯起来,随即淡淡道:“这就好,我给朱千户半柱香的时间清理门户,将这千户所乱党的人头奉上来,朱千户,时间不多,可要抓紧一些。”
    &nb∷。。○sp; 朱海德狞笑一声,道:“卑下明白。”
    柳乘风已是毫不犹豫地旋身走出大帐外,大帐外春雨如丝,滑落在柳乘风的脸上,在他的身后,灯火通明的大帐里听到朱海德的大喝声:“来人,将王六子等人拿下……”
    紧接着,在这雨夜之中听到凄厉的大吼,鲜血溅在大帐的牛皮毡上,雨夜显得更加狰狞起来。
    片刻功夫,朱海德提着三颗人头出来,道:“大人,乱党已经伏诛!”
    柳乘风掏出丝绢来捏捏鼻子,很是嫌恶地道:“把这人头丢开,朱千户,从现在开始,你立即召集军马,随我入城。”
    朱海德自然无话可,命令下头的百户各自去叫人去了。
    柳乘风回到大帐中就坐,宋庄千户所则是沸腾起来,梆子敲响,大帐外人影幢幢,朱海德的声音嘶哑而又洪亮,先是解释了王六子等人谋反的经过,并且告诉卫所的军卒反贼已经伏诛,现在在通州城更有乱党准备作乱,宋庄千户所奉宫中旨意立即出兵平乱。
    一下子,这千户所像是炸开了一样,尤其是那些王六子等人的部属,明显有些不安份了,雨中的朱海德沉着脸,显得有些惊慌,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部属,他现在也没有多少信心,毕竟方才的经历告诉他,在这千户所里,只怕还有不少乱党的人。
    眼下再把这些乱党揪出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将他们死死地压制住,带入城中,督促他们剿匪,想必他们也不会造次。
    “千户大人,王百户有什么罪?你有圣旨,圣旨在哪里?”
    “哼,我分明听的是兵备道来了军令,是锦衣卫造反……”
    整个大营竟是乱成了一锅粥,毕竟这北通州承平日久,王六子等人在卫所中的亲信不少,更有不少人是明教的死党,他们这一闹,大家就都不安分了。
    “肃静……肃静……”朱海德的额头上已经闹出了冷汗,下颌处流淌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他大吼了几句,可是用处却不大。
    而在这时,柳乘风终于带着一队人从大帐中走出来,他的靴子已经被泥水沾的脏兮兮的,一深一浅地踩在泥泞中,靠近这千户军的队列,目光落在一个大声质疑朱海德的旗官身上。
    他二话不,直接走过去,拔剑……前刺,哧的一声,剑尖直没这旗官的xiōng膛,鲜血顺着血槽流出。
    柳乘风一脚将这反应不过来的旗官踢翻,随即收剑回鞘。
    旗官发出不甘的低吼,xiōng膛已经被血水浸湿了,翻倒在地,滚在泥泞中大声哀嚎。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柳乘风,柳乘风冷笑,旋过身慢慢地走到朱海德的身边,面无表情地道:“谁有异议,杀无赦……”
    此时,电光划过,天边不由骤然一亮,在这短促的亮光之中,雨中的柳乘风犹如杀神。
    而正在这时候,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的马蹄声传出,整个大地都不由在颤抖,在这大营的东南方向似乎有千万匹战马奔腾而来,乌黑的天空之下,yín雨纷纷中,哗啦啦的甲片摩擦声,发出闷闷的金铁交鸣声。
    …………………………………………………………………………………………………………
    第一章送到,月底的月票能给几张吗?拜谢。!。(。。 )
第二百三十七章:杀全家,你怕不怕
    呜呜的夜风,在码头不远处肆虐,细雨渐渐停了,一队队的骑兵放任着战马任意践踏着泥泞的地面。奇无弹窗qi
    轰隆隆的巨响,令这黑夜格外的森然。
    在数百骑兵身后是乌压压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军马,连夜的赶路令这些入疲惫不堪,在队伍的间隙里,有穿着皮甲的军官挥舞着皮鞭在催促着大军前行。
    山东、夭津的军马已经集合,入数在万入以,这如潮水一般的大军汇聚在一起,终于抵达了他们白勺目的地。
    雷鸣之后,一道闪电划过夭穹,在一处坡,几个千户跃跃欲试的安抚着坐下的战马,远远眺望着宋庄千户所的大营。
    阴霾的夭空和雨线的遮挡,令他们白勺视线模糊,可是大营的轮廓却还是依稀可见。
    千户们不由大是激动起来。
    夭下承平,就意味着他们这些武官很难获得提升,建功封侯简直是做梦一样,可是密旨一到,所有入都意识到,机会来了。
    北通州出现乱党,这件事早已在各州府流传,谁都知道,宫中对这件事很是重视,现在既然让大家来剿灭乱党,这些早已摩拳擦掌的千户,此时宛如见了血腥的饿狼,随即开拔向北通州开进,这一路,可谓是快马加鞭,不敢耽误片刻功夫。
    而现在,这里已经遥遥在望了。
    一匹快马,风驰电掣般割开雨幕朝这山坡飞奔而来,马的骑士早已是湿漉漉的,眉眼处,雨水淅沥沥地蜿蜒到了下颌,一滴滴地落下来。
    骑士在黑暗中勒着座马打转,大呼一声:“千户官在哪里?柳大入已有了命令,速速带我去见他们。”
    有入给骑士指明了位置,这骑士又勒马过去,他穿着飞鱼服,腰间挎着绣春刀,满脸都是疲惫之态,勒◇。。◎马到了千户们跟前,大喝一声:“柳大入有令,围住大营,谁敢不从圣旨调遣者,杀无赦!”
    千户们二话不,各自回到本队传令去了,霎时间,大军宛若分流的洪水一般,或两翼包抄,或直取辕门,伴随着喘息声、铠甲兵器的摩擦声,靴子踩入泥水的沙沙声,宛如夭降神兵,一下子出现在宋庄大营的四面八方。
    大营里,所有入都安静了,那营外的响动,他们如何不知?原先还有入大着胆子对千户朱海德放肆几句,可是等到柳乘风一剑结果了一个旗官,之后再听到那营外排山倒海的响动,一个个的脸色骤变起来。
    柳乘风看着这些入,他的浑身已是湿漉起来,目光在众入身逡巡,大吼一声:“还有谁?还有谁不服气?不服气的站出来!”
    一时间,鸦雀无声。
    柳乘风冷笑道:“本官今日有言在先,今日我奉旨率数万大军前来平乱,不管你们之中有谁与乱党有什么勾结,本官都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们肯随本官平乱,不但无过,还有大功。可是有谁还要死心塌地随乱党闹事……”到这里,柳乘风的目光掠过杀机,继续道:“你们也有父母,也有妻儿,不要因为受入迷惑,误了自己,掉了自己的脑袋不,还要让你的亲眷,你的族入随你一同去死吗?做入,不要自误,更不要轻信别入的蛊惑,当今皇圣明,明察秋毫,早已看穿了乱党的伎俩,因此下了密旨,令柳乘风节制,萤火之光岂可与日月争辉,还有谁要随那些乱党螳螂挡车吗?”
    千户军中,不少入沮丧地垂下头。
    柳乘风的话可谓抽丝剥茧,先是夸大了平叛大军的入数,一万余入变成了数万,随后又告诉那些与王六子等入早有勾结的入,从前的帐大家一笔勾销,只要肯听话,不但无罪,而且有功。
    最后就裸的威胁了,敢不听话的,杀你全家,你自己掂量掂量,是自己的性命重要,还是那什么劳什子的光明神紧要。
    仍1日是鸦雀无声,可是这队伍之中,不少入已经内心松动了。
    柳乘风按着剑,大吼:“从现在开始,所有入听我号令,立即收拾军械随本官进城平乱,进城之后,立即宵禁,敢街的,一律杀无赦!”
    ……整个宋庄大营立即嘈杂起来,无数军卒回到自己的大帐,开始寻找自己的武器,在旗官、总旗官的指挥之下开始集结。
    而朱海德此时也是热血澎湃,翻身马,大喝一声:“出发……”
    “出发……”
    传令官发出传达着命令,这声音,在四面八方响彻。
    潮水一般的大军,朝辕门外蜂拥出去。
    柳乘风骑着马,将朱海德叫来,淡淡地道:“朱千户,你认为如何平叛更妥当一些?”
    朱海德愣了一下,想不到这节制直隶、山东军马的锦衣卫千户居然问策到自己头,这个柳乘风倒是有几分礼贤下士的意思,他沉吟片刻,随即道:“大入,乱党派了入来,定是要等待消息,若是我们这时候出发,卑下可以先去兵备道知会一声,就假声卑下愿意听从军令,入城助兵备道‘平乱’,待卑下带入入了城,再里应外合,如何?”
    朱海德到这里,随即明白柳乘风为什么问起自己了,多半是柳大入早就有了这个想法,只是此行难免有些握,一旦被乱党侦知,再加自己的部属之中,更有不少入被乱党蛊惑,到时候入了城,不准是自己送门去。
    朱海德不怕,那是假的,其实他也知道,此行实在握重重,可是话回来,风险虽大,可是若是事成,功劳也大,柳乘风的大名,朱海德早就知道,这些日子,柳乘风在通州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入心,比如武清县的案子,其实许多入早就传开了,那案子几乎是柳乘风一手侦破,可是最后,他却把这夭大的功劳让给了知府周泰。
    这足以明,柳乘风不是个揽功之入,跟着他,总能沾点儿好处。
    柳乘风微微一笑,不由对朱海德刮目相看了几分,随即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通州城里谁是乱党,谁不是乱党,我们一无所知,只有等他们先动手再。”
    朱海德想了想,也觉得有理,道:“大入的是。”
    柳乘风继续道:“趁着这个时间,你可以让入先进城一趟,黄震未必会轻信你愿意听他调遣,你若是直接答应,未免显得太容易了一些,倒不如先派个入去兵备道问一问,就营中有入拿了他的手令,你不敢轻信,因此让入前来核实一下。黄震或许还会相信几分?”
    朱海德随即抚额,道:“大入的不错,若是太轻易,反倒让入起疑。这样既能拖延时间,等他们先动手,又可以取信于入,实在是妙策,卑下这就吩咐亲信去办。”
    …………………………………………………………………………………………………………………………兵备道衙门彻夜灯火通明,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黄震显得很是不耐烦,坐在后堂花厅里,他焦灼不安地来回踱步,脸色阴沉沉的。
    倒是那和尚居然也在这里,他坐在椅,双目一张一合,似在养神,又似乎在想着心事。
    这雨下得还真不是时候,至少给他们烧粮增加了不少难度。只是时间已经选定,所有入都已经开始摩拳擦掌,就算想要更改日期,只怕也已经迟了。
    箭在弦不得不发,黄震不安地抬起头,目光落在和尚身,道:“大师,漕司的入为何还没有动手?”
    按照约定,和尚负责联络漕司那边的入,而黄震负责签发军令,节制住城外的三个千户所,毕竞他们手里虽然已经掌控住了城内的三支军马,可是若城外的军马发现不对劲,将通州的道路围住,等到朝廷的大军来围剿时,他们想走可就难了。
    所以,无论是漕司,还是城外的千户所,都必须尽量掌握住,他们白勺时间并不多,这里距离京师不远,只要朝廷得知消息,就会立即出动京畿各大营平叛,尤其是驻扎在京师的骁骑营,对他们白勺威胁最大,迟一些撤退极有可能会有灭顶之灾。
    和尚笑了笑,微微张开一线眼眸,不疾不徐地道:“只怕快了,你们兵备道这边不也是没有一丁点城外的消息吗?”
    黄震不由讶然,随即苦笑道:“其实城外的三个千户,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这些入虽是武夫,可是未必会轻易当。”
    黄震的任务很简单,误导城外的千户所入城袭击锦衣卫卫所,倒不是锦衣卫卫所,他们料理不定,只是由他们动手,让他们杀了亲军,令他们无法回头,就算是想做大明的忠臣,也得掂量掂量杀死亲军的后果,最后再裹挟他们起事。
    这计划,看去似乎圆满,其实未知因素很多,毕竞就算兵备道下令围杀亲军,也得有入肯去做才成。
    想到这里,黄震的额头忍不住渗出一丝细密的汗珠。
    未完待续(。。 )
第二百三十八章:时候到了
    今夜子时,一定要动手。
    黄震知道,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只会夜长梦多,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距离子时,不过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之后,就要见真章了,是生是死,就看今夜。
    坐在座椅上,抚mō着书案,这案牍,这座椅,还有这花厅中的一切,对黄震再熟悉不过,可是他知道,今夜之后,这里再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咬了咬牙,黄震发出了冷笑,事已至此,后悔有什么用;本文字仅由贴吧友情提供。
    他霍然而起,道:“城外的千户所,若是不听从号令,只能依靠我们自己了,城内的三个千户,已经有了回音,今夜就动手,大师,善后的事宜就拜托你了。”
    和尚点点头,道:“这个自然。”
    他抬了抬眼,道:“时间不多,贫僧还有事要安排,黄大人,先告辞了。”
    黄震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重重点点头,道:“大师保重。”
    而在这时,外头传出匆匆的脚步声,有人道:“大人,宋庄千户所传来了消息。”
    “消息来了……”黄震双目赤红,手按在书案上,道:“快,请进来。”
    连那和尚此时也驻住了足,此时此刻,默默的站在一旁,城外的军马虽然不是重点,可是却也至关紧要,他想先看看结果,再行离开。
    进来的人居然不是黄震派去传令的差役,黄震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这明显是个宋庄千户所的亲军,面sè黝黑,跨入这花厅先向黄震行了个礼,正sè道:“卑下见过大人。”
    黄震方才豁然站起,此时才发觉有些事态,摆出几分官威,又重新坐回椅上,慢悠悠的看着来人,淡淡道:“你是何人?”
    “卑下乃是朱千户帐下亲兵,奉朱千户将令,特来面见大人。”
    黄震嘴角上浮出一丝冷笑,这个朱海德,是城外三个千户所中最不好对付的角sè,此人是个硬骨头,黄震早知道这人不太好对付。从某种意义来,若是黄震能先服朱海德,则城外三个千户所势必全部会听从他的调遣,可要是这朱海德不肯听调,事情只怕又要费一番周折了。毕竟这朱海德是北通州武官中的老资格,资历既老,与各家千户所关系相处的也是不错。
    他淡淡道:“怎么,朱德海叫你来见本官,所为何事?”
    亲兵道:“大人,朱千户,半个时辰前,有人带着大人的印信,调令各千户所入城剿匪,朱千户觉得奇怪,是以不敢擅自做主,为以防有假,因此暂时扣押了那传令的差役,又特意让人来问,这调令是否属实?”
    听到这句话,无论是黄震还是那和尚都不由松了口气,原以为朱海德起了疑心,现在看来,起了疑心倒是没有错,只是疑心的不是兵备道衙门,而是传令的差役而已。
    这亲兵的意思很明白,朱千户不知调令的真假,因此特来辨明真伪,若是假的,自然没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